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苹果靠什么冲击“万亿大关”?

发布日期:2018-05-30 13:13
摘要」苹果距离一万亿美元市值仅一步之遥,iPhone的市场前景却忽明忽暗。但在苹果的财报中仍然存在着稳定、可预测的元素。



像iPhone这样赚钱的产品或许绝无仅有。

苹果(Apple)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本月几乎承认了这一点。“对一家做消费者产品的公司而言,智能手机市场可以说是世界历史上最好的市场了,”他在该集团发布季报之后说道。

苹果借助iPhone的成功实现了破纪录的利润,如今更是离成为世界第一家市值达到一万亿美元的公司只有一步之遥了。但投资者对iPhone是否有足够动力推动苹果市值越过这个关口,还是反而会拖后腿,产生了分歧。

iPhone为苹果贡献超过60%的营收,苹果别的哪款产品都无法与它相比,难怪苹果投资者每隔三个月都要为iPhone销量坐立不安。


关注苹果的资深观察人士很熟悉这个季度周期:从中国电子产品制造商泄露出的消息,以及苹果供应商在自身财报电话会议上的谨慎言论,让人们开始对iPhone业绩产生怀疑。接着苹果股价开始下跌,其市值有时会在几天内蒸发掉数百亿美元。

于是,当苹果公布业绩时,库克不得不为iPhone的前景辩护。苹果的收入波动很大,2015财年增长52%,2016财年下滑12%,去年又增长3%。

然而,在苹果季度财报的另一个部分中,也存在着稳定和可预测的元素。该公司的第二大收入来源不是iPad、Mac或Apple Watch,而是其“服务业务”。在上个季度,应用商店(App Store)下载、iCloud存储和苹果音乐(Apple Music)订阅等数字化服务带来逾90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31%。

这一业务部门主要由高级副总裁艾迪•库伊(Eddy Cue)管理。与iPhone时好时坏的业绩表现不同,它的表现始终如一。基尼•蒙斯特(Gene Munster)以前是一个对苹果颇有研究的分析师,后来成为Loup Ventures的一名投资人,他说,自2006年以来苹果服务部门的收入年均增长23%。

蒙斯特估计,如果像对Adobe、Dropbox或Intuit等“软件即服务”(SaaS)公司那样进行估值,也就是以2018年预期收入计算,市盈率为10倍,那么该部门估值可以达到3810亿美元。

然而,许多投资者对苹果服务业务是否值那么多持怀疑态度。最近几个月推动苹果股价上涨的是其他一些因素,比如iPhone X的销售情况和苹果海外利润的重新分配。


两年多来,库克和他的首席财务官卢卡•马埃斯特里(Luca Maestri)一直试图让投资者多加关注苹果应用商店和其他服务,强调到2020年底该部门的年收入目标为500亿美元。

2016年1月,该集团首次披露,全球活跃的iOS设备已超过10亿部,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手表和电视机顶盒。苹果可以向这些设备的用户出售其服务。

这一“安装基础”(installed base)目前已增长至逾13亿部,服务收入在4年内翻了一番。“鉴于安装基础有了这样的变化,鉴于我们现有的服务和我们正在推进的其他服务,我想这对我们来说正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库克在本月早些时候说。

一些华尔街分析师——为数虽然不多但在不断增加——终于开始相信这个故事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把服务称为苹果的“主要增长引擎”。“我们认为,苹果服务业务的增长不会很快放缓,”该行分析师凯蒂•休伯蒂(Katy Huberty)写道。

她说,她预期“更可预测、利润率更高的服务业务带来的收入”将推动苹果股价至200美元,令其市值距离1万亿美元关口仅有咫尺之遥。

订阅服务是该部门可预测性的重要组成部分。仅在过去一年里,苹果自家服务(包括音乐)以及应用商店第三方应用程序(比如Netflix或Spotify)的总订阅数量就增加了1亿,达到2.7亿。苹果对应用商店销售的第三方订阅服务进行抽成。

“华尔街已开始因苹果的服务业务而对它抱着更大信心了,”GBH Research分析师丹尼尔•艾维斯(Daniel Ives)说,“你渴望的是成长故事的第二篇章。”

有些华尔街人士认为,苹果服务业务的快速增长不能持久。据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托尼•萨康纳吉(Toni Sacconaghi)估计,该业务最近的增长受到了谷歌(Google)今年付款多达50亿美元的提振,谷歌此举是为了确保它仍是iPhone的默认搜索引擎。

“谷歌愿意与苹果分享重大收益,这证明了苹果iOS平台的力量,但我们认为这是一把双刃剑,”萨康纳吉在最近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虽然很难说谷歌未来是否可能会停止向苹果付款……但这当然构成一种潜在风险。”

尽管如此,芒斯特认为,苹果市值达到13位数“只会早不会晚”,而长远来看使其市值维持在该水平的将是服务因素。

“我认为,对下一代iPhone的期待可以让我们看到苹果市值冲过万亿美元水平,”他说,“但从现在起3年内人们不会这么想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苹果距离一万亿美元市值仅一步之遥,iPhone的市场前景却忽明忽暗。但在苹果的财报中仍然存在着稳定、可预测的元素。



像iPhone这样赚钱的产品或许绝无仅有。

苹果(Apple)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本月几乎承认了这一点。“对一家做消费者产品的公司而言,智能手机市场可以说是世界历史上最好的市场了,”他在该集团发布季报之后说道。

苹果借助iPhone的成功实现了破纪录的利润,如今更是离成为世界第一家市值达到一万亿美元的公司只有一步之遥了。但投资者对iPhone是否有足够动力推动苹果市值越过这个关口,还是反而会拖后腿,产生了分歧。

iPhone为苹果贡献超过60%的营收,苹果别的哪款产品都无法与它相比,难怪苹果投资者每隔三个月都要为iPhone销量坐立不安。


关注苹果的资深观察人士很熟悉这个季度周期:从中国电子产品制造商泄露出的消息,以及苹果供应商在自身财报电话会议上的谨慎言论,让人们开始对iPhone业绩产生怀疑。接着苹果股价开始下跌,其市值有时会在几天内蒸发掉数百亿美元。

于是,当苹果公布业绩时,库克不得不为iPhone的前景辩护。苹果的收入波动很大,2015财年增长52%,2016财年下滑12%,去年又增长3%。

然而,在苹果季度财报的另一个部分中,也存在着稳定和可预测的元素。该公司的第二大收入来源不是iPad、Mac或Apple Watch,而是其“服务业务”。在上个季度,应用商店(App Store)下载、iCloud存储和苹果音乐(Apple Music)订阅等数字化服务带来逾90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31%。

这一业务部门主要由高级副总裁艾迪•库伊(Eddy Cue)管理。与iPhone时好时坏的业绩表现不同,它的表现始终如一。基尼•蒙斯特(Gene Munster)以前是一个对苹果颇有研究的分析师,后来成为Loup Ventures的一名投资人,他说,自2006年以来苹果服务部门的收入年均增长23%。

蒙斯特估计,如果像对Adobe、Dropbox或Intuit等“软件即服务”(SaaS)公司那样进行估值,也就是以2018年预期收入计算,市盈率为10倍,那么该部门估值可以达到3810亿美元。

然而,许多投资者对苹果服务业务是否值那么多持怀疑态度。最近几个月推动苹果股价上涨的是其他一些因素,比如iPhone X的销售情况和苹果海外利润的重新分配。


两年多来,库克和他的首席财务官卢卡•马埃斯特里(Luca Maestri)一直试图让投资者多加关注苹果应用商店和其他服务,强调到2020年底该部门的年收入目标为500亿美元。

2016年1月,该集团首次披露,全球活跃的iOS设备已超过10亿部,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手表和电视机顶盒。苹果可以向这些设备的用户出售其服务。

这一“安装基础”(installed base)目前已增长至逾13亿部,服务收入在4年内翻了一番。“鉴于安装基础有了这样的变化,鉴于我们现有的服务和我们正在推进的其他服务,我想这对我们来说正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库克在本月早些时候说。

一些华尔街分析师——为数虽然不多但在不断增加——终于开始相信这个故事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把服务称为苹果的“主要增长引擎”。“我们认为,苹果服务业务的增长不会很快放缓,”该行分析师凯蒂•休伯蒂(Katy Huberty)写道。

她说,她预期“更可预测、利润率更高的服务业务带来的收入”将推动苹果股价至200美元,令其市值距离1万亿美元关口仅有咫尺之遥。

订阅服务是该部门可预测性的重要组成部分。仅在过去一年里,苹果自家服务(包括音乐)以及应用商店第三方应用程序(比如Netflix或Spotify)的总订阅数量就增加了1亿,达到2.7亿。苹果对应用商店销售的第三方订阅服务进行抽成。

“华尔街已开始因苹果的服务业务而对它抱着更大信心了,”GBH Research分析师丹尼尔•艾维斯(Daniel Ives)说,“你渴望的是成长故事的第二篇章。”

有些华尔街人士认为,苹果服务业务的快速增长不能持久。据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托尼•萨康纳吉(Toni Sacconaghi)估计,该业务最近的增长受到了谷歌(Google)今年付款多达50亿美元的提振,谷歌此举是为了确保它仍是iPhone的默认搜索引擎。

“谷歌愿意与苹果分享重大收益,这证明了苹果iOS平台的力量,但我们认为这是一把双刃剑,”萨康纳吉在最近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虽然很难说谷歌未来是否可能会停止向苹果付款……但这当然构成一种潜在风险。”

尽管如此,芒斯特认为,苹果市值达到13位数“只会早不会晚”,而长远来看使其市值维持在该水平的将是服务因素。

“我认为,对下一代iPhone的期待可以让我们看到苹果市值冲过万亿美元水平,”他说,“但从现在起3年内人们不会这么想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苹果距离一万亿美元市值仅一步之遥,iPhone的市场前景却忽明忽暗。但在苹果的财报中仍然存在着稳定、可预测的元素。



像iPhone这样赚钱的产品或许绝无仅有。

苹果(Apple)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本月几乎承认了这一点。“对一家做消费者产品的公司而言,智能手机市场可以说是世界历史上最好的市场了,”他在该集团发布季报之后说道。

苹果借助iPhone的成功实现了破纪录的利润,如今更是离成为世界第一家市值达到一万亿美元的公司只有一步之遥了。但投资者对iPhone是否有足够动力推动苹果市值越过这个关口,还是反而会拖后腿,产生了分歧。

iPhone为苹果贡献超过60%的营收,苹果别的哪款产品都无法与它相比,难怪苹果投资者每隔三个月都要为iPhone销量坐立不安。


关注苹果的资深观察人士很熟悉这个季度周期:从中国电子产品制造商泄露出的消息,以及苹果供应商在自身财报电话会议上的谨慎言论,让人们开始对iPhone业绩产生怀疑。接着苹果股价开始下跌,其市值有时会在几天内蒸发掉数百亿美元。

于是,当苹果公布业绩时,库克不得不为iPhone的前景辩护。苹果的收入波动很大,2015财年增长52%,2016财年下滑12%,去年又增长3%。

然而,在苹果季度财报的另一个部分中,也存在着稳定和可预测的元素。该公司的第二大收入来源不是iPad、Mac或Apple Watch,而是其“服务业务”。在上个季度,应用商店(App Store)下载、iCloud存储和苹果音乐(Apple Music)订阅等数字化服务带来逾90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31%。

这一业务部门主要由高级副总裁艾迪•库伊(Eddy Cue)管理。与iPhone时好时坏的业绩表现不同,它的表现始终如一。基尼•蒙斯特(Gene Munster)以前是一个对苹果颇有研究的分析师,后来成为Loup Ventures的一名投资人,他说,自2006年以来苹果服务部门的收入年均增长23%。

蒙斯特估计,如果像对Adobe、Dropbox或Intuit等“软件即服务”(SaaS)公司那样进行估值,也就是以2018年预期收入计算,市盈率为10倍,那么该部门估值可以达到3810亿美元。

然而,许多投资者对苹果服务业务是否值那么多持怀疑态度。最近几个月推动苹果股价上涨的是其他一些因素,比如iPhone X的销售情况和苹果海外利润的重新分配。


两年多来,库克和他的首席财务官卢卡•马埃斯特里(Luca Maestri)一直试图让投资者多加关注苹果应用商店和其他服务,强调到2020年底该部门的年收入目标为500亿美元。

2016年1月,该集团首次披露,全球活跃的iOS设备已超过10亿部,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手表和电视机顶盒。苹果可以向这些设备的用户出售其服务。

这一“安装基础”(installed base)目前已增长至逾13亿部,服务收入在4年内翻了一番。“鉴于安装基础有了这样的变化,鉴于我们现有的服务和我们正在推进的其他服务,我想这对我们来说正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库克在本月早些时候说。

一些华尔街分析师——为数虽然不多但在不断增加——终于开始相信这个故事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把服务称为苹果的“主要增长引擎”。“我们认为,苹果服务业务的增长不会很快放缓,”该行分析师凯蒂•休伯蒂(Katy Huberty)写道。

她说,她预期“更可预测、利润率更高的服务业务带来的收入”将推动苹果股价至200美元,令其市值距离1万亿美元关口仅有咫尺之遥。

订阅服务是该部门可预测性的重要组成部分。仅在过去一年里,苹果自家服务(包括音乐)以及应用商店第三方应用程序(比如Netflix或Spotify)的总订阅数量就增加了1亿,达到2.7亿。苹果对应用商店销售的第三方订阅服务进行抽成。

“华尔街已开始因苹果的服务业务而对它抱着更大信心了,”GBH Research分析师丹尼尔•艾维斯(Daniel Ives)说,“你渴望的是成长故事的第二篇章。”

有些华尔街人士认为,苹果服务业务的快速增长不能持久。据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托尼•萨康纳吉(Toni Sacconaghi)估计,该业务最近的增长受到了谷歌(Google)今年付款多达50亿美元的提振,谷歌此举是为了确保它仍是iPhone的默认搜索引擎。

“谷歌愿意与苹果分享重大收益,这证明了苹果iOS平台的力量,但我们认为这是一把双刃剑,”萨康纳吉在最近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虽然很难说谷歌未来是否可能会停止向苹果付款……但这当然构成一种潜在风险。”

尽管如此,芒斯特认为,苹果市值达到13位数“只会早不会晚”,而长远来看使其市值维持在该水平的将是服务因素。

“我认为,对下一代iPhone的期待可以让我们看到苹果市值冲过万亿美元水平,”他说,“但从现在起3年内人们不会这么想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苹果靠什么冲击“万亿大关”?

发布日期:2018-05-30 13:13
摘要」苹果距离一万亿美元市值仅一步之遥,iPhone的市场前景却忽明忽暗。但在苹果的财报中仍然存在着稳定、可预测的元素。



像iPhone这样赚钱的产品或许绝无仅有。

苹果(Apple)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本月几乎承认了这一点。“对一家做消费者产品的公司而言,智能手机市场可以说是世界历史上最好的市场了,”他在该集团发布季报之后说道。

苹果借助iPhone的成功实现了破纪录的利润,如今更是离成为世界第一家市值达到一万亿美元的公司只有一步之遥了。但投资者对iPhone是否有足够动力推动苹果市值越过这个关口,还是反而会拖后腿,产生了分歧。

iPhone为苹果贡献超过60%的营收,苹果别的哪款产品都无法与它相比,难怪苹果投资者每隔三个月都要为iPhone销量坐立不安。


关注苹果的资深观察人士很熟悉这个季度周期:从中国电子产品制造商泄露出的消息,以及苹果供应商在自身财报电话会议上的谨慎言论,让人们开始对iPhone业绩产生怀疑。接着苹果股价开始下跌,其市值有时会在几天内蒸发掉数百亿美元。

于是,当苹果公布业绩时,库克不得不为iPhone的前景辩护。苹果的收入波动很大,2015财年增长52%,2016财年下滑12%,去年又增长3%。

然而,在苹果季度财报的另一个部分中,也存在着稳定和可预测的元素。该公司的第二大收入来源不是iPad、Mac或Apple Watch,而是其“服务业务”。在上个季度,应用商店(App Store)下载、iCloud存储和苹果音乐(Apple Music)订阅等数字化服务带来逾90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31%。

这一业务部门主要由高级副总裁艾迪•库伊(Eddy Cue)管理。与iPhone时好时坏的业绩表现不同,它的表现始终如一。基尼•蒙斯特(Gene Munster)以前是一个对苹果颇有研究的分析师,后来成为Loup Ventures的一名投资人,他说,自2006年以来苹果服务部门的收入年均增长23%。

蒙斯特估计,如果像对Adobe、Dropbox或Intuit等“软件即服务”(SaaS)公司那样进行估值,也就是以2018年预期收入计算,市盈率为10倍,那么该部门估值可以达到3810亿美元。

然而,许多投资者对苹果服务业务是否值那么多持怀疑态度。最近几个月推动苹果股价上涨的是其他一些因素,比如iPhone X的销售情况和苹果海外利润的重新分配。


两年多来,库克和他的首席财务官卢卡•马埃斯特里(Luca Maestri)一直试图让投资者多加关注苹果应用商店和其他服务,强调到2020年底该部门的年收入目标为500亿美元。

2016年1月,该集团首次披露,全球活跃的iOS设备已超过10亿部,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手表和电视机顶盒。苹果可以向这些设备的用户出售其服务。

这一“安装基础”(installed base)目前已增长至逾13亿部,服务收入在4年内翻了一番。“鉴于安装基础有了这样的变化,鉴于我们现有的服务和我们正在推进的其他服务,我想这对我们来说正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库克在本月早些时候说。

一些华尔街分析师——为数虽然不多但在不断增加——终于开始相信这个故事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把服务称为苹果的“主要增长引擎”。“我们认为,苹果服务业务的增长不会很快放缓,”该行分析师凯蒂•休伯蒂(Katy Huberty)写道。

她说,她预期“更可预测、利润率更高的服务业务带来的收入”将推动苹果股价至200美元,令其市值距离1万亿美元关口仅有咫尺之遥。

订阅服务是该部门可预测性的重要组成部分。仅在过去一年里,苹果自家服务(包括音乐)以及应用商店第三方应用程序(比如Netflix或Spotify)的总订阅数量就增加了1亿,达到2.7亿。苹果对应用商店销售的第三方订阅服务进行抽成。

“华尔街已开始因苹果的服务业务而对它抱着更大信心了,”GBH Research分析师丹尼尔•艾维斯(Daniel Ives)说,“你渴望的是成长故事的第二篇章。”

有些华尔街人士认为,苹果服务业务的快速增长不能持久。据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托尼•萨康纳吉(Toni Sacconaghi)估计,该业务最近的增长受到了谷歌(Google)今年付款多达50亿美元的提振,谷歌此举是为了确保它仍是iPhone的默认搜索引擎。

“谷歌愿意与苹果分享重大收益,这证明了苹果iOS平台的力量,但我们认为这是一把双刃剑,”萨康纳吉在最近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虽然很难说谷歌未来是否可能会停止向苹果付款……但这当然构成一种潜在风险。”

尽管如此,芒斯特认为,苹果市值达到13位数“只会早不会晚”,而长远来看使其市值维持在该水平的将是服务因素。

“我认为,对下一代iPhone的期待可以让我们看到苹果市值冲过万亿美元水平,”他说,“但从现在起3年内人们不会这么想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苹果距离一万亿美元市值仅一步之遥,iPhone的市场前景却忽明忽暗。但在苹果的财报中仍然存在着稳定、可预测的元素。



像iPhone这样赚钱的产品或许绝无仅有。

苹果(Apple)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本月几乎承认了这一点。“对一家做消费者产品的公司而言,智能手机市场可以说是世界历史上最好的市场了,”他在该集团发布季报之后说道。

苹果借助iPhone的成功实现了破纪录的利润,如今更是离成为世界第一家市值达到一万亿美元的公司只有一步之遥了。但投资者对iPhone是否有足够动力推动苹果市值越过这个关口,还是反而会拖后腿,产生了分歧。

iPhone为苹果贡献超过60%的营收,苹果别的哪款产品都无法与它相比,难怪苹果投资者每隔三个月都要为iPhone销量坐立不安。


关注苹果的资深观察人士很熟悉这个季度周期:从中国电子产品制造商泄露出的消息,以及苹果供应商在自身财报电话会议上的谨慎言论,让人们开始对iPhone业绩产生怀疑。接着苹果股价开始下跌,其市值有时会在几天内蒸发掉数百亿美元。

于是,当苹果公布业绩时,库克不得不为iPhone的前景辩护。苹果的收入波动很大,2015财年增长52%,2016财年下滑12%,去年又增长3%。

然而,在苹果季度财报的另一个部分中,也存在着稳定和可预测的元素。该公司的第二大收入来源不是iPad、Mac或Apple Watch,而是其“服务业务”。在上个季度,应用商店(App Store)下载、iCloud存储和苹果音乐(Apple Music)订阅等数字化服务带来逾90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31%。

这一业务部门主要由高级副总裁艾迪•库伊(Eddy Cue)管理。与iPhone时好时坏的业绩表现不同,它的表现始终如一。基尼•蒙斯特(Gene Munster)以前是一个对苹果颇有研究的分析师,后来成为Loup Ventures的一名投资人,他说,自2006年以来苹果服务部门的收入年均增长23%。

蒙斯特估计,如果像对Adobe、Dropbox或Intuit等“软件即服务”(SaaS)公司那样进行估值,也就是以2018年预期收入计算,市盈率为10倍,那么该部门估值可以达到3810亿美元。

然而,许多投资者对苹果服务业务是否值那么多持怀疑态度。最近几个月推动苹果股价上涨的是其他一些因素,比如iPhone X的销售情况和苹果海外利润的重新分配。


两年多来,库克和他的首席财务官卢卡•马埃斯特里(Luca Maestri)一直试图让投资者多加关注苹果应用商店和其他服务,强调到2020年底该部门的年收入目标为500亿美元。

2016年1月,该集团首次披露,全球活跃的iOS设备已超过10亿部,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手表和电视机顶盒。苹果可以向这些设备的用户出售其服务。

这一“安装基础”(installed base)目前已增长至逾13亿部,服务收入在4年内翻了一番。“鉴于安装基础有了这样的变化,鉴于我们现有的服务和我们正在推进的其他服务,我想这对我们来说正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库克在本月早些时候说。

一些华尔街分析师——为数虽然不多但在不断增加——终于开始相信这个故事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把服务称为苹果的“主要增长引擎”。“我们认为,苹果服务业务的增长不会很快放缓,”该行分析师凯蒂•休伯蒂(Katy Huberty)写道。

她说,她预期“更可预测、利润率更高的服务业务带来的收入”将推动苹果股价至200美元,令其市值距离1万亿美元关口仅有咫尺之遥。

订阅服务是该部门可预测性的重要组成部分。仅在过去一年里,苹果自家服务(包括音乐)以及应用商店第三方应用程序(比如Netflix或Spotify)的总订阅数量就增加了1亿,达到2.7亿。苹果对应用商店销售的第三方订阅服务进行抽成。

“华尔街已开始因苹果的服务业务而对它抱着更大信心了,”GBH Research分析师丹尼尔•艾维斯(Daniel Ives)说,“你渴望的是成长故事的第二篇章。”

有些华尔街人士认为,苹果服务业务的快速增长不能持久。据伯恩斯坦研究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的托尼•萨康纳吉(Toni Sacconaghi)估计,该业务最近的增长受到了谷歌(Google)今年付款多达50亿美元的提振,谷歌此举是为了确保它仍是iPhone的默认搜索引擎。

“谷歌愿意与苹果分享重大收益,这证明了苹果iOS平台的力量,但我们认为这是一把双刃剑,”萨康纳吉在最近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虽然很难说谷歌未来是否可能会停止向苹果付款……但这当然构成一种潜在风险。”

尽管如此,芒斯特认为,苹果市值达到13位数“只会早不会晚”,而长远来看使其市值维持在该水平的将是服务因素。

“我认为,对下一代iPhone的期待可以让我们看到苹果市值冲过万亿美元水平,”他说,“但从现在起3年内人们不会这么想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