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卖卖卖,海航帝国还剩下什么?

发布日期:2018-05-30 15:32
摘要」中国海航集团正在继续削减持有的房地产,以减轻庞大的债务负担。



据报道,5月30日,海航以约3亿美元(约合19亿元)的价格将位于123 Mission St.的旧金山办公大楼出售给Northwood Investors LLC。这笔交易中海航略有薄利,该公司2016年8月的购入价格为2.55亿美元(约合16亿元)。海航和Northwood的代表拒绝就此发表评论。

房地产资产对海航来说一直是个生财渠道,该公司最近几笔出售交易都取得了收益。由于开展总值400多亿美元(约合2600亿元)的并购交易,海航正在承受巨额债务压力。

不同寻常的是,据知情人透露,123 Mission St.由海航旗下专注于科技交易的子公司海航科技投资控股持有。传统上来说,海航的房地产资产一般由其旗下其他附属公司持有。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海航集团在西班牙酒店运营商NH Hotel Group SA的持股吸引了包括Elliott Management Corp.和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LLC在内潜在竞购者的兴趣。

因信息未公开而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称,海航集团在NH Hotel近30%的持股也吸引了业内其它基金和机构的投资兴趣。竞标最早5月末截止,但截止日期仍然可能延后。彭博数据显示,以5月28日收盘价计算,海航的持股价值约为6.68亿欧元(约合49.48亿元)。

海航集团目前正在出售资产以减少负债。该公司1月表示,正与摩根大通等顾问合作评估对其持股的兴趣。同月,NH Hotel拒绝了西班牙同业Grupo Barcelo的收购提议,后者希望打造一家全国性领军者来与世界酒店业巨头展开竞争。

知情人士称,潜在买家不一定会就海航集团的持股出价,海航最终也可能决定继续持有股份。Apollo、海航和Elliott的代表均不予置评。

海航集团在资产收购方面一度曾是国内企业翘楚,然而截至2018年5月初,它已出售了超过130亿美元(约合835亿元)的资产,其中包括在希尔顿全球控股的股份。对于利息支出已经激增至亚洲非金融类公司首位的海航集团而言,处置资产或在一度程度上有助于减轻债务负担。

随着海航集团从默默无闻的省内企业崛起成为中国最热衷收购的全球性公司,其高管毫不掩饰想要大显身手的打算。如今看来他们如愿以偿,只是结果不尽如人意。

2018年4月底发布的年报显示,海航集团2017年度的利息支出为全亚洲非金融公司之冠,这笔支出高达50亿美元(约合320亿元),比此前一年增长超过50%。作为规模庞大的企业集团,海航集团从一家中型地方航空公司起家,创立于中国宁静的热带岛屿海南岛。截至2017年底,该集团负债总额达到940亿美元(约合6020亿元),这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全球收购热潮带来的后遗症,而此前的收购让该公司拥有了令人艳羡的大量优质地产和绩优公司股权。

这些数据清楚地表明了海航集团面临的潜在危机。就在2017年,该集团还信心满满地在巴黎小皇宫举行盛宴款待宾客,庆祝联合创始人陈锋的生日,当时海航刚刚成为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最大的股东,持有价值34亿欧元(约合253亿元)的股份。虽然2018年以来接连成功出售资产给了该公司喘息的空间,但是海航集团仍然需要抛售最引人注目的收购资产,以实现可持续的财务基础。

“归根结底,这是现金流问题,”研究中国金融领域的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政治经济学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说,“海航支付的利息实际上高于净利润,这是非常危险的。”

一位海航集团的代表称,该公司继续按照其战略和财务需求来管理其运营,坚持把重点放在旅游、物流和金融服务等核心领域。

尽管如此,该公司的困境还是导致其战略的快速转向。彭博新闻社在4月下旬报道,海航集团正在与SL格林不动产公司(SL Green Realty Corp.)洽谈出售该公司在2017年斥资22.1亿美元(约合142亿元)收购的曼哈顿公园大道245号大楼的至少部分产权,当时这笔交易被认为创下纽约大楼有史以来最高的成交价。2018年年初以来,这家中国公司已经打破了持有德意志银行股份的承诺,撤出了对希尔顿酒店及度假村(Hilton Hotels & Resorts)的65亿美元(约合416亿元)投资(套现85亿美元,约合544亿元),出售了引人注目的香港启德机场原址地块开发项目。这种困境也见于细微之处:员工被告知文具费用限制在每月20元人民币,而旗下航空公司2018年早些时候还拖欠过航油费。

希尔顿国际酒店集团(HI),为总部设于英国的希尔顿集团公司旗下分支

这场厄运始于2017年夏天,当时中国监管机构要求各家银行提供对海航集团和包括安邦保险在内的其他四家并购活动频繁的企业的风险敞口分析。安邦保险集团此后被中国政府接管。对银行提出的要求表明,中国政府对企业不受约束交易的容忍度下降。几家中国国有银行已经停止对海航发放贷款,而包括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ic)和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在内的全球银行巨头也开始避免对海航发放新贷。

尽管海航集团不是上市企业,不过该公司刚发布的年报中包含的选择性财务信息表明,这些银行停止放贷让该公司承受了较大的债务压力。据年报披露,海航集团2017年债务总额增长了21%,而短期借款增长了25%,达到303亿美元(约合1940亿元)左右。海航集团的债务总额达到息税前利润的20倍,这个比率远远低于大多数规模相当的全球非金融企业。

尽管如此,陈锋在20世纪90年代创立的海航集团并没有大难临头的风险,该集团吸引了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成为早期投资者。据知情人透露,2018年年初海航集团向债权人表示,为了减轻资产负债表负担,将于2018年上半年出售大约160亿美元(约合1025亿元)的资产。

“现在说海航最终究竟如何,是否能以更小的规模生存下来,还为时过早,”GMT研究公司(GMT Research Ltd.)驻香港分析师奈杰尔•史蒂文森(Nigel Stevenson)说。他指出,虽然早期出售的资产都卖出了合理的价格,“不过最容易出售的资产往往最先处理。”

与众多过度扩张的公司不同的是,海航的所有权结构问题也带来了麻烦。2017年12月,美国软件公司Ness Technologies SARL起诉了海航的两家子公司,声称海航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提供了“关于其所有权虚假和不一致的信息”,该委员会是负责审查非美国公司收购行为以确保国家安全的联邦机构。

Ness公司声称,海航子公司文思海辉(Pactera)以3.25亿美元(约合21亿元)收购Ness控股一家公司的计划因此以失败告终。海航集团否认提供了虚假信息,正在对这起诉讼提出异议。这笔交易也是海航集团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否定的几项收购案之一。4月30日,在等待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数月后,这家中国公司放弃了收购安东尼•斯卡拉马奇(Anthony Scaramucci)创立的纽约投资公司SkyBridge Capital的计划。

还有迹象表明,有些公司在纳入海航的经营轨道后感到迷惑不解。一位因讨论私人事务而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德意志银行董事会成员表示,该银行发现海航作为大股东的表现令人困惑。这位高管表示,海航委派处理德意志银行业务的代表经常变动,让该行无法确定在和谁打交道、谁支持他们,或者持股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海航集团目前控制德意志银行大约8%的股份,低于最初近10%的持股比例。德意志银行拒绝发表评论。海航表示,该集团与德意志银行董事会关系密切。

海航从未声称自己是一家典型的公司。新进员工会收到他们期望遵守的同仁共勉十条,这些条款受到佛教理念的启发,包括“谦恭、慈爱和持恒”。为了纪念开航的第一个航班,陈锋在海南航空的首批航班上为旅客倒茶和咖啡的照片醒目地展示在海航总部。员工们被要求全力以赴,随着该公司的发展壮大,海航鼓励员工将其积蓄投入该公司支持的投资产品。

没有哪里比海南岛更能体现海航的雄心壮志及其分崩离析的风险,海南岛也可以称为“海航岛”。海航集团是海南岛三家机场的运营方,有大约一半的游客是乘坐海南航空的飞机来到该岛,当地官员把海南岛宣传成“中国的夏威夷”。海航集团旗下的一座购物中心坐落在海南省会海口市中心,由12座璀璨夺目的大楼组成,每座大楼都由12星座的方式命名,下面是地下商场。在街对面就是海航的总部大楼,这座31层高的办公楼像是一尊打坐的佛像。

在总部大楼附近,海航集团正在开发酒店和公寓组成的双子塔大楼,塔楼建成后高达94层,将与上海和香港的摩天大楼不相上下,虽然该公司深陷困境,可双子塔仍在施工。这些建筑位于海口旧机场改造商业街区的项目中心,这个街区的面积大约有纽约中央公园一半大小,从海南航空787客机的舷窗往下看,其设计造型与另一个佛教标志莲花相似。现在只有一个问题,对于完成瘦身的海航来说,可以确定这个项目规模太大了,该公司正在引入新的投资者。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海航集团正在继续削减持有的房地产,以减轻庞大的债务负担。



据报道,5月30日,海航以约3亿美元(约合19亿元)的价格将位于123 Mission St.的旧金山办公大楼出售给Northwood Investors LLC。这笔交易中海航略有薄利,该公司2016年8月的购入价格为2.55亿美元(约合16亿元)。海航和Northwood的代表拒绝就此发表评论。

房地产资产对海航来说一直是个生财渠道,该公司最近几笔出售交易都取得了收益。由于开展总值400多亿美元(约合2600亿元)的并购交易,海航正在承受巨额债务压力。

不同寻常的是,据知情人透露,123 Mission St.由海航旗下专注于科技交易的子公司海航科技投资控股持有。传统上来说,海航的房地产资产一般由其旗下其他附属公司持有。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海航集团在西班牙酒店运营商NH Hotel Group SA的持股吸引了包括Elliott Management Corp.和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LLC在内潜在竞购者的兴趣。

因信息未公开而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称,海航集团在NH Hotel近30%的持股也吸引了业内其它基金和机构的投资兴趣。竞标最早5月末截止,但截止日期仍然可能延后。彭博数据显示,以5月28日收盘价计算,海航的持股价值约为6.68亿欧元(约合49.48亿元)。

海航集团目前正在出售资产以减少负债。该公司1月表示,正与摩根大通等顾问合作评估对其持股的兴趣。同月,NH Hotel拒绝了西班牙同业Grupo Barcelo的收购提议,后者希望打造一家全国性领军者来与世界酒店业巨头展开竞争。

知情人士称,潜在买家不一定会就海航集团的持股出价,海航最终也可能决定继续持有股份。Apollo、海航和Elliott的代表均不予置评。

海航集团在资产收购方面一度曾是国内企业翘楚,然而截至2018年5月初,它已出售了超过130亿美元(约合835亿元)的资产,其中包括在希尔顿全球控股的股份。对于利息支出已经激增至亚洲非金融类公司首位的海航集团而言,处置资产或在一度程度上有助于减轻债务负担。

随着海航集团从默默无闻的省内企业崛起成为中国最热衷收购的全球性公司,其高管毫不掩饰想要大显身手的打算。如今看来他们如愿以偿,只是结果不尽如人意。

2018年4月底发布的年报显示,海航集团2017年度的利息支出为全亚洲非金融公司之冠,这笔支出高达50亿美元(约合320亿元),比此前一年增长超过50%。作为规模庞大的企业集团,海航集团从一家中型地方航空公司起家,创立于中国宁静的热带岛屿海南岛。截至2017年底,该集团负债总额达到940亿美元(约合6020亿元),这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全球收购热潮带来的后遗症,而此前的收购让该公司拥有了令人艳羡的大量优质地产和绩优公司股权。

这些数据清楚地表明了海航集团面临的潜在危机。就在2017年,该集团还信心满满地在巴黎小皇宫举行盛宴款待宾客,庆祝联合创始人陈锋的生日,当时海航刚刚成为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最大的股东,持有价值34亿欧元(约合253亿元)的股份。虽然2018年以来接连成功出售资产给了该公司喘息的空间,但是海航集团仍然需要抛售最引人注目的收购资产,以实现可持续的财务基础。

“归根结底,这是现金流问题,”研究中国金融领域的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政治经济学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说,“海航支付的利息实际上高于净利润,这是非常危险的。”

一位海航集团的代表称,该公司继续按照其战略和财务需求来管理其运营,坚持把重点放在旅游、物流和金融服务等核心领域。

尽管如此,该公司的困境还是导致其战略的快速转向。彭博新闻社在4月下旬报道,海航集团正在与SL格林不动产公司(SL Green Realty Corp.)洽谈出售该公司在2017年斥资22.1亿美元(约合142亿元)收购的曼哈顿公园大道245号大楼的至少部分产权,当时这笔交易被认为创下纽约大楼有史以来最高的成交价。2018年年初以来,这家中国公司已经打破了持有德意志银行股份的承诺,撤出了对希尔顿酒店及度假村(Hilton Hotels & Resorts)的65亿美元(约合416亿元)投资(套现85亿美元,约合544亿元),出售了引人注目的香港启德机场原址地块开发项目。这种困境也见于细微之处:员工被告知文具费用限制在每月20元人民币,而旗下航空公司2018年早些时候还拖欠过航油费。

希尔顿国际酒店集团(HI),为总部设于英国的希尔顿集团公司旗下分支

这场厄运始于2017年夏天,当时中国监管机构要求各家银行提供对海航集团和包括安邦保险在内的其他四家并购活动频繁的企业的风险敞口分析。安邦保险集团此后被中国政府接管。对银行提出的要求表明,中国政府对企业不受约束交易的容忍度下降。几家中国国有银行已经停止对海航发放贷款,而包括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ic)和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在内的全球银行巨头也开始避免对海航发放新贷。

尽管海航集团不是上市企业,不过该公司刚发布的年报中包含的选择性财务信息表明,这些银行停止放贷让该公司承受了较大的债务压力。据年报披露,海航集团2017年债务总额增长了21%,而短期借款增长了25%,达到303亿美元(约合1940亿元)左右。海航集团的债务总额达到息税前利润的20倍,这个比率远远低于大多数规模相当的全球非金融企业。

尽管如此,陈锋在20世纪90年代创立的海航集团并没有大难临头的风险,该集团吸引了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成为早期投资者。据知情人透露,2018年年初海航集团向债权人表示,为了减轻资产负债表负担,将于2018年上半年出售大约160亿美元(约合1025亿元)的资产。

“现在说海航最终究竟如何,是否能以更小的规模生存下来,还为时过早,”GMT研究公司(GMT Research Ltd.)驻香港分析师奈杰尔•史蒂文森(Nigel Stevenson)说。他指出,虽然早期出售的资产都卖出了合理的价格,“不过最容易出售的资产往往最先处理。”

与众多过度扩张的公司不同的是,海航的所有权结构问题也带来了麻烦。2017年12月,美国软件公司Ness Technologies SARL起诉了海航的两家子公司,声称海航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提供了“关于其所有权虚假和不一致的信息”,该委员会是负责审查非美国公司收购行为以确保国家安全的联邦机构。

Ness公司声称,海航子公司文思海辉(Pactera)以3.25亿美元(约合21亿元)收购Ness控股一家公司的计划因此以失败告终。海航集团否认提供了虚假信息,正在对这起诉讼提出异议。这笔交易也是海航集团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否定的几项收购案之一。4月30日,在等待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数月后,这家中国公司放弃了收购安东尼•斯卡拉马奇(Anthony Scaramucci)创立的纽约投资公司SkyBridge Capital的计划。

还有迹象表明,有些公司在纳入海航的经营轨道后感到迷惑不解。一位因讨论私人事务而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德意志银行董事会成员表示,该银行发现海航作为大股东的表现令人困惑。这位高管表示,海航委派处理德意志银行业务的代表经常变动,让该行无法确定在和谁打交道、谁支持他们,或者持股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海航集团目前控制德意志银行大约8%的股份,低于最初近10%的持股比例。德意志银行拒绝发表评论。海航表示,该集团与德意志银行董事会关系密切。

海航从未声称自己是一家典型的公司。新进员工会收到他们期望遵守的同仁共勉十条,这些条款受到佛教理念的启发,包括“谦恭、慈爱和持恒”。为了纪念开航的第一个航班,陈锋在海南航空的首批航班上为旅客倒茶和咖啡的照片醒目地展示在海航总部。员工们被要求全力以赴,随着该公司的发展壮大,海航鼓励员工将其积蓄投入该公司支持的投资产品。

没有哪里比海南岛更能体现海航的雄心壮志及其分崩离析的风险,海南岛也可以称为“海航岛”。海航集团是海南岛三家机场的运营方,有大约一半的游客是乘坐海南航空的飞机来到该岛,当地官员把海南岛宣传成“中国的夏威夷”。海航集团旗下的一座购物中心坐落在海南省会海口市中心,由12座璀璨夺目的大楼组成,每座大楼都由12星座的方式命名,下面是地下商场。在街对面就是海航的总部大楼,这座31层高的办公楼像是一尊打坐的佛像。

在总部大楼附近,海航集团正在开发酒店和公寓组成的双子塔大楼,塔楼建成后高达94层,将与上海和香港的摩天大楼不相上下,虽然该公司深陷困境,可双子塔仍在施工。这些建筑位于海口旧机场改造商业街区的项目中心,这个街区的面积大约有纽约中央公园一半大小,从海南航空787客机的舷窗往下看,其设计造型与另一个佛教标志莲花相似。现在只有一个问题,对于完成瘦身的海航来说,可以确定这个项目规模太大了,该公司正在引入新的投资者。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海航集团正在继续削减持有的房地产,以减轻庞大的债务负担。



据报道,5月30日,海航以约3亿美元(约合19亿元)的价格将位于123 Mission St.的旧金山办公大楼出售给Northwood Investors LLC。这笔交易中海航略有薄利,该公司2016年8月的购入价格为2.55亿美元(约合16亿元)。海航和Northwood的代表拒绝就此发表评论。

房地产资产对海航来说一直是个生财渠道,该公司最近几笔出售交易都取得了收益。由于开展总值400多亿美元(约合2600亿元)的并购交易,海航正在承受巨额债务压力。

不同寻常的是,据知情人透露,123 Mission St.由海航旗下专注于科技交易的子公司海航科技投资控股持有。传统上来说,海航的房地产资产一般由其旗下其他附属公司持有。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海航集团在西班牙酒店运营商NH Hotel Group SA的持股吸引了包括Elliott Management Corp.和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LLC在内潜在竞购者的兴趣。

因信息未公开而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称,海航集团在NH Hotel近30%的持股也吸引了业内其它基金和机构的投资兴趣。竞标最早5月末截止,但截止日期仍然可能延后。彭博数据显示,以5月28日收盘价计算,海航的持股价值约为6.68亿欧元(约合49.48亿元)。

海航集团目前正在出售资产以减少负债。该公司1月表示,正与摩根大通等顾问合作评估对其持股的兴趣。同月,NH Hotel拒绝了西班牙同业Grupo Barcelo的收购提议,后者希望打造一家全国性领军者来与世界酒店业巨头展开竞争。

知情人士称,潜在买家不一定会就海航集团的持股出价,海航最终也可能决定继续持有股份。Apollo、海航和Elliott的代表均不予置评。

海航集团在资产收购方面一度曾是国内企业翘楚,然而截至2018年5月初,它已出售了超过130亿美元(约合835亿元)的资产,其中包括在希尔顿全球控股的股份。对于利息支出已经激增至亚洲非金融类公司首位的海航集团而言,处置资产或在一度程度上有助于减轻债务负担。

随着海航集团从默默无闻的省内企业崛起成为中国最热衷收购的全球性公司,其高管毫不掩饰想要大显身手的打算。如今看来他们如愿以偿,只是结果不尽如人意。

2018年4月底发布的年报显示,海航集团2017年度的利息支出为全亚洲非金融公司之冠,这笔支出高达50亿美元(约合320亿元),比此前一年增长超过50%。作为规模庞大的企业集团,海航集团从一家中型地方航空公司起家,创立于中国宁静的热带岛屿海南岛。截至2017年底,该集团负债总额达到940亿美元(约合6020亿元),这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全球收购热潮带来的后遗症,而此前的收购让该公司拥有了令人艳羡的大量优质地产和绩优公司股权。

这些数据清楚地表明了海航集团面临的潜在危机。就在2017年,该集团还信心满满地在巴黎小皇宫举行盛宴款待宾客,庆祝联合创始人陈锋的生日,当时海航刚刚成为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最大的股东,持有价值34亿欧元(约合253亿元)的股份。虽然2018年以来接连成功出售资产给了该公司喘息的空间,但是海航集团仍然需要抛售最引人注目的收购资产,以实现可持续的财务基础。

“归根结底,这是现金流问题,”研究中国金融领域的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政治经济学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说,“海航支付的利息实际上高于净利润,这是非常危险的。”

一位海航集团的代表称,该公司继续按照其战略和财务需求来管理其运营,坚持把重点放在旅游、物流和金融服务等核心领域。

尽管如此,该公司的困境还是导致其战略的快速转向。彭博新闻社在4月下旬报道,海航集团正在与SL格林不动产公司(SL Green Realty Corp.)洽谈出售该公司在2017年斥资22.1亿美元(约合142亿元)收购的曼哈顿公园大道245号大楼的至少部分产权,当时这笔交易被认为创下纽约大楼有史以来最高的成交价。2018年年初以来,这家中国公司已经打破了持有德意志银行股份的承诺,撤出了对希尔顿酒店及度假村(Hilton Hotels & Resorts)的65亿美元(约合416亿元)投资(套现85亿美元,约合544亿元),出售了引人注目的香港启德机场原址地块开发项目。这种困境也见于细微之处:员工被告知文具费用限制在每月20元人民币,而旗下航空公司2018年早些时候还拖欠过航油费。

希尔顿国际酒店集团(HI),为总部设于英国的希尔顿集团公司旗下分支

这场厄运始于2017年夏天,当时中国监管机构要求各家银行提供对海航集团和包括安邦保险在内的其他四家并购活动频繁的企业的风险敞口分析。安邦保险集团此后被中国政府接管。对银行提出的要求表明,中国政府对企业不受约束交易的容忍度下降。几家中国国有银行已经停止对海航发放贷款,而包括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ic)和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在内的全球银行巨头也开始避免对海航发放新贷。

尽管海航集团不是上市企业,不过该公司刚发布的年报中包含的选择性财务信息表明,这些银行停止放贷让该公司承受了较大的债务压力。据年报披露,海航集团2017年债务总额增长了21%,而短期借款增长了25%,达到303亿美元(约合1940亿元)左右。海航集团的债务总额达到息税前利润的20倍,这个比率远远低于大多数规模相当的全球非金融企业。

尽管如此,陈锋在20世纪90年代创立的海航集团并没有大难临头的风险,该集团吸引了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成为早期投资者。据知情人透露,2018年年初海航集团向债权人表示,为了减轻资产负债表负担,将于2018年上半年出售大约160亿美元(约合1025亿元)的资产。

“现在说海航最终究竟如何,是否能以更小的规模生存下来,还为时过早,”GMT研究公司(GMT Research Ltd.)驻香港分析师奈杰尔•史蒂文森(Nigel Stevenson)说。他指出,虽然早期出售的资产都卖出了合理的价格,“不过最容易出售的资产往往最先处理。”

与众多过度扩张的公司不同的是,海航的所有权结构问题也带来了麻烦。2017年12月,美国软件公司Ness Technologies SARL起诉了海航的两家子公司,声称海航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提供了“关于其所有权虚假和不一致的信息”,该委员会是负责审查非美国公司收购行为以确保国家安全的联邦机构。

Ness公司声称,海航子公司文思海辉(Pactera)以3.25亿美元(约合21亿元)收购Ness控股一家公司的计划因此以失败告终。海航集团否认提供了虚假信息,正在对这起诉讼提出异议。这笔交易也是海航集团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否定的几项收购案之一。4月30日,在等待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数月后,这家中国公司放弃了收购安东尼•斯卡拉马奇(Anthony Scaramucci)创立的纽约投资公司SkyBridge Capital的计划。

还有迹象表明,有些公司在纳入海航的经营轨道后感到迷惑不解。一位因讨论私人事务而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德意志银行董事会成员表示,该银行发现海航作为大股东的表现令人困惑。这位高管表示,海航委派处理德意志银行业务的代表经常变动,让该行无法确定在和谁打交道、谁支持他们,或者持股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海航集团目前控制德意志银行大约8%的股份,低于最初近10%的持股比例。德意志银行拒绝发表评论。海航表示,该集团与德意志银行董事会关系密切。

海航从未声称自己是一家典型的公司。新进员工会收到他们期望遵守的同仁共勉十条,这些条款受到佛教理念的启发,包括“谦恭、慈爱和持恒”。为了纪念开航的第一个航班,陈锋在海南航空的首批航班上为旅客倒茶和咖啡的照片醒目地展示在海航总部。员工们被要求全力以赴,随着该公司的发展壮大,海航鼓励员工将其积蓄投入该公司支持的投资产品。

没有哪里比海南岛更能体现海航的雄心壮志及其分崩离析的风险,海南岛也可以称为“海航岛”。海航集团是海南岛三家机场的运营方,有大约一半的游客是乘坐海南航空的飞机来到该岛,当地官员把海南岛宣传成“中国的夏威夷”。海航集团旗下的一座购物中心坐落在海南省会海口市中心,由12座璀璨夺目的大楼组成,每座大楼都由12星座的方式命名,下面是地下商场。在街对面就是海航的总部大楼,这座31层高的办公楼像是一尊打坐的佛像。

在总部大楼附近,海航集团正在开发酒店和公寓组成的双子塔大楼,塔楼建成后高达94层,将与上海和香港的摩天大楼不相上下,虽然该公司深陷困境,可双子塔仍在施工。这些建筑位于海口旧机场改造商业街区的项目中心,这个街区的面积大约有纽约中央公园一半大小,从海南航空787客机的舷窗往下看,其设计造型与另一个佛教标志莲花相似。现在只有一个问题,对于完成瘦身的海航来说,可以确定这个项目规模太大了,该公司正在引入新的投资者。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卖卖卖,海航帝国还剩下什么?

发布日期:2018-05-30 15:32
摘要」中国海航集团正在继续削减持有的房地产,以减轻庞大的债务负担。



据报道,5月30日,海航以约3亿美元(约合19亿元)的价格将位于123 Mission St.的旧金山办公大楼出售给Northwood Investors LLC。这笔交易中海航略有薄利,该公司2016年8月的购入价格为2.55亿美元(约合16亿元)。海航和Northwood的代表拒绝就此发表评论。

房地产资产对海航来说一直是个生财渠道,该公司最近几笔出售交易都取得了收益。由于开展总值400多亿美元(约合2600亿元)的并购交易,海航正在承受巨额债务压力。

不同寻常的是,据知情人透露,123 Mission St.由海航旗下专注于科技交易的子公司海航科技投资控股持有。传统上来说,海航的房地产资产一般由其旗下其他附属公司持有。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海航集团在西班牙酒店运营商NH Hotel Group SA的持股吸引了包括Elliott Management Corp.和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LLC在内潜在竞购者的兴趣。

因信息未公开而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称,海航集团在NH Hotel近30%的持股也吸引了业内其它基金和机构的投资兴趣。竞标最早5月末截止,但截止日期仍然可能延后。彭博数据显示,以5月28日收盘价计算,海航的持股价值约为6.68亿欧元(约合49.48亿元)。

海航集团目前正在出售资产以减少负债。该公司1月表示,正与摩根大通等顾问合作评估对其持股的兴趣。同月,NH Hotel拒绝了西班牙同业Grupo Barcelo的收购提议,后者希望打造一家全国性领军者来与世界酒店业巨头展开竞争。

知情人士称,潜在买家不一定会就海航集团的持股出价,海航最终也可能决定继续持有股份。Apollo、海航和Elliott的代表均不予置评。

海航集团在资产收购方面一度曾是国内企业翘楚,然而截至2018年5月初,它已出售了超过130亿美元(约合835亿元)的资产,其中包括在希尔顿全球控股的股份。对于利息支出已经激增至亚洲非金融类公司首位的海航集团而言,处置资产或在一度程度上有助于减轻债务负担。

随着海航集团从默默无闻的省内企业崛起成为中国最热衷收购的全球性公司,其高管毫不掩饰想要大显身手的打算。如今看来他们如愿以偿,只是结果不尽如人意。

2018年4月底发布的年报显示,海航集团2017年度的利息支出为全亚洲非金融公司之冠,这笔支出高达50亿美元(约合320亿元),比此前一年增长超过50%。作为规模庞大的企业集团,海航集团从一家中型地方航空公司起家,创立于中国宁静的热带岛屿海南岛。截至2017年底,该集团负债总额达到940亿美元(约合6020亿元),这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全球收购热潮带来的后遗症,而此前的收购让该公司拥有了令人艳羡的大量优质地产和绩优公司股权。

这些数据清楚地表明了海航集团面临的潜在危机。就在2017年,该集团还信心满满地在巴黎小皇宫举行盛宴款待宾客,庆祝联合创始人陈锋的生日,当时海航刚刚成为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最大的股东,持有价值34亿欧元(约合253亿元)的股份。虽然2018年以来接连成功出售资产给了该公司喘息的空间,但是海航集团仍然需要抛售最引人注目的收购资产,以实现可持续的财务基础。

“归根结底,这是现金流问题,”研究中国金融领域的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政治经济学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说,“海航支付的利息实际上高于净利润,这是非常危险的。”

一位海航集团的代表称,该公司继续按照其战略和财务需求来管理其运营,坚持把重点放在旅游、物流和金融服务等核心领域。

尽管如此,该公司的困境还是导致其战略的快速转向。彭博新闻社在4月下旬报道,海航集团正在与SL格林不动产公司(SL Green Realty Corp.)洽谈出售该公司在2017年斥资22.1亿美元(约合142亿元)收购的曼哈顿公园大道245号大楼的至少部分产权,当时这笔交易被认为创下纽约大楼有史以来最高的成交价。2018年年初以来,这家中国公司已经打破了持有德意志银行股份的承诺,撤出了对希尔顿酒店及度假村(Hilton Hotels & Resorts)的65亿美元(约合416亿元)投资(套现85亿美元,约合544亿元),出售了引人注目的香港启德机场原址地块开发项目。这种困境也见于细微之处:员工被告知文具费用限制在每月20元人民币,而旗下航空公司2018年早些时候还拖欠过航油费。

希尔顿国际酒店集团(HI),为总部设于英国的希尔顿集团公司旗下分支

这场厄运始于2017年夏天,当时中国监管机构要求各家银行提供对海航集团和包括安邦保险在内的其他四家并购活动频繁的企业的风险敞口分析。安邦保险集团此后被中国政府接管。对银行提出的要求表明,中国政府对企业不受约束交易的容忍度下降。几家中国国有银行已经停止对海航发放贷款,而包括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ic)和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在内的全球银行巨头也开始避免对海航发放新贷。

尽管海航集团不是上市企业,不过该公司刚发布的年报中包含的选择性财务信息表明,这些银行停止放贷让该公司承受了较大的债务压力。据年报披露,海航集团2017年债务总额增长了21%,而短期借款增长了25%,达到303亿美元(约合1940亿元)左右。海航集团的债务总额达到息税前利润的20倍,这个比率远远低于大多数规模相当的全球非金融企业。

尽管如此,陈锋在20世纪90年代创立的海航集团并没有大难临头的风险,该集团吸引了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成为早期投资者。据知情人透露,2018年年初海航集团向债权人表示,为了减轻资产负债表负担,将于2018年上半年出售大约160亿美元(约合1025亿元)的资产。

“现在说海航最终究竟如何,是否能以更小的规模生存下来,还为时过早,”GMT研究公司(GMT Research Ltd.)驻香港分析师奈杰尔•史蒂文森(Nigel Stevenson)说。他指出,虽然早期出售的资产都卖出了合理的价格,“不过最容易出售的资产往往最先处理。”

与众多过度扩张的公司不同的是,海航的所有权结构问题也带来了麻烦。2017年12月,美国软件公司Ness Technologies SARL起诉了海航的两家子公司,声称海航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提供了“关于其所有权虚假和不一致的信息”,该委员会是负责审查非美国公司收购行为以确保国家安全的联邦机构。

Ness公司声称,海航子公司文思海辉(Pactera)以3.25亿美元(约合21亿元)收购Ness控股一家公司的计划因此以失败告终。海航集团否认提供了虚假信息,正在对这起诉讼提出异议。这笔交易也是海航集团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否定的几项收购案之一。4月30日,在等待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数月后,这家中国公司放弃了收购安东尼•斯卡拉马奇(Anthony Scaramucci)创立的纽约投资公司SkyBridge Capital的计划。

还有迹象表明,有些公司在纳入海航的经营轨道后感到迷惑不解。一位因讨论私人事务而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德意志银行董事会成员表示,该银行发现海航作为大股东的表现令人困惑。这位高管表示,海航委派处理德意志银行业务的代表经常变动,让该行无法确定在和谁打交道、谁支持他们,或者持股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海航集团目前控制德意志银行大约8%的股份,低于最初近10%的持股比例。德意志银行拒绝发表评论。海航表示,该集团与德意志银行董事会关系密切。

海航从未声称自己是一家典型的公司。新进员工会收到他们期望遵守的同仁共勉十条,这些条款受到佛教理念的启发,包括“谦恭、慈爱和持恒”。为了纪念开航的第一个航班,陈锋在海南航空的首批航班上为旅客倒茶和咖啡的照片醒目地展示在海航总部。员工们被要求全力以赴,随着该公司的发展壮大,海航鼓励员工将其积蓄投入该公司支持的投资产品。

没有哪里比海南岛更能体现海航的雄心壮志及其分崩离析的风险,海南岛也可以称为“海航岛”。海航集团是海南岛三家机场的运营方,有大约一半的游客是乘坐海南航空的飞机来到该岛,当地官员把海南岛宣传成“中国的夏威夷”。海航集团旗下的一座购物中心坐落在海南省会海口市中心,由12座璀璨夺目的大楼组成,每座大楼都由12星座的方式命名,下面是地下商场。在街对面就是海航的总部大楼,这座31层高的办公楼像是一尊打坐的佛像。

在总部大楼附近,海航集团正在开发酒店和公寓组成的双子塔大楼,塔楼建成后高达94层,将与上海和香港的摩天大楼不相上下,虽然该公司深陷困境,可双子塔仍在施工。这些建筑位于海口旧机场改造商业街区的项目中心,这个街区的面积大约有纽约中央公园一半大小,从海南航空787客机的舷窗往下看,其设计造型与另一个佛教标志莲花相似。现在只有一个问题,对于完成瘦身的海航来说,可以确定这个项目规模太大了,该公司正在引入新的投资者。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海航集团正在继续削减持有的房地产,以减轻庞大的债务负担。



据报道,5月30日,海航以约3亿美元(约合19亿元)的价格将位于123 Mission St.的旧金山办公大楼出售给Northwood Investors LLC。这笔交易中海航略有薄利,该公司2016年8月的购入价格为2.55亿美元(约合16亿元)。海航和Northwood的代表拒绝就此发表评论。

房地产资产对海航来说一直是个生财渠道,该公司最近几笔出售交易都取得了收益。由于开展总值400多亿美元(约合2600亿元)的并购交易,海航正在承受巨额债务压力。

不同寻常的是,据知情人透露,123 Mission St.由海航旗下专注于科技交易的子公司海航科技投资控股持有。传统上来说,海航的房地产资产一般由其旗下其他附属公司持有。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海航集团在西班牙酒店运营商NH Hotel Group SA的持股吸引了包括Elliott Management Corp.和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LLC在内潜在竞购者的兴趣。

因信息未公开而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称,海航集团在NH Hotel近30%的持股也吸引了业内其它基金和机构的投资兴趣。竞标最早5月末截止,但截止日期仍然可能延后。彭博数据显示,以5月28日收盘价计算,海航的持股价值约为6.68亿欧元(约合49.48亿元)。

海航集团目前正在出售资产以减少负债。该公司1月表示,正与摩根大通等顾问合作评估对其持股的兴趣。同月,NH Hotel拒绝了西班牙同业Grupo Barcelo的收购提议,后者希望打造一家全国性领军者来与世界酒店业巨头展开竞争。

知情人士称,潜在买家不一定会就海航集团的持股出价,海航最终也可能决定继续持有股份。Apollo、海航和Elliott的代表均不予置评。

海航集团在资产收购方面一度曾是国内企业翘楚,然而截至2018年5月初,它已出售了超过130亿美元(约合835亿元)的资产,其中包括在希尔顿全球控股的股份。对于利息支出已经激增至亚洲非金融类公司首位的海航集团而言,处置资产或在一度程度上有助于减轻债务负担。

随着海航集团从默默无闻的省内企业崛起成为中国最热衷收购的全球性公司,其高管毫不掩饰想要大显身手的打算。如今看来他们如愿以偿,只是结果不尽如人意。

2018年4月底发布的年报显示,海航集团2017年度的利息支出为全亚洲非金融公司之冠,这笔支出高达50亿美元(约合320亿元),比此前一年增长超过50%。作为规模庞大的企业集团,海航集团从一家中型地方航空公司起家,创立于中国宁静的热带岛屿海南岛。截至2017年底,该集团负债总额达到940亿美元(约合6020亿元),这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全球收购热潮带来的后遗症,而此前的收购让该公司拥有了令人艳羡的大量优质地产和绩优公司股权。

这些数据清楚地表明了海航集团面临的潜在危机。就在2017年,该集团还信心满满地在巴黎小皇宫举行盛宴款待宾客,庆祝联合创始人陈锋的生日,当时海航刚刚成为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AG)最大的股东,持有价值34亿欧元(约合253亿元)的股份。虽然2018年以来接连成功出售资产给了该公司喘息的空间,但是海航集团仍然需要抛售最引人注目的收购资产,以实现可持续的财务基础。

“归根结底,这是现金流问题,”研究中国金融领域的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政治经济学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说,“海航支付的利息实际上高于净利润,这是非常危险的。”

一位海航集团的代表称,该公司继续按照其战略和财务需求来管理其运营,坚持把重点放在旅游、物流和金融服务等核心领域。

尽管如此,该公司的困境还是导致其战略的快速转向。彭博新闻社在4月下旬报道,海航集团正在与SL格林不动产公司(SL Green Realty Corp.)洽谈出售该公司在2017年斥资22.1亿美元(约合142亿元)收购的曼哈顿公园大道245号大楼的至少部分产权,当时这笔交易被认为创下纽约大楼有史以来最高的成交价。2018年年初以来,这家中国公司已经打破了持有德意志银行股份的承诺,撤出了对希尔顿酒店及度假村(Hilton Hotels & Resorts)的65亿美元(约合416亿元)投资(套现85亿美元,约合544亿元),出售了引人注目的香港启德机场原址地块开发项目。这种困境也见于细微之处:员工被告知文具费用限制在每月20元人民币,而旗下航空公司2018年早些时候还拖欠过航油费。

希尔顿国际酒店集团(HI),为总部设于英国的希尔顿集团公司旗下分支

这场厄运始于2017年夏天,当时中国监管机构要求各家银行提供对海航集团和包括安邦保险在内的其他四家并购活动频繁的企业的风险敞口分析。安邦保险集团此后被中国政府接管。对银行提出的要求表明,中国政府对企业不受约束交易的容忍度下降。几家中国国有银行已经停止对海航发放贷款,而包括汇丰控股(HSBC Holdings Pic)和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在内的全球银行巨头也开始避免对海航发放新贷。

尽管海航集团不是上市企业,不过该公司刚发布的年报中包含的选择性财务信息表明,这些银行停止放贷让该公司承受了较大的债务压力。据年报披露,海航集团2017年债务总额增长了21%,而短期借款增长了25%,达到303亿美元(约合1940亿元)左右。海航集团的债务总额达到息税前利润的20倍,这个比率远远低于大多数规模相当的全球非金融企业。

尽管如此,陈锋在20世纪90年代创立的海航集团并没有大难临头的风险,该集团吸引了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成为早期投资者。据知情人透露,2018年年初海航集团向债权人表示,为了减轻资产负债表负担,将于2018年上半年出售大约160亿美元(约合1025亿元)的资产。

“现在说海航最终究竟如何,是否能以更小的规模生存下来,还为时过早,”GMT研究公司(GMT Research Ltd.)驻香港分析师奈杰尔•史蒂文森(Nigel Stevenson)说。他指出,虽然早期出售的资产都卖出了合理的价格,“不过最容易出售的资产往往最先处理。”

与众多过度扩张的公司不同的是,海航的所有权结构问题也带来了麻烦。2017年12月,美国软件公司Ness Technologies SARL起诉了海航的两家子公司,声称海航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提供了“关于其所有权虚假和不一致的信息”,该委员会是负责审查非美国公司收购行为以确保国家安全的联邦机构。

Ness公司声称,海航子公司文思海辉(Pactera)以3.25亿美元(约合21亿元)收购Ness控股一家公司的计划因此以失败告终。海航集团否认提供了虚假信息,正在对这起诉讼提出异议。这笔交易也是海航集团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否定的几项收购案之一。4月30日,在等待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数月后,这家中国公司放弃了收购安东尼•斯卡拉马奇(Anthony Scaramucci)创立的纽约投资公司SkyBridge Capital的计划。

还有迹象表明,有些公司在纳入海航的经营轨道后感到迷惑不解。一位因讨论私人事务而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德意志银行董事会成员表示,该银行发现海航作为大股东的表现令人困惑。这位高管表示,海航委派处理德意志银行业务的代表经常变动,让该行无法确定在和谁打交道、谁支持他们,或者持股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海航集团目前控制德意志银行大约8%的股份,低于最初近10%的持股比例。德意志银行拒绝发表评论。海航表示,该集团与德意志银行董事会关系密切。

海航从未声称自己是一家典型的公司。新进员工会收到他们期望遵守的同仁共勉十条,这些条款受到佛教理念的启发,包括“谦恭、慈爱和持恒”。为了纪念开航的第一个航班,陈锋在海南航空的首批航班上为旅客倒茶和咖啡的照片醒目地展示在海航总部。员工们被要求全力以赴,随着该公司的发展壮大,海航鼓励员工将其积蓄投入该公司支持的投资产品。

没有哪里比海南岛更能体现海航的雄心壮志及其分崩离析的风险,海南岛也可以称为“海航岛”。海航集团是海南岛三家机场的运营方,有大约一半的游客是乘坐海南航空的飞机来到该岛,当地官员把海南岛宣传成“中国的夏威夷”。海航集团旗下的一座购物中心坐落在海南省会海口市中心,由12座璀璨夺目的大楼组成,每座大楼都由12星座的方式命名,下面是地下商场。在街对面就是海航的总部大楼,这座31层高的办公楼像是一尊打坐的佛像。

在总部大楼附近,海航集团正在开发酒店和公寓组成的双子塔大楼,塔楼建成后高达94层,将与上海和香港的摩天大楼不相上下,虽然该公司深陷困境,可双子塔仍在施工。这些建筑位于海口旧机场改造商业街区的项目中心,这个街区的面积大约有纽约中央公园一半大小,从海南航空787客机的舷窗往下看,其设计造型与另一个佛教标志莲花相似。现在只有一个问题,对于完成瘦身的海航来说,可以确定这个项目规模太大了,该公司正在引入新的投资者。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