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分析:谁搞砸了“特金会”?

发布日期:2018-05-25 06:23
摘要」拉赫曼:特朗普已取消与金正恩会晤。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所提的“利比亚模式”可能是导致朝鲜翻脸的主要因素。



就在几周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还猜测他可能因为对朝外交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Nobel Peace Prize)。但现在美国总统已突然取消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峰会。

这一备受期待的会议落空,将再次引发世人担忧朝鲜半岛爆发冲突。的确,双方已倒退到拍胸脯吹嘘各自核武威力的状态。周三,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Choe Son Hui)表示,美国可以看着办,“它是想在会议室同我们会晤,还是与我们来一场核对核的对决。”美国总统在取消峰会的信函中回应称:“你谈论核能力,但我方的核武威力如此巨大和厉害,以至于我向上帝祈祷,它们永远不需要被动用。”

眼下的一个严重风险是,这场口水战可能升级,使世界回到特朗普总统以“火与怒”威胁朝鲜的时期。加大这场危机升级风险的因素是,特朗普现在的国家安全顾问是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他一贯公开主张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

一些人曾警告,特朗普总统很快接受与金正恩会晤的邀请,有过于轻率之嫌;在这些人看来,“特金会”的取消证明他们说得没错。美国总统传统上避免与朝鲜领导人直接会晤,担心这会让朝鲜方面获得宣传机会。另一个重大考虑因素是,峰会失败可能加剧紧张。

特朗普总统打破了这一传统,也没有听取他的高级官员们的建言,而是当场拍板接受了韩国方面向他转达的会晤邀请。随着峰会受到各方关注,他这一决定的轻率性质一直意味着分歧可能出现。而这的确就是实际发生的情况。

例如,越来越明显的是,美国和朝鲜对“无核化”这个表述的理解不同。对特朗普政府来说,这只能指朝鲜放弃核武器,并废除其核计划。然而,对于朝鲜方面,“无核化”始终被界定为朝鲜半岛全面裁军进程的一部分,很可能也涉及美军撤出韩国。对于朝鲜能否在某种情况下被说服放弃其核武器,许多观察人士一直抱有深切怀疑。

但是,最终可能导致这场峰会泡汤的是利比亚先例。正是博尔顿在美国电视上扬言,当年利比亚放弃核武的过程,也许可以成为朝鲜的有用模式。对于此言的好心诠释是,博尔顿只是在强调美国不会满足于朝鲜冻结核计划,而是希望看到真正的弃核。

然而,金正恩必定会注意到,利比亚的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er Gaddafi)在放弃核武器之后被推翻和被杀。朝鲜可能因此认定,博尔顿是在暗示金正恩应该遭受类似的下场。朝鲜近日的声明包括愤怒拒绝利比亚的先例。

考虑到博尔顿据信本来就对“特金会”持怀疑态度,人们不可避免地猜测这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在蓄意破坏这场峰会。现在看来,朝鲜半岛紧张明显加剧的舞台已经搭好。

但是,整件事是高度难以预料的。特朗普的取消信函刻意留下了让会谈恢复的可能性。在以“唐纳德”和“小火箭人”为主角的这出肥皂剧中,几乎任何剧情反转都仍然是可能的。


撰文 / 拉赫曼

又讯  

特朗普取消与金正恩会晤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取消了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峰会。此前一周,双方倒退到言辞上的边缘政策,过去这种做法曾令人担忧朝鲜半岛爆发武装冲突。

在周四致金正恩的一封信中,特朗普表示,他不会前往新加坡参加计划于6月12日举行的峰会,原因是平壤方面最近针对美国的“极大怒气和公开敌意”。

“新加坡峰会将不会举行,这对我们双方都好,但对世界不利,”特朗普写道。“你谈论核能力,但我方的核武威力如此巨大和厉害,以至于我向上帝祈祷,它们永远不需要被动用。”

特朗普后来向记者承认,取消会晤是一个“挫折”,并补充说,五角大楼已向他保证,美国军方“已经做好必要的准备”。

无论在外交上,还是对特朗普个人而言,此举都标志着一次失败,他在与金正恩举行峰会的问题上,押上了他长期宣扬的在达成交易方面的声誉。他在未征求外交政策顾问意见的情况下同意举行此次峰会。

峰会的取消也令迅速解决朝鲜核威胁的希望破灭。自平壤去年展示能够发射远程导弹和引爆热核弹以来,朝鲜核威胁一直困扰着华盛顿、东京和首尔方面。

特朗普政府与金正恩政府之间外交关系恶化始于上周,之前,近期刚出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的强硬派人士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提出,朝鲜应该采取利比亚弃核模式。

平壤对博尔顿的言论作出愤怒的回应,称这些言论“用心险恶”。起初,特朗普似乎并不支持助手的这番言论,但本周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重复了利比亚模式的说法,促使一名朝鲜高级官员称他的言论“无知且愚蠢”。

“我非常期待与你会晤,”特朗普在给金正恩的信中写道。“但遗憾的是,根据你最近发表的声明中所显示的极大怒气和公开敌意,我认为,在这个时候举行此次筹划了很久的会议是不合适的。”

特朗普声称,在金正恩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第二次会晤后,朝鲜改变了态度。他于本周稍早时候说,金正恩访问中国的结果令他“失望”。

一直帮助为峰会铺路的韩国表示,正在试图弄清特朗普的意图,暗示首尔方面事先没有得到通知。峰会取消对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来说是一个打击,他在改善美朝关系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特朗普提出了重新安排会晤的可能性,称峰会可能会在“今后的某个日子”举行。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表示,特朗普政府仍致力于与平壤方面达成协议,但他承认,朝鲜官员最近几天已不再与负责安排会晤的美方官员接触。

“没有人应该感到焦虑,” 特朗普补充说,“我们必须以正确的方式来做这件事。”

在拟议的6月峰会举行前,特朗普似乎支持一种模式,即美国将向朝鲜提供经济援助,在外交上承认该国,并保证其安全,以换取朝鲜放弃核计划。但这种做法的前提是金正恩对弃核是认真的——许多分析人士对此感到怀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拉赫曼:特朗普已取消与金正恩会晤。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所提的“利比亚模式”可能是导致朝鲜翻脸的主要因素。



就在几周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还猜测他可能因为对朝外交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Nobel Peace Prize)。但现在美国总统已突然取消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峰会。

这一备受期待的会议落空,将再次引发世人担忧朝鲜半岛爆发冲突。的确,双方已倒退到拍胸脯吹嘘各自核武威力的状态。周三,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Choe Son Hui)表示,美国可以看着办,“它是想在会议室同我们会晤,还是与我们来一场核对核的对决。”美国总统在取消峰会的信函中回应称:“你谈论核能力,但我方的核武威力如此巨大和厉害,以至于我向上帝祈祷,它们永远不需要被动用。”

眼下的一个严重风险是,这场口水战可能升级,使世界回到特朗普总统以“火与怒”威胁朝鲜的时期。加大这场危机升级风险的因素是,特朗普现在的国家安全顾问是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他一贯公开主张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

一些人曾警告,特朗普总统很快接受与金正恩会晤的邀请,有过于轻率之嫌;在这些人看来,“特金会”的取消证明他们说得没错。美国总统传统上避免与朝鲜领导人直接会晤,担心这会让朝鲜方面获得宣传机会。另一个重大考虑因素是,峰会失败可能加剧紧张。

特朗普总统打破了这一传统,也没有听取他的高级官员们的建言,而是当场拍板接受了韩国方面向他转达的会晤邀请。随着峰会受到各方关注,他这一决定的轻率性质一直意味着分歧可能出现。而这的确就是实际发生的情况。

例如,越来越明显的是,美国和朝鲜对“无核化”这个表述的理解不同。对特朗普政府来说,这只能指朝鲜放弃核武器,并废除其核计划。然而,对于朝鲜方面,“无核化”始终被界定为朝鲜半岛全面裁军进程的一部分,很可能也涉及美军撤出韩国。对于朝鲜能否在某种情况下被说服放弃其核武器,许多观察人士一直抱有深切怀疑。

但是,最终可能导致这场峰会泡汤的是利比亚先例。正是博尔顿在美国电视上扬言,当年利比亚放弃核武的过程,也许可以成为朝鲜的有用模式。对于此言的好心诠释是,博尔顿只是在强调美国不会满足于朝鲜冻结核计划,而是希望看到真正的弃核。

然而,金正恩必定会注意到,利比亚的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er Gaddafi)在放弃核武器之后被推翻和被杀。朝鲜可能因此认定,博尔顿是在暗示金正恩应该遭受类似的下场。朝鲜近日的声明包括愤怒拒绝利比亚的先例。

考虑到博尔顿据信本来就对“特金会”持怀疑态度,人们不可避免地猜测这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在蓄意破坏这场峰会。现在看来,朝鲜半岛紧张明显加剧的舞台已经搭好。

但是,整件事是高度难以预料的。特朗普的取消信函刻意留下了让会谈恢复的可能性。在以“唐纳德”和“小火箭人”为主角的这出肥皂剧中,几乎任何剧情反转都仍然是可能的。


撰文 / 拉赫曼

又讯  

特朗普取消与金正恩会晤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取消了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峰会。此前一周,双方倒退到言辞上的边缘政策,过去这种做法曾令人担忧朝鲜半岛爆发武装冲突。

在周四致金正恩的一封信中,特朗普表示,他不会前往新加坡参加计划于6月12日举行的峰会,原因是平壤方面最近针对美国的“极大怒气和公开敌意”。

“新加坡峰会将不会举行,这对我们双方都好,但对世界不利,”特朗普写道。“你谈论核能力,但我方的核武威力如此巨大和厉害,以至于我向上帝祈祷,它们永远不需要被动用。”

特朗普后来向记者承认,取消会晤是一个“挫折”,并补充说,五角大楼已向他保证,美国军方“已经做好必要的准备”。

无论在外交上,还是对特朗普个人而言,此举都标志着一次失败,他在与金正恩举行峰会的问题上,押上了他长期宣扬的在达成交易方面的声誉。他在未征求外交政策顾问意见的情况下同意举行此次峰会。

峰会的取消也令迅速解决朝鲜核威胁的希望破灭。自平壤去年展示能够发射远程导弹和引爆热核弹以来,朝鲜核威胁一直困扰着华盛顿、东京和首尔方面。

特朗普政府与金正恩政府之间外交关系恶化始于上周,之前,近期刚出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的强硬派人士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提出,朝鲜应该采取利比亚弃核模式。

平壤对博尔顿的言论作出愤怒的回应,称这些言论“用心险恶”。起初,特朗普似乎并不支持助手的这番言论,但本周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重复了利比亚模式的说法,促使一名朝鲜高级官员称他的言论“无知且愚蠢”。

“我非常期待与你会晤,”特朗普在给金正恩的信中写道。“但遗憾的是,根据你最近发表的声明中所显示的极大怒气和公开敌意,我认为,在这个时候举行此次筹划了很久的会议是不合适的。”

特朗普声称,在金正恩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第二次会晤后,朝鲜改变了态度。他于本周稍早时候说,金正恩访问中国的结果令他“失望”。

一直帮助为峰会铺路的韩国表示,正在试图弄清特朗普的意图,暗示首尔方面事先没有得到通知。峰会取消对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来说是一个打击,他在改善美朝关系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特朗普提出了重新安排会晤的可能性,称峰会可能会在“今后的某个日子”举行。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表示,特朗普政府仍致力于与平壤方面达成协议,但他承认,朝鲜官员最近几天已不再与负责安排会晤的美方官员接触。

“没有人应该感到焦虑,” 特朗普补充说,“我们必须以正确的方式来做这件事。”

在拟议的6月峰会举行前,特朗普似乎支持一种模式,即美国将向朝鲜提供经济援助,在外交上承认该国,并保证其安全,以换取朝鲜放弃核计划。但这种做法的前提是金正恩对弃核是认真的——许多分析人士对此感到怀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拉赫曼:特朗普已取消与金正恩会晤。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所提的“利比亚模式”可能是导致朝鲜翻脸的主要因素。



就在几周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还猜测他可能因为对朝外交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Nobel Peace Prize)。但现在美国总统已突然取消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峰会。

这一备受期待的会议落空,将再次引发世人担忧朝鲜半岛爆发冲突。的确,双方已倒退到拍胸脯吹嘘各自核武威力的状态。周三,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Choe Son Hui)表示,美国可以看着办,“它是想在会议室同我们会晤,还是与我们来一场核对核的对决。”美国总统在取消峰会的信函中回应称:“你谈论核能力,但我方的核武威力如此巨大和厉害,以至于我向上帝祈祷,它们永远不需要被动用。”

眼下的一个严重风险是,这场口水战可能升级,使世界回到特朗普总统以“火与怒”威胁朝鲜的时期。加大这场危机升级风险的因素是,特朗普现在的国家安全顾问是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他一贯公开主张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

一些人曾警告,特朗普总统很快接受与金正恩会晤的邀请,有过于轻率之嫌;在这些人看来,“特金会”的取消证明他们说得没错。美国总统传统上避免与朝鲜领导人直接会晤,担心这会让朝鲜方面获得宣传机会。另一个重大考虑因素是,峰会失败可能加剧紧张。

特朗普总统打破了这一传统,也没有听取他的高级官员们的建言,而是当场拍板接受了韩国方面向他转达的会晤邀请。随着峰会受到各方关注,他这一决定的轻率性质一直意味着分歧可能出现。而这的确就是实际发生的情况。

例如,越来越明显的是,美国和朝鲜对“无核化”这个表述的理解不同。对特朗普政府来说,这只能指朝鲜放弃核武器,并废除其核计划。然而,对于朝鲜方面,“无核化”始终被界定为朝鲜半岛全面裁军进程的一部分,很可能也涉及美军撤出韩国。对于朝鲜能否在某种情况下被说服放弃其核武器,许多观察人士一直抱有深切怀疑。

但是,最终可能导致这场峰会泡汤的是利比亚先例。正是博尔顿在美国电视上扬言,当年利比亚放弃核武的过程,也许可以成为朝鲜的有用模式。对于此言的好心诠释是,博尔顿只是在强调美国不会满足于朝鲜冻结核计划,而是希望看到真正的弃核。

然而,金正恩必定会注意到,利比亚的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er Gaddafi)在放弃核武器之后被推翻和被杀。朝鲜可能因此认定,博尔顿是在暗示金正恩应该遭受类似的下场。朝鲜近日的声明包括愤怒拒绝利比亚的先例。

考虑到博尔顿据信本来就对“特金会”持怀疑态度,人们不可避免地猜测这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在蓄意破坏这场峰会。现在看来,朝鲜半岛紧张明显加剧的舞台已经搭好。

但是,整件事是高度难以预料的。特朗普的取消信函刻意留下了让会谈恢复的可能性。在以“唐纳德”和“小火箭人”为主角的这出肥皂剧中,几乎任何剧情反转都仍然是可能的。


撰文 / 拉赫曼

又讯  

特朗普取消与金正恩会晤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取消了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峰会。此前一周,双方倒退到言辞上的边缘政策,过去这种做法曾令人担忧朝鲜半岛爆发武装冲突。

在周四致金正恩的一封信中,特朗普表示,他不会前往新加坡参加计划于6月12日举行的峰会,原因是平壤方面最近针对美国的“极大怒气和公开敌意”。

“新加坡峰会将不会举行,这对我们双方都好,但对世界不利,”特朗普写道。“你谈论核能力,但我方的核武威力如此巨大和厉害,以至于我向上帝祈祷,它们永远不需要被动用。”

特朗普后来向记者承认,取消会晤是一个“挫折”,并补充说,五角大楼已向他保证,美国军方“已经做好必要的准备”。

无论在外交上,还是对特朗普个人而言,此举都标志着一次失败,他在与金正恩举行峰会的问题上,押上了他长期宣扬的在达成交易方面的声誉。他在未征求外交政策顾问意见的情况下同意举行此次峰会。

峰会的取消也令迅速解决朝鲜核威胁的希望破灭。自平壤去年展示能够发射远程导弹和引爆热核弹以来,朝鲜核威胁一直困扰着华盛顿、东京和首尔方面。

特朗普政府与金正恩政府之间外交关系恶化始于上周,之前,近期刚出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的强硬派人士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提出,朝鲜应该采取利比亚弃核模式。

平壤对博尔顿的言论作出愤怒的回应,称这些言论“用心险恶”。起初,特朗普似乎并不支持助手的这番言论,但本周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重复了利比亚模式的说法,促使一名朝鲜高级官员称他的言论“无知且愚蠢”。

“我非常期待与你会晤,”特朗普在给金正恩的信中写道。“但遗憾的是,根据你最近发表的声明中所显示的极大怒气和公开敌意,我认为,在这个时候举行此次筹划了很久的会议是不合适的。”

特朗普声称,在金正恩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第二次会晤后,朝鲜改变了态度。他于本周稍早时候说,金正恩访问中国的结果令他“失望”。

一直帮助为峰会铺路的韩国表示,正在试图弄清特朗普的意图,暗示首尔方面事先没有得到通知。峰会取消对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来说是一个打击,他在改善美朝关系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特朗普提出了重新安排会晤的可能性,称峰会可能会在“今后的某个日子”举行。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表示,特朗普政府仍致力于与平壤方面达成协议,但他承认,朝鲜官员最近几天已不再与负责安排会晤的美方官员接触。

“没有人应该感到焦虑,” 特朗普补充说,“我们必须以正确的方式来做这件事。”

在拟议的6月峰会举行前,特朗普似乎支持一种模式,即美国将向朝鲜提供经济援助,在外交上承认该国,并保证其安全,以换取朝鲜放弃核计划。但这种做法的前提是金正恩对弃核是认真的——许多分析人士对此感到怀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分析:谁搞砸了“特金会”?

发布日期:2018-05-25 06:23
摘要」拉赫曼:特朗普已取消与金正恩会晤。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所提的“利比亚模式”可能是导致朝鲜翻脸的主要因素。



就在几周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还猜测他可能因为对朝外交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Nobel Peace Prize)。但现在美国总统已突然取消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峰会。

这一备受期待的会议落空,将再次引发世人担忧朝鲜半岛爆发冲突。的确,双方已倒退到拍胸脯吹嘘各自核武威力的状态。周三,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Choe Son Hui)表示,美国可以看着办,“它是想在会议室同我们会晤,还是与我们来一场核对核的对决。”美国总统在取消峰会的信函中回应称:“你谈论核能力,但我方的核武威力如此巨大和厉害,以至于我向上帝祈祷,它们永远不需要被动用。”

眼下的一个严重风险是,这场口水战可能升级,使世界回到特朗普总统以“火与怒”威胁朝鲜的时期。加大这场危机升级风险的因素是,特朗普现在的国家安全顾问是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他一贯公开主张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

一些人曾警告,特朗普总统很快接受与金正恩会晤的邀请,有过于轻率之嫌;在这些人看来,“特金会”的取消证明他们说得没错。美国总统传统上避免与朝鲜领导人直接会晤,担心这会让朝鲜方面获得宣传机会。另一个重大考虑因素是,峰会失败可能加剧紧张。

特朗普总统打破了这一传统,也没有听取他的高级官员们的建言,而是当场拍板接受了韩国方面向他转达的会晤邀请。随着峰会受到各方关注,他这一决定的轻率性质一直意味着分歧可能出现。而这的确就是实际发生的情况。

例如,越来越明显的是,美国和朝鲜对“无核化”这个表述的理解不同。对特朗普政府来说,这只能指朝鲜放弃核武器,并废除其核计划。然而,对于朝鲜方面,“无核化”始终被界定为朝鲜半岛全面裁军进程的一部分,很可能也涉及美军撤出韩国。对于朝鲜能否在某种情况下被说服放弃其核武器,许多观察人士一直抱有深切怀疑。

但是,最终可能导致这场峰会泡汤的是利比亚先例。正是博尔顿在美国电视上扬言,当年利比亚放弃核武的过程,也许可以成为朝鲜的有用模式。对于此言的好心诠释是,博尔顿只是在强调美国不会满足于朝鲜冻结核计划,而是希望看到真正的弃核。

然而,金正恩必定会注意到,利比亚的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er Gaddafi)在放弃核武器之后被推翻和被杀。朝鲜可能因此认定,博尔顿是在暗示金正恩应该遭受类似的下场。朝鲜近日的声明包括愤怒拒绝利比亚的先例。

考虑到博尔顿据信本来就对“特金会”持怀疑态度,人们不可避免地猜测这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在蓄意破坏这场峰会。现在看来,朝鲜半岛紧张明显加剧的舞台已经搭好。

但是,整件事是高度难以预料的。特朗普的取消信函刻意留下了让会谈恢复的可能性。在以“唐纳德”和“小火箭人”为主角的这出肥皂剧中,几乎任何剧情反转都仍然是可能的。


撰文 / 拉赫曼

又讯  

特朗普取消与金正恩会晤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取消了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峰会。此前一周,双方倒退到言辞上的边缘政策,过去这种做法曾令人担忧朝鲜半岛爆发武装冲突。

在周四致金正恩的一封信中,特朗普表示,他不会前往新加坡参加计划于6月12日举行的峰会,原因是平壤方面最近针对美国的“极大怒气和公开敌意”。

“新加坡峰会将不会举行,这对我们双方都好,但对世界不利,”特朗普写道。“你谈论核能力,但我方的核武威力如此巨大和厉害,以至于我向上帝祈祷,它们永远不需要被动用。”

特朗普后来向记者承认,取消会晤是一个“挫折”,并补充说,五角大楼已向他保证,美国军方“已经做好必要的准备”。

无论在外交上,还是对特朗普个人而言,此举都标志着一次失败,他在与金正恩举行峰会的问题上,押上了他长期宣扬的在达成交易方面的声誉。他在未征求外交政策顾问意见的情况下同意举行此次峰会。

峰会的取消也令迅速解决朝鲜核威胁的希望破灭。自平壤去年展示能够发射远程导弹和引爆热核弹以来,朝鲜核威胁一直困扰着华盛顿、东京和首尔方面。

特朗普政府与金正恩政府之间外交关系恶化始于上周,之前,近期刚出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的强硬派人士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提出,朝鲜应该采取利比亚弃核模式。

平壤对博尔顿的言论作出愤怒的回应,称这些言论“用心险恶”。起初,特朗普似乎并不支持助手的这番言论,但本周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重复了利比亚模式的说法,促使一名朝鲜高级官员称他的言论“无知且愚蠢”。

“我非常期待与你会晤,”特朗普在给金正恩的信中写道。“但遗憾的是,根据你最近发表的声明中所显示的极大怒气和公开敌意,我认为,在这个时候举行此次筹划了很久的会议是不合适的。”

特朗普声称,在金正恩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第二次会晤后,朝鲜改变了态度。他于本周稍早时候说,金正恩访问中国的结果令他“失望”。

一直帮助为峰会铺路的韩国表示,正在试图弄清特朗普的意图,暗示首尔方面事先没有得到通知。峰会取消对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来说是一个打击,他在改善美朝关系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特朗普提出了重新安排会晤的可能性,称峰会可能会在“今后的某个日子”举行。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表示,特朗普政府仍致力于与平壤方面达成协议,但他承认,朝鲜官员最近几天已不再与负责安排会晤的美方官员接触。

“没有人应该感到焦虑,” 特朗普补充说,“我们必须以正确的方式来做这件事。”

在拟议的6月峰会举行前,特朗普似乎支持一种模式,即美国将向朝鲜提供经济援助,在外交上承认该国,并保证其安全,以换取朝鲜放弃核计划。但这种做法的前提是金正恩对弃核是认真的——许多分析人士对此感到怀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拉赫曼:特朗普已取消与金正恩会晤。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所提的“利比亚模式”可能是导致朝鲜翻脸的主要因素。



就在几周前,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还猜测他可能因为对朝外交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Nobel Peace Prize)。但现在美国总统已突然取消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峰会。

这一备受期待的会议落空,将再次引发世人担忧朝鲜半岛爆发冲突。的确,双方已倒退到拍胸脯吹嘘各自核武威力的状态。周三,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Choe Son Hui)表示,美国可以看着办,“它是想在会议室同我们会晤,还是与我们来一场核对核的对决。”美国总统在取消峰会的信函中回应称:“你谈论核能力,但我方的核武威力如此巨大和厉害,以至于我向上帝祈祷,它们永远不需要被动用。”

眼下的一个严重风险是,这场口水战可能升级,使世界回到特朗普总统以“火与怒”威胁朝鲜的时期。加大这场危机升级风险的因素是,特朗普现在的国家安全顾问是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他一贯公开主张对朝鲜采取军事行动。

一些人曾警告,特朗普总统很快接受与金正恩会晤的邀请,有过于轻率之嫌;在这些人看来,“特金会”的取消证明他们说得没错。美国总统传统上避免与朝鲜领导人直接会晤,担心这会让朝鲜方面获得宣传机会。另一个重大考虑因素是,峰会失败可能加剧紧张。

特朗普总统打破了这一传统,也没有听取他的高级官员们的建言,而是当场拍板接受了韩国方面向他转达的会晤邀请。随着峰会受到各方关注,他这一决定的轻率性质一直意味着分歧可能出现。而这的确就是实际发生的情况。

例如,越来越明显的是,美国和朝鲜对“无核化”这个表述的理解不同。对特朗普政府来说,这只能指朝鲜放弃核武器,并废除其核计划。然而,对于朝鲜方面,“无核化”始终被界定为朝鲜半岛全面裁军进程的一部分,很可能也涉及美军撤出韩国。对于朝鲜能否在某种情况下被说服放弃其核武器,许多观察人士一直抱有深切怀疑。

但是,最终可能导致这场峰会泡汤的是利比亚先例。正是博尔顿在美国电视上扬言,当年利比亚放弃核武的过程,也许可以成为朝鲜的有用模式。对于此言的好心诠释是,博尔顿只是在强调美国不会满足于朝鲜冻结核计划,而是希望看到真正的弃核。

然而,金正恩必定会注意到,利比亚的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er Gaddafi)在放弃核武器之后被推翻和被杀。朝鲜可能因此认定,博尔顿是在暗示金正恩应该遭受类似的下场。朝鲜近日的声明包括愤怒拒绝利比亚的先例。

考虑到博尔顿据信本来就对“特金会”持怀疑态度,人们不可避免地猜测这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在蓄意破坏这场峰会。现在看来,朝鲜半岛紧张明显加剧的舞台已经搭好。

但是,整件事是高度难以预料的。特朗普的取消信函刻意留下了让会谈恢复的可能性。在以“唐纳德”和“小火箭人”为主角的这出肥皂剧中,几乎任何剧情反转都仍然是可能的。


撰文 / 拉赫曼

又讯  

特朗普取消与金正恩会晤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取消了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峰会。此前一周,双方倒退到言辞上的边缘政策,过去这种做法曾令人担忧朝鲜半岛爆发武装冲突。

在周四致金正恩的一封信中,特朗普表示,他不会前往新加坡参加计划于6月12日举行的峰会,原因是平壤方面最近针对美国的“极大怒气和公开敌意”。

“新加坡峰会将不会举行,这对我们双方都好,但对世界不利,”特朗普写道。“你谈论核能力,但我方的核武威力如此巨大和厉害,以至于我向上帝祈祷,它们永远不需要被动用。”

特朗普后来向记者承认,取消会晤是一个“挫折”,并补充说,五角大楼已向他保证,美国军方“已经做好必要的准备”。

无论在外交上,还是对特朗普个人而言,此举都标志着一次失败,他在与金正恩举行峰会的问题上,押上了他长期宣扬的在达成交易方面的声誉。他在未征求外交政策顾问意见的情况下同意举行此次峰会。

峰会的取消也令迅速解决朝鲜核威胁的希望破灭。自平壤去年展示能够发射远程导弹和引爆热核弹以来,朝鲜核威胁一直困扰着华盛顿、东京和首尔方面。

特朗普政府与金正恩政府之间外交关系恶化始于上周,之前,近期刚出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的强硬派人士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提出,朝鲜应该采取利比亚弃核模式。

平壤对博尔顿的言论作出愤怒的回应,称这些言论“用心险恶”。起初,特朗普似乎并不支持助手的这番言论,但本周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重复了利比亚模式的说法,促使一名朝鲜高级官员称他的言论“无知且愚蠢”。

“我非常期待与你会晤,”特朗普在给金正恩的信中写道。“但遗憾的是,根据你最近发表的声明中所显示的极大怒气和公开敌意,我认为,在这个时候举行此次筹划了很久的会议是不合适的。”

特朗普声称,在金正恩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第二次会晤后,朝鲜改变了态度。他于本周稍早时候说,金正恩访问中国的结果令他“失望”。

一直帮助为峰会铺路的韩国表示,正在试图弄清特朗普的意图,暗示首尔方面事先没有得到通知。峰会取消对韩国总统文在寅(Moon Jae-in)来说是一个打击,他在改善美朝关系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特朗普提出了重新安排会晤的可能性,称峰会可能会在“今后的某个日子”举行。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表示,特朗普政府仍致力于与平壤方面达成协议,但他承认,朝鲜官员最近几天已不再与负责安排会晤的美方官员接触。

“没有人应该感到焦虑,” 特朗普补充说,“我们必须以正确的方式来做这件事。”

在拟议的6月峰会举行前,特朗普似乎支持一种模式,即美国将向朝鲜提供经济援助,在外交上承认该国,并保证其安全,以换取朝鲜放弃核计划。但这种做法的前提是金正恩对弃核是认真的——许多分析人士对此感到怀疑。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