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正在踏上无人机送货的快车道

发布日期:2018-07-05 14:26
摘要」一架无人机从西安市的一个游乐场起飞,将一个足球大小的箱装包裹送到一个南部山村;“你很难通过地面交通给生活在山区的人们送货,但他们也有购物的权利”。



「或者 *OR」--在中国电子商务巨头京东公司启动年中促销活动的第二天,一架无人机从西安市的一个游乐场起飞,将一个足球大小的箱装包裹送到一个南部山村。

这架六旋翼飞行器是京东精心设计的大约40架无人机之一,旨在缩短向偏远地区运送智能手机和食物等物品的时间。在这些偏远地区,陆地交通往往成本高昂,或者过于缓慢。

除京东外,世界各地还有很多公司都在竞相开发具备足够强度、航程和可靠性的无人机,以实现大规模的货物交付,并解决让快递公司头疼不已,代价昂贵的“最后一英里”问题。中国无人机研发项目的不同之处在于,它能够将无人机送货所需的其他要素组合在一起,其中包括监管法规、基础设施和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

“最后一公里”的商机

要让所有这些产生协同效应,它需要数据。

于是,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去年批准京东和中国最大的快递公司顺丰控股开始在特定的农村地区,使用无人机递送包裹。

其想法是建立一个完整的无人机网络,不仅能飞解决“最后一英里”的小型无人机,还能让大型固定翼无人机从小型机场或着陆带起飞,在仓库之间运送散装货物。

中国的杀手级优势是庞大的市场。中国既拥有先进的无人机技术,还拥有数百万生活在偏远地区的消费者——卡车很难,有时候甚至不可能抵达这些山区。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中国的“农村”居民总人口超过5.9亿。

“你很难通过地面交通给生活在山区的人们送货,但他们也有购物的权利!”京东无人机西北研发中心负责人崔征说,“我们正在通过无人机为他们提供相同的购物体验,让他们享受相同的价格。”

京东与老对手阿里巴巴的殊死博弈,正在推动中国的无人机送货战不断升温。阿里巴巴的轻资产商业模式意味着,它需要依赖合作伙伴送货。但其物流部门“菜鸟网络”已经携手北航无人机公司,合作开发民用物流无人机。这家无人机公司正在研发一款能够运载1吨货物、飞行超过1500公里的飞行器。作为阿里巴巴的食品外卖部门,“饿了么”在5月份获准在一个大型工业区测试无人机。

5月份,美国交通部选择了10个州、地方和部落政府,与英特尔(Intel Corp.)、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和高通(Qualcomm Inc.) 等公司合作测试商用无人机。亚马逊(Amazon.com Inc.)未参与这项测试,该公司旗下的Prime Air是无人机送货领域的领导者。自2016年以来,亚马逊一直在英国测试无人机送货业务。

京东和顺丰借助无人机运送的,仍然只是其庞大物流业务的一小部分。但对于中国政府来说,这项技术的拓展不仅对农村地区的扶贫工作大有助益,还有利于缩小城乡贫富差距。鉴于许多国家正在尝试着为即将到来的民用无人机群制定监管法规,这些尝试还有望让中国成为这一领域的全球典范。

民航局在书面回应彭博新闻社的问题时表示,这是“中国民用航空局在国际航空业中获得更多发言权,并超越国外同行的关键机会。”

京东无人机已经累计飞行超过5000小时。这家电商巨头表示,在农村边远地区运送包裹的成本最高可以是城市的五倍。京东和顺丰都没有透露,无人机究竟能够节省多少送货成本,但两家公司都指出,一旦这项技术获得大规模应用,其成本将低于人力运输。

京东表示,在农村边远地区运送包裹的成本最高可以是城市的五倍

崔征表示,在极端情况下,快递员不得不在山间跋涉四个小时,才能将一件包裹送到某个位于悬崖边的小村庄,而一架无人机只需几分钟就能完成送货任务。

顺丰希望将这些小型“最后一站”航班与旨在向配送中心转运货物的大型无人机,以及传统货机集成在一起,以实现中国境内的所有包裹在不到36个小时内送货上门这一目标。

负责顺丰无人机业务的集团副总裁李东起表示:“如果无人机能够在区域航线上运载一两吨货物,欠发达地区的运输成本就可以下降到与干线地面运输相类似的水平。”

固定翼无人机通常在直升机、轻型飞机和私人飞机使用的小型机场,或者公司仓库的专用着陆带上进行起降操作。

京东在6月18日启动的年中促销活动期间发布了首款固定翼无人机,并将用它来运输时效性强、高附加值商品。自去年以来,顺丰一直在试飞类似机型。

政策壁垒

今年3月,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了无人机经营性飞行管理办法,要求利用无人机从事航空喷洒(撒)、航空摄影和飞行表演的运营商必须申请许可证。然而,这些规则并不适用于无人机送货或载人运输服务。对于后者,这家监管机构仍然在进行起草规则前的数据收集工作。

崔征表示:“如果大型无人机也要服从与有人驾驶飞机相同的监管条例,那就过于累赘了。”他补充说,目前的许多安全要求,比如救生设备和显示板,对于无人机来说是没有必要的。

其他国家的政府也正在制定规则,但巨大的挑战仍然存在。在美国,监管机构正在尝试着创建一个低空交通系统,以确保无人机不会相互撞击,或者冲撞传统飞机。其他问题包括如何确立无人机通讯标准,如何解决安全和隐私忧虑,等等。

即使在中国,民航局也不允许无人机在夜间、雨中或超过微风的风速中飞行。

顺丰副总裁李东起表示:“我们需要寻找更多地方进行试飞,以测试无人机的能力,识别风险并找出如何应对这些风险的办法。”他指出,唯有获得海量试飞数据,民航局才能为大型无人机制定一套明确的规则。

崔征透露称,京东今年的首要任务是让大型无人机升空。该公司已在坦桑尼亚、印度尼西亚和泰国提供无人机试用服务。

李东起表示,顺丰正在寻求民航局的批准,希望在人口稀少的地区开展更多试飞,尤其希望测试大型无人机。

崔征表示:“我们正在探索一个没有规则的领域。这个领域还很混乱,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最终需要监管部门制定法规。”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一架无人机从西安市的一个游乐场起飞,将一个足球大小的箱装包裹送到一个南部山村;“你很难通过地面交通给生活在山区的人们送货,但他们也有购物的权利”。



「或者 *OR」--在中国电子商务巨头京东公司启动年中促销活动的第二天,一架无人机从西安市的一个游乐场起飞,将一个足球大小的箱装包裹送到一个南部山村。

这架六旋翼飞行器是京东精心设计的大约40架无人机之一,旨在缩短向偏远地区运送智能手机和食物等物品的时间。在这些偏远地区,陆地交通往往成本高昂,或者过于缓慢。

除京东外,世界各地还有很多公司都在竞相开发具备足够强度、航程和可靠性的无人机,以实现大规模的货物交付,并解决让快递公司头疼不已,代价昂贵的“最后一英里”问题。中国无人机研发项目的不同之处在于,它能够将无人机送货所需的其他要素组合在一起,其中包括监管法规、基础设施和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

“最后一公里”的商机

要让所有这些产生协同效应,它需要数据。

于是,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去年批准京东和中国最大的快递公司顺丰控股开始在特定的农村地区,使用无人机递送包裹。

其想法是建立一个完整的无人机网络,不仅能飞解决“最后一英里”的小型无人机,还能让大型固定翼无人机从小型机场或着陆带起飞,在仓库之间运送散装货物。

中国的杀手级优势是庞大的市场。中国既拥有先进的无人机技术,还拥有数百万生活在偏远地区的消费者——卡车很难,有时候甚至不可能抵达这些山区。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中国的“农村”居民总人口超过5.9亿。

“你很难通过地面交通给生活在山区的人们送货,但他们也有购物的权利!”京东无人机西北研发中心负责人崔征说,“我们正在通过无人机为他们提供相同的购物体验,让他们享受相同的价格。”

京东与老对手阿里巴巴的殊死博弈,正在推动中国的无人机送货战不断升温。阿里巴巴的轻资产商业模式意味着,它需要依赖合作伙伴送货。但其物流部门“菜鸟网络”已经携手北航无人机公司,合作开发民用物流无人机。这家无人机公司正在研发一款能够运载1吨货物、飞行超过1500公里的飞行器。作为阿里巴巴的食品外卖部门,“饿了么”在5月份获准在一个大型工业区测试无人机。

5月份,美国交通部选择了10个州、地方和部落政府,与英特尔(Intel Corp.)、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和高通(Qualcomm Inc.) 等公司合作测试商用无人机。亚马逊(Amazon.com Inc.)未参与这项测试,该公司旗下的Prime Air是无人机送货领域的领导者。自2016年以来,亚马逊一直在英国测试无人机送货业务。

京东和顺丰借助无人机运送的,仍然只是其庞大物流业务的一小部分。但对于中国政府来说,这项技术的拓展不仅对农村地区的扶贫工作大有助益,还有利于缩小城乡贫富差距。鉴于许多国家正在尝试着为即将到来的民用无人机群制定监管法规,这些尝试还有望让中国成为这一领域的全球典范。

民航局在书面回应彭博新闻社的问题时表示,这是“中国民用航空局在国际航空业中获得更多发言权,并超越国外同行的关键机会。”

京东无人机已经累计飞行超过5000小时。这家电商巨头表示,在农村边远地区运送包裹的成本最高可以是城市的五倍。京东和顺丰都没有透露,无人机究竟能够节省多少送货成本,但两家公司都指出,一旦这项技术获得大规模应用,其成本将低于人力运输。

京东表示,在农村边远地区运送包裹的成本最高可以是城市的五倍

崔征表示,在极端情况下,快递员不得不在山间跋涉四个小时,才能将一件包裹送到某个位于悬崖边的小村庄,而一架无人机只需几分钟就能完成送货任务。

顺丰希望将这些小型“最后一站”航班与旨在向配送中心转运货物的大型无人机,以及传统货机集成在一起,以实现中国境内的所有包裹在不到36个小时内送货上门这一目标。

负责顺丰无人机业务的集团副总裁李东起表示:“如果无人机能够在区域航线上运载一两吨货物,欠发达地区的运输成本就可以下降到与干线地面运输相类似的水平。”

固定翼无人机通常在直升机、轻型飞机和私人飞机使用的小型机场,或者公司仓库的专用着陆带上进行起降操作。

京东在6月18日启动的年中促销活动期间发布了首款固定翼无人机,并将用它来运输时效性强、高附加值商品。自去年以来,顺丰一直在试飞类似机型。

政策壁垒

今年3月,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了无人机经营性飞行管理办法,要求利用无人机从事航空喷洒(撒)、航空摄影和飞行表演的运营商必须申请许可证。然而,这些规则并不适用于无人机送货或载人运输服务。对于后者,这家监管机构仍然在进行起草规则前的数据收集工作。

崔征表示:“如果大型无人机也要服从与有人驾驶飞机相同的监管条例,那就过于累赘了。”他补充说,目前的许多安全要求,比如救生设备和显示板,对于无人机来说是没有必要的。

其他国家的政府也正在制定规则,但巨大的挑战仍然存在。在美国,监管机构正在尝试着创建一个低空交通系统,以确保无人机不会相互撞击,或者冲撞传统飞机。其他问题包括如何确立无人机通讯标准,如何解决安全和隐私忧虑,等等。

即使在中国,民航局也不允许无人机在夜间、雨中或超过微风的风速中飞行。

顺丰副总裁李东起表示:“我们需要寻找更多地方进行试飞,以测试无人机的能力,识别风险并找出如何应对这些风险的办法。”他指出,唯有获得海量试飞数据,民航局才能为大型无人机制定一套明确的规则。

崔征透露称,京东今年的首要任务是让大型无人机升空。该公司已在坦桑尼亚、印度尼西亚和泰国提供无人机试用服务。

李东起表示,顺丰正在寻求民航局的批准,希望在人口稀少的地区开展更多试飞,尤其希望测试大型无人机。

崔征表示:“我们正在探索一个没有规则的领域。这个领域还很混乱,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最终需要监管部门制定法规。”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一架无人机从西安市的一个游乐场起飞,将一个足球大小的箱装包裹送到一个南部山村;“你很难通过地面交通给生活在山区的人们送货,但他们也有购物的权利”。



「或者 *OR」--在中国电子商务巨头京东公司启动年中促销活动的第二天,一架无人机从西安市的一个游乐场起飞,将一个足球大小的箱装包裹送到一个南部山村。

这架六旋翼飞行器是京东精心设计的大约40架无人机之一,旨在缩短向偏远地区运送智能手机和食物等物品的时间。在这些偏远地区,陆地交通往往成本高昂,或者过于缓慢。

除京东外,世界各地还有很多公司都在竞相开发具备足够强度、航程和可靠性的无人机,以实现大规模的货物交付,并解决让快递公司头疼不已,代价昂贵的“最后一英里”问题。中国无人机研发项目的不同之处在于,它能够将无人机送货所需的其他要素组合在一起,其中包括监管法规、基础设施和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

“最后一公里”的商机

要让所有这些产生协同效应,它需要数据。

于是,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去年批准京东和中国最大的快递公司顺丰控股开始在特定的农村地区,使用无人机递送包裹。

其想法是建立一个完整的无人机网络,不仅能飞解决“最后一英里”的小型无人机,还能让大型固定翼无人机从小型机场或着陆带起飞,在仓库之间运送散装货物。

中国的杀手级优势是庞大的市场。中国既拥有先进的无人机技术,还拥有数百万生活在偏远地区的消费者——卡车很难,有时候甚至不可能抵达这些山区。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中国的“农村”居民总人口超过5.9亿。

“你很难通过地面交通给生活在山区的人们送货,但他们也有购物的权利!”京东无人机西北研发中心负责人崔征说,“我们正在通过无人机为他们提供相同的购物体验,让他们享受相同的价格。”

京东与老对手阿里巴巴的殊死博弈,正在推动中国的无人机送货战不断升温。阿里巴巴的轻资产商业模式意味着,它需要依赖合作伙伴送货。但其物流部门“菜鸟网络”已经携手北航无人机公司,合作开发民用物流无人机。这家无人机公司正在研发一款能够运载1吨货物、飞行超过1500公里的飞行器。作为阿里巴巴的食品外卖部门,“饿了么”在5月份获准在一个大型工业区测试无人机。

5月份,美国交通部选择了10个州、地方和部落政府,与英特尔(Intel Corp.)、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和高通(Qualcomm Inc.) 等公司合作测试商用无人机。亚马逊(Amazon.com Inc.)未参与这项测试,该公司旗下的Prime Air是无人机送货领域的领导者。自2016年以来,亚马逊一直在英国测试无人机送货业务。

京东和顺丰借助无人机运送的,仍然只是其庞大物流业务的一小部分。但对于中国政府来说,这项技术的拓展不仅对农村地区的扶贫工作大有助益,还有利于缩小城乡贫富差距。鉴于许多国家正在尝试着为即将到来的民用无人机群制定监管法规,这些尝试还有望让中国成为这一领域的全球典范。

民航局在书面回应彭博新闻社的问题时表示,这是“中国民用航空局在国际航空业中获得更多发言权,并超越国外同行的关键机会。”

京东无人机已经累计飞行超过5000小时。这家电商巨头表示,在农村边远地区运送包裹的成本最高可以是城市的五倍。京东和顺丰都没有透露,无人机究竟能够节省多少送货成本,但两家公司都指出,一旦这项技术获得大规模应用,其成本将低于人力运输。

京东表示,在农村边远地区运送包裹的成本最高可以是城市的五倍

崔征表示,在极端情况下,快递员不得不在山间跋涉四个小时,才能将一件包裹送到某个位于悬崖边的小村庄,而一架无人机只需几分钟就能完成送货任务。

顺丰希望将这些小型“最后一站”航班与旨在向配送中心转运货物的大型无人机,以及传统货机集成在一起,以实现中国境内的所有包裹在不到36个小时内送货上门这一目标。

负责顺丰无人机业务的集团副总裁李东起表示:“如果无人机能够在区域航线上运载一两吨货物,欠发达地区的运输成本就可以下降到与干线地面运输相类似的水平。”

固定翼无人机通常在直升机、轻型飞机和私人飞机使用的小型机场,或者公司仓库的专用着陆带上进行起降操作。

京东在6月18日启动的年中促销活动期间发布了首款固定翼无人机,并将用它来运输时效性强、高附加值商品。自去年以来,顺丰一直在试飞类似机型。

政策壁垒

今年3月,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了无人机经营性飞行管理办法,要求利用无人机从事航空喷洒(撒)、航空摄影和飞行表演的运营商必须申请许可证。然而,这些规则并不适用于无人机送货或载人运输服务。对于后者,这家监管机构仍然在进行起草规则前的数据收集工作。

崔征表示:“如果大型无人机也要服从与有人驾驶飞机相同的监管条例,那就过于累赘了。”他补充说,目前的许多安全要求,比如救生设备和显示板,对于无人机来说是没有必要的。

其他国家的政府也正在制定规则,但巨大的挑战仍然存在。在美国,监管机构正在尝试着创建一个低空交通系统,以确保无人机不会相互撞击,或者冲撞传统飞机。其他问题包括如何确立无人机通讯标准,如何解决安全和隐私忧虑,等等。

即使在中国,民航局也不允许无人机在夜间、雨中或超过微风的风速中飞行。

顺丰副总裁李东起表示:“我们需要寻找更多地方进行试飞,以测试无人机的能力,识别风险并找出如何应对这些风险的办法。”他指出,唯有获得海量试飞数据,民航局才能为大型无人机制定一套明确的规则。

崔征透露称,京东今年的首要任务是让大型无人机升空。该公司已在坦桑尼亚、印度尼西亚和泰国提供无人机试用服务。

李东起表示,顺丰正在寻求民航局的批准,希望在人口稀少的地区开展更多试飞,尤其希望测试大型无人机。

崔征表示:“我们正在探索一个没有规则的领域。这个领域还很混乱,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最终需要监管部门制定法规。”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正在踏上无人机送货的快车道

发布日期:2018-07-05 14:26
摘要」一架无人机从西安市的一个游乐场起飞,将一个足球大小的箱装包裹送到一个南部山村;“你很难通过地面交通给生活在山区的人们送货,但他们也有购物的权利”。



「或者 *OR」--在中国电子商务巨头京东公司启动年中促销活动的第二天,一架无人机从西安市的一个游乐场起飞,将一个足球大小的箱装包裹送到一个南部山村。

这架六旋翼飞行器是京东精心设计的大约40架无人机之一,旨在缩短向偏远地区运送智能手机和食物等物品的时间。在这些偏远地区,陆地交通往往成本高昂,或者过于缓慢。

除京东外,世界各地还有很多公司都在竞相开发具备足够强度、航程和可靠性的无人机,以实现大规模的货物交付,并解决让快递公司头疼不已,代价昂贵的“最后一英里”问题。中国无人机研发项目的不同之处在于,它能够将无人机送货所需的其他要素组合在一起,其中包括监管法规、基础设施和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

“最后一公里”的商机

要让所有这些产生协同效应,它需要数据。

于是,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去年批准京东和中国最大的快递公司顺丰控股开始在特定的农村地区,使用无人机递送包裹。

其想法是建立一个完整的无人机网络,不仅能飞解决“最后一英里”的小型无人机,还能让大型固定翼无人机从小型机场或着陆带起飞,在仓库之间运送散装货物。

中国的杀手级优势是庞大的市场。中国既拥有先进的无人机技术,还拥有数百万生活在偏远地区的消费者——卡车很难,有时候甚至不可能抵达这些山区。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中国的“农村”居民总人口超过5.9亿。

“你很难通过地面交通给生活在山区的人们送货,但他们也有购物的权利!”京东无人机西北研发中心负责人崔征说,“我们正在通过无人机为他们提供相同的购物体验,让他们享受相同的价格。”

京东与老对手阿里巴巴的殊死博弈,正在推动中国的无人机送货战不断升温。阿里巴巴的轻资产商业模式意味着,它需要依赖合作伙伴送货。但其物流部门“菜鸟网络”已经携手北航无人机公司,合作开发民用物流无人机。这家无人机公司正在研发一款能够运载1吨货物、飞行超过1500公里的飞行器。作为阿里巴巴的食品外卖部门,“饿了么”在5月份获准在一个大型工业区测试无人机。

5月份,美国交通部选择了10个州、地方和部落政府,与英特尔(Intel Corp.)、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和高通(Qualcomm Inc.) 等公司合作测试商用无人机。亚马逊(Amazon.com Inc.)未参与这项测试,该公司旗下的Prime Air是无人机送货领域的领导者。自2016年以来,亚马逊一直在英国测试无人机送货业务。

京东和顺丰借助无人机运送的,仍然只是其庞大物流业务的一小部分。但对于中国政府来说,这项技术的拓展不仅对农村地区的扶贫工作大有助益,还有利于缩小城乡贫富差距。鉴于许多国家正在尝试着为即将到来的民用无人机群制定监管法规,这些尝试还有望让中国成为这一领域的全球典范。

民航局在书面回应彭博新闻社的问题时表示,这是“中国民用航空局在国际航空业中获得更多发言权,并超越国外同行的关键机会。”

京东无人机已经累计飞行超过5000小时。这家电商巨头表示,在农村边远地区运送包裹的成本最高可以是城市的五倍。京东和顺丰都没有透露,无人机究竟能够节省多少送货成本,但两家公司都指出,一旦这项技术获得大规模应用,其成本将低于人力运输。

京东表示,在农村边远地区运送包裹的成本最高可以是城市的五倍

崔征表示,在极端情况下,快递员不得不在山间跋涉四个小时,才能将一件包裹送到某个位于悬崖边的小村庄,而一架无人机只需几分钟就能完成送货任务。

顺丰希望将这些小型“最后一站”航班与旨在向配送中心转运货物的大型无人机,以及传统货机集成在一起,以实现中国境内的所有包裹在不到36个小时内送货上门这一目标。

负责顺丰无人机业务的集团副总裁李东起表示:“如果无人机能够在区域航线上运载一两吨货物,欠发达地区的运输成本就可以下降到与干线地面运输相类似的水平。”

固定翼无人机通常在直升机、轻型飞机和私人飞机使用的小型机场,或者公司仓库的专用着陆带上进行起降操作。

京东在6月18日启动的年中促销活动期间发布了首款固定翼无人机,并将用它来运输时效性强、高附加值商品。自去年以来,顺丰一直在试飞类似机型。

政策壁垒

今年3月,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了无人机经营性飞行管理办法,要求利用无人机从事航空喷洒(撒)、航空摄影和飞行表演的运营商必须申请许可证。然而,这些规则并不适用于无人机送货或载人运输服务。对于后者,这家监管机构仍然在进行起草规则前的数据收集工作。

崔征表示:“如果大型无人机也要服从与有人驾驶飞机相同的监管条例,那就过于累赘了。”他补充说,目前的许多安全要求,比如救生设备和显示板,对于无人机来说是没有必要的。

其他国家的政府也正在制定规则,但巨大的挑战仍然存在。在美国,监管机构正在尝试着创建一个低空交通系统,以确保无人机不会相互撞击,或者冲撞传统飞机。其他问题包括如何确立无人机通讯标准,如何解决安全和隐私忧虑,等等。

即使在中国,民航局也不允许无人机在夜间、雨中或超过微风的风速中飞行。

顺丰副总裁李东起表示:“我们需要寻找更多地方进行试飞,以测试无人机的能力,识别风险并找出如何应对这些风险的办法。”他指出,唯有获得海量试飞数据,民航局才能为大型无人机制定一套明确的规则。

崔征透露称,京东今年的首要任务是让大型无人机升空。该公司已在坦桑尼亚、印度尼西亚和泰国提供无人机试用服务。

李东起表示,顺丰正在寻求民航局的批准,希望在人口稀少的地区开展更多试飞,尤其希望测试大型无人机。

崔征表示:“我们正在探索一个没有规则的领域。这个领域还很混乱,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最终需要监管部门制定法规。”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一架无人机从西安市的一个游乐场起飞,将一个足球大小的箱装包裹送到一个南部山村;“你很难通过地面交通给生活在山区的人们送货,但他们也有购物的权利”。



「或者 *OR」--在中国电子商务巨头京东公司启动年中促销活动的第二天,一架无人机从西安市的一个游乐场起飞,将一个足球大小的箱装包裹送到一个南部山村。

这架六旋翼飞行器是京东精心设计的大约40架无人机之一,旨在缩短向偏远地区运送智能手机和食物等物品的时间。在这些偏远地区,陆地交通往往成本高昂,或者过于缓慢。

除京东外,世界各地还有很多公司都在竞相开发具备足够强度、航程和可靠性的无人机,以实现大规模的货物交付,并解决让快递公司头疼不已,代价昂贵的“最后一英里”问题。中国无人机研发项目的不同之处在于,它能够将无人机送货所需的其他要素组合在一起,其中包括监管法规、基础设施和世界上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

“最后一公里”的商机

要让所有这些产生协同效应,它需要数据。

于是,中国民用航空局(CAAC)去年批准京东和中国最大的快递公司顺丰控股开始在特定的农村地区,使用无人机递送包裹。

其想法是建立一个完整的无人机网络,不仅能飞解决“最后一英里”的小型无人机,还能让大型固定翼无人机从小型机场或着陆带起飞,在仓库之间运送散装货物。

中国的杀手级优势是庞大的市场。中国既拥有先进的无人机技术,还拥有数百万生活在偏远地区的消费者——卡车很难,有时候甚至不可能抵达这些山区。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中国的“农村”居民总人口超过5.9亿。

“你很难通过地面交通给生活在山区的人们送货,但他们也有购物的权利!”京东无人机西北研发中心负责人崔征说,“我们正在通过无人机为他们提供相同的购物体验,让他们享受相同的价格。”

京东与老对手阿里巴巴的殊死博弈,正在推动中国的无人机送货战不断升温。阿里巴巴的轻资产商业模式意味着,它需要依赖合作伙伴送货。但其物流部门“菜鸟网络”已经携手北航无人机公司,合作开发民用物流无人机。这家无人机公司正在研发一款能够运载1吨货物、飞行超过1500公里的飞行器。作为阿里巴巴的食品外卖部门,“饿了么”在5月份获准在一个大型工业区测试无人机。

5月份,美国交通部选择了10个州、地方和部落政府,与英特尔(Intel Corp.)、优步(Uber Technologies Inc.)和高通(Qualcomm Inc.) 等公司合作测试商用无人机。亚马逊(Amazon.com Inc.)未参与这项测试,该公司旗下的Prime Air是无人机送货领域的领导者。自2016年以来,亚马逊一直在英国测试无人机送货业务。

京东和顺丰借助无人机运送的,仍然只是其庞大物流业务的一小部分。但对于中国政府来说,这项技术的拓展不仅对农村地区的扶贫工作大有助益,还有利于缩小城乡贫富差距。鉴于许多国家正在尝试着为即将到来的民用无人机群制定监管法规,这些尝试还有望让中国成为这一领域的全球典范。

民航局在书面回应彭博新闻社的问题时表示,这是“中国民用航空局在国际航空业中获得更多发言权,并超越国外同行的关键机会。”

京东无人机已经累计飞行超过5000小时。这家电商巨头表示,在农村边远地区运送包裹的成本最高可以是城市的五倍。京东和顺丰都没有透露,无人机究竟能够节省多少送货成本,但两家公司都指出,一旦这项技术获得大规模应用,其成本将低于人力运输。

京东表示,在农村边远地区运送包裹的成本最高可以是城市的五倍

崔征表示,在极端情况下,快递员不得不在山间跋涉四个小时,才能将一件包裹送到某个位于悬崖边的小村庄,而一架无人机只需几分钟就能完成送货任务。

顺丰希望将这些小型“最后一站”航班与旨在向配送中心转运货物的大型无人机,以及传统货机集成在一起,以实现中国境内的所有包裹在不到36个小时内送货上门这一目标。

负责顺丰无人机业务的集团副总裁李东起表示:“如果无人机能够在区域航线上运载一两吨货物,欠发达地区的运输成本就可以下降到与干线地面运输相类似的水平。”

固定翼无人机通常在直升机、轻型飞机和私人飞机使用的小型机场,或者公司仓库的专用着陆带上进行起降操作。

京东在6月18日启动的年中促销活动期间发布了首款固定翼无人机,并将用它来运输时效性强、高附加值商品。自去年以来,顺丰一直在试飞类似机型。

政策壁垒

今年3月,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布了无人机经营性飞行管理办法,要求利用无人机从事航空喷洒(撒)、航空摄影和飞行表演的运营商必须申请许可证。然而,这些规则并不适用于无人机送货或载人运输服务。对于后者,这家监管机构仍然在进行起草规则前的数据收集工作。

崔征表示:“如果大型无人机也要服从与有人驾驶飞机相同的监管条例,那就过于累赘了。”他补充说,目前的许多安全要求,比如救生设备和显示板,对于无人机来说是没有必要的。

其他国家的政府也正在制定规则,但巨大的挑战仍然存在。在美国,监管机构正在尝试着创建一个低空交通系统,以确保无人机不会相互撞击,或者冲撞传统飞机。其他问题包括如何确立无人机通讯标准,如何解决安全和隐私忧虑,等等。

即使在中国,民航局也不允许无人机在夜间、雨中或超过微风的风速中飞行。

顺丰副总裁李东起表示:“我们需要寻找更多地方进行试飞,以测试无人机的能力,识别风险并找出如何应对这些风险的办法。”他指出,唯有获得海量试飞数据,民航局才能为大型无人机制定一套明确的规则。

崔征透露称,京东今年的首要任务是让大型无人机升空。该公司已在坦桑尼亚、印度尼西亚和泰国提供无人机试用服务。

李东起表示,顺丰正在寻求民航局的批准,希望在人口稀少的地区开展更多试飞,尤其希望测试大型无人机。

崔征表示:“我们正在探索一个没有规则的领域。这个领域还很混乱,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最终需要监管部门制定法规。”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