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中国国储能源美元债违约 引发违约潮担忧

发布日期:2018-05-29 09:46
摘要」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未能兑付5月11日到期的三年期美元债券的3.5亿美元本金。分析人士称,投资者应对中国出现更多违约事件有所准备。


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牵头了以52亿美元收购香港中环中心的交易。

我不到七个月前,一家中国能源企业集团牵头的投资者财团达成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交易,以创纪录的价格收购香港一处地标摩天大楼。

然而不久后,这家位于北京的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股份公司(China Energy Reserve and Chemicals Group)退出了上述交易,并在本月出现一系列美元债券违约。

该集团的一家子公司在监管文件中称,其未能兑付5月11日到期的三年期美元债券的3.5亿美元本金。这还导致2021年和2022年到期的另外总计6.55亿美元债券的违约条款被触发。

这家非上市企业集团将违约归因于过去两年中国信贷状况收紧,称这种情况限制了其获得银行贷款和发行在岸债券等融资渠道。该公司称,集团现金流和资本要求增加,导致流动性紧缩,最终导致了违约。

该集团称,计划维持业务运转,同时计划剥离部分资产,以缓解现金流问题。

外界对中国国储能源所知甚少﹐该公司主要涉足石油和天然气行业。

在这家中国企业集团退出交易后﹐其他投资者加入﹐取代了其在收购中环中心的财团中的位置。

此次债券违约是今年以来第三起亚洲公司美元债违约事件。本月早些时候﹐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开展业务的房地产开发商新昌集团控股有限公司(Hsin Chong Group Holdings Limited, 0404.HK, 简称﹕新昌集团控股)未能偿还3亿美元的三年期债券。在新加坡上市的大宗商品交易公司来宝集团(Noble Group Ltd., N21.SG)今年也发生了美元债违约。

景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Invesco Asset Management Limited)驻香港亚洲固定收益投资首席投资长Ken Hu称,投资者应为中国出现更多违约事件做好准备。

过去一年中,中国政府推高了关键短期利率,并大力打击攸关较小企业存亡的影子银行和非正规放贷渠道,中国债市借款成本随后大幅上升。其结果是,如果房地产开发商等高负债公司无力为即将到期的贷款和债券进行再融资,就将容易发生违约。

据Wind资讯(Wind Info)的数据,今年以来,中国内地共有11个人民币计价公司债发行人发生违约,涉及金额人民币167亿元(合26亿美元),上年同期有九个发行人违约,涉及金额人民币143亿元。尽管违约数量上升,但以全球标准衡量,中国债券违约率仍较低。

澳新银行(ANZ)驻新加坡信贷策略主管Owen Gallimore说:“我们已开始回到过去。”他指的是2015年以中国房地产公司为主的一系列大型美元债违约事件。





撰文 / Manju Dalal / Shen Ho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未能兑付5月11日到期的三年期美元债券的3.5亿美元本金。分析人士称,投资者应对中国出现更多违约事件有所准备。


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牵头了以52亿美元收购香港中环中心的交易。

我不到七个月前,一家中国能源企业集团牵头的投资者财团达成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交易,以创纪录的价格收购香港一处地标摩天大楼。

然而不久后,这家位于北京的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股份公司(China Energy Reserve and Chemicals Group)退出了上述交易,并在本月出现一系列美元债券违约。

该集团的一家子公司在监管文件中称,其未能兑付5月11日到期的三年期美元债券的3.5亿美元本金。这还导致2021年和2022年到期的另外总计6.55亿美元债券的违约条款被触发。

这家非上市企业集团将违约归因于过去两年中国信贷状况收紧,称这种情况限制了其获得银行贷款和发行在岸债券等融资渠道。该公司称,集团现金流和资本要求增加,导致流动性紧缩,最终导致了违约。

该集团称,计划维持业务运转,同时计划剥离部分资产,以缓解现金流问题。

外界对中国国储能源所知甚少﹐该公司主要涉足石油和天然气行业。

在这家中国企业集团退出交易后﹐其他投资者加入﹐取代了其在收购中环中心的财团中的位置。

此次债券违约是今年以来第三起亚洲公司美元债违约事件。本月早些时候﹐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开展业务的房地产开发商新昌集团控股有限公司(Hsin Chong Group Holdings Limited, 0404.HK, 简称﹕新昌集团控股)未能偿还3亿美元的三年期债券。在新加坡上市的大宗商品交易公司来宝集团(Noble Group Ltd., N21.SG)今年也发生了美元债违约。

景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Invesco Asset Management Limited)驻香港亚洲固定收益投资首席投资长Ken Hu称,投资者应为中国出现更多违约事件做好准备。

过去一年中,中国政府推高了关键短期利率,并大力打击攸关较小企业存亡的影子银行和非正规放贷渠道,中国债市借款成本随后大幅上升。其结果是,如果房地产开发商等高负债公司无力为即将到期的贷款和债券进行再融资,就将容易发生违约。

据Wind资讯(Wind Info)的数据,今年以来,中国内地共有11个人民币计价公司债发行人发生违约,涉及金额人民币167亿元(合26亿美元),上年同期有九个发行人违约,涉及金额人民币143亿元。尽管违约数量上升,但以全球标准衡量,中国债券违约率仍较低。

澳新银行(ANZ)驻新加坡信贷策略主管Owen Gallimore说:“我们已开始回到过去。”他指的是2015年以中国房地产公司为主的一系列大型美元债违约事件。





撰文 / Manju Dalal / Shen Ho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未能兑付5月11日到期的三年期美元债券的3.5亿美元本金。分析人士称,投资者应对中国出现更多违约事件有所准备。


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牵头了以52亿美元收购香港中环中心的交易。

我不到七个月前,一家中国能源企业集团牵头的投资者财团达成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交易,以创纪录的价格收购香港一处地标摩天大楼。

然而不久后,这家位于北京的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股份公司(China Energy Reserve and Chemicals Group)退出了上述交易,并在本月出现一系列美元债券违约。

该集团的一家子公司在监管文件中称,其未能兑付5月11日到期的三年期美元债券的3.5亿美元本金。这还导致2021年和2022年到期的另外总计6.55亿美元债券的违约条款被触发。

这家非上市企业集团将违约归因于过去两年中国信贷状况收紧,称这种情况限制了其获得银行贷款和发行在岸债券等融资渠道。该公司称,集团现金流和资本要求增加,导致流动性紧缩,最终导致了违约。

该集团称,计划维持业务运转,同时计划剥离部分资产,以缓解现金流问题。

外界对中国国储能源所知甚少﹐该公司主要涉足石油和天然气行业。

在这家中国企业集团退出交易后﹐其他投资者加入﹐取代了其在收购中环中心的财团中的位置。

此次债券违约是今年以来第三起亚洲公司美元债违约事件。本月早些时候﹐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开展业务的房地产开发商新昌集团控股有限公司(Hsin Chong Group Holdings Limited, 0404.HK, 简称﹕新昌集团控股)未能偿还3亿美元的三年期债券。在新加坡上市的大宗商品交易公司来宝集团(Noble Group Ltd., N21.SG)今年也发生了美元债违约。

景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Invesco Asset Management Limited)驻香港亚洲固定收益投资首席投资长Ken Hu称,投资者应为中国出现更多违约事件做好准备。

过去一年中,中国政府推高了关键短期利率,并大力打击攸关较小企业存亡的影子银行和非正规放贷渠道,中国债市借款成本随后大幅上升。其结果是,如果房地产开发商等高负债公司无力为即将到期的贷款和债券进行再融资,就将容易发生违约。

据Wind资讯(Wind Info)的数据,今年以来,中国内地共有11个人民币计价公司债发行人发生违约,涉及金额人民币167亿元(合26亿美元),上年同期有九个发行人违约,涉及金额人民币143亿元。尽管违约数量上升,但以全球标准衡量,中国债券违约率仍较低。

澳新银行(ANZ)驻新加坡信贷策略主管Owen Gallimore说:“我们已开始回到过去。”他指的是2015年以中国房地产公司为主的一系列大型美元债违约事件。





撰文 / Manju Dalal / Shen Ho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国储能源美元债违约 引发违约潮担忧

发布日期:2018-05-29 09:46
摘要」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未能兑付5月11日到期的三年期美元债券的3.5亿美元本金。分析人士称,投资者应对中国出现更多违约事件有所准备。


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牵头了以52亿美元收购香港中环中心的交易。

我不到七个月前,一家中国能源企业集团牵头的投资者财团达成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交易,以创纪录的价格收购香港一处地标摩天大楼。

然而不久后,这家位于北京的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股份公司(China Energy Reserve and Chemicals Group)退出了上述交易,并在本月出现一系列美元债券违约。

该集团的一家子公司在监管文件中称,其未能兑付5月11日到期的三年期美元债券的3.5亿美元本金。这还导致2021年和2022年到期的另外总计6.55亿美元债券的违约条款被触发。

这家非上市企业集团将违约归因于过去两年中国信贷状况收紧,称这种情况限制了其获得银行贷款和发行在岸债券等融资渠道。该公司称,集团现金流和资本要求增加,导致流动性紧缩,最终导致了违约。

该集团称,计划维持业务运转,同时计划剥离部分资产,以缓解现金流问题。

外界对中国国储能源所知甚少﹐该公司主要涉足石油和天然气行业。

在这家中国企业集团退出交易后﹐其他投资者加入﹐取代了其在收购中环中心的财团中的位置。

此次债券违约是今年以来第三起亚洲公司美元债违约事件。本月早些时候﹐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开展业务的房地产开发商新昌集团控股有限公司(Hsin Chong Group Holdings Limited, 0404.HK, 简称﹕新昌集团控股)未能偿还3亿美元的三年期债券。在新加坡上市的大宗商品交易公司来宝集团(Noble Group Ltd., N21.SG)今年也发生了美元债违约。

景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Invesco Asset Management Limited)驻香港亚洲固定收益投资首席投资长Ken Hu称,投资者应为中国出现更多违约事件做好准备。

过去一年中,中国政府推高了关键短期利率,并大力打击攸关较小企业存亡的影子银行和非正规放贷渠道,中国债市借款成本随后大幅上升。其结果是,如果房地产开发商等高负债公司无力为即将到期的贷款和债券进行再融资,就将容易发生违约。

据Wind资讯(Wind Info)的数据,今年以来,中国内地共有11个人民币计价公司债发行人发生违约,涉及金额人民币167亿元(合26亿美元),上年同期有九个发行人违约,涉及金额人民币143亿元。尽管违约数量上升,但以全球标准衡量,中国债券违约率仍较低。

澳新银行(ANZ)驻新加坡信贷策略主管Owen Gallimore说:“我们已开始回到过去。”他指的是2015年以中国房地产公司为主的一系列大型美元债违约事件。





撰文 / Manju Dalal / Shen Ho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未能兑付5月11日到期的三年期美元债券的3.5亿美元本金。分析人士称,投资者应对中国出现更多违约事件有所准备。


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牵头了以52亿美元收购香港中环中心的交易。

我不到七个月前,一家中国能源企业集团牵头的投资者财团达成了一项雄心勃勃的交易,以创纪录的价格收购香港一处地标摩天大楼。

然而不久后,这家位于北京的中国国储能源化工集团股份公司(China Energy Reserve and Chemicals Group)退出了上述交易,并在本月出现一系列美元债券违约。

该集团的一家子公司在监管文件中称,其未能兑付5月11日到期的三年期美元债券的3.5亿美元本金。这还导致2021年和2022年到期的另外总计6.55亿美元债券的违约条款被触发。

这家非上市企业集团将违约归因于过去两年中国信贷状况收紧,称这种情况限制了其获得银行贷款和发行在岸债券等融资渠道。该公司称,集团现金流和资本要求增加,导致流动性紧缩,最终导致了违约。

该集团称,计划维持业务运转,同时计划剥离部分资产,以缓解现金流问题。

外界对中国国储能源所知甚少﹐该公司主要涉足石油和天然气行业。

在这家中国企业集团退出交易后﹐其他投资者加入﹐取代了其在收购中环中心的财团中的位置。

此次债券违约是今年以来第三起亚洲公司美元债违约事件。本月早些时候﹐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开展业务的房地产开发商新昌集团控股有限公司(Hsin Chong Group Holdings Limited, 0404.HK, 简称﹕新昌集团控股)未能偿还3亿美元的三年期债券。在新加坡上市的大宗商品交易公司来宝集团(Noble Group Ltd., N21.SG)今年也发生了美元债违约。

景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Invesco Asset Management Limited)驻香港亚洲固定收益投资首席投资长Ken Hu称,投资者应为中国出现更多违约事件做好准备。

过去一年中,中国政府推高了关键短期利率,并大力打击攸关较小企业存亡的影子银行和非正规放贷渠道,中国债市借款成本随后大幅上升。其结果是,如果房地产开发商等高负债公司无力为即将到期的贷款和债券进行再融资,就将容易发生违约。

据Wind资讯(Wind Info)的数据,今年以来,中国内地共有11个人民币计价公司债发行人发生违约,涉及金额人民币167亿元(合26亿美元),上年同期有九个发行人违约,涉及金额人民币143亿元。尽管违约数量上升,但以全球标准衡量,中国债券违约率仍较低。

澳新银行(ANZ)驻新加坡信贷策略主管Owen Gallimore说:“我们已开始回到过去。”他指的是2015年以中国房地产公司为主的一系列大型美元债违约事件。





撰文 / Manju Dalal / Shen Ho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