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中国人身保险公司面临保费下降压力

发布日期:2018-05-23 10:05
摘要」随着中国政府积极采取措施防范金融风险,人身保险公司不得不逐步淘汰万能险产品,它们的保费收入可能继续下降。



今年中国人身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又面临着下降趋势,因为政府防范金融风险的举措迫使他们逐步淘汰支撑其竞争力的产品。

官方数据显示,去年保费总额下降6%至3.2万亿元人民币(合5020亿美元),因为监管机构对所谓的“万能险”产品展开打击——“万能险”是一种短期高收益投资产品,仅包含一层名义上的风险保护要素。

许多业内观察人士本来认为最坏情况已经结束,但今年保费加速下滑,第一季度的保费收入在去年业已减少的基础上又下降了8%。

在保险是保障之类的口号下,监管机构试图推动保险公司专注于防范诸如疾病、意外事故和早亡等风险的产品。保障型产品的利润率高于投资型保单,但在一个储蓄者希望即使不发生风险事件也能获得保证回报的文化中,它们很难销售得出去。

西南证券(Southwest Securities)北京非银行金融分析师郎达群估计,三分之二的人身险保费仍然来自投资型产品,行业的根本性变化将是缓慢的。

他说:“从监管趋势来看,我预计未来三年保障型产品所占的份额将逐渐增加。但长期储蓄型产品的主导地位将保持不变,只会逐渐下降。”

随着安邦保险集团(Anbang Insurance Group)的垮台,“万能险”在这个行业成为禁忌——安邦快速成长就是得益于万能险产品。今年5月10日,前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因与销售万能险有关的罪行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但保险公司发现了监管机构新规的漏洞,它们将类似产品重命名为“年金”或“储蓄产品”,同时避免使用“投资”等术语,因为这些术语与监管机构对行业的愿景不一致。

所谓的“快速返还型年金”在仅仅三年内就全额返还。尽管这些年金的吸引力不如通常一年到期的典型万能险保单,但它们仍销售得不错,这也缓解了去年保费的下降势头。

但监管层面的猫捉老鼠游戏仍在继续。保险监管机构出台了134号文件,要求将年金最低期限提高到5年。

这一调整解决了保险公司将短期融资所得的资金用于长期资产投资所带来的流动性风险,但它再次打击了该行业的竞争力。

政府为遏制金融领域风险所采取的举措引发连锁反应,也让人身保险公司承受了压力。

传统上,保险公司的产品能够提供高于商业银行可比较理财产品的收益率。但在去年年底,当保险公司为今年保险产品开始进行售前营销的时候,中国人民银行(People’s Bank of China)收紧了货币市场上的流动性。

这种紧缩迫使银行为自己的投资产品提供更高的利率,而这些投资产品的期限也往往较短。这降低了可比较保险产品的竞争力。

中信证券(Citic Securities)驻北京的非银行金融分析师邵子钦写道:“今年以来,短期利率较高对保费的压力超过了预期。”





撰文 /  吴佳柏 贾一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随着中国政府积极采取措施防范金融风险,人身保险公司不得不逐步淘汰万能险产品,它们的保费收入可能继续下降。



今年中国人身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又面临着下降趋势,因为政府防范金融风险的举措迫使他们逐步淘汰支撑其竞争力的产品。

官方数据显示,去年保费总额下降6%至3.2万亿元人民币(合5020亿美元),因为监管机构对所谓的“万能险”产品展开打击——“万能险”是一种短期高收益投资产品,仅包含一层名义上的风险保护要素。

许多业内观察人士本来认为最坏情况已经结束,但今年保费加速下滑,第一季度的保费收入在去年业已减少的基础上又下降了8%。

在保险是保障之类的口号下,监管机构试图推动保险公司专注于防范诸如疾病、意外事故和早亡等风险的产品。保障型产品的利润率高于投资型保单,但在一个储蓄者希望即使不发生风险事件也能获得保证回报的文化中,它们很难销售得出去。

西南证券(Southwest Securities)北京非银行金融分析师郎达群估计,三分之二的人身险保费仍然来自投资型产品,行业的根本性变化将是缓慢的。

他说:“从监管趋势来看,我预计未来三年保障型产品所占的份额将逐渐增加。但长期储蓄型产品的主导地位将保持不变,只会逐渐下降。”

随着安邦保险集团(Anbang Insurance Group)的垮台,“万能险”在这个行业成为禁忌——安邦快速成长就是得益于万能险产品。今年5月10日,前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因与销售万能险有关的罪行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但保险公司发现了监管机构新规的漏洞,它们将类似产品重命名为“年金”或“储蓄产品”,同时避免使用“投资”等术语,因为这些术语与监管机构对行业的愿景不一致。

所谓的“快速返还型年金”在仅仅三年内就全额返还。尽管这些年金的吸引力不如通常一年到期的典型万能险保单,但它们仍销售得不错,这也缓解了去年保费的下降势头。

但监管层面的猫捉老鼠游戏仍在继续。保险监管机构出台了134号文件,要求将年金最低期限提高到5年。

这一调整解决了保险公司将短期融资所得的资金用于长期资产投资所带来的流动性风险,但它再次打击了该行业的竞争力。

政府为遏制金融领域风险所采取的举措引发连锁反应,也让人身保险公司承受了压力。

传统上,保险公司的产品能够提供高于商业银行可比较理财产品的收益率。但在去年年底,当保险公司为今年保险产品开始进行售前营销的时候,中国人民银行(People’s Bank of China)收紧了货币市场上的流动性。

这种紧缩迫使银行为自己的投资产品提供更高的利率,而这些投资产品的期限也往往较短。这降低了可比较保险产品的竞争力。

中信证券(Citic Securities)驻北京的非银行金融分析师邵子钦写道:“今年以来,短期利率较高对保费的压力超过了预期。”





撰文 /  吴佳柏 贾一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随着中国政府积极采取措施防范金融风险,人身保险公司不得不逐步淘汰万能险产品,它们的保费收入可能继续下降。



今年中国人身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又面临着下降趋势,因为政府防范金融风险的举措迫使他们逐步淘汰支撑其竞争力的产品。

官方数据显示,去年保费总额下降6%至3.2万亿元人民币(合5020亿美元),因为监管机构对所谓的“万能险”产品展开打击——“万能险”是一种短期高收益投资产品,仅包含一层名义上的风险保护要素。

许多业内观察人士本来认为最坏情况已经结束,但今年保费加速下滑,第一季度的保费收入在去年业已减少的基础上又下降了8%。

在保险是保障之类的口号下,监管机构试图推动保险公司专注于防范诸如疾病、意外事故和早亡等风险的产品。保障型产品的利润率高于投资型保单,但在一个储蓄者希望即使不发生风险事件也能获得保证回报的文化中,它们很难销售得出去。

西南证券(Southwest Securities)北京非银行金融分析师郎达群估计,三分之二的人身险保费仍然来自投资型产品,行业的根本性变化将是缓慢的。

他说:“从监管趋势来看,我预计未来三年保障型产品所占的份额将逐渐增加。但长期储蓄型产品的主导地位将保持不变,只会逐渐下降。”

随着安邦保险集团(Anbang Insurance Group)的垮台,“万能险”在这个行业成为禁忌——安邦快速成长就是得益于万能险产品。今年5月10日,前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因与销售万能险有关的罪行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但保险公司发现了监管机构新规的漏洞,它们将类似产品重命名为“年金”或“储蓄产品”,同时避免使用“投资”等术语,因为这些术语与监管机构对行业的愿景不一致。

所谓的“快速返还型年金”在仅仅三年内就全额返还。尽管这些年金的吸引力不如通常一年到期的典型万能险保单,但它们仍销售得不错,这也缓解了去年保费的下降势头。

但监管层面的猫捉老鼠游戏仍在继续。保险监管机构出台了134号文件,要求将年金最低期限提高到5年。

这一调整解决了保险公司将短期融资所得的资金用于长期资产投资所带来的流动性风险,但它再次打击了该行业的竞争力。

政府为遏制金融领域风险所采取的举措引发连锁反应,也让人身保险公司承受了压力。

传统上,保险公司的产品能够提供高于商业银行可比较理财产品的收益率。但在去年年底,当保险公司为今年保险产品开始进行售前营销的时候,中国人民银行(People’s Bank of China)收紧了货币市场上的流动性。

这种紧缩迫使银行为自己的投资产品提供更高的利率,而这些投资产品的期限也往往较短。这降低了可比较保险产品的竞争力。

中信证券(Citic Securities)驻北京的非银行金融分析师邵子钦写道:“今年以来,短期利率较高对保费的压力超过了预期。”





撰文 /  吴佳柏 贾一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人身保险公司面临保费下降压力

发布日期:2018-05-23 10:05
摘要」随着中国政府积极采取措施防范金融风险,人身保险公司不得不逐步淘汰万能险产品,它们的保费收入可能继续下降。



今年中国人身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又面临着下降趋势,因为政府防范金融风险的举措迫使他们逐步淘汰支撑其竞争力的产品。

官方数据显示,去年保费总额下降6%至3.2万亿元人民币(合5020亿美元),因为监管机构对所谓的“万能险”产品展开打击——“万能险”是一种短期高收益投资产品,仅包含一层名义上的风险保护要素。

许多业内观察人士本来认为最坏情况已经结束,但今年保费加速下滑,第一季度的保费收入在去年业已减少的基础上又下降了8%。

在保险是保障之类的口号下,监管机构试图推动保险公司专注于防范诸如疾病、意外事故和早亡等风险的产品。保障型产品的利润率高于投资型保单,但在一个储蓄者希望即使不发生风险事件也能获得保证回报的文化中,它们很难销售得出去。

西南证券(Southwest Securities)北京非银行金融分析师郎达群估计,三分之二的人身险保费仍然来自投资型产品,行业的根本性变化将是缓慢的。

他说:“从监管趋势来看,我预计未来三年保障型产品所占的份额将逐渐增加。但长期储蓄型产品的主导地位将保持不变,只会逐渐下降。”

随着安邦保险集团(Anbang Insurance Group)的垮台,“万能险”在这个行业成为禁忌——安邦快速成长就是得益于万能险产品。今年5月10日,前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因与销售万能险有关的罪行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但保险公司发现了监管机构新规的漏洞,它们将类似产品重命名为“年金”或“储蓄产品”,同时避免使用“投资”等术语,因为这些术语与监管机构对行业的愿景不一致。

所谓的“快速返还型年金”在仅仅三年内就全额返还。尽管这些年金的吸引力不如通常一年到期的典型万能险保单,但它们仍销售得不错,这也缓解了去年保费的下降势头。

但监管层面的猫捉老鼠游戏仍在继续。保险监管机构出台了134号文件,要求将年金最低期限提高到5年。

这一调整解决了保险公司将短期融资所得的资金用于长期资产投资所带来的流动性风险,但它再次打击了该行业的竞争力。

政府为遏制金融领域风险所采取的举措引发连锁反应,也让人身保险公司承受了压力。

传统上,保险公司的产品能够提供高于商业银行可比较理财产品的收益率。但在去年年底,当保险公司为今年保险产品开始进行售前营销的时候,中国人民银行(People’s Bank of China)收紧了货币市场上的流动性。

这种紧缩迫使银行为自己的投资产品提供更高的利率,而这些投资产品的期限也往往较短。这降低了可比较保险产品的竞争力。

中信证券(Citic Securities)驻北京的非银行金融分析师邵子钦写道:“今年以来,短期利率较高对保费的压力超过了预期。”





撰文 /  吴佳柏 贾一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随着中国政府积极采取措施防范金融风险,人身保险公司不得不逐步淘汰万能险产品,它们的保费收入可能继续下降。



今年中国人身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又面临着下降趋势,因为政府防范金融风险的举措迫使他们逐步淘汰支撑其竞争力的产品。

官方数据显示,去年保费总额下降6%至3.2万亿元人民币(合5020亿美元),因为监管机构对所谓的“万能险”产品展开打击——“万能险”是一种短期高收益投资产品,仅包含一层名义上的风险保护要素。

许多业内观察人士本来认为最坏情况已经结束,但今年保费加速下滑,第一季度的保费收入在去年业已减少的基础上又下降了8%。

在保险是保障之类的口号下,监管机构试图推动保险公司专注于防范诸如疾病、意外事故和早亡等风险的产品。保障型产品的利润率高于投资型保单,但在一个储蓄者希望即使不发生风险事件也能获得保证回报的文化中,它们很难销售得出去。

西南证券(Southwest Securities)北京非银行金融分析师郎达群估计,三分之二的人身险保费仍然来自投资型产品,行业的根本性变化将是缓慢的。

他说:“从监管趋势来看,我预计未来三年保障型产品所占的份额将逐渐增加。但长期储蓄型产品的主导地位将保持不变,只会逐渐下降。”

随着安邦保险集团(Anbang Insurance Group)的垮台,“万能险”在这个行业成为禁忌——安邦快速成长就是得益于万能险产品。今年5月10日,前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因与销售万能险有关的罪行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但保险公司发现了监管机构新规的漏洞,它们将类似产品重命名为“年金”或“储蓄产品”,同时避免使用“投资”等术语,因为这些术语与监管机构对行业的愿景不一致。

所谓的“快速返还型年金”在仅仅三年内就全额返还。尽管这些年金的吸引力不如通常一年到期的典型万能险保单,但它们仍销售得不错,这也缓解了去年保费的下降势头。

但监管层面的猫捉老鼠游戏仍在继续。保险监管机构出台了134号文件,要求将年金最低期限提高到5年。

这一调整解决了保险公司将短期融资所得的资金用于长期资产投资所带来的流动性风险,但它再次打击了该行业的竞争力。

政府为遏制金融领域风险所采取的举措引发连锁反应,也让人身保险公司承受了压力。

传统上,保险公司的产品能够提供高于商业银行可比较理财产品的收益率。但在去年年底,当保险公司为今年保险产品开始进行售前营销的时候,中国人民银行(People’s Bank of China)收紧了货币市场上的流动性。

这种紧缩迫使银行为自己的投资产品提供更高的利率,而这些投资产品的期限也往往较短。这降低了可比较保险产品的竞争力。

中信证券(Citic Securities)驻北京的非银行金融分析师邵子钦写道:“今年以来,短期利率较高对保费的压力超过了预期。”





撰文 /  吴佳柏 贾一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