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朝美峰会的变数与朝鲜弃核前景

发布日期:2018-05-28 15:32
摘要」曹辛:朝鲜内政发展的需求、大国的利益以及现实的力量对比,都在朝着朝鲜弃核方向发展,有理由对弃核保持乐观。



近一周来的朝鲜半岛局势,可谓扑朔迷离,剧情转换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这其中的核心问题就是:朝美峰会能否举办,以及朝鲜未来弃核的前景如何。

把握这个问题,要抓住决定事情走向的根本因素,包括:朝鲜是否有弃核的内部需要;周边国家,尤其是大国的利益需求是什么;当前存在的主要障碍在哪里;中国在其中的作用等。在考察完这些因素后我们发现:历史不会再重演,无论是朝美峰会还是朝鲜弃核,都是可期的。

弃核是朝鲜内政的需要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当前朝鲜内政的发展逻辑,决定了朝鲜有弃核的内在需求。


金正恩接手他父亲职务时,朝鲜国家管理的最高机构是国防委员会,整个国家实行“先军政治”,军人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地位极高。但这是一种战时国家管理机制,并不适应于和平年代。金正恩执政以来为此努力进行了改变,方向是两个,一是解决军队在国家中的地位问题,二是抓经济,包括下面几个方面:

在高级干部中搞思想解放运动。据朝鲜消息,金正恩执政后实际上在朝鲜高级干部群体内部搞过类似中国当年的思想解放运动的。主要是对朝鲜经济长期不振、严重影响人民生活甚至生存的原因进行探讨。据说思想非常解放,有一个金正恩本人提出的讨论题目是:为什么朝鲜的“苦难行军”时间这样长?国内学者评论说,这是在反思他父亲金正日的政策了。


经济上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朝鲜参考了中国的经验,把土地经营承包到农户,几年前已经可以两户承包一块土地了。在承包范围内,把任务分解到人,即便是一个家庭内部也是如此。在这种承包制下,理论上由国家免费提供种子、化肥和农业机械,收成的四成上交国家,其余归个人。

从国防委员会领导一切过渡到党领导一切。在劳动党七大上,金正恩强调了党领导一切的原则。

同时,处理军队的一些高级干部。为了解决先军政治体制既得利益者阻挠改革的问题,金正恩处理了不少军队高级干部,包括总参谋长李明浩、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黄炳誓等人。

在今年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之前,金正恩宣布:今后军队的职责就是国防一件事。

上述做法的目的,就在于削减和削弱军队过于突出的权力和政治影响。

在不久前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上,他宣布国家发展重心从“经济与核武力并重”,转向“以发展经济为中心”。

在外部,金正恩最关心的朝鲜弃核以后的国家安全问题,美国实际上也已经给予了承诺,包括:结束板门店临时停战机制,签署半岛和平协定,正式结束朝鲜战争,当然美朝建交可能需要有个过程;金正恩还要求美方接受金日成当年提出的整个“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即:不仅朝鲜不能拥核,韩国也不能拥核,美国也不在半岛引入、储存核武器,继而实现整个朝鲜半岛的无核化。这一点也被特朗普所接受。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第二次访问平壤后,特朗普公开提出了“韩半岛的无核化”这一立场,算是对金正恩诉求的响应。

还有,目前联合国的制裁,已经使他撑不下去了,更不要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了。

因此,无论是内政还是外部环境,从大的趋势来说,金正恩确有弃核的内在需要。

当前根本分歧:弃核路径和时间表

除了朝鲜自身,美、韩、中三国实际上也热切希望朝鲜弃核。对美国来说,如果朝鲜弃核,有利于特朗普今年选举;同时仅就结束朝鲜战争这一点,特朗普就有机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最重要的是,朝鲜弃核带来的变局可以给特朗普以主导朝鲜半岛局势的机会,美国毕竟还有韩国这个对统一感兴趣的盟友;弃核以后的中朝关系,对美国来说也不是没有纵横捭阖的空间。而韩国文在寅政府不仅从价值观和政治理念来说支持朝鲜弃核,更重要的是,朝鲜弃核可以彻底解除朝鲜遭受美国武力打击的风险,从而使半岛免于战火威胁。至于中国,本届中国党和政府更是一直把朝鲜半岛无核化当作中国的基本政策,并采取了切实有效的措施加以落实。因此,整个外部环境也希望朝鲜弃核。

当前最关键的问题是朝鲜弃核的路径和时间表,这一点朝鲜和美国实际上存在着完全不同的路径。

当前朝鲜的立场目标是:以“分阶段、同步”方式弃核,而且没有明确的弃核截止日期;一个“阶段”结束,朝鲜就要得到一次回报。金正恩两次访华均提出了这一立场。这实际上是回到了2005年“9•19共同声明”的立场。但是两大因素使得朝鲜的立场很难在今天获得认可:其一,今天朝鲜的核、导力量已经和当年不可同日而语,这使得解决问题的迫切性变得前所未有;其二,由于“分阶段、同步”的弃核方式当年曾经执行过一段时间,因此它的实质内涵为国际社会所十分熟悉,韩国外交权威人士曾向笔者表示,这实际上就是“分阶段敲诈”。而“9•19共同声明”最后的失败,也使得它在今天普遍不被接受。

美国的立场是:短期内一揽子、一次性解决弃核和朝鲜半岛长久和平机制问题。这和朝方提出的“分阶段、同步”弃核立场完全对立。

有意思的是,韩国文在寅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立场模糊,实际上是偏向朝鲜一方的。

而中国政府对此的最新表态,用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的话说就是:“分阶段、同步、一揽子”解决问题。这看起来有把美朝立场合二为一的意味。

值得高度关注的是,围绕朝鲜弃核的路径和时间,有关方面实际上存在着“切香肠”式的战术考量,即以延长解决问题时间的方式,进行博弈和交易。这种“切香肠”式考量的前景,前景未必乐观。

当前特朗普对这种局势的应对策略非常简单明了。一方面,对朝鲜极限施压,如果朝鲜不合作,特朗普下一步将进行史无前例的极限施压,很可能根据安理会决议,对朝鲜船只进行海上强行拦截检查,直到朝鲜经济无法支撑下去。另一方面,鉴于中国对朝鲜经济的关键性意义,特朗普把中美经贸问题和中国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的状况捆绑在一起。如果中国继续执行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美国在中美经贸摩擦问题上就弹性处理,否则就动用各种手段制裁。

目前从朝鲜方面的表现看,特朗普这个策略给朝鲜制造的巨大压力,是毋庸置疑的。金正恩在特朗普宣布取消新加坡峰会后,马上不顾自己刚刚取消与朝方的高层会晤、单方面恶化与韩国关系的事实,主动邀请文在寅在朝方一侧会晤,充分反映了目前朝鲜手里并没有牌。

笔者认为,考虑到历史和客观现实,以及近期围绕朝鲜弃核问题产生的种种波折,尤其是考察朝鲜核导问题与中国的巨大相关性,在朝鲜弃核的路径和时间表上,以下原则可能较为现实:

首先,朝鲜必须在规定期限内一揽子弃核,这个时间最晚不能迟于2019年12月31日。这和朝鲜的“分阶段”弃核立场并不矛盾,同时在技术上,时间完全充分够用。

其次,朝鲜核导武器的处理由联合国出面,组织运出朝鲜境外,并组织销毁。

第三,朝鲜的核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可以留在国内,但只能从事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工作,不得再从事相关敏感工作,不得接触相关的敏感物质和信息。同时对这些人要登记造册,由联合国对之实行必要的管理。

最后,朝鲜弃核的费用,由有关国家出资,交由联合国在实际工作中使用。

在朝鲜同意并执行上述原则的前提下,美国必须同时兑现保障朝鲜国家安全的承诺,并付诸实际行动,即:至少要由中朝美三方签署结束朝鲜战争、建立半岛长久和平机制的和平条约;美国不得在半岛引入、储存核武器,也不得在军事演习中带入核武器,从而实现整个朝鲜半岛的无核化。此外,朝韩、朝美建交事宜必须同时提上议事日程,并开始相关谈判。

以上事宜,必须在朝美新加坡峰会上以文字形式予以确认。

与此同时,与朝鲜半岛一水之隔的日本对朝鲜此次弃核有一些担忧。日方权威人士认为:朝鲜的弃核是“暂时性弃核”,即:暂时弃核,但保留技术资料和技术人员,武器成品也保留几件,一旦将来时机成熟,宣布重新拥核。

考虑到未来局势的不确定性,为了尽可能彻底解决问题,相关各方拟做出规定,并交由联合国确认:未来如果朝鲜再次无端拥核,则现在对朝鲜的极限施压措施即刻重新生效。

以上在朝鲜弃核路径和时间表方面的分歧,以及由此产生的变数,在朝鲜国家安全得到切实保障的前提下,相信是可以找到解决办法的。这不仅与朝鲜内政的需要相一致,也是实力巨大悬殊的现实。

中国应成为半岛稳定的平衡器

当前中国在朝鲜弃核问题以及半岛局势中的角色,十分引人注目。中国应该发挥半岛稳定平衡器的作用,即:如果朝鲜不弃核,中国则应继续严格执行安理会涉朝决议;而如果朝鲜的国家安全得不到切实保障,中国也应主持公道。

美方认为:中朝大连峰会后,朝鲜自以为有中国的支持,强硬坚持“分阶段、同步”的弃核立场,并对美国态度趋向对抗。

目前,美国正重新评估中朝关系和中国在半岛问题上的行为。据悉,美国正在做下列调查:中国是否决定和朝鲜联手,在半岛对付美国?中国是否不打算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中国未来在半岛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等等。

同时,韩国也在东北地区和朝鲜内部调查中国遵守安理会制裁决议的情况,并已经发现了一些相关线索。

笔者认为:对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应有通盘考虑。考虑到当前朝鲜虽有弃核意愿和象征性动作,但尚未实际弃核的事实,拟采用下列方式较为妥当:

对安理会制裁目录上的产品,必须绝对地继续坚持制裁;

对非制裁目录上的产品,可以松动,但应该有所节制;

如朝鲜确有客观需要,可以搞人道主义援助,但最好通过联合国所属机构或相关国际组织,公开透明地执行。

如果不这样做,中国将承担美朝首脑会晤失败和不执行安理会决议的政治责任,届时必将被迫背锅。而且,中美经贸摩擦问题的处理没有结束,而特朗普一向是公开把中国执行安理会决议的情况和中美经贸关系联系在一起的。

另一方面,朝鲜因弃核可能产生的国家安全问题,也必须得到切实保障。中国应该坚持的底线是:

必须以和平条约的方式,彻底结束板门店临时停战机制和朝鲜战争,这将结束朝美之间战争状态,是朝鲜弃核的合理前提。

必须坚持整个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即:美国不能在朝鲜半岛引入、储存核武器,也不得在美韩军演中带入核武器,这一立场也必须明确告知韩国政府。

鼓励和推动朝韩、朝美建交。

为坚持上述底线,在必要的情况下,中国应站出来主持公道。中国当前必须把公开外交和秘密外交结合起来,两者缺一不可,不宜仅仅使用某一种方式。

综上所述,决定当前半岛事态发展的关键因素,即:朝鲜内政发展的需求、大国的利益以及现实的力量对比,都是朝着朝鲜弃核方向发展的。因此,有理由对朝鲜弃核保持相当程度的乐观。





撰文 / 曹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曹辛:朝鲜内政发展的需求、大国的利益以及现实的力量对比,都在朝着朝鲜弃核方向发展,有理由对弃核保持乐观。



近一周来的朝鲜半岛局势,可谓扑朔迷离,剧情转换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这其中的核心问题就是:朝美峰会能否举办,以及朝鲜未来弃核的前景如何。

把握这个问题,要抓住决定事情走向的根本因素,包括:朝鲜是否有弃核的内部需要;周边国家,尤其是大国的利益需求是什么;当前存在的主要障碍在哪里;中国在其中的作用等。在考察完这些因素后我们发现:历史不会再重演,无论是朝美峰会还是朝鲜弃核,都是可期的。

弃核是朝鲜内政的需要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当前朝鲜内政的发展逻辑,决定了朝鲜有弃核的内在需求。


金正恩接手他父亲职务时,朝鲜国家管理的最高机构是国防委员会,整个国家实行“先军政治”,军人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地位极高。但这是一种战时国家管理机制,并不适应于和平年代。金正恩执政以来为此努力进行了改变,方向是两个,一是解决军队在国家中的地位问题,二是抓经济,包括下面几个方面:

在高级干部中搞思想解放运动。据朝鲜消息,金正恩执政后实际上在朝鲜高级干部群体内部搞过类似中国当年的思想解放运动的。主要是对朝鲜经济长期不振、严重影响人民生活甚至生存的原因进行探讨。据说思想非常解放,有一个金正恩本人提出的讨论题目是:为什么朝鲜的“苦难行军”时间这样长?国内学者评论说,这是在反思他父亲金正日的政策了。


经济上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朝鲜参考了中国的经验,把土地经营承包到农户,几年前已经可以两户承包一块土地了。在承包范围内,把任务分解到人,即便是一个家庭内部也是如此。在这种承包制下,理论上由国家免费提供种子、化肥和农业机械,收成的四成上交国家,其余归个人。

从国防委员会领导一切过渡到党领导一切。在劳动党七大上,金正恩强调了党领导一切的原则。

同时,处理军队的一些高级干部。为了解决先军政治体制既得利益者阻挠改革的问题,金正恩处理了不少军队高级干部,包括总参谋长李明浩、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黄炳誓等人。

在今年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之前,金正恩宣布:今后军队的职责就是国防一件事。

上述做法的目的,就在于削减和削弱军队过于突出的权力和政治影响。

在不久前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上,他宣布国家发展重心从“经济与核武力并重”,转向“以发展经济为中心”。

在外部,金正恩最关心的朝鲜弃核以后的国家安全问题,美国实际上也已经给予了承诺,包括:结束板门店临时停战机制,签署半岛和平协定,正式结束朝鲜战争,当然美朝建交可能需要有个过程;金正恩还要求美方接受金日成当年提出的整个“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即:不仅朝鲜不能拥核,韩国也不能拥核,美国也不在半岛引入、储存核武器,继而实现整个朝鲜半岛的无核化。这一点也被特朗普所接受。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第二次访问平壤后,特朗普公开提出了“韩半岛的无核化”这一立场,算是对金正恩诉求的响应。

还有,目前联合国的制裁,已经使他撑不下去了,更不要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了。

因此,无论是内政还是外部环境,从大的趋势来说,金正恩确有弃核的内在需要。

当前根本分歧:弃核路径和时间表

除了朝鲜自身,美、韩、中三国实际上也热切希望朝鲜弃核。对美国来说,如果朝鲜弃核,有利于特朗普今年选举;同时仅就结束朝鲜战争这一点,特朗普就有机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最重要的是,朝鲜弃核带来的变局可以给特朗普以主导朝鲜半岛局势的机会,美国毕竟还有韩国这个对统一感兴趣的盟友;弃核以后的中朝关系,对美国来说也不是没有纵横捭阖的空间。而韩国文在寅政府不仅从价值观和政治理念来说支持朝鲜弃核,更重要的是,朝鲜弃核可以彻底解除朝鲜遭受美国武力打击的风险,从而使半岛免于战火威胁。至于中国,本届中国党和政府更是一直把朝鲜半岛无核化当作中国的基本政策,并采取了切实有效的措施加以落实。因此,整个外部环境也希望朝鲜弃核。

当前最关键的问题是朝鲜弃核的路径和时间表,这一点朝鲜和美国实际上存在着完全不同的路径。

当前朝鲜的立场目标是:以“分阶段、同步”方式弃核,而且没有明确的弃核截止日期;一个“阶段”结束,朝鲜就要得到一次回报。金正恩两次访华均提出了这一立场。这实际上是回到了2005年“9•19共同声明”的立场。但是两大因素使得朝鲜的立场很难在今天获得认可:其一,今天朝鲜的核、导力量已经和当年不可同日而语,这使得解决问题的迫切性变得前所未有;其二,由于“分阶段、同步”的弃核方式当年曾经执行过一段时间,因此它的实质内涵为国际社会所十分熟悉,韩国外交权威人士曾向笔者表示,这实际上就是“分阶段敲诈”。而“9•19共同声明”最后的失败,也使得它在今天普遍不被接受。

美国的立场是:短期内一揽子、一次性解决弃核和朝鲜半岛长久和平机制问题。这和朝方提出的“分阶段、同步”弃核立场完全对立。

有意思的是,韩国文在寅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立场模糊,实际上是偏向朝鲜一方的。

而中国政府对此的最新表态,用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的话说就是:“分阶段、同步、一揽子”解决问题。这看起来有把美朝立场合二为一的意味。

值得高度关注的是,围绕朝鲜弃核的路径和时间,有关方面实际上存在着“切香肠”式的战术考量,即以延长解决问题时间的方式,进行博弈和交易。这种“切香肠”式考量的前景,前景未必乐观。

当前特朗普对这种局势的应对策略非常简单明了。一方面,对朝鲜极限施压,如果朝鲜不合作,特朗普下一步将进行史无前例的极限施压,很可能根据安理会决议,对朝鲜船只进行海上强行拦截检查,直到朝鲜经济无法支撑下去。另一方面,鉴于中国对朝鲜经济的关键性意义,特朗普把中美经贸问题和中国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的状况捆绑在一起。如果中国继续执行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美国在中美经贸摩擦问题上就弹性处理,否则就动用各种手段制裁。

目前从朝鲜方面的表现看,特朗普这个策略给朝鲜制造的巨大压力,是毋庸置疑的。金正恩在特朗普宣布取消新加坡峰会后,马上不顾自己刚刚取消与朝方的高层会晤、单方面恶化与韩国关系的事实,主动邀请文在寅在朝方一侧会晤,充分反映了目前朝鲜手里并没有牌。

笔者认为,考虑到历史和客观现实,以及近期围绕朝鲜弃核问题产生的种种波折,尤其是考察朝鲜核导问题与中国的巨大相关性,在朝鲜弃核的路径和时间表上,以下原则可能较为现实:

首先,朝鲜必须在规定期限内一揽子弃核,这个时间最晚不能迟于2019年12月31日。这和朝鲜的“分阶段”弃核立场并不矛盾,同时在技术上,时间完全充分够用。

其次,朝鲜核导武器的处理由联合国出面,组织运出朝鲜境外,并组织销毁。

第三,朝鲜的核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可以留在国内,但只能从事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工作,不得再从事相关敏感工作,不得接触相关的敏感物质和信息。同时对这些人要登记造册,由联合国对之实行必要的管理。

最后,朝鲜弃核的费用,由有关国家出资,交由联合国在实际工作中使用。

在朝鲜同意并执行上述原则的前提下,美国必须同时兑现保障朝鲜国家安全的承诺,并付诸实际行动,即:至少要由中朝美三方签署结束朝鲜战争、建立半岛长久和平机制的和平条约;美国不得在半岛引入、储存核武器,也不得在军事演习中带入核武器,从而实现整个朝鲜半岛的无核化。此外,朝韩、朝美建交事宜必须同时提上议事日程,并开始相关谈判。

以上事宜,必须在朝美新加坡峰会上以文字形式予以确认。

与此同时,与朝鲜半岛一水之隔的日本对朝鲜此次弃核有一些担忧。日方权威人士认为:朝鲜的弃核是“暂时性弃核”,即:暂时弃核,但保留技术资料和技术人员,武器成品也保留几件,一旦将来时机成熟,宣布重新拥核。

考虑到未来局势的不确定性,为了尽可能彻底解决问题,相关各方拟做出规定,并交由联合国确认:未来如果朝鲜再次无端拥核,则现在对朝鲜的极限施压措施即刻重新生效。

以上在朝鲜弃核路径和时间表方面的分歧,以及由此产生的变数,在朝鲜国家安全得到切实保障的前提下,相信是可以找到解决办法的。这不仅与朝鲜内政的需要相一致,也是实力巨大悬殊的现实。

中国应成为半岛稳定的平衡器

当前中国在朝鲜弃核问题以及半岛局势中的角色,十分引人注目。中国应该发挥半岛稳定平衡器的作用,即:如果朝鲜不弃核,中国则应继续严格执行安理会涉朝决议;而如果朝鲜的国家安全得不到切实保障,中国也应主持公道。

美方认为:中朝大连峰会后,朝鲜自以为有中国的支持,强硬坚持“分阶段、同步”的弃核立场,并对美国态度趋向对抗。

目前,美国正重新评估中朝关系和中国在半岛问题上的行为。据悉,美国正在做下列调查:中国是否决定和朝鲜联手,在半岛对付美国?中国是否不打算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中国未来在半岛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等等。

同时,韩国也在东北地区和朝鲜内部调查中国遵守安理会制裁决议的情况,并已经发现了一些相关线索。

笔者认为:对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应有通盘考虑。考虑到当前朝鲜虽有弃核意愿和象征性动作,但尚未实际弃核的事实,拟采用下列方式较为妥当:

对安理会制裁目录上的产品,必须绝对地继续坚持制裁;

对非制裁目录上的产品,可以松动,但应该有所节制;

如朝鲜确有客观需要,可以搞人道主义援助,但最好通过联合国所属机构或相关国际组织,公开透明地执行。

如果不这样做,中国将承担美朝首脑会晤失败和不执行安理会决议的政治责任,届时必将被迫背锅。而且,中美经贸摩擦问题的处理没有结束,而特朗普一向是公开把中国执行安理会决议的情况和中美经贸关系联系在一起的。

另一方面,朝鲜因弃核可能产生的国家安全问题,也必须得到切实保障。中国应该坚持的底线是:

必须以和平条约的方式,彻底结束板门店临时停战机制和朝鲜战争,这将结束朝美之间战争状态,是朝鲜弃核的合理前提。

必须坚持整个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即:美国不能在朝鲜半岛引入、储存核武器,也不得在美韩军演中带入核武器,这一立场也必须明确告知韩国政府。

鼓励和推动朝韩、朝美建交。

为坚持上述底线,在必要的情况下,中国应站出来主持公道。中国当前必须把公开外交和秘密外交结合起来,两者缺一不可,不宜仅仅使用某一种方式。

综上所述,决定当前半岛事态发展的关键因素,即:朝鲜内政发展的需求、大国的利益以及现实的力量对比,都是朝着朝鲜弃核方向发展的。因此,有理由对朝鲜弃核保持相当程度的乐观。





撰文 / 曹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曹辛:朝鲜内政发展的需求、大国的利益以及现实的力量对比,都在朝着朝鲜弃核方向发展,有理由对弃核保持乐观。



近一周来的朝鲜半岛局势,可谓扑朔迷离,剧情转换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这其中的核心问题就是:朝美峰会能否举办,以及朝鲜未来弃核的前景如何。

把握这个问题,要抓住决定事情走向的根本因素,包括:朝鲜是否有弃核的内部需要;周边国家,尤其是大国的利益需求是什么;当前存在的主要障碍在哪里;中国在其中的作用等。在考察完这些因素后我们发现:历史不会再重演,无论是朝美峰会还是朝鲜弃核,都是可期的。

弃核是朝鲜内政的需要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当前朝鲜内政的发展逻辑,决定了朝鲜有弃核的内在需求。


金正恩接手他父亲职务时,朝鲜国家管理的最高机构是国防委员会,整个国家实行“先军政治”,军人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地位极高。但这是一种战时国家管理机制,并不适应于和平年代。金正恩执政以来为此努力进行了改变,方向是两个,一是解决军队在国家中的地位问题,二是抓经济,包括下面几个方面:

在高级干部中搞思想解放运动。据朝鲜消息,金正恩执政后实际上在朝鲜高级干部群体内部搞过类似中国当年的思想解放运动的。主要是对朝鲜经济长期不振、严重影响人民生活甚至生存的原因进行探讨。据说思想非常解放,有一个金正恩本人提出的讨论题目是:为什么朝鲜的“苦难行军”时间这样长?国内学者评论说,这是在反思他父亲金正日的政策了。


经济上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朝鲜参考了中国的经验,把土地经营承包到农户,几年前已经可以两户承包一块土地了。在承包范围内,把任务分解到人,即便是一个家庭内部也是如此。在这种承包制下,理论上由国家免费提供种子、化肥和农业机械,收成的四成上交国家,其余归个人。

从国防委员会领导一切过渡到党领导一切。在劳动党七大上,金正恩强调了党领导一切的原则。

同时,处理军队的一些高级干部。为了解决先军政治体制既得利益者阻挠改革的问题,金正恩处理了不少军队高级干部,包括总参谋长李明浩、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黄炳誓等人。

在今年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之前,金正恩宣布:今后军队的职责就是国防一件事。

上述做法的目的,就在于削减和削弱军队过于突出的权力和政治影响。

在不久前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上,他宣布国家发展重心从“经济与核武力并重”,转向“以发展经济为中心”。

在外部,金正恩最关心的朝鲜弃核以后的国家安全问题,美国实际上也已经给予了承诺,包括:结束板门店临时停战机制,签署半岛和平协定,正式结束朝鲜战争,当然美朝建交可能需要有个过程;金正恩还要求美方接受金日成当年提出的整个“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即:不仅朝鲜不能拥核,韩国也不能拥核,美国也不在半岛引入、储存核武器,继而实现整个朝鲜半岛的无核化。这一点也被特朗普所接受。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第二次访问平壤后,特朗普公开提出了“韩半岛的无核化”这一立场,算是对金正恩诉求的响应。

还有,目前联合国的制裁,已经使他撑不下去了,更不要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了。

因此,无论是内政还是外部环境,从大的趋势来说,金正恩确有弃核的内在需要。

当前根本分歧:弃核路径和时间表

除了朝鲜自身,美、韩、中三国实际上也热切希望朝鲜弃核。对美国来说,如果朝鲜弃核,有利于特朗普今年选举;同时仅就结束朝鲜战争这一点,特朗普就有机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最重要的是,朝鲜弃核带来的变局可以给特朗普以主导朝鲜半岛局势的机会,美国毕竟还有韩国这个对统一感兴趣的盟友;弃核以后的中朝关系,对美国来说也不是没有纵横捭阖的空间。而韩国文在寅政府不仅从价值观和政治理念来说支持朝鲜弃核,更重要的是,朝鲜弃核可以彻底解除朝鲜遭受美国武力打击的风险,从而使半岛免于战火威胁。至于中国,本届中国党和政府更是一直把朝鲜半岛无核化当作中国的基本政策,并采取了切实有效的措施加以落实。因此,整个外部环境也希望朝鲜弃核。

当前最关键的问题是朝鲜弃核的路径和时间表,这一点朝鲜和美国实际上存在着完全不同的路径。

当前朝鲜的立场目标是:以“分阶段、同步”方式弃核,而且没有明确的弃核截止日期;一个“阶段”结束,朝鲜就要得到一次回报。金正恩两次访华均提出了这一立场。这实际上是回到了2005年“9•19共同声明”的立场。但是两大因素使得朝鲜的立场很难在今天获得认可:其一,今天朝鲜的核、导力量已经和当年不可同日而语,这使得解决问题的迫切性变得前所未有;其二,由于“分阶段、同步”的弃核方式当年曾经执行过一段时间,因此它的实质内涵为国际社会所十分熟悉,韩国外交权威人士曾向笔者表示,这实际上就是“分阶段敲诈”。而“9•19共同声明”最后的失败,也使得它在今天普遍不被接受。

美国的立场是:短期内一揽子、一次性解决弃核和朝鲜半岛长久和平机制问题。这和朝方提出的“分阶段、同步”弃核立场完全对立。

有意思的是,韩国文在寅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立场模糊,实际上是偏向朝鲜一方的。

而中国政府对此的最新表态,用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的话说就是:“分阶段、同步、一揽子”解决问题。这看起来有把美朝立场合二为一的意味。

值得高度关注的是,围绕朝鲜弃核的路径和时间,有关方面实际上存在着“切香肠”式的战术考量,即以延长解决问题时间的方式,进行博弈和交易。这种“切香肠”式考量的前景,前景未必乐观。

当前特朗普对这种局势的应对策略非常简单明了。一方面,对朝鲜极限施压,如果朝鲜不合作,特朗普下一步将进行史无前例的极限施压,很可能根据安理会决议,对朝鲜船只进行海上强行拦截检查,直到朝鲜经济无法支撑下去。另一方面,鉴于中国对朝鲜经济的关键性意义,特朗普把中美经贸问题和中国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的状况捆绑在一起。如果中国继续执行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美国在中美经贸摩擦问题上就弹性处理,否则就动用各种手段制裁。

目前从朝鲜方面的表现看,特朗普这个策略给朝鲜制造的巨大压力,是毋庸置疑的。金正恩在特朗普宣布取消新加坡峰会后,马上不顾自己刚刚取消与朝方的高层会晤、单方面恶化与韩国关系的事实,主动邀请文在寅在朝方一侧会晤,充分反映了目前朝鲜手里并没有牌。

笔者认为,考虑到历史和客观现实,以及近期围绕朝鲜弃核问题产生的种种波折,尤其是考察朝鲜核导问题与中国的巨大相关性,在朝鲜弃核的路径和时间表上,以下原则可能较为现实:

首先,朝鲜必须在规定期限内一揽子弃核,这个时间最晚不能迟于2019年12月31日。这和朝鲜的“分阶段”弃核立场并不矛盾,同时在技术上,时间完全充分够用。

其次,朝鲜核导武器的处理由联合国出面,组织运出朝鲜境外,并组织销毁。

第三,朝鲜的核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可以留在国内,但只能从事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工作,不得再从事相关敏感工作,不得接触相关的敏感物质和信息。同时对这些人要登记造册,由联合国对之实行必要的管理。

最后,朝鲜弃核的费用,由有关国家出资,交由联合国在实际工作中使用。

在朝鲜同意并执行上述原则的前提下,美国必须同时兑现保障朝鲜国家安全的承诺,并付诸实际行动,即:至少要由中朝美三方签署结束朝鲜战争、建立半岛长久和平机制的和平条约;美国不得在半岛引入、储存核武器,也不得在军事演习中带入核武器,从而实现整个朝鲜半岛的无核化。此外,朝韩、朝美建交事宜必须同时提上议事日程,并开始相关谈判。

以上事宜,必须在朝美新加坡峰会上以文字形式予以确认。

与此同时,与朝鲜半岛一水之隔的日本对朝鲜此次弃核有一些担忧。日方权威人士认为:朝鲜的弃核是“暂时性弃核”,即:暂时弃核,但保留技术资料和技术人员,武器成品也保留几件,一旦将来时机成熟,宣布重新拥核。

考虑到未来局势的不确定性,为了尽可能彻底解决问题,相关各方拟做出规定,并交由联合国确认:未来如果朝鲜再次无端拥核,则现在对朝鲜的极限施压措施即刻重新生效。

以上在朝鲜弃核路径和时间表方面的分歧,以及由此产生的变数,在朝鲜国家安全得到切实保障的前提下,相信是可以找到解决办法的。这不仅与朝鲜内政的需要相一致,也是实力巨大悬殊的现实。

中国应成为半岛稳定的平衡器

当前中国在朝鲜弃核问题以及半岛局势中的角色,十分引人注目。中国应该发挥半岛稳定平衡器的作用,即:如果朝鲜不弃核,中国则应继续严格执行安理会涉朝决议;而如果朝鲜的国家安全得不到切实保障,中国也应主持公道。

美方认为:中朝大连峰会后,朝鲜自以为有中国的支持,强硬坚持“分阶段、同步”的弃核立场,并对美国态度趋向对抗。

目前,美国正重新评估中朝关系和中国在半岛问题上的行为。据悉,美国正在做下列调查:中国是否决定和朝鲜联手,在半岛对付美国?中国是否不打算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中国未来在半岛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等等。

同时,韩国也在东北地区和朝鲜内部调查中国遵守安理会制裁决议的情况,并已经发现了一些相关线索。

笔者认为:对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应有通盘考虑。考虑到当前朝鲜虽有弃核意愿和象征性动作,但尚未实际弃核的事实,拟采用下列方式较为妥当:

对安理会制裁目录上的产品,必须绝对地继续坚持制裁;

对非制裁目录上的产品,可以松动,但应该有所节制;

如朝鲜确有客观需要,可以搞人道主义援助,但最好通过联合国所属机构或相关国际组织,公开透明地执行。

如果不这样做,中国将承担美朝首脑会晤失败和不执行安理会决议的政治责任,届时必将被迫背锅。而且,中美经贸摩擦问题的处理没有结束,而特朗普一向是公开把中国执行安理会决议的情况和中美经贸关系联系在一起的。

另一方面,朝鲜因弃核可能产生的国家安全问题,也必须得到切实保障。中国应该坚持的底线是:

必须以和平条约的方式,彻底结束板门店临时停战机制和朝鲜战争,这将结束朝美之间战争状态,是朝鲜弃核的合理前提。

必须坚持整个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即:美国不能在朝鲜半岛引入、储存核武器,也不得在美韩军演中带入核武器,这一立场也必须明确告知韩国政府。

鼓励和推动朝韩、朝美建交。

为坚持上述底线,在必要的情况下,中国应站出来主持公道。中国当前必须把公开外交和秘密外交结合起来,两者缺一不可,不宜仅仅使用某一种方式。

综上所述,决定当前半岛事态发展的关键因素,即:朝鲜内政发展的需求、大国的利益以及现实的力量对比,都是朝着朝鲜弃核方向发展的。因此,有理由对朝鲜弃核保持相当程度的乐观。





撰文 / 曹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朝美峰会的变数与朝鲜弃核前景

发布日期:2018-05-28 15:32
摘要」曹辛:朝鲜内政发展的需求、大国的利益以及现实的力量对比,都在朝着朝鲜弃核方向发展,有理由对弃核保持乐观。



近一周来的朝鲜半岛局势,可谓扑朔迷离,剧情转换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这其中的核心问题就是:朝美峰会能否举办,以及朝鲜未来弃核的前景如何。

把握这个问题,要抓住决定事情走向的根本因素,包括:朝鲜是否有弃核的内部需要;周边国家,尤其是大国的利益需求是什么;当前存在的主要障碍在哪里;中国在其中的作用等。在考察完这些因素后我们发现:历史不会再重演,无论是朝美峰会还是朝鲜弃核,都是可期的。

弃核是朝鲜内政的需要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当前朝鲜内政的发展逻辑,决定了朝鲜有弃核的内在需求。


金正恩接手他父亲职务时,朝鲜国家管理的最高机构是国防委员会,整个国家实行“先军政治”,军人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地位极高。但这是一种战时国家管理机制,并不适应于和平年代。金正恩执政以来为此努力进行了改变,方向是两个,一是解决军队在国家中的地位问题,二是抓经济,包括下面几个方面:

在高级干部中搞思想解放运动。据朝鲜消息,金正恩执政后实际上在朝鲜高级干部群体内部搞过类似中国当年的思想解放运动的。主要是对朝鲜经济长期不振、严重影响人民生活甚至生存的原因进行探讨。据说思想非常解放,有一个金正恩本人提出的讨论题目是:为什么朝鲜的“苦难行军”时间这样长?国内学者评论说,这是在反思他父亲金正日的政策了。


经济上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朝鲜参考了中国的经验,把土地经营承包到农户,几年前已经可以两户承包一块土地了。在承包范围内,把任务分解到人,即便是一个家庭内部也是如此。在这种承包制下,理论上由国家免费提供种子、化肥和农业机械,收成的四成上交国家,其余归个人。

从国防委员会领导一切过渡到党领导一切。在劳动党七大上,金正恩强调了党领导一切的原则。

同时,处理军队的一些高级干部。为了解决先军政治体制既得利益者阻挠改革的问题,金正恩处理了不少军队高级干部,包括总参谋长李明浩、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黄炳誓等人。

在今年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之前,金正恩宣布:今后军队的职责就是国防一件事。

上述做法的目的,就在于削减和削弱军队过于突出的权力和政治影响。

在不久前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上,他宣布国家发展重心从“经济与核武力并重”,转向“以发展经济为中心”。

在外部,金正恩最关心的朝鲜弃核以后的国家安全问题,美国实际上也已经给予了承诺,包括:结束板门店临时停战机制,签署半岛和平协定,正式结束朝鲜战争,当然美朝建交可能需要有个过程;金正恩还要求美方接受金日成当年提出的整个“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即:不仅朝鲜不能拥核,韩国也不能拥核,美国也不在半岛引入、储存核武器,继而实现整个朝鲜半岛的无核化。这一点也被特朗普所接受。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第二次访问平壤后,特朗普公开提出了“韩半岛的无核化”这一立场,算是对金正恩诉求的响应。

还有,目前联合国的制裁,已经使他撑不下去了,更不要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了。

因此,无论是内政还是外部环境,从大的趋势来说,金正恩确有弃核的内在需要。

当前根本分歧:弃核路径和时间表

除了朝鲜自身,美、韩、中三国实际上也热切希望朝鲜弃核。对美国来说,如果朝鲜弃核,有利于特朗普今年选举;同时仅就结束朝鲜战争这一点,特朗普就有机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最重要的是,朝鲜弃核带来的变局可以给特朗普以主导朝鲜半岛局势的机会,美国毕竟还有韩国这个对统一感兴趣的盟友;弃核以后的中朝关系,对美国来说也不是没有纵横捭阖的空间。而韩国文在寅政府不仅从价值观和政治理念来说支持朝鲜弃核,更重要的是,朝鲜弃核可以彻底解除朝鲜遭受美国武力打击的风险,从而使半岛免于战火威胁。至于中国,本届中国党和政府更是一直把朝鲜半岛无核化当作中国的基本政策,并采取了切实有效的措施加以落实。因此,整个外部环境也希望朝鲜弃核。

当前最关键的问题是朝鲜弃核的路径和时间表,这一点朝鲜和美国实际上存在着完全不同的路径。

当前朝鲜的立场目标是:以“分阶段、同步”方式弃核,而且没有明确的弃核截止日期;一个“阶段”结束,朝鲜就要得到一次回报。金正恩两次访华均提出了这一立场。这实际上是回到了2005年“9•19共同声明”的立场。但是两大因素使得朝鲜的立场很难在今天获得认可:其一,今天朝鲜的核、导力量已经和当年不可同日而语,这使得解决问题的迫切性变得前所未有;其二,由于“分阶段、同步”的弃核方式当年曾经执行过一段时间,因此它的实质内涵为国际社会所十分熟悉,韩国外交权威人士曾向笔者表示,这实际上就是“分阶段敲诈”。而“9•19共同声明”最后的失败,也使得它在今天普遍不被接受。

美国的立场是:短期内一揽子、一次性解决弃核和朝鲜半岛长久和平机制问题。这和朝方提出的“分阶段、同步”弃核立场完全对立。

有意思的是,韩国文在寅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立场模糊,实际上是偏向朝鲜一方的。

而中国政府对此的最新表态,用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的话说就是:“分阶段、同步、一揽子”解决问题。这看起来有把美朝立场合二为一的意味。

值得高度关注的是,围绕朝鲜弃核的路径和时间,有关方面实际上存在着“切香肠”式的战术考量,即以延长解决问题时间的方式,进行博弈和交易。这种“切香肠”式考量的前景,前景未必乐观。

当前特朗普对这种局势的应对策略非常简单明了。一方面,对朝鲜极限施压,如果朝鲜不合作,特朗普下一步将进行史无前例的极限施压,很可能根据安理会决议,对朝鲜船只进行海上强行拦截检查,直到朝鲜经济无法支撑下去。另一方面,鉴于中国对朝鲜经济的关键性意义,特朗普把中美经贸问题和中国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的状况捆绑在一起。如果中国继续执行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美国在中美经贸摩擦问题上就弹性处理,否则就动用各种手段制裁。

目前从朝鲜方面的表现看,特朗普这个策略给朝鲜制造的巨大压力,是毋庸置疑的。金正恩在特朗普宣布取消新加坡峰会后,马上不顾自己刚刚取消与朝方的高层会晤、单方面恶化与韩国关系的事实,主动邀请文在寅在朝方一侧会晤,充分反映了目前朝鲜手里并没有牌。

笔者认为,考虑到历史和客观现实,以及近期围绕朝鲜弃核问题产生的种种波折,尤其是考察朝鲜核导问题与中国的巨大相关性,在朝鲜弃核的路径和时间表上,以下原则可能较为现实:

首先,朝鲜必须在规定期限内一揽子弃核,这个时间最晚不能迟于2019年12月31日。这和朝鲜的“分阶段”弃核立场并不矛盾,同时在技术上,时间完全充分够用。

其次,朝鲜核导武器的处理由联合国出面,组织运出朝鲜境外,并组织销毁。

第三,朝鲜的核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可以留在国内,但只能从事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工作,不得再从事相关敏感工作,不得接触相关的敏感物质和信息。同时对这些人要登记造册,由联合国对之实行必要的管理。

最后,朝鲜弃核的费用,由有关国家出资,交由联合国在实际工作中使用。

在朝鲜同意并执行上述原则的前提下,美国必须同时兑现保障朝鲜国家安全的承诺,并付诸实际行动,即:至少要由中朝美三方签署结束朝鲜战争、建立半岛长久和平机制的和平条约;美国不得在半岛引入、储存核武器,也不得在军事演习中带入核武器,从而实现整个朝鲜半岛的无核化。此外,朝韩、朝美建交事宜必须同时提上议事日程,并开始相关谈判。

以上事宜,必须在朝美新加坡峰会上以文字形式予以确认。

与此同时,与朝鲜半岛一水之隔的日本对朝鲜此次弃核有一些担忧。日方权威人士认为:朝鲜的弃核是“暂时性弃核”,即:暂时弃核,但保留技术资料和技术人员,武器成品也保留几件,一旦将来时机成熟,宣布重新拥核。

考虑到未来局势的不确定性,为了尽可能彻底解决问题,相关各方拟做出规定,并交由联合国确认:未来如果朝鲜再次无端拥核,则现在对朝鲜的极限施压措施即刻重新生效。

以上在朝鲜弃核路径和时间表方面的分歧,以及由此产生的变数,在朝鲜国家安全得到切实保障的前提下,相信是可以找到解决办法的。这不仅与朝鲜内政的需要相一致,也是实力巨大悬殊的现实。

中国应成为半岛稳定的平衡器

当前中国在朝鲜弃核问题以及半岛局势中的角色,十分引人注目。中国应该发挥半岛稳定平衡器的作用,即:如果朝鲜不弃核,中国则应继续严格执行安理会涉朝决议;而如果朝鲜的国家安全得不到切实保障,中国也应主持公道。

美方认为:中朝大连峰会后,朝鲜自以为有中国的支持,强硬坚持“分阶段、同步”的弃核立场,并对美国态度趋向对抗。

目前,美国正重新评估中朝关系和中国在半岛问题上的行为。据悉,美国正在做下列调查:中国是否决定和朝鲜联手,在半岛对付美国?中国是否不打算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中国未来在半岛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等等。

同时,韩国也在东北地区和朝鲜内部调查中国遵守安理会制裁决议的情况,并已经发现了一些相关线索。

笔者认为:对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应有通盘考虑。考虑到当前朝鲜虽有弃核意愿和象征性动作,但尚未实际弃核的事实,拟采用下列方式较为妥当:

对安理会制裁目录上的产品,必须绝对地继续坚持制裁;

对非制裁目录上的产品,可以松动,但应该有所节制;

如朝鲜确有客观需要,可以搞人道主义援助,但最好通过联合国所属机构或相关国际组织,公开透明地执行。

如果不这样做,中国将承担美朝首脑会晤失败和不执行安理会决议的政治责任,届时必将被迫背锅。而且,中美经贸摩擦问题的处理没有结束,而特朗普一向是公开把中国执行安理会决议的情况和中美经贸关系联系在一起的。

另一方面,朝鲜因弃核可能产生的国家安全问题,也必须得到切实保障。中国应该坚持的底线是:

必须以和平条约的方式,彻底结束板门店临时停战机制和朝鲜战争,这将结束朝美之间战争状态,是朝鲜弃核的合理前提。

必须坚持整个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即:美国不能在朝鲜半岛引入、储存核武器,也不得在美韩军演中带入核武器,这一立场也必须明确告知韩国政府。

鼓励和推动朝韩、朝美建交。

为坚持上述底线,在必要的情况下,中国应站出来主持公道。中国当前必须把公开外交和秘密外交结合起来,两者缺一不可,不宜仅仅使用某一种方式。

综上所述,决定当前半岛事态发展的关键因素,即:朝鲜内政发展的需求、大国的利益以及现实的力量对比,都是朝着朝鲜弃核方向发展的。因此,有理由对朝鲜弃核保持相当程度的乐观。





撰文 / 曹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曹辛:朝鲜内政发展的需求、大国的利益以及现实的力量对比,都在朝着朝鲜弃核方向发展,有理由对弃核保持乐观。



近一周来的朝鲜半岛局势,可谓扑朔迷离,剧情转换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这其中的核心问题就是:朝美峰会能否举办,以及朝鲜未来弃核的前景如何。

把握这个问题,要抓住决定事情走向的根本因素,包括:朝鲜是否有弃核的内部需要;周边国家,尤其是大国的利益需求是什么;当前存在的主要障碍在哪里;中国在其中的作用等。在考察完这些因素后我们发现:历史不会再重演,无论是朝美峰会还是朝鲜弃核,都是可期的。

弃核是朝鲜内政的需要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当前朝鲜内政的发展逻辑,决定了朝鲜有弃核的内在需求。


金正恩接手他父亲职务时,朝鲜国家管理的最高机构是国防委员会,整个国家实行“先军政治”,军人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地位极高。但这是一种战时国家管理机制,并不适应于和平年代。金正恩执政以来为此努力进行了改变,方向是两个,一是解决军队在国家中的地位问题,二是抓经济,包括下面几个方面:

在高级干部中搞思想解放运动。据朝鲜消息,金正恩执政后实际上在朝鲜高级干部群体内部搞过类似中国当年的思想解放运动的。主要是对朝鲜经济长期不振、严重影响人民生活甚至生存的原因进行探讨。据说思想非常解放,有一个金正恩本人提出的讨论题目是:为什么朝鲜的“苦难行军”时间这样长?国内学者评论说,这是在反思他父亲金正日的政策了。


经济上搞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朝鲜参考了中国的经验,把土地经营承包到农户,几年前已经可以两户承包一块土地了。在承包范围内,把任务分解到人,即便是一个家庭内部也是如此。在这种承包制下,理论上由国家免费提供种子、化肥和农业机械,收成的四成上交国家,其余归个人。

从国防委员会领导一切过渡到党领导一切。在劳动党七大上,金正恩强调了党领导一切的原则。

同时,处理军队的一些高级干部。为了解决先军政治体制既得利益者阻挠改革的问题,金正恩处理了不少军队高级干部,包括总参谋长李明浩、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黄炳誓等人。

在今年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之前,金正恩宣布:今后军队的职责就是国防一件事。

上述做法的目的,就在于削减和削弱军队过于突出的权力和政治影响。

在不久前劳动党七届三中全会上,他宣布国家发展重心从“经济与核武力并重”,转向“以发展经济为中心”。

在外部,金正恩最关心的朝鲜弃核以后的国家安全问题,美国实际上也已经给予了承诺,包括:结束板门店临时停战机制,签署半岛和平协定,正式结束朝鲜战争,当然美朝建交可能需要有个过程;金正恩还要求美方接受金日成当年提出的整个“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即:不仅朝鲜不能拥核,韩国也不能拥核,美国也不在半岛引入、储存核武器,继而实现整个朝鲜半岛的无核化。这一点也被特朗普所接受。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第二次访问平壤后,特朗普公开提出了“韩半岛的无核化”这一立场,算是对金正恩诉求的响应。

还有,目前联合国的制裁,已经使他撑不下去了,更不要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了。

因此,无论是内政还是外部环境,从大的趋势来说,金正恩确有弃核的内在需要。

当前根本分歧:弃核路径和时间表

除了朝鲜自身,美、韩、中三国实际上也热切希望朝鲜弃核。对美国来说,如果朝鲜弃核,有利于特朗普今年选举;同时仅就结束朝鲜战争这一点,特朗普就有机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最重要的是,朝鲜弃核带来的变局可以给特朗普以主导朝鲜半岛局势的机会,美国毕竟还有韩国这个对统一感兴趣的盟友;弃核以后的中朝关系,对美国来说也不是没有纵横捭阖的空间。而韩国文在寅政府不仅从价值观和政治理念来说支持朝鲜弃核,更重要的是,朝鲜弃核可以彻底解除朝鲜遭受美国武力打击的风险,从而使半岛免于战火威胁。至于中国,本届中国党和政府更是一直把朝鲜半岛无核化当作中国的基本政策,并采取了切实有效的措施加以落实。因此,整个外部环境也希望朝鲜弃核。

当前最关键的问题是朝鲜弃核的路径和时间表,这一点朝鲜和美国实际上存在着完全不同的路径。

当前朝鲜的立场目标是:以“分阶段、同步”方式弃核,而且没有明确的弃核截止日期;一个“阶段”结束,朝鲜就要得到一次回报。金正恩两次访华均提出了这一立场。这实际上是回到了2005年“9•19共同声明”的立场。但是两大因素使得朝鲜的立场很难在今天获得认可:其一,今天朝鲜的核、导力量已经和当年不可同日而语,这使得解决问题的迫切性变得前所未有;其二,由于“分阶段、同步”的弃核方式当年曾经执行过一段时间,因此它的实质内涵为国际社会所十分熟悉,韩国外交权威人士曾向笔者表示,这实际上就是“分阶段敲诈”。而“9•19共同声明”最后的失败,也使得它在今天普遍不被接受。

美国的立场是:短期内一揽子、一次性解决弃核和朝鲜半岛长久和平机制问题。这和朝方提出的“分阶段、同步”弃核立场完全对立。

有意思的是,韩国文在寅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立场模糊,实际上是偏向朝鲜一方的。

而中国政府对此的最新表态,用外交部发言人陆慷的话说就是:“分阶段、同步、一揽子”解决问题。这看起来有把美朝立场合二为一的意味。

值得高度关注的是,围绕朝鲜弃核的路径和时间,有关方面实际上存在着“切香肠”式的战术考量,即以延长解决问题时间的方式,进行博弈和交易。这种“切香肠”式考量的前景,前景未必乐观。

当前特朗普对这种局势的应对策略非常简单明了。一方面,对朝鲜极限施压,如果朝鲜不合作,特朗普下一步将进行史无前例的极限施压,很可能根据安理会决议,对朝鲜船只进行海上强行拦截检查,直到朝鲜经济无法支撑下去。另一方面,鉴于中国对朝鲜经济的关键性意义,特朗普把中美经贸问题和中国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的状况捆绑在一起。如果中国继续执行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美国在中美经贸摩擦问题上就弹性处理,否则就动用各种手段制裁。

目前从朝鲜方面的表现看,特朗普这个策略给朝鲜制造的巨大压力,是毋庸置疑的。金正恩在特朗普宣布取消新加坡峰会后,马上不顾自己刚刚取消与朝方的高层会晤、单方面恶化与韩国关系的事实,主动邀请文在寅在朝方一侧会晤,充分反映了目前朝鲜手里并没有牌。

笔者认为,考虑到历史和客观现实,以及近期围绕朝鲜弃核问题产生的种种波折,尤其是考察朝鲜核导问题与中国的巨大相关性,在朝鲜弃核的路径和时间表上,以下原则可能较为现实:

首先,朝鲜必须在规定期限内一揽子弃核,这个时间最晚不能迟于2019年12月31日。这和朝鲜的“分阶段”弃核立场并不矛盾,同时在技术上,时间完全充分够用。

其次,朝鲜核导武器的处理由联合国出面,组织运出朝鲜境外,并组织销毁。

第三,朝鲜的核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可以留在国内,但只能从事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工作,不得再从事相关敏感工作,不得接触相关的敏感物质和信息。同时对这些人要登记造册,由联合国对之实行必要的管理。

最后,朝鲜弃核的费用,由有关国家出资,交由联合国在实际工作中使用。

在朝鲜同意并执行上述原则的前提下,美国必须同时兑现保障朝鲜国家安全的承诺,并付诸实际行动,即:至少要由中朝美三方签署结束朝鲜战争、建立半岛长久和平机制的和平条约;美国不得在半岛引入、储存核武器,也不得在军事演习中带入核武器,从而实现整个朝鲜半岛的无核化。此外,朝韩、朝美建交事宜必须同时提上议事日程,并开始相关谈判。

以上事宜,必须在朝美新加坡峰会上以文字形式予以确认。

与此同时,与朝鲜半岛一水之隔的日本对朝鲜此次弃核有一些担忧。日方权威人士认为:朝鲜的弃核是“暂时性弃核”,即:暂时弃核,但保留技术资料和技术人员,武器成品也保留几件,一旦将来时机成熟,宣布重新拥核。

考虑到未来局势的不确定性,为了尽可能彻底解决问题,相关各方拟做出规定,并交由联合国确认:未来如果朝鲜再次无端拥核,则现在对朝鲜的极限施压措施即刻重新生效。

以上在朝鲜弃核路径和时间表方面的分歧,以及由此产生的变数,在朝鲜国家安全得到切实保障的前提下,相信是可以找到解决办法的。这不仅与朝鲜内政的需要相一致,也是实力巨大悬殊的现实。

中国应成为半岛稳定的平衡器

当前中国在朝鲜弃核问题以及半岛局势中的角色,十分引人注目。中国应该发挥半岛稳定平衡器的作用,即:如果朝鲜不弃核,中国则应继续严格执行安理会涉朝决议;而如果朝鲜的国家安全得不到切实保障,中国也应主持公道。

美方认为:中朝大连峰会后,朝鲜自以为有中国的支持,强硬坚持“分阶段、同步”的弃核立场,并对美国态度趋向对抗。

目前,美国正重新评估中朝关系和中国在半岛问题上的行为。据悉,美国正在做下列调查:中国是否决定和朝鲜联手,在半岛对付美国?中国是否不打算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中国未来在半岛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等等。

同时,韩国也在东北地区和朝鲜内部调查中国遵守安理会制裁决议的情况,并已经发现了一些相关线索。

笔者认为:对执行安理会制裁决议,应有通盘考虑。考虑到当前朝鲜虽有弃核意愿和象征性动作,但尚未实际弃核的事实,拟采用下列方式较为妥当:

对安理会制裁目录上的产品,必须绝对地继续坚持制裁;

对非制裁目录上的产品,可以松动,但应该有所节制;

如朝鲜确有客观需要,可以搞人道主义援助,但最好通过联合国所属机构或相关国际组织,公开透明地执行。

如果不这样做,中国将承担美朝首脑会晤失败和不执行安理会决议的政治责任,届时必将被迫背锅。而且,中美经贸摩擦问题的处理没有结束,而特朗普一向是公开把中国执行安理会决议的情况和中美经贸关系联系在一起的。

另一方面,朝鲜因弃核可能产生的国家安全问题,也必须得到切实保障。中国应该坚持的底线是:

必须以和平条约的方式,彻底结束板门店临时停战机制和朝鲜战争,这将结束朝美之间战争状态,是朝鲜弃核的合理前提。

必须坚持整个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即:美国不能在朝鲜半岛引入、储存核武器,也不得在美韩军演中带入核武器,这一立场也必须明确告知韩国政府。

鼓励和推动朝韩、朝美建交。

为坚持上述底线,在必要的情况下,中国应站出来主持公道。中国当前必须把公开外交和秘密外交结合起来,两者缺一不可,不宜仅仅使用某一种方式。

综上所述,决定当前半岛事态发展的关键因素,即:朝鲜内政发展的需求、大国的利益以及现实的力量对比,都是朝着朝鲜弃核方向发展的。因此,有理由对朝鲜弃核保持相当程度的乐观。





撰文 / 曹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