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安替:美国打不赢的贸易战

发布日期:2018-05-29 07:29
摘要」美国是怎么能做到手上握有全部好牌,却至少没有赢下这场贸易战?



我在朝美峰会的国际肥皂剧中,中美两国分别在北京和华盛顿进行了影响全球的贸易谈判。华盛顿谈判的现场照片被中国网友对比清末中美谈判的照片,以此表达百年来中美力量对比的变迁。

虽然谈判尚未完全谈结束,但中方基本上已经大大松了一口气,而美国从右派到自由派,还有华府政治媒体Politico都在问一个问题,美国是怎么能做到手上握有全部好牌,却至少没有赢下这场贸易战?

认真贯彻中美贸易谈判的整个过程细节,几乎可以发现,特朗普政府的外贸谈判团队结构和目标,是非常容易谈出“不赢”效果的。

首先看团队组成,这个团队被称为代表美国利益的“美国队(Team America)”,但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个能赢的团队。

以关税为引子分析一下美国队每个人的立场。财长姆努钦,60后,耶鲁本科后加入华尔街投行,是“高盛帮”,还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电影出品人。他是坚定的自由贸易、金融全球化主义者,自然反对关税,得到了特朗普和美国建制的双重信任,也是中国最理想的对手。商务部长罗斯,81岁,哈佛MBA,著名的并购专家,当然也支持自由贸易和全球化,但又对关税态度暧昧。如果姆努钦因为对华太软弱而被降低领导权,那么下面就是罗斯领衔谈判。

反方,贸易代表莱特希泽,71岁,一辈子的国际贸易律师和谈判专家,当然支持关税。国家经济委员会(NEC)主任库德洛,71岁,是里根经济学的辩护方。虽然支持自由贸易,但那是里根时代的观点,支持关税。还有一个打酱油的首席经济顾问纳瓦罗,69岁,以反华观点著称。只要对华负面,什么都支持。但在刚开始谈判时因为不专业,受到姆努钦的排挤。

这样,还没和中国谈,在对华施压的手法方面,美国队内部就发生了极大的冲突。姆努钦明确反对关税作为惩罚,而莱特希泽明确希望加关税。最后的谈判结果,显然说明姆努钦的华尔街观点占了上风,不打出关税这张牌,而希望通过大宗产品购买、知识产权购买和中国金融市场开发来达到特朗普总统的目标。

有没有可能这些人内部达成共识后,一致对华呢?不可能。实际上,正如美国媒体分析的那样,美国队一开始设置的目标,很多是相互冲突的:如果限制中方购买美国科技产品,那么还希望中美能达到减少2000亿逆差的目标,这在数学上不可能——大豆这些农产品无论怎么买,都没办法堆出2000亿美元啊!所以,美国队必须在内部竞争出一个最能达到特朗普政府目标的观点。

那么总统是什么目标呢?特朗普总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CEO总统,也是第一个不按照政客思路治理国家的总统。因此他和选民的承诺,是真正的“合同”,是一定会按照字面意义去逐一完成的约定。在2016年选举的时候,他在对华方面的选民承诺只有一个,就是减少不公平的贸易,也就是减少目前的2000亿美元以上的对华贸易逆差。

也就是说,逆差是特朗普心中的关键成绩指数(KPI),不管有多少其他的要求,他希望自己的部下首先要满足这个KPI。至于美国的战略未来,那并不在他的考虑之中。因此,如果要以减少逆差为最首要目标,的确,美国其他的一些利益诉求就可以让步了——如果关税会导致减逆效果不彰,就不提关税;甚至如果关闭中兴,会导致购买美国科技产品量减少,从而影响减逆目标,那么也可以考虑“推翻”商务部既有的判罚,反正这也是前朝奥巴马开始的调查。

在这种KPI外交中,只有最能帮助特朗普获得KPI的部下,才能得到他最大的支持。而在这样的谈判规则指导下,只要中方能堆出2000亿减逆的订单列表,哪怕进一步要求希望保留中兴,以及进一步开放美国市场,都不是不可以谈的。

这样的谈判结果,在已经认为中国是美国真正长远战略对手的美国精英界,自然不是赢。但华尔街非常支持这样的谈判结果,因为只要没有关税,这等于是在美国退出TPP和威胁退出NAFTA之后,和中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这自然是振兴美国股市的最好动能。





撰文 / 安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美国是怎么能做到手上握有全部好牌,却至少没有赢下这场贸易战?



我在朝美峰会的国际肥皂剧中,中美两国分别在北京和华盛顿进行了影响全球的贸易谈判。华盛顿谈判的现场照片被中国网友对比清末中美谈判的照片,以此表达百年来中美力量对比的变迁。

虽然谈判尚未完全谈结束,但中方基本上已经大大松了一口气,而美国从右派到自由派,还有华府政治媒体Politico都在问一个问题,美国是怎么能做到手上握有全部好牌,却至少没有赢下这场贸易战?

认真贯彻中美贸易谈判的整个过程细节,几乎可以发现,特朗普政府的外贸谈判团队结构和目标,是非常容易谈出“不赢”效果的。

首先看团队组成,这个团队被称为代表美国利益的“美国队(Team America)”,但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个能赢的团队。

以关税为引子分析一下美国队每个人的立场。财长姆努钦,60后,耶鲁本科后加入华尔街投行,是“高盛帮”,还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电影出品人。他是坚定的自由贸易、金融全球化主义者,自然反对关税,得到了特朗普和美国建制的双重信任,也是中国最理想的对手。商务部长罗斯,81岁,哈佛MBA,著名的并购专家,当然也支持自由贸易和全球化,但又对关税态度暧昧。如果姆努钦因为对华太软弱而被降低领导权,那么下面就是罗斯领衔谈判。

反方,贸易代表莱特希泽,71岁,一辈子的国际贸易律师和谈判专家,当然支持关税。国家经济委员会(NEC)主任库德洛,71岁,是里根经济学的辩护方。虽然支持自由贸易,但那是里根时代的观点,支持关税。还有一个打酱油的首席经济顾问纳瓦罗,69岁,以反华观点著称。只要对华负面,什么都支持。但在刚开始谈判时因为不专业,受到姆努钦的排挤。

这样,还没和中国谈,在对华施压的手法方面,美国队内部就发生了极大的冲突。姆努钦明确反对关税作为惩罚,而莱特希泽明确希望加关税。最后的谈判结果,显然说明姆努钦的华尔街观点占了上风,不打出关税这张牌,而希望通过大宗产品购买、知识产权购买和中国金融市场开发来达到特朗普总统的目标。

有没有可能这些人内部达成共识后,一致对华呢?不可能。实际上,正如美国媒体分析的那样,美国队一开始设置的目标,很多是相互冲突的:如果限制中方购买美国科技产品,那么还希望中美能达到减少2000亿逆差的目标,这在数学上不可能——大豆这些农产品无论怎么买,都没办法堆出2000亿美元啊!所以,美国队必须在内部竞争出一个最能达到特朗普政府目标的观点。

那么总统是什么目标呢?特朗普总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CEO总统,也是第一个不按照政客思路治理国家的总统。因此他和选民的承诺,是真正的“合同”,是一定会按照字面意义去逐一完成的约定。在2016年选举的时候,他在对华方面的选民承诺只有一个,就是减少不公平的贸易,也就是减少目前的2000亿美元以上的对华贸易逆差。

也就是说,逆差是特朗普心中的关键成绩指数(KPI),不管有多少其他的要求,他希望自己的部下首先要满足这个KPI。至于美国的战略未来,那并不在他的考虑之中。因此,如果要以减少逆差为最首要目标,的确,美国其他的一些利益诉求就可以让步了——如果关税会导致减逆效果不彰,就不提关税;甚至如果关闭中兴,会导致购买美国科技产品量减少,从而影响减逆目标,那么也可以考虑“推翻”商务部既有的判罚,反正这也是前朝奥巴马开始的调查。

在这种KPI外交中,只有最能帮助特朗普获得KPI的部下,才能得到他最大的支持。而在这样的谈判规则指导下,只要中方能堆出2000亿减逆的订单列表,哪怕进一步要求希望保留中兴,以及进一步开放美国市场,都不是不可以谈的。

这样的谈判结果,在已经认为中国是美国真正长远战略对手的美国精英界,自然不是赢。但华尔街非常支持这样的谈判结果,因为只要没有关税,这等于是在美国退出TPP和威胁退出NAFTA之后,和中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这自然是振兴美国股市的最好动能。





撰文 / 安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美国是怎么能做到手上握有全部好牌,却至少没有赢下这场贸易战?



我在朝美峰会的国际肥皂剧中,中美两国分别在北京和华盛顿进行了影响全球的贸易谈判。华盛顿谈判的现场照片被中国网友对比清末中美谈判的照片,以此表达百年来中美力量对比的变迁。

虽然谈判尚未完全谈结束,但中方基本上已经大大松了一口气,而美国从右派到自由派,还有华府政治媒体Politico都在问一个问题,美国是怎么能做到手上握有全部好牌,却至少没有赢下这场贸易战?

认真贯彻中美贸易谈判的整个过程细节,几乎可以发现,特朗普政府的外贸谈判团队结构和目标,是非常容易谈出“不赢”效果的。

首先看团队组成,这个团队被称为代表美国利益的“美国队(Team America)”,但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个能赢的团队。

以关税为引子分析一下美国队每个人的立场。财长姆努钦,60后,耶鲁本科后加入华尔街投行,是“高盛帮”,还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电影出品人。他是坚定的自由贸易、金融全球化主义者,自然反对关税,得到了特朗普和美国建制的双重信任,也是中国最理想的对手。商务部长罗斯,81岁,哈佛MBA,著名的并购专家,当然也支持自由贸易和全球化,但又对关税态度暧昧。如果姆努钦因为对华太软弱而被降低领导权,那么下面就是罗斯领衔谈判。

反方,贸易代表莱特希泽,71岁,一辈子的国际贸易律师和谈判专家,当然支持关税。国家经济委员会(NEC)主任库德洛,71岁,是里根经济学的辩护方。虽然支持自由贸易,但那是里根时代的观点,支持关税。还有一个打酱油的首席经济顾问纳瓦罗,69岁,以反华观点著称。只要对华负面,什么都支持。但在刚开始谈判时因为不专业,受到姆努钦的排挤。

这样,还没和中国谈,在对华施压的手法方面,美国队内部就发生了极大的冲突。姆努钦明确反对关税作为惩罚,而莱特希泽明确希望加关税。最后的谈判结果,显然说明姆努钦的华尔街观点占了上风,不打出关税这张牌,而希望通过大宗产品购买、知识产权购买和中国金融市场开发来达到特朗普总统的目标。

有没有可能这些人内部达成共识后,一致对华呢?不可能。实际上,正如美国媒体分析的那样,美国队一开始设置的目标,很多是相互冲突的:如果限制中方购买美国科技产品,那么还希望中美能达到减少2000亿逆差的目标,这在数学上不可能——大豆这些农产品无论怎么买,都没办法堆出2000亿美元啊!所以,美国队必须在内部竞争出一个最能达到特朗普政府目标的观点。

那么总统是什么目标呢?特朗普总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CEO总统,也是第一个不按照政客思路治理国家的总统。因此他和选民的承诺,是真正的“合同”,是一定会按照字面意义去逐一完成的约定。在2016年选举的时候,他在对华方面的选民承诺只有一个,就是减少不公平的贸易,也就是减少目前的2000亿美元以上的对华贸易逆差。

也就是说,逆差是特朗普心中的关键成绩指数(KPI),不管有多少其他的要求,他希望自己的部下首先要满足这个KPI。至于美国的战略未来,那并不在他的考虑之中。因此,如果要以减少逆差为最首要目标,的确,美国其他的一些利益诉求就可以让步了——如果关税会导致减逆效果不彰,就不提关税;甚至如果关闭中兴,会导致购买美国科技产品量减少,从而影响减逆目标,那么也可以考虑“推翻”商务部既有的判罚,反正这也是前朝奥巴马开始的调查。

在这种KPI外交中,只有最能帮助特朗普获得KPI的部下,才能得到他最大的支持。而在这样的谈判规则指导下,只要中方能堆出2000亿减逆的订单列表,哪怕进一步要求希望保留中兴,以及进一步开放美国市场,都不是不可以谈的。

这样的谈判结果,在已经认为中国是美国真正长远战略对手的美国精英界,自然不是赢。但华尔街非常支持这样的谈判结果,因为只要没有关税,这等于是在美国退出TPP和威胁退出NAFTA之后,和中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这自然是振兴美国股市的最好动能。





撰文 / 安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安替:美国打不赢的贸易战

发布日期:2018-05-29 07:29
摘要」美国是怎么能做到手上握有全部好牌,却至少没有赢下这场贸易战?



我在朝美峰会的国际肥皂剧中,中美两国分别在北京和华盛顿进行了影响全球的贸易谈判。华盛顿谈判的现场照片被中国网友对比清末中美谈判的照片,以此表达百年来中美力量对比的变迁。

虽然谈判尚未完全谈结束,但中方基本上已经大大松了一口气,而美国从右派到自由派,还有华府政治媒体Politico都在问一个问题,美国是怎么能做到手上握有全部好牌,却至少没有赢下这场贸易战?

认真贯彻中美贸易谈判的整个过程细节,几乎可以发现,特朗普政府的外贸谈判团队结构和目标,是非常容易谈出“不赢”效果的。

首先看团队组成,这个团队被称为代表美国利益的“美国队(Team America)”,但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个能赢的团队。

以关税为引子分析一下美国队每个人的立场。财长姆努钦,60后,耶鲁本科后加入华尔街投行,是“高盛帮”,还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电影出品人。他是坚定的自由贸易、金融全球化主义者,自然反对关税,得到了特朗普和美国建制的双重信任,也是中国最理想的对手。商务部长罗斯,81岁,哈佛MBA,著名的并购专家,当然也支持自由贸易和全球化,但又对关税态度暧昧。如果姆努钦因为对华太软弱而被降低领导权,那么下面就是罗斯领衔谈判。

反方,贸易代表莱特希泽,71岁,一辈子的国际贸易律师和谈判专家,当然支持关税。国家经济委员会(NEC)主任库德洛,71岁,是里根经济学的辩护方。虽然支持自由贸易,但那是里根时代的观点,支持关税。还有一个打酱油的首席经济顾问纳瓦罗,69岁,以反华观点著称。只要对华负面,什么都支持。但在刚开始谈判时因为不专业,受到姆努钦的排挤。

这样,还没和中国谈,在对华施压的手法方面,美国队内部就发生了极大的冲突。姆努钦明确反对关税作为惩罚,而莱特希泽明确希望加关税。最后的谈判结果,显然说明姆努钦的华尔街观点占了上风,不打出关税这张牌,而希望通过大宗产品购买、知识产权购买和中国金融市场开发来达到特朗普总统的目标。

有没有可能这些人内部达成共识后,一致对华呢?不可能。实际上,正如美国媒体分析的那样,美国队一开始设置的目标,很多是相互冲突的:如果限制中方购买美国科技产品,那么还希望中美能达到减少2000亿逆差的目标,这在数学上不可能——大豆这些农产品无论怎么买,都没办法堆出2000亿美元啊!所以,美国队必须在内部竞争出一个最能达到特朗普政府目标的观点。

那么总统是什么目标呢?特朗普总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CEO总统,也是第一个不按照政客思路治理国家的总统。因此他和选民的承诺,是真正的“合同”,是一定会按照字面意义去逐一完成的约定。在2016年选举的时候,他在对华方面的选民承诺只有一个,就是减少不公平的贸易,也就是减少目前的2000亿美元以上的对华贸易逆差。

也就是说,逆差是特朗普心中的关键成绩指数(KPI),不管有多少其他的要求,他希望自己的部下首先要满足这个KPI。至于美国的战略未来,那并不在他的考虑之中。因此,如果要以减少逆差为最首要目标,的确,美国其他的一些利益诉求就可以让步了——如果关税会导致减逆效果不彰,就不提关税;甚至如果关闭中兴,会导致购买美国科技产品量减少,从而影响减逆目标,那么也可以考虑“推翻”商务部既有的判罚,反正这也是前朝奥巴马开始的调查。

在这种KPI外交中,只有最能帮助特朗普获得KPI的部下,才能得到他最大的支持。而在这样的谈判规则指导下,只要中方能堆出2000亿减逆的订单列表,哪怕进一步要求希望保留中兴,以及进一步开放美国市场,都不是不可以谈的。

这样的谈判结果,在已经认为中国是美国真正长远战略对手的美国精英界,自然不是赢。但华尔街非常支持这样的谈判结果,因为只要没有关税,这等于是在美国退出TPP和威胁退出NAFTA之后,和中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这自然是振兴美国股市的最好动能。





撰文 / 安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美国是怎么能做到手上握有全部好牌,却至少没有赢下这场贸易战?



我在朝美峰会的国际肥皂剧中,中美两国分别在北京和华盛顿进行了影响全球的贸易谈判。华盛顿谈判的现场照片被中国网友对比清末中美谈判的照片,以此表达百年来中美力量对比的变迁。

虽然谈判尚未完全谈结束,但中方基本上已经大大松了一口气,而美国从右派到自由派,还有华府政治媒体Politico都在问一个问题,美国是怎么能做到手上握有全部好牌,却至少没有赢下这场贸易战?

认真贯彻中美贸易谈判的整个过程细节,几乎可以发现,特朗普政府的外贸谈判团队结构和目标,是非常容易谈出“不赢”效果的。

首先看团队组成,这个团队被称为代表美国利益的“美国队(Team America)”,但实际上这并不是一个能赢的团队。

以关税为引子分析一下美国队每个人的立场。财长姆努钦,60后,耶鲁本科后加入华尔街投行,是“高盛帮”,还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电影出品人。他是坚定的自由贸易、金融全球化主义者,自然反对关税,得到了特朗普和美国建制的双重信任,也是中国最理想的对手。商务部长罗斯,81岁,哈佛MBA,著名的并购专家,当然也支持自由贸易和全球化,但又对关税态度暧昧。如果姆努钦因为对华太软弱而被降低领导权,那么下面就是罗斯领衔谈判。

反方,贸易代表莱特希泽,71岁,一辈子的国际贸易律师和谈判专家,当然支持关税。国家经济委员会(NEC)主任库德洛,71岁,是里根经济学的辩护方。虽然支持自由贸易,但那是里根时代的观点,支持关税。还有一个打酱油的首席经济顾问纳瓦罗,69岁,以反华观点著称。只要对华负面,什么都支持。但在刚开始谈判时因为不专业,受到姆努钦的排挤。

这样,还没和中国谈,在对华施压的手法方面,美国队内部就发生了极大的冲突。姆努钦明确反对关税作为惩罚,而莱特希泽明确希望加关税。最后的谈判结果,显然说明姆努钦的华尔街观点占了上风,不打出关税这张牌,而希望通过大宗产品购买、知识产权购买和中国金融市场开发来达到特朗普总统的目标。

有没有可能这些人内部达成共识后,一致对华呢?不可能。实际上,正如美国媒体分析的那样,美国队一开始设置的目标,很多是相互冲突的:如果限制中方购买美国科技产品,那么还希望中美能达到减少2000亿逆差的目标,这在数学上不可能——大豆这些农产品无论怎么买,都没办法堆出2000亿美元啊!所以,美国队必须在内部竞争出一个最能达到特朗普政府目标的观点。

那么总统是什么目标呢?特朗普总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CEO总统,也是第一个不按照政客思路治理国家的总统。因此他和选民的承诺,是真正的“合同”,是一定会按照字面意义去逐一完成的约定。在2016年选举的时候,他在对华方面的选民承诺只有一个,就是减少不公平的贸易,也就是减少目前的2000亿美元以上的对华贸易逆差。

也就是说,逆差是特朗普心中的关键成绩指数(KPI),不管有多少其他的要求,他希望自己的部下首先要满足这个KPI。至于美国的战略未来,那并不在他的考虑之中。因此,如果要以减少逆差为最首要目标,的确,美国其他的一些利益诉求就可以让步了——如果关税会导致减逆效果不彰,就不提关税;甚至如果关闭中兴,会导致购买美国科技产品量减少,从而影响减逆目标,那么也可以考虑“推翻”商务部既有的判罚,反正这也是前朝奥巴马开始的调查。

在这种KPI外交中,只有最能帮助特朗普获得KPI的部下,才能得到他最大的支持。而在这样的谈判规则指导下,只要中方能堆出2000亿减逆的订单列表,哪怕进一步要求希望保留中兴,以及进一步开放美国市场,都不是不可以谈的。

这样的谈判结果,在已经认为中国是美国真正长远战略对手的美国精英界,自然不是赢。但华尔街非常支持这样的谈判结果,因为只要没有关税,这等于是在美国退出TPP和威胁退出NAFTA之后,和中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这自然是振兴美国股市的最好动能。





撰文 / 安替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