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试图以柔克刚应对特朗普贸易战攻势

发布日期:2018-07-12 06:25
摘要」中国谨慎应对不断升温的中美贸易战,努力在欧洲、亚洲乃至美国本身寻求盟友,其官媒的报道和评论也相对克制。



「或者 *OR」--中国正在采取不寻常的做法来应对不断升温的对美贸易战,撕毁了它在别的经济纠纷中依赖的剧本,而是在欧洲、亚洲乃至美国本身寻求盟友。

以往,在中国与日本、法国、菲律宾以及近年与韩国发生贸易角力时,往往会伴随中国官方媒体越来越高调的敌意,以及针对这些国家企业的无情“抵制外交”。

然而这一次,中国对美方措施谨慎接招——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领导的行政当局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后,中国寻求把自己标榜为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本周,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一份新的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清单,这些商品可能在两个月后面临关税。

中国的冷静回应源于中美双边贸易和美国对华投资的重要性——如今两国经济紧密相连。

“美国的规模更大,而且是与日本或韩国不同类型的经济强国。这使得中美经贸关系相当独特。”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高级经济学家曾林(Max Zenglein)表示。他指出,中国对美贸易顺差限制了其采取针锋相对关税措施的能力。

“在与美国打交道时,很明显他们(中国)更加脆弱,所以这种格局迫使他们采取不同的做法。”

考虑到这一点,以刘鹤为首的中国贸易谈判代表一直致力于寻找潜在盟友,包括华盛顿的亲商官员,希望能够借助一些投资方面的让步来赢得他们的支持。

北京方面没有直接对美资集团下手,而是为他们的竞争对手提供更好的市场准入。中国官员正在推动欧洲和日本企业利用今年出台的改革措施,以提醒美资集团:北京方面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分配中国市场。

近日中国在一个峰会上向巴勒斯坦人提供1500万美元援助,以求向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示好。就连中日和中韩关系也有所改善。

“中国将面临的挑战是,他们在关税方面没有太多剩余的回应空间,”华盛顿McLarty Associates的贸易专家凯莉•美曼(Kellie Meiman)表示。

北京方面不希望吓退外国投资者,或者承受投资和贷款减少的风险。在2012年日本在华企业受到攻击、以及去年韩国在华企业遭遇杯葛之后,日韩都采取了将一部分制造基地迁出中国的战略。即使是一报还一报的报复性关税也给北京方面带来风险,因为它们可能助燃中国的通胀。

“从表面上看,中国正试图打击美国;事实上,最终结果将是对中国的打击。我们选择(加征关税的)三大类产品是大豆、飞机和芯片,而这些都是我们最需要的产品。”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专家沈丁立表示。

在公开场合,北京方面淡化了关税的潜在影响。官方的《人民日报》连续几天降格处理贸易战新闻,将其放在内页。民族主义色彩鲜明的《环球时报》也一直比较克制。

“舆论要把握好度,不升级,不扩大范围,要精准精细化打击,瓦解美内部不同群体。”指示中国媒体如何处理贸易战新闻的一份外传的宣传口通知称。这份通知是由监测中国宣传命令和媒体的“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网站发表的。

通知的意图可能是要让公众放心:中国可以击退威胁。但它也反映了中国公众对美国文化和社会价值观的广泛接触,这加大了扯开喉咙抨击美国的难度。

“美国真的对中国具有很大影响。这种影响是韩国的10倍。美国影响中国的意识形态,中国的经济,它还影响许多人的个人利益。因此很多中国人不愿意说(美国的)坏话。”博客作者司马平邦表示。



撰文 /  韩碧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谨慎应对不断升温的中美贸易战,努力在欧洲、亚洲乃至美国本身寻求盟友,其官媒的报道和评论也相对克制。



「或者 *OR」--中国正在采取不寻常的做法来应对不断升温的对美贸易战,撕毁了它在别的经济纠纷中依赖的剧本,而是在欧洲、亚洲乃至美国本身寻求盟友。

以往,在中国与日本、法国、菲律宾以及近年与韩国发生贸易角力时,往往会伴随中国官方媒体越来越高调的敌意,以及针对这些国家企业的无情“抵制外交”。

然而这一次,中国对美方措施谨慎接招——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领导的行政当局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后,中国寻求把自己标榜为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本周,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一份新的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清单,这些商品可能在两个月后面临关税。

中国的冷静回应源于中美双边贸易和美国对华投资的重要性——如今两国经济紧密相连。

“美国的规模更大,而且是与日本或韩国不同类型的经济强国。这使得中美经贸关系相当独特。”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高级经济学家曾林(Max Zenglein)表示。他指出,中国对美贸易顺差限制了其采取针锋相对关税措施的能力。

“在与美国打交道时,很明显他们(中国)更加脆弱,所以这种格局迫使他们采取不同的做法。”

考虑到这一点,以刘鹤为首的中国贸易谈判代表一直致力于寻找潜在盟友,包括华盛顿的亲商官员,希望能够借助一些投资方面的让步来赢得他们的支持。

北京方面没有直接对美资集团下手,而是为他们的竞争对手提供更好的市场准入。中国官员正在推动欧洲和日本企业利用今年出台的改革措施,以提醒美资集团:北京方面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分配中国市场。

近日中国在一个峰会上向巴勒斯坦人提供1500万美元援助,以求向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示好。就连中日和中韩关系也有所改善。

“中国将面临的挑战是,他们在关税方面没有太多剩余的回应空间,”华盛顿McLarty Associates的贸易专家凯莉•美曼(Kellie Meiman)表示。

北京方面不希望吓退外国投资者,或者承受投资和贷款减少的风险。在2012年日本在华企业受到攻击、以及去年韩国在华企业遭遇杯葛之后,日韩都采取了将一部分制造基地迁出中国的战略。即使是一报还一报的报复性关税也给北京方面带来风险,因为它们可能助燃中国的通胀。

“从表面上看,中国正试图打击美国;事实上,最终结果将是对中国的打击。我们选择(加征关税的)三大类产品是大豆、飞机和芯片,而这些都是我们最需要的产品。”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专家沈丁立表示。

在公开场合,北京方面淡化了关税的潜在影响。官方的《人民日报》连续几天降格处理贸易战新闻,将其放在内页。民族主义色彩鲜明的《环球时报》也一直比较克制。

“舆论要把握好度,不升级,不扩大范围,要精准精细化打击,瓦解美内部不同群体。”指示中国媒体如何处理贸易战新闻的一份外传的宣传口通知称。这份通知是由监测中国宣传命令和媒体的“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网站发表的。

通知的意图可能是要让公众放心:中国可以击退威胁。但它也反映了中国公众对美国文化和社会价值观的广泛接触,这加大了扯开喉咙抨击美国的难度。

“美国真的对中国具有很大影响。这种影响是韩国的10倍。美国影响中国的意识形态,中国的经济,它还影响许多人的个人利益。因此很多中国人不愿意说(美国的)坏话。”博客作者司马平邦表示。



撰文 /  韩碧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谨慎应对不断升温的中美贸易战,努力在欧洲、亚洲乃至美国本身寻求盟友,其官媒的报道和评论也相对克制。



「或者 *OR」--中国正在采取不寻常的做法来应对不断升温的对美贸易战,撕毁了它在别的经济纠纷中依赖的剧本,而是在欧洲、亚洲乃至美国本身寻求盟友。

以往,在中国与日本、法国、菲律宾以及近年与韩国发生贸易角力时,往往会伴随中国官方媒体越来越高调的敌意,以及针对这些国家企业的无情“抵制外交”。

然而这一次,中国对美方措施谨慎接招——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领导的行政当局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后,中国寻求把自己标榜为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本周,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一份新的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清单,这些商品可能在两个月后面临关税。

中国的冷静回应源于中美双边贸易和美国对华投资的重要性——如今两国经济紧密相连。

“美国的规模更大,而且是与日本或韩国不同类型的经济强国。这使得中美经贸关系相当独特。”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高级经济学家曾林(Max Zenglein)表示。他指出,中国对美贸易顺差限制了其采取针锋相对关税措施的能力。

“在与美国打交道时,很明显他们(中国)更加脆弱,所以这种格局迫使他们采取不同的做法。”

考虑到这一点,以刘鹤为首的中国贸易谈判代表一直致力于寻找潜在盟友,包括华盛顿的亲商官员,希望能够借助一些投资方面的让步来赢得他们的支持。

北京方面没有直接对美资集团下手,而是为他们的竞争对手提供更好的市场准入。中国官员正在推动欧洲和日本企业利用今年出台的改革措施,以提醒美资集团:北京方面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分配中国市场。

近日中国在一个峰会上向巴勒斯坦人提供1500万美元援助,以求向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示好。就连中日和中韩关系也有所改善。

“中国将面临的挑战是,他们在关税方面没有太多剩余的回应空间,”华盛顿McLarty Associates的贸易专家凯莉•美曼(Kellie Meiman)表示。

北京方面不希望吓退外国投资者,或者承受投资和贷款减少的风险。在2012年日本在华企业受到攻击、以及去年韩国在华企业遭遇杯葛之后,日韩都采取了将一部分制造基地迁出中国的战略。即使是一报还一报的报复性关税也给北京方面带来风险,因为它们可能助燃中国的通胀。

“从表面上看,中国正试图打击美国;事实上,最终结果将是对中国的打击。我们选择(加征关税的)三大类产品是大豆、飞机和芯片,而这些都是我们最需要的产品。”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专家沈丁立表示。

在公开场合,北京方面淡化了关税的潜在影响。官方的《人民日报》连续几天降格处理贸易战新闻,将其放在内页。民族主义色彩鲜明的《环球时报》也一直比较克制。

“舆论要把握好度,不升级,不扩大范围,要精准精细化打击,瓦解美内部不同群体。”指示中国媒体如何处理贸易战新闻的一份外传的宣传口通知称。这份通知是由监测中国宣传命令和媒体的“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网站发表的。

通知的意图可能是要让公众放心:中国可以击退威胁。但它也反映了中国公众对美国文化和社会价值观的广泛接触,这加大了扯开喉咙抨击美国的难度。

“美国真的对中国具有很大影响。这种影响是韩国的10倍。美国影响中国的意识形态,中国的经济,它还影响许多人的个人利益。因此很多中国人不愿意说(美国的)坏话。”博客作者司马平邦表示。



撰文 /  韩碧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试图以柔克刚应对特朗普贸易战攻势

发布日期:2018-07-12 06:25
摘要」中国谨慎应对不断升温的中美贸易战,努力在欧洲、亚洲乃至美国本身寻求盟友,其官媒的报道和评论也相对克制。



「或者 *OR」--中国正在采取不寻常的做法来应对不断升温的对美贸易战,撕毁了它在别的经济纠纷中依赖的剧本,而是在欧洲、亚洲乃至美国本身寻求盟友。

以往,在中国与日本、法国、菲律宾以及近年与韩国发生贸易角力时,往往会伴随中国官方媒体越来越高调的敌意,以及针对这些国家企业的无情“抵制外交”。

然而这一次,中国对美方措施谨慎接招——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领导的行政当局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后,中国寻求把自己标榜为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本周,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一份新的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清单,这些商品可能在两个月后面临关税。

中国的冷静回应源于中美双边贸易和美国对华投资的重要性——如今两国经济紧密相连。

“美国的规模更大,而且是与日本或韩国不同类型的经济强国。这使得中美经贸关系相当独特。”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高级经济学家曾林(Max Zenglein)表示。他指出,中国对美贸易顺差限制了其采取针锋相对关税措施的能力。

“在与美国打交道时,很明显他们(中国)更加脆弱,所以这种格局迫使他们采取不同的做法。”

考虑到这一点,以刘鹤为首的中国贸易谈判代表一直致力于寻找潜在盟友,包括华盛顿的亲商官员,希望能够借助一些投资方面的让步来赢得他们的支持。

北京方面没有直接对美资集团下手,而是为他们的竞争对手提供更好的市场准入。中国官员正在推动欧洲和日本企业利用今年出台的改革措施,以提醒美资集团:北京方面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分配中国市场。

近日中国在一个峰会上向巴勒斯坦人提供1500万美元援助,以求向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示好。就连中日和中韩关系也有所改善。

“中国将面临的挑战是,他们在关税方面没有太多剩余的回应空间,”华盛顿McLarty Associates的贸易专家凯莉•美曼(Kellie Meiman)表示。

北京方面不希望吓退外国投资者,或者承受投资和贷款减少的风险。在2012年日本在华企业受到攻击、以及去年韩国在华企业遭遇杯葛之后,日韩都采取了将一部分制造基地迁出中国的战略。即使是一报还一报的报复性关税也给北京方面带来风险,因为它们可能助燃中国的通胀。

“从表面上看,中国正试图打击美国;事实上,最终结果将是对中国的打击。我们选择(加征关税的)三大类产品是大豆、飞机和芯片,而这些都是我们最需要的产品。”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专家沈丁立表示。

在公开场合,北京方面淡化了关税的潜在影响。官方的《人民日报》连续几天降格处理贸易战新闻,将其放在内页。民族主义色彩鲜明的《环球时报》也一直比较克制。

“舆论要把握好度,不升级,不扩大范围,要精准精细化打击,瓦解美内部不同群体。”指示中国媒体如何处理贸易战新闻的一份外传的宣传口通知称。这份通知是由监测中国宣传命令和媒体的“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网站发表的。

通知的意图可能是要让公众放心:中国可以击退威胁。但它也反映了中国公众对美国文化和社会价值观的广泛接触,这加大了扯开喉咙抨击美国的难度。

“美国真的对中国具有很大影响。这种影响是韩国的10倍。美国影响中国的意识形态,中国的经济,它还影响许多人的个人利益。因此很多中国人不愿意说(美国的)坏话。”博客作者司马平邦表示。



撰文 /  韩碧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谨慎应对不断升温的中美贸易战,努力在欧洲、亚洲乃至美国本身寻求盟友,其官媒的报道和评论也相对克制。



「或者 *OR」--中国正在采取不寻常的做法来应对不断升温的对美贸易战,撕毁了它在别的经济纠纷中依赖的剧本,而是在欧洲、亚洲乃至美国本身寻求盟友。

以往,在中国与日本、法国、菲律宾以及近年与韩国发生贸易角力时,往往会伴随中国官方媒体越来越高调的敌意,以及针对这些国家企业的无情“抵制外交”。

然而这一次,中国对美方措施谨慎接招——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领导的行政当局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后,中国寻求把自己标榜为一个有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本周,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一份新的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清单,这些商品可能在两个月后面临关税。

中国的冷静回应源于中美双边贸易和美国对华投资的重要性——如今两国经济紧密相连。

“美国的规模更大,而且是与日本或韩国不同类型的经济强国。这使得中美经贸关系相当独特。”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高级经济学家曾林(Max Zenglein)表示。他指出,中国对美贸易顺差限制了其采取针锋相对关税措施的能力。

“在与美国打交道时,很明显他们(中国)更加脆弱,所以这种格局迫使他们采取不同的做法。”

考虑到这一点,以刘鹤为首的中国贸易谈判代表一直致力于寻找潜在盟友,包括华盛顿的亲商官员,希望能够借助一些投资方面的让步来赢得他们的支持。

北京方面没有直接对美资集团下手,而是为他们的竞争对手提供更好的市场准入。中国官员正在推动欧洲和日本企业利用今年出台的改革措施,以提醒美资集团:北京方面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分配中国市场。

近日中国在一个峰会上向巴勒斯坦人提供1500万美元援助,以求向阿拉伯国家领导人示好。就连中日和中韩关系也有所改善。

“中国将面临的挑战是,他们在关税方面没有太多剩余的回应空间,”华盛顿McLarty Associates的贸易专家凯莉•美曼(Kellie Meiman)表示。

北京方面不希望吓退外国投资者,或者承受投资和贷款减少的风险。在2012年日本在华企业受到攻击、以及去年韩国在华企业遭遇杯葛之后,日韩都采取了将一部分制造基地迁出中国的战略。即使是一报还一报的报复性关税也给北京方面带来风险,因为它们可能助燃中国的通胀。

“从表面上看,中国正试图打击美国;事实上,最终结果将是对中国的打击。我们选择(加征关税的)三大类产品是大豆、飞机和芯片,而这些都是我们最需要的产品。”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专家沈丁立表示。

在公开场合,北京方面淡化了关税的潜在影响。官方的《人民日报》连续几天降格处理贸易战新闻,将其放在内页。民族主义色彩鲜明的《环球时报》也一直比较克制。

“舆论要把握好度,不升级,不扩大范围,要精准精细化打击,瓦解美内部不同群体。”指示中国媒体如何处理贸易战新闻的一份外传的宣传口通知称。这份通知是由监测中国宣传命令和媒体的“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gital Times)网站发表的。

通知的意图可能是要让公众放心:中国可以击退威胁。但它也反映了中国公众对美国文化和社会价值观的广泛接触,这加大了扯开喉咙抨击美国的难度。

“美国真的对中国具有很大影响。这种影响是韩国的10倍。美国影响中国的意识形态,中国的经济,它还影响许多人的个人利益。因此很多中国人不愿意说(美国的)坏话。”博客作者司马平邦表示。



撰文 /  韩碧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