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小米IPO估值缩水的启示

发布日期:2018-07-09 07:31
摘要」小米以54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几乎仅为年初时1000亿美元估值目标的一半。原因包括时机不佳和未能打动投资者。



「或者 *OR」--虽然有一个声势浩大的开端,但小米(Xiaomi)于本周一在港交所鸣锣上市时,将以540亿美元的估值挂牌交易——这仅为6个月前1000亿美元的估值目标的一半。

现在这家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将募集47亿美元。小米IPO估值的缩水,是一个关于时机不佳、监管争执,及未能打动投资者的宣传的故事。

在今年1月,动物精神高涨。小米成功扭转业绩,市场保持繁荣,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也还没有发起贸易战。

投资银行家们鼓足了气。46家投行——用一名小米内部人士的话说是“任何你能想到的公司”——为总部位于北京的小米提出了估值,据两名了解该流程的人士称,这些投行给出的估值从1000亿美元到1500亿美元不等。


银行家热衷于把小米定位成中国新的科技三巨头之一,取代百度(Baidu)在“BAT”(即百度、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中的位置,为此他们想出了新的缩写。“TAX”因为内涵不太积极(意思是税)而被摒弃,其他选项包括利用小米名称中的“mi”,把三家公司缩写为“TAM”——这也是行业流行指标“潜在市场范围”(total addressable market)的缩写。


这支撑起了小米的故事。但事实证明,这种说法比预想中更难被投资者接受。小米渴望按照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模式来强化自身的互联网企业优势,寻求将自己改造为硬件、互联网服务和电商“三项全能”企业。

一些人并没有接受这一讯息。小米聘请的一位银行家,在描述这家他在推销的公司的“独特性”时,竟然只能照着稿子念。互联网服务占小米收入的比例原本就低于10%,在2017年这部分收入还同比下降。

基金经理也感觉他们提出的问题受到了小米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雷军的轻慢对待。在小米把最初1000亿美元的估值目标下调后,一名基金经理质疑,以小米发行价推算出的540亿美元到770亿美元的估值是否还是过高了,这名基金经理称他被警告,“如果你的订单比那个价格还低,你就什么也得不到”。

这名基金经理还指出了雷军本人好斗的风格,称这位首席执行官批评他“太关注数字”,还坚称“我把销售额提高了一倍,公司的状况也(比2014年)好得多”。2014年,小米进行了此前最后一轮融资,估值450亿美元。

另一名投资者说,雷军似乎不太愿意谈锁定期的问题,而更愿意夸耀他获得了两名中国科技行业巨子的投资——阿里巴巴的马云(Jack Ma)和腾讯的马化腾(Pony Ma),两人各投资了1亿美元,香港大亨李嘉诚(Li Ka-shing)也投资了小米。小米还没有正式确认这些投资者。

根据小米的上市招股书,雷军本人将获得价值15亿美元的股票奖励。对此进行质疑的投资者被告知,这对雷军本人完全是一个惊喜。

卖方分析师持一种更乐观的看法,他们的很多投行同事都参与了小米的上市交易:卖方分析师的研究报告几乎都把小米的估值定在700亿美元到920亿美元之间。

此次IPO本来还将拿下资本市场两项值得注意的第一。

在香港,小米将成为首家按新规上市的公司,新规允许同股不同权的双层股权结构,使创始人在公司上市后仍能保持对公司的影响力。小米还曾计划成为首家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的公司。发行CDR是中国政府鼓吹的基本上都在海外上市的中资科技股“回家”的通道。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雷军有双重动机带头响应政府倡导的这一试点计划。

但在未能与中国监管机构达成一致之后,小米搁置了其CDR发行计划。知情人士表示,中国证监会将自身视为散户投资者的守护者,希望设置发行价上限并执行严格的规定。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这是一种理念上的冲突,是监管制度与技术灵活性的冲突。他说:“小米恰好反映了这两种理念无法相容。”

但北京方面也有很多利害权衡。一位银行家表示:“用(小米)作为开始被认为有点昂贵,他们最不想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然后看着小米放弃,因为这可能危及整个CDR计划。”

另一名知情人士补充称,“中国相关机构非常担心小米估值过高,他们希望确保进来的投资者不会亏钱”。

虽然有人指责小米在上市的同时匆忙发行CDR的野心,但一位接近该交易的人士在承认“这始终是一个大胆的计划”的同时,表示“创新需要大胆”。


最终,小米倒在了倒霉的时机上。在银行家招揽投资者之际,特朗普抬高了贸易战的调门——这应成为小米招股说明书中风险因素中的一项——而且中国国内股市开始在两年低点徘徊。

如果说有什么希望,那就是小米曾经经历过这些。独立分析师理查德•温莎(Richard Windsor)指出,小米上一轮问题始于2014年使该公司估值达到450亿美元的那一轮融资之后不久。然后,“形势好转,他们在印度有了起色,在中国稳定了下来。当形势再次好转时,他们说:‘我们进行IPO吧。’”

小米拒绝为本文置评,但它为在它后面排队上市的公司提供了警示,包括送餐服务集团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这是一家不错的公司,”一位银行家说,“但所有这些都是不错的公司。问题是人们的理智在哪里。创始人以及其他人都需要调整自己的预期。人们老是想得太超前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小米以54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几乎仅为年初时1000亿美元估值目标的一半。原因包括时机不佳和未能打动投资者。



「或者 *OR」--虽然有一个声势浩大的开端,但小米(Xiaomi)于本周一在港交所鸣锣上市时,将以540亿美元的估值挂牌交易——这仅为6个月前1000亿美元的估值目标的一半。

现在这家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将募集47亿美元。小米IPO估值的缩水,是一个关于时机不佳、监管争执,及未能打动投资者的宣传的故事。

在今年1月,动物精神高涨。小米成功扭转业绩,市场保持繁荣,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也还没有发起贸易战。

投资银行家们鼓足了气。46家投行——用一名小米内部人士的话说是“任何你能想到的公司”——为总部位于北京的小米提出了估值,据两名了解该流程的人士称,这些投行给出的估值从1000亿美元到1500亿美元不等。


银行家热衷于把小米定位成中国新的科技三巨头之一,取代百度(Baidu)在“BAT”(即百度、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中的位置,为此他们想出了新的缩写。“TAX”因为内涵不太积极(意思是税)而被摒弃,其他选项包括利用小米名称中的“mi”,把三家公司缩写为“TAM”——这也是行业流行指标“潜在市场范围”(total addressable market)的缩写。


这支撑起了小米的故事。但事实证明,这种说法比预想中更难被投资者接受。小米渴望按照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模式来强化自身的互联网企业优势,寻求将自己改造为硬件、互联网服务和电商“三项全能”企业。

一些人并没有接受这一讯息。小米聘请的一位银行家,在描述这家他在推销的公司的“独特性”时,竟然只能照着稿子念。互联网服务占小米收入的比例原本就低于10%,在2017年这部分收入还同比下降。

基金经理也感觉他们提出的问题受到了小米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雷军的轻慢对待。在小米把最初1000亿美元的估值目标下调后,一名基金经理质疑,以小米发行价推算出的540亿美元到770亿美元的估值是否还是过高了,这名基金经理称他被警告,“如果你的订单比那个价格还低,你就什么也得不到”。

这名基金经理还指出了雷军本人好斗的风格,称这位首席执行官批评他“太关注数字”,还坚称“我把销售额提高了一倍,公司的状况也(比2014年)好得多”。2014年,小米进行了此前最后一轮融资,估值450亿美元。

另一名投资者说,雷军似乎不太愿意谈锁定期的问题,而更愿意夸耀他获得了两名中国科技行业巨子的投资——阿里巴巴的马云(Jack Ma)和腾讯的马化腾(Pony Ma),两人各投资了1亿美元,香港大亨李嘉诚(Li Ka-shing)也投资了小米。小米还没有正式确认这些投资者。

根据小米的上市招股书,雷军本人将获得价值15亿美元的股票奖励。对此进行质疑的投资者被告知,这对雷军本人完全是一个惊喜。

卖方分析师持一种更乐观的看法,他们的很多投行同事都参与了小米的上市交易:卖方分析师的研究报告几乎都把小米的估值定在700亿美元到920亿美元之间。

此次IPO本来还将拿下资本市场两项值得注意的第一。

在香港,小米将成为首家按新规上市的公司,新规允许同股不同权的双层股权结构,使创始人在公司上市后仍能保持对公司的影响力。小米还曾计划成为首家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的公司。发行CDR是中国政府鼓吹的基本上都在海外上市的中资科技股“回家”的通道。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雷军有双重动机带头响应政府倡导的这一试点计划。

但在未能与中国监管机构达成一致之后,小米搁置了其CDR发行计划。知情人士表示,中国证监会将自身视为散户投资者的守护者,希望设置发行价上限并执行严格的规定。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这是一种理念上的冲突,是监管制度与技术灵活性的冲突。他说:“小米恰好反映了这两种理念无法相容。”

但北京方面也有很多利害权衡。一位银行家表示:“用(小米)作为开始被认为有点昂贵,他们最不想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然后看着小米放弃,因为这可能危及整个CDR计划。”

另一名知情人士补充称,“中国相关机构非常担心小米估值过高,他们希望确保进来的投资者不会亏钱”。

虽然有人指责小米在上市的同时匆忙发行CDR的野心,但一位接近该交易的人士在承认“这始终是一个大胆的计划”的同时,表示“创新需要大胆”。


最终,小米倒在了倒霉的时机上。在银行家招揽投资者之际,特朗普抬高了贸易战的调门——这应成为小米招股说明书中风险因素中的一项——而且中国国内股市开始在两年低点徘徊。

如果说有什么希望,那就是小米曾经经历过这些。独立分析师理查德•温莎(Richard Windsor)指出,小米上一轮问题始于2014年使该公司估值达到450亿美元的那一轮融资之后不久。然后,“形势好转,他们在印度有了起色,在中国稳定了下来。当形势再次好转时,他们说:‘我们进行IPO吧。’”

小米拒绝为本文置评,但它为在它后面排队上市的公司提供了警示,包括送餐服务集团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这是一家不错的公司,”一位银行家说,“但所有这些都是不错的公司。问题是人们的理智在哪里。创始人以及其他人都需要调整自己的预期。人们老是想得太超前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小米以54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几乎仅为年初时1000亿美元估值目标的一半。原因包括时机不佳和未能打动投资者。



「或者 *OR」--虽然有一个声势浩大的开端,但小米(Xiaomi)于本周一在港交所鸣锣上市时,将以540亿美元的估值挂牌交易——这仅为6个月前1000亿美元的估值目标的一半。

现在这家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将募集47亿美元。小米IPO估值的缩水,是一个关于时机不佳、监管争执,及未能打动投资者的宣传的故事。

在今年1月,动物精神高涨。小米成功扭转业绩,市场保持繁荣,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也还没有发起贸易战。

投资银行家们鼓足了气。46家投行——用一名小米内部人士的话说是“任何你能想到的公司”——为总部位于北京的小米提出了估值,据两名了解该流程的人士称,这些投行给出的估值从1000亿美元到1500亿美元不等。


银行家热衷于把小米定位成中国新的科技三巨头之一,取代百度(Baidu)在“BAT”(即百度、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中的位置,为此他们想出了新的缩写。“TAX”因为内涵不太积极(意思是税)而被摒弃,其他选项包括利用小米名称中的“mi”,把三家公司缩写为“TAM”——这也是行业流行指标“潜在市场范围”(total addressable market)的缩写。


这支撑起了小米的故事。但事实证明,这种说法比预想中更难被投资者接受。小米渴望按照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模式来强化自身的互联网企业优势,寻求将自己改造为硬件、互联网服务和电商“三项全能”企业。

一些人并没有接受这一讯息。小米聘请的一位银行家,在描述这家他在推销的公司的“独特性”时,竟然只能照着稿子念。互联网服务占小米收入的比例原本就低于10%,在2017年这部分收入还同比下降。

基金经理也感觉他们提出的问题受到了小米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雷军的轻慢对待。在小米把最初1000亿美元的估值目标下调后,一名基金经理质疑,以小米发行价推算出的540亿美元到770亿美元的估值是否还是过高了,这名基金经理称他被警告,“如果你的订单比那个价格还低,你就什么也得不到”。

这名基金经理还指出了雷军本人好斗的风格,称这位首席执行官批评他“太关注数字”,还坚称“我把销售额提高了一倍,公司的状况也(比2014年)好得多”。2014年,小米进行了此前最后一轮融资,估值450亿美元。

另一名投资者说,雷军似乎不太愿意谈锁定期的问题,而更愿意夸耀他获得了两名中国科技行业巨子的投资——阿里巴巴的马云(Jack Ma)和腾讯的马化腾(Pony Ma),两人各投资了1亿美元,香港大亨李嘉诚(Li Ka-shing)也投资了小米。小米还没有正式确认这些投资者。

根据小米的上市招股书,雷军本人将获得价值15亿美元的股票奖励。对此进行质疑的投资者被告知,这对雷军本人完全是一个惊喜。

卖方分析师持一种更乐观的看法,他们的很多投行同事都参与了小米的上市交易:卖方分析师的研究报告几乎都把小米的估值定在700亿美元到920亿美元之间。

此次IPO本来还将拿下资本市场两项值得注意的第一。

在香港,小米将成为首家按新规上市的公司,新规允许同股不同权的双层股权结构,使创始人在公司上市后仍能保持对公司的影响力。小米还曾计划成为首家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的公司。发行CDR是中国政府鼓吹的基本上都在海外上市的中资科技股“回家”的通道。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雷军有双重动机带头响应政府倡导的这一试点计划。

但在未能与中国监管机构达成一致之后,小米搁置了其CDR发行计划。知情人士表示,中国证监会将自身视为散户投资者的守护者,希望设置发行价上限并执行严格的规定。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这是一种理念上的冲突,是监管制度与技术灵活性的冲突。他说:“小米恰好反映了这两种理念无法相容。”

但北京方面也有很多利害权衡。一位银行家表示:“用(小米)作为开始被认为有点昂贵,他们最不想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然后看着小米放弃,因为这可能危及整个CDR计划。”

另一名知情人士补充称,“中国相关机构非常担心小米估值过高,他们希望确保进来的投资者不会亏钱”。

虽然有人指责小米在上市的同时匆忙发行CDR的野心,但一位接近该交易的人士在承认“这始终是一个大胆的计划”的同时,表示“创新需要大胆”。


最终,小米倒在了倒霉的时机上。在银行家招揽投资者之际,特朗普抬高了贸易战的调门——这应成为小米招股说明书中风险因素中的一项——而且中国国内股市开始在两年低点徘徊。

如果说有什么希望,那就是小米曾经经历过这些。独立分析师理查德•温莎(Richard Windsor)指出,小米上一轮问题始于2014年使该公司估值达到450亿美元的那一轮融资之后不久。然后,“形势好转,他们在印度有了起色,在中国稳定了下来。当形势再次好转时,他们说:‘我们进行IPO吧。’”

小米拒绝为本文置评,但它为在它后面排队上市的公司提供了警示,包括送餐服务集团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这是一家不错的公司,”一位银行家说,“但所有这些都是不错的公司。问题是人们的理智在哪里。创始人以及其他人都需要调整自己的预期。人们老是想得太超前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小米IPO估值缩水的启示

发布日期:2018-07-09 07:31
摘要」小米以54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几乎仅为年初时1000亿美元估值目标的一半。原因包括时机不佳和未能打动投资者。



「或者 *OR」--虽然有一个声势浩大的开端,但小米(Xiaomi)于本周一在港交所鸣锣上市时,将以540亿美元的估值挂牌交易——这仅为6个月前1000亿美元的估值目标的一半。

现在这家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将募集47亿美元。小米IPO估值的缩水,是一个关于时机不佳、监管争执,及未能打动投资者的宣传的故事。

在今年1月,动物精神高涨。小米成功扭转业绩,市场保持繁荣,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也还没有发起贸易战。

投资银行家们鼓足了气。46家投行——用一名小米内部人士的话说是“任何你能想到的公司”——为总部位于北京的小米提出了估值,据两名了解该流程的人士称,这些投行给出的估值从1000亿美元到1500亿美元不等。


银行家热衷于把小米定位成中国新的科技三巨头之一,取代百度(Baidu)在“BAT”(即百度、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中的位置,为此他们想出了新的缩写。“TAX”因为内涵不太积极(意思是税)而被摒弃,其他选项包括利用小米名称中的“mi”,把三家公司缩写为“TAM”——这也是行业流行指标“潜在市场范围”(total addressable market)的缩写。


这支撑起了小米的故事。但事实证明,这种说法比预想中更难被投资者接受。小米渴望按照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模式来强化自身的互联网企业优势,寻求将自己改造为硬件、互联网服务和电商“三项全能”企业。

一些人并没有接受这一讯息。小米聘请的一位银行家,在描述这家他在推销的公司的“独特性”时,竟然只能照着稿子念。互联网服务占小米收入的比例原本就低于10%,在2017年这部分收入还同比下降。

基金经理也感觉他们提出的问题受到了小米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雷军的轻慢对待。在小米把最初1000亿美元的估值目标下调后,一名基金经理质疑,以小米发行价推算出的540亿美元到770亿美元的估值是否还是过高了,这名基金经理称他被警告,“如果你的订单比那个价格还低,你就什么也得不到”。

这名基金经理还指出了雷军本人好斗的风格,称这位首席执行官批评他“太关注数字”,还坚称“我把销售额提高了一倍,公司的状况也(比2014年)好得多”。2014年,小米进行了此前最后一轮融资,估值450亿美元。

另一名投资者说,雷军似乎不太愿意谈锁定期的问题,而更愿意夸耀他获得了两名中国科技行业巨子的投资——阿里巴巴的马云(Jack Ma)和腾讯的马化腾(Pony Ma),两人各投资了1亿美元,香港大亨李嘉诚(Li Ka-shing)也投资了小米。小米还没有正式确认这些投资者。

根据小米的上市招股书,雷军本人将获得价值15亿美元的股票奖励。对此进行质疑的投资者被告知,这对雷军本人完全是一个惊喜。

卖方分析师持一种更乐观的看法,他们的很多投行同事都参与了小米的上市交易:卖方分析师的研究报告几乎都把小米的估值定在700亿美元到920亿美元之间。

此次IPO本来还将拿下资本市场两项值得注意的第一。

在香港,小米将成为首家按新规上市的公司,新规允许同股不同权的双层股权结构,使创始人在公司上市后仍能保持对公司的影响力。小米还曾计划成为首家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的公司。发行CDR是中国政府鼓吹的基本上都在海外上市的中资科技股“回家”的通道。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雷军有双重动机带头响应政府倡导的这一试点计划。

但在未能与中国监管机构达成一致之后,小米搁置了其CDR发行计划。知情人士表示,中国证监会将自身视为散户投资者的守护者,希望设置发行价上限并执行严格的规定。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这是一种理念上的冲突,是监管制度与技术灵活性的冲突。他说:“小米恰好反映了这两种理念无法相容。”

但北京方面也有很多利害权衡。一位银行家表示:“用(小米)作为开始被认为有点昂贵,他们最不想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然后看着小米放弃,因为这可能危及整个CDR计划。”

另一名知情人士补充称,“中国相关机构非常担心小米估值过高,他们希望确保进来的投资者不会亏钱”。

虽然有人指责小米在上市的同时匆忙发行CDR的野心,但一位接近该交易的人士在承认“这始终是一个大胆的计划”的同时,表示“创新需要大胆”。


最终,小米倒在了倒霉的时机上。在银行家招揽投资者之际,特朗普抬高了贸易战的调门——这应成为小米招股说明书中风险因素中的一项——而且中国国内股市开始在两年低点徘徊。

如果说有什么希望,那就是小米曾经经历过这些。独立分析师理查德•温莎(Richard Windsor)指出,小米上一轮问题始于2014年使该公司估值达到450亿美元的那一轮融资之后不久。然后,“形势好转,他们在印度有了起色,在中国稳定了下来。当形势再次好转时,他们说:‘我们进行IPO吧。’”

小米拒绝为本文置评,但它为在它后面排队上市的公司提供了警示,包括送餐服务集团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这是一家不错的公司,”一位银行家说,“但所有这些都是不错的公司。问题是人们的理智在哪里。创始人以及其他人都需要调整自己的预期。人们老是想得太超前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小米以54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几乎仅为年初时1000亿美元估值目标的一半。原因包括时机不佳和未能打动投资者。



「或者 *OR」--虽然有一个声势浩大的开端,但小米(Xiaomi)于本周一在港交所鸣锣上市时,将以540亿美元的估值挂牌交易——这仅为6个月前1000亿美元的估值目标的一半。

现在这家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的首次公开发行(IPO)将募集47亿美元。小米IPO估值的缩水,是一个关于时机不佳、监管争执,及未能打动投资者的宣传的故事。

在今年1月,动物精神高涨。小米成功扭转业绩,市场保持繁荣,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也还没有发起贸易战。

投资银行家们鼓足了气。46家投行——用一名小米内部人士的话说是“任何你能想到的公司”——为总部位于北京的小米提出了估值,据两名了解该流程的人士称,这些投行给出的估值从1000亿美元到1500亿美元不等。


银行家热衷于把小米定位成中国新的科技三巨头之一,取代百度(Baidu)在“BAT”(即百度、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Tencent))中的位置,为此他们想出了新的缩写。“TAX”因为内涵不太积极(意思是税)而被摒弃,其他选项包括利用小米名称中的“mi”,把三家公司缩写为“TAM”——这也是行业流行指标“潜在市场范围”(total addressable market)的缩写。


这支撑起了小米的故事。但事实证明,这种说法比预想中更难被投资者接受。小米渴望按照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模式来强化自身的互联网企业优势,寻求将自己改造为硬件、互联网服务和电商“三项全能”企业。

一些人并没有接受这一讯息。小米聘请的一位银行家,在描述这家他在推销的公司的“独特性”时,竟然只能照着稿子念。互联网服务占小米收入的比例原本就低于10%,在2017年这部分收入还同比下降。

基金经理也感觉他们提出的问题受到了小米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雷军的轻慢对待。在小米把最初1000亿美元的估值目标下调后,一名基金经理质疑,以小米发行价推算出的540亿美元到770亿美元的估值是否还是过高了,这名基金经理称他被警告,“如果你的订单比那个价格还低,你就什么也得不到”。

这名基金经理还指出了雷军本人好斗的风格,称这位首席执行官批评他“太关注数字”,还坚称“我把销售额提高了一倍,公司的状况也(比2014年)好得多”。2014年,小米进行了此前最后一轮融资,估值450亿美元。

另一名投资者说,雷军似乎不太愿意谈锁定期的问题,而更愿意夸耀他获得了两名中国科技行业巨子的投资——阿里巴巴的马云(Jack Ma)和腾讯的马化腾(Pony Ma),两人各投资了1亿美元,香港大亨李嘉诚(Li Ka-shing)也投资了小米。小米还没有正式确认这些投资者。

根据小米的上市招股书,雷军本人将获得价值15亿美元的股票奖励。对此进行质疑的投资者被告知,这对雷军本人完全是一个惊喜。

卖方分析师持一种更乐观的看法,他们的很多投行同事都参与了小米的上市交易:卖方分析师的研究报告几乎都把小米的估值定在700亿美元到920亿美元之间。

此次IPO本来还将拿下资本市场两项值得注意的第一。

在香港,小米将成为首家按新规上市的公司,新规允许同股不同权的双层股权结构,使创始人在公司上市后仍能保持对公司的影响力。小米还曾计划成为首家发行中国存托凭证(CDR)的公司。发行CDR是中国政府鼓吹的基本上都在海外上市的中资科技股“回家”的通道。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雷军有双重动机带头响应政府倡导的这一试点计划。

但在未能与中国监管机构达成一致之后,小米搁置了其CDR发行计划。知情人士表示,中国证监会将自身视为散户投资者的守护者,希望设置发行价上限并执行严格的规定。

一名知情人士表示,这是一种理念上的冲突,是监管制度与技术灵活性的冲突。他说:“小米恰好反映了这两种理念无法相容。”

但北京方面也有很多利害权衡。一位银行家表示:“用(小米)作为开始被认为有点昂贵,他们最不想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然后看着小米放弃,因为这可能危及整个CDR计划。”

另一名知情人士补充称,“中国相关机构非常担心小米估值过高,他们希望确保进来的投资者不会亏钱”。

虽然有人指责小米在上市的同时匆忙发行CDR的野心,但一位接近该交易的人士在承认“这始终是一个大胆的计划”的同时,表示“创新需要大胆”。


最终,小米倒在了倒霉的时机上。在银行家招揽投资者之际,特朗普抬高了贸易战的调门——这应成为小米招股说明书中风险因素中的一项——而且中国国内股市开始在两年低点徘徊。

如果说有什么希望,那就是小米曾经经历过这些。独立分析师理查德•温莎(Richard Windsor)指出,小米上一轮问题始于2014年使该公司估值达到450亿美元的那一轮融资之后不久。然后,“形势好转,他们在印度有了起色,在中国稳定了下来。当形势再次好转时,他们说:‘我们进行IPO吧。’”

小米拒绝为本文置评,但它为在它后面排队上市的公司提供了警示,包括送餐服务集团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这是一家不错的公司,”一位银行家说,“但所有这些都是不错的公司。问题是人们的理智在哪里。创始人以及其他人都需要调整自己的预期。人们老是想得太超前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