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这家中国公司估值60亿美元 希望成为医疗领域的亚马逊

发布日期:2018-07-04 07:32
摘要」“微医”利用用户数据向制药商营销;这家初创公司的支持者包括腾讯、友邦保险和新世界。



「或者 *OR」--一旦你被诊断为糖尿病患者,治疗广告就会出现你的社交媒体信息流上。你会收到关于健康补品,也许还包括营养秘诀之类的提示。你的手机会弹出一些保单信息。

这一幕并不是源自电影《少数派报告》(Minority Report)。它是“微医”利用其海量数据的一种表现形式。作为中国最具价值的在线健康机构之一,微医正在雄心勃勃地寻求颠覆个人医疗业务。这些广告可能并不显眼——它们可能埋没在一段关于慢性病的介绍中。但其投放目标精确得不可思议,那就是作为患者的你。

在腾讯控股的支持下,微医加入了一支不断壮大的科技巨头队伍。这些科技巨头希望彻底改变这样一个貌似不受网络颠覆力量影响的行业。谷歌(Google)等公司矢志寻求解开长生不老的秘密,或者尝试着解开医学谜团,而微医则专注于做更务实的事情:通过打破中国医疗市场的瓶颈来赚取不菲收益。据估计,到2020年,这个市场的规模将突破8万亿元大关。

微医由人工智能(AI)专家廖杰远领衔的团队于2010年创建,其雄心壮志丝毫不亚于亚马逊(Amazon)在医疗领域的宏伟抱负。它原本只是一个帮助病患预约医生,略显散乱的平台。现在,微医已经发展成为一家估值高达55亿美元的公司,从事在线随访咨询、药物处方等业务,还经营医生坐诊的实际诊所。它正在打造人工智能技术来分析数据,帮助检测像宫颈癌这样的疾病。微医出售一种售价600美元,类似亚马逊Echo,可连接健身可穿戴设备并兼作医生热线的智能音箱。

遵循中国的创业潮流,它甚至鼓捣了一种治疗疾病的游戏:一种帮助患者提问并奖励最佳答案的功能。为了资助这一切,微医计划最早在2019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

廖杰远在一份书面问题回复中表示:“人工智能不会取代医生,但它将成为医生的重要工具,帮助他们提高诊断效率和准确性。通过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中国的医疗服务将在未来5到10年内获得显著改善。”他还是语音识别专家科大讯飞(iFlytek Co.)的联合创始人。

自从廖杰远开始辗转全国各地,试图说服医院上网以来,这家初创企业已经获得了长足的发展。2018年,总部位于杭州的微医控股有限公司完成了5亿美元战略融资,其投资者包括友邦保险(AIA Group Ltd.)、房地产开发商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New World Development Co.)和上海复星制药集团。这笔交易也是医疗健康类初创企业获得的最大融资之一。

现在,微医正在闯入一个就连最不差钱的中国企业(比如阿里巴巴和百度)也陷于困境的领域。但任何一位访问过中国医院的人都会发现,这个行业一点都不缺乏改革的动力。许多公立医院支付给医生的年薪还不到1万美元。如果微医的模式展翅高飞,它可能会给病人带来额外的费用——这是病人为削减国营医院的繁琐手续和等候时间而付出的代价。

随着社会迈入老龄化,居民收入增加,中国的医疗预算正在稳步扩张

“这个行业仍处于初期阶段,很难说哪一块最具潜力,”大和资本(Daiwa Capital)亚洲金融研究主管齐晓亮表示,“尽管互联网企业拥有在线用户流量方面的优势,但我们认为,坐拥金融机构或其他企业集团支持的线下参与者,在线下分销和线下医疗资源方面很有优势。因此,我们并不认为这是一种“赢家通吃”的业务。”

支撑这项业务的,是一种收集和使用患者数据的自由。其规模将是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所无法比拟的,特别是考虑到监管部门越来越警惕科技巨头的影响力。中国尚未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但正在为其13亿公民建立健康档案——其规模注定是全球之最。

这使得微医,以及平安保险旗下的“好医生”等同行,能够在竞争对手经常无法触及的领域开拓业务。举例来说,谷歌旗下的Deepmind因不适当地访问医院记录而遭到英国监管机构的抨击。在美国,这个行业需要小心翼翼地避免触犯一系列旨在保护患者隐私的法规。

“涉及到隐私的时候,企业需要考虑很多问题,包括谁可以访问病人医疗记录,以及如何使用这些数据,”国信证券分析师萧智舜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

微医并不羞于展示其收集数据的能力。对于被监视,以及与政府分享个人信息,中国的广大用户早已习以为常。信息泄露——当被公布于众时——很少引起涟漪。前汇丰银行(HSBC)银行家、微医首席战略官陈弘哲公开表示,不受限制地获取医疗数据有助于该公司制作用户健康简历,并为大型制药商和保险商创建强大的营销工具。

“我们认为微医有可能在中国做大做强,一大原因是中国人对更好、更方便的医疗服务的需求极其庞大,”新世界旗下的新创建集团高级主管Gilbert Ho说,“微医拥有的另一个优势是,它能够利用其大数据和技术来深入地了解用户。”

微医的数据来自多个渠道,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加入其网络的数百家医院。在获得患者(他们可能想更换医护人员)首肯之后,这些医院的医生会将信息输入一个中央数据库。他们还可以上传自己的记录。然后,该公司为用户制作健康简况,并根据年龄、性别、地区或症状等指标对其进行分类。陈弘哲表示,这对制药商和保险商来说是一种有力的广告援助。这种将患者信息商业化的自由空间是有前提的——微医强调称,数据是匿名的,不会跟第三方共享。

“一个数据库可能与慢性病有关,它可能包含糖尿病、高血压或痛风,”他说,“然后他们就会创造主要针对这个数据库的产品,所以当我把它给你时,你并不会觉得它真的有明确目标。”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微医及其竞争对手所采用的“直面消费者”方式,代表着一种穿过一个易受腐败影响的系统的捷径。制药公司每年花费数百万美元来说服医生开它们的药——这跟美国的体系没有多大区别。2014年,致力于打击腐败的中央政府开始将反腐利剑指向这种行为。当年,被控行贿的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 Plc)被监管部门罚款30亿元。

陈弘哲表示,微医的平台更加透明。

他说:“通过与我们一起开展宣传活动,或者召开一个面向24万医生的教学研讨会,药企就可以很轻松地触达目标受众。这对他们来说非常划算。”

这仅仅是一种生财途径。对于经由其应用程序或智能音箱完成的医疗咨询,微医还会从中抽取一部分费用提成。这个售价4000元的小盒子包含一个主屏幕,可以在线获得一年的医生访问权限。

2018年3月,微医在阿里巴巴总部所在地,正在崛起的科技之都杭州开设了一家诊所。这个占地2500平方米的医疗中心设有儿科、眼科诊室和一个CT扫描室。到2018年年底,该公司计划在北京和南京等地至少开设6家诊所。这恰恰是其投资者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能够派上用场的地方:双方计划携手在中国各地的住宅项目中开设诊所。

陈弘哲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说:“在大多数被互联网颠覆的行业中,你会看到用户在线上花费的时间很多,在线下的时间很少。医疗服务正好相反。你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线下。”

这些诊所是“在线医院”的有力补充。微医已经获得了10家医患实时聊天平台的运营牌照。此外,这些平台可以让最好的临床医生赚取更多的兼职收入——这些医生往往供职于人为压低收费的大医院。微医表示,顶级医生每次可收取3000元。

“我们的平台还处于早期开发阶段,还需要采取更多措施来提高平台效率,”陈弘哲说。

总之 借助互联网与人工智能,中国健康服务市场将拥有更大潜力。



撰文 / Lulu Yilun Che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微医”利用用户数据向制药商营销;这家初创公司的支持者包括腾讯、友邦保险和新世界。



「或者 *OR」--一旦你被诊断为糖尿病患者,治疗广告就会出现你的社交媒体信息流上。你会收到关于健康补品,也许还包括营养秘诀之类的提示。你的手机会弹出一些保单信息。

这一幕并不是源自电影《少数派报告》(Minority Report)。它是“微医”利用其海量数据的一种表现形式。作为中国最具价值的在线健康机构之一,微医正在雄心勃勃地寻求颠覆个人医疗业务。这些广告可能并不显眼——它们可能埋没在一段关于慢性病的介绍中。但其投放目标精确得不可思议,那就是作为患者的你。

在腾讯控股的支持下,微医加入了一支不断壮大的科技巨头队伍。这些科技巨头希望彻底改变这样一个貌似不受网络颠覆力量影响的行业。谷歌(Google)等公司矢志寻求解开长生不老的秘密,或者尝试着解开医学谜团,而微医则专注于做更务实的事情:通过打破中国医疗市场的瓶颈来赚取不菲收益。据估计,到2020年,这个市场的规模将突破8万亿元大关。

微医由人工智能(AI)专家廖杰远领衔的团队于2010年创建,其雄心壮志丝毫不亚于亚马逊(Amazon)在医疗领域的宏伟抱负。它原本只是一个帮助病患预约医生,略显散乱的平台。现在,微医已经发展成为一家估值高达55亿美元的公司,从事在线随访咨询、药物处方等业务,还经营医生坐诊的实际诊所。它正在打造人工智能技术来分析数据,帮助检测像宫颈癌这样的疾病。微医出售一种售价600美元,类似亚马逊Echo,可连接健身可穿戴设备并兼作医生热线的智能音箱。

遵循中国的创业潮流,它甚至鼓捣了一种治疗疾病的游戏:一种帮助患者提问并奖励最佳答案的功能。为了资助这一切,微医计划最早在2019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

廖杰远在一份书面问题回复中表示:“人工智能不会取代医生,但它将成为医生的重要工具,帮助他们提高诊断效率和准确性。通过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中国的医疗服务将在未来5到10年内获得显著改善。”他还是语音识别专家科大讯飞(iFlytek Co.)的联合创始人。

自从廖杰远开始辗转全国各地,试图说服医院上网以来,这家初创企业已经获得了长足的发展。2018年,总部位于杭州的微医控股有限公司完成了5亿美元战略融资,其投资者包括友邦保险(AIA Group Ltd.)、房地产开发商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New World Development Co.)和上海复星制药集团。这笔交易也是医疗健康类初创企业获得的最大融资之一。

现在,微医正在闯入一个就连最不差钱的中国企业(比如阿里巴巴和百度)也陷于困境的领域。但任何一位访问过中国医院的人都会发现,这个行业一点都不缺乏改革的动力。许多公立医院支付给医生的年薪还不到1万美元。如果微医的模式展翅高飞,它可能会给病人带来额外的费用——这是病人为削减国营医院的繁琐手续和等候时间而付出的代价。

随着社会迈入老龄化,居民收入增加,中国的医疗预算正在稳步扩张

“这个行业仍处于初期阶段,很难说哪一块最具潜力,”大和资本(Daiwa Capital)亚洲金融研究主管齐晓亮表示,“尽管互联网企业拥有在线用户流量方面的优势,但我们认为,坐拥金融机构或其他企业集团支持的线下参与者,在线下分销和线下医疗资源方面很有优势。因此,我们并不认为这是一种“赢家通吃”的业务。”

支撑这项业务的,是一种收集和使用患者数据的自由。其规模将是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所无法比拟的,特别是考虑到监管部门越来越警惕科技巨头的影响力。中国尚未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但正在为其13亿公民建立健康档案——其规模注定是全球之最。

这使得微医,以及平安保险旗下的“好医生”等同行,能够在竞争对手经常无法触及的领域开拓业务。举例来说,谷歌旗下的Deepmind因不适当地访问医院记录而遭到英国监管机构的抨击。在美国,这个行业需要小心翼翼地避免触犯一系列旨在保护患者隐私的法规。

“涉及到隐私的时候,企业需要考虑很多问题,包括谁可以访问病人医疗记录,以及如何使用这些数据,”国信证券分析师萧智舜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

微医并不羞于展示其收集数据的能力。对于被监视,以及与政府分享个人信息,中国的广大用户早已习以为常。信息泄露——当被公布于众时——很少引起涟漪。前汇丰银行(HSBC)银行家、微医首席战略官陈弘哲公开表示,不受限制地获取医疗数据有助于该公司制作用户健康简历,并为大型制药商和保险商创建强大的营销工具。

“我们认为微医有可能在中国做大做强,一大原因是中国人对更好、更方便的医疗服务的需求极其庞大,”新世界旗下的新创建集团高级主管Gilbert Ho说,“微医拥有的另一个优势是,它能够利用其大数据和技术来深入地了解用户。”

微医的数据来自多个渠道,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加入其网络的数百家医院。在获得患者(他们可能想更换医护人员)首肯之后,这些医院的医生会将信息输入一个中央数据库。他们还可以上传自己的记录。然后,该公司为用户制作健康简况,并根据年龄、性别、地区或症状等指标对其进行分类。陈弘哲表示,这对制药商和保险商来说是一种有力的广告援助。这种将患者信息商业化的自由空间是有前提的——微医强调称,数据是匿名的,不会跟第三方共享。

“一个数据库可能与慢性病有关,它可能包含糖尿病、高血压或痛风,”他说,“然后他们就会创造主要针对这个数据库的产品,所以当我把它给你时,你并不会觉得它真的有明确目标。”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微医及其竞争对手所采用的“直面消费者”方式,代表着一种穿过一个易受腐败影响的系统的捷径。制药公司每年花费数百万美元来说服医生开它们的药——这跟美国的体系没有多大区别。2014年,致力于打击腐败的中央政府开始将反腐利剑指向这种行为。当年,被控行贿的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 Plc)被监管部门罚款30亿元。

陈弘哲表示,微医的平台更加透明。

他说:“通过与我们一起开展宣传活动,或者召开一个面向24万医生的教学研讨会,药企就可以很轻松地触达目标受众。这对他们来说非常划算。”

这仅仅是一种生财途径。对于经由其应用程序或智能音箱完成的医疗咨询,微医还会从中抽取一部分费用提成。这个售价4000元的小盒子包含一个主屏幕,可以在线获得一年的医生访问权限。

2018年3月,微医在阿里巴巴总部所在地,正在崛起的科技之都杭州开设了一家诊所。这个占地2500平方米的医疗中心设有儿科、眼科诊室和一个CT扫描室。到2018年年底,该公司计划在北京和南京等地至少开设6家诊所。这恰恰是其投资者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能够派上用场的地方:双方计划携手在中国各地的住宅项目中开设诊所。

陈弘哲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说:“在大多数被互联网颠覆的行业中,你会看到用户在线上花费的时间很多,在线下的时间很少。医疗服务正好相反。你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线下。”

这些诊所是“在线医院”的有力补充。微医已经获得了10家医患实时聊天平台的运营牌照。此外,这些平台可以让最好的临床医生赚取更多的兼职收入——这些医生往往供职于人为压低收费的大医院。微医表示,顶级医生每次可收取3000元。

“我们的平台还处于早期开发阶段,还需要采取更多措施来提高平台效率,”陈弘哲说。

总之 借助互联网与人工智能,中国健康服务市场将拥有更大潜力。



撰文 / Lulu Yilun Che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微医”利用用户数据向制药商营销;这家初创公司的支持者包括腾讯、友邦保险和新世界。



「或者 *OR」--一旦你被诊断为糖尿病患者,治疗广告就会出现你的社交媒体信息流上。你会收到关于健康补品,也许还包括营养秘诀之类的提示。你的手机会弹出一些保单信息。

这一幕并不是源自电影《少数派报告》(Minority Report)。它是“微医”利用其海量数据的一种表现形式。作为中国最具价值的在线健康机构之一,微医正在雄心勃勃地寻求颠覆个人医疗业务。这些广告可能并不显眼——它们可能埋没在一段关于慢性病的介绍中。但其投放目标精确得不可思议,那就是作为患者的你。

在腾讯控股的支持下,微医加入了一支不断壮大的科技巨头队伍。这些科技巨头希望彻底改变这样一个貌似不受网络颠覆力量影响的行业。谷歌(Google)等公司矢志寻求解开长生不老的秘密,或者尝试着解开医学谜团,而微医则专注于做更务实的事情:通过打破中国医疗市场的瓶颈来赚取不菲收益。据估计,到2020年,这个市场的规模将突破8万亿元大关。

微医由人工智能(AI)专家廖杰远领衔的团队于2010年创建,其雄心壮志丝毫不亚于亚马逊(Amazon)在医疗领域的宏伟抱负。它原本只是一个帮助病患预约医生,略显散乱的平台。现在,微医已经发展成为一家估值高达55亿美元的公司,从事在线随访咨询、药物处方等业务,还经营医生坐诊的实际诊所。它正在打造人工智能技术来分析数据,帮助检测像宫颈癌这样的疾病。微医出售一种售价600美元,类似亚马逊Echo,可连接健身可穿戴设备并兼作医生热线的智能音箱。

遵循中国的创业潮流,它甚至鼓捣了一种治疗疾病的游戏:一种帮助患者提问并奖励最佳答案的功能。为了资助这一切,微医计划最早在2019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

廖杰远在一份书面问题回复中表示:“人工智能不会取代医生,但它将成为医生的重要工具,帮助他们提高诊断效率和准确性。通过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中国的医疗服务将在未来5到10年内获得显著改善。”他还是语音识别专家科大讯飞(iFlytek Co.)的联合创始人。

自从廖杰远开始辗转全国各地,试图说服医院上网以来,这家初创企业已经获得了长足的发展。2018年,总部位于杭州的微医控股有限公司完成了5亿美元战略融资,其投资者包括友邦保险(AIA Group Ltd.)、房地产开发商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New World Development Co.)和上海复星制药集团。这笔交易也是医疗健康类初创企业获得的最大融资之一。

现在,微医正在闯入一个就连最不差钱的中国企业(比如阿里巴巴和百度)也陷于困境的领域。但任何一位访问过中国医院的人都会发现,这个行业一点都不缺乏改革的动力。许多公立医院支付给医生的年薪还不到1万美元。如果微医的模式展翅高飞,它可能会给病人带来额外的费用——这是病人为削减国营医院的繁琐手续和等候时间而付出的代价。

随着社会迈入老龄化,居民收入增加,中国的医疗预算正在稳步扩张

“这个行业仍处于初期阶段,很难说哪一块最具潜力,”大和资本(Daiwa Capital)亚洲金融研究主管齐晓亮表示,“尽管互联网企业拥有在线用户流量方面的优势,但我们认为,坐拥金融机构或其他企业集团支持的线下参与者,在线下分销和线下医疗资源方面很有优势。因此,我们并不认为这是一种“赢家通吃”的业务。”

支撑这项业务的,是一种收集和使用患者数据的自由。其规模将是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所无法比拟的,特别是考虑到监管部门越来越警惕科技巨头的影响力。中国尚未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但正在为其13亿公民建立健康档案——其规模注定是全球之最。

这使得微医,以及平安保险旗下的“好医生”等同行,能够在竞争对手经常无法触及的领域开拓业务。举例来说,谷歌旗下的Deepmind因不适当地访问医院记录而遭到英国监管机构的抨击。在美国,这个行业需要小心翼翼地避免触犯一系列旨在保护患者隐私的法规。

“涉及到隐私的时候,企业需要考虑很多问题,包括谁可以访问病人医疗记录,以及如何使用这些数据,”国信证券分析师萧智舜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

微医并不羞于展示其收集数据的能力。对于被监视,以及与政府分享个人信息,中国的广大用户早已习以为常。信息泄露——当被公布于众时——很少引起涟漪。前汇丰银行(HSBC)银行家、微医首席战略官陈弘哲公开表示,不受限制地获取医疗数据有助于该公司制作用户健康简历,并为大型制药商和保险商创建强大的营销工具。

“我们认为微医有可能在中国做大做强,一大原因是中国人对更好、更方便的医疗服务的需求极其庞大,”新世界旗下的新创建集团高级主管Gilbert Ho说,“微医拥有的另一个优势是,它能够利用其大数据和技术来深入地了解用户。”

微医的数据来自多个渠道,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加入其网络的数百家医院。在获得患者(他们可能想更换医护人员)首肯之后,这些医院的医生会将信息输入一个中央数据库。他们还可以上传自己的记录。然后,该公司为用户制作健康简况,并根据年龄、性别、地区或症状等指标对其进行分类。陈弘哲表示,这对制药商和保险商来说是一种有力的广告援助。这种将患者信息商业化的自由空间是有前提的——微医强调称,数据是匿名的,不会跟第三方共享。

“一个数据库可能与慢性病有关,它可能包含糖尿病、高血压或痛风,”他说,“然后他们就会创造主要针对这个数据库的产品,所以当我把它给你时,你并不会觉得它真的有明确目标。”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微医及其竞争对手所采用的“直面消费者”方式,代表着一种穿过一个易受腐败影响的系统的捷径。制药公司每年花费数百万美元来说服医生开它们的药——这跟美国的体系没有多大区别。2014年,致力于打击腐败的中央政府开始将反腐利剑指向这种行为。当年,被控行贿的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 Plc)被监管部门罚款30亿元。

陈弘哲表示,微医的平台更加透明。

他说:“通过与我们一起开展宣传活动,或者召开一个面向24万医生的教学研讨会,药企就可以很轻松地触达目标受众。这对他们来说非常划算。”

这仅仅是一种生财途径。对于经由其应用程序或智能音箱完成的医疗咨询,微医还会从中抽取一部分费用提成。这个售价4000元的小盒子包含一个主屏幕,可以在线获得一年的医生访问权限。

2018年3月,微医在阿里巴巴总部所在地,正在崛起的科技之都杭州开设了一家诊所。这个占地2500平方米的医疗中心设有儿科、眼科诊室和一个CT扫描室。到2018年年底,该公司计划在北京和南京等地至少开设6家诊所。这恰恰是其投资者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能够派上用场的地方:双方计划携手在中国各地的住宅项目中开设诊所。

陈弘哲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说:“在大多数被互联网颠覆的行业中,你会看到用户在线上花费的时间很多,在线下的时间很少。医疗服务正好相反。你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线下。”

这些诊所是“在线医院”的有力补充。微医已经获得了10家医患实时聊天平台的运营牌照。此外,这些平台可以让最好的临床医生赚取更多的兼职收入——这些医生往往供职于人为压低收费的大医院。微医表示,顶级医生每次可收取3000元。

“我们的平台还处于早期开发阶段,还需要采取更多措施来提高平台效率,”陈弘哲说。

总之 借助互联网与人工智能,中国健康服务市场将拥有更大潜力。



撰文 / Lulu Yilun Che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这家中国公司估值60亿美元 希望成为医疗领域的亚马逊

发布日期:2018-07-04 07:32
摘要」“微医”利用用户数据向制药商营销;这家初创公司的支持者包括腾讯、友邦保险和新世界。



「或者 *OR」--一旦你被诊断为糖尿病患者,治疗广告就会出现你的社交媒体信息流上。你会收到关于健康补品,也许还包括营养秘诀之类的提示。你的手机会弹出一些保单信息。

这一幕并不是源自电影《少数派报告》(Minority Report)。它是“微医”利用其海量数据的一种表现形式。作为中国最具价值的在线健康机构之一,微医正在雄心勃勃地寻求颠覆个人医疗业务。这些广告可能并不显眼——它们可能埋没在一段关于慢性病的介绍中。但其投放目标精确得不可思议,那就是作为患者的你。

在腾讯控股的支持下,微医加入了一支不断壮大的科技巨头队伍。这些科技巨头希望彻底改变这样一个貌似不受网络颠覆力量影响的行业。谷歌(Google)等公司矢志寻求解开长生不老的秘密,或者尝试着解开医学谜团,而微医则专注于做更务实的事情:通过打破中国医疗市场的瓶颈来赚取不菲收益。据估计,到2020年,这个市场的规模将突破8万亿元大关。

微医由人工智能(AI)专家廖杰远领衔的团队于2010年创建,其雄心壮志丝毫不亚于亚马逊(Amazon)在医疗领域的宏伟抱负。它原本只是一个帮助病患预约医生,略显散乱的平台。现在,微医已经发展成为一家估值高达55亿美元的公司,从事在线随访咨询、药物处方等业务,还经营医生坐诊的实际诊所。它正在打造人工智能技术来分析数据,帮助检测像宫颈癌这样的疾病。微医出售一种售价600美元,类似亚马逊Echo,可连接健身可穿戴设备并兼作医生热线的智能音箱。

遵循中国的创业潮流,它甚至鼓捣了一种治疗疾病的游戏:一种帮助患者提问并奖励最佳答案的功能。为了资助这一切,微医计划最早在2019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

廖杰远在一份书面问题回复中表示:“人工智能不会取代医生,但它将成为医生的重要工具,帮助他们提高诊断效率和准确性。通过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中国的医疗服务将在未来5到10年内获得显著改善。”他还是语音识别专家科大讯飞(iFlytek Co.)的联合创始人。

自从廖杰远开始辗转全国各地,试图说服医院上网以来,这家初创企业已经获得了长足的发展。2018年,总部位于杭州的微医控股有限公司完成了5亿美元战略融资,其投资者包括友邦保险(AIA Group Ltd.)、房地产开发商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New World Development Co.)和上海复星制药集团。这笔交易也是医疗健康类初创企业获得的最大融资之一。

现在,微医正在闯入一个就连最不差钱的中国企业(比如阿里巴巴和百度)也陷于困境的领域。但任何一位访问过中国医院的人都会发现,这个行业一点都不缺乏改革的动力。许多公立医院支付给医生的年薪还不到1万美元。如果微医的模式展翅高飞,它可能会给病人带来额外的费用——这是病人为削减国营医院的繁琐手续和等候时间而付出的代价。

随着社会迈入老龄化,居民收入增加,中国的医疗预算正在稳步扩张

“这个行业仍处于初期阶段,很难说哪一块最具潜力,”大和资本(Daiwa Capital)亚洲金融研究主管齐晓亮表示,“尽管互联网企业拥有在线用户流量方面的优势,但我们认为,坐拥金融机构或其他企业集团支持的线下参与者,在线下分销和线下医疗资源方面很有优势。因此,我们并不认为这是一种“赢家通吃”的业务。”

支撑这项业务的,是一种收集和使用患者数据的自由。其规模将是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所无法比拟的,特别是考虑到监管部门越来越警惕科技巨头的影响力。中国尚未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但正在为其13亿公民建立健康档案——其规模注定是全球之最。

这使得微医,以及平安保险旗下的“好医生”等同行,能够在竞争对手经常无法触及的领域开拓业务。举例来说,谷歌旗下的Deepmind因不适当地访问医院记录而遭到英国监管机构的抨击。在美国,这个行业需要小心翼翼地避免触犯一系列旨在保护患者隐私的法规。

“涉及到隐私的时候,企业需要考虑很多问题,包括谁可以访问病人医疗记录,以及如何使用这些数据,”国信证券分析师萧智舜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

微医并不羞于展示其收集数据的能力。对于被监视,以及与政府分享个人信息,中国的广大用户早已习以为常。信息泄露——当被公布于众时——很少引起涟漪。前汇丰银行(HSBC)银行家、微医首席战略官陈弘哲公开表示,不受限制地获取医疗数据有助于该公司制作用户健康简历,并为大型制药商和保险商创建强大的营销工具。

“我们认为微医有可能在中国做大做强,一大原因是中国人对更好、更方便的医疗服务的需求极其庞大,”新世界旗下的新创建集团高级主管Gilbert Ho说,“微医拥有的另一个优势是,它能够利用其大数据和技术来深入地了解用户。”

微医的数据来自多个渠道,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加入其网络的数百家医院。在获得患者(他们可能想更换医护人员)首肯之后,这些医院的医生会将信息输入一个中央数据库。他们还可以上传自己的记录。然后,该公司为用户制作健康简况,并根据年龄、性别、地区或症状等指标对其进行分类。陈弘哲表示,这对制药商和保险商来说是一种有力的广告援助。这种将患者信息商业化的自由空间是有前提的——微医强调称,数据是匿名的,不会跟第三方共享。

“一个数据库可能与慢性病有关,它可能包含糖尿病、高血压或痛风,”他说,“然后他们就会创造主要针对这个数据库的产品,所以当我把它给你时,你并不会觉得它真的有明确目标。”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微医及其竞争对手所采用的“直面消费者”方式,代表着一种穿过一个易受腐败影响的系统的捷径。制药公司每年花费数百万美元来说服医生开它们的药——这跟美国的体系没有多大区别。2014年,致力于打击腐败的中央政府开始将反腐利剑指向这种行为。当年,被控行贿的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 Plc)被监管部门罚款30亿元。

陈弘哲表示,微医的平台更加透明。

他说:“通过与我们一起开展宣传活动,或者召开一个面向24万医生的教学研讨会,药企就可以很轻松地触达目标受众。这对他们来说非常划算。”

这仅仅是一种生财途径。对于经由其应用程序或智能音箱完成的医疗咨询,微医还会从中抽取一部分费用提成。这个售价4000元的小盒子包含一个主屏幕,可以在线获得一年的医生访问权限。

2018年3月,微医在阿里巴巴总部所在地,正在崛起的科技之都杭州开设了一家诊所。这个占地2500平方米的医疗中心设有儿科、眼科诊室和一个CT扫描室。到2018年年底,该公司计划在北京和南京等地至少开设6家诊所。这恰恰是其投资者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能够派上用场的地方:双方计划携手在中国各地的住宅项目中开设诊所。

陈弘哲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说:“在大多数被互联网颠覆的行业中,你会看到用户在线上花费的时间很多,在线下的时间很少。医疗服务正好相反。你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线下。”

这些诊所是“在线医院”的有力补充。微医已经获得了10家医患实时聊天平台的运营牌照。此外,这些平台可以让最好的临床医生赚取更多的兼职收入——这些医生往往供职于人为压低收费的大医院。微医表示,顶级医生每次可收取3000元。

“我们的平台还处于早期开发阶段,还需要采取更多措施来提高平台效率,”陈弘哲说。

总之 借助互联网与人工智能,中国健康服务市场将拥有更大潜力。



撰文 / Lulu Yilun Che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微医”利用用户数据向制药商营销;这家初创公司的支持者包括腾讯、友邦保险和新世界。



「或者 *OR」--一旦你被诊断为糖尿病患者,治疗广告就会出现你的社交媒体信息流上。你会收到关于健康补品,也许还包括营养秘诀之类的提示。你的手机会弹出一些保单信息。

这一幕并不是源自电影《少数派报告》(Minority Report)。它是“微医”利用其海量数据的一种表现形式。作为中国最具价值的在线健康机构之一,微医正在雄心勃勃地寻求颠覆个人医疗业务。这些广告可能并不显眼——它们可能埋没在一段关于慢性病的介绍中。但其投放目标精确得不可思议,那就是作为患者的你。

在腾讯控股的支持下,微医加入了一支不断壮大的科技巨头队伍。这些科技巨头希望彻底改变这样一个貌似不受网络颠覆力量影响的行业。谷歌(Google)等公司矢志寻求解开长生不老的秘密,或者尝试着解开医学谜团,而微医则专注于做更务实的事情:通过打破中国医疗市场的瓶颈来赚取不菲收益。据估计,到2020年,这个市场的规模将突破8万亿元大关。

微医由人工智能(AI)专家廖杰远领衔的团队于2010年创建,其雄心壮志丝毫不亚于亚马逊(Amazon)在医疗领域的宏伟抱负。它原本只是一个帮助病患预约医生,略显散乱的平台。现在,微医已经发展成为一家估值高达55亿美元的公司,从事在线随访咨询、药物处方等业务,还经营医生坐诊的实际诊所。它正在打造人工智能技术来分析数据,帮助检测像宫颈癌这样的疾病。微医出售一种售价600美元,类似亚马逊Echo,可连接健身可穿戴设备并兼作医生热线的智能音箱。

遵循中国的创业潮流,它甚至鼓捣了一种治疗疾病的游戏:一种帮助患者提问并奖励最佳答案的功能。为了资助这一切,微医计划最早在2019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

廖杰远在一份书面问题回复中表示:“人工智能不会取代医生,但它将成为医生的重要工具,帮助他们提高诊断效率和准确性。通过互联网和人工智能,中国的医疗服务将在未来5到10年内获得显著改善。”他还是语音识别专家科大讯飞(iFlytek Co.)的联合创始人。

自从廖杰远开始辗转全国各地,试图说服医院上网以来,这家初创企业已经获得了长足的发展。2018年,总部位于杭州的微医控股有限公司完成了5亿美元战略融资,其投资者包括友邦保险(AIA Group Ltd.)、房地产开发商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New World Development Co.)和上海复星制药集团。这笔交易也是医疗健康类初创企业获得的最大融资之一。

现在,微医正在闯入一个就连最不差钱的中国企业(比如阿里巴巴和百度)也陷于困境的领域。但任何一位访问过中国医院的人都会发现,这个行业一点都不缺乏改革的动力。许多公立医院支付给医生的年薪还不到1万美元。如果微医的模式展翅高飞,它可能会给病人带来额外的费用——这是病人为削减国营医院的繁琐手续和等候时间而付出的代价。

随着社会迈入老龄化,居民收入增加,中国的医疗预算正在稳步扩张

“这个行业仍处于初期阶段,很难说哪一块最具潜力,”大和资本(Daiwa Capital)亚洲金融研究主管齐晓亮表示,“尽管互联网企业拥有在线用户流量方面的优势,但我们认为,坐拥金融机构或其他企业集团支持的线下参与者,在线下分销和线下医疗资源方面很有优势。因此,我们并不认为这是一种“赢家通吃”的业务。”

支撑这项业务的,是一种收集和使用患者数据的自由。其规模将是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所无法比拟的,特别是考虑到监管部门越来越警惕科技巨头的影响力。中国尚未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但正在为其13亿公民建立健康档案——其规模注定是全球之最。

这使得微医,以及平安保险旗下的“好医生”等同行,能够在竞争对手经常无法触及的领域开拓业务。举例来说,谷歌旗下的Deepmind因不适当地访问医院记录而遭到英国监管机构的抨击。在美国,这个行业需要小心翼翼地避免触犯一系列旨在保护患者隐私的法规。

“涉及到隐私的时候,企业需要考虑很多问题,包括谁可以访问病人医疗记录,以及如何使用这些数据,”国信证券分析师萧智舜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

微医并不羞于展示其收集数据的能力。对于被监视,以及与政府分享个人信息,中国的广大用户早已习以为常。信息泄露——当被公布于众时——很少引起涟漪。前汇丰银行(HSBC)银行家、微医首席战略官陈弘哲公开表示,不受限制地获取医疗数据有助于该公司制作用户健康简历,并为大型制药商和保险商创建强大的营销工具。

“我们认为微医有可能在中国做大做强,一大原因是中国人对更好、更方便的医疗服务的需求极其庞大,”新世界旗下的新创建集团高级主管Gilbert Ho说,“微医拥有的另一个优势是,它能够利用其大数据和技术来深入地了解用户。”

微医的数据来自多个渠道,但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加入其网络的数百家医院。在获得患者(他们可能想更换医护人员)首肯之后,这些医院的医生会将信息输入一个中央数据库。他们还可以上传自己的记录。然后,该公司为用户制作健康简况,并根据年龄、性别、地区或症状等指标对其进行分类。陈弘哲表示,这对制药商和保险商来说是一种有力的广告援助。这种将患者信息商业化的自由空间是有前提的——微医强调称,数据是匿名的,不会跟第三方共享。

“一个数据库可能与慢性病有关,它可能包含糖尿病、高血压或痛风,”他说,“然后他们就会创造主要针对这个数据库的产品,所以当我把它给你时,你并不会觉得它真的有明确目标。”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微医及其竞争对手所采用的“直面消费者”方式,代表着一种穿过一个易受腐败影响的系统的捷径。制药公司每年花费数百万美元来说服医生开它们的药——这跟美国的体系没有多大区别。2014年,致力于打击腐败的中央政府开始将反腐利剑指向这种行为。当年,被控行贿的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 Plc)被监管部门罚款30亿元。

陈弘哲表示,微医的平台更加透明。

他说:“通过与我们一起开展宣传活动,或者召开一个面向24万医生的教学研讨会,药企就可以很轻松地触达目标受众。这对他们来说非常划算。”

这仅仅是一种生财途径。对于经由其应用程序或智能音箱完成的医疗咨询,微医还会从中抽取一部分费用提成。这个售价4000元的小盒子包含一个主屏幕,可以在线获得一年的医生访问权限。

2018年3月,微医在阿里巴巴总部所在地,正在崛起的科技之都杭州开设了一家诊所。这个占地2500平方米的医疗中心设有儿科、眼科诊室和一个CT扫描室。到2018年年底,该公司计划在北京和南京等地至少开设6家诊所。这恰恰是其投资者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能够派上用场的地方:双方计划携手在中国各地的住宅项目中开设诊所。

陈弘哲在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时说:“在大多数被互联网颠覆的行业中,你会看到用户在线上花费的时间很多,在线下的时间很少。医疗服务正好相反。你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线下。”

这些诊所是“在线医院”的有力补充。微医已经获得了10家医患实时聊天平台的运营牌照。此外,这些平台可以让最好的临床医生赚取更多的兼职收入——这些医生往往供职于人为压低收费的大医院。微医表示,顶级医生每次可收取3000元。

“我们的平台还处于早期开发阶段,还需要采取更多措施来提高平台效率,”陈弘哲说。

总之 借助互联网与人工智能,中国健康服务市场将拥有更大潜力。



撰文 / Lulu Yilun Che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