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电动汽车时代的地缘政治将同样紧张

发布日期:2018-05-25 12:47
摘要」孙德生:如果认为在化石能源不再占主导地位的未来,地缘政治局势会奇迹般缓和,那就错了。电动汽车电池就需要多种稀缺金属。



化石燃料时代将结束。去年,英国经历了自工业革命以来没有用煤炭供电的第一天,甚至大型石油公司也表示,到本世纪中叶,人们将不可能买到一辆汽油车。

在过去100年里,石油在地缘政治中一直扮演主角,使西方强国变得依赖中东。这种依赖经常是灾难性的。

2013年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的杰夫•科尔根(Jeff Colgan)的一项研究显示,尽管黑金——人们经常这么称呼石油——并不总是导致冲突的明显原因,但在1973年至2012年期间全球范围内发生的所有国家间冲突中,有四分之一至一半与黑金存在关联。

但是,如果认为在可再生能源占主导地位的未来,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会奇迹般缓和,那就错了。建造风力涡轮机和制造锂离子电池需要来自一些国家的金属和原材料——这些国家是幸运的,但这种幸运也可能变成诅咒。

其中一些金属和原材料高度集中于世界的某些地方,这加剧了风险。

以电动汽车电池和刚果民主共和国为例。这个非洲国家的钴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一半以上,而钴对大多数电动汽车电池是必不可少的。

清洁能源经济将需要从地下采掘大量金属。

例如,格勒诺布尔-阿尔卑斯大学(University Grenoble Alpes)的奥利维耶•维达尔(Olivier Vidal)估计,为了建设清洁能源的基础设施,所需的铜量几乎是1900年以来开采总量的一半。

此外,电动汽车时代存在产生大企业垄断的切实风险,类似于标准石油(Standard Oil)的情况。在一个多世纪前,随着内燃机的兴起,标准石油创始人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垄断了石油市场。

总部位于瑞士、在伦敦上市的矿业公司嘉能可(Glencore)正在扩大其钴产量,预计到2020年,其钴供应量将占到全球供应量的40%。

锂的生产控制在仅5家公司手中。这种元素是电动汽车和智能手机电池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难想象会出现“七姐妹”(Seven Sisters)的现代版。这个称呼由意大利能源集团埃尼(Eni)的创始人恩里科•马泰(Enrico Mattei)在二战后创造,指当时主宰石油行业的7家大能源公司。

然而,电动汽车的问世不会导致与中东关系紧张,而将引发与中国的更大摩擦。北京方面在清洁能源领域的雄心是巨大的。

中国在新兴的电池供应链中进行了扩张。

上周,中国企业天齐锂业(Tianqi Lithium)收购了智利最大锂生产商SQM的大量股份——尽管智利有些人表示反对,称该协议将使中国垄断锂供应。

中国瞄准的不仅仅是用于生产电池的金属的开采。

作为旨在推进高端制造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希望确立对电动汽车生产和清洁能源技术的控制。

在今年余下时间里,我们将看到更多迹象,显示出中国在向这场竞赛投入多少资本以及它在将这场竞赛推至何种规模。

中国最大的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CATL)将于本月在深圳首次公开发行(IPO),筹资至多9.4亿美元。今年晚些时候,中国最大的两家锂业公司——赣锋锂业(Ganfeng)和天齐锂业——也将发行H股。

谁也不会放任中国在已成为电动汽车核心元素的金属领域随心所欲地扩张。

中国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之间围绕贸易的紧张局势已在发酵中。本月,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一份包括锂和钴在内的35种矿物的清单,这些矿物“被认为对美国的经济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

拥有世界上最大锂储量的智利正在寻求制造电池组件,而作为钒生产国的南非则希望生产为电网储存电能的钒电池的电解质。

欧洲也开始建造自己的巨型电池工厂,为德国车企供货。英国的创新机构支持了一项研究,该研究利用卫星在英国康沃尔(Cornwall)寻找锂。

电动汽车时代的地缘政治还处于襁褓之中。虽然不太可能导致军事冲突,但围绕谁将控制电动汽车将倚赖的资源和技术而产生的紧张局势(尤其是与中国之间),将会加剧。

从长远来看,那些能开发出倚赖储量丰富(而非稀少)的材料的电池技术的国家和公司,可能会成为赢家。这甚至也许有助于使地缘政治变得不那么紧张。




撰文 /  孙德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孙德生:如果认为在化石能源不再占主导地位的未来,地缘政治局势会奇迹般缓和,那就错了。电动汽车电池就需要多种稀缺金属。



化石燃料时代将结束。去年,英国经历了自工业革命以来没有用煤炭供电的第一天,甚至大型石油公司也表示,到本世纪中叶,人们将不可能买到一辆汽油车。

在过去100年里,石油在地缘政治中一直扮演主角,使西方强国变得依赖中东。这种依赖经常是灾难性的。

2013年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的杰夫•科尔根(Jeff Colgan)的一项研究显示,尽管黑金——人们经常这么称呼石油——并不总是导致冲突的明显原因,但在1973年至2012年期间全球范围内发生的所有国家间冲突中,有四分之一至一半与黑金存在关联。

但是,如果认为在可再生能源占主导地位的未来,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会奇迹般缓和,那就错了。建造风力涡轮机和制造锂离子电池需要来自一些国家的金属和原材料——这些国家是幸运的,但这种幸运也可能变成诅咒。

其中一些金属和原材料高度集中于世界的某些地方,这加剧了风险。

以电动汽车电池和刚果民主共和国为例。这个非洲国家的钴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一半以上,而钴对大多数电动汽车电池是必不可少的。

清洁能源经济将需要从地下采掘大量金属。

例如,格勒诺布尔-阿尔卑斯大学(University Grenoble Alpes)的奥利维耶•维达尔(Olivier Vidal)估计,为了建设清洁能源的基础设施,所需的铜量几乎是1900年以来开采总量的一半。

此外,电动汽车时代存在产生大企业垄断的切实风险,类似于标准石油(Standard Oil)的情况。在一个多世纪前,随着内燃机的兴起,标准石油创始人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垄断了石油市场。

总部位于瑞士、在伦敦上市的矿业公司嘉能可(Glencore)正在扩大其钴产量,预计到2020年,其钴供应量将占到全球供应量的40%。

锂的生产控制在仅5家公司手中。这种元素是电动汽车和智能手机电池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难想象会出现“七姐妹”(Seven Sisters)的现代版。这个称呼由意大利能源集团埃尼(Eni)的创始人恩里科•马泰(Enrico Mattei)在二战后创造,指当时主宰石油行业的7家大能源公司。

然而,电动汽车的问世不会导致与中东关系紧张,而将引发与中国的更大摩擦。北京方面在清洁能源领域的雄心是巨大的。

中国在新兴的电池供应链中进行了扩张。

上周,中国企业天齐锂业(Tianqi Lithium)收购了智利最大锂生产商SQM的大量股份——尽管智利有些人表示反对,称该协议将使中国垄断锂供应。

中国瞄准的不仅仅是用于生产电池的金属的开采。

作为旨在推进高端制造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希望确立对电动汽车生产和清洁能源技术的控制。

在今年余下时间里,我们将看到更多迹象,显示出中国在向这场竞赛投入多少资本以及它在将这场竞赛推至何种规模。

中国最大的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CATL)将于本月在深圳首次公开发行(IPO),筹资至多9.4亿美元。今年晚些时候,中国最大的两家锂业公司——赣锋锂业(Ganfeng)和天齐锂业——也将发行H股。

谁也不会放任中国在已成为电动汽车核心元素的金属领域随心所欲地扩张。

中国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之间围绕贸易的紧张局势已在发酵中。本月,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一份包括锂和钴在内的35种矿物的清单,这些矿物“被认为对美国的经济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

拥有世界上最大锂储量的智利正在寻求制造电池组件,而作为钒生产国的南非则希望生产为电网储存电能的钒电池的电解质。

欧洲也开始建造自己的巨型电池工厂,为德国车企供货。英国的创新机构支持了一项研究,该研究利用卫星在英国康沃尔(Cornwall)寻找锂。

电动汽车时代的地缘政治还处于襁褓之中。虽然不太可能导致军事冲突,但围绕谁将控制电动汽车将倚赖的资源和技术而产生的紧张局势(尤其是与中国之间),将会加剧。

从长远来看,那些能开发出倚赖储量丰富(而非稀少)的材料的电池技术的国家和公司,可能会成为赢家。这甚至也许有助于使地缘政治变得不那么紧张。




撰文 /  孙德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孙德生:如果认为在化石能源不再占主导地位的未来,地缘政治局势会奇迹般缓和,那就错了。电动汽车电池就需要多种稀缺金属。



化石燃料时代将结束。去年,英国经历了自工业革命以来没有用煤炭供电的第一天,甚至大型石油公司也表示,到本世纪中叶,人们将不可能买到一辆汽油车。

在过去100年里,石油在地缘政治中一直扮演主角,使西方强国变得依赖中东。这种依赖经常是灾难性的。

2013年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的杰夫•科尔根(Jeff Colgan)的一项研究显示,尽管黑金——人们经常这么称呼石油——并不总是导致冲突的明显原因,但在1973年至2012年期间全球范围内发生的所有国家间冲突中,有四分之一至一半与黑金存在关联。

但是,如果认为在可再生能源占主导地位的未来,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会奇迹般缓和,那就错了。建造风力涡轮机和制造锂离子电池需要来自一些国家的金属和原材料——这些国家是幸运的,但这种幸运也可能变成诅咒。

其中一些金属和原材料高度集中于世界的某些地方,这加剧了风险。

以电动汽车电池和刚果民主共和国为例。这个非洲国家的钴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一半以上,而钴对大多数电动汽车电池是必不可少的。

清洁能源经济将需要从地下采掘大量金属。

例如,格勒诺布尔-阿尔卑斯大学(University Grenoble Alpes)的奥利维耶•维达尔(Olivier Vidal)估计,为了建设清洁能源的基础设施,所需的铜量几乎是1900年以来开采总量的一半。

此外,电动汽车时代存在产生大企业垄断的切实风险,类似于标准石油(Standard Oil)的情况。在一个多世纪前,随着内燃机的兴起,标准石油创始人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垄断了石油市场。

总部位于瑞士、在伦敦上市的矿业公司嘉能可(Glencore)正在扩大其钴产量,预计到2020年,其钴供应量将占到全球供应量的40%。

锂的生产控制在仅5家公司手中。这种元素是电动汽车和智能手机电池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难想象会出现“七姐妹”(Seven Sisters)的现代版。这个称呼由意大利能源集团埃尼(Eni)的创始人恩里科•马泰(Enrico Mattei)在二战后创造,指当时主宰石油行业的7家大能源公司。

然而,电动汽车的问世不会导致与中东关系紧张,而将引发与中国的更大摩擦。北京方面在清洁能源领域的雄心是巨大的。

中国在新兴的电池供应链中进行了扩张。

上周,中国企业天齐锂业(Tianqi Lithium)收购了智利最大锂生产商SQM的大量股份——尽管智利有些人表示反对,称该协议将使中国垄断锂供应。

中国瞄准的不仅仅是用于生产电池的金属的开采。

作为旨在推进高端制造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希望确立对电动汽车生产和清洁能源技术的控制。

在今年余下时间里,我们将看到更多迹象,显示出中国在向这场竞赛投入多少资本以及它在将这场竞赛推至何种规模。

中国最大的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CATL)将于本月在深圳首次公开发行(IPO),筹资至多9.4亿美元。今年晚些时候,中国最大的两家锂业公司——赣锋锂业(Ganfeng)和天齐锂业——也将发行H股。

谁也不会放任中国在已成为电动汽车核心元素的金属领域随心所欲地扩张。

中国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之间围绕贸易的紧张局势已在发酵中。本月,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一份包括锂和钴在内的35种矿物的清单,这些矿物“被认为对美国的经济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

拥有世界上最大锂储量的智利正在寻求制造电池组件,而作为钒生产国的南非则希望生产为电网储存电能的钒电池的电解质。

欧洲也开始建造自己的巨型电池工厂,为德国车企供货。英国的创新机构支持了一项研究,该研究利用卫星在英国康沃尔(Cornwall)寻找锂。

电动汽车时代的地缘政治还处于襁褓之中。虽然不太可能导致军事冲突,但围绕谁将控制电动汽车将倚赖的资源和技术而产生的紧张局势(尤其是与中国之间),将会加剧。

从长远来看,那些能开发出倚赖储量丰富(而非稀少)的材料的电池技术的国家和公司,可能会成为赢家。这甚至也许有助于使地缘政治变得不那么紧张。




撰文 /  孙德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电动汽车时代的地缘政治将同样紧张

发布日期:2018-05-25 12:47
摘要」孙德生:如果认为在化石能源不再占主导地位的未来,地缘政治局势会奇迹般缓和,那就错了。电动汽车电池就需要多种稀缺金属。



化石燃料时代将结束。去年,英国经历了自工业革命以来没有用煤炭供电的第一天,甚至大型石油公司也表示,到本世纪中叶,人们将不可能买到一辆汽油车。

在过去100年里,石油在地缘政治中一直扮演主角,使西方强国变得依赖中东。这种依赖经常是灾难性的。

2013年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的杰夫•科尔根(Jeff Colgan)的一项研究显示,尽管黑金——人们经常这么称呼石油——并不总是导致冲突的明显原因,但在1973年至2012年期间全球范围内发生的所有国家间冲突中,有四分之一至一半与黑金存在关联。

但是,如果认为在可再生能源占主导地位的未来,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会奇迹般缓和,那就错了。建造风力涡轮机和制造锂离子电池需要来自一些国家的金属和原材料——这些国家是幸运的,但这种幸运也可能变成诅咒。

其中一些金属和原材料高度集中于世界的某些地方,这加剧了风险。

以电动汽车电池和刚果民主共和国为例。这个非洲国家的钴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一半以上,而钴对大多数电动汽车电池是必不可少的。

清洁能源经济将需要从地下采掘大量金属。

例如,格勒诺布尔-阿尔卑斯大学(University Grenoble Alpes)的奥利维耶•维达尔(Olivier Vidal)估计,为了建设清洁能源的基础设施,所需的铜量几乎是1900年以来开采总量的一半。

此外,电动汽车时代存在产生大企业垄断的切实风险,类似于标准石油(Standard Oil)的情况。在一个多世纪前,随着内燃机的兴起,标准石油创始人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垄断了石油市场。

总部位于瑞士、在伦敦上市的矿业公司嘉能可(Glencore)正在扩大其钴产量,预计到2020年,其钴供应量将占到全球供应量的40%。

锂的生产控制在仅5家公司手中。这种元素是电动汽车和智能手机电池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难想象会出现“七姐妹”(Seven Sisters)的现代版。这个称呼由意大利能源集团埃尼(Eni)的创始人恩里科•马泰(Enrico Mattei)在二战后创造,指当时主宰石油行业的7家大能源公司。

然而,电动汽车的问世不会导致与中东关系紧张,而将引发与中国的更大摩擦。北京方面在清洁能源领域的雄心是巨大的。

中国在新兴的电池供应链中进行了扩张。

上周,中国企业天齐锂业(Tianqi Lithium)收购了智利最大锂生产商SQM的大量股份——尽管智利有些人表示反对,称该协议将使中国垄断锂供应。

中国瞄准的不仅仅是用于生产电池的金属的开采。

作为旨在推进高端制造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希望确立对电动汽车生产和清洁能源技术的控制。

在今年余下时间里,我们将看到更多迹象,显示出中国在向这场竞赛投入多少资本以及它在将这场竞赛推至何种规模。

中国最大的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CATL)将于本月在深圳首次公开发行(IPO),筹资至多9.4亿美元。今年晚些时候,中国最大的两家锂业公司——赣锋锂业(Ganfeng)和天齐锂业——也将发行H股。

谁也不会放任中国在已成为电动汽车核心元素的金属领域随心所欲地扩张。

中国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之间围绕贸易的紧张局势已在发酵中。本月,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一份包括锂和钴在内的35种矿物的清单,这些矿物“被认为对美国的经济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

拥有世界上最大锂储量的智利正在寻求制造电池组件,而作为钒生产国的南非则希望生产为电网储存电能的钒电池的电解质。

欧洲也开始建造自己的巨型电池工厂,为德国车企供货。英国的创新机构支持了一项研究,该研究利用卫星在英国康沃尔(Cornwall)寻找锂。

电动汽车时代的地缘政治还处于襁褓之中。虽然不太可能导致军事冲突,但围绕谁将控制电动汽车将倚赖的资源和技术而产生的紧张局势(尤其是与中国之间),将会加剧。

从长远来看,那些能开发出倚赖储量丰富(而非稀少)的材料的电池技术的国家和公司,可能会成为赢家。这甚至也许有助于使地缘政治变得不那么紧张。




撰文 /  孙德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孙德生:如果认为在化石能源不再占主导地位的未来,地缘政治局势会奇迹般缓和,那就错了。电动汽车电池就需要多种稀缺金属。



化石燃料时代将结束。去年,英国经历了自工业革命以来没有用煤炭供电的第一天,甚至大型石油公司也表示,到本世纪中叶,人们将不可能买到一辆汽油车。

在过去100年里,石油在地缘政治中一直扮演主角,使西方强国变得依赖中东。这种依赖经常是灾难性的。

2013年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的杰夫•科尔根(Jeff Colgan)的一项研究显示,尽管黑金——人们经常这么称呼石油——并不总是导致冲突的明显原因,但在1973年至2012年期间全球范围内发生的所有国家间冲突中,有四分之一至一半与黑金存在关联。

但是,如果认为在可再生能源占主导地位的未来,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会奇迹般缓和,那就错了。建造风力涡轮机和制造锂离子电池需要来自一些国家的金属和原材料——这些国家是幸运的,但这种幸运也可能变成诅咒。

其中一些金属和原材料高度集中于世界的某些地方,这加剧了风险。

以电动汽车电池和刚果民主共和国为例。这个非洲国家的钴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一半以上,而钴对大多数电动汽车电池是必不可少的。

清洁能源经济将需要从地下采掘大量金属。

例如,格勒诺布尔-阿尔卑斯大学(University Grenoble Alpes)的奥利维耶•维达尔(Olivier Vidal)估计,为了建设清洁能源的基础设施,所需的铜量几乎是1900年以来开采总量的一半。

此外,电动汽车时代存在产生大企业垄断的切实风险,类似于标准石油(Standard Oil)的情况。在一个多世纪前,随着内燃机的兴起,标准石油创始人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垄断了石油市场。

总部位于瑞士、在伦敦上市的矿业公司嘉能可(Glencore)正在扩大其钴产量,预计到2020年,其钴供应量将占到全球供应量的40%。

锂的生产控制在仅5家公司手中。这种元素是电动汽车和智能手机电池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难想象会出现“七姐妹”(Seven Sisters)的现代版。这个称呼由意大利能源集团埃尼(Eni)的创始人恩里科•马泰(Enrico Mattei)在二战后创造,指当时主宰石油行业的7家大能源公司。

然而,电动汽车的问世不会导致与中东关系紧张,而将引发与中国的更大摩擦。北京方面在清洁能源领域的雄心是巨大的。

中国在新兴的电池供应链中进行了扩张。

上周,中国企业天齐锂业(Tianqi Lithium)收购了智利最大锂生产商SQM的大量股份——尽管智利有些人表示反对,称该协议将使中国垄断锂供应。

中国瞄准的不仅仅是用于生产电池的金属的开采。

作为旨在推进高端制造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一部分,中国政府希望确立对电动汽车生产和清洁能源技术的控制。

在今年余下时间里,我们将看到更多迹象,显示出中国在向这场竞赛投入多少资本以及它在将这场竞赛推至何种规模。

中国最大的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CATL)将于本月在深圳首次公开发行(IPO),筹资至多9.4亿美元。今年晚些时候,中国最大的两家锂业公司——赣锋锂业(Ganfeng)和天齐锂业——也将发行H股。

谁也不会放任中国在已成为电动汽车核心元素的金属领域随心所欲地扩张。

中国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之间围绕贸易的紧张局势已在发酵中。本月,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一份包括锂和钴在内的35种矿物的清单,这些矿物“被认为对美国的经济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

拥有世界上最大锂储量的智利正在寻求制造电池组件,而作为钒生产国的南非则希望生产为电网储存电能的钒电池的电解质。

欧洲也开始建造自己的巨型电池工厂,为德国车企供货。英国的创新机构支持了一项研究,该研究利用卫星在英国康沃尔(Cornwall)寻找锂。

电动汽车时代的地缘政治还处于襁褓之中。虽然不太可能导致军事冲突,但围绕谁将控制电动汽车将倚赖的资源和技术而产生的紧张局势(尤其是与中国之间),将会加剧。

从长远来看,那些能开发出倚赖储量丰富(而非稀少)的材料的电池技术的国家和公司,可能会成为赢家。这甚至也许有助于使地缘政治变得不那么紧张。




撰文 /  孙德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