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本届世界杯的冠军是——线上博彩业

发布日期:2018-07-09 19:52
摘要」广告和营销是在线博彩业车轮转动的推手;有关博彩风险的宣传和告知活动可以更好地把握好监管尺度。



「或者 *OR」--英格兰队队长哈里·凯恩(Harry Kane)和他的球队在本届世界杯赛上走得越远,对英国经济的促进作用就越大。但如果说无论最终比赛结果如何,都有一个行业稳赚不赔,那就是博彩业了。

据《伦敦时报》(London Times)发布的数据显示,预计在本届世界杯期间英国人的足球博彩投注额将达到25亿英镑(约合33.1亿美元),比上一届世界杯期间增加50%。如果英格兰队赢得冠军,那么这个数字将达到和球迷们在餐饮、周边商品、酒吧、俱乐部和咖啡厅里的总花费持平的程度。

如此火爆的局面应该让人冷静下来想一想,尤其是因为英国有200万人被认为有可能成为“问题博彩参与者”。在不出手重拳打击在线博彩平台的情况下,限制它们的广告投放是一种有效方式,既能提醒消费者,又不破坏他们原有的选择。

科技的发展和数十年来相当宽松的监管环境,以及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英国街头博彩店的日益增多,都为在线博彩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咨询公司GBGC的数据显示,英国在线博彩市场的规模位居欧洲第一,总收入达到了57亿美元。法国等国的在线博彩市场正奋起直追,但也让这个行业面临更为严格的监管。

当然,广告和营销的确是在线博彩业车轮转动的推手。观看世界杯比赛直播的成百上千万英国球迷,可以准时地在赛前奏响两队国歌和比赛开始前这段时间,看到一位名人兴致勃勃地推广在线博彩。这还是难以让人将一群群好友在畅饮啤酒时纷纷下注的壮观场面与现实情况联系起来。

这类广告宣传是十年前开始的去监管化运动的自然产物,其咄咄逼人的发展态势招致了一些政客和英国圣公会(Church of England)呼吁加以进一步限制。俱乐部和博彩品牌之间的赞助交易也已出现了激增。

监管规章和标准的收紧姗姗来迟,尤其是针对一些广告用语和经济利益的诱惑方面。但广告的普遍性和宣传攻势的猛烈程度并没有改变。仅凭博彩网站令人难忘的两位数营业利润率就可以清楚地看出谁是真正的赢家。

博彩业的行业团体过去曾辩称,反对广告宣传只是情绪化的意向表达,没有得到实证证据的支持。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博彩游戏研究所的马克·格里菲斯(Mark Griffiths)博士发现,情况并非如此。根据他的研究,体育博彩的常态化可能会伤害社会的弱势群体:据英国博彩委员会(Gambling Commission)估计,大约70%的儿童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过博彩广告;问题博彩参与者们都提到过,广告宣传是造成问题的一个原因。

直接对在线博彩痛下狠手可能太过武断,也不大可能得到英国社会的支持;还可能催生出博彩黑市。但在正确的方向加以微调,将令消费者从中受益。有关博彩风险的宣传和告知活动可以更好地把握好监管尺度。伯恩茅斯大学(Bournemouth University)的赖安•阿里(Raian Ali)提出了一项建议,认为可以将博彩平台收集到的信息重新发送给消费者,这样博彩参与者就能全面了解他们的投注和花费(以及损失)情况。

这样的措施将起到非常重要的积极作用。但未来的监管努力仍应着眼于广告宣传,正是这部营销机器让在线博彩市场变得规模日益庞大,变得日益商品化。减少或禁止博彩广告无疑将有助于戒除博彩成瘾。然而,就像英国现在已经对酒类和香烟广告有严格限制的道理一样,博彩业不大可能会主动收手。从长远来看,减少博彩广告可能对社会有益。



撰文 / Lionel Laurent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广告和营销是在线博彩业车轮转动的推手;有关博彩风险的宣传和告知活动可以更好地把握好监管尺度。



「或者 *OR」--英格兰队队长哈里·凯恩(Harry Kane)和他的球队在本届世界杯赛上走得越远,对英国经济的促进作用就越大。但如果说无论最终比赛结果如何,都有一个行业稳赚不赔,那就是博彩业了。

据《伦敦时报》(London Times)发布的数据显示,预计在本届世界杯期间英国人的足球博彩投注额将达到25亿英镑(约合33.1亿美元),比上一届世界杯期间增加50%。如果英格兰队赢得冠军,那么这个数字将达到和球迷们在餐饮、周边商品、酒吧、俱乐部和咖啡厅里的总花费持平的程度。

如此火爆的局面应该让人冷静下来想一想,尤其是因为英国有200万人被认为有可能成为“问题博彩参与者”。在不出手重拳打击在线博彩平台的情况下,限制它们的广告投放是一种有效方式,既能提醒消费者,又不破坏他们原有的选择。

科技的发展和数十年来相当宽松的监管环境,以及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英国街头博彩店的日益增多,都为在线博彩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咨询公司GBGC的数据显示,英国在线博彩市场的规模位居欧洲第一,总收入达到了57亿美元。法国等国的在线博彩市场正奋起直追,但也让这个行业面临更为严格的监管。

当然,广告和营销的确是在线博彩业车轮转动的推手。观看世界杯比赛直播的成百上千万英国球迷,可以准时地在赛前奏响两队国歌和比赛开始前这段时间,看到一位名人兴致勃勃地推广在线博彩。这还是难以让人将一群群好友在畅饮啤酒时纷纷下注的壮观场面与现实情况联系起来。

这类广告宣传是十年前开始的去监管化运动的自然产物,其咄咄逼人的发展态势招致了一些政客和英国圣公会(Church of England)呼吁加以进一步限制。俱乐部和博彩品牌之间的赞助交易也已出现了激增。

监管规章和标准的收紧姗姗来迟,尤其是针对一些广告用语和经济利益的诱惑方面。但广告的普遍性和宣传攻势的猛烈程度并没有改变。仅凭博彩网站令人难忘的两位数营业利润率就可以清楚地看出谁是真正的赢家。

博彩业的行业团体过去曾辩称,反对广告宣传只是情绪化的意向表达,没有得到实证证据的支持。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博彩游戏研究所的马克·格里菲斯(Mark Griffiths)博士发现,情况并非如此。根据他的研究,体育博彩的常态化可能会伤害社会的弱势群体:据英国博彩委员会(Gambling Commission)估计,大约70%的儿童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过博彩广告;问题博彩参与者们都提到过,广告宣传是造成问题的一个原因。

直接对在线博彩痛下狠手可能太过武断,也不大可能得到英国社会的支持;还可能催生出博彩黑市。但在正确的方向加以微调,将令消费者从中受益。有关博彩风险的宣传和告知活动可以更好地把握好监管尺度。伯恩茅斯大学(Bournemouth University)的赖安•阿里(Raian Ali)提出了一项建议,认为可以将博彩平台收集到的信息重新发送给消费者,这样博彩参与者就能全面了解他们的投注和花费(以及损失)情况。

这样的措施将起到非常重要的积极作用。但未来的监管努力仍应着眼于广告宣传,正是这部营销机器让在线博彩市场变得规模日益庞大,变得日益商品化。减少或禁止博彩广告无疑将有助于戒除博彩成瘾。然而,就像英国现在已经对酒类和香烟广告有严格限制的道理一样,博彩业不大可能会主动收手。从长远来看,减少博彩广告可能对社会有益。



撰文 / Lionel Laurent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广告和营销是在线博彩业车轮转动的推手;有关博彩风险的宣传和告知活动可以更好地把握好监管尺度。



「或者 *OR」--英格兰队队长哈里·凯恩(Harry Kane)和他的球队在本届世界杯赛上走得越远,对英国经济的促进作用就越大。但如果说无论最终比赛结果如何,都有一个行业稳赚不赔,那就是博彩业了。

据《伦敦时报》(London Times)发布的数据显示,预计在本届世界杯期间英国人的足球博彩投注额将达到25亿英镑(约合33.1亿美元),比上一届世界杯期间增加50%。如果英格兰队赢得冠军,那么这个数字将达到和球迷们在餐饮、周边商品、酒吧、俱乐部和咖啡厅里的总花费持平的程度。

如此火爆的局面应该让人冷静下来想一想,尤其是因为英国有200万人被认为有可能成为“问题博彩参与者”。在不出手重拳打击在线博彩平台的情况下,限制它们的广告投放是一种有效方式,既能提醒消费者,又不破坏他们原有的选择。

科技的发展和数十年来相当宽松的监管环境,以及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英国街头博彩店的日益增多,都为在线博彩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咨询公司GBGC的数据显示,英国在线博彩市场的规模位居欧洲第一,总收入达到了57亿美元。法国等国的在线博彩市场正奋起直追,但也让这个行业面临更为严格的监管。

当然,广告和营销的确是在线博彩业车轮转动的推手。观看世界杯比赛直播的成百上千万英国球迷,可以准时地在赛前奏响两队国歌和比赛开始前这段时间,看到一位名人兴致勃勃地推广在线博彩。这还是难以让人将一群群好友在畅饮啤酒时纷纷下注的壮观场面与现实情况联系起来。

这类广告宣传是十年前开始的去监管化运动的自然产物,其咄咄逼人的发展态势招致了一些政客和英国圣公会(Church of England)呼吁加以进一步限制。俱乐部和博彩品牌之间的赞助交易也已出现了激增。

监管规章和标准的收紧姗姗来迟,尤其是针对一些广告用语和经济利益的诱惑方面。但广告的普遍性和宣传攻势的猛烈程度并没有改变。仅凭博彩网站令人难忘的两位数营业利润率就可以清楚地看出谁是真正的赢家。

博彩业的行业团体过去曾辩称,反对广告宣传只是情绪化的意向表达,没有得到实证证据的支持。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博彩游戏研究所的马克·格里菲斯(Mark Griffiths)博士发现,情况并非如此。根据他的研究,体育博彩的常态化可能会伤害社会的弱势群体:据英国博彩委员会(Gambling Commission)估计,大约70%的儿童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过博彩广告;问题博彩参与者们都提到过,广告宣传是造成问题的一个原因。

直接对在线博彩痛下狠手可能太过武断,也不大可能得到英国社会的支持;还可能催生出博彩黑市。但在正确的方向加以微调,将令消费者从中受益。有关博彩风险的宣传和告知活动可以更好地把握好监管尺度。伯恩茅斯大学(Bournemouth University)的赖安•阿里(Raian Ali)提出了一项建议,认为可以将博彩平台收集到的信息重新发送给消费者,这样博彩参与者就能全面了解他们的投注和花费(以及损失)情况。

这样的措施将起到非常重要的积极作用。但未来的监管努力仍应着眼于广告宣传,正是这部营销机器让在线博彩市场变得规模日益庞大,变得日益商品化。减少或禁止博彩广告无疑将有助于戒除博彩成瘾。然而,就像英国现在已经对酒类和香烟广告有严格限制的道理一样,博彩业不大可能会主动收手。从长远来看,减少博彩广告可能对社会有益。



撰文 / Lionel Laurent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本届世界杯的冠军是——线上博彩业

发布日期:2018-07-09 19:52
摘要」广告和营销是在线博彩业车轮转动的推手;有关博彩风险的宣传和告知活动可以更好地把握好监管尺度。



「或者 *OR」--英格兰队队长哈里·凯恩(Harry Kane)和他的球队在本届世界杯赛上走得越远,对英国经济的促进作用就越大。但如果说无论最终比赛结果如何,都有一个行业稳赚不赔,那就是博彩业了。

据《伦敦时报》(London Times)发布的数据显示,预计在本届世界杯期间英国人的足球博彩投注额将达到25亿英镑(约合33.1亿美元),比上一届世界杯期间增加50%。如果英格兰队赢得冠军,那么这个数字将达到和球迷们在餐饮、周边商品、酒吧、俱乐部和咖啡厅里的总花费持平的程度。

如此火爆的局面应该让人冷静下来想一想,尤其是因为英国有200万人被认为有可能成为“问题博彩参与者”。在不出手重拳打击在线博彩平台的情况下,限制它们的广告投放是一种有效方式,既能提醒消费者,又不破坏他们原有的选择。

科技的发展和数十年来相当宽松的监管环境,以及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英国街头博彩店的日益增多,都为在线博彩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咨询公司GBGC的数据显示,英国在线博彩市场的规模位居欧洲第一,总收入达到了57亿美元。法国等国的在线博彩市场正奋起直追,但也让这个行业面临更为严格的监管。

当然,广告和营销的确是在线博彩业车轮转动的推手。观看世界杯比赛直播的成百上千万英国球迷,可以准时地在赛前奏响两队国歌和比赛开始前这段时间,看到一位名人兴致勃勃地推广在线博彩。这还是难以让人将一群群好友在畅饮啤酒时纷纷下注的壮观场面与现实情况联系起来。

这类广告宣传是十年前开始的去监管化运动的自然产物,其咄咄逼人的发展态势招致了一些政客和英国圣公会(Church of England)呼吁加以进一步限制。俱乐部和博彩品牌之间的赞助交易也已出现了激增。

监管规章和标准的收紧姗姗来迟,尤其是针对一些广告用语和经济利益的诱惑方面。但广告的普遍性和宣传攻势的猛烈程度并没有改变。仅凭博彩网站令人难忘的两位数营业利润率就可以清楚地看出谁是真正的赢家。

博彩业的行业团体过去曾辩称,反对广告宣传只是情绪化的意向表达,没有得到实证证据的支持。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博彩游戏研究所的马克·格里菲斯(Mark Griffiths)博士发现,情况并非如此。根据他的研究,体育博彩的常态化可能会伤害社会的弱势群体:据英国博彩委员会(Gambling Commission)估计,大约70%的儿童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过博彩广告;问题博彩参与者们都提到过,广告宣传是造成问题的一个原因。

直接对在线博彩痛下狠手可能太过武断,也不大可能得到英国社会的支持;还可能催生出博彩黑市。但在正确的方向加以微调,将令消费者从中受益。有关博彩风险的宣传和告知活动可以更好地把握好监管尺度。伯恩茅斯大学(Bournemouth University)的赖安•阿里(Raian Ali)提出了一项建议,认为可以将博彩平台收集到的信息重新发送给消费者,这样博彩参与者就能全面了解他们的投注和花费(以及损失)情况。

这样的措施将起到非常重要的积极作用。但未来的监管努力仍应着眼于广告宣传,正是这部营销机器让在线博彩市场变得规模日益庞大,变得日益商品化。减少或禁止博彩广告无疑将有助于戒除博彩成瘾。然而,就像英国现在已经对酒类和香烟广告有严格限制的道理一样,博彩业不大可能会主动收手。从长远来看,减少博彩广告可能对社会有益。



撰文 / Lionel Laurent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广告和营销是在线博彩业车轮转动的推手;有关博彩风险的宣传和告知活动可以更好地把握好监管尺度。



「或者 *OR」--英格兰队队长哈里·凯恩(Harry Kane)和他的球队在本届世界杯赛上走得越远,对英国经济的促进作用就越大。但如果说无论最终比赛结果如何,都有一个行业稳赚不赔,那就是博彩业了。

据《伦敦时报》(London Times)发布的数据显示,预计在本届世界杯期间英国人的足球博彩投注额将达到25亿英镑(约合33.1亿美元),比上一届世界杯期间增加50%。如果英格兰队赢得冠军,那么这个数字将达到和球迷们在餐饮、周边商品、酒吧、俱乐部和咖啡厅里的总花费持平的程度。

如此火爆的局面应该让人冷静下来想一想,尤其是因为英国有200万人被认为有可能成为“问题博彩参与者”。在不出手重拳打击在线博彩平台的情况下,限制它们的广告投放是一种有效方式,既能提醒消费者,又不破坏他们原有的选择。

科技的发展和数十年来相当宽松的监管环境,以及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英国街头博彩店的日益增多,都为在线博彩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咨询公司GBGC的数据显示,英国在线博彩市场的规模位居欧洲第一,总收入达到了57亿美元。法国等国的在线博彩市场正奋起直追,但也让这个行业面临更为严格的监管。

当然,广告和营销的确是在线博彩业车轮转动的推手。观看世界杯比赛直播的成百上千万英国球迷,可以准时地在赛前奏响两队国歌和比赛开始前这段时间,看到一位名人兴致勃勃地推广在线博彩。这还是难以让人将一群群好友在畅饮啤酒时纷纷下注的壮观场面与现实情况联系起来。

这类广告宣传是十年前开始的去监管化运动的自然产物,其咄咄逼人的发展态势招致了一些政客和英国圣公会(Church of England)呼吁加以进一步限制。俱乐部和博彩品牌之间的赞助交易也已出现了激增。

监管规章和标准的收紧姗姗来迟,尤其是针对一些广告用语和经济利益的诱惑方面。但广告的普遍性和宣传攻势的猛烈程度并没有改变。仅凭博彩网站令人难忘的两位数营业利润率就可以清楚地看出谁是真正的赢家。

博彩业的行业团体过去曾辩称,反对广告宣传只是情绪化的意向表达,没有得到实证证据的支持。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博彩游戏研究所的马克·格里菲斯(Mark Griffiths)博士发现,情况并非如此。根据他的研究,体育博彩的常态化可能会伤害社会的弱势群体:据英国博彩委员会(Gambling Commission)估计,大约70%的儿童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过博彩广告;问题博彩参与者们都提到过,广告宣传是造成问题的一个原因。

直接对在线博彩痛下狠手可能太过武断,也不大可能得到英国社会的支持;还可能催生出博彩黑市。但在正确的方向加以微调,将令消费者从中受益。有关博彩风险的宣传和告知活动可以更好地把握好监管尺度。伯恩茅斯大学(Bournemouth University)的赖安•阿里(Raian Ali)提出了一项建议,认为可以将博彩平台收集到的信息重新发送给消费者,这样博彩参与者就能全面了解他们的投注和花费(以及损失)情况。

这样的措施将起到非常重要的积极作用。但未来的监管努力仍应着眼于广告宣传,正是这部营销机器让在线博彩市场变得规模日益庞大,变得日益商品化。减少或禁止博彩广告无疑将有助于戒除博彩成瘾。然而,就像英国现在已经对酒类和香烟广告有严格限制的道理一样,博彩业不大可能会主动收手。从长远来看,减少博彩广告可能对社会有益。



撰文 / Lionel Laurent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