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朝鲜是如何顶着制裁赚取外汇的?

发布日期:2018-05-29 16:01
摘要」2017年朝中贸易逆差激增141%,让人搞不懂这个与世隔绝的国家如何在制裁之下继续创造外汇收入以购买进口商品。



朝鲜对华贸易逆差激增让人产生一个疑问:这个与世隔绝的国家如何在面对经济制裁的情况下继续生成外汇储备?

据安本标准投资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整理的数据,朝鲜对华贸易逆差在2017年达到19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141%,是最少17年来最大的。

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自朝鲜进口额下降至17亿美元,为6年来最低水平,而朝鲜自中国的进口额同比上升约6%,至36亿美元。



虽然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计划6月会晤可能意味着针对朝鲜的制裁会被放宽,但现行的限制措施按说应该会阻止它与其他国家进行广泛的、创造美元收入的贸易。

尽管面对种种限制,朝鲜政府还是设法继续获取外汇来支付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令密切注意朝鲜贸易平衡的经济学家感到困惑。

安本标准的经济学家亚历克斯•沃尔夫(Alex Wolf)表示:“这是一段时间以来一个令人不解的问题。”他指出朝鲜的贸易与金融网络的运作是非正式的,且往往不被监管机构察觉。

沃尔夫说,朝鲜多年来一直向海外买家出售小型武器、军事训练及其他防务服务,但最近这类销售有所升级,加入了弹道导弹技术,以产生重要的外汇收入。沃尔夫是前美国驻华外交官。

据联合国(UN)一份报告,叙利亚和缅甸与朝鲜签有持续的弹道导弹合作协议。

国际预防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东北亚高级顾问康明凯(Michael Kovrig)表示,2017年的联合国制裁措施封锁了朝鲜仅存的少数创收贸易渠道中的若干条渠道,如煤炭、矿物、海产品和纺织品等的出口。

但还有许多朝鲜人居住在海外,为国外汇款留下了一条通道。康明凯说:“已经在国外的人可以继续工作直到他们的签证到期,所以这方面暂时还能产生一些收入。”

据联合国专家小组(Panel of Experts) 3月份的一份报告,有一群神秘的朝鲜工人在纳米比亚、安哥拉和莫桑比克等国建造了苏联现实主义风格的纪念碑,这些工人来自一家名为万寿台海外开发会社(Mansudae Overseas Projects)的公司,该公司拿到了当地政府的合同。

报告称,在塞内加尔,万寿台建造了一座约50米高的青铜雕像,雕像表现了一男一女立于山崖之上。在莫桑比克,万寿台承建了一系列雕像,其中包括该国一位前总统的雕像。去年8月联合国对佛罗伦萨的一家工作室实施制裁,原因是这家工作室在线售卖万寿台的艺术品。

朝鲜要从中国进口商品,就必须把其在国外赚得的收入汇回国内。在去年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切断与朝鲜国内银行的一切联系、以及美国以涉嫌支持朝鲜核项目为由对中国北方的丹东银行(Bank of Dandong)实施制裁之后,把国外收入汇回朝鲜变得愈发困难。

据联合国的说法,朝鲜外贸银行(Foreign Trade Bank)在莫斯科、迪拜和北京等城市依然有办事机构,并且仍在代表朝鲜政府处理交易。

华盛顿的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研究员尼尔•巴提亚(Neil Bhatiya)表示:“显然它同时受到美国和联合国的制裁,但它依然在海外保有驻外代表,能够处理交易,汇回外汇。”


撰文 /  唐•温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2017年朝中贸易逆差激增141%,让人搞不懂这个与世隔绝的国家如何在制裁之下继续创造外汇收入以购买进口商品。



朝鲜对华贸易逆差激增让人产生一个疑问:这个与世隔绝的国家如何在面对经济制裁的情况下继续生成外汇储备?

据安本标准投资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整理的数据,朝鲜对华贸易逆差在2017年达到19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141%,是最少17年来最大的。

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自朝鲜进口额下降至17亿美元,为6年来最低水平,而朝鲜自中国的进口额同比上升约6%,至36亿美元。



虽然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计划6月会晤可能意味着针对朝鲜的制裁会被放宽,但现行的限制措施按说应该会阻止它与其他国家进行广泛的、创造美元收入的贸易。

尽管面对种种限制,朝鲜政府还是设法继续获取外汇来支付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令密切注意朝鲜贸易平衡的经济学家感到困惑。

安本标准的经济学家亚历克斯•沃尔夫(Alex Wolf)表示:“这是一段时间以来一个令人不解的问题。”他指出朝鲜的贸易与金融网络的运作是非正式的,且往往不被监管机构察觉。

沃尔夫说,朝鲜多年来一直向海外买家出售小型武器、军事训练及其他防务服务,但最近这类销售有所升级,加入了弹道导弹技术,以产生重要的外汇收入。沃尔夫是前美国驻华外交官。

据联合国(UN)一份报告,叙利亚和缅甸与朝鲜签有持续的弹道导弹合作协议。

国际预防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东北亚高级顾问康明凯(Michael Kovrig)表示,2017年的联合国制裁措施封锁了朝鲜仅存的少数创收贸易渠道中的若干条渠道,如煤炭、矿物、海产品和纺织品等的出口。

但还有许多朝鲜人居住在海外,为国外汇款留下了一条通道。康明凯说:“已经在国外的人可以继续工作直到他们的签证到期,所以这方面暂时还能产生一些收入。”

据联合国专家小组(Panel of Experts) 3月份的一份报告,有一群神秘的朝鲜工人在纳米比亚、安哥拉和莫桑比克等国建造了苏联现实主义风格的纪念碑,这些工人来自一家名为万寿台海外开发会社(Mansudae Overseas Projects)的公司,该公司拿到了当地政府的合同。

报告称,在塞内加尔,万寿台建造了一座约50米高的青铜雕像,雕像表现了一男一女立于山崖之上。在莫桑比克,万寿台承建了一系列雕像,其中包括该国一位前总统的雕像。去年8月联合国对佛罗伦萨的一家工作室实施制裁,原因是这家工作室在线售卖万寿台的艺术品。

朝鲜要从中国进口商品,就必须把其在国外赚得的收入汇回国内。在去年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切断与朝鲜国内银行的一切联系、以及美国以涉嫌支持朝鲜核项目为由对中国北方的丹东银行(Bank of Dandong)实施制裁之后,把国外收入汇回朝鲜变得愈发困难。

据联合国的说法,朝鲜外贸银行(Foreign Trade Bank)在莫斯科、迪拜和北京等城市依然有办事机构,并且仍在代表朝鲜政府处理交易。

华盛顿的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研究员尼尔•巴提亚(Neil Bhatiya)表示:“显然它同时受到美国和联合国的制裁,但它依然在海外保有驻外代表,能够处理交易,汇回外汇。”


撰文 /  唐•温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2017年朝中贸易逆差激增141%,让人搞不懂这个与世隔绝的国家如何在制裁之下继续创造外汇收入以购买进口商品。



朝鲜对华贸易逆差激增让人产生一个疑问:这个与世隔绝的国家如何在面对经济制裁的情况下继续生成外汇储备?

据安本标准投资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整理的数据,朝鲜对华贸易逆差在2017年达到19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141%,是最少17年来最大的。

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自朝鲜进口额下降至17亿美元,为6年来最低水平,而朝鲜自中国的进口额同比上升约6%,至36亿美元。



虽然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计划6月会晤可能意味着针对朝鲜的制裁会被放宽,但现行的限制措施按说应该会阻止它与其他国家进行广泛的、创造美元收入的贸易。

尽管面对种种限制,朝鲜政府还是设法继续获取外汇来支付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令密切注意朝鲜贸易平衡的经济学家感到困惑。

安本标准的经济学家亚历克斯•沃尔夫(Alex Wolf)表示:“这是一段时间以来一个令人不解的问题。”他指出朝鲜的贸易与金融网络的运作是非正式的,且往往不被监管机构察觉。

沃尔夫说,朝鲜多年来一直向海外买家出售小型武器、军事训练及其他防务服务,但最近这类销售有所升级,加入了弹道导弹技术,以产生重要的外汇收入。沃尔夫是前美国驻华外交官。

据联合国(UN)一份报告,叙利亚和缅甸与朝鲜签有持续的弹道导弹合作协议。

国际预防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东北亚高级顾问康明凯(Michael Kovrig)表示,2017年的联合国制裁措施封锁了朝鲜仅存的少数创收贸易渠道中的若干条渠道,如煤炭、矿物、海产品和纺织品等的出口。

但还有许多朝鲜人居住在海外,为国外汇款留下了一条通道。康明凯说:“已经在国外的人可以继续工作直到他们的签证到期,所以这方面暂时还能产生一些收入。”

据联合国专家小组(Panel of Experts) 3月份的一份报告,有一群神秘的朝鲜工人在纳米比亚、安哥拉和莫桑比克等国建造了苏联现实主义风格的纪念碑,这些工人来自一家名为万寿台海外开发会社(Mansudae Overseas Projects)的公司,该公司拿到了当地政府的合同。

报告称,在塞内加尔,万寿台建造了一座约50米高的青铜雕像,雕像表现了一男一女立于山崖之上。在莫桑比克,万寿台承建了一系列雕像,其中包括该国一位前总统的雕像。去年8月联合国对佛罗伦萨的一家工作室实施制裁,原因是这家工作室在线售卖万寿台的艺术品。

朝鲜要从中国进口商品,就必须把其在国外赚得的收入汇回国内。在去年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切断与朝鲜国内银行的一切联系、以及美国以涉嫌支持朝鲜核项目为由对中国北方的丹东银行(Bank of Dandong)实施制裁之后,把国外收入汇回朝鲜变得愈发困难。

据联合国的说法,朝鲜外贸银行(Foreign Trade Bank)在莫斯科、迪拜和北京等城市依然有办事机构,并且仍在代表朝鲜政府处理交易。

华盛顿的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研究员尼尔•巴提亚(Neil Bhatiya)表示:“显然它同时受到美国和联合国的制裁,但它依然在海外保有驻外代表,能够处理交易,汇回外汇。”


撰文 /  唐•温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朝鲜是如何顶着制裁赚取外汇的?

发布日期:2018-05-29 16:01
摘要」2017年朝中贸易逆差激增141%,让人搞不懂这个与世隔绝的国家如何在制裁之下继续创造外汇收入以购买进口商品。



朝鲜对华贸易逆差激增让人产生一个疑问:这个与世隔绝的国家如何在面对经济制裁的情况下继续生成外汇储备?

据安本标准投资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整理的数据,朝鲜对华贸易逆差在2017年达到19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141%,是最少17年来最大的。

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自朝鲜进口额下降至17亿美元,为6年来最低水平,而朝鲜自中国的进口额同比上升约6%,至36亿美元。



虽然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计划6月会晤可能意味着针对朝鲜的制裁会被放宽,但现行的限制措施按说应该会阻止它与其他国家进行广泛的、创造美元收入的贸易。

尽管面对种种限制,朝鲜政府还是设法继续获取外汇来支付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令密切注意朝鲜贸易平衡的经济学家感到困惑。

安本标准的经济学家亚历克斯•沃尔夫(Alex Wolf)表示:“这是一段时间以来一个令人不解的问题。”他指出朝鲜的贸易与金融网络的运作是非正式的,且往往不被监管机构察觉。

沃尔夫说,朝鲜多年来一直向海外买家出售小型武器、军事训练及其他防务服务,但最近这类销售有所升级,加入了弹道导弹技术,以产生重要的外汇收入。沃尔夫是前美国驻华外交官。

据联合国(UN)一份报告,叙利亚和缅甸与朝鲜签有持续的弹道导弹合作协议。

国际预防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东北亚高级顾问康明凯(Michael Kovrig)表示,2017年的联合国制裁措施封锁了朝鲜仅存的少数创收贸易渠道中的若干条渠道,如煤炭、矿物、海产品和纺织品等的出口。

但还有许多朝鲜人居住在海外,为国外汇款留下了一条通道。康明凯说:“已经在国外的人可以继续工作直到他们的签证到期,所以这方面暂时还能产生一些收入。”

据联合国专家小组(Panel of Experts) 3月份的一份报告,有一群神秘的朝鲜工人在纳米比亚、安哥拉和莫桑比克等国建造了苏联现实主义风格的纪念碑,这些工人来自一家名为万寿台海外开发会社(Mansudae Overseas Projects)的公司,该公司拿到了当地政府的合同。

报告称,在塞内加尔,万寿台建造了一座约50米高的青铜雕像,雕像表现了一男一女立于山崖之上。在莫桑比克,万寿台承建了一系列雕像,其中包括该国一位前总统的雕像。去年8月联合国对佛罗伦萨的一家工作室实施制裁,原因是这家工作室在线售卖万寿台的艺术品。

朝鲜要从中国进口商品,就必须把其在国外赚得的收入汇回国内。在去年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切断与朝鲜国内银行的一切联系、以及美国以涉嫌支持朝鲜核项目为由对中国北方的丹东银行(Bank of Dandong)实施制裁之后,把国外收入汇回朝鲜变得愈发困难。

据联合国的说法,朝鲜外贸银行(Foreign Trade Bank)在莫斯科、迪拜和北京等城市依然有办事机构,并且仍在代表朝鲜政府处理交易。

华盛顿的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研究员尼尔•巴提亚(Neil Bhatiya)表示:“显然它同时受到美国和联合国的制裁,但它依然在海外保有驻外代表,能够处理交易,汇回外汇。”


撰文 /  唐•温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2017年朝中贸易逆差激增141%,让人搞不懂这个与世隔绝的国家如何在制裁之下继续创造外汇收入以购买进口商品。



朝鲜对华贸易逆差激增让人产生一个疑问:这个与世隔绝的国家如何在面对经济制裁的情况下继续生成外汇储备?

据安本标准投资管理(Aberdeen Standard Investments)整理的数据,朝鲜对华贸易逆差在2017年达到19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141%,是最少17年来最大的。

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自朝鲜进口额下降至17亿美元,为6年来最低水平,而朝鲜自中国的进口额同比上升约6%,至36亿美元。



虽然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计划6月会晤可能意味着针对朝鲜的制裁会被放宽,但现行的限制措施按说应该会阻止它与其他国家进行广泛的、创造美元收入的贸易。

尽管面对种种限制,朝鲜政府还是设法继续获取外汇来支付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令密切注意朝鲜贸易平衡的经济学家感到困惑。

安本标准的经济学家亚历克斯•沃尔夫(Alex Wolf)表示:“这是一段时间以来一个令人不解的问题。”他指出朝鲜的贸易与金融网络的运作是非正式的,且往往不被监管机构察觉。

沃尔夫说,朝鲜多年来一直向海外买家出售小型武器、军事训练及其他防务服务,但最近这类销售有所升级,加入了弹道导弹技术,以产生重要的外汇收入。沃尔夫是前美国驻华外交官。

据联合国(UN)一份报告,叙利亚和缅甸与朝鲜签有持续的弹道导弹合作协议。

国际预防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东北亚高级顾问康明凯(Michael Kovrig)表示,2017年的联合国制裁措施封锁了朝鲜仅存的少数创收贸易渠道中的若干条渠道,如煤炭、矿物、海产品和纺织品等的出口。

但还有许多朝鲜人居住在海外,为国外汇款留下了一条通道。康明凯说:“已经在国外的人可以继续工作直到他们的签证到期,所以这方面暂时还能产生一些收入。”

据联合国专家小组(Panel of Experts) 3月份的一份报告,有一群神秘的朝鲜工人在纳米比亚、安哥拉和莫桑比克等国建造了苏联现实主义风格的纪念碑,这些工人来自一家名为万寿台海外开发会社(Mansudae Overseas Projects)的公司,该公司拿到了当地政府的合同。

报告称,在塞内加尔,万寿台建造了一座约50米高的青铜雕像,雕像表现了一男一女立于山崖之上。在莫桑比克,万寿台承建了一系列雕像,其中包括该国一位前总统的雕像。去年8月联合国对佛罗伦萨的一家工作室实施制裁,原因是这家工作室在线售卖万寿台的艺术品。

朝鲜要从中国进口商品,就必须把其在国外赚得的收入汇回国内。在去年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切断与朝鲜国内银行的一切联系、以及美国以涉嫌支持朝鲜核项目为由对中国北方的丹东银行(Bank of Dandong)实施制裁之后,把国外收入汇回朝鲜变得愈发困难。

据联合国的说法,朝鲜外贸银行(Foreign Trade Bank)在莫斯科、迪拜和北京等城市依然有办事机构,并且仍在代表朝鲜政府处理交易。

华盛顿的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的研究员尼尔•巴提亚(Neil Bhatiya)表示:“显然它同时受到美国和联合国的制裁,但它依然在海外保有驻外代表,能够处理交易,汇回外汇。”


撰文 /  唐•温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