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对中国经济中的放缓迹象不必过虑

发布日期:2018-07-11 07:09
摘要」戴维斯:中国近期的内需数据较为疲弱,人们害怕再次出现2015年至2016年的景象。但目前的情况与那次危机相比有明显不同。



「或者 *OR」--中国再次让全球投资者大为头疼。

直到最近,中国为减少金融体系、尤其是影子银行中投机和杠杆过高现象而收紧金融状况的举措都没有对经济造成多大影响。2018年初,在被美元升值搞得措手不及的新兴世界中,中国依然是一个稳定增长区。

然而,5月份公布的内需数据极度疲弱,动摇了市场信心。消费和投资似乎都在放缓。人们担心,眼下正值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可能削弱中国外贸部门,而去杠杆化可能导致内需衰退。中国股市已从最高点下跌了23%,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了6%。

那么,中国这个稳定增长区正在成为全球经济一个新的特殊风险来源吗?2015年至2016年就出现过这一幕,当时中国经济增长率急剧下降导致大量资本外流,跟着就是货币贬值,金融体系流动性紧张,引起人们对全球通缩的强烈担忧。

中国成了问题本身的很大一部分,而不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这些压力一直持续到美联储(Fed)推迟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计划的时候。

不过幸运的是,目前的情况与2015年至2016年危机相比还是有明显不同。

首先,中国经济不像当时那样疲软。5月份内需下降很可能放大了投资和消费者支出大幅放缓的风险。

零售下降的部分原因是赶上了公众假期,以及因7月份汽车进口关税下调消费者推迟购车。今年的消费增长率可能下降了约一个百分点,但消费者信心和劳动力市场依然活跃。

与此同时,引发市场担忧的固定资产投资放缓似乎主要与影子银行业萎缩有关。虽然基础设施投资确实明显放缓,但2018年下半年放松财政政策可以迅速扭转这种局面。此外,在保证不失去对汇率的控制的前提下,这次货币政策有更大的放宽余地。(见下方表格)

近期内需指标的减弱显然对市场情绪造成了影响,但实际上这些指标不能很好地跟踪商业周期。据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即时预测”(nowcast)和高盛(Goldman Sachs)的活动追踪指标,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仍远高于7%。预计经济活动的增长将会出现放缓,但与2015年至2016年相比,财政和货币当局依然可以把控局面。

此外,虽然美国对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构成了明显而迫切的危险,但它对中国经济增长率的影响有多大需要客观看待。即使贸易战严重升级,它导致中国经济年增长率下降的幅度也可能不足1%。

总之,目前看来全球稳定不太可能遭到来自中国的特定冲击。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戴维斯:中国近期的内需数据较为疲弱,人们害怕再次出现2015年至2016年的景象。但目前的情况与那次危机相比有明显不同。



「或者 *OR」--中国再次让全球投资者大为头疼。

直到最近,中国为减少金融体系、尤其是影子银行中投机和杠杆过高现象而收紧金融状况的举措都没有对经济造成多大影响。2018年初,在被美元升值搞得措手不及的新兴世界中,中国依然是一个稳定增长区。

然而,5月份公布的内需数据极度疲弱,动摇了市场信心。消费和投资似乎都在放缓。人们担心,眼下正值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可能削弱中国外贸部门,而去杠杆化可能导致内需衰退。中国股市已从最高点下跌了23%,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了6%。

那么,中国这个稳定增长区正在成为全球经济一个新的特殊风险来源吗?2015年至2016年就出现过这一幕,当时中国经济增长率急剧下降导致大量资本外流,跟着就是货币贬值,金融体系流动性紧张,引起人们对全球通缩的强烈担忧。

中国成了问题本身的很大一部分,而不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这些压力一直持续到美联储(Fed)推迟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计划的时候。

不过幸运的是,目前的情况与2015年至2016年危机相比还是有明显不同。

首先,中国经济不像当时那样疲软。5月份内需下降很可能放大了投资和消费者支出大幅放缓的风险。

零售下降的部分原因是赶上了公众假期,以及因7月份汽车进口关税下调消费者推迟购车。今年的消费增长率可能下降了约一个百分点,但消费者信心和劳动力市场依然活跃。

与此同时,引发市场担忧的固定资产投资放缓似乎主要与影子银行业萎缩有关。虽然基础设施投资确实明显放缓,但2018年下半年放松财政政策可以迅速扭转这种局面。此外,在保证不失去对汇率的控制的前提下,这次货币政策有更大的放宽余地。(见下方表格)

近期内需指标的减弱显然对市场情绪造成了影响,但实际上这些指标不能很好地跟踪商业周期。据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即时预测”(nowcast)和高盛(Goldman Sachs)的活动追踪指标,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仍远高于7%。预计经济活动的增长将会出现放缓,但与2015年至2016年相比,财政和货币当局依然可以把控局面。

此外,虽然美国对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构成了明显而迫切的危险,但它对中国经济增长率的影响有多大需要客观看待。即使贸易战严重升级,它导致中国经济年增长率下降的幅度也可能不足1%。

总之,目前看来全球稳定不太可能遭到来自中国的特定冲击。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戴维斯:中国近期的内需数据较为疲弱,人们害怕再次出现2015年至2016年的景象。但目前的情况与那次危机相比有明显不同。



「或者 *OR」--中国再次让全球投资者大为头疼。

直到最近,中国为减少金融体系、尤其是影子银行中投机和杠杆过高现象而收紧金融状况的举措都没有对经济造成多大影响。2018年初,在被美元升值搞得措手不及的新兴世界中,中国依然是一个稳定增长区。

然而,5月份公布的内需数据极度疲弱,动摇了市场信心。消费和投资似乎都在放缓。人们担心,眼下正值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可能削弱中国外贸部门,而去杠杆化可能导致内需衰退。中国股市已从最高点下跌了23%,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了6%。

那么,中国这个稳定增长区正在成为全球经济一个新的特殊风险来源吗?2015年至2016年就出现过这一幕,当时中国经济增长率急剧下降导致大量资本外流,跟着就是货币贬值,金融体系流动性紧张,引起人们对全球通缩的强烈担忧。

中国成了问题本身的很大一部分,而不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这些压力一直持续到美联储(Fed)推迟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计划的时候。

不过幸运的是,目前的情况与2015年至2016年危机相比还是有明显不同。

首先,中国经济不像当时那样疲软。5月份内需下降很可能放大了投资和消费者支出大幅放缓的风险。

零售下降的部分原因是赶上了公众假期,以及因7月份汽车进口关税下调消费者推迟购车。今年的消费增长率可能下降了约一个百分点,但消费者信心和劳动力市场依然活跃。

与此同时,引发市场担忧的固定资产投资放缓似乎主要与影子银行业萎缩有关。虽然基础设施投资确实明显放缓,但2018年下半年放松财政政策可以迅速扭转这种局面。此外,在保证不失去对汇率的控制的前提下,这次货币政策有更大的放宽余地。(见下方表格)

近期内需指标的减弱显然对市场情绪造成了影响,但实际上这些指标不能很好地跟踪商业周期。据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即时预测”(nowcast)和高盛(Goldman Sachs)的活动追踪指标,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仍远高于7%。预计经济活动的增长将会出现放缓,但与2015年至2016年相比,财政和货币当局依然可以把控局面。

此外,虽然美国对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构成了明显而迫切的危险,但它对中国经济增长率的影响有多大需要客观看待。即使贸易战严重升级,它导致中国经济年增长率下降的幅度也可能不足1%。

总之,目前看来全球稳定不太可能遭到来自中国的特定冲击。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对中国经济中的放缓迹象不必过虑

发布日期:2018-07-11 07:09
摘要」戴维斯:中国近期的内需数据较为疲弱,人们害怕再次出现2015年至2016年的景象。但目前的情况与那次危机相比有明显不同。



「或者 *OR」--中国再次让全球投资者大为头疼。

直到最近,中国为减少金融体系、尤其是影子银行中投机和杠杆过高现象而收紧金融状况的举措都没有对经济造成多大影响。2018年初,在被美元升值搞得措手不及的新兴世界中,中国依然是一个稳定增长区。

然而,5月份公布的内需数据极度疲弱,动摇了市场信心。消费和投资似乎都在放缓。人们担心,眼下正值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可能削弱中国外贸部门,而去杠杆化可能导致内需衰退。中国股市已从最高点下跌了23%,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了6%。

那么,中国这个稳定增长区正在成为全球经济一个新的特殊风险来源吗?2015年至2016年就出现过这一幕,当时中国经济增长率急剧下降导致大量资本外流,跟着就是货币贬值,金融体系流动性紧张,引起人们对全球通缩的强烈担忧。

中国成了问题本身的很大一部分,而不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这些压力一直持续到美联储(Fed)推迟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计划的时候。

不过幸运的是,目前的情况与2015年至2016年危机相比还是有明显不同。

首先,中国经济不像当时那样疲软。5月份内需下降很可能放大了投资和消费者支出大幅放缓的风险。

零售下降的部分原因是赶上了公众假期,以及因7月份汽车进口关税下调消费者推迟购车。今年的消费增长率可能下降了约一个百分点,但消费者信心和劳动力市场依然活跃。

与此同时,引发市场担忧的固定资产投资放缓似乎主要与影子银行业萎缩有关。虽然基础设施投资确实明显放缓,但2018年下半年放松财政政策可以迅速扭转这种局面。此外,在保证不失去对汇率的控制的前提下,这次货币政策有更大的放宽余地。(见下方表格)

近期内需指标的减弱显然对市场情绪造成了影响,但实际上这些指标不能很好地跟踪商业周期。据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即时预测”(nowcast)和高盛(Goldman Sachs)的活动追踪指标,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仍远高于7%。预计经济活动的增长将会出现放缓,但与2015年至2016年相比,财政和货币当局依然可以把控局面。

此外,虽然美国对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构成了明显而迫切的危险,但它对中国经济增长率的影响有多大需要客观看待。即使贸易战严重升级,它导致中国经济年增长率下降的幅度也可能不足1%。

总之,目前看来全球稳定不太可能遭到来自中国的特定冲击。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戴维斯:中国近期的内需数据较为疲弱,人们害怕再次出现2015年至2016年的景象。但目前的情况与那次危机相比有明显不同。



「或者 *OR」--中国再次让全球投资者大为头疼。

直到最近,中国为减少金融体系、尤其是影子银行中投机和杠杆过高现象而收紧金融状况的举措都没有对经济造成多大影响。2018年初,在被美元升值搞得措手不及的新兴世界中,中国依然是一个稳定增长区。

然而,5月份公布的内需数据极度疲弱,动摇了市场信心。消费和投资似乎都在放缓。人们担心,眼下正值美国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可能削弱中国外贸部门,而去杠杆化可能导致内需衰退。中国股市已从最高点下跌了23%,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了6%。

那么,中国这个稳定增长区正在成为全球经济一个新的特殊风险来源吗?2015年至2016年就出现过这一幕,当时中国经济增长率急剧下降导致大量资本外流,跟着就是货币贬值,金融体系流动性紧张,引起人们对全球通缩的强烈担忧。

中国成了问题本身的很大一部分,而不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这些压力一直持续到美联储(Fed)推迟美国货币政策正常化计划的时候。

不过幸运的是,目前的情况与2015年至2016年危机相比还是有明显不同。

首先,中国经济不像当时那样疲软。5月份内需下降很可能放大了投资和消费者支出大幅放缓的风险。

零售下降的部分原因是赶上了公众假期,以及因7月份汽车进口关税下调消费者推迟购车。今年的消费增长率可能下降了约一个百分点,但消费者信心和劳动力市场依然活跃。

与此同时,引发市场担忧的固定资产投资放缓似乎主要与影子银行业萎缩有关。虽然基础设施投资确实明显放缓,但2018年下半年放松财政政策可以迅速扭转这种局面。此外,在保证不失去对汇率的控制的前提下,这次货币政策有更大的放宽余地。(见下方表格)

近期内需指标的减弱显然对市场情绪造成了影响,但实际上这些指标不能很好地跟踪商业周期。据支点资产管理公司(Fulcrum)的“即时预测”(nowcast)和高盛(Goldman Sachs)的活动追踪指标,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仍远高于7%。预计经济活动的增长将会出现放缓,但与2015年至2016年相比,财政和货币当局依然可以把控局面。

此外,虽然美国对中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构成了明显而迫切的危险,但它对中国经济增长率的影响有多大需要客观看待。即使贸易战严重升级,它导致中国经济年增长率下降的幅度也可能不足1%。

总之,目前看来全球稳定不太可能遭到来自中国的特定冲击。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