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蚂蚁金服即将展开转型之旅

发布日期:2018-07-09 19:30
摘要」这家中国金融科技巨头一面让银行感到恐慌,一面想与银行合作。



「或者 *OR」--6月6日,蚂蚁金服首席执行官井贤栋(Eric Jing)在杭州总部集团会议期间召集了自己的管理团队。该公司刚刚完成了规模140亿美元的融资——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融资之一。井贤栋做好了庆祝的准备。

“让我们以茶代酒,简单敬一下。”他说。庆祝没多久就结束了。“我们的庆祝活动就这样吧。”井贤栋2016年开始执掌从马云旗下阿里巴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分拆出来的蚂蚁金服,他告诫自己的团队要谦虚。不过这一插曲也凸显了蚂蚁金服在开启重大战略转型时即将面临的艰难道路。

蚂蚁金服用过去15年时间实现了辉煌崛起,对中国传统金融公司造成了巨大冲击(海外金融公司稍微好一点)。蚂蚁金服广受欢迎的货币市场基金从银行吸走了大量存款。它的在线支付系统扰乱了发卡机构,它的信贷部门则对各类贷款机构提出了挑战。但现在蚂蚁金服正越来越多地颠覆旧有模式。它不再与银行或其他金融公司竞争,而是把计算能力、风险管理系统和其他技术卖给他们,认为这才是公司未来的方向。

据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看到的一份蚂蚁金服的公司简报显示,到2021年,这类服务的收费贡献可能会占到蚂蚁金服总营收的65%,远高于2017年的35%左右。该公司的一些最新举措包括:升级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的欺诈检测系统;计划为另外至少四家银行提供技术支持,帮助他们向小企业发放贷款等。

“我们一直在与所有大型银行合作,并打算进一步深化这些合作,”井贤栋说,这是他在蚂蚁金服完成最新一轮融资之后,首次向国际媒体发声。“我们不想成为一棵大树,我们想和其他人一起种一片森林。”

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黑石集团(BlackRock Inc.)也采取了类似策略,推出了阿拉丁(Aladdin)投资组合分析软件;中国平安保险集团(Ping An Insurance Group.)也表示,希望最终公司有一半的收益是从技术销售中获得的。尽管如此,蚂蚁金服计划的转变规模和速度依然引人瞩目。

蚂蚁金服有额外的动力去快速行动。在中国努力降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金融风险之际,蚂蚁金服和业内其他公司一样,其现有业务——尤其是贷款业务和1.68万亿元人民币(约合2610亿美元)的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正面临压力。知情人士说,随着监管机构加强对跨金融业务公司的监管,蚂蚁金服可能很快将首次迎来最低资本充足率要求。蚂蚁金服表示,它一直都密切配合监管机构的工作。

蚂蚁金服能否成功转型还是一个未知数。该公司必须要在将技术出售给行业参与者的同时,依然保持金融服务的竞争优势。平安、腾讯控股等中国金融科技巨头也紧随其后。大华继显(UOB Kay Hian)驻上海分析师朱莉娅·潘(Julia Pan)说:“用技术服务赚更多的钱这个点不错,有利于公司获得更高的估值。但要注意的是,这个行业的增长可能不会那么快。”

井贤栋说他喜欢竞争。他还得到了一些全球最大投资者的支持。蚂蚁金服最新一轮融资的参与者包括数家国际重量级企业,比如新加坡国有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 Pte.)和资产管理规模逾440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公司华平投资(Warburg Pincus)。华平投资董事总经理周朗(Ben Zhou)说:“蚂蚁金服的技术能力和规模很难复制。”

蚂蚁金服脱胎于阿里巴巴的在线支付系统,如今已成长为鲜有对手的金融巨擘,目前估值1500亿美元,令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相形见绌。2017年,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及其全球子公司的用户数量已经达到8.7亿,每秒处理交易多达25.6万笔。支付宝和竞争对手微信(属腾讯旗下)彻底改变了中国消费者的日常支付方式,前央行行长周小川甚至在3月预测,中国的纸钞可能有一天将不复存在。

蚂蚁金服——原名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利用支付宝的流行将业务拓展到资产管理、保险、信用评分、贷款等各个领域。高盛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年底,蚂蚁金服贷款部门发放的消费贷款余额在3220亿元左右。2017年1月,蚂蚁金服收购美国汇款公司速汇(mentogram International Inc.)的提议未能获得美国政府通过,之后该公司在海外继续发力,着重布局东南亚、印度和其他新兴市场。蚂蚁金服在最近一轮融资中(普遍被视为首次公开募股的前奏)从外国投资者手中募得100亿美元,当中的大部分资金将用于开展海外业务。“这将加快我们的全球扩张,”井贤栋表示。他在阿里巴巴工作两年后,于2009年加入蚂蚁金服的前身支付宝。

长期以来,中国一些金融巨头及其支持者一直抵制蚂蚁金服的崛起。中国央视评论员在2014年形容它为“吸血鬼”。但井贤栋对蚂蚁金服与其他金融公司的合作有信心。虽然蚂蚁金服没有透露最近与银行达成的协议条款,但井贤栋这样解释双方合作的基本逻辑:“父亲告诉我,如果你想抓住手里的某种东西,手握得越紧,抓住的则越少;如果你松开手,反而会抓住更多。”

总之蚂蚁金融在中国可能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环境。这为该公司拓展新业务线增添了动力。当然,蚂蚁金服在将技术出售给行业参与者的同时能否转型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这家中国金融科技巨头一面让银行感到恐慌,一面想与银行合作。



「或者 *OR」--6月6日,蚂蚁金服首席执行官井贤栋(Eric Jing)在杭州总部集团会议期间召集了自己的管理团队。该公司刚刚完成了规模140亿美元的融资——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融资之一。井贤栋做好了庆祝的准备。

“让我们以茶代酒,简单敬一下。”他说。庆祝没多久就结束了。“我们的庆祝活动就这样吧。”井贤栋2016年开始执掌从马云旗下阿里巴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分拆出来的蚂蚁金服,他告诫自己的团队要谦虚。不过这一插曲也凸显了蚂蚁金服在开启重大战略转型时即将面临的艰难道路。

蚂蚁金服用过去15年时间实现了辉煌崛起,对中国传统金融公司造成了巨大冲击(海外金融公司稍微好一点)。蚂蚁金服广受欢迎的货币市场基金从银行吸走了大量存款。它的在线支付系统扰乱了发卡机构,它的信贷部门则对各类贷款机构提出了挑战。但现在蚂蚁金服正越来越多地颠覆旧有模式。它不再与银行或其他金融公司竞争,而是把计算能力、风险管理系统和其他技术卖给他们,认为这才是公司未来的方向。

据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看到的一份蚂蚁金服的公司简报显示,到2021年,这类服务的收费贡献可能会占到蚂蚁金服总营收的65%,远高于2017年的35%左右。该公司的一些最新举措包括:升级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的欺诈检测系统;计划为另外至少四家银行提供技术支持,帮助他们向小企业发放贷款等。

“我们一直在与所有大型银行合作,并打算进一步深化这些合作,”井贤栋说,这是他在蚂蚁金服完成最新一轮融资之后,首次向国际媒体发声。“我们不想成为一棵大树,我们想和其他人一起种一片森林。”

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黑石集团(BlackRock Inc.)也采取了类似策略,推出了阿拉丁(Aladdin)投资组合分析软件;中国平安保险集团(Ping An Insurance Group.)也表示,希望最终公司有一半的收益是从技术销售中获得的。尽管如此,蚂蚁金服计划的转变规模和速度依然引人瞩目。

蚂蚁金服有额外的动力去快速行动。在中国努力降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金融风险之际,蚂蚁金服和业内其他公司一样,其现有业务——尤其是贷款业务和1.68万亿元人民币(约合2610亿美元)的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正面临压力。知情人士说,随着监管机构加强对跨金融业务公司的监管,蚂蚁金服可能很快将首次迎来最低资本充足率要求。蚂蚁金服表示,它一直都密切配合监管机构的工作。

蚂蚁金服能否成功转型还是一个未知数。该公司必须要在将技术出售给行业参与者的同时,依然保持金融服务的竞争优势。平安、腾讯控股等中国金融科技巨头也紧随其后。大华继显(UOB Kay Hian)驻上海分析师朱莉娅·潘(Julia Pan)说:“用技术服务赚更多的钱这个点不错,有利于公司获得更高的估值。但要注意的是,这个行业的增长可能不会那么快。”

井贤栋说他喜欢竞争。他还得到了一些全球最大投资者的支持。蚂蚁金服最新一轮融资的参与者包括数家国际重量级企业,比如新加坡国有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 Pte.)和资产管理规模逾440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公司华平投资(Warburg Pincus)。华平投资董事总经理周朗(Ben Zhou)说:“蚂蚁金服的技术能力和规模很难复制。”

蚂蚁金服脱胎于阿里巴巴的在线支付系统,如今已成长为鲜有对手的金融巨擘,目前估值1500亿美元,令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相形见绌。2017年,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及其全球子公司的用户数量已经达到8.7亿,每秒处理交易多达25.6万笔。支付宝和竞争对手微信(属腾讯旗下)彻底改变了中国消费者的日常支付方式,前央行行长周小川甚至在3月预测,中国的纸钞可能有一天将不复存在。

蚂蚁金服——原名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利用支付宝的流行将业务拓展到资产管理、保险、信用评分、贷款等各个领域。高盛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年底,蚂蚁金服贷款部门发放的消费贷款余额在3220亿元左右。2017年1月,蚂蚁金服收购美国汇款公司速汇(mentogram International Inc.)的提议未能获得美国政府通过,之后该公司在海外继续发力,着重布局东南亚、印度和其他新兴市场。蚂蚁金服在最近一轮融资中(普遍被视为首次公开募股的前奏)从外国投资者手中募得100亿美元,当中的大部分资金将用于开展海外业务。“这将加快我们的全球扩张,”井贤栋表示。他在阿里巴巴工作两年后,于2009年加入蚂蚁金服的前身支付宝。

长期以来,中国一些金融巨头及其支持者一直抵制蚂蚁金服的崛起。中国央视评论员在2014年形容它为“吸血鬼”。但井贤栋对蚂蚁金服与其他金融公司的合作有信心。虽然蚂蚁金服没有透露最近与银行达成的协议条款,但井贤栋这样解释双方合作的基本逻辑:“父亲告诉我,如果你想抓住手里的某种东西,手握得越紧,抓住的则越少;如果你松开手,反而会抓住更多。”

总之蚂蚁金融在中国可能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环境。这为该公司拓展新业务线增添了动力。当然,蚂蚁金服在将技术出售给行业参与者的同时能否转型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这家中国金融科技巨头一面让银行感到恐慌,一面想与银行合作。



「或者 *OR」--6月6日,蚂蚁金服首席执行官井贤栋(Eric Jing)在杭州总部集团会议期间召集了自己的管理团队。该公司刚刚完成了规模140亿美元的融资——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融资之一。井贤栋做好了庆祝的准备。

“让我们以茶代酒,简单敬一下。”他说。庆祝没多久就结束了。“我们的庆祝活动就这样吧。”井贤栋2016年开始执掌从马云旗下阿里巴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分拆出来的蚂蚁金服,他告诫自己的团队要谦虚。不过这一插曲也凸显了蚂蚁金服在开启重大战略转型时即将面临的艰难道路。

蚂蚁金服用过去15年时间实现了辉煌崛起,对中国传统金融公司造成了巨大冲击(海外金融公司稍微好一点)。蚂蚁金服广受欢迎的货币市场基金从银行吸走了大量存款。它的在线支付系统扰乱了发卡机构,它的信贷部门则对各类贷款机构提出了挑战。但现在蚂蚁金服正越来越多地颠覆旧有模式。它不再与银行或其他金融公司竞争,而是把计算能力、风险管理系统和其他技术卖给他们,认为这才是公司未来的方向。

据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看到的一份蚂蚁金服的公司简报显示,到2021年,这类服务的收费贡献可能会占到蚂蚁金服总营收的65%,远高于2017年的35%左右。该公司的一些最新举措包括:升级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的欺诈检测系统;计划为另外至少四家银行提供技术支持,帮助他们向小企业发放贷款等。

“我们一直在与所有大型银行合作,并打算进一步深化这些合作,”井贤栋说,这是他在蚂蚁金服完成最新一轮融资之后,首次向国际媒体发声。“我们不想成为一棵大树,我们想和其他人一起种一片森林。”

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黑石集团(BlackRock Inc.)也采取了类似策略,推出了阿拉丁(Aladdin)投资组合分析软件;中国平安保险集团(Ping An Insurance Group.)也表示,希望最终公司有一半的收益是从技术销售中获得的。尽管如此,蚂蚁金服计划的转变规模和速度依然引人瞩目。

蚂蚁金服有额外的动力去快速行动。在中国努力降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金融风险之际,蚂蚁金服和业内其他公司一样,其现有业务——尤其是贷款业务和1.68万亿元人民币(约合2610亿美元)的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正面临压力。知情人士说,随着监管机构加强对跨金融业务公司的监管,蚂蚁金服可能很快将首次迎来最低资本充足率要求。蚂蚁金服表示,它一直都密切配合监管机构的工作。

蚂蚁金服能否成功转型还是一个未知数。该公司必须要在将技术出售给行业参与者的同时,依然保持金融服务的竞争优势。平安、腾讯控股等中国金融科技巨头也紧随其后。大华继显(UOB Kay Hian)驻上海分析师朱莉娅·潘(Julia Pan)说:“用技术服务赚更多的钱这个点不错,有利于公司获得更高的估值。但要注意的是,这个行业的增长可能不会那么快。”

井贤栋说他喜欢竞争。他还得到了一些全球最大投资者的支持。蚂蚁金服最新一轮融资的参与者包括数家国际重量级企业,比如新加坡国有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 Pte.)和资产管理规模逾440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公司华平投资(Warburg Pincus)。华平投资董事总经理周朗(Ben Zhou)说:“蚂蚁金服的技术能力和规模很难复制。”

蚂蚁金服脱胎于阿里巴巴的在线支付系统,如今已成长为鲜有对手的金融巨擘,目前估值1500亿美元,令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相形见绌。2017年,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及其全球子公司的用户数量已经达到8.7亿,每秒处理交易多达25.6万笔。支付宝和竞争对手微信(属腾讯旗下)彻底改变了中国消费者的日常支付方式,前央行行长周小川甚至在3月预测,中国的纸钞可能有一天将不复存在。

蚂蚁金服——原名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利用支付宝的流行将业务拓展到资产管理、保险、信用评分、贷款等各个领域。高盛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年底,蚂蚁金服贷款部门发放的消费贷款余额在3220亿元左右。2017年1月,蚂蚁金服收购美国汇款公司速汇(mentogram International Inc.)的提议未能获得美国政府通过,之后该公司在海外继续发力,着重布局东南亚、印度和其他新兴市场。蚂蚁金服在最近一轮融资中(普遍被视为首次公开募股的前奏)从外国投资者手中募得100亿美元,当中的大部分资金将用于开展海外业务。“这将加快我们的全球扩张,”井贤栋表示。他在阿里巴巴工作两年后,于2009年加入蚂蚁金服的前身支付宝。

长期以来,中国一些金融巨头及其支持者一直抵制蚂蚁金服的崛起。中国央视评论员在2014年形容它为“吸血鬼”。但井贤栋对蚂蚁金服与其他金融公司的合作有信心。虽然蚂蚁金服没有透露最近与银行达成的协议条款,但井贤栋这样解释双方合作的基本逻辑:“父亲告诉我,如果你想抓住手里的某种东西,手握得越紧,抓住的则越少;如果你松开手,反而会抓住更多。”

总之蚂蚁金融在中国可能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环境。这为该公司拓展新业务线增添了动力。当然,蚂蚁金服在将技术出售给行业参与者的同时能否转型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蚂蚁金服即将展开转型之旅

发布日期:2018-07-09 19:30
摘要」这家中国金融科技巨头一面让银行感到恐慌,一面想与银行合作。



「或者 *OR」--6月6日,蚂蚁金服首席执行官井贤栋(Eric Jing)在杭州总部集团会议期间召集了自己的管理团队。该公司刚刚完成了规模140亿美元的融资——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融资之一。井贤栋做好了庆祝的准备。

“让我们以茶代酒,简单敬一下。”他说。庆祝没多久就结束了。“我们的庆祝活动就这样吧。”井贤栋2016年开始执掌从马云旗下阿里巴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分拆出来的蚂蚁金服,他告诫自己的团队要谦虚。不过这一插曲也凸显了蚂蚁金服在开启重大战略转型时即将面临的艰难道路。

蚂蚁金服用过去15年时间实现了辉煌崛起,对中国传统金融公司造成了巨大冲击(海外金融公司稍微好一点)。蚂蚁金服广受欢迎的货币市场基金从银行吸走了大量存款。它的在线支付系统扰乱了发卡机构,它的信贷部门则对各类贷款机构提出了挑战。但现在蚂蚁金服正越来越多地颠覆旧有模式。它不再与银行或其他金融公司竞争,而是把计算能力、风险管理系统和其他技术卖给他们,认为这才是公司未来的方向。

据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看到的一份蚂蚁金服的公司简报显示,到2021年,这类服务的收费贡献可能会占到蚂蚁金服总营收的65%,远高于2017年的35%左右。该公司的一些最新举措包括:升级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的欺诈检测系统;计划为另外至少四家银行提供技术支持,帮助他们向小企业发放贷款等。

“我们一直在与所有大型银行合作,并打算进一步深化这些合作,”井贤栋说,这是他在蚂蚁金服完成最新一轮融资之后,首次向国际媒体发声。“我们不想成为一棵大树,我们想和其他人一起种一片森林。”

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黑石集团(BlackRock Inc.)也采取了类似策略,推出了阿拉丁(Aladdin)投资组合分析软件;中国平安保险集团(Ping An Insurance Group.)也表示,希望最终公司有一半的收益是从技术销售中获得的。尽管如此,蚂蚁金服计划的转变规模和速度依然引人瞩目。

蚂蚁金服有额外的动力去快速行动。在中国努力降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金融风险之际,蚂蚁金服和业内其他公司一样,其现有业务——尤其是贷款业务和1.68万亿元人民币(约合2610亿美元)的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正面临压力。知情人士说,随着监管机构加强对跨金融业务公司的监管,蚂蚁金服可能很快将首次迎来最低资本充足率要求。蚂蚁金服表示,它一直都密切配合监管机构的工作。

蚂蚁金服能否成功转型还是一个未知数。该公司必须要在将技术出售给行业参与者的同时,依然保持金融服务的竞争优势。平安、腾讯控股等中国金融科技巨头也紧随其后。大华继显(UOB Kay Hian)驻上海分析师朱莉娅·潘(Julia Pan)说:“用技术服务赚更多的钱这个点不错,有利于公司获得更高的估值。但要注意的是,这个行业的增长可能不会那么快。”

井贤栋说他喜欢竞争。他还得到了一些全球最大投资者的支持。蚂蚁金服最新一轮融资的参与者包括数家国际重量级企业,比如新加坡国有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 Pte.)和资产管理规模逾440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公司华平投资(Warburg Pincus)。华平投资董事总经理周朗(Ben Zhou)说:“蚂蚁金服的技术能力和规模很难复制。”

蚂蚁金服脱胎于阿里巴巴的在线支付系统,如今已成长为鲜有对手的金融巨擘,目前估值1500亿美元,令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相形见绌。2017年,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及其全球子公司的用户数量已经达到8.7亿,每秒处理交易多达25.6万笔。支付宝和竞争对手微信(属腾讯旗下)彻底改变了中国消费者的日常支付方式,前央行行长周小川甚至在3月预测,中国的纸钞可能有一天将不复存在。

蚂蚁金服——原名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利用支付宝的流行将业务拓展到资产管理、保险、信用评分、贷款等各个领域。高盛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年底,蚂蚁金服贷款部门发放的消费贷款余额在3220亿元左右。2017年1月,蚂蚁金服收购美国汇款公司速汇(mentogram International Inc.)的提议未能获得美国政府通过,之后该公司在海外继续发力,着重布局东南亚、印度和其他新兴市场。蚂蚁金服在最近一轮融资中(普遍被视为首次公开募股的前奏)从外国投资者手中募得100亿美元,当中的大部分资金将用于开展海外业务。“这将加快我们的全球扩张,”井贤栋表示。他在阿里巴巴工作两年后,于2009年加入蚂蚁金服的前身支付宝。

长期以来,中国一些金融巨头及其支持者一直抵制蚂蚁金服的崛起。中国央视评论员在2014年形容它为“吸血鬼”。但井贤栋对蚂蚁金服与其他金融公司的合作有信心。虽然蚂蚁金服没有透露最近与银行达成的协议条款,但井贤栋这样解释双方合作的基本逻辑:“父亲告诉我,如果你想抓住手里的某种东西,手握得越紧,抓住的则越少;如果你松开手,反而会抓住更多。”

总之蚂蚁金融在中国可能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环境。这为该公司拓展新业务线增添了动力。当然,蚂蚁金服在将技术出售给行业参与者的同时能否转型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这家中国金融科技巨头一面让银行感到恐慌,一面想与银行合作。



「或者 *OR」--6月6日,蚂蚁金服首席执行官井贤栋(Eric Jing)在杭州总部集团会议期间召集了自己的管理团队。该公司刚刚完成了规模140亿美元的融资——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融资之一。井贤栋做好了庆祝的准备。

“让我们以茶代酒,简单敬一下。”他说。庆祝没多久就结束了。“我们的庆祝活动就这样吧。”井贤栋2016年开始执掌从马云旗下阿里巴巴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分拆出来的蚂蚁金服,他告诫自己的团队要谦虚。不过这一插曲也凸显了蚂蚁金服在开启重大战略转型时即将面临的艰难道路。

蚂蚁金服用过去15年时间实现了辉煌崛起,对中国传统金融公司造成了巨大冲击(海外金融公司稍微好一点)。蚂蚁金服广受欢迎的货币市场基金从银行吸走了大量存款。它的在线支付系统扰乱了发卡机构,它的信贷部门则对各类贷款机构提出了挑战。但现在蚂蚁金服正越来越多地颠覆旧有模式。它不再与银行或其他金融公司竞争,而是把计算能力、风险管理系统和其他技术卖给他们,认为这才是公司未来的方向。

据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看到的一份蚂蚁金服的公司简报显示,到2021年,这类服务的收费贡献可能会占到蚂蚁金服总营收的65%,远高于2017年的35%左右。该公司的一些最新举措包括:升级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的欺诈检测系统;计划为另外至少四家银行提供技术支持,帮助他们向小企业发放贷款等。

“我们一直在与所有大型银行合作,并打算进一步深化这些合作,”井贤栋说,这是他在蚂蚁金服完成最新一轮融资之后,首次向国际媒体发声。“我们不想成为一棵大树,我们想和其他人一起种一片森林。”

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黑石集团(BlackRock Inc.)也采取了类似策略,推出了阿拉丁(Aladdin)投资组合分析软件;中国平安保险集团(Ping An Insurance Group.)也表示,希望最终公司有一半的收益是从技术销售中获得的。尽管如此,蚂蚁金服计划的转变规模和速度依然引人瞩目。

蚂蚁金服有额外的动力去快速行动。在中国努力降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金融风险之际,蚂蚁金服和业内其他公司一样,其现有业务——尤其是贷款业务和1.68万亿元人民币(约合2610亿美元)的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正面临压力。知情人士说,随着监管机构加强对跨金融业务公司的监管,蚂蚁金服可能很快将首次迎来最低资本充足率要求。蚂蚁金服表示,它一直都密切配合监管机构的工作。

蚂蚁金服能否成功转型还是一个未知数。该公司必须要在将技术出售给行业参与者的同时,依然保持金融服务的竞争优势。平安、腾讯控股等中国金融科技巨头也紧随其后。大华继显(UOB Kay Hian)驻上海分析师朱莉娅·潘(Julia Pan)说:“用技术服务赚更多的钱这个点不错,有利于公司获得更高的估值。但要注意的是,这个行业的增长可能不会那么快。”

井贤栋说他喜欢竞争。他还得到了一些全球最大投资者的支持。蚂蚁金服最新一轮融资的参与者包括数家国际重量级企业,比如新加坡国有投资公司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 Pte.)和资产管理规模逾440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公司华平投资(Warburg Pincus)。华平投资董事总经理周朗(Ben Zhou)说:“蚂蚁金服的技术能力和规模很难复制。”

蚂蚁金服脱胎于阿里巴巴的在线支付系统,如今已成长为鲜有对手的金融巨擘,目前估值1500亿美元,令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相形见绌。2017年,蚂蚁金服旗下支付宝及其全球子公司的用户数量已经达到8.7亿,每秒处理交易多达25.6万笔。支付宝和竞争对手微信(属腾讯旗下)彻底改变了中国消费者的日常支付方式,前央行行长周小川甚至在3月预测,中国的纸钞可能有一天将不复存在。

蚂蚁金服——原名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利用支付宝的流行将业务拓展到资产管理、保险、信用评分、贷款等各个领域。高盛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年底,蚂蚁金服贷款部门发放的消费贷款余额在3220亿元左右。2017年1月,蚂蚁金服收购美国汇款公司速汇(mentogram International Inc.)的提议未能获得美国政府通过,之后该公司在海外继续发力,着重布局东南亚、印度和其他新兴市场。蚂蚁金服在最近一轮融资中(普遍被视为首次公开募股的前奏)从外国投资者手中募得100亿美元,当中的大部分资金将用于开展海外业务。“这将加快我们的全球扩张,”井贤栋表示。他在阿里巴巴工作两年后,于2009年加入蚂蚁金服的前身支付宝。

长期以来,中国一些金融巨头及其支持者一直抵制蚂蚁金服的崛起。中国央视评论员在2014年形容它为“吸血鬼”。但井贤栋对蚂蚁金服与其他金融公司的合作有信心。虽然蚂蚁金服没有透露最近与银行达成的协议条款,但井贤栋这样解释双方合作的基本逻辑:“父亲告诉我,如果你想抓住手里的某种东西,手握得越紧,抓住的则越少;如果你松开手,反而会抓住更多。”

总之蚂蚁金融在中国可能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环境。这为该公司拓展新业务线增添了动力。当然,蚂蚁金服在将技术出售给行业参与者的同时能否转型成功还是一个未知数。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