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人民币反弹已近千点 有海外投资者放弃继续做空

发布日期:2018-07-04 14:51
摘要」易纲: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央行孙国锋:中国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应对贸易争端。



「或者 *OR」--境内外人民币7月3日兑美元双双跌破6.7关口,中国官方也打破了对近期快速贬值走势的沉默。在中国央行官员喊话及中资行美元卖盘的推动下,人民币扭转日内跌势而转升。离岸汇率在晚间进一步扩大涨势。

7月3日下午,中国央行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央行行长易纲就外汇市场表态称,将继续实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运用已有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发挥好宏观审慎政策的调节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近期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波动,我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主要是受美元走强和外部不确定性等因素影响,有些顺周期的行为,”易纲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称。易纲表态公开后,境内外人民币兑美元逆转跌势迅速转为走升。

亚洲时段傍晚,中国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书面回复彭博询问时表示,中国坚持多边主义、全球化、自由贸易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通行准则,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近期人民币汇率出现了一些贬值,这完全是市场由于外部不确定性引起预期变化的结果,并非央行有意引导,”他指出。

此前不久,新浪财经援引中国央行参事盛松成也表示,不应对人民币贬值作过度解读,现在应警惕人民币在贬值方向的超调;目前市场受情绪驱动较大;应理性看待中美贸易摩擦。

北京时间7月3日19:53,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上涨0.29%,报6.6466元;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上涨0.54%,报6.6519元。

从市场交易看,日内外汇市场交易员对彭博表示,在中国央行行长易纲答记者问文章发布之后,看到多家中资股份制银行抛出美元头寸,令人民币自6.70元附近一路快速回弹至6.673元一线。上午在汇率跌破6.70元后,中资大行美元抛盘一度如期而至,且打压幅度也较人民币跌破6.50和6.60元时更为明显,但其后汇率仍保持弱势。

此前,人民币在市场力量推动下贬值,虽在关键点位附近遭遇阻击,但官方没有死守或强行扭转市场走势。易纲在人民币贬破6.7关口后公开喊话,是目前官方对近期人民币贬值走势做出的最明确回应,或令市场在短期内对进一步做空人民币有所忌惮。

稳定市场

“准备好看逆周期因子重启吧,”澳新银行首席大中华经济学家杨宇霆注意到易纲提到了“顺周期的行为”。他同时表示,央行有不少工具来稳定汇率,“但目前只是想提供一些口头保证,让市场看到他们没有睡着。”

“央行是想让市场意识到汇率由市场决定,因此我不会把易纲的话理解为马上行动的信号,”杨宇霆写道。

民生银行金融发展研究中心研究院主任王一峰在采访中说,央行再度出面稳定市场预期,一方面反映出在汇率短期大幅波动下,货币当局高度重视;另一方面也说明,在美国对华征收关税前夕,汇率阶段性贬值已达目标区间,后续有必要保持大体稳定。

美国对中国34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措施将于7月6日生效,澳新银行市场经济学家曲天石认为,市场对于中美双方在此前达成和解没有抱太大希望,加上股市疲软和货币宽松预期,短期看市场情绪可能还会比较差。

“我觉得市场还没有恐慌,大家都还安坐在椅子上,想看看央行到底会不会干预,”上海商业银行研究负责人Ryan Lam说。

超调忧虑

伴随着双边汇率贬值,人民币对一篮子汇率也出现快速滑落。以官方数据看,6月份CFETS、BIS和SDR三个货币篮子分别下跌了1.6%、1.5%和2.5%,除了篮子货币数目最多的BIS篮子目前回调至一季度末时水平,其他两个篮子均已回到年初附近时的水平。三个篮子均2017年年中推出逆周期因子时的低点还有较远距离。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汇率分析师李刘阳在7月3日报告中也表示,虽然从篮子汇率角度而言,人民币触及6.65元即足以对此前有效汇率的高估部分进行修正,“但短期内人民币有可能继续向下突破形成超调”。他同时表示,若汇率进一步向下超调,“央行稳定汇率的可能性就变得越来越大了”。

此次人民币贬值虽快,但外汇市场的担忧和恐慌情绪远不及此前几轮贬值行情。人民币年初升势凌厉,1月份人民币月度升幅同样达到约3.6%,也创1994年以来的最大。在这种前所未有的过山车行情中,市场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适应能力也在长进。

交易员称,中资大行近期更为频繁地在掉期市场进行融入美元的操作,这导致USD/CNY1年掉期大幅下探,其操作规模远超即期的“点刹”式抛售。即使央行不动用外储资金,中资大行或许也有充足的美元资金来让汇率恢复平稳。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易纲: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央行孙国锋:中国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应对贸易争端。



「或者 *OR」--境内外人民币7月3日兑美元双双跌破6.7关口,中国官方也打破了对近期快速贬值走势的沉默。在中国央行官员喊话及中资行美元卖盘的推动下,人民币扭转日内跌势而转升。离岸汇率在晚间进一步扩大涨势。

7月3日下午,中国央行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央行行长易纲就外汇市场表态称,将继续实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运用已有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发挥好宏观审慎政策的调节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近期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波动,我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主要是受美元走强和外部不确定性等因素影响,有些顺周期的行为,”易纲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称。易纲表态公开后,境内外人民币兑美元逆转跌势迅速转为走升。

亚洲时段傍晚,中国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书面回复彭博询问时表示,中国坚持多边主义、全球化、自由贸易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通行准则,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近期人民币汇率出现了一些贬值,这完全是市场由于外部不确定性引起预期变化的结果,并非央行有意引导,”他指出。

此前不久,新浪财经援引中国央行参事盛松成也表示,不应对人民币贬值作过度解读,现在应警惕人民币在贬值方向的超调;目前市场受情绪驱动较大;应理性看待中美贸易摩擦。

北京时间7月3日19:53,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上涨0.29%,报6.6466元;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上涨0.54%,报6.6519元。

从市场交易看,日内外汇市场交易员对彭博表示,在中国央行行长易纲答记者问文章发布之后,看到多家中资股份制银行抛出美元头寸,令人民币自6.70元附近一路快速回弹至6.673元一线。上午在汇率跌破6.70元后,中资大行美元抛盘一度如期而至,且打压幅度也较人民币跌破6.50和6.60元时更为明显,但其后汇率仍保持弱势。

此前,人民币在市场力量推动下贬值,虽在关键点位附近遭遇阻击,但官方没有死守或强行扭转市场走势。易纲在人民币贬破6.7关口后公开喊话,是目前官方对近期人民币贬值走势做出的最明确回应,或令市场在短期内对进一步做空人民币有所忌惮。

稳定市场

“准备好看逆周期因子重启吧,”澳新银行首席大中华经济学家杨宇霆注意到易纲提到了“顺周期的行为”。他同时表示,央行有不少工具来稳定汇率,“但目前只是想提供一些口头保证,让市场看到他们没有睡着。”

“央行是想让市场意识到汇率由市场决定,因此我不会把易纲的话理解为马上行动的信号,”杨宇霆写道。

民生银行金融发展研究中心研究院主任王一峰在采访中说,央行再度出面稳定市场预期,一方面反映出在汇率短期大幅波动下,货币当局高度重视;另一方面也说明,在美国对华征收关税前夕,汇率阶段性贬值已达目标区间,后续有必要保持大体稳定。

美国对中国34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措施将于7月6日生效,澳新银行市场经济学家曲天石认为,市场对于中美双方在此前达成和解没有抱太大希望,加上股市疲软和货币宽松预期,短期看市场情绪可能还会比较差。

“我觉得市场还没有恐慌,大家都还安坐在椅子上,想看看央行到底会不会干预,”上海商业银行研究负责人Ryan Lam说。

超调忧虑

伴随着双边汇率贬值,人民币对一篮子汇率也出现快速滑落。以官方数据看,6月份CFETS、BIS和SDR三个货币篮子分别下跌了1.6%、1.5%和2.5%,除了篮子货币数目最多的BIS篮子目前回调至一季度末时水平,其他两个篮子均已回到年初附近时的水平。三个篮子均2017年年中推出逆周期因子时的低点还有较远距离。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汇率分析师李刘阳在7月3日报告中也表示,虽然从篮子汇率角度而言,人民币触及6.65元即足以对此前有效汇率的高估部分进行修正,“但短期内人民币有可能继续向下突破形成超调”。他同时表示,若汇率进一步向下超调,“央行稳定汇率的可能性就变得越来越大了”。

此次人民币贬值虽快,但外汇市场的担忧和恐慌情绪远不及此前几轮贬值行情。人民币年初升势凌厉,1月份人民币月度升幅同样达到约3.6%,也创1994年以来的最大。在这种前所未有的过山车行情中,市场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适应能力也在长进。

交易员称,中资大行近期更为频繁地在掉期市场进行融入美元的操作,这导致USD/CNY1年掉期大幅下探,其操作规模远超即期的“点刹”式抛售。即使央行不动用外储资金,中资大行或许也有充足的美元资金来让汇率恢复平稳。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易纲: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央行孙国锋:中国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应对贸易争端。



「或者 *OR」--境内外人民币7月3日兑美元双双跌破6.7关口,中国官方也打破了对近期快速贬值走势的沉默。在中国央行官员喊话及中资行美元卖盘的推动下,人民币扭转日内跌势而转升。离岸汇率在晚间进一步扩大涨势。

7月3日下午,中国央行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央行行长易纲就外汇市场表态称,将继续实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运用已有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发挥好宏观审慎政策的调节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近期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波动,我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主要是受美元走强和外部不确定性等因素影响,有些顺周期的行为,”易纲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称。易纲表态公开后,境内外人民币兑美元逆转跌势迅速转为走升。

亚洲时段傍晚,中国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书面回复彭博询问时表示,中国坚持多边主义、全球化、自由贸易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通行准则,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近期人民币汇率出现了一些贬值,这完全是市场由于外部不确定性引起预期变化的结果,并非央行有意引导,”他指出。

此前不久,新浪财经援引中国央行参事盛松成也表示,不应对人民币贬值作过度解读,现在应警惕人民币在贬值方向的超调;目前市场受情绪驱动较大;应理性看待中美贸易摩擦。

北京时间7月3日19:53,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上涨0.29%,报6.6466元;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上涨0.54%,报6.6519元。

从市场交易看,日内外汇市场交易员对彭博表示,在中国央行行长易纲答记者问文章发布之后,看到多家中资股份制银行抛出美元头寸,令人民币自6.70元附近一路快速回弹至6.673元一线。上午在汇率跌破6.70元后,中资大行美元抛盘一度如期而至,且打压幅度也较人民币跌破6.50和6.60元时更为明显,但其后汇率仍保持弱势。

此前,人民币在市场力量推动下贬值,虽在关键点位附近遭遇阻击,但官方没有死守或强行扭转市场走势。易纲在人民币贬破6.7关口后公开喊话,是目前官方对近期人民币贬值走势做出的最明确回应,或令市场在短期内对进一步做空人民币有所忌惮。

稳定市场

“准备好看逆周期因子重启吧,”澳新银行首席大中华经济学家杨宇霆注意到易纲提到了“顺周期的行为”。他同时表示,央行有不少工具来稳定汇率,“但目前只是想提供一些口头保证,让市场看到他们没有睡着。”

“央行是想让市场意识到汇率由市场决定,因此我不会把易纲的话理解为马上行动的信号,”杨宇霆写道。

民生银行金融发展研究中心研究院主任王一峰在采访中说,央行再度出面稳定市场预期,一方面反映出在汇率短期大幅波动下,货币当局高度重视;另一方面也说明,在美国对华征收关税前夕,汇率阶段性贬值已达目标区间,后续有必要保持大体稳定。

美国对中国34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措施将于7月6日生效,澳新银行市场经济学家曲天石认为,市场对于中美双方在此前达成和解没有抱太大希望,加上股市疲软和货币宽松预期,短期看市场情绪可能还会比较差。

“我觉得市场还没有恐慌,大家都还安坐在椅子上,想看看央行到底会不会干预,”上海商业银行研究负责人Ryan Lam说。

超调忧虑

伴随着双边汇率贬值,人民币对一篮子汇率也出现快速滑落。以官方数据看,6月份CFETS、BIS和SDR三个货币篮子分别下跌了1.6%、1.5%和2.5%,除了篮子货币数目最多的BIS篮子目前回调至一季度末时水平,其他两个篮子均已回到年初附近时的水平。三个篮子均2017年年中推出逆周期因子时的低点还有较远距离。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汇率分析师李刘阳在7月3日报告中也表示,虽然从篮子汇率角度而言,人民币触及6.65元即足以对此前有效汇率的高估部分进行修正,“但短期内人民币有可能继续向下突破形成超调”。他同时表示,若汇率进一步向下超调,“央行稳定汇率的可能性就变得越来越大了”。

此次人民币贬值虽快,但外汇市场的担忧和恐慌情绪远不及此前几轮贬值行情。人民币年初升势凌厉,1月份人民币月度升幅同样达到约3.6%,也创1994年以来的最大。在这种前所未有的过山车行情中,市场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适应能力也在长进。

交易员称,中资大行近期更为频繁地在掉期市场进行融入美元的操作,这导致USD/CNY1年掉期大幅下探,其操作规模远超即期的“点刹”式抛售。即使央行不动用外储资金,中资大行或许也有充足的美元资金来让汇率恢复平稳。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人民币反弹已近千点 有海外投资者放弃继续做空

发布日期:2018-07-04 14:51
摘要」易纲: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央行孙国锋:中国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应对贸易争端。



「或者 *OR」--境内外人民币7月3日兑美元双双跌破6.7关口,中国官方也打破了对近期快速贬值走势的沉默。在中国央行官员喊话及中资行美元卖盘的推动下,人民币扭转日内跌势而转升。离岸汇率在晚间进一步扩大涨势。

7月3日下午,中国央行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央行行长易纲就外汇市场表态称,将继续实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运用已有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发挥好宏观审慎政策的调节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近期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波动,我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主要是受美元走强和外部不确定性等因素影响,有些顺周期的行为,”易纲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称。易纲表态公开后,境内外人民币兑美元逆转跌势迅速转为走升。

亚洲时段傍晚,中国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书面回复彭博询问时表示,中国坚持多边主义、全球化、自由贸易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通行准则,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近期人民币汇率出现了一些贬值,这完全是市场由于外部不确定性引起预期变化的结果,并非央行有意引导,”他指出。

此前不久,新浪财经援引中国央行参事盛松成也表示,不应对人民币贬值作过度解读,现在应警惕人民币在贬值方向的超调;目前市场受情绪驱动较大;应理性看待中美贸易摩擦。

北京时间7月3日19:53,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上涨0.29%,报6.6466元;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上涨0.54%,报6.6519元。

从市场交易看,日内外汇市场交易员对彭博表示,在中国央行行长易纲答记者问文章发布之后,看到多家中资股份制银行抛出美元头寸,令人民币自6.70元附近一路快速回弹至6.673元一线。上午在汇率跌破6.70元后,中资大行美元抛盘一度如期而至,且打压幅度也较人民币跌破6.50和6.60元时更为明显,但其后汇率仍保持弱势。

此前,人民币在市场力量推动下贬值,虽在关键点位附近遭遇阻击,但官方没有死守或强行扭转市场走势。易纲在人民币贬破6.7关口后公开喊话,是目前官方对近期人民币贬值走势做出的最明确回应,或令市场在短期内对进一步做空人民币有所忌惮。

稳定市场

“准备好看逆周期因子重启吧,”澳新银行首席大中华经济学家杨宇霆注意到易纲提到了“顺周期的行为”。他同时表示,央行有不少工具来稳定汇率,“但目前只是想提供一些口头保证,让市场看到他们没有睡着。”

“央行是想让市场意识到汇率由市场决定,因此我不会把易纲的话理解为马上行动的信号,”杨宇霆写道。

民生银行金融发展研究中心研究院主任王一峰在采访中说,央行再度出面稳定市场预期,一方面反映出在汇率短期大幅波动下,货币当局高度重视;另一方面也说明,在美国对华征收关税前夕,汇率阶段性贬值已达目标区间,后续有必要保持大体稳定。

美国对中国34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措施将于7月6日生效,澳新银行市场经济学家曲天石认为,市场对于中美双方在此前达成和解没有抱太大希望,加上股市疲软和货币宽松预期,短期看市场情绪可能还会比较差。

“我觉得市场还没有恐慌,大家都还安坐在椅子上,想看看央行到底会不会干预,”上海商业银行研究负责人Ryan Lam说。

超调忧虑

伴随着双边汇率贬值,人民币对一篮子汇率也出现快速滑落。以官方数据看,6月份CFETS、BIS和SDR三个货币篮子分别下跌了1.6%、1.5%和2.5%,除了篮子货币数目最多的BIS篮子目前回调至一季度末时水平,其他两个篮子均已回到年初附近时的水平。三个篮子均2017年年中推出逆周期因子时的低点还有较远距离。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汇率分析师李刘阳在7月3日报告中也表示,虽然从篮子汇率角度而言,人民币触及6.65元即足以对此前有效汇率的高估部分进行修正,“但短期内人民币有可能继续向下突破形成超调”。他同时表示,若汇率进一步向下超调,“央行稳定汇率的可能性就变得越来越大了”。

此次人民币贬值虽快,但外汇市场的担忧和恐慌情绪远不及此前几轮贬值行情。人民币年初升势凌厉,1月份人民币月度升幅同样达到约3.6%,也创1994年以来的最大。在这种前所未有的过山车行情中,市场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适应能力也在长进。

交易员称,中资大行近期更为频繁地在掉期市场进行融入美元的操作,这导致USD/CNY1年掉期大幅下探,其操作规模远超即期的“点刹”式抛售。即使央行不动用外储资金,中资大行或许也有充足的美元资金来让汇率恢复平稳。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易纲: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央行孙国锋:中国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应对贸易争端。



「或者 *OR」--境内外人民币7月3日兑美元双双跌破6.7关口,中国官方也打破了对近期快速贬值走势的沉默。在中国央行官员喊话及中资行美元卖盘的推动下,人民币扭转日内跌势而转升。离岸汇率在晚间进一步扩大涨势。

7月3日下午,中国央行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央行行长易纲就外汇市场表态称,将继续实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运用已有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发挥好宏观审慎政策的调节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近期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波动,我们正在密切关注,这主要是受美元走强和外部不确定性等因素影响,有些顺周期的行为,”易纲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称。易纲表态公开后,境内外人民币兑美元逆转跌势迅速转为走升。

亚洲时段傍晚,中国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在书面回复彭博询问时表示,中国坚持多边主义、全球化、自由贸易和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通行准则,不会将人民币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近期人民币汇率出现了一些贬值,这完全是市场由于外部不确定性引起预期变化的结果,并非央行有意引导,”他指出。

此前不久,新浪财经援引中国央行参事盛松成也表示,不应对人民币贬值作过度解读,现在应警惕人民币在贬值方向的超调;目前市场受情绪驱动较大;应理性看待中美贸易摩擦。

北京时间7月3日19:53,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上涨0.29%,报6.6466元;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上涨0.54%,报6.6519元。

从市场交易看,日内外汇市场交易员对彭博表示,在中国央行行长易纲答记者问文章发布之后,看到多家中资股份制银行抛出美元头寸,令人民币自6.70元附近一路快速回弹至6.673元一线。上午在汇率跌破6.70元后,中资大行美元抛盘一度如期而至,且打压幅度也较人民币跌破6.50和6.60元时更为明显,但其后汇率仍保持弱势。

此前,人民币在市场力量推动下贬值,虽在关键点位附近遭遇阻击,但官方没有死守或强行扭转市场走势。易纲在人民币贬破6.7关口后公开喊话,是目前官方对近期人民币贬值走势做出的最明确回应,或令市场在短期内对进一步做空人民币有所忌惮。

稳定市场

“准备好看逆周期因子重启吧,”澳新银行首席大中华经济学家杨宇霆注意到易纲提到了“顺周期的行为”。他同时表示,央行有不少工具来稳定汇率,“但目前只是想提供一些口头保证,让市场看到他们没有睡着。”

“央行是想让市场意识到汇率由市场决定,因此我不会把易纲的话理解为马上行动的信号,”杨宇霆写道。

民生银行金融发展研究中心研究院主任王一峰在采访中说,央行再度出面稳定市场预期,一方面反映出在汇率短期大幅波动下,货币当局高度重视;另一方面也说明,在美国对华征收关税前夕,汇率阶段性贬值已达目标区间,后续有必要保持大体稳定。

美国对中国34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措施将于7月6日生效,澳新银行市场经济学家曲天石认为,市场对于中美双方在此前达成和解没有抱太大希望,加上股市疲软和货币宽松预期,短期看市场情绪可能还会比较差。

“我觉得市场还没有恐慌,大家都还安坐在椅子上,想看看央行到底会不会干预,”上海商业银行研究负责人Ryan Lam说。

超调忧虑

伴随着双边汇率贬值,人民币对一篮子汇率也出现快速滑落。以官方数据看,6月份CFETS、BIS和SDR三个货币篮子分别下跌了1.6%、1.5%和2.5%,除了篮子货币数目最多的BIS篮子目前回调至一季度末时水平,其他两个篮子均已回到年初附近时的水平。三个篮子均2017年年中推出逆周期因子时的低点还有较远距离。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汇率分析师李刘阳在7月3日报告中也表示,虽然从篮子汇率角度而言,人民币触及6.65元即足以对此前有效汇率的高估部分进行修正,“但短期内人民币有可能继续向下突破形成超调”。他同时表示,若汇率进一步向下超调,“央行稳定汇率的可能性就变得越来越大了”。

此次人民币贬值虽快,但外汇市场的担忧和恐慌情绪远不及此前几轮贬值行情。人民币年初升势凌厉,1月份人民币月度升幅同样达到约3.6%,也创1994年以来的最大。在这种前所未有的过山车行情中,市场对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适应能力也在长进。

交易员称,中资大行近期更为频繁地在掉期市场进行融入美元的操作,这导致USD/CNY1年掉期大幅下探,其操作规模远超即期的“点刹”式抛售。即使央行不动用外储资金,中资大行或许也有充足的美元资金来让汇率恢复平稳。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