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豆瓣9分的《人生一串》:关于烧烤的人间松弛指南

发布日期:2018-07-08 09:21
摘要」“即便是新加坡那样的医院国家,不是还有牛车水、娘惹街这样充满市井气的地方嘛?”



「或者 *OR」--偶尔拍纪录片的美食家陈晓卿说过一句话,地球上不缺的是钢筋水泥的都市,缺的是人间烟火。

而对于王海龙来说,在某些时刻,他感觉自己也捕捉到了这些烟火。比如炎热的夏天,在酒楼包间里大家正襟危坐着吃火锅,那怎么都不对,得换到马路牙子上趿拉着拖鞋吃。要是此处正好有穿堂风,那就更妙了,用他的话来说是“这个地方的吃法会跟你想要的心境很搭。”

火锅还是那个火锅,妙的是那阵穿堂风。

对吃这件事颇有思考的王海龙正是美食纪录片《人生一串》总制片人,这个片子最近在B站火了,播出4集之后点击已经过了一千万,豆瓣评价直接上了9分。

和此前那些聚焦在精美高端食材的纪录片不同,《人生一串》瞄准的是中国人的深夜食堂——形形色色的烧烤摊。第一集开篇就是生猛的凉山小猪肉,老板小二哥把大块肉用小米椒、蒜、盐简单腌制,半小时后放到架子上一烤,兹拉声中香气四溢,西昌人民的夜生活也开场了。

“烧烤是太LOW了还是太接地气太寻常了?没有人做,我觉得这个没有道理的。你硬着头皮仔细想,确实没有道理。”中华美食博大精深,但也分菜系江湖,没有哪种比烧烤更具有广泛认同了,但它偏偏没有被人拍过。王海龙和同事们对吃琢磨再三,发现了这个“灯下黑”的缺口。

前期的案头准备和踩点共耗费了王海龙等人一年多的时间,团队顺着东北西南和西北东南两条轴线去寻找可能的目的地,前者是经典食物坐标,后者有都市不寻常的味道,除了西藏、青海、台湾、港澳、江西,他们都去了。

建立烧烤地图的基本逻辑是避开知名店铺,专在网络上打捞那些隐秘的当地人点评,“比如说一堆学生可能会怀念某地学校前面的烧烤摊,或者是一些上班族可能每天晚上加班经常去吃的烧烤摊。”

分集导演张岳明和一部分同事承接了这些田野调查,任务的难点在于由于烧烤摊的“人迹罕至”,老板们往往没有宣传需求,因此沟通拍摄就成了一个需要耐心和技术的活儿。老板们大多嗜酒,昼伏夜出,导演们至少得花上三两天功夫同进同出才能取得信任。

总导演陈英杰在B站的评论区就记录了自己第一次踩点的经历:要感谢老婆和儿子,没有她们,不少烧烤店会把我们当骗子,蹭吃蹭喝那种,真的,很多烧烤摊根本不相信我们,不相信有人拿拍电影设备去拍他们,觉得不可能。

老板们的质疑不难理解,《人生一串》里选的拍摄地都是那种市井之地,不是出没在深夜街头的流动摊点,就是待拆老城区无名巷子里的小店,这些地方是都市之中的“隐世”。

在第三集《来点解药》里,有一对父子十几年以来一直操持着无名小摊,摊位不大,但胜在细致,比如拿蒲扇轻扇沾了水的韭菜,掐着点使娇嫩的烤韭根儿火候恰到好处。拍摄的夜晚,有隔壁社区的姑娘踏月而来,这的确就是穿着睡衣就能遁入的一个异世界。

“我们没有想做一个推荐店的节目,如果做成一个生活美食服务类节目就错了,所以未必是本地第一或者全国第一。只要是当地人觉得还不错,那其实就已经OK了。”在剧组看来,吃无第一,毕竟最好吃的可能永远是你家楼下烧烤,最重要是留存那份日常之中的烟火气。

这种气质击中了观众,有人点评:致那些食欲色欲交织的夜晚。把酒言欢,肆意江湖,当代风陵渡。

一共6集的纪录片,在制作顺序上也是按照人们点菜的日常来的,肉、素、筋头巴脑、暗黑系、骨头,看完《人间一串》仿佛也吃了一桌。这是王海龙的主意。

他不是公司里唯一一个对吃有思考的人,在提到第五集拍摄的凤爪、烤排骨、羊蹄的时候,陈英杰将吃这些食物的过程感性地形容为“专注地去啃”和“注意力非常集中”,而在看到食物的残骸的时候,张岳明说会有一种“成就感”,那是一种放松和释放。

他们的这些“黑话”也很快被B站的用户注意到了。比如在描写罗布羊的烤法时,剧组配的文案是“吃肉的动静是对罗布羊最好的赞美”,弹幕马上回应“羊:不需要赞美,谢谢您了”。而在记录湛江地带的生蚝时,节目组将“小小贝壳”形容为“男人人生的味道”,弹幕随之飘过“开车了”。

作为一个向来高互动的社区,B站用户对某些细节的感知能力惊人。在去年B站走红的另一部纪录片《寻找手艺》里,摄影师小蒋由于有事临时退出,弹幕马上发现了“真相”:他就是来治鼻炎的。在这一集里,《寻找手艺》刚刚拍摄了一个中医针灸医师,她顺便治疗了小蒋的鼻炎。

对于节目组来说,这也是有意的若干小玩笑,但他们也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王海龙早些时候就已经意识到国内纪录片的势头涨起来了,但基本上以“舌尖类”和“小清新”为主流,他一直想做出一部有点辨识度和锐气的东西。选择烧烤这种国民食物虽然上不了大雅之堂,但《人生一串》还是隐隐有了一些高于现实的情怀。

“很多人对街边的烧烤越来越没有机会吃到了,不单是北京、上海、广东、深圳,哪怕是三四五线城市也越来越少了。城区改造、环境治理,市容市貌规划等等,总之是已经越来越少。”王海龙倒不大想跟情怀扯上关系,他觉得只要能让人们回味一下往日滋味,这就挺值得拍一拍。

在某种意义上,《人生一串》和出自陈晓卿手笔的“舌尖”有微妙的共性。比如它是一部烧烤纪录片,但片子里的边边角角都捻了生活的褶子:电动车启动时发出的人工语音、烤全羊店里日落时分工人在洒水、小二哥凌晨三点收摊后没喝完的那杯酒…烧烤可能跟其他食物一样,本身没有意义,但是融入生活之后,被人们赋予了市井的热辣哲学。

这种哲学在早期的“舌尖”里也一样存在,虽然后者的出发点似乎更高,从中国的地缘出发,以山川湖海的分野来展现各地的文化基因,但朴素的生活哲学一样贯穿始终。这种哲学是香格里拉采松茸的单珍卓玛、绥德骑车卖黄馍馍的陕北大爷和兰州拉面的马师傅们提供的:他们决定了人们的日常吃什么,而这种日常逐渐印刻成各地人们的口味喜好,最后诞生出食物的文明。

“古人通过‘茹毛饮血’区分自己和蛮族,后来用‘南稻北麦’的分野,仔细一想竟然都是关于食物的。”一位豆瓣用户在“舌尖1”的页面里留下了自己的评论,标题是:以美食的名义,远离精英。

远离精英有时候意味着更贴近生活。在关于吃这个私人化的议题上,王海龙跟他的妻子偶尔也有不同的想法,“我老婆经常问我哪好吃,她说的哪好吃和我说的是不一样的。有的时候她说的东西就是食物好吃,有时候我说的好吃,坦白说跟人家拼的话食物没有那么好吃,但是整个地方的劲、人和气氛会很舒服。”

陈晓卿也形容过这种“舒服”,他爱和朋友去蓟门里一个朋友的小店打牙祭,点的是炒螺和脆皮下酒,大碗螺蛳粉加豆泡、酸笋和豇豆。听起来规格不怎么高,但正是这个老地方使得他流连忘返——

“桌子支在院子里,旁边路灯杆上贴满了租房小广告,创文的横幅(海淀也创文哈)打着卷儿,知趣地缠在国槐的枝头,晾晒衣服的居民不时从身边穿过……我喜欢在这样的环境里吃东西,微风过处,偶尔飘落几片秋天的叶子,空气里弥漫着酸笋的味道,这是迷人的人间烟火气息。”

有意思的是,给这种人间烟火带来加持的恰恰是具有亚文化气质的B站。这个以聚集了核心二次元用户闻名的社区,在近两年成为了各种小众纪录片的推手。除了《人间一串》,《我在故宫修文物》、《大国重器》、《五年规划》、《超级工程》等一系列看似不符合年轻人口味的纪录片在B站都有比较好的播放量。2016年12月14日,在广州举办的第四届“中国纪录片推动者大会”上,B站获得“中国十大纪录片推动者”称号。2017年,B站在中国国际纪录片节公布了纪录片“寻找计划”,将为用户“寻找”更多优秀纪录片内容,同时为创作者进行全产业链的扶持。

社区氛围和弹幕或许是B站与优秀纪录片产生化学反应的重要因素。弹幕将原本单向的信息传递转变为双向,一定程度上扩张了内容的边界。而B站倡导的“bilibili干杯”这种分享、陪伴的精神,在穿越次元壁之后,与三次元的烟火气其实有某种意义上的重叠。

《人生一串》火了之后,王海龙和他的朋友们也开始琢磨着第二季要拍点啥了,虽然还没有确定主题,但应该还是发掘平常生活中那些被遗忘的主题。播出了4集,片子里提到的店已经火爆了起来,连暗黑系食物烧烤蚕蛹都多了六桌客人。

“那老板们有特意表示感谢吗?”

 “没有,言语上有一些。”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也许弹幕上纷纷刷过的“多谢款待”就是最好的答谢,这一句已经足够让他们体会到:有烟火气的人生就不会孤独。



撰文 / 何润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即便是新加坡那样的医院国家,不是还有牛车水、娘惹街这样充满市井气的地方嘛?”



「或者 *OR」--偶尔拍纪录片的美食家陈晓卿说过一句话,地球上不缺的是钢筋水泥的都市,缺的是人间烟火。

而对于王海龙来说,在某些时刻,他感觉自己也捕捉到了这些烟火。比如炎热的夏天,在酒楼包间里大家正襟危坐着吃火锅,那怎么都不对,得换到马路牙子上趿拉着拖鞋吃。要是此处正好有穿堂风,那就更妙了,用他的话来说是“这个地方的吃法会跟你想要的心境很搭。”

火锅还是那个火锅,妙的是那阵穿堂风。

对吃这件事颇有思考的王海龙正是美食纪录片《人生一串》总制片人,这个片子最近在B站火了,播出4集之后点击已经过了一千万,豆瓣评价直接上了9分。

和此前那些聚焦在精美高端食材的纪录片不同,《人生一串》瞄准的是中国人的深夜食堂——形形色色的烧烤摊。第一集开篇就是生猛的凉山小猪肉,老板小二哥把大块肉用小米椒、蒜、盐简单腌制,半小时后放到架子上一烤,兹拉声中香气四溢,西昌人民的夜生活也开场了。

“烧烤是太LOW了还是太接地气太寻常了?没有人做,我觉得这个没有道理的。你硬着头皮仔细想,确实没有道理。”中华美食博大精深,但也分菜系江湖,没有哪种比烧烤更具有广泛认同了,但它偏偏没有被人拍过。王海龙和同事们对吃琢磨再三,发现了这个“灯下黑”的缺口。

前期的案头准备和踩点共耗费了王海龙等人一年多的时间,团队顺着东北西南和西北东南两条轴线去寻找可能的目的地,前者是经典食物坐标,后者有都市不寻常的味道,除了西藏、青海、台湾、港澳、江西,他们都去了。

建立烧烤地图的基本逻辑是避开知名店铺,专在网络上打捞那些隐秘的当地人点评,“比如说一堆学生可能会怀念某地学校前面的烧烤摊,或者是一些上班族可能每天晚上加班经常去吃的烧烤摊。”

分集导演张岳明和一部分同事承接了这些田野调查,任务的难点在于由于烧烤摊的“人迹罕至”,老板们往往没有宣传需求,因此沟通拍摄就成了一个需要耐心和技术的活儿。老板们大多嗜酒,昼伏夜出,导演们至少得花上三两天功夫同进同出才能取得信任。

总导演陈英杰在B站的评论区就记录了自己第一次踩点的经历:要感谢老婆和儿子,没有她们,不少烧烤店会把我们当骗子,蹭吃蹭喝那种,真的,很多烧烤摊根本不相信我们,不相信有人拿拍电影设备去拍他们,觉得不可能。

老板们的质疑不难理解,《人生一串》里选的拍摄地都是那种市井之地,不是出没在深夜街头的流动摊点,就是待拆老城区无名巷子里的小店,这些地方是都市之中的“隐世”。

在第三集《来点解药》里,有一对父子十几年以来一直操持着无名小摊,摊位不大,但胜在细致,比如拿蒲扇轻扇沾了水的韭菜,掐着点使娇嫩的烤韭根儿火候恰到好处。拍摄的夜晚,有隔壁社区的姑娘踏月而来,这的确就是穿着睡衣就能遁入的一个异世界。

“我们没有想做一个推荐店的节目,如果做成一个生活美食服务类节目就错了,所以未必是本地第一或者全国第一。只要是当地人觉得还不错,那其实就已经OK了。”在剧组看来,吃无第一,毕竟最好吃的可能永远是你家楼下烧烤,最重要是留存那份日常之中的烟火气。

这种气质击中了观众,有人点评:致那些食欲色欲交织的夜晚。把酒言欢,肆意江湖,当代风陵渡。

一共6集的纪录片,在制作顺序上也是按照人们点菜的日常来的,肉、素、筋头巴脑、暗黑系、骨头,看完《人间一串》仿佛也吃了一桌。这是王海龙的主意。

他不是公司里唯一一个对吃有思考的人,在提到第五集拍摄的凤爪、烤排骨、羊蹄的时候,陈英杰将吃这些食物的过程感性地形容为“专注地去啃”和“注意力非常集中”,而在看到食物的残骸的时候,张岳明说会有一种“成就感”,那是一种放松和释放。

他们的这些“黑话”也很快被B站的用户注意到了。比如在描写罗布羊的烤法时,剧组配的文案是“吃肉的动静是对罗布羊最好的赞美”,弹幕马上回应“羊:不需要赞美,谢谢您了”。而在记录湛江地带的生蚝时,节目组将“小小贝壳”形容为“男人人生的味道”,弹幕随之飘过“开车了”。

作为一个向来高互动的社区,B站用户对某些细节的感知能力惊人。在去年B站走红的另一部纪录片《寻找手艺》里,摄影师小蒋由于有事临时退出,弹幕马上发现了“真相”:他就是来治鼻炎的。在这一集里,《寻找手艺》刚刚拍摄了一个中医针灸医师,她顺便治疗了小蒋的鼻炎。

对于节目组来说,这也是有意的若干小玩笑,但他们也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王海龙早些时候就已经意识到国内纪录片的势头涨起来了,但基本上以“舌尖类”和“小清新”为主流,他一直想做出一部有点辨识度和锐气的东西。选择烧烤这种国民食物虽然上不了大雅之堂,但《人生一串》还是隐隐有了一些高于现实的情怀。

“很多人对街边的烧烤越来越没有机会吃到了,不单是北京、上海、广东、深圳,哪怕是三四五线城市也越来越少了。城区改造、环境治理,市容市貌规划等等,总之是已经越来越少。”王海龙倒不大想跟情怀扯上关系,他觉得只要能让人们回味一下往日滋味,这就挺值得拍一拍。

在某种意义上,《人生一串》和出自陈晓卿手笔的“舌尖”有微妙的共性。比如它是一部烧烤纪录片,但片子里的边边角角都捻了生活的褶子:电动车启动时发出的人工语音、烤全羊店里日落时分工人在洒水、小二哥凌晨三点收摊后没喝完的那杯酒…烧烤可能跟其他食物一样,本身没有意义,但是融入生活之后,被人们赋予了市井的热辣哲学。

这种哲学在早期的“舌尖”里也一样存在,虽然后者的出发点似乎更高,从中国的地缘出发,以山川湖海的分野来展现各地的文化基因,但朴素的生活哲学一样贯穿始终。这种哲学是香格里拉采松茸的单珍卓玛、绥德骑车卖黄馍馍的陕北大爷和兰州拉面的马师傅们提供的:他们决定了人们的日常吃什么,而这种日常逐渐印刻成各地人们的口味喜好,最后诞生出食物的文明。

“古人通过‘茹毛饮血’区分自己和蛮族,后来用‘南稻北麦’的分野,仔细一想竟然都是关于食物的。”一位豆瓣用户在“舌尖1”的页面里留下了自己的评论,标题是:以美食的名义,远离精英。

远离精英有时候意味着更贴近生活。在关于吃这个私人化的议题上,王海龙跟他的妻子偶尔也有不同的想法,“我老婆经常问我哪好吃,她说的哪好吃和我说的是不一样的。有的时候她说的东西就是食物好吃,有时候我说的好吃,坦白说跟人家拼的话食物没有那么好吃,但是整个地方的劲、人和气氛会很舒服。”

陈晓卿也形容过这种“舒服”,他爱和朋友去蓟门里一个朋友的小店打牙祭,点的是炒螺和脆皮下酒,大碗螺蛳粉加豆泡、酸笋和豇豆。听起来规格不怎么高,但正是这个老地方使得他流连忘返——

“桌子支在院子里,旁边路灯杆上贴满了租房小广告,创文的横幅(海淀也创文哈)打着卷儿,知趣地缠在国槐的枝头,晾晒衣服的居民不时从身边穿过……我喜欢在这样的环境里吃东西,微风过处,偶尔飘落几片秋天的叶子,空气里弥漫着酸笋的味道,这是迷人的人间烟火气息。”

有意思的是,给这种人间烟火带来加持的恰恰是具有亚文化气质的B站。这个以聚集了核心二次元用户闻名的社区,在近两年成为了各种小众纪录片的推手。除了《人间一串》,《我在故宫修文物》、《大国重器》、《五年规划》、《超级工程》等一系列看似不符合年轻人口味的纪录片在B站都有比较好的播放量。2016年12月14日,在广州举办的第四届“中国纪录片推动者大会”上,B站获得“中国十大纪录片推动者”称号。2017年,B站在中国国际纪录片节公布了纪录片“寻找计划”,将为用户“寻找”更多优秀纪录片内容,同时为创作者进行全产业链的扶持。

社区氛围和弹幕或许是B站与优秀纪录片产生化学反应的重要因素。弹幕将原本单向的信息传递转变为双向,一定程度上扩张了内容的边界。而B站倡导的“bilibili干杯”这种分享、陪伴的精神,在穿越次元壁之后,与三次元的烟火气其实有某种意义上的重叠。

《人生一串》火了之后,王海龙和他的朋友们也开始琢磨着第二季要拍点啥了,虽然还没有确定主题,但应该还是发掘平常生活中那些被遗忘的主题。播出了4集,片子里提到的店已经火爆了起来,连暗黑系食物烧烤蚕蛹都多了六桌客人。

“那老板们有特意表示感谢吗?”

 “没有,言语上有一些。”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也许弹幕上纷纷刷过的“多谢款待”就是最好的答谢,这一句已经足够让他们体会到:有烟火气的人生就不会孤独。



撰文 / 何润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即便是新加坡那样的医院国家,不是还有牛车水、娘惹街这样充满市井气的地方嘛?”



「或者 *OR」--偶尔拍纪录片的美食家陈晓卿说过一句话,地球上不缺的是钢筋水泥的都市,缺的是人间烟火。

而对于王海龙来说,在某些时刻,他感觉自己也捕捉到了这些烟火。比如炎热的夏天,在酒楼包间里大家正襟危坐着吃火锅,那怎么都不对,得换到马路牙子上趿拉着拖鞋吃。要是此处正好有穿堂风,那就更妙了,用他的话来说是“这个地方的吃法会跟你想要的心境很搭。”

火锅还是那个火锅,妙的是那阵穿堂风。

对吃这件事颇有思考的王海龙正是美食纪录片《人生一串》总制片人,这个片子最近在B站火了,播出4集之后点击已经过了一千万,豆瓣评价直接上了9分。

和此前那些聚焦在精美高端食材的纪录片不同,《人生一串》瞄准的是中国人的深夜食堂——形形色色的烧烤摊。第一集开篇就是生猛的凉山小猪肉,老板小二哥把大块肉用小米椒、蒜、盐简单腌制,半小时后放到架子上一烤,兹拉声中香气四溢,西昌人民的夜生活也开场了。

“烧烤是太LOW了还是太接地气太寻常了?没有人做,我觉得这个没有道理的。你硬着头皮仔细想,确实没有道理。”中华美食博大精深,但也分菜系江湖,没有哪种比烧烤更具有广泛认同了,但它偏偏没有被人拍过。王海龙和同事们对吃琢磨再三,发现了这个“灯下黑”的缺口。

前期的案头准备和踩点共耗费了王海龙等人一年多的时间,团队顺着东北西南和西北东南两条轴线去寻找可能的目的地,前者是经典食物坐标,后者有都市不寻常的味道,除了西藏、青海、台湾、港澳、江西,他们都去了。

建立烧烤地图的基本逻辑是避开知名店铺,专在网络上打捞那些隐秘的当地人点评,“比如说一堆学生可能会怀念某地学校前面的烧烤摊,或者是一些上班族可能每天晚上加班经常去吃的烧烤摊。”

分集导演张岳明和一部分同事承接了这些田野调查,任务的难点在于由于烧烤摊的“人迹罕至”,老板们往往没有宣传需求,因此沟通拍摄就成了一个需要耐心和技术的活儿。老板们大多嗜酒,昼伏夜出,导演们至少得花上三两天功夫同进同出才能取得信任。

总导演陈英杰在B站的评论区就记录了自己第一次踩点的经历:要感谢老婆和儿子,没有她们,不少烧烤店会把我们当骗子,蹭吃蹭喝那种,真的,很多烧烤摊根本不相信我们,不相信有人拿拍电影设备去拍他们,觉得不可能。

老板们的质疑不难理解,《人生一串》里选的拍摄地都是那种市井之地,不是出没在深夜街头的流动摊点,就是待拆老城区无名巷子里的小店,这些地方是都市之中的“隐世”。

在第三集《来点解药》里,有一对父子十几年以来一直操持着无名小摊,摊位不大,但胜在细致,比如拿蒲扇轻扇沾了水的韭菜,掐着点使娇嫩的烤韭根儿火候恰到好处。拍摄的夜晚,有隔壁社区的姑娘踏月而来,这的确就是穿着睡衣就能遁入的一个异世界。

“我们没有想做一个推荐店的节目,如果做成一个生活美食服务类节目就错了,所以未必是本地第一或者全国第一。只要是当地人觉得还不错,那其实就已经OK了。”在剧组看来,吃无第一,毕竟最好吃的可能永远是你家楼下烧烤,最重要是留存那份日常之中的烟火气。

这种气质击中了观众,有人点评:致那些食欲色欲交织的夜晚。把酒言欢,肆意江湖,当代风陵渡。

一共6集的纪录片,在制作顺序上也是按照人们点菜的日常来的,肉、素、筋头巴脑、暗黑系、骨头,看完《人间一串》仿佛也吃了一桌。这是王海龙的主意。

他不是公司里唯一一个对吃有思考的人,在提到第五集拍摄的凤爪、烤排骨、羊蹄的时候,陈英杰将吃这些食物的过程感性地形容为“专注地去啃”和“注意力非常集中”,而在看到食物的残骸的时候,张岳明说会有一种“成就感”,那是一种放松和释放。

他们的这些“黑话”也很快被B站的用户注意到了。比如在描写罗布羊的烤法时,剧组配的文案是“吃肉的动静是对罗布羊最好的赞美”,弹幕马上回应“羊:不需要赞美,谢谢您了”。而在记录湛江地带的生蚝时,节目组将“小小贝壳”形容为“男人人生的味道”,弹幕随之飘过“开车了”。

作为一个向来高互动的社区,B站用户对某些细节的感知能力惊人。在去年B站走红的另一部纪录片《寻找手艺》里,摄影师小蒋由于有事临时退出,弹幕马上发现了“真相”:他就是来治鼻炎的。在这一集里,《寻找手艺》刚刚拍摄了一个中医针灸医师,她顺便治疗了小蒋的鼻炎。

对于节目组来说,这也是有意的若干小玩笑,但他们也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王海龙早些时候就已经意识到国内纪录片的势头涨起来了,但基本上以“舌尖类”和“小清新”为主流,他一直想做出一部有点辨识度和锐气的东西。选择烧烤这种国民食物虽然上不了大雅之堂,但《人生一串》还是隐隐有了一些高于现实的情怀。

“很多人对街边的烧烤越来越没有机会吃到了,不单是北京、上海、广东、深圳,哪怕是三四五线城市也越来越少了。城区改造、环境治理,市容市貌规划等等,总之是已经越来越少。”王海龙倒不大想跟情怀扯上关系,他觉得只要能让人们回味一下往日滋味,这就挺值得拍一拍。

在某种意义上,《人生一串》和出自陈晓卿手笔的“舌尖”有微妙的共性。比如它是一部烧烤纪录片,但片子里的边边角角都捻了生活的褶子:电动车启动时发出的人工语音、烤全羊店里日落时分工人在洒水、小二哥凌晨三点收摊后没喝完的那杯酒…烧烤可能跟其他食物一样,本身没有意义,但是融入生活之后,被人们赋予了市井的热辣哲学。

这种哲学在早期的“舌尖”里也一样存在,虽然后者的出发点似乎更高,从中国的地缘出发,以山川湖海的分野来展现各地的文化基因,但朴素的生活哲学一样贯穿始终。这种哲学是香格里拉采松茸的单珍卓玛、绥德骑车卖黄馍馍的陕北大爷和兰州拉面的马师傅们提供的:他们决定了人们的日常吃什么,而这种日常逐渐印刻成各地人们的口味喜好,最后诞生出食物的文明。

“古人通过‘茹毛饮血’区分自己和蛮族,后来用‘南稻北麦’的分野,仔细一想竟然都是关于食物的。”一位豆瓣用户在“舌尖1”的页面里留下了自己的评论,标题是:以美食的名义,远离精英。

远离精英有时候意味着更贴近生活。在关于吃这个私人化的议题上,王海龙跟他的妻子偶尔也有不同的想法,“我老婆经常问我哪好吃,她说的哪好吃和我说的是不一样的。有的时候她说的东西就是食物好吃,有时候我说的好吃,坦白说跟人家拼的话食物没有那么好吃,但是整个地方的劲、人和气氛会很舒服。”

陈晓卿也形容过这种“舒服”,他爱和朋友去蓟门里一个朋友的小店打牙祭,点的是炒螺和脆皮下酒,大碗螺蛳粉加豆泡、酸笋和豇豆。听起来规格不怎么高,但正是这个老地方使得他流连忘返——

“桌子支在院子里,旁边路灯杆上贴满了租房小广告,创文的横幅(海淀也创文哈)打着卷儿,知趣地缠在国槐的枝头,晾晒衣服的居民不时从身边穿过……我喜欢在这样的环境里吃东西,微风过处,偶尔飘落几片秋天的叶子,空气里弥漫着酸笋的味道,这是迷人的人间烟火气息。”

有意思的是,给这种人间烟火带来加持的恰恰是具有亚文化气质的B站。这个以聚集了核心二次元用户闻名的社区,在近两年成为了各种小众纪录片的推手。除了《人间一串》,《我在故宫修文物》、《大国重器》、《五年规划》、《超级工程》等一系列看似不符合年轻人口味的纪录片在B站都有比较好的播放量。2016年12月14日,在广州举办的第四届“中国纪录片推动者大会”上,B站获得“中国十大纪录片推动者”称号。2017年,B站在中国国际纪录片节公布了纪录片“寻找计划”,将为用户“寻找”更多优秀纪录片内容,同时为创作者进行全产业链的扶持。

社区氛围和弹幕或许是B站与优秀纪录片产生化学反应的重要因素。弹幕将原本单向的信息传递转变为双向,一定程度上扩张了内容的边界。而B站倡导的“bilibili干杯”这种分享、陪伴的精神,在穿越次元壁之后,与三次元的烟火气其实有某种意义上的重叠。

《人生一串》火了之后,王海龙和他的朋友们也开始琢磨着第二季要拍点啥了,虽然还没有确定主题,但应该还是发掘平常生活中那些被遗忘的主题。播出了4集,片子里提到的店已经火爆了起来,连暗黑系食物烧烤蚕蛹都多了六桌客人。

“那老板们有特意表示感谢吗?”

 “没有,言语上有一些。”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也许弹幕上纷纷刷过的“多谢款待”就是最好的答谢,这一句已经足够让他们体会到:有烟火气的人生就不会孤独。



撰文 / 何润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豆瓣9分的《人生一串》:关于烧烤的人间松弛指南

发布日期:2018-07-08 09:21
摘要」“即便是新加坡那样的医院国家,不是还有牛车水、娘惹街这样充满市井气的地方嘛?”



「或者 *OR」--偶尔拍纪录片的美食家陈晓卿说过一句话,地球上不缺的是钢筋水泥的都市,缺的是人间烟火。

而对于王海龙来说,在某些时刻,他感觉自己也捕捉到了这些烟火。比如炎热的夏天,在酒楼包间里大家正襟危坐着吃火锅,那怎么都不对,得换到马路牙子上趿拉着拖鞋吃。要是此处正好有穿堂风,那就更妙了,用他的话来说是“这个地方的吃法会跟你想要的心境很搭。”

火锅还是那个火锅,妙的是那阵穿堂风。

对吃这件事颇有思考的王海龙正是美食纪录片《人生一串》总制片人,这个片子最近在B站火了,播出4集之后点击已经过了一千万,豆瓣评价直接上了9分。

和此前那些聚焦在精美高端食材的纪录片不同,《人生一串》瞄准的是中国人的深夜食堂——形形色色的烧烤摊。第一集开篇就是生猛的凉山小猪肉,老板小二哥把大块肉用小米椒、蒜、盐简单腌制,半小时后放到架子上一烤,兹拉声中香气四溢,西昌人民的夜生活也开场了。

“烧烤是太LOW了还是太接地气太寻常了?没有人做,我觉得这个没有道理的。你硬着头皮仔细想,确实没有道理。”中华美食博大精深,但也分菜系江湖,没有哪种比烧烤更具有广泛认同了,但它偏偏没有被人拍过。王海龙和同事们对吃琢磨再三,发现了这个“灯下黑”的缺口。

前期的案头准备和踩点共耗费了王海龙等人一年多的时间,团队顺着东北西南和西北东南两条轴线去寻找可能的目的地,前者是经典食物坐标,后者有都市不寻常的味道,除了西藏、青海、台湾、港澳、江西,他们都去了。

建立烧烤地图的基本逻辑是避开知名店铺,专在网络上打捞那些隐秘的当地人点评,“比如说一堆学生可能会怀念某地学校前面的烧烤摊,或者是一些上班族可能每天晚上加班经常去吃的烧烤摊。”

分集导演张岳明和一部分同事承接了这些田野调查,任务的难点在于由于烧烤摊的“人迹罕至”,老板们往往没有宣传需求,因此沟通拍摄就成了一个需要耐心和技术的活儿。老板们大多嗜酒,昼伏夜出,导演们至少得花上三两天功夫同进同出才能取得信任。

总导演陈英杰在B站的评论区就记录了自己第一次踩点的经历:要感谢老婆和儿子,没有她们,不少烧烤店会把我们当骗子,蹭吃蹭喝那种,真的,很多烧烤摊根本不相信我们,不相信有人拿拍电影设备去拍他们,觉得不可能。

老板们的质疑不难理解,《人生一串》里选的拍摄地都是那种市井之地,不是出没在深夜街头的流动摊点,就是待拆老城区无名巷子里的小店,这些地方是都市之中的“隐世”。

在第三集《来点解药》里,有一对父子十几年以来一直操持着无名小摊,摊位不大,但胜在细致,比如拿蒲扇轻扇沾了水的韭菜,掐着点使娇嫩的烤韭根儿火候恰到好处。拍摄的夜晚,有隔壁社区的姑娘踏月而来,这的确就是穿着睡衣就能遁入的一个异世界。

“我们没有想做一个推荐店的节目,如果做成一个生活美食服务类节目就错了,所以未必是本地第一或者全国第一。只要是当地人觉得还不错,那其实就已经OK了。”在剧组看来,吃无第一,毕竟最好吃的可能永远是你家楼下烧烤,最重要是留存那份日常之中的烟火气。

这种气质击中了观众,有人点评:致那些食欲色欲交织的夜晚。把酒言欢,肆意江湖,当代风陵渡。

一共6集的纪录片,在制作顺序上也是按照人们点菜的日常来的,肉、素、筋头巴脑、暗黑系、骨头,看完《人间一串》仿佛也吃了一桌。这是王海龙的主意。

他不是公司里唯一一个对吃有思考的人,在提到第五集拍摄的凤爪、烤排骨、羊蹄的时候,陈英杰将吃这些食物的过程感性地形容为“专注地去啃”和“注意力非常集中”,而在看到食物的残骸的时候,张岳明说会有一种“成就感”,那是一种放松和释放。

他们的这些“黑话”也很快被B站的用户注意到了。比如在描写罗布羊的烤法时,剧组配的文案是“吃肉的动静是对罗布羊最好的赞美”,弹幕马上回应“羊:不需要赞美,谢谢您了”。而在记录湛江地带的生蚝时,节目组将“小小贝壳”形容为“男人人生的味道”,弹幕随之飘过“开车了”。

作为一个向来高互动的社区,B站用户对某些细节的感知能力惊人。在去年B站走红的另一部纪录片《寻找手艺》里,摄影师小蒋由于有事临时退出,弹幕马上发现了“真相”:他就是来治鼻炎的。在这一集里,《寻找手艺》刚刚拍摄了一个中医针灸医师,她顺便治疗了小蒋的鼻炎。

对于节目组来说,这也是有意的若干小玩笑,但他们也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王海龙早些时候就已经意识到国内纪录片的势头涨起来了,但基本上以“舌尖类”和“小清新”为主流,他一直想做出一部有点辨识度和锐气的东西。选择烧烤这种国民食物虽然上不了大雅之堂,但《人生一串》还是隐隐有了一些高于现实的情怀。

“很多人对街边的烧烤越来越没有机会吃到了,不单是北京、上海、广东、深圳,哪怕是三四五线城市也越来越少了。城区改造、环境治理,市容市貌规划等等,总之是已经越来越少。”王海龙倒不大想跟情怀扯上关系,他觉得只要能让人们回味一下往日滋味,这就挺值得拍一拍。

在某种意义上,《人生一串》和出自陈晓卿手笔的“舌尖”有微妙的共性。比如它是一部烧烤纪录片,但片子里的边边角角都捻了生活的褶子:电动车启动时发出的人工语音、烤全羊店里日落时分工人在洒水、小二哥凌晨三点收摊后没喝完的那杯酒…烧烤可能跟其他食物一样,本身没有意义,但是融入生活之后,被人们赋予了市井的热辣哲学。

这种哲学在早期的“舌尖”里也一样存在,虽然后者的出发点似乎更高,从中国的地缘出发,以山川湖海的分野来展现各地的文化基因,但朴素的生活哲学一样贯穿始终。这种哲学是香格里拉采松茸的单珍卓玛、绥德骑车卖黄馍馍的陕北大爷和兰州拉面的马师傅们提供的:他们决定了人们的日常吃什么,而这种日常逐渐印刻成各地人们的口味喜好,最后诞生出食物的文明。

“古人通过‘茹毛饮血’区分自己和蛮族,后来用‘南稻北麦’的分野,仔细一想竟然都是关于食物的。”一位豆瓣用户在“舌尖1”的页面里留下了自己的评论,标题是:以美食的名义,远离精英。

远离精英有时候意味着更贴近生活。在关于吃这个私人化的议题上,王海龙跟他的妻子偶尔也有不同的想法,“我老婆经常问我哪好吃,她说的哪好吃和我说的是不一样的。有的时候她说的东西就是食物好吃,有时候我说的好吃,坦白说跟人家拼的话食物没有那么好吃,但是整个地方的劲、人和气氛会很舒服。”

陈晓卿也形容过这种“舒服”,他爱和朋友去蓟门里一个朋友的小店打牙祭,点的是炒螺和脆皮下酒,大碗螺蛳粉加豆泡、酸笋和豇豆。听起来规格不怎么高,但正是这个老地方使得他流连忘返——

“桌子支在院子里,旁边路灯杆上贴满了租房小广告,创文的横幅(海淀也创文哈)打着卷儿,知趣地缠在国槐的枝头,晾晒衣服的居民不时从身边穿过……我喜欢在这样的环境里吃东西,微风过处,偶尔飘落几片秋天的叶子,空气里弥漫着酸笋的味道,这是迷人的人间烟火气息。”

有意思的是,给这种人间烟火带来加持的恰恰是具有亚文化气质的B站。这个以聚集了核心二次元用户闻名的社区,在近两年成为了各种小众纪录片的推手。除了《人间一串》,《我在故宫修文物》、《大国重器》、《五年规划》、《超级工程》等一系列看似不符合年轻人口味的纪录片在B站都有比较好的播放量。2016年12月14日,在广州举办的第四届“中国纪录片推动者大会”上,B站获得“中国十大纪录片推动者”称号。2017年,B站在中国国际纪录片节公布了纪录片“寻找计划”,将为用户“寻找”更多优秀纪录片内容,同时为创作者进行全产业链的扶持。

社区氛围和弹幕或许是B站与优秀纪录片产生化学反应的重要因素。弹幕将原本单向的信息传递转变为双向,一定程度上扩张了内容的边界。而B站倡导的“bilibili干杯”这种分享、陪伴的精神,在穿越次元壁之后,与三次元的烟火气其实有某种意义上的重叠。

《人生一串》火了之后,王海龙和他的朋友们也开始琢磨着第二季要拍点啥了,虽然还没有确定主题,但应该还是发掘平常生活中那些被遗忘的主题。播出了4集,片子里提到的店已经火爆了起来,连暗黑系食物烧烤蚕蛹都多了六桌客人。

“那老板们有特意表示感谢吗?”

 “没有,言语上有一些。”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也许弹幕上纷纷刷过的“多谢款待”就是最好的答谢,这一句已经足够让他们体会到:有烟火气的人生就不会孤独。



撰文 / 何润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即便是新加坡那样的医院国家,不是还有牛车水、娘惹街这样充满市井气的地方嘛?”



「或者 *OR」--偶尔拍纪录片的美食家陈晓卿说过一句话,地球上不缺的是钢筋水泥的都市,缺的是人间烟火。

而对于王海龙来说,在某些时刻,他感觉自己也捕捉到了这些烟火。比如炎热的夏天,在酒楼包间里大家正襟危坐着吃火锅,那怎么都不对,得换到马路牙子上趿拉着拖鞋吃。要是此处正好有穿堂风,那就更妙了,用他的话来说是“这个地方的吃法会跟你想要的心境很搭。”

火锅还是那个火锅,妙的是那阵穿堂风。

对吃这件事颇有思考的王海龙正是美食纪录片《人生一串》总制片人,这个片子最近在B站火了,播出4集之后点击已经过了一千万,豆瓣评价直接上了9分。

和此前那些聚焦在精美高端食材的纪录片不同,《人生一串》瞄准的是中国人的深夜食堂——形形色色的烧烤摊。第一集开篇就是生猛的凉山小猪肉,老板小二哥把大块肉用小米椒、蒜、盐简单腌制,半小时后放到架子上一烤,兹拉声中香气四溢,西昌人民的夜生活也开场了。

“烧烤是太LOW了还是太接地气太寻常了?没有人做,我觉得这个没有道理的。你硬着头皮仔细想,确实没有道理。”中华美食博大精深,但也分菜系江湖,没有哪种比烧烤更具有广泛认同了,但它偏偏没有被人拍过。王海龙和同事们对吃琢磨再三,发现了这个“灯下黑”的缺口。

前期的案头准备和踩点共耗费了王海龙等人一年多的时间,团队顺着东北西南和西北东南两条轴线去寻找可能的目的地,前者是经典食物坐标,后者有都市不寻常的味道,除了西藏、青海、台湾、港澳、江西,他们都去了。

建立烧烤地图的基本逻辑是避开知名店铺,专在网络上打捞那些隐秘的当地人点评,“比如说一堆学生可能会怀念某地学校前面的烧烤摊,或者是一些上班族可能每天晚上加班经常去吃的烧烤摊。”

分集导演张岳明和一部分同事承接了这些田野调查,任务的难点在于由于烧烤摊的“人迹罕至”,老板们往往没有宣传需求,因此沟通拍摄就成了一个需要耐心和技术的活儿。老板们大多嗜酒,昼伏夜出,导演们至少得花上三两天功夫同进同出才能取得信任。

总导演陈英杰在B站的评论区就记录了自己第一次踩点的经历:要感谢老婆和儿子,没有她们,不少烧烤店会把我们当骗子,蹭吃蹭喝那种,真的,很多烧烤摊根本不相信我们,不相信有人拿拍电影设备去拍他们,觉得不可能。

老板们的质疑不难理解,《人生一串》里选的拍摄地都是那种市井之地,不是出没在深夜街头的流动摊点,就是待拆老城区无名巷子里的小店,这些地方是都市之中的“隐世”。

在第三集《来点解药》里,有一对父子十几年以来一直操持着无名小摊,摊位不大,但胜在细致,比如拿蒲扇轻扇沾了水的韭菜,掐着点使娇嫩的烤韭根儿火候恰到好处。拍摄的夜晚,有隔壁社区的姑娘踏月而来,这的确就是穿着睡衣就能遁入的一个异世界。

“我们没有想做一个推荐店的节目,如果做成一个生活美食服务类节目就错了,所以未必是本地第一或者全国第一。只要是当地人觉得还不错,那其实就已经OK了。”在剧组看来,吃无第一,毕竟最好吃的可能永远是你家楼下烧烤,最重要是留存那份日常之中的烟火气。

这种气质击中了观众,有人点评:致那些食欲色欲交织的夜晚。把酒言欢,肆意江湖,当代风陵渡。

一共6集的纪录片,在制作顺序上也是按照人们点菜的日常来的,肉、素、筋头巴脑、暗黑系、骨头,看完《人间一串》仿佛也吃了一桌。这是王海龙的主意。

他不是公司里唯一一个对吃有思考的人,在提到第五集拍摄的凤爪、烤排骨、羊蹄的时候,陈英杰将吃这些食物的过程感性地形容为“专注地去啃”和“注意力非常集中”,而在看到食物的残骸的时候,张岳明说会有一种“成就感”,那是一种放松和释放。

他们的这些“黑话”也很快被B站的用户注意到了。比如在描写罗布羊的烤法时,剧组配的文案是“吃肉的动静是对罗布羊最好的赞美”,弹幕马上回应“羊:不需要赞美,谢谢您了”。而在记录湛江地带的生蚝时,节目组将“小小贝壳”形容为“男人人生的味道”,弹幕随之飘过“开车了”。

作为一个向来高互动的社区,B站用户对某些细节的感知能力惊人。在去年B站走红的另一部纪录片《寻找手艺》里,摄影师小蒋由于有事临时退出,弹幕马上发现了“真相”:他就是来治鼻炎的。在这一集里,《寻找手艺》刚刚拍摄了一个中医针灸医师,她顺便治疗了小蒋的鼻炎。

对于节目组来说,这也是有意的若干小玩笑,但他们也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王海龙早些时候就已经意识到国内纪录片的势头涨起来了,但基本上以“舌尖类”和“小清新”为主流,他一直想做出一部有点辨识度和锐气的东西。选择烧烤这种国民食物虽然上不了大雅之堂,但《人生一串》还是隐隐有了一些高于现实的情怀。

“很多人对街边的烧烤越来越没有机会吃到了,不单是北京、上海、广东、深圳,哪怕是三四五线城市也越来越少了。城区改造、环境治理,市容市貌规划等等,总之是已经越来越少。”王海龙倒不大想跟情怀扯上关系,他觉得只要能让人们回味一下往日滋味,这就挺值得拍一拍。

在某种意义上,《人生一串》和出自陈晓卿手笔的“舌尖”有微妙的共性。比如它是一部烧烤纪录片,但片子里的边边角角都捻了生活的褶子:电动车启动时发出的人工语音、烤全羊店里日落时分工人在洒水、小二哥凌晨三点收摊后没喝完的那杯酒…烧烤可能跟其他食物一样,本身没有意义,但是融入生活之后,被人们赋予了市井的热辣哲学。

这种哲学在早期的“舌尖”里也一样存在,虽然后者的出发点似乎更高,从中国的地缘出发,以山川湖海的分野来展现各地的文化基因,但朴素的生活哲学一样贯穿始终。这种哲学是香格里拉采松茸的单珍卓玛、绥德骑车卖黄馍馍的陕北大爷和兰州拉面的马师傅们提供的:他们决定了人们的日常吃什么,而这种日常逐渐印刻成各地人们的口味喜好,最后诞生出食物的文明。

“古人通过‘茹毛饮血’区分自己和蛮族,后来用‘南稻北麦’的分野,仔细一想竟然都是关于食物的。”一位豆瓣用户在“舌尖1”的页面里留下了自己的评论,标题是:以美食的名义,远离精英。

远离精英有时候意味着更贴近生活。在关于吃这个私人化的议题上,王海龙跟他的妻子偶尔也有不同的想法,“我老婆经常问我哪好吃,她说的哪好吃和我说的是不一样的。有的时候她说的东西就是食物好吃,有时候我说的好吃,坦白说跟人家拼的话食物没有那么好吃,但是整个地方的劲、人和气氛会很舒服。”

陈晓卿也形容过这种“舒服”,他爱和朋友去蓟门里一个朋友的小店打牙祭,点的是炒螺和脆皮下酒,大碗螺蛳粉加豆泡、酸笋和豇豆。听起来规格不怎么高,但正是这个老地方使得他流连忘返——

“桌子支在院子里,旁边路灯杆上贴满了租房小广告,创文的横幅(海淀也创文哈)打着卷儿,知趣地缠在国槐的枝头,晾晒衣服的居民不时从身边穿过……我喜欢在这样的环境里吃东西,微风过处,偶尔飘落几片秋天的叶子,空气里弥漫着酸笋的味道,这是迷人的人间烟火气息。”

有意思的是,给这种人间烟火带来加持的恰恰是具有亚文化气质的B站。这个以聚集了核心二次元用户闻名的社区,在近两年成为了各种小众纪录片的推手。除了《人间一串》,《我在故宫修文物》、《大国重器》、《五年规划》、《超级工程》等一系列看似不符合年轻人口味的纪录片在B站都有比较好的播放量。2016年12月14日,在广州举办的第四届“中国纪录片推动者大会”上,B站获得“中国十大纪录片推动者”称号。2017年,B站在中国国际纪录片节公布了纪录片“寻找计划”,将为用户“寻找”更多优秀纪录片内容,同时为创作者进行全产业链的扶持。

社区氛围和弹幕或许是B站与优秀纪录片产生化学反应的重要因素。弹幕将原本单向的信息传递转变为双向,一定程度上扩张了内容的边界。而B站倡导的“bilibili干杯”这种分享、陪伴的精神,在穿越次元壁之后,与三次元的烟火气其实有某种意义上的重叠。

《人生一串》火了之后,王海龙和他的朋友们也开始琢磨着第二季要拍点啥了,虽然还没有确定主题,但应该还是发掘平常生活中那些被遗忘的主题。播出了4集,片子里提到的店已经火爆了起来,连暗黑系食物烧烤蚕蛹都多了六桌客人。

“那老板们有特意表示感谢吗?”

 “没有,言语上有一些。”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也许弹幕上纷纷刷过的“多谢款待”就是最好的答谢,这一句已经足够让他们体会到:有烟火气的人生就不会孤独。



撰文 / 何润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