特别推荐>>



如何在工作中应对控制狂?

发布日期:2018-07-12 06:40
摘要」控制狂让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他们经常在会上设置日程、控制讨论、打断别人,而且一受到质疑就变得咄咄逼人。



「或者 *OR」--控制狂让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他们经常在会上设置日程、控制讨论、打断别人,而且一受到质疑就变得咄咄逼人。他们可以记住与同事谈话的每一个细节,并在日后出现意见不一时拿出来怼人家。

人在刚升职或开始创业时会显示出更强的控制欲,这种状况并不鲜见,甚至是可以理解的。

种种后果

此类状况会导致他们担心别人觉得自己不能胜任新工作,或者担心创业失败。一旦出了问题,把工作交给下属或雇员会让负责人承担风险(及后果)。


然而,如果试图控制一切的强烈欲望无法被控制,那它可能是对别人会令自己失望的无法消除的焦虑和应对不可预知性时无能为力的征兆。

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就会挫伤员工士气、危害公司并抑制增长。随着企业壮大、雇员数量增加,企业家会发现放权尤为困难。

失望的根源

有这样一位成功的创业人士来找我做心理治疗,因为对别人会令自己失望的恐惧和预感让他几乎不可能放权。他已经精疲力竭。

在疗程初期,他承认,如果无法抑制自己进行微观管理的强烈欲望,那企业就永远无法壮大,而且他可以看到自己正在变得蛮横霸道。

“(我发现)推动一支团队成长的事件之一是看看从着手创办企业到成为霸道总裁只需要几步,”他说,“你总是觉得别人在令你失望,因为他们没可能达到你设定的预期,所以你总是很火大。”

他的控制欲源于伴随他童年和成长过程的不可预知性——家人做决定和改变决定时从不考虑他的感受。

他小的时候,母亲经常因病住院。父亲优柔寡断,做决定总是反复无常。我这位当事人得出的结论是,照道理应该照顾他的人都不可靠。

他再次发现自己要依靠他人维持营生是在自己的企业中,在这里,对父母压抑的怨气以及对别人令他失望的恐惧再次开始困扰他。

“我想牢牢掌控一切的原因之一是要防止那些让我感觉充满不确定性的混乱出现。”他解释道。

通过我们的谈话,他渐渐明白,期望别人能预料到他的每一个想法导致了他总是感到失望。“我不可能把我所有的想法都下载下来,”他说,“如果我不接受这个事实,那我将一直失望下去。”

“如果你总认为每个人都会令你失望,你就不会相信他们会成功。这是个恶性循环。”

通过将这些与过去的经历联系起来,这位企业家已经能够更好地回应公司的迫切需求,并将更多的工作委托给自己的团队。

阻碍创新

控制狂通常高度认真、严于律己且做事井井有条,这或许可以让他们做到高层。然而,在他们攀爬职业阶梯时,他们的强迫症特质会造成更多困难,因为他们无法对工作放手,坚信要把工作做好就必须由他们亲力亲为。

这种严格遵守规章和程序的做法使他们缺乏创造性,并经常阻碍团队的创新投入。

在极力试图实现控制的过程中,这些管理者常常沉湎于工作或陷入完美主义,这些是害怕犯错误的防御反应,他们认为犯错是一种耻辱。对这类人而言,可能感觉想象中的错误与实际中的错误同样具有破坏性,甚至更严重。

作为管理者,控制狂期望下属的表现达到他们的标准,他们对自己和他人一样苛刻。由于他们经常忽视自己的成绩,所以往往也不怎么表扬员工。由于只关注尚未达到的目标,而不关注已取得的成果,他们会让身边的人如此焦虑,以至于经常表现不佳。

如何在工作中应对控制狂

帮助企业协调项目合作的咨询公司Socia的联合创始人戴维•阿彻(David Archer)说,与一位控制狂同事共事通常会导致效率低下。因为这位控制狂会经常挑同事们工作中的毛病,他们会变得焦虑,结果是更容易犯错。

他补充道:“当为一个控制狂工作时,你会受到额外的各种检查,而这只是在重复同样的工作。”

为解决这个问题,有必要让控制狂看到,相信别人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会让他们获得的同样好的结果,即便这与他们亲自行事的方式不同。

他给那些为控制狂工作的人的建议是,不要对着干。“如果你一开始就说‘您管的太多了’,你很可能马上跟老板爆发冲突,”他解释道,“开口应这样说:‘我愿意改善自己的工作方式,但要做到的话,我们需要换个工作方式。您正在过多地约束我、检查我的工作。’”

阿彻补充道,下一步就是建议以一种更协作的方式处理一个对企业不太重要的项目,以表明这样做的结果同样也不错。“要通过拿出一个个小成果来建立信任。”他说。

案例分析:‘成就感转瞬即逝’

管理一个小型销售团队的一位女士来向我求助,原因是追求完美和过度工作让她没有了成就感和愉悦感。她说:“我就是觉得任何事情都不对劲。我可能会在没有问题的地方吹毛求疵。我总是在想我要搞砸了,这种想法让我心神不宁。”

“我的注意力总是集中在失去的东西上。成就感转瞬即逝。有30秒我感觉很好,随后我就又回到了没有实现的目标上。”

结果是她经常误判形势,例如,由于担心自己做得不够而超额完成任务。这只会给企业带来额外和不必要的压力。

她对自己表现不佳的恐惧源于与父亲的关系。父亲给予她的任何积极关注都取决于她表现得异常出色。通过我们的谈话,她开始明白,自己试图获得父亲的认可是多么地过度追求完美,她担心犯错源于惧怕父亲的批评。

“我在中等教育普通证书(GCSE)考试中得了11个A+和一个A,而父亲的反应是‘这个A是怎么回事?’,他只会在我搞砸的时候注意到我。”

对父亲的评判的恐惧不知不觉地转移到了客户、甚至她的员工身上。她减轻焦虑的唯一方式就是更努力地工作,从而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什么都做得不够好。

“在有孩子前我还可以跟上自己的节奏,但现在我觉得自己始终都表现得大不如预期。”她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控制狂让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他们经常在会上设置日程、控制讨论、打断别人,而且一受到质疑就变得咄咄逼人。



「或者 *OR」--控制狂让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他们经常在会上设置日程、控制讨论、打断别人,而且一受到质疑就变得咄咄逼人。他们可以记住与同事谈话的每一个细节,并在日后出现意见不一时拿出来怼人家。

人在刚升职或开始创业时会显示出更强的控制欲,这种状况并不鲜见,甚至是可以理解的。

种种后果

此类状况会导致他们担心别人觉得自己不能胜任新工作,或者担心创业失败。一旦出了问题,把工作交给下属或雇员会让负责人承担风险(及后果)。


然而,如果试图控制一切的强烈欲望无法被控制,那它可能是对别人会令自己失望的无法消除的焦虑和应对不可预知性时无能为力的征兆。

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就会挫伤员工士气、危害公司并抑制增长。随着企业壮大、雇员数量增加,企业家会发现放权尤为困难。

失望的根源

有这样一位成功的创业人士来找我做心理治疗,因为对别人会令自己失望的恐惧和预感让他几乎不可能放权。他已经精疲力竭。

在疗程初期,他承认,如果无法抑制自己进行微观管理的强烈欲望,那企业就永远无法壮大,而且他可以看到自己正在变得蛮横霸道。

“(我发现)推动一支团队成长的事件之一是看看从着手创办企业到成为霸道总裁只需要几步,”他说,“你总是觉得别人在令你失望,因为他们没可能达到你设定的预期,所以你总是很火大。”

他的控制欲源于伴随他童年和成长过程的不可预知性——家人做决定和改变决定时从不考虑他的感受。

他小的时候,母亲经常因病住院。父亲优柔寡断,做决定总是反复无常。我这位当事人得出的结论是,照道理应该照顾他的人都不可靠。

他再次发现自己要依靠他人维持营生是在自己的企业中,在这里,对父母压抑的怨气以及对别人令他失望的恐惧再次开始困扰他。

“我想牢牢掌控一切的原因之一是要防止那些让我感觉充满不确定性的混乱出现。”他解释道。

通过我们的谈话,他渐渐明白,期望别人能预料到他的每一个想法导致了他总是感到失望。“我不可能把我所有的想法都下载下来,”他说,“如果我不接受这个事实,那我将一直失望下去。”

“如果你总认为每个人都会令你失望,你就不会相信他们会成功。这是个恶性循环。”

通过将这些与过去的经历联系起来,这位企业家已经能够更好地回应公司的迫切需求,并将更多的工作委托给自己的团队。

阻碍创新

控制狂通常高度认真、严于律己且做事井井有条,这或许可以让他们做到高层。然而,在他们攀爬职业阶梯时,他们的强迫症特质会造成更多困难,因为他们无法对工作放手,坚信要把工作做好就必须由他们亲力亲为。

这种严格遵守规章和程序的做法使他们缺乏创造性,并经常阻碍团队的创新投入。

在极力试图实现控制的过程中,这些管理者常常沉湎于工作或陷入完美主义,这些是害怕犯错误的防御反应,他们认为犯错是一种耻辱。对这类人而言,可能感觉想象中的错误与实际中的错误同样具有破坏性,甚至更严重。

作为管理者,控制狂期望下属的表现达到他们的标准,他们对自己和他人一样苛刻。由于他们经常忽视自己的成绩,所以往往也不怎么表扬员工。由于只关注尚未达到的目标,而不关注已取得的成果,他们会让身边的人如此焦虑,以至于经常表现不佳。

如何在工作中应对控制狂

帮助企业协调项目合作的咨询公司Socia的联合创始人戴维•阿彻(David Archer)说,与一位控制狂同事共事通常会导致效率低下。因为这位控制狂会经常挑同事们工作中的毛病,他们会变得焦虑,结果是更容易犯错。

他补充道:“当为一个控制狂工作时,你会受到额外的各种检查,而这只是在重复同样的工作。”

为解决这个问题,有必要让控制狂看到,相信别人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会让他们获得的同样好的结果,即便这与他们亲自行事的方式不同。

他给那些为控制狂工作的人的建议是,不要对着干。“如果你一开始就说‘您管的太多了’,你很可能马上跟老板爆发冲突,”他解释道,“开口应这样说:‘我愿意改善自己的工作方式,但要做到的话,我们需要换个工作方式。您正在过多地约束我、检查我的工作。’”

阿彻补充道,下一步就是建议以一种更协作的方式处理一个对企业不太重要的项目,以表明这样做的结果同样也不错。“要通过拿出一个个小成果来建立信任。”他说。

案例分析:‘成就感转瞬即逝’

管理一个小型销售团队的一位女士来向我求助,原因是追求完美和过度工作让她没有了成就感和愉悦感。她说:“我就是觉得任何事情都不对劲。我可能会在没有问题的地方吹毛求疵。我总是在想我要搞砸了,这种想法让我心神不宁。”

“我的注意力总是集中在失去的东西上。成就感转瞬即逝。有30秒我感觉很好,随后我就又回到了没有实现的目标上。”

结果是她经常误判形势,例如,由于担心自己做得不够而超额完成任务。这只会给企业带来额外和不必要的压力。

她对自己表现不佳的恐惧源于与父亲的关系。父亲给予她的任何积极关注都取决于她表现得异常出色。通过我们的谈话,她开始明白,自己试图获得父亲的认可是多么地过度追求完美,她担心犯错源于惧怕父亲的批评。

“我在中等教育普通证书(GCSE)考试中得了11个A+和一个A,而父亲的反应是‘这个A是怎么回事?’,他只会在我搞砸的时候注意到我。”

对父亲的评判的恐惧不知不觉地转移到了客户、甚至她的员工身上。她减轻焦虑的唯一方式就是更努力地工作,从而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什么都做得不够好。

“在有孩子前我还可以跟上自己的节奏,但现在我觉得自己始终都表现得大不如预期。”她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控制狂让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他们经常在会上设置日程、控制讨论、打断别人,而且一受到质疑就变得咄咄逼人。



「或者 *OR」--控制狂让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他们经常在会上设置日程、控制讨论、打断别人,而且一受到质疑就变得咄咄逼人。他们可以记住与同事谈话的每一个细节,并在日后出现意见不一时拿出来怼人家。

人在刚升职或开始创业时会显示出更强的控制欲,这种状况并不鲜见,甚至是可以理解的。

种种后果

此类状况会导致他们担心别人觉得自己不能胜任新工作,或者担心创业失败。一旦出了问题,把工作交给下属或雇员会让负责人承担风险(及后果)。


然而,如果试图控制一切的强烈欲望无法被控制,那它可能是对别人会令自己失望的无法消除的焦虑和应对不可预知性时无能为力的征兆。

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就会挫伤员工士气、危害公司并抑制增长。随着企业壮大、雇员数量增加,企业家会发现放权尤为困难。

失望的根源

有这样一位成功的创业人士来找我做心理治疗,因为对别人会令自己失望的恐惧和预感让他几乎不可能放权。他已经精疲力竭。

在疗程初期,他承认,如果无法抑制自己进行微观管理的强烈欲望,那企业就永远无法壮大,而且他可以看到自己正在变得蛮横霸道。

“(我发现)推动一支团队成长的事件之一是看看从着手创办企业到成为霸道总裁只需要几步,”他说,“你总是觉得别人在令你失望,因为他们没可能达到你设定的预期,所以你总是很火大。”

他的控制欲源于伴随他童年和成长过程的不可预知性——家人做决定和改变决定时从不考虑他的感受。

他小的时候,母亲经常因病住院。父亲优柔寡断,做决定总是反复无常。我这位当事人得出的结论是,照道理应该照顾他的人都不可靠。

他再次发现自己要依靠他人维持营生是在自己的企业中,在这里,对父母压抑的怨气以及对别人令他失望的恐惧再次开始困扰他。

“我想牢牢掌控一切的原因之一是要防止那些让我感觉充满不确定性的混乱出现。”他解释道。

通过我们的谈话,他渐渐明白,期望别人能预料到他的每一个想法导致了他总是感到失望。“我不可能把我所有的想法都下载下来,”他说,“如果我不接受这个事实,那我将一直失望下去。”

“如果你总认为每个人都会令你失望,你就不会相信他们会成功。这是个恶性循环。”

通过将这些与过去的经历联系起来,这位企业家已经能够更好地回应公司的迫切需求,并将更多的工作委托给自己的团队。

阻碍创新

控制狂通常高度认真、严于律己且做事井井有条,这或许可以让他们做到高层。然而,在他们攀爬职业阶梯时,他们的强迫症特质会造成更多困难,因为他们无法对工作放手,坚信要把工作做好就必须由他们亲力亲为。

这种严格遵守规章和程序的做法使他们缺乏创造性,并经常阻碍团队的创新投入。

在极力试图实现控制的过程中,这些管理者常常沉湎于工作或陷入完美主义,这些是害怕犯错误的防御反应,他们认为犯错是一种耻辱。对这类人而言,可能感觉想象中的错误与实际中的错误同样具有破坏性,甚至更严重。

作为管理者,控制狂期望下属的表现达到他们的标准,他们对自己和他人一样苛刻。由于他们经常忽视自己的成绩,所以往往也不怎么表扬员工。由于只关注尚未达到的目标,而不关注已取得的成果,他们会让身边的人如此焦虑,以至于经常表现不佳。

如何在工作中应对控制狂

帮助企业协调项目合作的咨询公司Socia的联合创始人戴维•阿彻(David Archer)说,与一位控制狂同事共事通常会导致效率低下。因为这位控制狂会经常挑同事们工作中的毛病,他们会变得焦虑,结果是更容易犯错。

他补充道:“当为一个控制狂工作时,你会受到额外的各种检查,而这只是在重复同样的工作。”

为解决这个问题,有必要让控制狂看到,相信别人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会让他们获得的同样好的结果,即便这与他们亲自行事的方式不同。

他给那些为控制狂工作的人的建议是,不要对着干。“如果你一开始就说‘您管的太多了’,你很可能马上跟老板爆发冲突,”他解释道,“开口应这样说:‘我愿意改善自己的工作方式,但要做到的话,我们需要换个工作方式。您正在过多地约束我、检查我的工作。’”

阿彻补充道,下一步就是建议以一种更协作的方式处理一个对企业不太重要的项目,以表明这样做的结果同样也不错。“要通过拿出一个个小成果来建立信任。”他说。

案例分析:‘成就感转瞬即逝’

管理一个小型销售团队的一位女士来向我求助,原因是追求完美和过度工作让她没有了成就感和愉悦感。她说:“我就是觉得任何事情都不对劲。我可能会在没有问题的地方吹毛求疵。我总是在想我要搞砸了,这种想法让我心神不宁。”

“我的注意力总是集中在失去的东西上。成就感转瞬即逝。有30秒我感觉很好,随后我就又回到了没有实现的目标上。”

结果是她经常误判形势,例如,由于担心自己做得不够而超额完成任务。这只会给企业带来额外和不必要的压力。

她对自己表现不佳的恐惧源于与父亲的关系。父亲给予她的任何积极关注都取决于她表现得异常出色。通过我们的谈话,她开始明白,自己试图获得父亲的认可是多么地过度追求完美,她担心犯错源于惧怕父亲的批评。

“我在中等教育普通证书(GCSE)考试中得了11个A+和一个A,而父亲的反应是‘这个A是怎么回事?’,他只会在我搞砸的时候注意到我。”

对父亲的评判的恐惧不知不觉地转移到了客户、甚至她的员工身上。她减轻焦虑的唯一方式就是更努力地工作,从而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什么都做得不够好。

“在有孩子前我还可以跟上自己的节奏,但现在我觉得自己始终都表现得大不如预期。”她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如何在工作中应对控制狂?

发布日期:2018-07-12 06:40
摘要」控制狂让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他们经常在会上设置日程、控制讨论、打断别人,而且一受到质疑就变得咄咄逼人。



「或者 *OR」--控制狂让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他们经常在会上设置日程、控制讨论、打断别人,而且一受到质疑就变得咄咄逼人。他们可以记住与同事谈话的每一个细节,并在日后出现意见不一时拿出来怼人家。

人在刚升职或开始创业时会显示出更强的控制欲,这种状况并不鲜见,甚至是可以理解的。

种种后果

此类状况会导致他们担心别人觉得自己不能胜任新工作,或者担心创业失败。一旦出了问题,把工作交给下属或雇员会让负责人承担风险(及后果)。


然而,如果试图控制一切的强烈欲望无法被控制,那它可能是对别人会令自己失望的无法消除的焦虑和应对不可预知性时无能为力的征兆。

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就会挫伤员工士气、危害公司并抑制增长。随着企业壮大、雇员数量增加,企业家会发现放权尤为困难。

失望的根源

有这样一位成功的创业人士来找我做心理治疗,因为对别人会令自己失望的恐惧和预感让他几乎不可能放权。他已经精疲力竭。

在疗程初期,他承认,如果无法抑制自己进行微观管理的强烈欲望,那企业就永远无法壮大,而且他可以看到自己正在变得蛮横霸道。

“(我发现)推动一支团队成长的事件之一是看看从着手创办企业到成为霸道总裁只需要几步,”他说,“你总是觉得别人在令你失望,因为他们没可能达到你设定的预期,所以你总是很火大。”

他的控制欲源于伴随他童年和成长过程的不可预知性——家人做决定和改变决定时从不考虑他的感受。

他小的时候,母亲经常因病住院。父亲优柔寡断,做决定总是反复无常。我这位当事人得出的结论是,照道理应该照顾他的人都不可靠。

他再次发现自己要依靠他人维持营生是在自己的企业中,在这里,对父母压抑的怨气以及对别人令他失望的恐惧再次开始困扰他。

“我想牢牢掌控一切的原因之一是要防止那些让我感觉充满不确定性的混乱出现。”他解释道。

通过我们的谈话,他渐渐明白,期望别人能预料到他的每一个想法导致了他总是感到失望。“我不可能把我所有的想法都下载下来,”他说,“如果我不接受这个事实,那我将一直失望下去。”

“如果你总认为每个人都会令你失望,你就不会相信他们会成功。这是个恶性循环。”

通过将这些与过去的经历联系起来,这位企业家已经能够更好地回应公司的迫切需求,并将更多的工作委托给自己的团队。

阻碍创新

控制狂通常高度认真、严于律己且做事井井有条,这或许可以让他们做到高层。然而,在他们攀爬职业阶梯时,他们的强迫症特质会造成更多困难,因为他们无法对工作放手,坚信要把工作做好就必须由他们亲力亲为。

这种严格遵守规章和程序的做法使他们缺乏创造性,并经常阻碍团队的创新投入。

在极力试图实现控制的过程中,这些管理者常常沉湎于工作或陷入完美主义,这些是害怕犯错误的防御反应,他们认为犯错是一种耻辱。对这类人而言,可能感觉想象中的错误与实际中的错误同样具有破坏性,甚至更严重。

作为管理者,控制狂期望下属的表现达到他们的标准,他们对自己和他人一样苛刻。由于他们经常忽视自己的成绩,所以往往也不怎么表扬员工。由于只关注尚未达到的目标,而不关注已取得的成果,他们会让身边的人如此焦虑,以至于经常表现不佳。

如何在工作中应对控制狂

帮助企业协调项目合作的咨询公司Socia的联合创始人戴维•阿彻(David Archer)说,与一位控制狂同事共事通常会导致效率低下。因为这位控制狂会经常挑同事们工作中的毛病,他们会变得焦虑,结果是更容易犯错。

他补充道:“当为一个控制狂工作时,你会受到额外的各种检查,而这只是在重复同样的工作。”

为解决这个问题,有必要让控制狂看到,相信别人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会让他们获得的同样好的结果,即便这与他们亲自行事的方式不同。

他给那些为控制狂工作的人的建议是,不要对着干。“如果你一开始就说‘您管的太多了’,你很可能马上跟老板爆发冲突,”他解释道,“开口应这样说:‘我愿意改善自己的工作方式,但要做到的话,我们需要换个工作方式。您正在过多地约束我、检查我的工作。’”

阿彻补充道,下一步就是建议以一种更协作的方式处理一个对企业不太重要的项目,以表明这样做的结果同样也不错。“要通过拿出一个个小成果来建立信任。”他说。

案例分析:‘成就感转瞬即逝’

管理一个小型销售团队的一位女士来向我求助,原因是追求完美和过度工作让她没有了成就感和愉悦感。她说:“我就是觉得任何事情都不对劲。我可能会在没有问题的地方吹毛求疵。我总是在想我要搞砸了,这种想法让我心神不宁。”

“我的注意力总是集中在失去的东西上。成就感转瞬即逝。有30秒我感觉很好,随后我就又回到了没有实现的目标上。”

结果是她经常误判形势,例如,由于担心自己做得不够而超额完成任务。这只会给企业带来额外和不必要的压力。

她对自己表现不佳的恐惧源于与父亲的关系。父亲给予她的任何积极关注都取决于她表现得异常出色。通过我们的谈话,她开始明白,自己试图获得父亲的认可是多么地过度追求完美,她担心犯错源于惧怕父亲的批评。

“我在中等教育普通证书(GCSE)考试中得了11个A+和一个A,而父亲的反应是‘这个A是怎么回事?’,他只会在我搞砸的时候注意到我。”

对父亲的评判的恐惧不知不觉地转移到了客户、甚至她的员工身上。她减轻焦虑的唯一方式就是更努力地工作,从而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什么都做得不够好。

“在有孩子前我还可以跟上自己的节奏,但现在我觉得自己始终都表现得大不如预期。”她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控制狂让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他们经常在会上设置日程、控制讨论、打断别人,而且一受到质疑就变得咄咄逼人。



「或者 *OR」--控制狂让所有人的日子都不好过。他们经常在会上设置日程、控制讨论、打断别人,而且一受到质疑就变得咄咄逼人。他们可以记住与同事谈话的每一个细节,并在日后出现意见不一时拿出来怼人家。

人在刚升职或开始创业时会显示出更强的控制欲,这种状况并不鲜见,甚至是可以理解的。

种种后果

此类状况会导致他们担心别人觉得自己不能胜任新工作,或者担心创业失败。一旦出了问题,把工作交给下属或雇员会让负责人承担风险(及后果)。


然而,如果试图控制一切的强烈欲望无法被控制,那它可能是对别人会令自己失望的无法消除的焦虑和应对不可预知性时无能为力的征兆。

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就会挫伤员工士气、危害公司并抑制增长。随着企业壮大、雇员数量增加,企业家会发现放权尤为困难。

失望的根源

有这样一位成功的创业人士来找我做心理治疗,因为对别人会令自己失望的恐惧和预感让他几乎不可能放权。他已经精疲力竭。

在疗程初期,他承认,如果无法抑制自己进行微观管理的强烈欲望,那企业就永远无法壮大,而且他可以看到自己正在变得蛮横霸道。

“(我发现)推动一支团队成长的事件之一是看看从着手创办企业到成为霸道总裁只需要几步,”他说,“你总是觉得别人在令你失望,因为他们没可能达到你设定的预期,所以你总是很火大。”

他的控制欲源于伴随他童年和成长过程的不可预知性——家人做决定和改变决定时从不考虑他的感受。

他小的时候,母亲经常因病住院。父亲优柔寡断,做决定总是反复无常。我这位当事人得出的结论是,照道理应该照顾他的人都不可靠。

他再次发现自己要依靠他人维持营生是在自己的企业中,在这里,对父母压抑的怨气以及对别人令他失望的恐惧再次开始困扰他。

“我想牢牢掌控一切的原因之一是要防止那些让我感觉充满不确定性的混乱出现。”他解释道。

通过我们的谈话,他渐渐明白,期望别人能预料到他的每一个想法导致了他总是感到失望。“我不可能把我所有的想法都下载下来,”他说,“如果我不接受这个事实,那我将一直失望下去。”

“如果你总认为每个人都会令你失望,你就不会相信他们会成功。这是个恶性循环。”

通过将这些与过去的经历联系起来,这位企业家已经能够更好地回应公司的迫切需求,并将更多的工作委托给自己的团队。

阻碍创新

控制狂通常高度认真、严于律己且做事井井有条,这或许可以让他们做到高层。然而,在他们攀爬职业阶梯时,他们的强迫症特质会造成更多困难,因为他们无法对工作放手,坚信要把工作做好就必须由他们亲力亲为。

这种严格遵守规章和程序的做法使他们缺乏创造性,并经常阻碍团队的创新投入。

在极力试图实现控制的过程中,这些管理者常常沉湎于工作或陷入完美主义,这些是害怕犯错误的防御反应,他们认为犯错是一种耻辱。对这类人而言,可能感觉想象中的错误与实际中的错误同样具有破坏性,甚至更严重。

作为管理者,控制狂期望下属的表现达到他们的标准,他们对自己和他人一样苛刻。由于他们经常忽视自己的成绩,所以往往也不怎么表扬员工。由于只关注尚未达到的目标,而不关注已取得的成果,他们会让身边的人如此焦虑,以至于经常表现不佳。

如何在工作中应对控制狂

帮助企业协调项目合作的咨询公司Socia的联合创始人戴维•阿彻(David Archer)说,与一位控制狂同事共事通常会导致效率低下。因为这位控制狂会经常挑同事们工作中的毛病,他们会变得焦虑,结果是更容易犯错。

他补充道:“当为一个控制狂工作时,你会受到额外的各种检查,而这只是在重复同样的工作。”

为解决这个问题,有必要让控制狂看到,相信别人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事会让他们获得的同样好的结果,即便这与他们亲自行事的方式不同。

他给那些为控制狂工作的人的建议是,不要对着干。“如果你一开始就说‘您管的太多了’,你很可能马上跟老板爆发冲突,”他解释道,“开口应这样说:‘我愿意改善自己的工作方式,但要做到的话,我们需要换个工作方式。您正在过多地约束我、检查我的工作。’”

阿彻补充道,下一步就是建议以一种更协作的方式处理一个对企业不太重要的项目,以表明这样做的结果同样也不错。“要通过拿出一个个小成果来建立信任。”他说。

案例分析:‘成就感转瞬即逝’

管理一个小型销售团队的一位女士来向我求助,原因是追求完美和过度工作让她没有了成就感和愉悦感。她说:“我就是觉得任何事情都不对劲。我可能会在没有问题的地方吹毛求疵。我总是在想我要搞砸了,这种想法让我心神不宁。”

“我的注意力总是集中在失去的东西上。成就感转瞬即逝。有30秒我感觉很好,随后我就又回到了没有实现的目标上。”

结果是她经常误判形势,例如,由于担心自己做得不够而超额完成任务。这只会给企业带来额外和不必要的压力。

她对自己表现不佳的恐惧源于与父亲的关系。父亲给予她的任何积极关注都取决于她表现得异常出色。通过我们的谈话,她开始明白,自己试图获得父亲的认可是多么地过度追求完美,她担心犯错源于惧怕父亲的批评。

“我在中等教育普通证书(GCSE)考试中得了11个A+和一个A,而父亲的反应是‘这个A是怎么回事?’,他只会在我搞砸的时候注意到我。”

对父亲的评判的恐惧不知不觉地转移到了客户、甚至她的员工身上。她减轻焦虑的唯一方式就是更努力地工作,从而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什么都做得不够好。

“在有孩子前我还可以跟上自己的节奏,但现在我觉得自己始终都表现得大不如预期。”她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