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分析:美中贸易战即将打响

发布日期:2018-07-06 06:33
摘要」特朗普政府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最后期限即将来临,这将标志着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打响第一枪。全球市场正严阵以待。



「或者 *OR」--特朗普政府开始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最后期限即将来临,这将标志着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打响第一枪。全球市场正严阵以待。

周五(7月6日),美国按计划将开始对来自中国的800多种产品——包括工业机器人和电动车——征收25%的进口税。作为回敬,北京方面承诺开始以类似的关税措施打击美国,清单上包括大豆、牛肉和威士忌。

华盛顿和北京两方面都已准备了进一步的产品清单,使各方的新进口关税所针对的贸易额都达到500亿美元。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已下令官员们考虑对另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北京方面已承诺采取同等的报复措施。

在可能升级为万亿美元全球贸易战的一场关税对攻前夕,我们汇集了几名分析师的点评。

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高级外汇策略师肖恩•卡洛(Sean Callow)指出,市场已经有足够的时间消化这些关税消息,但是“每当有一位投资者担心这场贸易战会走向何方,都有另一位投资者指出,现阶段的贸易措施不太可能对美国或中国的企业利润或增长产生重大影响”。他补充说:

但是,把当前阶段的美中关税不当一回事似乎过于乐观了。特朗普在6月18日发表的声明,威胁要对另外高达4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这是笼罩在周五完全在预期中的行动上方的阴影。

考虑到特朗普对贸易的长期看法,他在竞选过程中的保护主义承诺,以及民意调查表明他的基础选民在11月中期选举之前仍然拥护他,我们应该非常认真地对待这种威胁。

随着美中贸易战进行下去,亚洲贸易所受的威胁很可能会越来越明显地体现在澳元上(澳元堪称地区情绪的代表),也可能看到人民币被允许进一步走软。

荷兰国际集团(ING)大中华区经济学家庞德(Iris Pang)预计,当中国报复时,人民币将会走软,中国内地和香港股市总体上将会下跌:

市场总体上尚未意识到关税不仅会影响商品,还会影响供应链……当下一批盈利报告出炉后,市场应该会发现这一点。

加拿大丰业银行(Scotiabank)外汇策略师Qi Gao指出,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周四公布最新会议纪要,与此同时中国已承诺要对美国的关税做出同等力度的报复:

如果美联储的会议纪要发出鹰派调子,同时美国开始对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那肯定会引发区域乃至全球市场的避险情绪,并使美元相对于亚洲新兴市场货币(包括人民币)走强……此外,澳元等大宗商品货币也将下跌。铜价也将走低。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新兴市场首席投资官皮埃尔-伊夫•巴罗(Pierre-Yves Bareau)表示,鉴于人民币近期的波动性,投资者已经在密切关注他们对中国固定收益产品和货币的敞口:

然而,我们认为这与2015年的人民币贬值并不相似。这一次,政策制定者完全掌控并稳住局势。允许人民币贬值是有指导的宽松政策的一部分。

在一定程度上,这使中国能够应对美国关税以及中国经济放缓。中国人民银行(PBoC)注入流动性以支持经济。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亚洲区董事总经理西蒙•巴普斯特(Simon Baptist)表示,EIU认为,贸易争端升级至下一轮——涉及每一方对2000亿美元的进口征收新关税——的几率为40%。他补充说:

中国打击美国的着力点将落在非关税壁垒上:检查、突然执法等等。这类行动将会增加,已经有一些关于此类行动的报道,例如美国产品在免税商店被下架。

中国在这些方面可以搞出很多事情,而美国企业在中国赚了很多钱,所以,尽管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商品远远少于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但中国有更大空间借助非关税壁垒来惩罚美国公司。中国上周出台的外商直接投资(FDI)开放措施还不足以满足美国的目标。

话虽如此,澳新银行(ANZ)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杨宇霆(Raymond Yeung)表示,除非特朗普采取额外措施来强化其对华鹰派政策立场,或者暗示要这么做,否则“我不认为金融市场会受到进一步影响”。他补充说:

尽管如此,高度不确定的贸易环境将继续支持“避险”情绪,对高风险资产构成压力。

撰文 /  白艾德 


又讯:中美贸易战即将打响第一枪

美国和中国准备在周五对对方340亿美元的出口商品加征关税,这是双方在准备进行数月甚至数年的贸易战中打响的实实在在的第一枪。

据中国官员称,中国方面,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指示各级政府为全面爆发贸易战做好准备。南京大学(Nanjing University)国际关系专业教授朱峰称,特朗普的关税威胁对中国领导层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David Dollar认为,这场贸易战至少会持续到明年,因为强劲的经济使得美国不太可能立即感受到贸易战带来的经济压力。Dollar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曾担任美国财政部驻北京最高官员。

特朗普还威胁对中国另外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但这一威胁在秋季末之前不会实施,因为美国政府还需满足一些程序上的要求。Dollar称,随着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临近,与中国的贸易战似乎是“一个政治上的胜利”。

前特朗普白宫首席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Steve Bannon)称:“这是历史性的一天。”他称:“中国已经与我们打了20年的贸易战,现在有人站出来反击了。”班农仍在为政府官员提供咨询。

美国加征的新关税定于美东时间午夜生效。

美国已经投身大萧条以来最大的贸易角力中,扬言将采取更多关税举措,同时美国与中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之间的贸易争端难以看到尽头。

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贸易专家Chad Bown估算,自2018年年初以来,美国和其贸易伙伴已经(或者很快将)对总价值1,650亿美元的进口产品加征关税。除了新的中国关税,这个数字还包括美国对进口洗衣机、太阳能面板、钢铁和铝加征的关税,以及其他国家针对美国采取的报复性关税。

Dartmouth贸易历史学家Douglas Irwin表示,这是自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Smoot-Hawley)以来美国最大的关税行动并正在影响美国贸易。Irwin指的是1930年代美国实施的关税措施,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当时这加剧了美国的大萧条。

相比此次特朗普的关税举措,美国历史上其他贸易交锋只算得上小打小闹。1971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Nixon)曾宣布开征进口附加税,但该政策只实施了四个月。Irwin称,里根(Reagan)时代美国与日本的贸易争斗以及老布什(George H.W. Bush)任内针对欧洲农产品打的贸易战,只涉及对价值几亿美元的产品加征关税,而且很快就得到解决。

在里根和老布什主政时期,日本同意限制对美国的汽车和纺织品出口,并进口更多美国芯片。日本政府从未像中国那样对美国关税实施报复。

中美双方也互相抛出过一些小橄榄枝,但尚无迹象显示即将出现突破性进展。

特朗普曾为被指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措施的中国电讯巨头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ZTCOY, 简称﹕中兴通讯)说话。美国商务部此前禁止美企向中兴通讯出售零件,基本上等于给中兴通讯判了死刑。不过,特朗普帮助推翻了美国商务部的这一决定,也曾试图阻止国会恢复禁售令。他还软化了严格限制中国在美投资以及限制美国对华技术出口等威胁。

而中国方面,政府不仅避免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也未像此前对韩国等其他国家一样鼓动中国消费者抵制美国商品。据中国记者表示,中共的审查机构已告知各国有媒体不要渲染贸易战内容,或者强调贸易冲突在本地股市受到重创方面所发挥的作用。

一名中国官员表示,中方是被迫对美国关税措施做出回应,中方在这方面一直很慎重。”

中国问题专家称,当关税开始产生严重的负面冲击且市场开始做出反应时,美中两国可能会再次开始谈判。美方官员说,特朗普密切关注他的贸易行动对美国市场的影响,这也是他放弃投资限制计划的一个原因。

在对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的首轮关税和对另外16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第二轮关税(此轮关税很可能将在今年8月份生效)中,特朗普特意避开了美国的消费品。美国首轮对华关税的目标是汽车零部件、电子产品零部件、喷气式飞机零部件、压缩机和其他机械产品。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认为,这种做法应该会减少美国消费者的反应,不过对机械、马达和其他零部件加征的关税将增加企业的成本,而这些成本可能被转嫁给消费者。

与此同时,中国对美国的报复性关税直接针对美国农场主,这正是特朗普民意支持的一大来源,欧盟和加拿大对美国加征的关税也是针对美国农场主。迄今为止,美国农业地带(Farm Belt)对特朗普的支持依然强劲,但随着农产品价格和销量大幅下降,这种支持未来可能会发生变化。总体而言,中国对美国加征的关税主要是针对大豆、飞机和汽车。

曾在美国前任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中担任谈判人员的Rufus Yerxa称,只有在特朗普政府的各方面形势急转直下、美国不得不调整对华策略时,贸易战才会结束,但不知道何时会出现这样的局面。Yerxa目前担任美国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National Foreign Trade Council)的负责人。

即便出现上述情况,从中国政府的角度来看,依然难以搞清对一个在贸易问题上存在严重内部分歧的政府而言,何种贸易方案才有吸引力。美国政府内部以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为核心的一派寻求让中国大幅增加对美国商品的购买规模,这将迫使中国政府放宽对农产品、美国电影和其他产品的进口限制。

而以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为首的另一派则对中国的购买承诺持怀疑态度。这一派希望中国政府放弃其用来增强自身经济实力的产业政策。这一派别怀疑中国政府是否真的会做出这样的改变,因此认为关税应实施多年,以保护美国的产业。

中方官员说,他们认为特朗普没有完全理解中国特使刘鹤今年2月份提出的方案,该方案包括降低关税、商业交易、金融领域开放以及一项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计划。

经常与中方官员交谈的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中国学者Eswar Prasad称,中国政府正在寻求将上述方案重新打包,以增强对特朗普的吸引力。特朗普一再要求中国将对美贸易顺差降低2,000亿美元。Prasad表示:“中国政府存在这样一种想法,即解决当前问题的方法是提出更有吸引力的一揽子措施,以增加进口。”


Bob Davis 发自华盛顿 / Lingling Wei 发自北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特朗普政府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最后期限即将来临,这将标志着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打响第一枪。全球市场正严阵以待。



「或者 *OR」--特朗普政府开始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最后期限即将来临,这将标志着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打响第一枪。全球市场正严阵以待。

周五(7月6日),美国按计划将开始对来自中国的800多种产品——包括工业机器人和电动车——征收25%的进口税。作为回敬,北京方面承诺开始以类似的关税措施打击美国,清单上包括大豆、牛肉和威士忌。

华盛顿和北京两方面都已准备了进一步的产品清单,使各方的新进口关税所针对的贸易额都达到500亿美元。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已下令官员们考虑对另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北京方面已承诺采取同等的报复措施。

在可能升级为万亿美元全球贸易战的一场关税对攻前夕,我们汇集了几名分析师的点评。

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高级外汇策略师肖恩•卡洛(Sean Callow)指出,市场已经有足够的时间消化这些关税消息,但是“每当有一位投资者担心这场贸易战会走向何方,都有另一位投资者指出,现阶段的贸易措施不太可能对美国或中国的企业利润或增长产生重大影响”。他补充说:

但是,把当前阶段的美中关税不当一回事似乎过于乐观了。特朗普在6月18日发表的声明,威胁要对另外高达4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这是笼罩在周五完全在预期中的行动上方的阴影。

考虑到特朗普对贸易的长期看法,他在竞选过程中的保护主义承诺,以及民意调查表明他的基础选民在11月中期选举之前仍然拥护他,我们应该非常认真地对待这种威胁。

随着美中贸易战进行下去,亚洲贸易所受的威胁很可能会越来越明显地体现在澳元上(澳元堪称地区情绪的代表),也可能看到人民币被允许进一步走软。

荷兰国际集团(ING)大中华区经济学家庞德(Iris Pang)预计,当中国报复时,人民币将会走软,中国内地和香港股市总体上将会下跌:

市场总体上尚未意识到关税不仅会影响商品,还会影响供应链……当下一批盈利报告出炉后,市场应该会发现这一点。

加拿大丰业银行(Scotiabank)外汇策略师Qi Gao指出,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周四公布最新会议纪要,与此同时中国已承诺要对美国的关税做出同等力度的报复:

如果美联储的会议纪要发出鹰派调子,同时美国开始对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那肯定会引发区域乃至全球市场的避险情绪,并使美元相对于亚洲新兴市场货币(包括人民币)走强……此外,澳元等大宗商品货币也将下跌。铜价也将走低。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新兴市场首席投资官皮埃尔-伊夫•巴罗(Pierre-Yves Bareau)表示,鉴于人民币近期的波动性,投资者已经在密切关注他们对中国固定收益产品和货币的敞口:

然而,我们认为这与2015年的人民币贬值并不相似。这一次,政策制定者完全掌控并稳住局势。允许人民币贬值是有指导的宽松政策的一部分。

在一定程度上,这使中国能够应对美国关税以及中国经济放缓。中国人民银行(PBoC)注入流动性以支持经济。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亚洲区董事总经理西蒙•巴普斯特(Simon Baptist)表示,EIU认为,贸易争端升级至下一轮——涉及每一方对2000亿美元的进口征收新关税——的几率为40%。他补充说:

中国打击美国的着力点将落在非关税壁垒上:检查、突然执法等等。这类行动将会增加,已经有一些关于此类行动的报道,例如美国产品在免税商店被下架。

中国在这些方面可以搞出很多事情,而美国企业在中国赚了很多钱,所以,尽管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商品远远少于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但中国有更大空间借助非关税壁垒来惩罚美国公司。中国上周出台的外商直接投资(FDI)开放措施还不足以满足美国的目标。

话虽如此,澳新银行(ANZ)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杨宇霆(Raymond Yeung)表示,除非特朗普采取额外措施来强化其对华鹰派政策立场,或者暗示要这么做,否则“我不认为金融市场会受到进一步影响”。他补充说:

尽管如此,高度不确定的贸易环境将继续支持“避险”情绪,对高风险资产构成压力。

撰文 /  白艾德 


又讯:中美贸易战即将打响第一枪

美国和中国准备在周五对对方340亿美元的出口商品加征关税,这是双方在准备进行数月甚至数年的贸易战中打响的实实在在的第一枪。

据中国官员称,中国方面,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指示各级政府为全面爆发贸易战做好准备。南京大学(Nanjing University)国际关系专业教授朱峰称,特朗普的关税威胁对中国领导层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David Dollar认为,这场贸易战至少会持续到明年,因为强劲的经济使得美国不太可能立即感受到贸易战带来的经济压力。Dollar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曾担任美国财政部驻北京最高官员。

特朗普还威胁对中国另外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但这一威胁在秋季末之前不会实施,因为美国政府还需满足一些程序上的要求。Dollar称,随着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临近,与中国的贸易战似乎是“一个政治上的胜利”。

前特朗普白宫首席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Steve Bannon)称:“这是历史性的一天。”他称:“中国已经与我们打了20年的贸易战,现在有人站出来反击了。”班农仍在为政府官员提供咨询。

美国加征的新关税定于美东时间午夜生效。

美国已经投身大萧条以来最大的贸易角力中,扬言将采取更多关税举措,同时美国与中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之间的贸易争端难以看到尽头。

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贸易专家Chad Bown估算,自2018年年初以来,美国和其贸易伙伴已经(或者很快将)对总价值1,650亿美元的进口产品加征关税。除了新的中国关税,这个数字还包括美国对进口洗衣机、太阳能面板、钢铁和铝加征的关税,以及其他国家针对美国采取的报复性关税。

Dartmouth贸易历史学家Douglas Irwin表示,这是自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Smoot-Hawley)以来美国最大的关税行动并正在影响美国贸易。Irwin指的是1930年代美国实施的关税措施,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当时这加剧了美国的大萧条。

相比此次特朗普的关税举措,美国历史上其他贸易交锋只算得上小打小闹。1971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Nixon)曾宣布开征进口附加税,但该政策只实施了四个月。Irwin称,里根(Reagan)时代美国与日本的贸易争斗以及老布什(George H.W. Bush)任内针对欧洲农产品打的贸易战,只涉及对价值几亿美元的产品加征关税,而且很快就得到解决。

在里根和老布什主政时期,日本同意限制对美国的汽车和纺织品出口,并进口更多美国芯片。日本政府从未像中国那样对美国关税实施报复。

中美双方也互相抛出过一些小橄榄枝,但尚无迹象显示即将出现突破性进展。

特朗普曾为被指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措施的中国电讯巨头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ZTCOY, 简称﹕中兴通讯)说话。美国商务部此前禁止美企向中兴通讯出售零件,基本上等于给中兴通讯判了死刑。不过,特朗普帮助推翻了美国商务部的这一决定,也曾试图阻止国会恢复禁售令。他还软化了严格限制中国在美投资以及限制美国对华技术出口等威胁。

而中国方面,政府不仅避免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也未像此前对韩国等其他国家一样鼓动中国消费者抵制美国商品。据中国记者表示,中共的审查机构已告知各国有媒体不要渲染贸易战内容,或者强调贸易冲突在本地股市受到重创方面所发挥的作用。

一名中国官员表示,中方是被迫对美国关税措施做出回应,中方在这方面一直很慎重。”

中国问题专家称,当关税开始产生严重的负面冲击且市场开始做出反应时,美中两国可能会再次开始谈判。美方官员说,特朗普密切关注他的贸易行动对美国市场的影响,这也是他放弃投资限制计划的一个原因。

在对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的首轮关税和对另外16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第二轮关税(此轮关税很可能将在今年8月份生效)中,特朗普特意避开了美国的消费品。美国首轮对华关税的目标是汽车零部件、电子产品零部件、喷气式飞机零部件、压缩机和其他机械产品。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认为,这种做法应该会减少美国消费者的反应,不过对机械、马达和其他零部件加征的关税将增加企业的成本,而这些成本可能被转嫁给消费者。

与此同时,中国对美国的报复性关税直接针对美国农场主,这正是特朗普民意支持的一大来源,欧盟和加拿大对美国加征的关税也是针对美国农场主。迄今为止,美国农业地带(Farm Belt)对特朗普的支持依然强劲,但随着农产品价格和销量大幅下降,这种支持未来可能会发生变化。总体而言,中国对美国加征的关税主要是针对大豆、飞机和汽车。

曾在美国前任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中担任谈判人员的Rufus Yerxa称,只有在特朗普政府的各方面形势急转直下、美国不得不调整对华策略时,贸易战才会结束,但不知道何时会出现这样的局面。Yerxa目前担任美国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National Foreign Trade Council)的负责人。

即便出现上述情况,从中国政府的角度来看,依然难以搞清对一个在贸易问题上存在严重内部分歧的政府而言,何种贸易方案才有吸引力。美国政府内部以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为核心的一派寻求让中国大幅增加对美国商品的购买规模,这将迫使中国政府放宽对农产品、美国电影和其他产品的进口限制。

而以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为首的另一派则对中国的购买承诺持怀疑态度。这一派希望中国政府放弃其用来增强自身经济实力的产业政策。这一派别怀疑中国政府是否真的会做出这样的改变,因此认为关税应实施多年,以保护美国的产业。

中方官员说,他们认为特朗普没有完全理解中国特使刘鹤今年2月份提出的方案,该方案包括降低关税、商业交易、金融领域开放以及一项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计划。

经常与中方官员交谈的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中国学者Eswar Prasad称,中国政府正在寻求将上述方案重新打包,以增强对特朗普的吸引力。特朗普一再要求中国将对美贸易顺差降低2,000亿美元。Prasad表示:“中国政府存在这样一种想法,即解决当前问题的方法是提出更有吸引力的一揽子措施,以增加进口。”


Bob Davis 发自华盛顿 / Lingling Wei 发自北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特朗普政府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最后期限即将来临,这将标志着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打响第一枪。全球市场正严阵以待。



「或者 *OR」--特朗普政府开始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最后期限即将来临,这将标志着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打响第一枪。全球市场正严阵以待。

周五(7月6日),美国按计划将开始对来自中国的800多种产品——包括工业机器人和电动车——征收25%的进口税。作为回敬,北京方面承诺开始以类似的关税措施打击美国,清单上包括大豆、牛肉和威士忌。

华盛顿和北京两方面都已准备了进一步的产品清单,使各方的新进口关税所针对的贸易额都达到500亿美元。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已下令官员们考虑对另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北京方面已承诺采取同等的报复措施。

在可能升级为万亿美元全球贸易战的一场关税对攻前夕,我们汇集了几名分析师的点评。

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高级外汇策略师肖恩•卡洛(Sean Callow)指出,市场已经有足够的时间消化这些关税消息,但是“每当有一位投资者担心这场贸易战会走向何方,都有另一位投资者指出,现阶段的贸易措施不太可能对美国或中国的企业利润或增长产生重大影响”。他补充说:

但是,把当前阶段的美中关税不当一回事似乎过于乐观了。特朗普在6月18日发表的声明,威胁要对另外高达4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这是笼罩在周五完全在预期中的行动上方的阴影。

考虑到特朗普对贸易的长期看法,他在竞选过程中的保护主义承诺,以及民意调查表明他的基础选民在11月中期选举之前仍然拥护他,我们应该非常认真地对待这种威胁。

随着美中贸易战进行下去,亚洲贸易所受的威胁很可能会越来越明显地体现在澳元上(澳元堪称地区情绪的代表),也可能看到人民币被允许进一步走软。

荷兰国际集团(ING)大中华区经济学家庞德(Iris Pang)预计,当中国报复时,人民币将会走软,中国内地和香港股市总体上将会下跌:

市场总体上尚未意识到关税不仅会影响商品,还会影响供应链……当下一批盈利报告出炉后,市场应该会发现这一点。

加拿大丰业银行(Scotiabank)外汇策略师Qi Gao指出,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周四公布最新会议纪要,与此同时中国已承诺要对美国的关税做出同等力度的报复:

如果美联储的会议纪要发出鹰派调子,同时美国开始对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那肯定会引发区域乃至全球市场的避险情绪,并使美元相对于亚洲新兴市场货币(包括人民币)走强……此外,澳元等大宗商品货币也将下跌。铜价也将走低。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新兴市场首席投资官皮埃尔-伊夫•巴罗(Pierre-Yves Bareau)表示,鉴于人民币近期的波动性,投资者已经在密切关注他们对中国固定收益产品和货币的敞口:

然而,我们认为这与2015年的人民币贬值并不相似。这一次,政策制定者完全掌控并稳住局势。允许人民币贬值是有指导的宽松政策的一部分。

在一定程度上,这使中国能够应对美国关税以及中国经济放缓。中国人民银行(PBoC)注入流动性以支持经济。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亚洲区董事总经理西蒙•巴普斯特(Simon Baptist)表示,EIU认为,贸易争端升级至下一轮——涉及每一方对2000亿美元的进口征收新关税——的几率为40%。他补充说:

中国打击美国的着力点将落在非关税壁垒上:检查、突然执法等等。这类行动将会增加,已经有一些关于此类行动的报道,例如美国产品在免税商店被下架。

中国在这些方面可以搞出很多事情,而美国企业在中国赚了很多钱,所以,尽管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商品远远少于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但中国有更大空间借助非关税壁垒来惩罚美国公司。中国上周出台的外商直接投资(FDI)开放措施还不足以满足美国的目标。

话虽如此,澳新银行(ANZ)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杨宇霆(Raymond Yeung)表示,除非特朗普采取额外措施来强化其对华鹰派政策立场,或者暗示要这么做,否则“我不认为金融市场会受到进一步影响”。他补充说:

尽管如此,高度不确定的贸易环境将继续支持“避险”情绪,对高风险资产构成压力。

撰文 /  白艾德 


又讯:中美贸易战即将打响第一枪

美国和中国准备在周五对对方340亿美元的出口商品加征关税,这是双方在准备进行数月甚至数年的贸易战中打响的实实在在的第一枪。

据中国官员称,中国方面,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指示各级政府为全面爆发贸易战做好准备。南京大学(Nanjing University)国际关系专业教授朱峰称,特朗普的关税威胁对中国领导层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David Dollar认为,这场贸易战至少会持续到明年,因为强劲的经济使得美国不太可能立即感受到贸易战带来的经济压力。Dollar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曾担任美国财政部驻北京最高官员。

特朗普还威胁对中国另外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但这一威胁在秋季末之前不会实施,因为美国政府还需满足一些程序上的要求。Dollar称,随着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临近,与中国的贸易战似乎是“一个政治上的胜利”。

前特朗普白宫首席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Steve Bannon)称:“这是历史性的一天。”他称:“中国已经与我们打了20年的贸易战,现在有人站出来反击了。”班农仍在为政府官员提供咨询。

美国加征的新关税定于美东时间午夜生效。

美国已经投身大萧条以来最大的贸易角力中,扬言将采取更多关税举措,同时美国与中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之间的贸易争端难以看到尽头。

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贸易专家Chad Bown估算,自2018年年初以来,美国和其贸易伙伴已经(或者很快将)对总价值1,650亿美元的进口产品加征关税。除了新的中国关税,这个数字还包括美国对进口洗衣机、太阳能面板、钢铁和铝加征的关税,以及其他国家针对美国采取的报复性关税。

Dartmouth贸易历史学家Douglas Irwin表示,这是自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Smoot-Hawley)以来美国最大的关税行动并正在影响美国贸易。Irwin指的是1930年代美国实施的关税措施,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当时这加剧了美国的大萧条。

相比此次特朗普的关税举措,美国历史上其他贸易交锋只算得上小打小闹。1971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Nixon)曾宣布开征进口附加税,但该政策只实施了四个月。Irwin称,里根(Reagan)时代美国与日本的贸易争斗以及老布什(George H.W. Bush)任内针对欧洲农产品打的贸易战,只涉及对价值几亿美元的产品加征关税,而且很快就得到解决。

在里根和老布什主政时期,日本同意限制对美国的汽车和纺织品出口,并进口更多美国芯片。日本政府从未像中国那样对美国关税实施报复。

中美双方也互相抛出过一些小橄榄枝,但尚无迹象显示即将出现突破性进展。

特朗普曾为被指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措施的中国电讯巨头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ZTCOY, 简称﹕中兴通讯)说话。美国商务部此前禁止美企向中兴通讯出售零件,基本上等于给中兴通讯判了死刑。不过,特朗普帮助推翻了美国商务部的这一决定,也曾试图阻止国会恢复禁售令。他还软化了严格限制中国在美投资以及限制美国对华技术出口等威胁。

而中国方面,政府不仅避免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也未像此前对韩国等其他国家一样鼓动中国消费者抵制美国商品。据中国记者表示,中共的审查机构已告知各国有媒体不要渲染贸易战内容,或者强调贸易冲突在本地股市受到重创方面所发挥的作用。

一名中国官员表示,中方是被迫对美国关税措施做出回应,中方在这方面一直很慎重。”

中国问题专家称,当关税开始产生严重的负面冲击且市场开始做出反应时,美中两国可能会再次开始谈判。美方官员说,特朗普密切关注他的贸易行动对美国市场的影响,这也是他放弃投资限制计划的一个原因。

在对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的首轮关税和对另外16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第二轮关税(此轮关税很可能将在今年8月份生效)中,特朗普特意避开了美国的消费品。美国首轮对华关税的目标是汽车零部件、电子产品零部件、喷气式飞机零部件、压缩机和其他机械产品。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认为,这种做法应该会减少美国消费者的反应,不过对机械、马达和其他零部件加征的关税将增加企业的成本,而这些成本可能被转嫁给消费者。

与此同时,中国对美国的报复性关税直接针对美国农场主,这正是特朗普民意支持的一大来源,欧盟和加拿大对美国加征的关税也是针对美国农场主。迄今为止,美国农业地带(Farm Belt)对特朗普的支持依然强劲,但随着农产品价格和销量大幅下降,这种支持未来可能会发生变化。总体而言,中国对美国加征的关税主要是针对大豆、飞机和汽车。

曾在美国前任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中担任谈判人员的Rufus Yerxa称,只有在特朗普政府的各方面形势急转直下、美国不得不调整对华策略时,贸易战才会结束,但不知道何时会出现这样的局面。Yerxa目前担任美国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National Foreign Trade Council)的负责人。

即便出现上述情况,从中国政府的角度来看,依然难以搞清对一个在贸易问题上存在严重内部分歧的政府而言,何种贸易方案才有吸引力。美国政府内部以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为核心的一派寻求让中国大幅增加对美国商品的购买规模,这将迫使中国政府放宽对农产品、美国电影和其他产品的进口限制。

而以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为首的另一派则对中国的购买承诺持怀疑态度。这一派希望中国政府放弃其用来增强自身经济实力的产业政策。这一派别怀疑中国政府是否真的会做出这样的改变,因此认为关税应实施多年,以保护美国的产业。

中方官员说,他们认为特朗普没有完全理解中国特使刘鹤今年2月份提出的方案,该方案包括降低关税、商业交易、金融领域开放以及一项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计划。

经常与中方官员交谈的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中国学者Eswar Prasad称,中国政府正在寻求将上述方案重新打包,以增强对特朗普的吸引力。特朗普一再要求中国将对美贸易顺差降低2,000亿美元。Prasad表示:“中国政府存在这样一种想法,即解决当前问题的方法是提出更有吸引力的一揽子措施,以增加进口。”


Bob Davis 发自华盛顿 / Lingling Wei 发自北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分析:美中贸易战即将打响

发布日期:2018-07-06 06:33
摘要」特朗普政府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最后期限即将来临,这将标志着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打响第一枪。全球市场正严阵以待。



「或者 *OR」--特朗普政府开始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最后期限即将来临,这将标志着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打响第一枪。全球市场正严阵以待。

周五(7月6日),美国按计划将开始对来自中国的800多种产品——包括工业机器人和电动车——征收25%的进口税。作为回敬,北京方面承诺开始以类似的关税措施打击美国,清单上包括大豆、牛肉和威士忌。

华盛顿和北京两方面都已准备了进一步的产品清单,使各方的新进口关税所针对的贸易额都达到500亿美元。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已下令官员们考虑对另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北京方面已承诺采取同等的报复措施。

在可能升级为万亿美元全球贸易战的一场关税对攻前夕,我们汇集了几名分析师的点评。

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高级外汇策略师肖恩•卡洛(Sean Callow)指出,市场已经有足够的时间消化这些关税消息,但是“每当有一位投资者担心这场贸易战会走向何方,都有另一位投资者指出,现阶段的贸易措施不太可能对美国或中国的企业利润或增长产生重大影响”。他补充说:

但是,把当前阶段的美中关税不当一回事似乎过于乐观了。特朗普在6月18日发表的声明,威胁要对另外高达4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这是笼罩在周五完全在预期中的行动上方的阴影。

考虑到特朗普对贸易的长期看法,他在竞选过程中的保护主义承诺,以及民意调查表明他的基础选民在11月中期选举之前仍然拥护他,我们应该非常认真地对待这种威胁。

随着美中贸易战进行下去,亚洲贸易所受的威胁很可能会越来越明显地体现在澳元上(澳元堪称地区情绪的代表),也可能看到人民币被允许进一步走软。

荷兰国际集团(ING)大中华区经济学家庞德(Iris Pang)预计,当中国报复时,人民币将会走软,中国内地和香港股市总体上将会下跌:

市场总体上尚未意识到关税不仅会影响商品,还会影响供应链……当下一批盈利报告出炉后,市场应该会发现这一点。

加拿大丰业银行(Scotiabank)外汇策略师Qi Gao指出,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周四公布最新会议纪要,与此同时中国已承诺要对美国的关税做出同等力度的报复:

如果美联储的会议纪要发出鹰派调子,同时美国开始对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那肯定会引发区域乃至全球市场的避险情绪,并使美元相对于亚洲新兴市场货币(包括人民币)走强……此外,澳元等大宗商品货币也将下跌。铜价也将走低。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新兴市场首席投资官皮埃尔-伊夫•巴罗(Pierre-Yves Bareau)表示,鉴于人民币近期的波动性,投资者已经在密切关注他们对中国固定收益产品和货币的敞口:

然而,我们认为这与2015年的人民币贬值并不相似。这一次,政策制定者完全掌控并稳住局势。允许人民币贬值是有指导的宽松政策的一部分。

在一定程度上,这使中国能够应对美国关税以及中国经济放缓。中国人民银行(PBoC)注入流动性以支持经济。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亚洲区董事总经理西蒙•巴普斯特(Simon Baptist)表示,EIU认为,贸易争端升级至下一轮——涉及每一方对2000亿美元的进口征收新关税——的几率为40%。他补充说:

中国打击美国的着力点将落在非关税壁垒上:检查、突然执法等等。这类行动将会增加,已经有一些关于此类行动的报道,例如美国产品在免税商店被下架。

中国在这些方面可以搞出很多事情,而美国企业在中国赚了很多钱,所以,尽管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商品远远少于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但中国有更大空间借助非关税壁垒来惩罚美国公司。中国上周出台的外商直接投资(FDI)开放措施还不足以满足美国的目标。

话虽如此,澳新银行(ANZ)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杨宇霆(Raymond Yeung)表示,除非特朗普采取额外措施来强化其对华鹰派政策立场,或者暗示要这么做,否则“我不认为金融市场会受到进一步影响”。他补充说:

尽管如此,高度不确定的贸易环境将继续支持“避险”情绪,对高风险资产构成压力。

撰文 /  白艾德 


又讯:中美贸易战即将打响第一枪

美国和中国准备在周五对对方340亿美元的出口商品加征关税,这是双方在准备进行数月甚至数年的贸易战中打响的实实在在的第一枪。

据中国官员称,中国方面,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指示各级政府为全面爆发贸易战做好准备。南京大学(Nanjing University)国际关系专业教授朱峰称,特朗普的关税威胁对中国领导层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David Dollar认为,这场贸易战至少会持续到明年,因为强劲的经济使得美国不太可能立即感受到贸易战带来的经济压力。Dollar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曾担任美国财政部驻北京最高官员。

特朗普还威胁对中国另外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但这一威胁在秋季末之前不会实施,因为美国政府还需满足一些程序上的要求。Dollar称,随着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临近,与中国的贸易战似乎是“一个政治上的胜利”。

前特朗普白宫首席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Steve Bannon)称:“这是历史性的一天。”他称:“中国已经与我们打了20年的贸易战,现在有人站出来反击了。”班农仍在为政府官员提供咨询。

美国加征的新关税定于美东时间午夜生效。

美国已经投身大萧条以来最大的贸易角力中,扬言将采取更多关税举措,同时美国与中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之间的贸易争端难以看到尽头。

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贸易专家Chad Bown估算,自2018年年初以来,美国和其贸易伙伴已经(或者很快将)对总价值1,650亿美元的进口产品加征关税。除了新的中国关税,这个数字还包括美国对进口洗衣机、太阳能面板、钢铁和铝加征的关税,以及其他国家针对美国采取的报复性关税。

Dartmouth贸易历史学家Douglas Irwin表示,这是自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Smoot-Hawley)以来美国最大的关税行动并正在影响美国贸易。Irwin指的是1930年代美国实施的关税措施,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当时这加剧了美国的大萧条。

相比此次特朗普的关税举措,美国历史上其他贸易交锋只算得上小打小闹。1971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Nixon)曾宣布开征进口附加税,但该政策只实施了四个月。Irwin称,里根(Reagan)时代美国与日本的贸易争斗以及老布什(George H.W. Bush)任内针对欧洲农产品打的贸易战,只涉及对价值几亿美元的产品加征关税,而且很快就得到解决。

在里根和老布什主政时期,日本同意限制对美国的汽车和纺织品出口,并进口更多美国芯片。日本政府从未像中国那样对美国关税实施报复。

中美双方也互相抛出过一些小橄榄枝,但尚无迹象显示即将出现突破性进展。

特朗普曾为被指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措施的中国电讯巨头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ZTCOY, 简称﹕中兴通讯)说话。美国商务部此前禁止美企向中兴通讯出售零件,基本上等于给中兴通讯判了死刑。不过,特朗普帮助推翻了美国商务部的这一决定,也曾试图阻止国会恢复禁售令。他还软化了严格限制中国在美投资以及限制美国对华技术出口等威胁。

而中国方面,政府不仅避免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也未像此前对韩国等其他国家一样鼓动中国消费者抵制美国商品。据中国记者表示,中共的审查机构已告知各国有媒体不要渲染贸易战内容,或者强调贸易冲突在本地股市受到重创方面所发挥的作用。

一名中国官员表示,中方是被迫对美国关税措施做出回应,中方在这方面一直很慎重。”

中国问题专家称,当关税开始产生严重的负面冲击且市场开始做出反应时,美中两国可能会再次开始谈判。美方官员说,特朗普密切关注他的贸易行动对美国市场的影响,这也是他放弃投资限制计划的一个原因。

在对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的首轮关税和对另外16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第二轮关税(此轮关税很可能将在今年8月份生效)中,特朗普特意避开了美国的消费品。美国首轮对华关税的目标是汽车零部件、电子产品零部件、喷气式飞机零部件、压缩机和其他机械产品。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认为,这种做法应该会减少美国消费者的反应,不过对机械、马达和其他零部件加征的关税将增加企业的成本,而这些成本可能被转嫁给消费者。

与此同时,中国对美国的报复性关税直接针对美国农场主,这正是特朗普民意支持的一大来源,欧盟和加拿大对美国加征的关税也是针对美国农场主。迄今为止,美国农业地带(Farm Belt)对特朗普的支持依然强劲,但随着农产品价格和销量大幅下降,这种支持未来可能会发生变化。总体而言,中国对美国加征的关税主要是针对大豆、飞机和汽车。

曾在美国前任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中担任谈判人员的Rufus Yerxa称,只有在特朗普政府的各方面形势急转直下、美国不得不调整对华策略时,贸易战才会结束,但不知道何时会出现这样的局面。Yerxa目前担任美国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National Foreign Trade Council)的负责人。

即便出现上述情况,从中国政府的角度来看,依然难以搞清对一个在贸易问题上存在严重内部分歧的政府而言,何种贸易方案才有吸引力。美国政府内部以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为核心的一派寻求让中国大幅增加对美国商品的购买规模,这将迫使中国政府放宽对农产品、美国电影和其他产品的进口限制。

而以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为首的另一派则对中国的购买承诺持怀疑态度。这一派希望中国政府放弃其用来增强自身经济实力的产业政策。这一派别怀疑中国政府是否真的会做出这样的改变,因此认为关税应实施多年,以保护美国的产业。

中方官员说,他们认为特朗普没有完全理解中国特使刘鹤今年2月份提出的方案,该方案包括降低关税、商业交易、金融领域开放以及一项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计划。

经常与中方官员交谈的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中国学者Eswar Prasad称,中国政府正在寻求将上述方案重新打包,以增强对特朗普的吸引力。特朗普一再要求中国将对美贸易顺差降低2,000亿美元。Prasad表示:“中国政府存在这样一种想法,即解决当前问题的方法是提出更有吸引力的一揽子措施,以增加进口。”


Bob Davis 发自华盛顿 / Lingling Wei 发自北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特朗普政府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最后期限即将来临,这将标志着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打响第一枪。全球市场正严阵以待。



「或者 *OR」--特朗普政府开始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的最后期限即将来临,这将标志着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打响第一枪。全球市场正严阵以待。

周五(7月6日),美国按计划将开始对来自中国的800多种产品——包括工业机器人和电动车——征收25%的进口税。作为回敬,北京方面承诺开始以类似的关税措施打击美国,清单上包括大豆、牛肉和威士忌。

华盛顿和北京两方面都已准备了进一步的产品清单,使各方的新进口关税所针对的贸易额都达到500亿美元。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已下令官员们考虑对另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北京方面已承诺采取同等的报复措施。

在可能升级为万亿美元全球贸易战的一场关税对攻前夕,我们汇集了几名分析师的点评。

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高级外汇策略师肖恩•卡洛(Sean Callow)指出,市场已经有足够的时间消化这些关税消息,但是“每当有一位投资者担心这场贸易战会走向何方,都有另一位投资者指出,现阶段的贸易措施不太可能对美国或中国的企业利润或增长产生重大影响”。他补充说:

但是,把当前阶段的美中关税不当一回事似乎过于乐观了。特朗普在6月18日发表的声明,威胁要对另外高达4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这是笼罩在周五完全在预期中的行动上方的阴影。

考虑到特朗普对贸易的长期看法,他在竞选过程中的保护主义承诺,以及民意调查表明他的基础选民在11月中期选举之前仍然拥护他,我们应该非常认真地对待这种威胁。

随着美中贸易战进行下去,亚洲贸易所受的威胁很可能会越来越明显地体现在澳元上(澳元堪称地区情绪的代表),也可能看到人民币被允许进一步走软。

荷兰国际集团(ING)大中华区经济学家庞德(Iris Pang)预计,当中国报复时,人民币将会走软,中国内地和香港股市总体上将会下跌:

市场总体上尚未意识到关税不仅会影响商品,还会影响供应链……当下一批盈利报告出炉后,市场应该会发现这一点。

加拿大丰业银行(Scotiabank)外汇策略师Qi Gao指出,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周四公布最新会议纪要,与此同时中国已承诺要对美国的关税做出同等力度的报复:

如果美联储的会议纪要发出鹰派调子,同时美国开始对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那肯定会引发区域乃至全球市场的避险情绪,并使美元相对于亚洲新兴市场货币(包括人民币)走强……此外,澳元等大宗商品货币也将下跌。铜价也将走低。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 Asset Management)新兴市场首席投资官皮埃尔-伊夫•巴罗(Pierre-Yves Bareau)表示,鉴于人民币近期的波动性,投资者已经在密切关注他们对中国固定收益产品和货币的敞口:

然而,我们认为这与2015年的人民币贬值并不相似。这一次,政策制定者完全掌控并稳住局势。允许人民币贬值是有指导的宽松政策的一部分。

在一定程度上,这使中国能够应对美国关税以及中国经济放缓。中国人民银行(PBoC)注入流动性以支持经济。

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亚洲区董事总经理西蒙•巴普斯特(Simon Baptist)表示,EIU认为,贸易争端升级至下一轮——涉及每一方对2000亿美元的进口征收新关税——的几率为40%。他补充说:

中国打击美国的着力点将落在非关税壁垒上:检查、突然执法等等。这类行动将会增加,已经有一些关于此类行动的报道,例如美国产品在免税商店被下架。

中国在这些方面可以搞出很多事情,而美国企业在中国赚了很多钱,所以,尽管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商品远远少于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但中国有更大空间借助非关税壁垒来惩罚美国公司。中国上周出台的外商直接投资(FDI)开放措施还不足以满足美国的目标。

话虽如此,澳新银行(ANZ)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杨宇霆(Raymond Yeung)表示,除非特朗普采取额外措施来强化其对华鹰派政策立场,或者暗示要这么做,否则“我不认为金融市场会受到进一步影响”。他补充说:

尽管如此,高度不确定的贸易环境将继续支持“避险”情绪,对高风险资产构成压力。

撰文 /  白艾德 


又讯:中美贸易战即将打响第一枪

美国和中国准备在周五对对方340亿美元的出口商品加征关税,这是双方在准备进行数月甚至数年的贸易战中打响的实实在在的第一枪。

据中国官员称,中国方面,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指示各级政府为全面爆发贸易战做好准备。南京大学(Nanjing University)国际关系专业教授朱峰称,特朗普的关税威胁对中国领导层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David Dollar认为,这场贸易战至少会持续到明年,因为强劲的经济使得美国不太可能立即感受到贸易战带来的经济压力。Dollar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曾担任美国财政部驻北京最高官员。

特朗普还威胁对中国另外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但这一威胁在秋季末之前不会实施,因为美国政府还需满足一些程序上的要求。Dollar称,随着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临近,与中国的贸易战似乎是“一个政治上的胜利”。

前特朗普白宫首席战略顾问斯蒂芬·班农(Steve Bannon)称:“这是历史性的一天。”他称:“中国已经与我们打了20年的贸易战,现在有人站出来反击了。”班农仍在为政府官员提供咨询。

美国加征的新关税定于美东时间午夜生效。

美国已经投身大萧条以来最大的贸易角力中,扬言将采取更多关税举措,同时美国与中国以及其他一些国家之间的贸易争端难以看到尽头。

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贸易专家Chad Bown估算,自2018年年初以来,美国和其贸易伙伴已经(或者很快将)对总价值1,650亿美元的进口产品加征关税。除了新的中国关税,这个数字还包括美国对进口洗衣机、太阳能面板、钢铁和铝加征的关税,以及其他国家针对美国采取的报复性关税。

Dartmouth贸易历史学家Douglas Irwin表示,这是自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Smoot-Hawley)以来美国最大的关税行动并正在影响美国贸易。Irwin指的是1930年代美国实施的关税措施,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当时这加剧了美国的大萧条。

相比此次特朗普的关税举措,美国历史上其他贸易交锋只算得上小打小闹。1971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Nixon)曾宣布开征进口附加税,但该政策只实施了四个月。Irwin称,里根(Reagan)时代美国与日本的贸易争斗以及老布什(George H.W. Bush)任内针对欧洲农产品打的贸易战,只涉及对价值几亿美元的产品加征关税,而且很快就得到解决。

在里根和老布什主政时期,日本同意限制对美国的汽车和纺织品出口,并进口更多美国芯片。日本政府从未像中国那样对美国关税实施报复。

中美双方也互相抛出过一些小橄榄枝,但尚无迹象显示即将出现突破性进展。

特朗普曾为被指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措施的中国电讯巨头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ZTCOY, 简称﹕中兴通讯)说话。美国商务部此前禁止美企向中兴通讯出售零件,基本上等于给中兴通讯判了死刑。不过,特朗普帮助推翻了美国商务部的这一决定,也曾试图阻止国会恢复禁售令。他还软化了严格限制中国在美投资以及限制美国对华技术出口等威胁。

而中国方面,政府不仅避免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也未像此前对韩国等其他国家一样鼓动中国消费者抵制美国商品。据中国记者表示,中共的审查机构已告知各国有媒体不要渲染贸易战内容,或者强调贸易冲突在本地股市受到重创方面所发挥的作用。

一名中国官员表示,中方是被迫对美国关税措施做出回应,中方在这方面一直很慎重。”

中国问题专家称,当关税开始产生严重的负面冲击且市场开始做出反应时,美中两国可能会再次开始谈判。美方官员说,特朗普密切关注他的贸易行动对美国市场的影响,这也是他放弃投资限制计划的一个原因。

在对34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的首轮关税和对另外16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的第二轮关税(此轮关税很可能将在今年8月份生效)中,特朗普特意避开了美国的消费品。美国首轮对华关税的目标是汽车零部件、电子产品零部件、喷气式飞机零部件、压缩机和其他机械产品。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认为,这种做法应该会减少美国消费者的反应,不过对机械、马达和其他零部件加征的关税将增加企业的成本,而这些成本可能被转嫁给消费者。

与此同时,中国对美国的报复性关税直接针对美国农场主,这正是特朗普民意支持的一大来源,欧盟和加拿大对美国加征的关税也是针对美国农场主。迄今为止,美国农业地带(Farm Belt)对特朗普的支持依然强劲,但随着农产品价格和销量大幅下降,这种支持未来可能会发生变化。总体而言,中国对美国加征的关税主要是针对大豆、飞机和汽车。

曾在美国前任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中担任谈判人员的Rufus Yerxa称,只有在特朗普政府的各方面形势急转直下、美国不得不调整对华策略时,贸易战才会结束,但不知道何时会出现这样的局面。Yerxa目前担任美国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National Foreign Trade Council)的负责人。

即便出现上述情况,从中国政府的角度来看,依然难以搞清对一个在贸易问题上存在严重内部分歧的政府而言,何种贸易方案才有吸引力。美国政府内部以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为核心的一派寻求让中国大幅增加对美国商品的购买规模,这将迫使中国政府放宽对农产品、美国电影和其他产品的进口限制。

而以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为首的另一派则对中国的购买承诺持怀疑态度。这一派希望中国政府放弃其用来增强自身经济实力的产业政策。这一派别怀疑中国政府是否真的会做出这样的改变,因此认为关税应实施多年,以保护美国的产业。

中方官员说,他们认为特朗普没有完全理解中国特使刘鹤今年2月份提出的方案,该方案包括降低关税、商业交易、金融领域开放以及一项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计划。

经常与中方官员交谈的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中国学者Eswar Prasad称,中国政府正在寻求将上述方案重新打包,以增强对特朗普的吸引力。特朗普一再要求中国将对美贸易顺差降低2,000亿美元。Prasad表示:“中国政府存在这样一种想法,即解决当前问题的方法是提出更有吸引力的一揽子措施,以增加进口。”


Bob Davis 发自华盛顿 / Lingling Wei 发自北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