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为什么伦敦犯罪率比纽约高?

发布日期:2018-07-04 07:56
摘要」在2018年头几个月,伦敦的治安形势急剧恶化;凶杀案在美国更加普遍,是因为美国枪支泛滥。



「或者 *OR」--当我2000年代初期住在伦敦的时候,暴力犯罪呈上升趋势。故障频频的地铁,让乘客饱受延误之苦。这座城市的很多地区看起来肮脏破旧,我所在社区的游乐场似乎总是被碎玻璃覆盖着。

在一场晚宴上,我向一位当地人感慨:“这感觉有点像20世纪70年代的纽约。”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会儿。“当然,这里没有枪。”他最后回答说。

这位仁兄所言不虚。用枪杀人比用刀杀人容易得多——后者是伦敦的主要谋杀武器。1979年,纽约市发生了1733起凶杀案(1990年发生了2245起,创下历史最高纪录)。2001年相对安全,发生了649起。相较之下,伦敦当年仅发生了196起凶杀案。

即使在2017年,当纽约的暴力犯罪持续下降,而伦敦的暴力犯罪在历经大约十年的下降(持续到2014年底)之后,再次上升的时候,前者发生的凶杀案仍然是后者的两倍以上。需要指出的是,两座城市的人口数量非常接近:截至2017年中期,纽约估计有860万人,伦敦大约有890万人。

但在2018年头几个月,伦敦的治安形势急剧恶化,以至于《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在4月的一则头条新闻中惊呼:“持刀伤人事件激增,伦敦的谋杀案发案率超越纽约。”事实证明,经过修订后,伦敦的凶杀案数量仅在2月这一个月超越纽约;2018年迄今为止(截至5月底),伦敦的凶杀案数量(70起)仍然低于纽约(114起)。此外,纽约的谋杀案发案率往往在夏季会上升,而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发案率则没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因此,伦敦在整整一年的谋杀案发案率不太可能超越纽约。另一方面,当你将视野投向财产犯罪,以及除凶杀之外的其他暴力犯罪的时候,《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 2017年秋季刊发的那则头条新闻就具有一定的可信性:“犯罪数据表明,伦敦现在比纽约更危险。”

这跟世人的传统看法大相径庭:在人们的印象中,英国是一片安宁而古朴的陆地,随处可见修剪整齐的树篱和基本不携带配枪的警察,而美国则是一个无法无天,任由手持枪支的牛仔横行街头的国度。有鉴于此,一些人迫切地寻求解释。2017年秋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将英国不断上升的犯罪率与“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的蔓延”联系在一起;根据一些极右翼分子的描述,英国首都已经沦为“伦敦斯坦”,被极度危险的伊斯兰极端分子牢牢掌控。事实上,这座城市2017年发生了四起貌似由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授意的袭击事件,尽管自2017年9月以来,这条战线一直很平静。上述犯罪数据没有计入恐怖袭击的受害者,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计入。恐怖袭击和普通犯罪之间似乎没有多大关系。伦敦的移民与犯罪之间似乎也没有多大联系——伦敦的外国出生居民占比(略高于三分之一)与纽约大致相同。事实上,英国的移民似乎比本地出生的居民更不可能犯罪。这跟美国的情况相同,但不同于一些欧洲大陆国家。

那么,伦敦究竟发生了什么?实际上,自2014年以来,在全球的许多地方,暴力犯罪都呈现上升势头,其中包括纽约市以外的美国其他地区。我的彭博专栏同事特蕾泽·拉斐尔(Therese Raphael)曾经在4月撰文评述英国的犯罪率上升问题。除了没有完全令人满意的解释外,我没有什么可补充的。但对于伦敦和纽约的犯罪率比较,我的确有两点看法:

1. 他们更多地是谈论纽约,以及这座城市自90年代初以来的犯罪率变化——而不是伦敦。

2. 除凶杀案之外,最近相当长时间以来,英格兰和威尔士的犯罪率其实比美国略高一些。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一直致力于记录各国犯罪统计的比较数据。就谋杀案发案率而言,这些统计数据显示美国仍然是富裕国家中的异数,尽管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其谋杀案发案率已经大幅下滑。

不过,在财产犯罪方面,美国的表现相当不错。

联合国努力使这些国家的犯罪数字具有可比性,但犯罪定义、警察执法和人们的报案倾向等方面的差异依然存在。就谋杀案而言,差异并不大,盗窃案的差异有点大,而袭击案(assault)的差异则非常大,以至于我不打算制作图表。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英格兰和威尔士的袭击案发案率比美国高出近三倍,比瑞士高出88倍。尽管上述数字或许有些夸张,但总体方向可能是对的。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进行的一组研究中,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犯罪学家戴维·法灵顿(David Farrington)和美国司法部统计局(BJS)的研究人员想方设法地让犯罪指标保持一致。他们发现,除凶杀案之外,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美国的犯罪率已经低于英格兰和威尔士;就大多数犯罪类别而言,美国的犯罪率正在靠近富裕国家的中等或最低水平。他们还发现,相较于其他国家,犯罪行为在美国更有可能被起诉,犯罪分子也更有可能入狱服刑。

我对这项证据的解读是,凶杀案在美国更加普遍,是因为美国枪支泛滥;其他犯罪不那么常见,是因为美国的执法更严格。一些人或许会认为,美国的其他犯罪相对较少,是因为潜在犯罪分子害怕潜在受害者携带枪支,但这种看法其实并不符合相关数据,因为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美国的犯罪率和持枪家庭比例一直在同步下降。至于更加严厉的执法,基于成本效益分析来看,美国的执法力度可能有点太严厉了——美国的监禁率几乎是英格兰和威尔士的五倍,而且这或许是美国的劳动力参与率比英国低得多的原因之一。但它似乎的确在减少犯罪方面发挥了作用。

我曾经在2月撰文评述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社会学家帕特里克·夏基(Patrick Sharkey)的新书《不安的和平:犯罪率大幅下降、城市生活复兴和下一场打击暴力犯罪战争》(Uneasy Peace: The Great Crime Decline, The Renewal of City Life, and the Next War on Violence)。这部著作认为,更加严厉的执法是美国犯罪率大幅下降的原因之一。但在夏基看来,执法队伍进一步壮大是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美国的警务人员数量不断增加,一些全新的(或者重新启用的)社区守卫技术获得广泛应用,由此给一些此前缺乏警力的街头带来了“得力的监护人”。

21世纪初,伦敦也试图通过提高地方税收来扩大大都会警察局(Metropolitan Police)的力量,希望以“更安全的社区团队”致力于社区警务。但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英国政府已经将警察经费缩减了25%,这不仅导致“警察人数急剧减少,也几乎彻底清除了社区辅助警官,因为后者可以变得多余,而前者不能。”上周向英国上议院发表讲话时,前大都会警察局官员布赖恩·帕迪克(Brian Paddick)这样说道。几天后,现任英国自由民主党上议院议员的帕迪克对我说:“我的看法是,警方已经将公共空间让渡给了犯罪分子。现在的问题不是多大的惩罚力度才有震慑力,而是犯罪分子并不认为他们会被抓住。”

尽管伦敦的人口比纽约略多,面积差不多是纽约的两倍,但该市的警察人数比纽约少12%,民警雇员更是比纽约少了56%。我此前一直呆在伦敦,印象中只看到一位警员的身影。回到纽约后,仅一个早上,我就看到了两位警员。

尽管如此,在访问伦敦期间,我并没有产生不安全感。即使最近有所增加,但伦敦现在的犯罪率仍然低于我在2000年和2001年住在那里的时候。此外,自那时以来,伦敦地铁已经有了很大改善(而纽约地铁还是那么差劲)。在我目光所及之处,这座城市看起来很棒。是的,伦敦并不是一座致命的反乌托邦城市。但它或许需要更多的警力肩负起守卫之责。



撰文 / Justin Fox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2018年头几个月,伦敦的治安形势急剧恶化;凶杀案在美国更加普遍,是因为美国枪支泛滥。



「或者 *OR」--当我2000年代初期住在伦敦的时候,暴力犯罪呈上升趋势。故障频频的地铁,让乘客饱受延误之苦。这座城市的很多地区看起来肮脏破旧,我所在社区的游乐场似乎总是被碎玻璃覆盖着。

在一场晚宴上,我向一位当地人感慨:“这感觉有点像20世纪70年代的纽约。”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会儿。“当然,这里没有枪。”他最后回答说。

这位仁兄所言不虚。用枪杀人比用刀杀人容易得多——后者是伦敦的主要谋杀武器。1979年,纽约市发生了1733起凶杀案(1990年发生了2245起,创下历史最高纪录)。2001年相对安全,发生了649起。相较之下,伦敦当年仅发生了196起凶杀案。

即使在2017年,当纽约的暴力犯罪持续下降,而伦敦的暴力犯罪在历经大约十年的下降(持续到2014年底)之后,再次上升的时候,前者发生的凶杀案仍然是后者的两倍以上。需要指出的是,两座城市的人口数量非常接近:截至2017年中期,纽约估计有860万人,伦敦大约有890万人。

但在2018年头几个月,伦敦的治安形势急剧恶化,以至于《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在4月的一则头条新闻中惊呼:“持刀伤人事件激增,伦敦的谋杀案发案率超越纽约。”事实证明,经过修订后,伦敦的凶杀案数量仅在2月这一个月超越纽约;2018年迄今为止(截至5月底),伦敦的凶杀案数量(70起)仍然低于纽约(114起)。此外,纽约的谋杀案发案率往往在夏季会上升,而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发案率则没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因此,伦敦在整整一年的谋杀案发案率不太可能超越纽约。另一方面,当你将视野投向财产犯罪,以及除凶杀之外的其他暴力犯罪的时候,《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 2017年秋季刊发的那则头条新闻就具有一定的可信性:“犯罪数据表明,伦敦现在比纽约更危险。”

这跟世人的传统看法大相径庭:在人们的印象中,英国是一片安宁而古朴的陆地,随处可见修剪整齐的树篱和基本不携带配枪的警察,而美国则是一个无法无天,任由手持枪支的牛仔横行街头的国度。有鉴于此,一些人迫切地寻求解释。2017年秋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将英国不断上升的犯罪率与“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的蔓延”联系在一起;根据一些极右翼分子的描述,英国首都已经沦为“伦敦斯坦”,被极度危险的伊斯兰极端分子牢牢掌控。事实上,这座城市2017年发生了四起貌似由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授意的袭击事件,尽管自2017年9月以来,这条战线一直很平静。上述犯罪数据没有计入恐怖袭击的受害者,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计入。恐怖袭击和普通犯罪之间似乎没有多大关系。伦敦的移民与犯罪之间似乎也没有多大联系——伦敦的外国出生居民占比(略高于三分之一)与纽约大致相同。事实上,英国的移民似乎比本地出生的居民更不可能犯罪。这跟美国的情况相同,但不同于一些欧洲大陆国家。

那么,伦敦究竟发生了什么?实际上,自2014年以来,在全球的许多地方,暴力犯罪都呈现上升势头,其中包括纽约市以外的美国其他地区。我的彭博专栏同事特蕾泽·拉斐尔(Therese Raphael)曾经在4月撰文评述英国的犯罪率上升问题。除了没有完全令人满意的解释外,我没有什么可补充的。但对于伦敦和纽约的犯罪率比较,我的确有两点看法:

1. 他们更多地是谈论纽约,以及这座城市自90年代初以来的犯罪率变化——而不是伦敦。

2. 除凶杀案之外,最近相当长时间以来,英格兰和威尔士的犯罪率其实比美国略高一些。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一直致力于记录各国犯罪统计的比较数据。就谋杀案发案率而言,这些统计数据显示美国仍然是富裕国家中的异数,尽管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其谋杀案发案率已经大幅下滑。

不过,在财产犯罪方面,美国的表现相当不错。

联合国努力使这些国家的犯罪数字具有可比性,但犯罪定义、警察执法和人们的报案倾向等方面的差异依然存在。就谋杀案而言,差异并不大,盗窃案的差异有点大,而袭击案(assault)的差异则非常大,以至于我不打算制作图表。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英格兰和威尔士的袭击案发案率比美国高出近三倍,比瑞士高出88倍。尽管上述数字或许有些夸张,但总体方向可能是对的。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进行的一组研究中,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犯罪学家戴维·法灵顿(David Farrington)和美国司法部统计局(BJS)的研究人员想方设法地让犯罪指标保持一致。他们发现,除凶杀案之外,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美国的犯罪率已经低于英格兰和威尔士;就大多数犯罪类别而言,美国的犯罪率正在靠近富裕国家的中等或最低水平。他们还发现,相较于其他国家,犯罪行为在美国更有可能被起诉,犯罪分子也更有可能入狱服刑。

我对这项证据的解读是,凶杀案在美国更加普遍,是因为美国枪支泛滥;其他犯罪不那么常见,是因为美国的执法更严格。一些人或许会认为,美国的其他犯罪相对较少,是因为潜在犯罪分子害怕潜在受害者携带枪支,但这种看法其实并不符合相关数据,因为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美国的犯罪率和持枪家庭比例一直在同步下降。至于更加严厉的执法,基于成本效益分析来看,美国的执法力度可能有点太严厉了——美国的监禁率几乎是英格兰和威尔士的五倍,而且这或许是美国的劳动力参与率比英国低得多的原因之一。但它似乎的确在减少犯罪方面发挥了作用。

我曾经在2月撰文评述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社会学家帕特里克·夏基(Patrick Sharkey)的新书《不安的和平:犯罪率大幅下降、城市生活复兴和下一场打击暴力犯罪战争》(Uneasy Peace: The Great Crime Decline, The Renewal of City Life, and the Next War on Violence)。这部著作认为,更加严厉的执法是美国犯罪率大幅下降的原因之一。但在夏基看来,执法队伍进一步壮大是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美国的警务人员数量不断增加,一些全新的(或者重新启用的)社区守卫技术获得广泛应用,由此给一些此前缺乏警力的街头带来了“得力的监护人”。

21世纪初,伦敦也试图通过提高地方税收来扩大大都会警察局(Metropolitan Police)的力量,希望以“更安全的社区团队”致力于社区警务。但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英国政府已经将警察经费缩减了25%,这不仅导致“警察人数急剧减少,也几乎彻底清除了社区辅助警官,因为后者可以变得多余,而前者不能。”上周向英国上议院发表讲话时,前大都会警察局官员布赖恩·帕迪克(Brian Paddick)这样说道。几天后,现任英国自由民主党上议院议员的帕迪克对我说:“我的看法是,警方已经将公共空间让渡给了犯罪分子。现在的问题不是多大的惩罚力度才有震慑力,而是犯罪分子并不认为他们会被抓住。”

尽管伦敦的人口比纽约略多,面积差不多是纽约的两倍,但该市的警察人数比纽约少12%,民警雇员更是比纽约少了56%。我此前一直呆在伦敦,印象中只看到一位警员的身影。回到纽约后,仅一个早上,我就看到了两位警员。

尽管如此,在访问伦敦期间,我并没有产生不安全感。即使最近有所增加,但伦敦现在的犯罪率仍然低于我在2000年和2001年住在那里的时候。此外,自那时以来,伦敦地铁已经有了很大改善(而纽约地铁还是那么差劲)。在我目光所及之处,这座城市看起来很棒。是的,伦敦并不是一座致命的反乌托邦城市。但它或许需要更多的警力肩负起守卫之责。



撰文 / Justin Fox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在2018年头几个月,伦敦的治安形势急剧恶化;凶杀案在美国更加普遍,是因为美国枪支泛滥。



「或者 *OR」--当我2000年代初期住在伦敦的时候,暴力犯罪呈上升趋势。故障频频的地铁,让乘客饱受延误之苦。这座城市的很多地区看起来肮脏破旧,我所在社区的游乐场似乎总是被碎玻璃覆盖着。

在一场晚宴上,我向一位当地人感慨:“这感觉有点像20世纪70年代的纽约。”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会儿。“当然,这里没有枪。”他最后回答说。

这位仁兄所言不虚。用枪杀人比用刀杀人容易得多——后者是伦敦的主要谋杀武器。1979年,纽约市发生了1733起凶杀案(1990年发生了2245起,创下历史最高纪录)。2001年相对安全,发生了649起。相较之下,伦敦当年仅发生了196起凶杀案。

即使在2017年,当纽约的暴力犯罪持续下降,而伦敦的暴力犯罪在历经大约十年的下降(持续到2014年底)之后,再次上升的时候,前者发生的凶杀案仍然是后者的两倍以上。需要指出的是,两座城市的人口数量非常接近:截至2017年中期,纽约估计有860万人,伦敦大约有890万人。

但在2018年头几个月,伦敦的治安形势急剧恶化,以至于《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在4月的一则头条新闻中惊呼:“持刀伤人事件激增,伦敦的谋杀案发案率超越纽约。”事实证明,经过修订后,伦敦的凶杀案数量仅在2月这一个月超越纽约;2018年迄今为止(截至5月底),伦敦的凶杀案数量(70起)仍然低于纽约(114起)。此外,纽约的谋杀案发案率往往在夏季会上升,而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发案率则没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因此,伦敦在整整一年的谋杀案发案率不太可能超越纽约。另一方面,当你将视野投向财产犯罪,以及除凶杀之外的其他暴力犯罪的时候,《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 2017年秋季刊发的那则头条新闻就具有一定的可信性:“犯罪数据表明,伦敦现在比纽约更危险。”

这跟世人的传统看法大相径庭:在人们的印象中,英国是一片安宁而古朴的陆地,随处可见修剪整齐的树篱和基本不携带配枪的警察,而美国则是一个无法无天,任由手持枪支的牛仔横行街头的国度。有鉴于此,一些人迫切地寻求解释。2017年秋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将英国不断上升的犯罪率与“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的蔓延”联系在一起;根据一些极右翼分子的描述,英国首都已经沦为“伦敦斯坦”,被极度危险的伊斯兰极端分子牢牢掌控。事实上,这座城市2017年发生了四起貌似由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授意的袭击事件,尽管自2017年9月以来,这条战线一直很平静。上述犯罪数据没有计入恐怖袭击的受害者,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计入。恐怖袭击和普通犯罪之间似乎没有多大关系。伦敦的移民与犯罪之间似乎也没有多大联系——伦敦的外国出生居民占比(略高于三分之一)与纽约大致相同。事实上,英国的移民似乎比本地出生的居民更不可能犯罪。这跟美国的情况相同,但不同于一些欧洲大陆国家。

那么,伦敦究竟发生了什么?实际上,自2014年以来,在全球的许多地方,暴力犯罪都呈现上升势头,其中包括纽约市以外的美国其他地区。我的彭博专栏同事特蕾泽·拉斐尔(Therese Raphael)曾经在4月撰文评述英国的犯罪率上升问题。除了没有完全令人满意的解释外,我没有什么可补充的。但对于伦敦和纽约的犯罪率比较,我的确有两点看法:

1. 他们更多地是谈论纽约,以及这座城市自90年代初以来的犯罪率变化——而不是伦敦。

2. 除凶杀案之外,最近相当长时间以来,英格兰和威尔士的犯罪率其实比美国略高一些。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一直致力于记录各国犯罪统计的比较数据。就谋杀案发案率而言,这些统计数据显示美国仍然是富裕国家中的异数,尽管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其谋杀案发案率已经大幅下滑。

不过,在财产犯罪方面,美国的表现相当不错。

联合国努力使这些国家的犯罪数字具有可比性,但犯罪定义、警察执法和人们的报案倾向等方面的差异依然存在。就谋杀案而言,差异并不大,盗窃案的差异有点大,而袭击案(assault)的差异则非常大,以至于我不打算制作图表。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英格兰和威尔士的袭击案发案率比美国高出近三倍,比瑞士高出88倍。尽管上述数字或许有些夸张,但总体方向可能是对的。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进行的一组研究中,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犯罪学家戴维·法灵顿(David Farrington)和美国司法部统计局(BJS)的研究人员想方设法地让犯罪指标保持一致。他们发现,除凶杀案之外,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美国的犯罪率已经低于英格兰和威尔士;就大多数犯罪类别而言,美国的犯罪率正在靠近富裕国家的中等或最低水平。他们还发现,相较于其他国家,犯罪行为在美国更有可能被起诉,犯罪分子也更有可能入狱服刑。

我对这项证据的解读是,凶杀案在美国更加普遍,是因为美国枪支泛滥;其他犯罪不那么常见,是因为美国的执法更严格。一些人或许会认为,美国的其他犯罪相对较少,是因为潜在犯罪分子害怕潜在受害者携带枪支,但这种看法其实并不符合相关数据,因为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美国的犯罪率和持枪家庭比例一直在同步下降。至于更加严厉的执法,基于成本效益分析来看,美国的执法力度可能有点太严厉了——美国的监禁率几乎是英格兰和威尔士的五倍,而且这或许是美国的劳动力参与率比英国低得多的原因之一。但它似乎的确在减少犯罪方面发挥了作用。

我曾经在2月撰文评述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社会学家帕特里克·夏基(Patrick Sharkey)的新书《不安的和平:犯罪率大幅下降、城市生活复兴和下一场打击暴力犯罪战争》(Uneasy Peace: The Great Crime Decline, The Renewal of City Life, and the Next War on Violence)。这部著作认为,更加严厉的执法是美国犯罪率大幅下降的原因之一。但在夏基看来,执法队伍进一步壮大是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美国的警务人员数量不断增加,一些全新的(或者重新启用的)社区守卫技术获得广泛应用,由此给一些此前缺乏警力的街头带来了“得力的监护人”。

21世纪初,伦敦也试图通过提高地方税收来扩大大都会警察局(Metropolitan Police)的力量,希望以“更安全的社区团队”致力于社区警务。但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英国政府已经将警察经费缩减了25%,这不仅导致“警察人数急剧减少,也几乎彻底清除了社区辅助警官,因为后者可以变得多余,而前者不能。”上周向英国上议院发表讲话时,前大都会警察局官员布赖恩·帕迪克(Brian Paddick)这样说道。几天后,现任英国自由民主党上议院议员的帕迪克对我说:“我的看法是,警方已经将公共空间让渡给了犯罪分子。现在的问题不是多大的惩罚力度才有震慑力,而是犯罪分子并不认为他们会被抓住。”

尽管伦敦的人口比纽约略多,面积差不多是纽约的两倍,但该市的警察人数比纽约少12%,民警雇员更是比纽约少了56%。我此前一直呆在伦敦,印象中只看到一位警员的身影。回到纽约后,仅一个早上,我就看到了两位警员。

尽管如此,在访问伦敦期间,我并没有产生不安全感。即使最近有所增加,但伦敦现在的犯罪率仍然低于我在2000年和2001年住在那里的时候。此外,自那时以来,伦敦地铁已经有了很大改善(而纽约地铁还是那么差劲)。在我目光所及之处,这座城市看起来很棒。是的,伦敦并不是一座致命的反乌托邦城市。但它或许需要更多的警力肩负起守卫之责。



撰文 / Justin Fox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为什么伦敦犯罪率比纽约高?

发布日期:2018-07-04 07:56
摘要」在2018年头几个月,伦敦的治安形势急剧恶化;凶杀案在美国更加普遍,是因为美国枪支泛滥。



「或者 *OR」--当我2000年代初期住在伦敦的时候,暴力犯罪呈上升趋势。故障频频的地铁,让乘客饱受延误之苦。这座城市的很多地区看起来肮脏破旧,我所在社区的游乐场似乎总是被碎玻璃覆盖着。

在一场晚宴上,我向一位当地人感慨:“这感觉有点像20世纪70年代的纽约。”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会儿。“当然,这里没有枪。”他最后回答说。

这位仁兄所言不虚。用枪杀人比用刀杀人容易得多——后者是伦敦的主要谋杀武器。1979年,纽约市发生了1733起凶杀案(1990年发生了2245起,创下历史最高纪录)。2001年相对安全,发生了649起。相较之下,伦敦当年仅发生了196起凶杀案。

即使在2017年,当纽约的暴力犯罪持续下降,而伦敦的暴力犯罪在历经大约十年的下降(持续到2014年底)之后,再次上升的时候,前者发生的凶杀案仍然是后者的两倍以上。需要指出的是,两座城市的人口数量非常接近:截至2017年中期,纽约估计有860万人,伦敦大约有890万人。

但在2018年头几个月,伦敦的治安形势急剧恶化,以至于《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在4月的一则头条新闻中惊呼:“持刀伤人事件激增,伦敦的谋杀案发案率超越纽约。”事实证明,经过修订后,伦敦的凶杀案数量仅在2月这一个月超越纽约;2018年迄今为止(截至5月底),伦敦的凶杀案数量(70起)仍然低于纽约(114起)。此外,纽约的谋杀案发案率往往在夏季会上升,而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发案率则没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因此,伦敦在整整一年的谋杀案发案率不太可能超越纽约。另一方面,当你将视野投向财产犯罪,以及除凶杀之外的其他暴力犯罪的时候,《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 2017年秋季刊发的那则头条新闻就具有一定的可信性:“犯罪数据表明,伦敦现在比纽约更危险。”

这跟世人的传统看法大相径庭:在人们的印象中,英国是一片安宁而古朴的陆地,随处可见修剪整齐的树篱和基本不携带配枪的警察,而美国则是一个无法无天,任由手持枪支的牛仔横行街头的国度。有鉴于此,一些人迫切地寻求解释。2017年秋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将英国不断上升的犯罪率与“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的蔓延”联系在一起;根据一些极右翼分子的描述,英国首都已经沦为“伦敦斯坦”,被极度危险的伊斯兰极端分子牢牢掌控。事实上,这座城市2017年发生了四起貌似由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授意的袭击事件,尽管自2017年9月以来,这条战线一直很平静。上述犯罪数据没有计入恐怖袭击的受害者,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计入。恐怖袭击和普通犯罪之间似乎没有多大关系。伦敦的移民与犯罪之间似乎也没有多大联系——伦敦的外国出生居民占比(略高于三分之一)与纽约大致相同。事实上,英国的移民似乎比本地出生的居民更不可能犯罪。这跟美国的情况相同,但不同于一些欧洲大陆国家。

那么,伦敦究竟发生了什么?实际上,自2014年以来,在全球的许多地方,暴力犯罪都呈现上升势头,其中包括纽约市以外的美国其他地区。我的彭博专栏同事特蕾泽·拉斐尔(Therese Raphael)曾经在4月撰文评述英国的犯罪率上升问题。除了没有完全令人满意的解释外,我没有什么可补充的。但对于伦敦和纽约的犯罪率比较,我的确有两点看法:

1. 他们更多地是谈论纽约,以及这座城市自90年代初以来的犯罪率变化——而不是伦敦。

2. 除凶杀案之外,最近相当长时间以来,英格兰和威尔士的犯罪率其实比美国略高一些。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一直致力于记录各国犯罪统计的比较数据。就谋杀案发案率而言,这些统计数据显示美国仍然是富裕国家中的异数,尽管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其谋杀案发案率已经大幅下滑。

不过,在财产犯罪方面,美国的表现相当不错。

联合国努力使这些国家的犯罪数字具有可比性,但犯罪定义、警察执法和人们的报案倾向等方面的差异依然存在。就谋杀案而言,差异并不大,盗窃案的差异有点大,而袭击案(assault)的差异则非常大,以至于我不打算制作图表。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英格兰和威尔士的袭击案发案率比美国高出近三倍,比瑞士高出88倍。尽管上述数字或许有些夸张,但总体方向可能是对的。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进行的一组研究中,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犯罪学家戴维·法灵顿(David Farrington)和美国司法部统计局(BJS)的研究人员想方设法地让犯罪指标保持一致。他们发现,除凶杀案之外,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美国的犯罪率已经低于英格兰和威尔士;就大多数犯罪类别而言,美国的犯罪率正在靠近富裕国家的中等或最低水平。他们还发现,相较于其他国家,犯罪行为在美国更有可能被起诉,犯罪分子也更有可能入狱服刑。

我对这项证据的解读是,凶杀案在美国更加普遍,是因为美国枪支泛滥;其他犯罪不那么常见,是因为美国的执法更严格。一些人或许会认为,美国的其他犯罪相对较少,是因为潜在犯罪分子害怕潜在受害者携带枪支,但这种看法其实并不符合相关数据,因为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美国的犯罪率和持枪家庭比例一直在同步下降。至于更加严厉的执法,基于成本效益分析来看,美国的执法力度可能有点太严厉了——美国的监禁率几乎是英格兰和威尔士的五倍,而且这或许是美国的劳动力参与率比英国低得多的原因之一。但它似乎的确在减少犯罪方面发挥了作用。

我曾经在2月撰文评述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社会学家帕特里克·夏基(Patrick Sharkey)的新书《不安的和平:犯罪率大幅下降、城市生活复兴和下一场打击暴力犯罪战争》(Uneasy Peace: The Great Crime Decline, The Renewal of City Life, and the Next War on Violence)。这部著作认为,更加严厉的执法是美国犯罪率大幅下降的原因之一。但在夏基看来,执法队伍进一步壮大是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美国的警务人员数量不断增加,一些全新的(或者重新启用的)社区守卫技术获得广泛应用,由此给一些此前缺乏警力的街头带来了“得力的监护人”。

21世纪初,伦敦也试图通过提高地方税收来扩大大都会警察局(Metropolitan Police)的力量,希望以“更安全的社区团队”致力于社区警务。但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英国政府已经将警察经费缩减了25%,这不仅导致“警察人数急剧减少,也几乎彻底清除了社区辅助警官,因为后者可以变得多余,而前者不能。”上周向英国上议院发表讲话时,前大都会警察局官员布赖恩·帕迪克(Brian Paddick)这样说道。几天后,现任英国自由民主党上议院议员的帕迪克对我说:“我的看法是,警方已经将公共空间让渡给了犯罪分子。现在的问题不是多大的惩罚力度才有震慑力,而是犯罪分子并不认为他们会被抓住。”

尽管伦敦的人口比纽约略多,面积差不多是纽约的两倍,但该市的警察人数比纽约少12%,民警雇员更是比纽约少了56%。我此前一直呆在伦敦,印象中只看到一位警员的身影。回到纽约后,仅一个早上,我就看到了两位警员。

尽管如此,在访问伦敦期间,我并没有产生不安全感。即使最近有所增加,但伦敦现在的犯罪率仍然低于我在2000年和2001年住在那里的时候。此外,自那时以来,伦敦地铁已经有了很大改善(而纽约地铁还是那么差劲)。在我目光所及之处,这座城市看起来很棒。是的,伦敦并不是一座致命的反乌托邦城市。但它或许需要更多的警力肩负起守卫之责。



撰文 / Justin Fox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2018年头几个月,伦敦的治安形势急剧恶化;凶杀案在美国更加普遍,是因为美国枪支泛滥。



「或者 *OR」--当我2000年代初期住在伦敦的时候,暴力犯罪呈上升趋势。故障频频的地铁,让乘客饱受延误之苦。这座城市的很多地区看起来肮脏破旧,我所在社区的游乐场似乎总是被碎玻璃覆盖着。

在一场晚宴上,我向一位当地人感慨:“这感觉有点像20世纪70年代的纽约。”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会儿。“当然,这里没有枪。”他最后回答说。

这位仁兄所言不虚。用枪杀人比用刀杀人容易得多——后者是伦敦的主要谋杀武器。1979年,纽约市发生了1733起凶杀案(1990年发生了2245起,创下历史最高纪录)。2001年相对安全,发生了649起。相较之下,伦敦当年仅发生了196起凶杀案。

即使在2017年,当纽约的暴力犯罪持续下降,而伦敦的暴力犯罪在历经大约十年的下降(持续到2014年底)之后,再次上升的时候,前者发生的凶杀案仍然是后者的两倍以上。需要指出的是,两座城市的人口数量非常接近:截至2017年中期,纽约估计有860万人,伦敦大约有890万人。

但在2018年头几个月,伦敦的治安形势急剧恶化,以至于《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在4月的一则头条新闻中惊呼:“持刀伤人事件激增,伦敦的谋杀案发案率超越纽约。”事实证明,经过修订后,伦敦的凶杀案数量仅在2月这一个月超越纽约;2018年迄今为止(截至5月底),伦敦的凶杀案数量(70起)仍然低于纽约(114起)。此外,纽约的谋杀案发案率往往在夏季会上升,而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发案率则没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因此,伦敦在整整一年的谋杀案发案率不太可能超越纽约。另一方面,当你将视野投向财产犯罪,以及除凶杀之外的其他暴力犯罪的时候,《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 2017年秋季刊发的那则头条新闻就具有一定的可信性:“犯罪数据表明,伦敦现在比纽约更危险。”

这跟世人的传统看法大相径庭:在人们的印象中,英国是一片安宁而古朴的陆地,随处可见修剪整齐的树篱和基本不携带配枪的警察,而美国则是一个无法无天,任由手持枪支的牛仔横行街头的国度。有鉴于此,一些人迫切地寻求解释。2017年秋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将英国不断上升的犯罪率与“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的蔓延”联系在一起;根据一些极右翼分子的描述,英国首都已经沦为“伦敦斯坦”,被极度危险的伊斯兰极端分子牢牢掌控。事实上,这座城市2017年发生了四起貌似由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授意的袭击事件,尽管自2017年9月以来,这条战线一直很平静。上述犯罪数据没有计入恐怖袭击的受害者,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计入。恐怖袭击和普通犯罪之间似乎没有多大关系。伦敦的移民与犯罪之间似乎也没有多大联系——伦敦的外国出生居民占比(略高于三分之一)与纽约大致相同。事实上,英国的移民似乎比本地出生的居民更不可能犯罪。这跟美国的情况相同,但不同于一些欧洲大陆国家。

那么,伦敦究竟发生了什么?实际上,自2014年以来,在全球的许多地方,暴力犯罪都呈现上升势头,其中包括纽约市以外的美国其他地区。我的彭博专栏同事特蕾泽·拉斐尔(Therese Raphael)曾经在4月撰文评述英国的犯罪率上升问题。除了没有完全令人满意的解释外,我没有什么可补充的。但对于伦敦和纽约的犯罪率比较,我的确有两点看法:

1. 他们更多地是谈论纽约,以及这座城市自90年代初以来的犯罪率变化——而不是伦敦。

2. 除凶杀案之外,最近相当长时间以来,英格兰和威尔士的犯罪率其实比美国略高一些。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一直致力于记录各国犯罪统计的比较数据。就谋杀案发案率而言,这些统计数据显示美国仍然是富裕国家中的异数,尽管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其谋杀案发案率已经大幅下滑。

不过,在财产犯罪方面,美国的表现相当不错。

联合国努力使这些国家的犯罪数字具有可比性,但犯罪定义、警察执法和人们的报案倾向等方面的差异依然存在。就谋杀案而言,差异并不大,盗窃案的差异有点大,而袭击案(assault)的差异则非常大,以至于我不打算制作图表。

根据联合国的数据,英格兰和威尔士的袭击案发案率比美国高出近三倍,比瑞士高出88倍。尽管上述数字或许有些夸张,但总体方向可能是对的。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进行的一组研究中,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犯罪学家戴维·法灵顿(David Farrington)和美国司法部统计局(BJS)的研究人员想方设法地让犯罪指标保持一致。他们发现,除凶杀案之外,到20世纪90年代初期,美国的犯罪率已经低于英格兰和威尔士;就大多数犯罪类别而言,美国的犯罪率正在靠近富裕国家的中等或最低水平。他们还发现,相较于其他国家,犯罪行为在美国更有可能被起诉,犯罪分子也更有可能入狱服刑。

我对这项证据的解读是,凶杀案在美国更加普遍,是因为美国枪支泛滥;其他犯罪不那么常见,是因为美国的执法更严格。一些人或许会认为,美国的其他犯罪相对较少,是因为潜在犯罪分子害怕潜在受害者携带枪支,但这种看法其实并不符合相关数据,因为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美国的犯罪率和持枪家庭比例一直在同步下降。至于更加严厉的执法,基于成本效益分析来看,美国的执法力度可能有点太严厉了——美国的监禁率几乎是英格兰和威尔士的五倍,而且这或许是美国的劳动力参与率比英国低得多的原因之一。但它似乎的确在减少犯罪方面发挥了作用。

我曾经在2月撰文评述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社会学家帕特里克·夏基(Patrick Sharkey)的新书《不安的和平:犯罪率大幅下降、城市生活复兴和下一场打击暴力犯罪战争》(Uneasy Peace: The Great Crime Decline, The Renewal of City Life, and the Next War on Violence)。这部著作认为,更加严厉的执法是美国犯罪率大幅下降的原因之一。但在夏基看来,执法队伍进一步壮大是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美国的警务人员数量不断增加,一些全新的(或者重新启用的)社区守卫技术获得广泛应用,由此给一些此前缺乏警力的街头带来了“得力的监护人”。

21世纪初,伦敦也试图通过提高地方税收来扩大大都会警察局(Metropolitan Police)的力量,希望以“更安全的社区团队”致力于社区警务。但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英国政府已经将警察经费缩减了25%,这不仅导致“警察人数急剧减少,也几乎彻底清除了社区辅助警官,因为后者可以变得多余,而前者不能。”上周向英国上议院发表讲话时,前大都会警察局官员布赖恩·帕迪克(Brian Paddick)这样说道。几天后,现任英国自由民主党上议院议员的帕迪克对我说:“我的看法是,警方已经将公共空间让渡给了犯罪分子。现在的问题不是多大的惩罚力度才有震慑力,而是犯罪分子并不认为他们会被抓住。”

尽管伦敦的人口比纽约略多,面积差不多是纽约的两倍,但该市的警察人数比纽约少12%,民警雇员更是比纽约少了56%。我此前一直呆在伦敦,印象中只看到一位警员的身影。回到纽约后,仅一个早上,我就看到了两位警员。

尽管如此,在访问伦敦期间,我并没有产生不安全感。即使最近有所增加,但伦敦现在的犯罪率仍然低于我在2000年和2001年住在那里的时候。此外,自那时以来,伦敦地铁已经有了很大改善(而纽约地铁还是那么差劲)。在我目光所及之处,这座城市看起来很棒。是的,伦敦并不是一座致命的反乌托邦城市。但它或许需要更多的警力肩负起守卫之责。



撰文 / Justin Fox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