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支持中小微企业不能空喊口号

发布日期:2018-07-05 07:56
摘要」苏培科:要想真正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大力度减税、降低中小微企业成本、营造发展环境、推动有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至关重要。



「或者 *OR」--近期,支持中小企业和小微企业发展的政策暖风频吹,利好接二连三。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出任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国央行对小微企业实施定向降准;央行行长易纲在6月29日的全国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电视电话会议上明确表态:要坚持不懈地把金融服务小微企业工作推向深入,扩大小微企业贷款投放,适度降低小微企业贷款成本。

由此来看,中央决策层面对于支持和鼓励中小微企业发展的决心很大,意识到了发展中小微企业是培育经济新动能和潜在增长力的重要源泉,尤其中小微企业在推动经济增长、促进就业、激发自主创新等方面有着重要作用。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几年“国进民退”导致民间投资的信心大幅受挫,民间投资在2016年跌落后这几年一直在低位徘徊。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支持措施和适当的发展环境,民营中小微企业在中国发展举步维艰,随着人力成本的上升和房租的飙涨,以及实体经济萎靡,导致大量的“双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企业雷声大雨点小,很多都半途而废,若任由这一趋势发展下去,中国经济潜在增长堪忧。

对此,中央决策层面开始关心中小微企业发展和未来的战略布局是个好事情,但好事办好还得讲求策略和方法。比如让金融服务中小微企业,通过央行定向降准来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有点隔山打牛。毕竟存款准备金率工具是一个总量型工具,把“定向”包装的再精确也未必能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尤其在目前全面去杠杆的宏观大背景下,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链条全面收紧,资金成本受到供需影响自然走高,再加上执行审慎监管标准的银行金融机构不可能轻易给中小微企业去贷款,他们宁愿贷款给那些有房产物业的夕阳红国有企业,也不会为了响应政策口号去冒险。毕竟中小微企业的资信状况较差和缺少可抵押的硬资产,它们在银行很难拿到廉价的贷款,如此一来往往就形成了银行把钱低价借给央企、国企,然后这些央企、国企再通过理财、投资、PPP融建等方式再高价借给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企业,还有部分流向民间高利借贷领域,只有部分幸运的中小微企业才能获得零星的高利借贷资金。显然通过央行定向降准来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不太靠谱,只能说是央行找个借口给市场输送流动性而已,并不能解决中小微企业的困境。

央行货币政策的定向传导跑偏,其实与当下中国的金融市场制度有关,依靠间接融资主导的银行金融模式注定了创新型中小微企业很难获得相应的支持,毕竟审慎监管要求银行借贷的行为必须要审慎安全,这不利于对创新和风险定价。只有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让风投和创投资本活跃于中小微企业之中才能解决根本问题,只有股权投资和股东捆绑发展的机制才能获得对创新的认可和冒险,对风险定价与银行机构有天壤之别。因此对于目前一些商业银行宣传的投贷联动、给小微企业贷款我不太看好,除非是一些政策性银行不计成本的执行,或者国家对商业银行对中小微企业贷款进行风险补偿,否则这与商业银行的风险管控是违背的,对所有存款人的利益是不负责任的。

要想真正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发展,大力度减税、想方设法降低中小微企业的成本、营造发展环境、推动有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至关重要。而多层次资本市场能够成体系的关键是得有一个健康和有信心的股票市场,否则股权投资没有合理的退出渠道,就不可能有健康和有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无论风投、创投还是PE、并购都需要有一个有预期的退出渠道,像目前的A股市场其实严重阻碍了各类股权投资,毕竟没有了终端退出的预期,整个股权投资市场必然一潭死水。其实回过头来看看,2016年之所以民间投资大幅下滑,除了民间资本对中国实体经济的悲观情绪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2015年的A股股灾让很多民间资本信心受挫,而随后A股市场又没及时修复市场信心,反而不断调整。要想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必须要振兴股权投资市场,而要想让股权投资市场兴盛就必须要有一个积极向上的股票市场环境。

对于如何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其实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早在2001年时任国务院信息化工作办公室副主任时,就国家信息化“十五”规划以及中国经济的发展路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在《把发展新经济与改革目标统一起来——中国发展新经济的路径依赖和现实挑战》一文中曾强调“发展新经济必须通过资本市场支持中小企业发展”,他认为新经济的本质特征是创新,创新的主体应该是中小企业,不能对传统的大型企业在新经济领域发展方面抱有过大期望,而且行政性垄断非常不利于创新发展;应该要有比较完善的风险投资机制、猎头公司和相对完整的资本市场。

现在回过头来看他当时的认识非常深刻和到位,只是当时人微言轻,还不足以推动他的认识和建议立即执行。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次作为国务院副总理的刘鹤出任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一方面反映出国务院对中小企业工作重视程度不断上升,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刘鹤确实想践行当年的提议和思考。如果能够按照他当年提出的办法来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如果执行不跑偏的话,这对中国的中小微企业发展和未来的中国经济都将是一件幸事。



撰文 / 苏培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苏培科:要想真正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大力度减税、降低中小微企业成本、营造发展环境、推动有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至关重要。



「或者 *OR」--近期,支持中小企业和小微企业发展的政策暖风频吹,利好接二连三。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出任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国央行对小微企业实施定向降准;央行行长易纲在6月29日的全国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电视电话会议上明确表态:要坚持不懈地把金融服务小微企业工作推向深入,扩大小微企业贷款投放,适度降低小微企业贷款成本。

由此来看,中央决策层面对于支持和鼓励中小微企业发展的决心很大,意识到了发展中小微企业是培育经济新动能和潜在增长力的重要源泉,尤其中小微企业在推动经济增长、促进就业、激发自主创新等方面有着重要作用。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几年“国进民退”导致民间投资的信心大幅受挫,民间投资在2016年跌落后这几年一直在低位徘徊。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支持措施和适当的发展环境,民营中小微企业在中国发展举步维艰,随着人力成本的上升和房租的飙涨,以及实体经济萎靡,导致大量的“双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企业雷声大雨点小,很多都半途而废,若任由这一趋势发展下去,中国经济潜在增长堪忧。

对此,中央决策层面开始关心中小微企业发展和未来的战略布局是个好事情,但好事办好还得讲求策略和方法。比如让金融服务中小微企业,通过央行定向降准来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有点隔山打牛。毕竟存款准备金率工具是一个总量型工具,把“定向”包装的再精确也未必能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尤其在目前全面去杠杆的宏观大背景下,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链条全面收紧,资金成本受到供需影响自然走高,再加上执行审慎监管标准的银行金融机构不可能轻易给中小微企业去贷款,他们宁愿贷款给那些有房产物业的夕阳红国有企业,也不会为了响应政策口号去冒险。毕竟中小微企业的资信状况较差和缺少可抵押的硬资产,它们在银行很难拿到廉价的贷款,如此一来往往就形成了银行把钱低价借给央企、国企,然后这些央企、国企再通过理财、投资、PPP融建等方式再高价借给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企业,还有部分流向民间高利借贷领域,只有部分幸运的中小微企业才能获得零星的高利借贷资金。显然通过央行定向降准来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不太靠谱,只能说是央行找个借口给市场输送流动性而已,并不能解决中小微企业的困境。

央行货币政策的定向传导跑偏,其实与当下中国的金融市场制度有关,依靠间接融资主导的银行金融模式注定了创新型中小微企业很难获得相应的支持,毕竟审慎监管要求银行借贷的行为必须要审慎安全,这不利于对创新和风险定价。只有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让风投和创投资本活跃于中小微企业之中才能解决根本问题,只有股权投资和股东捆绑发展的机制才能获得对创新的认可和冒险,对风险定价与银行机构有天壤之别。因此对于目前一些商业银行宣传的投贷联动、给小微企业贷款我不太看好,除非是一些政策性银行不计成本的执行,或者国家对商业银行对中小微企业贷款进行风险补偿,否则这与商业银行的风险管控是违背的,对所有存款人的利益是不负责任的。

要想真正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发展,大力度减税、想方设法降低中小微企业的成本、营造发展环境、推动有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至关重要。而多层次资本市场能够成体系的关键是得有一个健康和有信心的股票市场,否则股权投资没有合理的退出渠道,就不可能有健康和有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无论风投、创投还是PE、并购都需要有一个有预期的退出渠道,像目前的A股市场其实严重阻碍了各类股权投资,毕竟没有了终端退出的预期,整个股权投资市场必然一潭死水。其实回过头来看看,2016年之所以民间投资大幅下滑,除了民间资本对中国实体经济的悲观情绪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2015年的A股股灾让很多民间资本信心受挫,而随后A股市场又没及时修复市场信心,反而不断调整。要想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必须要振兴股权投资市场,而要想让股权投资市场兴盛就必须要有一个积极向上的股票市场环境。

对于如何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其实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早在2001年时任国务院信息化工作办公室副主任时,就国家信息化“十五”规划以及中国经济的发展路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在《把发展新经济与改革目标统一起来——中国发展新经济的路径依赖和现实挑战》一文中曾强调“发展新经济必须通过资本市场支持中小企业发展”,他认为新经济的本质特征是创新,创新的主体应该是中小企业,不能对传统的大型企业在新经济领域发展方面抱有过大期望,而且行政性垄断非常不利于创新发展;应该要有比较完善的风险投资机制、猎头公司和相对完整的资本市场。

现在回过头来看他当时的认识非常深刻和到位,只是当时人微言轻,还不足以推动他的认识和建议立即执行。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次作为国务院副总理的刘鹤出任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一方面反映出国务院对中小企业工作重视程度不断上升,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刘鹤确实想践行当年的提议和思考。如果能够按照他当年提出的办法来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如果执行不跑偏的话,这对中国的中小微企业发展和未来的中国经济都将是一件幸事。



撰文 / 苏培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苏培科:要想真正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大力度减税、降低中小微企业成本、营造发展环境、推动有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至关重要。



「或者 *OR」--近期,支持中小企业和小微企业发展的政策暖风频吹,利好接二连三。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出任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国央行对小微企业实施定向降准;央行行长易纲在6月29日的全国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电视电话会议上明确表态:要坚持不懈地把金融服务小微企业工作推向深入,扩大小微企业贷款投放,适度降低小微企业贷款成本。

由此来看,中央决策层面对于支持和鼓励中小微企业发展的决心很大,意识到了发展中小微企业是培育经济新动能和潜在增长力的重要源泉,尤其中小微企业在推动经济增长、促进就业、激发自主创新等方面有着重要作用。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几年“国进民退”导致民间投资的信心大幅受挫,民间投资在2016年跌落后这几年一直在低位徘徊。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支持措施和适当的发展环境,民营中小微企业在中国发展举步维艰,随着人力成本的上升和房租的飙涨,以及实体经济萎靡,导致大量的“双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企业雷声大雨点小,很多都半途而废,若任由这一趋势发展下去,中国经济潜在增长堪忧。

对此,中央决策层面开始关心中小微企业发展和未来的战略布局是个好事情,但好事办好还得讲求策略和方法。比如让金融服务中小微企业,通过央行定向降准来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有点隔山打牛。毕竟存款准备金率工具是一个总量型工具,把“定向”包装的再精确也未必能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尤其在目前全面去杠杆的宏观大背景下,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链条全面收紧,资金成本受到供需影响自然走高,再加上执行审慎监管标准的银行金融机构不可能轻易给中小微企业去贷款,他们宁愿贷款给那些有房产物业的夕阳红国有企业,也不会为了响应政策口号去冒险。毕竟中小微企业的资信状况较差和缺少可抵押的硬资产,它们在银行很难拿到廉价的贷款,如此一来往往就形成了银行把钱低价借给央企、国企,然后这些央企、国企再通过理财、投资、PPP融建等方式再高价借给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企业,还有部分流向民间高利借贷领域,只有部分幸运的中小微企业才能获得零星的高利借贷资金。显然通过央行定向降准来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不太靠谱,只能说是央行找个借口给市场输送流动性而已,并不能解决中小微企业的困境。

央行货币政策的定向传导跑偏,其实与当下中国的金融市场制度有关,依靠间接融资主导的银行金融模式注定了创新型中小微企业很难获得相应的支持,毕竟审慎监管要求银行借贷的行为必须要审慎安全,这不利于对创新和风险定价。只有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让风投和创投资本活跃于中小微企业之中才能解决根本问题,只有股权投资和股东捆绑发展的机制才能获得对创新的认可和冒险,对风险定价与银行机构有天壤之别。因此对于目前一些商业银行宣传的投贷联动、给小微企业贷款我不太看好,除非是一些政策性银行不计成本的执行,或者国家对商业银行对中小微企业贷款进行风险补偿,否则这与商业银行的风险管控是违背的,对所有存款人的利益是不负责任的。

要想真正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发展,大力度减税、想方设法降低中小微企业的成本、营造发展环境、推动有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至关重要。而多层次资本市场能够成体系的关键是得有一个健康和有信心的股票市场,否则股权投资没有合理的退出渠道,就不可能有健康和有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无论风投、创投还是PE、并购都需要有一个有预期的退出渠道,像目前的A股市场其实严重阻碍了各类股权投资,毕竟没有了终端退出的预期,整个股权投资市场必然一潭死水。其实回过头来看看,2016年之所以民间投资大幅下滑,除了民间资本对中国实体经济的悲观情绪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2015年的A股股灾让很多民间资本信心受挫,而随后A股市场又没及时修复市场信心,反而不断调整。要想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必须要振兴股权投资市场,而要想让股权投资市场兴盛就必须要有一个积极向上的股票市场环境。

对于如何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其实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早在2001年时任国务院信息化工作办公室副主任时,就国家信息化“十五”规划以及中国经济的发展路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在《把发展新经济与改革目标统一起来——中国发展新经济的路径依赖和现实挑战》一文中曾强调“发展新经济必须通过资本市场支持中小企业发展”,他认为新经济的本质特征是创新,创新的主体应该是中小企业,不能对传统的大型企业在新经济领域发展方面抱有过大期望,而且行政性垄断非常不利于创新发展;应该要有比较完善的风险投资机制、猎头公司和相对完整的资本市场。

现在回过头来看他当时的认识非常深刻和到位,只是当时人微言轻,还不足以推动他的认识和建议立即执行。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次作为国务院副总理的刘鹤出任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一方面反映出国务院对中小企业工作重视程度不断上升,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刘鹤确实想践行当年的提议和思考。如果能够按照他当年提出的办法来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如果执行不跑偏的话,这对中国的中小微企业发展和未来的中国经济都将是一件幸事。



撰文 / 苏培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支持中小微企业不能空喊口号

发布日期:2018-07-05 07:56
摘要」苏培科:要想真正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大力度减税、降低中小微企业成本、营造发展环境、推动有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至关重要。



「或者 *OR」--近期,支持中小企业和小微企业发展的政策暖风频吹,利好接二连三。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出任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国央行对小微企业实施定向降准;央行行长易纲在6月29日的全国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电视电话会议上明确表态:要坚持不懈地把金融服务小微企业工作推向深入,扩大小微企业贷款投放,适度降低小微企业贷款成本。

由此来看,中央决策层面对于支持和鼓励中小微企业发展的决心很大,意识到了发展中小微企业是培育经济新动能和潜在增长力的重要源泉,尤其中小微企业在推动经济增长、促进就业、激发自主创新等方面有着重要作用。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几年“国进民退”导致民间投资的信心大幅受挫,民间投资在2016年跌落后这几年一直在低位徘徊。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支持措施和适当的发展环境,民营中小微企业在中国发展举步维艰,随着人力成本的上升和房租的飙涨,以及实体经济萎靡,导致大量的“双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企业雷声大雨点小,很多都半途而废,若任由这一趋势发展下去,中国经济潜在增长堪忧。

对此,中央决策层面开始关心中小微企业发展和未来的战略布局是个好事情,但好事办好还得讲求策略和方法。比如让金融服务中小微企业,通过央行定向降准来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有点隔山打牛。毕竟存款准备金率工具是一个总量型工具,把“定向”包装的再精确也未必能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尤其在目前全面去杠杆的宏观大背景下,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链条全面收紧,资金成本受到供需影响自然走高,再加上执行审慎监管标准的银行金融机构不可能轻易给中小微企业去贷款,他们宁愿贷款给那些有房产物业的夕阳红国有企业,也不会为了响应政策口号去冒险。毕竟中小微企业的资信状况较差和缺少可抵押的硬资产,它们在银行很难拿到廉价的贷款,如此一来往往就形成了银行把钱低价借给央企、国企,然后这些央企、国企再通过理财、投资、PPP融建等方式再高价借给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企业,还有部分流向民间高利借贷领域,只有部分幸运的中小微企业才能获得零星的高利借贷资金。显然通过央行定向降准来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不太靠谱,只能说是央行找个借口给市场输送流动性而已,并不能解决中小微企业的困境。

央行货币政策的定向传导跑偏,其实与当下中国的金融市场制度有关,依靠间接融资主导的银行金融模式注定了创新型中小微企业很难获得相应的支持,毕竟审慎监管要求银行借贷的行为必须要审慎安全,这不利于对创新和风险定价。只有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让风投和创投资本活跃于中小微企业之中才能解决根本问题,只有股权投资和股东捆绑发展的机制才能获得对创新的认可和冒险,对风险定价与银行机构有天壤之别。因此对于目前一些商业银行宣传的投贷联动、给小微企业贷款我不太看好,除非是一些政策性银行不计成本的执行,或者国家对商业银行对中小微企业贷款进行风险补偿,否则这与商业银行的风险管控是违背的,对所有存款人的利益是不负责任的。

要想真正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发展,大力度减税、想方设法降低中小微企业的成本、营造发展环境、推动有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至关重要。而多层次资本市场能够成体系的关键是得有一个健康和有信心的股票市场,否则股权投资没有合理的退出渠道,就不可能有健康和有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无论风投、创投还是PE、并购都需要有一个有预期的退出渠道,像目前的A股市场其实严重阻碍了各类股权投资,毕竟没有了终端退出的预期,整个股权投资市场必然一潭死水。其实回过头来看看,2016年之所以民间投资大幅下滑,除了民间资本对中国实体经济的悲观情绪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2015年的A股股灾让很多民间资本信心受挫,而随后A股市场又没及时修复市场信心,反而不断调整。要想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必须要振兴股权投资市场,而要想让股权投资市场兴盛就必须要有一个积极向上的股票市场环境。

对于如何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其实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早在2001年时任国务院信息化工作办公室副主任时,就国家信息化“十五”规划以及中国经济的发展路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在《把发展新经济与改革目标统一起来——中国发展新经济的路径依赖和现实挑战》一文中曾强调“发展新经济必须通过资本市场支持中小企业发展”,他认为新经济的本质特征是创新,创新的主体应该是中小企业,不能对传统的大型企业在新经济领域发展方面抱有过大期望,而且行政性垄断非常不利于创新发展;应该要有比较完善的风险投资机制、猎头公司和相对完整的资本市场。

现在回过头来看他当时的认识非常深刻和到位,只是当时人微言轻,还不足以推动他的认识和建议立即执行。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次作为国务院副总理的刘鹤出任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一方面反映出国务院对中小企业工作重视程度不断上升,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刘鹤确实想践行当年的提议和思考。如果能够按照他当年提出的办法来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如果执行不跑偏的话,这对中国的中小微企业发展和未来的中国经济都将是一件幸事。



撰文 / 苏培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苏培科:要想真正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大力度减税、降低中小微企业成本、营造发展环境、推动有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至关重要。



「或者 *OR」--近期,支持中小企业和小微企业发展的政策暖风频吹,利好接二连三。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出任国务院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中国央行对小微企业实施定向降准;央行行长易纲在6月29日的全国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电视电话会议上明确表态:要坚持不懈地把金融服务小微企业工作推向深入,扩大小微企业贷款投放,适度降低小微企业贷款成本。

由此来看,中央决策层面对于支持和鼓励中小微企业发展的决心很大,意识到了发展中小微企业是培育经济新动能和潜在增长力的重要源泉,尤其中小微企业在推动经济增长、促进就业、激发自主创新等方面有着重要作用。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几年“国进民退”导致民间投资的信心大幅受挫,民间投资在2016年跌落后这几年一直在低位徘徊。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支持措施和适当的发展环境,民营中小微企业在中国发展举步维艰,随着人力成本的上升和房租的飙涨,以及实体经济萎靡,导致大量的“双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企业雷声大雨点小,很多都半途而废,若任由这一趋势发展下去,中国经济潜在增长堪忧。

对此,中央决策层面开始关心中小微企业发展和未来的战略布局是个好事情,但好事办好还得讲求策略和方法。比如让金融服务中小微企业,通过央行定向降准来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有点隔山打牛。毕竟存款准备金率工具是一个总量型工具,把“定向”包装的再精确也未必能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尤其在目前全面去杠杆的宏观大背景下,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链条全面收紧,资金成本受到供需影响自然走高,再加上执行审慎监管标准的银行金融机构不可能轻易给中小微企业去贷款,他们宁愿贷款给那些有房产物业的夕阳红国有企业,也不会为了响应政策口号去冒险。毕竟中小微企业的资信状况较差和缺少可抵押的硬资产,它们在银行很难拿到廉价的贷款,如此一来往往就形成了银行把钱低价借给央企、国企,然后这些央企、国企再通过理财、投资、PPP融建等方式再高价借给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和房地产企业,还有部分流向民间高利借贷领域,只有部分幸运的中小微企业才能获得零星的高利借贷资金。显然通过央行定向降准来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不太靠谱,只能说是央行找个借口给市场输送流动性而已,并不能解决中小微企业的困境。

央行货币政策的定向传导跑偏,其实与当下中国的金融市场制度有关,依靠间接融资主导的银行金融模式注定了创新型中小微企业很难获得相应的支持,毕竟审慎监管要求银行借贷的行为必须要审慎安全,这不利于对创新和风险定价。只有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让风投和创投资本活跃于中小微企业之中才能解决根本问题,只有股权投资和股东捆绑发展的机制才能获得对创新的认可和冒险,对风险定价与银行机构有天壤之别。因此对于目前一些商业银行宣传的投贷联动、给小微企业贷款我不太看好,除非是一些政策性银行不计成本的执行,或者国家对商业银行对中小微企业贷款进行风险补偿,否则这与商业银行的风险管控是违背的,对所有存款人的利益是不负责任的。

要想真正支持中小微企业的发展,大力度减税、想方设法降低中小微企业的成本、营造发展环境、推动有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至关重要。而多层次资本市场能够成体系的关键是得有一个健康和有信心的股票市场,否则股权投资没有合理的退出渠道,就不可能有健康和有效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无论风投、创投还是PE、并购都需要有一个有预期的退出渠道,像目前的A股市场其实严重阻碍了各类股权投资,毕竟没有了终端退出的预期,整个股权投资市场必然一潭死水。其实回过头来看看,2016年之所以民间投资大幅下滑,除了民间资本对中国实体经济的悲观情绪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2015年的A股股灾让很多民间资本信心受挫,而随后A股市场又没及时修复市场信心,反而不断调整。要想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必须要振兴股权投资市场,而要想让股权投资市场兴盛就必须要有一个积极向上的股票市场环境。

对于如何支持中小企业发展,其实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早在2001年时任国务院信息化工作办公室副主任时,就国家信息化“十五”规划以及中国经济的发展路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在《把发展新经济与改革目标统一起来——中国发展新经济的路径依赖和现实挑战》一文中曾强调“发展新经济必须通过资本市场支持中小企业发展”,他认为新经济的本质特征是创新,创新的主体应该是中小企业,不能对传统的大型企业在新经济领域发展方面抱有过大期望,而且行政性垄断非常不利于创新发展;应该要有比较完善的风险投资机制、猎头公司和相对完整的资本市场。

现在回过头来看他当时的认识非常深刻和到位,只是当时人微言轻,还不足以推动他的认识和建议立即执行。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次作为国务院副总理的刘鹤出任中小企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一方面反映出国务院对中小企业工作重视程度不断上升,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刘鹤确实想践行当年的提议和思考。如果能够按照他当年提出的办法来支持中小微企业发展,如果执行不跑偏的话,这对中国的中小微企业发展和未来的中国经济都将是一件幸事。



撰文 / 苏培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