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骑上摩托,跨过山和大海

发布日期:2018-05-31 04:02
摘要」“四个轮子承载肉体,两个轮子承载着的则是灵魂。”



我摩托迷之间总是颇为自豪地流传着一句话:“四个轮子承载肉体,两个轮子承载着的则是灵魂。”相比于汽车,摩托更像是马匹:只要求一人一骑,烈日,羁旅,和驶过耳边的疾风。“你会感到自己和大自然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身处在景致之中,而不再是观众。”波西格在哲学小说《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中,这样真切的描写他和儿子骑机车横穿美国中西部海岸时的感受。兴许骑在摩托上那种纵横驰骋、心怀宽广的自由感便是最令人向往之处。

距第一辆摩托的产生至今已有130余年,1885年被誉为“汽车之父”的德国人特利布·戴姆勒创造的单缸汽油机摩托为人类交通史打开了新的大门,二十世纪,两次随之而来的世界大战中,摩托亦顺势成为了重要的军需交通工具,战争结束后,它也随之渗入并影响着当时的青年文化,成为用来彰显个性与叛逆的最佳元素。60年代欧陆盛行的mods一族钟爱Vespa踏板,美洲大陆“垮掉的一代”与“逍遥骑士”则是哈雷与印第安跨骑的拥趸,而乌拉尔挎斗三轮绝对在东欧社会主义青年心中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国产嘉陵更是我国不论乡村城镇“无产阶级”心里的“公路之王”。

其实不难发现,摩托车象征着高度个性,它“肉包铁”的特征,无时不刻的衬托与强调着在其之上所承载的个体,和穿着一样,摩托是个人风格的体现。但是不管你的座驾是经过多少次精良改装的bobber,cafe racer 抑或chopper,在骑友眼中摩托党们大致就能被分为两大类:“哈雷派”与“非哈雷派”。甚至有句流传甚广的玩笑话:“先生,哈雷店里不卖摩托,只卖哈雷。”1994年昆汀经典电影《低俗小说》里,布鲁斯·威利斯杀出血路后骑车出逃,精疲力竭之余,还不忘纠正小女友:“这不是摩托,宝贝,这是哈雷。” 相信每一个骑手看到这里都会被逗乐。

其实这样分类,也并非道理全无。如果说提起Vespa能让人想起西装革履的格里高·派克与系着丝巾的奥黛丽·赫本、阴郁伦敦穿切尔西靴戴礼帽的mods、穿skinny jeans留着蘑菇头的the Ramones ,甚至巴黎录音室里的塞日·甘斯布;

那么哈雷瞬间唤起的只能是这样一幅画面:血红的夕阳下,引擎轰鸣,被烈日余温烤得滚烫的地面,一群系着头巾穿黑色皮衣,身材健硕的男女,骑着摩托从地平线那端不断接近,他们脸上架着墨镜,无甚表情,又透露着些许骄傲。就像是工业社会里最后的一群牛仔,自由、我行我素,却又被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分享同属于一个community,同一种生活态度所带来的乐趣。

其实对未知抱有无限的好奇,时刻准备着“在路上”,这正是所有摩托爱好者所必须的mindset。现如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因为互联网变得过于紧密,潮流带来的趋同性有些无聊得让人透不过气,但通过“自创”的骑士穿搭与拿出踏上一段road trip的勇气,人们就能够体验到发现新事物的乐趣与逃离平庸的快感,可能这便是摩托的力量与魅力所在。在电影《摩托日记》中,还没成为革命者的学生切·格瓦拉从阿根廷出发开始了横穿南美的骑行,越是深入安第斯,他愈发感觉到“世界在你所不知道的地方改变了你,而你也决定改变这个不公正的世界”,八个月的摩托之旅在格瓦拉心理埋下了革命的种子。

其实不难发现,似乎那些天生反叛的人对摩托车都有着偏爱,他们内心抑制不住的理想主义、对平庸的厌恶,还有无处消耗的力比多都指向着无穷的生命力与想要冲破束缚所达成的自由。“就像堂吉诃德拥有他的驴子,圣马丁拥有它的骡子一样,我们拥有我们的摩托车。”

Q = 记者

A = Karen Davidson

(Creative Director,

Harley-Davidson MotorClothes)

 

Q:你从几岁开始骑车?

A:九岁,但那个时候女骑士还不是很普遍,别人看我总以为我会坐在后座。现在这就普遍多了,尤其是年轻女性,她们就想骑车上路,这个新风格非常酷。

 

Q:你骑车的时候听什么音乐呢?

A:其实我骑车时反而不需要听音乐,我喜欢风声和野外的感觉,有的时候我甚至还会唱出来,只是因为我在骑行中感受到了非凡的快乐。

 

Q:作为创意总监,同时也是一个骑士,你最喜欢的骑行装备是什么?

A:当然是皮夹克,它非常能体现骑行服饰的功能性。因为我是个骑士,所以我很看重产品的实用性。好的骑行服会用独到的设计给骑士带来非常舒适的骑行体验。

 

Q:哈雷骑士的标志性造型是怎样的?

A:非常纯粹、非常原汁原味的。它很经典,同时也富于变化,给了每个人发挥创造的可能性。我们鼓励大家把哈雷标志性造型或者配饰与自我融合,肆意表达自我个性。

 

Q:你说你有的时候会从骑行中遇到的车主身上汲取灵感,就你观察,多年来他们的穿着有没有一些变化?

A:科技。新布料的出现带给人们更舒适的体验, 你可以打造更轻盈的产品,带给人持久的舒适感。现在的消费者们非常注重舒适感,从贴身的打底衣物到夹克,这要求我们改变设计和打造产品的方式。

 

Q:我觉得了解机车文化最好的方式其实就是走进店铺自己探索,因为有太多有趣的事物了。这次和G-III合作在沪上揭幕全新服饰精品店,有什么非常值得期待的活动或惊喜吗?

A:非常值得期待的是,我们即将推出很多全新系列产品,并会非常注重细节和定制化。




撰文 / Mentos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四个轮子承载肉体,两个轮子承载着的则是灵魂。”



我摩托迷之间总是颇为自豪地流传着一句话:“四个轮子承载肉体,两个轮子承载着的则是灵魂。”相比于汽车,摩托更像是马匹:只要求一人一骑,烈日,羁旅,和驶过耳边的疾风。“你会感到自己和大自然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身处在景致之中,而不再是观众。”波西格在哲学小说《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中,这样真切的描写他和儿子骑机车横穿美国中西部海岸时的感受。兴许骑在摩托上那种纵横驰骋、心怀宽广的自由感便是最令人向往之处。

距第一辆摩托的产生至今已有130余年,1885年被誉为“汽车之父”的德国人特利布·戴姆勒创造的单缸汽油机摩托为人类交通史打开了新的大门,二十世纪,两次随之而来的世界大战中,摩托亦顺势成为了重要的军需交通工具,战争结束后,它也随之渗入并影响着当时的青年文化,成为用来彰显个性与叛逆的最佳元素。60年代欧陆盛行的mods一族钟爱Vespa踏板,美洲大陆“垮掉的一代”与“逍遥骑士”则是哈雷与印第安跨骑的拥趸,而乌拉尔挎斗三轮绝对在东欧社会主义青年心中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国产嘉陵更是我国不论乡村城镇“无产阶级”心里的“公路之王”。

其实不难发现,摩托车象征着高度个性,它“肉包铁”的特征,无时不刻的衬托与强调着在其之上所承载的个体,和穿着一样,摩托是个人风格的体现。但是不管你的座驾是经过多少次精良改装的bobber,cafe racer 抑或chopper,在骑友眼中摩托党们大致就能被分为两大类:“哈雷派”与“非哈雷派”。甚至有句流传甚广的玩笑话:“先生,哈雷店里不卖摩托,只卖哈雷。”1994年昆汀经典电影《低俗小说》里,布鲁斯·威利斯杀出血路后骑车出逃,精疲力竭之余,还不忘纠正小女友:“这不是摩托,宝贝,这是哈雷。” 相信每一个骑手看到这里都会被逗乐。

其实这样分类,也并非道理全无。如果说提起Vespa能让人想起西装革履的格里高·派克与系着丝巾的奥黛丽·赫本、阴郁伦敦穿切尔西靴戴礼帽的mods、穿skinny jeans留着蘑菇头的the Ramones ,甚至巴黎录音室里的塞日·甘斯布;

那么哈雷瞬间唤起的只能是这样一幅画面:血红的夕阳下,引擎轰鸣,被烈日余温烤得滚烫的地面,一群系着头巾穿黑色皮衣,身材健硕的男女,骑着摩托从地平线那端不断接近,他们脸上架着墨镜,无甚表情,又透露着些许骄傲。就像是工业社会里最后的一群牛仔,自由、我行我素,却又被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分享同属于一个community,同一种生活态度所带来的乐趣。

其实对未知抱有无限的好奇,时刻准备着“在路上”,这正是所有摩托爱好者所必须的mindset。现如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因为互联网变得过于紧密,潮流带来的趋同性有些无聊得让人透不过气,但通过“自创”的骑士穿搭与拿出踏上一段road trip的勇气,人们就能够体验到发现新事物的乐趣与逃离平庸的快感,可能这便是摩托的力量与魅力所在。在电影《摩托日记》中,还没成为革命者的学生切·格瓦拉从阿根廷出发开始了横穿南美的骑行,越是深入安第斯,他愈发感觉到“世界在你所不知道的地方改变了你,而你也决定改变这个不公正的世界”,八个月的摩托之旅在格瓦拉心理埋下了革命的种子。

其实不难发现,似乎那些天生反叛的人对摩托车都有着偏爱,他们内心抑制不住的理想主义、对平庸的厌恶,还有无处消耗的力比多都指向着无穷的生命力与想要冲破束缚所达成的自由。“就像堂吉诃德拥有他的驴子,圣马丁拥有它的骡子一样,我们拥有我们的摩托车。”

Q = 记者

A = Karen Davidson

(Creative Director,

Harley-Davidson MotorClothes)

 

Q:你从几岁开始骑车?

A:九岁,但那个时候女骑士还不是很普遍,别人看我总以为我会坐在后座。现在这就普遍多了,尤其是年轻女性,她们就想骑车上路,这个新风格非常酷。

 

Q:你骑车的时候听什么音乐呢?

A:其实我骑车时反而不需要听音乐,我喜欢风声和野外的感觉,有的时候我甚至还会唱出来,只是因为我在骑行中感受到了非凡的快乐。

 

Q:作为创意总监,同时也是一个骑士,你最喜欢的骑行装备是什么?

A:当然是皮夹克,它非常能体现骑行服饰的功能性。因为我是个骑士,所以我很看重产品的实用性。好的骑行服会用独到的设计给骑士带来非常舒适的骑行体验。

 

Q:哈雷骑士的标志性造型是怎样的?

A:非常纯粹、非常原汁原味的。它很经典,同时也富于变化,给了每个人发挥创造的可能性。我们鼓励大家把哈雷标志性造型或者配饰与自我融合,肆意表达自我个性。

 

Q:你说你有的时候会从骑行中遇到的车主身上汲取灵感,就你观察,多年来他们的穿着有没有一些变化?

A:科技。新布料的出现带给人们更舒适的体验, 你可以打造更轻盈的产品,带给人持久的舒适感。现在的消费者们非常注重舒适感,从贴身的打底衣物到夹克,这要求我们改变设计和打造产品的方式。

 

Q:我觉得了解机车文化最好的方式其实就是走进店铺自己探索,因为有太多有趣的事物了。这次和G-III合作在沪上揭幕全新服饰精品店,有什么非常值得期待的活动或惊喜吗?

A:非常值得期待的是,我们即将推出很多全新系列产品,并会非常注重细节和定制化。




撰文 / Mentos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四个轮子承载肉体,两个轮子承载着的则是灵魂。”



我摩托迷之间总是颇为自豪地流传着一句话:“四个轮子承载肉体,两个轮子承载着的则是灵魂。”相比于汽车,摩托更像是马匹:只要求一人一骑,烈日,羁旅,和驶过耳边的疾风。“你会感到自己和大自然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身处在景致之中,而不再是观众。”波西格在哲学小说《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中,这样真切的描写他和儿子骑机车横穿美国中西部海岸时的感受。兴许骑在摩托上那种纵横驰骋、心怀宽广的自由感便是最令人向往之处。

距第一辆摩托的产生至今已有130余年,1885年被誉为“汽车之父”的德国人特利布·戴姆勒创造的单缸汽油机摩托为人类交通史打开了新的大门,二十世纪,两次随之而来的世界大战中,摩托亦顺势成为了重要的军需交通工具,战争结束后,它也随之渗入并影响着当时的青年文化,成为用来彰显个性与叛逆的最佳元素。60年代欧陆盛行的mods一族钟爱Vespa踏板,美洲大陆“垮掉的一代”与“逍遥骑士”则是哈雷与印第安跨骑的拥趸,而乌拉尔挎斗三轮绝对在东欧社会主义青年心中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国产嘉陵更是我国不论乡村城镇“无产阶级”心里的“公路之王”。

其实不难发现,摩托车象征着高度个性,它“肉包铁”的特征,无时不刻的衬托与强调着在其之上所承载的个体,和穿着一样,摩托是个人风格的体现。但是不管你的座驾是经过多少次精良改装的bobber,cafe racer 抑或chopper,在骑友眼中摩托党们大致就能被分为两大类:“哈雷派”与“非哈雷派”。甚至有句流传甚广的玩笑话:“先生,哈雷店里不卖摩托,只卖哈雷。”1994年昆汀经典电影《低俗小说》里,布鲁斯·威利斯杀出血路后骑车出逃,精疲力竭之余,还不忘纠正小女友:“这不是摩托,宝贝,这是哈雷。” 相信每一个骑手看到这里都会被逗乐。

其实这样分类,也并非道理全无。如果说提起Vespa能让人想起西装革履的格里高·派克与系着丝巾的奥黛丽·赫本、阴郁伦敦穿切尔西靴戴礼帽的mods、穿skinny jeans留着蘑菇头的the Ramones ,甚至巴黎录音室里的塞日·甘斯布;

那么哈雷瞬间唤起的只能是这样一幅画面:血红的夕阳下,引擎轰鸣,被烈日余温烤得滚烫的地面,一群系着头巾穿黑色皮衣,身材健硕的男女,骑着摩托从地平线那端不断接近,他们脸上架着墨镜,无甚表情,又透露着些许骄傲。就像是工业社会里最后的一群牛仔,自由、我行我素,却又被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分享同属于一个community,同一种生活态度所带来的乐趣。

其实对未知抱有无限的好奇,时刻准备着“在路上”,这正是所有摩托爱好者所必须的mindset。现如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因为互联网变得过于紧密,潮流带来的趋同性有些无聊得让人透不过气,但通过“自创”的骑士穿搭与拿出踏上一段road trip的勇气,人们就能够体验到发现新事物的乐趣与逃离平庸的快感,可能这便是摩托的力量与魅力所在。在电影《摩托日记》中,还没成为革命者的学生切·格瓦拉从阿根廷出发开始了横穿南美的骑行,越是深入安第斯,他愈发感觉到“世界在你所不知道的地方改变了你,而你也决定改变这个不公正的世界”,八个月的摩托之旅在格瓦拉心理埋下了革命的种子。

其实不难发现,似乎那些天生反叛的人对摩托车都有着偏爱,他们内心抑制不住的理想主义、对平庸的厌恶,还有无处消耗的力比多都指向着无穷的生命力与想要冲破束缚所达成的自由。“就像堂吉诃德拥有他的驴子,圣马丁拥有它的骡子一样,我们拥有我们的摩托车。”

Q = 记者

A = Karen Davidson

(Creative Director,

Harley-Davidson MotorClothes)

 

Q:你从几岁开始骑车?

A:九岁,但那个时候女骑士还不是很普遍,别人看我总以为我会坐在后座。现在这就普遍多了,尤其是年轻女性,她们就想骑车上路,这个新风格非常酷。

 

Q:你骑车的时候听什么音乐呢?

A:其实我骑车时反而不需要听音乐,我喜欢风声和野外的感觉,有的时候我甚至还会唱出来,只是因为我在骑行中感受到了非凡的快乐。

 

Q:作为创意总监,同时也是一个骑士,你最喜欢的骑行装备是什么?

A:当然是皮夹克,它非常能体现骑行服饰的功能性。因为我是个骑士,所以我很看重产品的实用性。好的骑行服会用独到的设计给骑士带来非常舒适的骑行体验。

 

Q:哈雷骑士的标志性造型是怎样的?

A:非常纯粹、非常原汁原味的。它很经典,同时也富于变化,给了每个人发挥创造的可能性。我们鼓励大家把哈雷标志性造型或者配饰与自我融合,肆意表达自我个性。

 

Q:你说你有的时候会从骑行中遇到的车主身上汲取灵感,就你观察,多年来他们的穿着有没有一些变化?

A:科技。新布料的出现带给人们更舒适的体验, 你可以打造更轻盈的产品,带给人持久的舒适感。现在的消费者们非常注重舒适感,从贴身的打底衣物到夹克,这要求我们改变设计和打造产品的方式。

 

Q:我觉得了解机车文化最好的方式其实就是走进店铺自己探索,因为有太多有趣的事物了。这次和G-III合作在沪上揭幕全新服饰精品店,有什么非常值得期待的活动或惊喜吗?

A:非常值得期待的是,我们即将推出很多全新系列产品,并会非常注重细节和定制化。




撰文 / Mentos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骑上摩托,跨过山和大海

发布日期:2018-05-31 04:02
摘要」“四个轮子承载肉体,两个轮子承载着的则是灵魂。”



我摩托迷之间总是颇为自豪地流传着一句话:“四个轮子承载肉体,两个轮子承载着的则是灵魂。”相比于汽车,摩托更像是马匹:只要求一人一骑,烈日,羁旅,和驶过耳边的疾风。“你会感到自己和大自然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身处在景致之中,而不再是观众。”波西格在哲学小说《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中,这样真切的描写他和儿子骑机车横穿美国中西部海岸时的感受。兴许骑在摩托上那种纵横驰骋、心怀宽广的自由感便是最令人向往之处。

距第一辆摩托的产生至今已有130余年,1885年被誉为“汽车之父”的德国人特利布·戴姆勒创造的单缸汽油机摩托为人类交通史打开了新的大门,二十世纪,两次随之而来的世界大战中,摩托亦顺势成为了重要的军需交通工具,战争结束后,它也随之渗入并影响着当时的青年文化,成为用来彰显个性与叛逆的最佳元素。60年代欧陆盛行的mods一族钟爱Vespa踏板,美洲大陆“垮掉的一代”与“逍遥骑士”则是哈雷与印第安跨骑的拥趸,而乌拉尔挎斗三轮绝对在东欧社会主义青年心中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国产嘉陵更是我国不论乡村城镇“无产阶级”心里的“公路之王”。

其实不难发现,摩托车象征着高度个性,它“肉包铁”的特征,无时不刻的衬托与强调着在其之上所承载的个体,和穿着一样,摩托是个人风格的体现。但是不管你的座驾是经过多少次精良改装的bobber,cafe racer 抑或chopper,在骑友眼中摩托党们大致就能被分为两大类:“哈雷派”与“非哈雷派”。甚至有句流传甚广的玩笑话:“先生,哈雷店里不卖摩托,只卖哈雷。”1994年昆汀经典电影《低俗小说》里,布鲁斯·威利斯杀出血路后骑车出逃,精疲力竭之余,还不忘纠正小女友:“这不是摩托,宝贝,这是哈雷。” 相信每一个骑手看到这里都会被逗乐。

其实这样分类,也并非道理全无。如果说提起Vespa能让人想起西装革履的格里高·派克与系着丝巾的奥黛丽·赫本、阴郁伦敦穿切尔西靴戴礼帽的mods、穿skinny jeans留着蘑菇头的the Ramones ,甚至巴黎录音室里的塞日·甘斯布;

那么哈雷瞬间唤起的只能是这样一幅画面:血红的夕阳下,引擎轰鸣,被烈日余温烤得滚烫的地面,一群系着头巾穿黑色皮衣,身材健硕的男女,骑着摩托从地平线那端不断接近,他们脸上架着墨镜,无甚表情,又透露着些许骄傲。就像是工业社会里最后的一群牛仔,自由、我行我素,却又被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分享同属于一个community,同一种生活态度所带来的乐趣。

其实对未知抱有无限的好奇,时刻准备着“在路上”,这正是所有摩托爱好者所必须的mindset。现如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因为互联网变得过于紧密,潮流带来的趋同性有些无聊得让人透不过气,但通过“自创”的骑士穿搭与拿出踏上一段road trip的勇气,人们就能够体验到发现新事物的乐趣与逃离平庸的快感,可能这便是摩托的力量与魅力所在。在电影《摩托日记》中,还没成为革命者的学生切·格瓦拉从阿根廷出发开始了横穿南美的骑行,越是深入安第斯,他愈发感觉到“世界在你所不知道的地方改变了你,而你也决定改变这个不公正的世界”,八个月的摩托之旅在格瓦拉心理埋下了革命的种子。

其实不难发现,似乎那些天生反叛的人对摩托车都有着偏爱,他们内心抑制不住的理想主义、对平庸的厌恶,还有无处消耗的力比多都指向着无穷的生命力与想要冲破束缚所达成的自由。“就像堂吉诃德拥有他的驴子,圣马丁拥有它的骡子一样,我们拥有我们的摩托车。”

Q = 记者

A = Karen Davidson

(Creative Director,

Harley-Davidson MotorClothes)

 

Q:你从几岁开始骑车?

A:九岁,但那个时候女骑士还不是很普遍,别人看我总以为我会坐在后座。现在这就普遍多了,尤其是年轻女性,她们就想骑车上路,这个新风格非常酷。

 

Q:你骑车的时候听什么音乐呢?

A:其实我骑车时反而不需要听音乐,我喜欢风声和野外的感觉,有的时候我甚至还会唱出来,只是因为我在骑行中感受到了非凡的快乐。

 

Q:作为创意总监,同时也是一个骑士,你最喜欢的骑行装备是什么?

A:当然是皮夹克,它非常能体现骑行服饰的功能性。因为我是个骑士,所以我很看重产品的实用性。好的骑行服会用独到的设计给骑士带来非常舒适的骑行体验。

 

Q:哈雷骑士的标志性造型是怎样的?

A:非常纯粹、非常原汁原味的。它很经典,同时也富于变化,给了每个人发挥创造的可能性。我们鼓励大家把哈雷标志性造型或者配饰与自我融合,肆意表达自我个性。

 

Q:你说你有的时候会从骑行中遇到的车主身上汲取灵感,就你观察,多年来他们的穿着有没有一些变化?

A:科技。新布料的出现带给人们更舒适的体验, 你可以打造更轻盈的产品,带给人持久的舒适感。现在的消费者们非常注重舒适感,从贴身的打底衣物到夹克,这要求我们改变设计和打造产品的方式。

 

Q:我觉得了解机车文化最好的方式其实就是走进店铺自己探索,因为有太多有趣的事物了。这次和G-III合作在沪上揭幕全新服饰精品店,有什么非常值得期待的活动或惊喜吗?

A:非常值得期待的是,我们即将推出很多全新系列产品,并会非常注重细节和定制化。




撰文 / Mentos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四个轮子承载肉体,两个轮子承载着的则是灵魂。”



我摩托迷之间总是颇为自豪地流传着一句话:“四个轮子承载肉体,两个轮子承载着的则是灵魂。”相比于汽车,摩托更像是马匹:只要求一人一骑,烈日,羁旅,和驶过耳边的疾风。“你会感到自己和大自然紧密地结合在了一起,身处在景致之中,而不再是观众。”波西格在哲学小说《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中,这样真切的描写他和儿子骑机车横穿美国中西部海岸时的感受。兴许骑在摩托上那种纵横驰骋、心怀宽广的自由感便是最令人向往之处。

距第一辆摩托的产生至今已有130余年,1885年被誉为“汽车之父”的德国人特利布·戴姆勒创造的单缸汽油机摩托为人类交通史打开了新的大门,二十世纪,两次随之而来的世界大战中,摩托亦顺势成为了重要的军需交通工具,战争结束后,它也随之渗入并影响着当时的青年文化,成为用来彰显个性与叛逆的最佳元素。60年代欧陆盛行的mods一族钟爱Vespa踏板,美洲大陆“垮掉的一代”与“逍遥骑士”则是哈雷与印第安跨骑的拥趸,而乌拉尔挎斗三轮绝对在东欧社会主义青年心中有着独一无二的地位,国产嘉陵更是我国不论乡村城镇“无产阶级”心里的“公路之王”。

其实不难发现,摩托车象征着高度个性,它“肉包铁”的特征,无时不刻的衬托与强调着在其之上所承载的个体,和穿着一样,摩托是个人风格的体现。但是不管你的座驾是经过多少次精良改装的bobber,cafe racer 抑或chopper,在骑友眼中摩托党们大致就能被分为两大类:“哈雷派”与“非哈雷派”。甚至有句流传甚广的玩笑话:“先生,哈雷店里不卖摩托,只卖哈雷。”1994年昆汀经典电影《低俗小说》里,布鲁斯·威利斯杀出血路后骑车出逃,精疲力竭之余,还不忘纠正小女友:“这不是摩托,宝贝,这是哈雷。” 相信每一个骑手看到这里都会被逗乐。

其实这样分类,也并非道理全无。如果说提起Vespa能让人想起西装革履的格里高·派克与系着丝巾的奥黛丽·赫本、阴郁伦敦穿切尔西靴戴礼帽的mods、穿skinny jeans留着蘑菇头的the Ramones ,甚至巴黎录音室里的塞日·甘斯布;

那么哈雷瞬间唤起的只能是这样一幅画面:血红的夕阳下,引擎轰鸣,被烈日余温烤得滚烫的地面,一群系着头巾穿黑色皮衣,身材健硕的男女,骑着摩托从地平线那端不断接近,他们脸上架着墨镜,无甚表情,又透露着些许骄傲。就像是工业社会里最后的一群牛仔,自由、我行我素,却又被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分享同属于一个community,同一种生活态度所带来的乐趣。

其实对未知抱有无限的好奇,时刻准备着“在路上”,这正是所有摩托爱好者所必须的mindset。现如今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因为互联网变得过于紧密,潮流带来的趋同性有些无聊得让人透不过气,但通过“自创”的骑士穿搭与拿出踏上一段road trip的勇气,人们就能够体验到发现新事物的乐趣与逃离平庸的快感,可能这便是摩托的力量与魅力所在。在电影《摩托日记》中,还没成为革命者的学生切·格瓦拉从阿根廷出发开始了横穿南美的骑行,越是深入安第斯,他愈发感觉到“世界在你所不知道的地方改变了你,而你也决定改变这个不公正的世界”,八个月的摩托之旅在格瓦拉心理埋下了革命的种子。

其实不难发现,似乎那些天生反叛的人对摩托车都有着偏爱,他们内心抑制不住的理想主义、对平庸的厌恶,还有无处消耗的力比多都指向着无穷的生命力与想要冲破束缚所达成的自由。“就像堂吉诃德拥有他的驴子,圣马丁拥有它的骡子一样,我们拥有我们的摩托车。”

Q = 记者

A = Karen Davidson

(Creative Director,

Harley-Davidson MotorClothes)

 

Q:你从几岁开始骑车?

A:九岁,但那个时候女骑士还不是很普遍,别人看我总以为我会坐在后座。现在这就普遍多了,尤其是年轻女性,她们就想骑车上路,这个新风格非常酷。

 

Q:你骑车的时候听什么音乐呢?

A:其实我骑车时反而不需要听音乐,我喜欢风声和野外的感觉,有的时候我甚至还会唱出来,只是因为我在骑行中感受到了非凡的快乐。

 

Q:作为创意总监,同时也是一个骑士,你最喜欢的骑行装备是什么?

A:当然是皮夹克,它非常能体现骑行服饰的功能性。因为我是个骑士,所以我很看重产品的实用性。好的骑行服会用独到的设计给骑士带来非常舒适的骑行体验。

 

Q:哈雷骑士的标志性造型是怎样的?

A:非常纯粹、非常原汁原味的。它很经典,同时也富于变化,给了每个人发挥创造的可能性。我们鼓励大家把哈雷标志性造型或者配饰与自我融合,肆意表达自我个性。

 

Q:你说你有的时候会从骑行中遇到的车主身上汲取灵感,就你观察,多年来他们的穿着有没有一些变化?

A:科技。新布料的出现带给人们更舒适的体验, 你可以打造更轻盈的产品,带给人持久的舒适感。现在的消费者们非常注重舒适感,从贴身的打底衣物到夹克,这要求我们改变设计和打造产品的方式。

 

Q:我觉得了解机车文化最好的方式其实就是走进店铺自己探索,因为有太多有趣的事物了。这次和G-III合作在沪上揭幕全新服饰精品店,有什么非常值得期待的活动或惊喜吗?

A:非常值得期待的是,我们即将推出很多全新系列产品,并会非常注重细节和定制化。




撰文 / Mentos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