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中国信贷泡沫已成历史

发布日期:2018-05-24 07:23
摘要」今年1月至4月中国影子银行贷款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64%,标志着中国在2009年开始的信贷泡沫结束。资本流动的趋势正在扭转。



中国的影子银行业一直是全球经济投机性贷款的主要来源。但正如我们的第一张图表所显示的那样,它在2018年进入末期,以人民币计,今年1月至4月影子银行贷款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64%(降幅合2740亿美元)。

年初通常是放贷最高峰时期,因为银行获得了新的放贷额度。

影子银行贷款下滑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它标志着中国在金融危机后的2009年开启的信贷泡沫的结束。在此之前的2002年至2008年期间,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额(包括正式贷款和影子贷款)平均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倍。但在2009年至2013年期间,随着中国刺激计划的实施,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额跃升至GDP的3.2倍。

例如,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收入比处于世界最高之列,而近年来中国买家在全球房地产市场的关键领域实际上占据主导地位,这都并非偶然。


正如我们的第二张图表所证实的那样,随着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开始其第一个任期,情况开始发生变化。影子银行占社会融资总额的份额从近50%下降到4月的仅15%,几乎回到2002年8%的水平。2014年至2017年,社会融资总额已经下降至GDP的2.4倍。

随着习近平开始第二个任期,他实际上是通过其中央领导小组的机制掌管经济。他还成功将他的支持者放在关键职位上,以确保能顺利推行其政策改革。



因此,今年的贷款数据可能会为未来设定先例,而不是昙花一现。尽管一些影子贷款被正式部门重新吸收,但社会融资总额在今年头四个月实际上下降了14%(1100亿美元)。经济已经因此受到了影响。例如,汽车销售在2009年刺激计划最高峰时期增长超过50%,在2010年增长了三分之一,但今年迄今仅增长3%。

正如我们在今年2月份所讨论的那样,信贷下滑也证实了习近平决定让“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成为他承诺的“三大攻坚战”之首的重要性。“三大攻坚战”旨在确保中国完成到2020年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这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中的警告一致:

“在中国,监管机构已经采取一系列措施降低金融体系的风险。但脆弱性依然很高。高风险投资产品中的杠杆使用和流动性转换依然普遍,风险隐藏于金融体系的不透明角落里。”

这些问题与中国250万亿元人民币(合40万亿美元)规模的银行业通过其75万亿元人民币表外投资工具敞口与影子银行紧密关联有关。最近中国决定成立新的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Banking and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是另一个表明变化正在发生的迹象,因为这将消除早先由于银行业和保险业对同一活动的标准不同而导致的套利机会,例如租赁。


正如下面的IMF图表所示,受到很少监管的工具在中国的信贷热潮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例如,银行一直能够利用影子部门将高风险信贷投资重新包装为低风险的零售储蓄产品,然后提供给消费者,后者在智能手机上轻轻一点就能购买这些产品。这种发展加剧了中小型银行的流动性风险,后者依然严重依赖短期非存款类资金。例如,IMF指出,“超过80%的未到期理财产品被宣传为低风险产品”。


鉴于银行过去十年里在增加放贷方面展现出的创造性,习近平清楚地知道他面临一场遏制杠杆的艰苦战斗。随着大量现金涌入中国房地产市场,并进入海外市场,中国的刺激计划还在建筑业和相关行业产生了自己的支持者。


但是,习近平现在是自毛泽东时代以来中国最强大的领导人,押注他的去杠杆目标不成功似乎是不明智的,即便随着影子银行业被置于控制之下,经济确实会在短期受到影响。


正如吴佳柏(Gabriel Wildau)报道的那样,银行业已经面临北京要求其提升资本基础的压力。分析师认为,中型银行可能需要1700亿美元的新资本,而穆迪(Moody’s)估计,到2025年,四大银行可能需要通过发行“特别债务”补充逾两倍于这一金额的新资本,以满足新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规则的要求。

因此,从本质上讲,中国的信贷泡沫已经成为历史,资本流动的趋势正在扭转。所以现在全球利率上涨并不令人意外,美国10年期利率突破了3%。投资者和公司最好准备好应对未来的一些重大冲击。正如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智慧之言说的那样,“只有在潮水退去时,你才会发现谁在裸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今年1月至4月中国影子银行贷款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64%,标志着中国在2009年开始的信贷泡沫结束。资本流动的趋势正在扭转。



中国的影子银行业一直是全球经济投机性贷款的主要来源。但正如我们的第一张图表所显示的那样,它在2018年进入末期,以人民币计,今年1月至4月影子银行贷款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64%(降幅合2740亿美元)。

年初通常是放贷最高峰时期,因为银行获得了新的放贷额度。

影子银行贷款下滑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它标志着中国在金融危机后的2009年开启的信贷泡沫的结束。在此之前的2002年至2008年期间,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额(包括正式贷款和影子贷款)平均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倍。但在2009年至2013年期间,随着中国刺激计划的实施,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额跃升至GDP的3.2倍。

例如,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收入比处于世界最高之列,而近年来中国买家在全球房地产市场的关键领域实际上占据主导地位,这都并非偶然。


正如我们的第二张图表所证实的那样,随着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开始其第一个任期,情况开始发生变化。影子银行占社会融资总额的份额从近50%下降到4月的仅15%,几乎回到2002年8%的水平。2014年至2017年,社会融资总额已经下降至GDP的2.4倍。

随着习近平开始第二个任期,他实际上是通过其中央领导小组的机制掌管经济。他还成功将他的支持者放在关键职位上,以确保能顺利推行其政策改革。



因此,今年的贷款数据可能会为未来设定先例,而不是昙花一现。尽管一些影子贷款被正式部门重新吸收,但社会融资总额在今年头四个月实际上下降了14%(1100亿美元)。经济已经因此受到了影响。例如,汽车销售在2009年刺激计划最高峰时期增长超过50%,在2010年增长了三分之一,但今年迄今仅增长3%。

正如我们在今年2月份所讨论的那样,信贷下滑也证实了习近平决定让“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成为他承诺的“三大攻坚战”之首的重要性。“三大攻坚战”旨在确保中国完成到2020年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这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中的警告一致:

“在中国,监管机构已经采取一系列措施降低金融体系的风险。但脆弱性依然很高。高风险投资产品中的杠杆使用和流动性转换依然普遍,风险隐藏于金融体系的不透明角落里。”

这些问题与中国250万亿元人民币(合40万亿美元)规模的银行业通过其75万亿元人民币表外投资工具敞口与影子银行紧密关联有关。最近中国决定成立新的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Banking and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是另一个表明变化正在发生的迹象,因为这将消除早先由于银行业和保险业对同一活动的标准不同而导致的套利机会,例如租赁。


正如下面的IMF图表所示,受到很少监管的工具在中国的信贷热潮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例如,银行一直能够利用影子部门将高风险信贷投资重新包装为低风险的零售储蓄产品,然后提供给消费者,后者在智能手机上轻轻一点就能购买这些产品。这种发展加剧了中小型银行的流动性风险,后者依然严重依赖短期非存款类资金。例如,IMF指出,“超过80%的未到期理财产品被宣传为低风险产品”。


鉴于银行过去十年里在增加放贷方面展现出的创造性,习近平清楚地知道他面临一场遏制杠杆的艰苦战斗。随着大量现金涌入中国房地产市场,并进入海外市场,中国的刺激计划还在建筑业和相关行业产生了自己的支持者。


但是,习近平现在是自毛泽东时代以来中国最强大的领导人,押注他的去杠杆目标不成功似乎是不明智的,即便随着影子银行业被置于控制之下,经济确实会在短期受到影响。


正如吴佳柏(Gabriel Wildau)报道的那样,银行业已经面临北京要求其提升资本基础的压力。分析师认为,中型银行可能需要1700亿美元的新资本,而穆迪(Moody’s)估计,到2025年,四大银行可能需要通过发行“特别债务”补充逾两倍于这一金额的新资本,以满足新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规则的要求。

因此,从本质上讲,中国的信贷泡沫已经成为历史,资本流动的趋势正在扭转。所以现在全球利率上涨并不令人意外,美国10年期利率突破了3%。投资者和公司最好准备好应对未来的一些重大冲击。正如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智慧之言说的那样,“只有在潮水退去时,你才会发现谁在裸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今年1月至4月中国影子银行贷款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64%,标志着中国在2009年开始的信贷泡沫结束。资本流动的趋势正在扭转。



中国的影子银行业一直是全球经济投机性贷款的主要来源。但正如我们的第一张图表所显示的那样,它在2018年进入末期,以人民币计,今年1月至4月影子银行贷款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64%(降幅合2740亿美元)。

年初通常是放贷最高峰时期,因为银行获得了新的放贷额度。

影子银行贷款下滑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它标志着中国在金融危机后的2009年开启的信贷泡沫的结束。在此之前的2002年至2008年期间,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额(包括正式贷款和影子贷款)平均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倍。但在2009年至2013年期间,随着中国刺激计划的实施,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额跃升至GDP的3.2倍。

例如,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收入比处于世界最高之列,而近年来中国买家在全球房地产市场的关键领域实际上占据主导地位,这都并非偶然。


正如我们的第二张图表所证实的那样,随着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开始其第一个任期,情况开始发生变化。影子银行占社会融资总额的份额从近50%下降到4月的仅15%,几乎回到2002年8%的水平。2014年至2017年,社会融资总额已经下降至GDP的2.4倍。

随着习近平开始第二个任期,他实际上是通过其中央领导小组的机制掌管经济。他还成功将他的支持者放在关键职位上,以确保能顺利推行其政策改革。



因此,今年的贷款数据可能会为未来设定先例,而不是昙花一现。尽管一些影子贷款被正式部门重新吸收,但社会融资总额在今年头四个月实际上下降了14%(1100亿美元)。经济已经因此受到了影响。例如,汽车销售在2009年刺激计划最高峰时期增长超过50%,在2010年增长了三分之一,但今年迄今仅增长3%。

正如我们在今年2月份所讨论的那样,信贷下滑也证实了习近平决定让“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成为他承诺的“三大攻坚战”之首的重要性。“三大攻坚战”旨在确保中国完成到2020年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这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中的警告一致:

“在中国,监管机构已经采取一系列措施降低金融体系的风险。但脆弱性依然很高。高风险投资产品中的杠杆使用和流动性转换依然普遍,风险隐藏于金融体系的不透明角落里。”

这些问题与中国250万亿元人民币(合40万亿美元)规模的银行业通过其75万亿元人民币表外投资工具敞口与影子银行紧密关联有关。最近中国决定成立新的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Banking and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是另一个表明变化正在发生的迹象,因为这将消除早先由于银行业和保险业对同一活动的标准不同而导致的套利机会,例如租赁。


正如下面的IMF图表所示,受到很少监管的工具在中国的信贷热潮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例如,银行一直能够利用影子部门将高风险信贷投资重新包装为低风险的零售储蓄产品,然后提供给消费者,后者在智能手机上轻轻一点就能购买这些产品。这种发展加剧了中小型银行的流动性风险,后者依然严重依赖短期非存款类资金。例如,IMF指出,“超过80%的未到期理财产品被宣传为低风险产品”。


鉴于银行过去十年里在增加放贷方面展现出的创造性,习近平清楚地知道他面临一场遏制杠杆的艰苦战斗。随着大量现金涌入中国房地产市场,并进入海外市场,中国的刺激计划还在建筑业和相关行业产生了自己的支持者。


但是,习近平现在是自毛泽东时代以来中国最强大的领导人,押注他的去杠杆目标不成功似乎是不明智的,即便随着影子银行业被置于控制之下,经济确实会在短期受到影响。


正如吴佳柏(Gabriel Wildau)报道的那样,银行业已经面临北京要求其提升资本基础的压力。分析师认为,中型银行可能需要1700亿美元的新资本,而穆迪(Moody’s)估计,到2025年,四大银行可能需要通过发行“特别债务”补充逾两倍于这一金额的新资本,以满足新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规则的要求。

因此,从本质上讲,中国的信贷泡沫已经成为历史,资本流动的趋势正在扭转。所以现在全球利率上涨并不令人意外,美国10年期利率突破了3%。投资者和公司最好准备好应对未来的一些重大冲击。正如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智慧之言说的那样,“只有在潮水退去时,你才会发现谁在裸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信贷泡沫已成历史

发布日期:2018-05-24 07:23
摘要」今年1月至4月中国影子银行贷款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64%,标志着中国在2009年开始的信贷泡沫结束。资本流动的趋势正在扭转。



中国的影子银行业一直是全球经济投机性贷款的主要来源。但正如我们的第一张图表所显示的那样,它在2018年进入末期,以人民币计,今年1月至4月影子银行贷款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64%(降幅合2740亿美元)。

年初通常是放贷最高峰时期,因为银行获得了新的放贷额度。

影子银行贷款下滑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它标志着中国在金融危机后的2009年开启的信贷泡沫的结束。在此之前的2002年至2008年期间,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额(包括正式贷款和影子贷款)平均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倍。但在2009年至2013年期间,随着中国刺激计划的实施,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额跃升至GDP的3.2倍。

例如,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收入比处于世界最高之列,而近年来中国买家在全球房地产市场的关键领域实际上占据主导地位,这都并非偶然。


正如我们的第二张图表所证实的那样,随着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开始其第一个任期,情况开始发生变化。影子银行占社会融资总额的份额从近50%下降到4月的仅15%,几乎回到2002年8%的水平。2014年至2017年,社会融资总额已经下降至GDP的2.4倍。

随着习近平开始第二个任期,他实际上是通过其中央领导小组的机制掌管经济。他还成功将他的支持者放在关键职位上,以确保能顺利推行其政策改革。



因此,今年的贷款数据可能会为未来设定先例,而不是昙花一现。尽管一些影子贷款被正式部门重新吸收,但社会融资总额在今年头四个月实际上下降了14%(1100亿美元)。经济已经因此受到了影响。例如,汽车销售在2009年刺激计划最高峰时期增长超过50%,在2010年增长了三分之一,但今年迄今仅增长3%。

正如我们在今年2月份所讨论的那样,信贷下滑也证实了习近平决定让“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成为他承诺的“三大攻坚战”之首的重要性。“三大攻坚战”旨在确保中国完成到2020年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这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中的警告一致:

“在中国,监管机构已经采取一系列措施降低金融体系的风险。但脆弱性依然很高。高风险投资产品中的杠杆使用和流动性转换依然普遍,风险隐藏于金融体系的不透明角落里。”

这些问题与中国250万亿元人民币(合40万亿美元)规模的银行业通过其75万亿元人民币表外投资工具敞口与影子银行紧密关联有关。最近中国决定成立新的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Banking and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是另一个表明变化正在发生的迹象,因为这将消除早先由于银行业和保险业对同一活动的标准不同而导致的套利机会,例如租赁。


正如下面的IMF图表所示,受到很少监管的工具在中国的信贷热潮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例如,银行一直能够利用影子部门将高风险信贷投资重新包装为低风险的零售储蓄产品,然后提供给消费者,后者在智能手机上轻轻一点就能购买这些产品。这种发展加剧了中小型银行的流动性风险,后者依然严重依赖短期非存款类资金。例如,IMF指出,“超过80%的未到期理财产品被宣传为低风险产品”。


鉴于银行过去十年里在增加放贷方面展现出的创造性,习近平清楚地知道他面临一场遏制杠杆的艰苦战斗。随着大量现金涌入中国房地产市场,并进入海外市场,中国的刺激计划还在建筑业和相关行业产生了自己的支持者。


但是,习近平现在是自毛泽东时代以来中国最强大的领导人,押注他的去杠杆目标不成功似乎是不明智的,即便随着影子银行业被置于控制之下,经济确实会在短期受到影响。


正如吴佳柏(Gabriel Wildau)报道的那样,银行业已经面临北京要求其提升资本基础的压力。分析师认为,中型银行可能需要1700亿美元的新资本,而穆迪(Moody’s)估计,到2025年,四大银行可能需要通过发行“特别债务”补充逾两倍于这一金额的新资本,以满足新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规则的要求。

因此,从本质上讲,中国的信贷泡沫已经成为历史,资本流动的趋势正在扭转。所以现在全球利率上涨并不令人意外,美国10年期利率突破了3%。投资者和公司最好准备好应对未来的一些重大冲击。正如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智慧之言说的那样,“只有在潮水退去时,你才会发现谁在裸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今年1月至4月中国影子银行贷款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64%,标志着中国在2009年开始的信贷泡沫结束。资本流动的趋势正在扭转。



中国的影子银行业一直是全球经济投机性贷款的主要来源。但正如我们的第一张图表所显示的那样,它在2018年进入末期,以人民币计,今年1月至4月影子银行贷款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64%(降幅合2740亿美元)。

年初通常是放贷最高峰时期,因为银行获得了新的放贷额度。

影子银行贷款下滑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它标志着中国在金融危机后的2009年开启的信贷泡沫的结束。在此之前的2002年至2008年期间,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额(包括正式贷款和影子贷款)平均是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倍。但在2009年至2013年期间,随着中国刺激计划的实施,中国的社会融资总额跃升至GDP的3.2倍。

例如,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收入比处于世界最高之列,而近年来中国买家在全球房地产市场的关键领域实际上占据主导地位,这都并非偶然。


正如我们的第二张图表所证实的那样,随着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开始其第一个任期,情况开始发生变化。影子银行占社会融资总额的份额从近50%下降到4月的仅15%,几乎回到2002年8%的水平。2014年至2017年,社会融资总额已经下降至GDP的2.4倍。

随着习近平开始第二个任期,他实际上是通过其中央领导小组的机制掌管经济。他还成功将他的支持者放在关键职位上,以确保能顺利推行其政策改革。



因此,今年的贷款数据可能会为未来设定先例,而不是昙花一现。尽管一些影子贷款被正式部门重新吸收,但社会融资总额在今年头四个月实际上下降了14%(1100亿美元)。经济已经因此受到了影响。例如,汽车销售在2009年刺激计划最高峰时期增长超过50%,在2010年增长了三分之一,但今年迄今仅增长3%。

正如我们在今年2月份所讨论的那样,信贷下滑也证实了习近平决定让“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成为他承诺的“三大攻坚战”之首的重要性。“三大攻坚战”旨在确保中国完成到2020年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

这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最新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Global Financial Stability Report)中的警告一致:

“在中国,监管机构已经采取一系列措施降低金融体系的风险。但脆弱性依然很高。高风险投资产品中的杠杆使用和流动性转换依然普遍,风险隐藏于金融体系的不透明角落里。”

这些问题与中国250万亿元人民币(合40万亿美元)规模的银行业通过其75万亿元人民币表外投资工具敞口与影子银行紧密关联有关。最近中国决定成立新的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Banking and Insurance Regulatory Commission),是另一个表明变化正在发生的迹象,因为这将消除早先由于银行业和保险业对同一活动的标准不同而导致的套利机会,例如租赁。


正如下面的IMF图表所示,受到很少监管的工具在中国的信贷热潮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例如,银行一直能够利用影子部门将高风险信贷投资重新包装为低风险的零售储蓄产品,然后提供给消费者,后者在智能手机上轻轻一点就能购买这些产品。这种发展加剧了中小型银行的流动性风险,后者依然严重依赖短期非存款类资金。例如,IMF指出,“超过80%的未到期理财产品被宣传为低风险产品”。


鉴于银行过去十年里在增加放贷方面展现出的创造性,习近平清楚地知道他面临一场遏制杠杆的艰苦战斗。随着大量现金涌入中国房地产市场,并进入海外市场,中国的刺激计划还在建筑业和相关行业产生了自己的支持者。


但是,习近平现在是自毛泽东时代以来中国最强大的领导人,押注他的去杠杆目标不成功似乎是不明智的,即便随着影子银行业被置于控制之下,经济确实会在短期受到影响。


正如吴佳柏(Gabriel Wildau)报道的那样,银行业已经面临北京要求其提升资本基础的压力。分析师认为,中型银行可能需要1700亿美元的新资本,而穆迪(Moody’s)估计,到2025年,四大银行可能需要通过发行“特别债务”补充逾两倍于这一金额的新资本,以满足新的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规则的要求。

因此,从本质上讲,中国的信贷泡沫已经成为历史,资本流动的趋势正在扭转。所以现在全球利率上涨并不令人意外,美国10年期利率突破了3%。投资者和公司最好准备好应对未来的一些重大冲击。正如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智慧之言说的那样,“只有在潮水退去时,你才会发现谁在裸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