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AI竞赛:特朗普对华贸易战背后的恐惧

发布日期:2018-07-09 06:57
摘要」有关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头条新闻聚焦于钢铁、铝和大豆,但新保护主义情绪的根本动机是美方对中国快速增长的科技实力的焦虑。



「或者 *OR」--中关村硅谷创新中心(ZGC Innovation Center)自诩为美国未来科技初创企业的一站式孵化器。其主要设施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塔克拉拉,距谷歌(Google)和苹果(Apple)园区不远。其在波士顿刚启动的创新中心项目与全球最负盛名的两大教育机构并肩而立——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与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除了充足的办公场所与实验室,对人工智能、机器人及其他技术领域雄心勃勃的企业家来说,该中心还有另一个吸引力:从其投资基金获取资本。“我们中心提供全面孵化及业务支持服务,将大大加速您的创业发展,”其网站声明。

然而,该孵化器也很容易成为21世纪全球两大经济体之间创新战争的导火线。在上述硅谷与波士顿设施的背后,是中关村发展集团(Zhongguancun Development Group),这是一家发源于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的风险投资基金,隶属于北京市政府。在最让华盛顿方面神经痛的问题之一上,它就像是最尖利的锋芒。

虽然有关特朗普政府与北京方面贸易战的头条新闻往往聚焦于钢铁、铝和大豆等原材料,但新保护主义情绪的根本动机是美方对中国快速增长的科技实力的焦虑。

在美国与中国争夺科技制高点之际,中关村项目正是让美国政界普遍持怀疑态度的那种国家支持的中国投资。

“中国瞄准了美国的未来产业,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中国成功拿下这些新兴产业,美国将没有经济未来,”白宫贸易和产业政策负责人、知名对华鹰派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最近告诉记者。

特朗普最近的一次进攻是让美国对34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这些关税已于7月6日生效,这是美国对其所称的中国政府多年纵容知识产权窃取行为施压的一部分。而这也是一场更广泛战斗的一部分,目的是抗击白宫所称的中国“经济侵略”。

在美国看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产业政策是一项由国家主导的举措,旨在确立中国在下一代商业与军事装备技术方面的领导地位——尤其是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和基因编辑。

许多美国官员现在正在质疑有关美国经济运作方式的一项基本假设:对外来投资开放。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财政部国际事务副部长的纳森•希茨(Nathan Sheets)表示,当他进入政府时,他对任何限制外来投资的努力都持怀疑态度,但在离开时,他坚信有必要反击。

“当我打开教科书,读到外来投资的辉煌时……谁也想不到会有一个政府累积几十亿美元的‘战争基金’,然后去另一个国家系统化地买下企业与技术,”他说。“当我离开美国财政部时,我非常担心这件事的走向。”

虽然一些科技行业的高管们吹捧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开展合作的潜力,但华盛顿的政界人士日益认为,这些领域处于一场不断激化的地缘政治竞争的中心地位。

一些美国分析人士担心,采取决定性行动阻止中国进入美国科技行业可能为时已晚。“在这方面我们也许已错失时机,”另一位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的官员伊利•拉特纳(Ely Ratner)说。“我们真正需要采取行动的时机是在几年前。”

曾为时任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提供对华政策方面的建议的拉特纳表示,美国缺乏必要的基础设施对投资进行好好审查。仅仅出于这个原因,“在某些行业冻结中国投资就是有道理的”。

为五角大楼的硅谷前哨、国防创新实验单元(Defense Innovation Unit Experimental,简称DIUx)工作的行业专家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和帕夫内特•辛格(Pavneet Singh)表示,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中资实体参与了美国初期技术公司所有风险投资交易的16%,这与前几年相比大幅增长。在2010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参与了美国筹资13亿美元的81项人工智能融资,以及21亿美元的增强现实初创企业交易。

无论是中关村发展集团还是其美国子公司ZGC Capital均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但在其网站上,中关村发展集团明确表明了其境外项目的目的。

该集团表示:“面向‘一带一路’……加快海外业务拓展,”它引用了习近平的全球发展战略。目标是学习海外创新生态系统的经验。


专业安排美中科技投资的精品投行Nfluence的合伙人布鲁尔•斯通(Brewer Stone)表示,这种模式和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公司和基金采用的模式类似,这些公司和基金来到硅谷等地,寻求吸收知识和收购初创企业。

斯通表示,“其中很大一部分只是商业投资……他们最大的兴趣在于寻找优质公司进行投资,并获取丰厚回报。”

许多中国投资者在物色他们可以帮助进军中国的美国公司。但事后看来,他偶尔会发现看似奇怪的协调行为。斯通回忆说,几年前,他曾在一个月内接到中国企业的三、四个电话,对方希望投资于科技巨头苹果的供应商。“这暗示幕后可能有某种协调,尽管我显然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虽然华盛顿许多人对中国在科技领域的投资越来越怀疑,但并不缺少渴望获得资金的美国公司——特别是那些希望进入棘手但庞大的中国市场的公司。

Formlabs是一家位于波士顿附近的工业3D打印机制造商,其早期投资者包括谷歌前执行主席艾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该公司最近开始着手筹资,目的是吸引可能帮助其打开中国市场的投资者。

该公司在今年5月宣布的结果是,包括深圳创新投资集团(Shenzhen Capital Group)在内的一个财团对其投资3000万美元。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是深圳市政府于20世纪90年代末成立的一家风险投资公司。

Formlabs首席执行官、2011年与麻省理工学院的两名毕业生一起创立该公司的马克斯•洛博夫斯基(Max Lobovsky)表示,新投资者没有获得任何董事会席位或知识产权。但他们确实带来了帮助Formlabs加大与中国的“战略联系”以及与潜在客户和供应商建立关系的前景。他说,“那些是他们提供的非常有价值的东西。这就是我们想要与他们合作的原因。”

尽管特朗普对中国技术的关注在华盛顿拥有强大的两党支持,但其所用的战术受到了严厉批评。许多批评者认为,最大的错误是特朗普政府同时发动多场贸易战的意愿。除了因知识产权驱动而对中国加征关税以外,特朗普还对加拿大和欧盟也加征关税,而这些盟友本来可能加入对抗北京的阵营。

特朗普已经放弃了他自己的一些强硬措施的威胁。最初的计划要求美国对中资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关键领域的投资实施严格限制,并限制出口“具有重大产业意义的”产品——本来预计在6月30日宣布具体措施。

相反,特朗普政府上周决定依靠国会正在审议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改革方案。这个跨部门委员会审查外资收购美国企业的潜在国家安全威胁。

特朗普政府官员们坚称,CFIUS的改革将让其有广泛权限来阻止中国的投资——这是特朗普政府近年来日益加大力度所做的事情。但对许多人来说,白宫宣布的更为温和的做法无异于战略投降。

“这只是强化了一个印象,那就是这些家伙打出去的子弹会转弯,”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主席罗布•阿特金森(Rob Atkinson)表示,“如果我是中国人,我会认为这相当好……这场战斗的特点是,如果在未来一年里赢不了,那就太晚了。这是我方最后的机会。”

阿特金森等批评人士表示,特朗普政府在近期其他几件重要事项上也很失策。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商务部曾禁止中国手机和电信网络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购买美国芯片和其他组件,理由是中兴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措施。实际上,该禁令使得中兴停业。

然而,特朗普随后答应了习近平希望他插手中兴案的请求,他在Twitter上表示,该禁令意味着“中国会失去太多就业岗位”。他插手该案导致禁令解除,美方与中兴达成新的和解协议——这不仅被视为重大让步,而且还令面临关税措施的盟友困惑不解。

“我们对待中国人比对待朋友更好,”立场保守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我们现在对我们盟友的威胁力度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对中国人的威胁。对于谁在造成我们的贸易问题,我方高层真的是昏了头。”他认为特朗普威胁要对从欧洲进口的汽车加征关税是类似的失策。

Formlabs的洛博夫斯基担心,特朗普及其团队加大对中资的审查力度,可能会使投资者或人手不足的初创企业打消交易的念头。在他看来,该措施就像是一项产业政策,可能会阻碍美国企业与富有活力的中国同行互动或在华经营,因而适得其反。

在他看来,目前的保护主义似乎是短视行为。3D打印技术是供应链未来的关键所在,有望消除企业在中国等低成本国家从事制造的需要。如果能够实现,它可能会推动制造业向着特朗普如此期盼的方向——迁回美国——转移。

“特朗普政府应该聚焦于使我国的经济和科技产业更强大,”洛博夫斯基表示,“如果大家都那么担心《中国制造2025》,我们为什么不制订《美国制造2025》与之竞争呢?”

延伸阅读——投资:中国和美国政策阻碍交易

唐纳德•特朗普的贸易政策的公开目标之一是促使海外企业在美国投资。不想支付关税?那就在美国建厂吧。

但目前已经有迹象显示,当涉及中国时,美国总统的贸易战正在产生反作用。

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汇编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对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骤降至仅仅18亿美元。2016年,中国对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创下了460亿美元的纪录。

该数字下滑的原因之一是,近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中资收购交易的审查力度不断加强。该委员会负责审查相关交易是否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过去一年期间被叫停的交易包括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收购速汇金(MoneyGram)——原因是担心客户数据可能会被利用。特朗普政府还反对中国移动(China Mobile)在美国提供服务的申请。

中国对境外投资的限制也没起到帮助作用。近月来,北京方面阻止了一些热衷收购且行事高调的私营企业进一步进行海外交易的举动。

然而,近期中国投资下滑也明显具有特朗普效应,而美国总统似乎留意到了这一点。特朗普在最近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Fox Business News)采访时被问到,他为何放弃了严格限制中国投资的计划?对此他指出了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关系。

“我不喜欢针对中国,因为那不公平。我和中国相处得很好。我喜欢中国国家主席。他是终身主席,”他表示,“我们可以称他为国王,对吧?”



撰文 / 肖恩•唐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有关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头条新闻聚焦于钢铁、铝和大豆,但新保护主义情绪的根本动机是美方对中国快速增长的科技实力的焦虑。



「或者 *OR」--中关村硅谷创新中心(ZGC Innovation Center)自诩为美国未来科技初创企业的一站式孵化器。其主要设施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塔克拉拉,距谷歌(Google)和苹果(Apple)园区不远。其在波士顿刚启动的创新中心项目与全球最负盛名的两大教育机构并肩而立——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与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除了充足的办公场所与实验室,对人工智能、机器人及其他技术领域雄心勃勃的企业家来说,该中心还有另一个吸引力:从其投资基金获取资本。“我们中心提供全面孵化及业务支持服务,将大大加速您的创业发展,”其网站声明。

然而,该孵化器也很容易成为21世纪全球两大经济体之间创新战争的导火线。在上述硅谷与波士顿设施的背后,是中关村发展集团(Zhongguancun Development Group),这是一家发源于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的风险投资基金,隶属于北京市政府。在最让华盛顿方面神经痛的问题之一上,它就像是最尖利的锋芒。

虽然有关特朗普政府与北京方面贸易战的头条新闻往往聚焦于钢铁、铝和大豆等原材料,但新保护主义情绪的根本动机是美方对中国快速增长的科技实力的焦虑。

在美国与中国争夺科技制高点之际,中关村项目正是让美国政界普遍持怀疑态度的那种国家支持的中国投资。

“中国瞄准了美国的未来产业,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中国成功拿下这些新兴产业,美国将没有经济未来,”白宫贸易和产业政策负责人、知名对华鹰派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最近告诉记者。

特朗普最近的一次进攻是让美国对34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这些关税已于7月6日生效,这是美国对其所称的中国政府多年纵容知识产权窃取行为施压的一部分。而这也是一场更广泛战斗的一部分,目的是抗击白宫所称的中国“经济侵略”。

在美国看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产业政策是一项由国家主导的举措,旨在确立中国在下一代商业与军事装备技术方面的领导地位——尤其是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和基因编辑。

许多美国官员现在正在质疑有关美国经济运作方式的一项基本假设:对外来投资开放。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财政部国际事务副部长的纳森•希茨(Nathan Sheets)表示,当他进入政府时,他对任何限制外来投资的努力都持怀疑态度,但在离开时,他坚信有必要反击。

“当我打开教科书,读到外来投资的辉煌时……谁也想不到会有一个政府累积几十亿美元的‘战争基金’,然后去另一个国家系统化地买下企业与技术,”他说。“当我离开美国财政部时,我非常担心这件事的走向。”

虽然一些科技行业的高管们吹捧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开展合作的潜力,但华盛顿的政界人士日益认为,这些领域处于一场不断激化的地缘政治竞争的中心地位。

一些美国分析人士担心,采取决定性行动阻止中国进入美国科技行业可能为时已晚。“在这方面我们也许已错失时机,”另一位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的官员伊利•拉特纳(Ely Ratner)说。“我们真正需要采取行动的时机是在几年前。”

曾为时任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提供对华政策方面的建议的拉特纳表示,美国缺乏必要的基础设施对投资进行好好审查。仅仅出于这个原因,“在某些行业冻结中国投资就是有道理的”。

为五角大楼的硅谷前哨、国防创新实验单元(Defense Innovation Unit Experimental,简称DIUx)工作的行业专家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和帕夫内特•辛格(Pavneet Singh)表示,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中资实体参与了美国初期技术公司所有风险投资交易的16%,这与前几年相比大幅增长。在2010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参与了美国筹资13亿美元的81项人工智能融资,以及21亿美元的增强现实初创企业交易。

无论是中关村发展集团还是其美国子公司ZGC Capital均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但在其网站上,中关村发展集团明确表明了其境外项目的目的。

该集团表示:“面向‘一带一路’……加快海外业务拓展,”它引用了习近平的全球发展战略。目标是学习海外创新生态系统的经验。


专业安排美中科技投资的精品投行Nfluence的合伙人布鲁尔•斯通(Brewer Stone)表示,这种模式和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公司和基金采用的模式类似,这些公司和基金来到硅谷等地,寻求吸收知识和收购初创企业。

斯通表示,“其中很大一部分只是商业投资……他们最大的兴趣在于寻找优质公司进行投资,并获取丰厚回报。”

许多中国投资者在物色他们可以帮助进军中国的美国公司。但事后看来,他偶尔会发现看似奇怪的协调行为。斯通回忆说,几年前,他曾在一个月内接到中国企业的三、四个电话,对方希望投资于科技巨头苹果的供应商。“这暗示幕后可能有某种协调,尽管我显然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虽然华盛顿许多人对中国在科技领域的投资越来越怀疑,但并不缺少渴望获得资金的美国公司——特别是那些希望进入棘手但庞大的中国市场的公司。

Formlabs是一家位于波士顿附近的工业3D打印机制造商,其早期投资者包括谷歌前执行主席艾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该公司最近开始着手筹资,目的是吸引可能帮助其打开中国市场的投资者。

该公司在今年5月宣布的结果是,包括深圳创新投资集团(Shenzhen Capital Group)在内的一个财团对其投资3000万美元。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是深圳市政府于20世纪90年代末成立的一家风险投资公司。

Formlabs首席执行官、2011年与麻省理工学院的两名毕业生一起创立该公司的马克斯•洛博夫斯基(Max Lobovsky)表示,新投资者没有获得任何董事会席位或知识产权。但他们确实带来了帮助Formlabs加大与中国的“战略联系”以及与潜在客户和供应商建立关系的前景。他说,“那些是他们提供的非常有价值的东西。这就是我们想要与他们合作的原因。”

尽管特朗普对中国技术的关注在华盛顿拥有强大的两党支持,但其所用的战术受到了严厉批评。许多批评者认为,最大的错误是特朗普政府同时发动多场贸易战的意愿。除了因知识产权驱动而对中国加征关税以外,特朗普还对加拿大和欧盟也加征关税,而这些盟友本来可能加入对抗北京的阵营。

特朗普已经放弃了他自己的一些强硬措施的威胁。最初的计划要求美国对中资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关键领域的投资实施严格限制,并限制出口“具有重大产业意义的”产品——本来预计在6月30日宣布具体措施。

相反,特朗普政府上周决定依靠国会正在审议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改革方案。这个跨部门委员会审查外资收购美国企业的潜在国家安全威胁。

特朗普政府官员们坚称,CFIUS的改革将让其有广泛权限来阻止中国的投资——这是特朗普政府近年来日益加大力度所做的事情。但对许多人来说,白宫宣布的更为温和的做法无异于战略投降。

“这只是强化了一个印象,那就是这些家伙打出去的子弹会转弯,”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主席罗布•阿特金森(Rob Atkinson)表示,“如果我是中国人,我会认为这相当好……这场战斗的特点是,如果在未来一年里赢不了,那就太晚了。这是我方最后的机会。”

阿特金森等批评人士表示,特朗普政府在近期其他几件重要事项上也很失策。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商务部曾禁止中国手机和电信网络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购买美国芯片和其他组件,理由是中兴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措施。实际上,该禁令使得中兴停业。

然而,特朗普随后答应了习近平希望他插手中兴案的请求,他在Twitter上表示,该禁令意味着“中国会失去太多就业岗位”。他插手该案导致禁令解除,美方与中兴达成新的和解协议——这不仅被视为重大让步,而且还令面临关税措施的盟友困惑不解。

“我们对待中国人比对待朋友更好,”立场保守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我们现在对我们盟友的威胁力度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对中国人的威胁。对于谁在造成我们的贸易问题,我方高层真的是昏了头。”他认为特朗普威胁要对从欧洲进口的汽车加征关税是类似的失策。

Formlabs的洛博夫斯基担心,特朗普及其团队加大对中资的审查力度,可能会使投资者或人手不足的初创企业打消交易的念头。在他看来,该措施就像是一项产业政策,可能会阻碍美国企业与富有活力的中国同行互动或在华经营,因而适得其反。

在他看来,目前的保护主义似乎是短视行为。3D打印技术是供应链未来的关键所在,有望消除企业在中国等低成本国家从事制造的需要。如果能够实现,它可能会推动制造业向着特朗普如此期盼的方向——迁回美国——转移。

“特朗普政府应该聚焦于使我国的经济和科技产业更强大,”洛博夫斯基表示,“如果大家都那么担心《中国制造2025》,我们为什么不制订《美国制造2025》与之竞争呢?”

延伸阅读——投资:中国和美国政策阻碍交易

唐纳德•特朗普的贸易政策的公开目标之一是促使海外企业在美国投资。不想支付关税?那就在美国建厂吧。

但目前已经有迹象显示,当涉及中国时,美国总统的贸易战正在产生反作用。

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汇编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对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骤降至仅仅18亿美元。2016年,中国对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创下了460亿美元的纪录。

该数字下滑的原因之一是,近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中资收购交易的审查力度不断加强。该委员会负责审查相关交易是否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过去一年期间被叫停的交易包括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收购速汇金(MoneyGram)——原因是担心客户数据可能会被利用。特朗普政府还反对中国移动(China Mobile)在美国提供服务的申请。

中国对境外投资的限制也没起到帮助作用。近月来,北京方面阻止了一些热衷收购且行事高调的私营企业进一步进行海外交易的举动。

然而,近期中国投资下滑也明显具有特朗普效应,而美国总统似乎留意到了这一点。特朗普在最近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Fox Business News)采访时被问到,他为何放弃了严格限制中国投资的计划?对此他指出了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关系。

“我不喜欢针对中国,因为那不公平。我和中国相处得很好。我喜欢中国国家主席。他是终身主席,”他表示,“我们可以称他为国王,对吧?”



撰文 / 肖恩•唐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有关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头条新闻聚焦于钢铁、铝和大豆,但新保护主义情绪的根本动机是美方对中国快速增长的科技实力的焦虑。



「或者 *OR」--中关村硅谷创新中心(ZGC Innovation Center)自诩为美国未来科技初创企业的一站式孵化器。其主要设施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塔克拉拉,距谷歌(Google)和苹果(Apple)园区不远。其在波士顿刚启动的创新中心项目与全球最负盛名的两大教育机构并肩而立——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与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除了充足的办公场所与实验室,对人工智能、机器人及其他技术领域雄心勃勃的企业家来说,该中心还有另一个吸引力:从其投资基金获取资本。“我们中心提供全面孵化及业务支持服务,将大大加速您的创业发展,”其网站声明。

然而,该孵化器也很容易成为21世纪全球两大经济体之间创新战争的导火线。在上述硅谷与波士顿设施的背后,是中关村发展集团(Zhongguancun Development Group),这是一家发源于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的风险投资基金,隶属于北京市政府。在最让华盛顿方面神经痛的问题之一上,它就像是最尖利的锋芒。

虽然有关特朗普政府与北京方面贸易战的头条新闻往往聚焦于钢铁、铝和大豆等原材料,但新保护主义情绪的根本动机是美方对中国快速增长的科技实力的焦虑。

在美国与中国争夺科技制高点之际,中关村项目正是让美国政界普遍持怀疑态度的那种国家支持的中国投资。

“中国瞄准了美国的未来产业,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中国成功拿下这些新兴产业,美国将没有经济未来,”白宫贸易和产业政策负责人、知名对华鹰派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最近告诉记者。

特朗普最近的一次进攻是让美国对34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这些关税已于7月6日生效,这是美国对其所称的中国政府多年纵容知识产权窃取行为施压的一部分。而这也是一场更广泛战斗的一部分,目的是抗击白宫所称的中国“经济侵略”。

在美国看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产业政策是一项由国家主导的举措,旨在确立中国在下一代商业与军事装备技术方面的领导地位——尤其是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和基因编辑。

许多美国官员现在正在质疑有关美国经济运作方式的一项基本假设:对外来投资开放。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财政部国际事务副部长的纳森•希茨(Nathan Sheets)表示,当他进入政府时,他对任何限制外来投资的努力都持怀疑态度,但在离开时,他坚信有必要反击。

“当我打开教科书,读到外来投资的辉煌时……谁也想不到会有一个政府累积几十亿美元的‘战争基金’,然后去另一个国家系统化地买下企业与技术,”他说。“当我离开美国财政部时,我非常担心这件事的走向。”

虽然一些科技行业的高管们吹捧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开展合作的潜力,但华盛顿的政界人士日益认为,这些领域处于一场不断激化的地缘政治竞争的中心地位。

一些美国分析人士担心,采取决定性行动阻止中国进入美国科技行业可能为时已晚。“在这方面我们也许已错失时机,”另一位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的官员伊利•拉特纳(Ely Ratner)说。“我们真正需要采取行动的时机是在几年前。”

曾为时任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提供对华政策方面的建议的拉特纳表示,美国缺乏必要的基础设施对投资进行好好审查。仅仅出于这个原因,“在某些行业冻结中国投资就是有道理的”。

为五角大楼的硅谷前哨、国防创新实验单元(Defense Innovation Unit Experimental,简称DIUx)工作的行业专家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和帕夫内特•辛格(Pavneet Singh)表示,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中资实体参与了美国初期技术公司所有风险投资交易的16%,这与前几年相比大幅增长。在2010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参与了美国筹资13亿美元的81项人工智能融资,以及21亿美元的增强现实初创企业交易。

无论是中关村发展集团还是其美国子公司ZGC Capital均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但在其网站上,中关村发展集团明确表明了其境外项目的目的。

该集团表示:“面向‘一带一路’……加快海外业务拓展,”它引用了习近平的全球发展战略。目标是学习海外创新生态系统的经验。


专业安排美中科技投资的精品投行Nfluence的合伙人布鲁尔•斯通(Brewer Stone)表示,这种模式和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公司和基金采用的模式类似,这些公司和基金来到硅谷等地,寻求吸收知识和收购初创企业。

斯通表示,“其中很大一部分只是商业投资……他们最大的兴趣在于寻找优质公司进行投资,并获取丰厚回报。”

许多中国投资者在物色他们可以帮助进军中国的美国公司。但事后看来,他偶尔会发现看似奇怪的协调行为。斯通回忆说,几年前,他曾在一个月内接到中国企业的三、四个电话,对方希望投资于科技巨头苹果的供应商。“这暗示幕后可能有某种协调,尽管我显然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虽然华盛顿许多人对中国在科技领域的投资越来越怀疑,但并不缺少渴望获得资金的美国公司——特别是那些希望进入棘手但庞大的中国市场的公司。

Formlabs是一家位于波士顿附近的工业3D打印机制造商,其早期投资者包括谷歌前执行主席艾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该公司最近开始着手筹资,目的是吸引可能帮助其打开中国市场的投资者。

该公司在今年5月宣布的结果是,包括深圳创新投资集团(Shenzhen Capital Group)在内的一个财团对其投资3000万美元。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是深圳市政府于20世纪90年代末成立的一家风险投资公司。

Formlabs首席执行官、2011年与麻省理工学院的两名毕业生一起创立该公司的马克斯•洛博夫斯基(Max Lobovsky)表示,新投资者没有获得任何董事会席位或知识产权。但他们确实带来了帮助Formlabs加大与中国的“战略联系”以及与潜在客户和供应商建立关系的前景。他说,“那些是他们提供的非常有价值的东西。这就是我们想要与他们合作的原因。”

尽管特朗普对中国技术的关注在华盛顿拥有强大的两党支持,但其所用的战术受到了严厉批评。许多批评者认为,最大的错误是特朗普政府同时发动多场贸易战的意愿。除了因知识产权驱动而对中国加征关税以外,特朗普还对加拿大和欧盟也加征关税,而这些盟友本来可能加入对抗北京的阵营。

特朗普已经放弃了他自己的一些强硬措施的威胁。最初的计划要求美国对中资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关键领域的投资实施严格限制,并限制出口“具有重大产业意义的”产品——本来预计在6月30日宣布具体措施。

相反,特朗普政府上周决定依靠国会正在审议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改革方案。这个跨部门委员会审查外资收购美国企业的潜在国家安全威胁。

特朗普政府官员们坚称,CFIUS的改革将让其有广泛权限来阻止中国的投资——这是特朗普政府近年来日益加大力度所做的事情。但对许多人来说,白宫宣布的更为温和的做法无异于战略投降。

“这只是强化了一个印象,那就是这些家伙打出去的子弹会转弯,”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主席罗布•阿特金森(Rob Atkinson)表示,“如果我是中国人,我会认为这相当好……这场战斗的特点是,如果在未来一年里赢不了,那就太晚了。这是我方最后的机会。”

阿特金森等批评人士表示,特朗普政府在近期其他几件重要事项上也很失策。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商务部曾禁止中国手机和电信网络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购买美国芯片和其他组件,理由是中兴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措施。实际上,该禁令使得中兴停业。

然而,特朗普随后答应了习近平希望他插手中兴案的请求,他在Twitter上表示,该禁令意味着“中国会失去太多就业岗位”。他插手该案导致禁令解除,美方与中兴达成新的和解协议——这不仅被视为重大让步,而且还令面临关税措施的盟友困惑不解。

“我们对待中国人比对待朋友更好,”立场保守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我们现在对我们盟友的威胁力度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对中国人的威胁。对于谁在造成我们的贸易问题,我方高层真的是昏了头。”他认为特朗普威胁要对从欧洲进口的汽车加征关税是类似的失策。

Formlabs的洛博夫斯基担心,特朗普及其团队加大对中资的审查力度,可能会使投资者或人手不足的初创企业打消交易的念头。在他看来,该措施就像是一项产业政策,可能会阻碍美国企业与富有活力的中国同行互动或在华经营,因而适得其反。

在他看来,目前的保护主义似乎是短视行为。3D打印技术是供应链未来的关键所在,有望消除企业在中国等低成本国家从事制造的需要。如果能够实现,它可能会推动制造业向着特朗普如此期盼的方向——迁回美国——转移。

“特朗普政府应该聚焦于使我国的经济和科技产业更强大,”洛博夫斯基表示,“如果大家都那么担心《中国制造2025》,我们为什么不制订《美国制造2025》与之竞争呢?”

延伸阅读——投资:中国和美国政策阻碍交易

唐纳德•特朗普的贸易政策的公开目标之一是促使海外企业在美国投资。不想支付关税?那就在美国建厂吧。

但目前已经有迹象显示,当涉及中国时,美国总统的贸易战正在产生反作用。

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汇编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对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骤降至仅仅18亿美元。2016年,中国对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创下了460亿美元的纪录。

该数字下滑的原因之一是,近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中资收购交易的审查力度不断加强。该委员会负责审查相关交易是否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过去一年期间被叫停的交易包括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收购速汇金(MoneyGram)——原因是担心客户数据可能会被利用。特朗普政府还反对中国移动(China Mobile)在美国提供服务的申请。

中国对境外投资的限制也没起到帮助作用。近月来,北京方面阻止了一些热衷收购且行事高调的私营企业进一步进行海外交易的举动。

然而,近期中国投资下滑也明显具有特朗普效应,而美国总统似乎留意到了这一点。特朗普在最近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Fox Business News)采访时被问到,他为何放弃了严格限制中国投资的计划?对此他指出了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关系。

“我不喜欢针对中国,因为那不公平。我和中国相处得很好。我喜欢中国国家主席。他是终身主席,”他表示,“我们可以称他为国王,对吧?”



撰文 / 肖恩•唐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AI竞赛:特朗普对华贸易战背后的恐惧

发布日期:2018-07-09 06:57
摘要」有关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头条新闻聚焦于钢铁、铝和大豆,但新保护主义情绪的根本动机是美方对中国快速增长的科技实力的焦虑。



「或者 *OR」--中关村硅谷创新中心(ZGC Innovation Center)自诩为美国未来科技初创企业的一站式孵化器。其主要设施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塔克拉拉,距谷歌(Google)和苹果(Apple)园区不远。其在波士顿刚启动的创新中心项目与全球最负盛名的两大教育机构并肩而立——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与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除了充足的办公场所与实验室,对人工智能、机器人及其他技术领域雄心勃勃的企业家来说,该中心还有另一个吸引力:从其投资基金获取资本。“我们中心提供全面孵化及业务支持服务,将大大加速您的创业发展,”其网站声明。

然而,该孵化器也很容易成为21世纪全球两大经济体之间创新战争的导火线。在上述硅谷与波士顿设施的背后,是中关村发展集团(Zhongguancun Development Group),这是一家发源于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的风险投资基金,隶属于北京市政府。在最让华盛顿方面神经痛的问题之一上,它就像是最尖利的锋芒。

虽然有关特朗普政府与北京方面贸易战的头条新闻往往聚焦于钢铁、铝和大豆等原材料,但新保护主义情绪的根本动机是美方对中国快速增长的科技实力的焦虑。

在美国与中国争夺科技制高点之际,中关村项目正是让美国政界普遍持怀疑态度的那种国家支持的中国投资。

“中国瞄准了美国的未来产业,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中国成功拿下这些新兴产业,美国将没有经济未来,”白宫贸易和产业政策负责人、知名对华鹰派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最近告诉记者。

特朗普最近的一次进攻是让美国对34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这些关税已于7月6日生效,这是美国对其所称的中国政府多年纵容知识产权窃取行为施压的一部分。而这也是一场更广泛战斗的一部分,目的是抗击白宫所称的中国“经济侵略”。

在美国看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产业政策是一项由国家主导的举措,旨在确立中国在下一代商业与军事装备技术方面的领导地位——尤其是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和基因编辑。

许多美国官员现在正在质疑有关美国经济运作方式的一项基本假设:对外来投资开放。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财政部国际事务副部长的纳森•希茨(Nathan Sheets)表示,当他进入政府时,他对任何限制外来投资的努力都持怀疑态度,但在离开时,他坚信有必要反击。

“当我打开教科书,读到外来投资的辉煌时……谁也想不到会有一个政府累积几十亿美元的‘战争基金’,然后去另一个国家系统化地买下企业与技术,”他说。“当我离开美国财政部时,我非常担心这件事的走向。”

虽然一些科技行业的高管们吹捧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开展合作的潜力,但华盛顿的政界人士日益认为,这些领域处于一场不断激化的地缘政治竞争的中心地位。

一些美国分析人士担心,采取决定性行动阻止中国进入美国科技行业可能为时已晚。“在这方面我们也许已错失时机,”另一位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的官员伊利•拉特纳(Ely Ratner)说。“我们真正需要采取行动的时机是在几年前。”

曾为时任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提供对华政策方面的建议的拉特纳表示,美国缺乏必要的基础设施对投资进行好好审查。仅仅出于这个原因,“在某些行业冻结中国投资就是有道理的”。

为五角大楼的硅谷前哨、国防创新实验单元(Defense Innovation Unit Experimental,简称DIUx)工作的行业专家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和帕夫内特•辛格(Pavneet Singh)表示,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中资实体参与了美国初期技术公司所有风险投资交易的16%,这与前几年相比大幅增长。在2010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参与了美国筹资13亿美元的81项人工智能融资,以及21亿美元的增强现实初创企业交易。

无论是中关村发展集团还是其美国子公司ZGC Capital均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但在其网站上,中关村发展集团明确表明了其境外项目的目的。

该集团表示:“面向‘一带一路’……加快海外业务拓展,”它引用了习近平的全球发展战略。目标是学习海外创新生态系统的经验。


专业安排美中科技投资的精品投行Nfluence的合伙人布鲁尔•斯通(Brewer Stone)表示,这种模式和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公司和基金采用的模式类似,这些公司和基金来到硅谷等地,寻求吸收知识和收购初创企业。

斯通表示,“其中很大一部分只是商业投资……他们最大的兴趣在于寻找优质公司进行投资,并获取丰厚回报。”

许多中国投资者在物色他们可以帮助进军中国的美国公司。但事后看来,他偶尔会发现看似奇怪的协调行为。斯通回忆说,几年前,他曾在一个月内接到中国企业的三、四个电话,对方希望投资于科技巨头苹果的供应商。“这暗示幕后可能有某种协调,尽管我显然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虽然华盛顿许多人对中国在科技领域的投资越来越怀疑,但并不缺少渴望获得资金的美国公司——特别是那些希望进入棘手但庞大的中国市场的公司。

Formlabs是一家位于波士顿附近的工业3D打印机制造商,其早期投资者包括谷歌前执行主席艾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该公司最近开始着手筹资,目的是吸引可能帮助其打开中国市场的投资者。

该公司在今年5月宣布的结果是,包括深圳创新投资集团(Shenzhen Capital Group)在内的一个财团对其投资3000万美元。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是深圳市政府于20世纪90年代末成立的一家风险投资公司。

Formlabs首席执行官、2011年与麻省理工学院的两名毕业生一起创立该公司的马克斯•洛博夫斯基(Max Lobovsky)表示,新投资者没有获得任何董事会席位或知识产权。但他们确实带来了帮助Formlabs加大与中国的“战略联系”以及与潜在客户和供应商建立关系的前景。他说,“那些是他们提供的非常有价值的东西。这就是我们想要与他们合作的原因。”

尽管特朗普对中国技术的关注在华盛顿拥有强大的两党支持,但其所用的战术受到了严厉批评。许多批评者认为,最大的错误是特朗普政府同时发动多场贸易战的意愿。除了因知识产权驱动而对中国加征关税以外,特朗普还对加拿大和欧盟也加征关税,而这些盟友本来可能加入对抗北京的阵营。

特朗普已经放弃了他自己的一些强硬措施的威胁。最初的计划要求美国对中资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关键领域的投资实施严格限制,并限制出口“具有重大产业意义的”产品——本来预计在6月30日宣布具体措施。

相反,特朗普政府上周决定依靠国会正在审议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改革方案。这个跨部门委员会审查外资收购美国企业的潜在国家安全威胁。

特朗普政府官员们坚称,CFIUS的改革将让其有广泛权限来阻止中国的投资——这是特朗普政府近年来日益加大力度所做的事情。但对许多人来说,白宫宣布的更为温和的做法无异于战略投降。

“这只是强化了一个印象,那就是这些家伙打出去的子弹会转弯,”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主席罗布•阿特金森(Rob Atkinson)表示,“如果我是中国人,我会认为这相当好……这场战斗的特点是,如果在未来一年里赢不了,那就太晚了。这是我方最后的机会。”

阿特金森等批评人士表示,特朗普政府在近期其他几件重要事项上也很失策。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商务部曾禁止中国手机和电信网络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购买美国芯片和其他组件,理由是中兴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措施。实际上,该禁令使得中兴停业。

然而,特朗普随后答应了习近平希望他插手中兴案的请求,他在Twitter上表示,该禁令意味着“中国会失去太多就业岗位”。他插手该案导致禁令解除,美方与中兴达成新的和解协议——这不仅被视为重大让步,而且还令面临关税措施的盟友困惑不解。

“我们对待中国人比对待朋友更好,”立场保守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我们现在对我们盟友的威胁力度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对中国人的威胁。对于谁在造成我们的贸易问题,我方高层真的是昏了头。”他认为特朗普威胁要对从欧洲进口的汽车加征关税是类似的失策。

Formlabs的洛博夫斯基担心,特朗普及其团队加大对中资的审查力度,可能会使投资者或人手不足的初创企业打消交易的念头。在他看来,该措施就像是一项产业政策,可能会阻碍美国企业与富有活力的中国同行互动或在华经营,因而适得其反。

在他看来,目前的保护主义似乎是短视行为。3D打印技术是供应链未来的关键所在,有望消除企业在中国等低成本国家从事制造的需要。如果能够实现,它可能会推动制造业向着特朗普如此期盼的方向——迁回美国——转移。

“特朗普政府应该聚焦于使我国的经济和科技产业更强大,”洛博夫斯基表示,“如果大家都那么担心《中国制造2025》,我们为什么不制订《美国制造2025》与之竞争呢?”

延伸阅读——投资:中国和美国政策阻碍交易

唐纳德•特朗普的贸易政策的公开目标之一是促使海外企业在美国投资。不想支付关税?那就在美国建厂吧。

但目前已经有迹象显示,当涉及中国时,美国总统的贸易战正在产生反作用。

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汇编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对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骤降至仅仅18亿美元。2016年,中国对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创下了460亿美元的纪录。

该数字下滑的原因之一是,近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中资收购交易的审查力度不断加强。该委员会负责审查相关交易是否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过去一年期间被叫停的交易包括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收购速汇金(MoneyGram)——原因是担心客户数据可能会被利用。特朗普政府还反对中国移动(China Mobile)在美国提供服务的申请。

中国对境外投资的限制也没起到帮助作用。近月来,北京方面阻止了一些热衷收购且行事高调的私营企业进一步进行海外交易的举动。

然而,近期中国投资下滑也明显具有特朗普效应,而美国总统似乎留意到了这一点。特朗普在最近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Fox Business News)采访时被问到,他为何放弃了严格限制中国投资的计划?对此他指出了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关系。

“我不喜欢针对中国,因为那不公平。我和中国相处得很好。我喜欢中国国家主席。他是终身主席,”他表示,“我们可以称他为国王,对吧?”



撰文 / 肖恩•唐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有关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头条新闻聚焦于钢铁、铝和大豆,但新保护主义情绪的根本动机是美方对中国快速增长的科技实力的焦虑。



「或者 *OR」--中关村硅谷创新中心(ZGC Innovation Center)自诩为美国未来科技初创企业的一站式孵化器。其主要设施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圣塔克拉拉,距谷歌(Google)和苹果(Apple)园区不远。其在波士顿刚启动的创新中心项目与全球最负盛名的两大教育机构并肩而立——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与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除了充足的办公场所与实验室,对人工智能、机器人及其他技术领域雄心勃勃的企业家来说,该中心还有另一个吸引力:从其投资基金获取资本。“我们中心提供全面孵化及业务支持服务,将大大加速您的创业发展,”其网站声明。

然而,该孵化器也很容易成为21世纪全球两大经济体之间创新战争的导火线。在上述硅谷与波士顿设施的背后,是中关村发展集团(Zhongguancun Development Group),这是一家发源于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的风险投资基金,隶属于北京市政府。在最让华盛顿方面神经痛的问题之一上,它就像是最尖利的锋芒。

虽然有关特朗普政府与北京方面贸易战的头条新闻往往聚焦于钢铁、铝和大豆等原材料,但新保护主义情绪的根本动机是美方对中国快速增长的科技实力的焦虑。

在美国与中国争夺科技制高点之际,中关村项目正是让美国政界普遍持怀疑态度的那种国家支持的中国投资。

“中国瞄准了美国的未来产业,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中国成功拿下这些新兴产业,美国将没有经济未来,”白宫贸易和产业政策负责人、知名对华鹰派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最近告诉记者。

特朗普最近的一次进攻是让美国对34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这些关税已于7月6日生效,这是美国对其所称的中国政府多年纵容知识产权窃取行为施压的一部分。而这也是一场更广泛战斗的一部分,目的是抗击白宫所称的中国“经济侵略”。

在美国看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产业政策是一项由国家主导的举措,旨在确立中国在下一代商业与军事装备技术方面的领导地位——尤其是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和基因编辑。

许多美国官员现在正在质疑有关美国经济运作方式的一项基本假设:对外来投资开放。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财政部国际事务副部长的纳森•希茨(Nathan Sheets)表示,当他进入政府时,他对任何限制外来投资的努力都持怀疑态度,但在离开时,他坚信有必要反击。

“当我打开教科书,读到外来投资的辉煌时……谁也想不到会有一个政府累积几十亿美元的‘战争基金’,然后去另一个国家系统化地买下企业与技术,”他说。“当我离开美国财政部时,我非常担心这件事的走向。”

虽然一些科技行业的高管们吹捧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开展合作的潜力,但华盛顿的政界人士日益认为,这些领域处于一场不断激化的地缘政治竞争的中心地位。

一些美国分析人士担心,采取决定性行动阻止中国进入美国科技行业可能为时已晚。“在这方面我们也许已错失时机,”另一位曾在奥巴马政府任职的官员伊利•拉特纳(Ely Ratner)说。“我们真正需要采取行动的时机是在几年前。”

曾为时任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提供对华政策方面的建议的拉特纳表示,美国缺乏必要的基础设施对投资进行好好审查。仅仅出于这个原因,“在某些行业冻结中国投资就是有道理的”。

为五角大楼的硅谷前哨、国防创新实验单元(Defense Innovation Unit Experimental,简称DIUx)工作的行业专家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和帕夫内特•辛格(Pavneet Singh)表示,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中资实体参与了美国初期技术公司所有风险投资交易的16%,这与前几年相比大幅增长。在2010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参与了美国筹资13亿美元的81项人工智能融资,以及21亿美元的增强现实初创企业交易。

无论是中关村发展集团还是其美国子公司ZGC Capital均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但在其网站上,中关村发展集团明确表明了其境外项目的目的。

该集团表示:“面向‘一带一路’……加快海外业务拓展,”它引用了习近平的全球发展战略。目标是学习海外创新生态系统的经验。


专业安排美中科技投资的精品投行Nfluence的合伙人布鲁尔•斯通(Brewer Stone)表示,这种模式和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公司和基金采用的模式类似,这些公司和基金来到硅谷等地,寻求吸收知识和收购初创企业。

斯通表示,“其中很大一部分只是商业投资……他们最大的兴趣在于寻找优质公司进行投资,并获取丰厚回报。”

许多中国投资者在物色他们可以帮助进军中国的美国公司。但事后看来,他偶尔会发现看似奇怪的协调行为。斯通回忆说,几年前,他曾在一个月内接到中国企业的三、四个电话,对方希望投资于科技巨头苹果的供应商。“这暗示幕后可能有某种协调,尽管我显然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虽然华盛顿许多人对中国在科技领域的投资越来越怀疑,但并不缺少渴望获得资金的美国公司——特别是那些希望进入棘手但庞大的中国市场的公司。

Formlabs是一家位于波士顿附近的工业3D打印机制造商,其早期投资者包括谷歌前执行主席艾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该公司最近开始着手筹资,目的是吸引可能帮助其打开中国市场的投资者。

该公司在今年5月宣布的结果是,包括深圳创新投资集团(Shenzhen Capital Group)在内的一个财团对其投资3000万美元。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是深圳市政府于20世纪90年代末成立的一家风险投资公司。

Formlabs首席执行官、2011年与麻省理工学院的两名毕业生一起创立该公司的马克斯•洛博夫斯基(Max Lobovsky)表示,新投资者没有获得任何董事会席位或知识产权。但他们确实带来了帮助Formlabs加大与中国的“战略联系”以及与潜在客户和供应商建立关系的前景。他说,“那些是他们提供的非常有价值的东西。这就是我们想要与他们合作的原因。”

尽管特朗普对中国技术的关注在华盛顿拥有强大的两党支持,但其所用的战术受到了严厉批评。许多批评者认为,最大的错误是特朗普政府同时发动多场贸易战的意愿。除了因知识产权驱动而对中国加征关税以外,特朗普还对加拿大和欧盟也加征关税,而这些盟友本来可能加入对抗北京的阵营。

特朗普已经放弃了他自己的一些强硬措施的威胁。最初的计划要求美国对中资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关键领域的投资实施严格限制,并限制出口“具有重大产业意义的”产品——本来预计在6月30日宣布具体措施。

相反,特朗普政府上周决定依靠国会正在审议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改革方案。这个跨部门委员会审查外资收购美国企业的潜在国家安全威胁。

特朗普政府官员们坚称,CFIUS的改革将让其有广泛权限来阻止中国的投资——这是特朗普政府近年来日益加大力度所做的事情。但对许多人来说,白宫宣布的更为温和的做法无异于战略投降。

“这只是强化了一个印象,那就是这些家伙打出去的子弹会转弯,”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主席罗布•阿特金森(Rob Atkinson)表示,“如果我是中国人,我会认为这相当好……这场战斗的特点是,如果在未来一年里赢不了,那就太晚了。这是我方最后的机会。”

阿特金森等批评人士表示,特朗普政府在近期其他几件重要事项上也很失策。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商务部曾禁止中国手机和电信网络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购买美国芯片和其他组件,理由是中兴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措施。实际上,该禁令使得中兴停业。

然而,特朗普随后答应了习近平希望他插手中兴案的请求,他在Twitter上表示,该禁令意味着“中国会失去太多就业岗位”。他插手该案导致禁令解除,美方与中兴达成新的和解协议——这不仅被视为重大让步,而且还令面临关税措施的盟友困惑不解。

“我们对待中国人比对待朋友更好,”立场保守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中国问题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我们现在对我们盟友的威胁力度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对中国人的威胁。对于谁在造成我们的贸易问题,我方高层真的是昏了头。”他认为特朗普威胁要对从欧洲进口的汽车加征关税是类似的失策。

Formlabs的洛博夫斯基担心,特朗普及其团队加大对中资的审查力度,可能会使投资者或人手不足的初创企业打消交易的念头。在他看来,该措施就像是一项产业政策,可能会阻碍美国企业与富有活力的中国同行互动或在华经营,因而适得其反。

在他看来,目前的保护主义似乎是短视行为。3D打印技术是供应链未来的关键所在,有望消除企业在中国等低成本国家从事制造的需要。如果能够实现,它可能会推动制造业向着特朗普如此期盼的方向——迁回美国——转移。

“特朗普政府应该聚焦于使我国的经济和科技产业更强大,”洛博夫斯基表示,“如果大家都那么担心《中国制造2025》,我们为什么不制订《美国制造2025》与之竞争呢?”

延伸阅读——投资:中国和美国政策阻碍交易

唐纳德•特朗普的贸易政策的公开目标之一是促使海外企业在美国投资。不想支付关税?那就在美国建厂吧。

但目前已经有迹象显示,当涉及中国时,美国总统的贸易战正在产生反作用。

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汇编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对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骤降至仅仅18亿美元。2016年,中国对美国的外商直接投资创下了460亿美元的纪录。

该数字下滑的原因之一是,近年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中资收购交易的审查力度不断加强。该委员会负责审查相关交易是否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过去一年期间被叫停的交易包括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收购速汇金(MoneyGram)——原因是担心客户数据可能会被利用。特朗普政府还反对中国移动(China Mobile)在美国提供服务的申请。

中国对境外投资的限制也没起到帮助作用。近月来,北京方面阻止了一些热衷收购且行事高调的私营企业进一步进行海外交易的举动。

然而,近期中国投资下滑也明显具有特朗普效应,而美国总统似乎留意到了这一点。特朗普在最近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Fox Business News)采访时被问到,他为何放弃了严格限制中国投资的计划?对此他指出了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关系。

“我不喜欢针对中国,因为那不公平。我和中国相处得很好。我喜欢中国国家主席。他是终身主席,”他表示,“我们可以称他为国王,对吧?”



撰文 / 肖恩•唐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