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聪明人如何应对职场入侵朋友圈?

发布日期:2018-05-22 07:53
摘要」星光:老板在工作群里要求在朋友圈刷屏转发公司信息?在朋友圈发的牢骚生怕被老板看到?企业的宣传焦虑与员工被不断侵蚀的私人空间不一定是一场零和游戏。



某跨国药企的地区高级医药代表Fiona曾经向我抱怨:“现在老板动辄在晚上10点通过微信群@所有人发一个药品的研究成果,然后发三遍‘刷屏!’,接着同事们在群里回一个‘太棒了!’就开始用这条新闻在各自的朋友圈上连成壮观的长队。老板会给每个人点赞,并在群里@那些没有及时排成队列的同事。现在我的朋友圈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本来医药代表现在就被人诟病很多,我的许多朋友已经把我的朋友圈拉黑了。”

从法律法规上,部分行业或企业对于社交媒体的管控并不是近两年才开始的。众多上市公司和金融行业从2012年开始就基本覆盖了实名社交媒体申报制度,作为员工实名社交的重要平台,同年上线的朋友圈马上成为监控重点。空穴来风、不为无因,对泄露内部信息等法律法规确实存在监管需求。2014年6月6日,时任中国最大券商之一——中信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的张明芳在微信群和朋友圈中率先发布关于某上市公司的“管理层限制性股票 +期权方案”重大非公开信息,最终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2015〕23号)20万元。2018年4月10日,海南证监局公布〔2018〕1号行政处罚,对奋达科技(002681.SZ)员工林立、杨小桃泄露内幕信息和内幕交易的违法行为,合计罚没24.3万元。原因是销售技术中心文员杨小桃在朋友圈上提前半天泄露了公司尚未发布的信息,而部门副总林立则利用内幕信息在公开市场交易股票获利。

对于企业和员工来说,要求员工在朋友圈也要遵纪守法,或进一步要求不应发布有损公司形象或违反社会公序良俗的信息、评论,在当前的职场文化中应当算是可以接受的范围。但如果走入了更私人的领域,占领朋友圈作为信息推广渠道,就难免惹人反感了。

某著名基金公司在员工制度中明确规定,员工朋友圈不得发布与工作无关信息或跟踪社会热点散布个人错误言论,必须及时发布公司重要信息并提醒重要客户,引发公司员工通过无秘等匿名社交媒体对公司文化和管理的巨大反弹。某快消公司销售厌烦朋友圈营销,在发布广告时只对老板和同事可见,结果截屏发给老板展示自己发布的朋友圈时被老板注意到了朋友圈下面的两个小人图标(即只对部分朋友可见的标志),最终以不符合团队文化为由被劝离职。事情发展到极致,某公司员工晚上22点在微信朋友圈发表了一篇表示当时心情的文章,其中有“躺在床上,扪心自问,自认坚强,不知还能,坚持多久,也许快了,泪流满面。无愧良心和天地,此时窗外雷声不断,老天为我在流泪。人做事,天在看!”;老板10分钟之后在朋友圈下回复“如果一份工作让人如此悲伤,不做也罢”。第二天公司即以“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理由解除员工劳动合同,最终在仲裁与一审中以违法解除败诉收场。判决书中,法院认为,“微信作为一种新型的交流互动平台,所有人对于自己在其上发表的言论应付法律责任,并应承受其所产生的法律后果。员工与老板除了在工作中具有管理与被管理的劳动关系之外,生活中双方还互为微信朋友圈好友,因此在考察双方发表的微信及评论内容含义时必须要全面兼顾双方所具有的特殊关系”,员工在私人平台有感而发实属平常,老板作为公司管理者如果做出动作则代表着公司的意志,规章制度、管理流程能否如此深入员工的个人生活,该案法官给出了否定的意见。

即使在事实管理中,事实证明重压之下,必有反弹。从蓝标到魅族,从高管到普通员工,多少人打开自媒体就给公司公共传播造成巨大挑战。更不用提多少人晚上疲惫到家,打开朋友圈发现同事刚刚还发布了一条办公室玻璃窗外的夜景配一句“大功告成”之后,捏着鼻子点个赞心里暗骂一句“戏精”,所谓众志成城的工作文化私下蜕变为彼此的不信任和攀比。

企业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的焦虑与员工已经被不断侵蚀的私人空间是否注定是一场零和游戏?也许几个平衡点能给暗自角力的老板和员工们更多和谐的处理方式。

首先从面试的时候,员工和企业就应该互相认真地审视对方是否和自己真的匹配。许多员工在面试的时候为了获得工作表达出一副舍小为大的样子,为了公司什么都愿意付出,是对自己和未来雇主的不负责任。面试者大概率就是老板或同事,应坦然地划清自己工作与生活的边界,而不仅仅是为了营销自己;在试用期之间积极了解企业的文化和周围同事的工作氛围,避免进入忍无可忍、从头再忍的恶性循环,对于员工的职业发展和公司的工作文化营造都更有好处。

在一份稳定的工作期间,工作微信号和个人微信号分开是个好的方式。不仅是企业要求,其实很多员工也认可在同事和客户面前保持高度的专业性,得体的头像与名称、跟踪行业的新闻、有理有节的评论,与员工本人的业绩并不矛盾;而且这并不影响员工在自己私人号上设置二次元的头像或转发愤世嫉俗的内容。如果真的与客户或其他同事发展了私人友谊,用个人微信号作为一种接纳也是良好的控制社交距离的好方法。

老板与员工之间的有效沟通是企业管理的灵魂。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尝试敏捷组织的管理方式,其中最主要的驱动力之一就是发挥组织内部所有个体的力量,充分赋能。作为赋能的一个重要形式,放下身段了解员工真正希望分享的内容,推荐轻松愉悦或者专业有效的推广信息,让员工分享后感到自豪而不是丢脸;在此过程中营造所有人都要为结果负责、进而对内容和传播负责的文化氛围,是一种有效的尝试。

大量统计表明,80、90后员工对沟通方式的关注度甚至可能超过对沟通内容的关注度,对于很多以逻辑出发、关注结果的经理人来说,如何以尊重和坚定的沟通方式传达要求可能是个挑战。一位经理曾经告诉我,她推动员工分享的方式是在微信工作群中间隔着发个小红包,客气、礼貌地希望员工支持,并且会和不发的员工私下沟通是否对内容有更好的意见,比大家长似的命令要有效得多。花一些时间在沟通上,远比花很多时间和成本在员工离职管理或公共传播管理有效得多。

Fiona后来更新了一条朋友圈,“10年前在QQ上网恋,有一种分类叫隐身对其可见,另一种叫在线对其隐身;现在在朋友圈上工作,有一种分类叫提醒谁看,有一种叫不给谁看”,我相信十有八九这条朋友圈Fiona的老板和同事是看不到的。




撰文 / 星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星光:老板在工作群里要求在朋友圈刷屏转发公司信息?在朋友圈发的牢骚生怕被老板看到?企业的宣传焦虑与员工被不断侵蚀的私人空间不一定是一场零和游戏。



某跨国药企的地区高级医药代表Fiona曾经向我抱怨:“现在老板动辄在晚上10点通过微信群@所有人发一个药品的研究成果,然后发三遍‘刷屏!’,接着同事们在群里回一个‘太棒了!’就开始用这条新闻在各自的朋友圈上连成壮观的长队。老板会给每个人点赞,并在群里@那些没有及时排成队列的同事。现在我的朋友圈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本来医药代表现在就被人诟病很多,我的许多朋友已经把我的朋友圈拉黑了。”

从法律法规上,部分行业或企业对于社交媒体的管控并不是近两年才开始的。众多上市公司和金融行业从2012年开始就基本覆盖了实名社交媒体申报制度,作为员工实名社交的重要平台,同年上线的朋友圈马上成为监控重点。空穴来风、不为无因,对泄露内部信息等法律法规确实存在监管需求。2014年6月6日,时任中国最大券商之一——中信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的张明芳在微信群和朋友圈中率先发布关于某上市公司的“管理层限制性股票 +期权方案”重大非公开信息,最终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2015〕23号)20万元。2018年4月10日,海南证监局公布〔2018〕1号行政处罚,对奋达科技(002681.SZ)员工林立、杨小桃泄露内幕信息和内幕交易的违法行为,合计罚没24.3万元。原因是销售技术中心文员杨小桃在朋友圈上提前半天泄露了公司尚未发布的信息,而部门副总林立则利用内幕信息在公开市场交易股票获利。

对于企业和员工来说,要求员工在朋友圈也要遵纪守法,或进一步要求不应发布有损公司形象或违反社会公序良俗的信息、评论,在当前的职场文化中应当算是可以接受的范围。但如果走入了更私人的领域,占领朋友圈作为信息推广渠道,就难免惹人反感了。

某著名基金公司在员工制度中明确规定,员工朋友圈不得发布与工作无关信息或跟踪社会热点散布个人错误言论,必须及时发布公司重要信息并提醒重要客户,引发公司员工通过无秘等匿名社交媒体对公司文化和管理的巨大反弹。某快消公司销售厌烦朋友圈营销,在发布广告时只对老板和同事可见,结果截屏发给老板展示自己发布的朋友圈时被老板注意到了朋友圈下面的两个小人图标(即只对部分朋友可见的标志),最终以不符合团队文化为由被劝离职。事情发展到极致,某公司员工晚上22点在微信朋友圈发表了一篇表示当时心情的文章,其中有“躺在床上,扪心自问,自认坚强,不知还能,坚持多久,也许快了,泪流满面。无愧良心和天地,此时窗外雷声不断,老天为我在流泪。人做事,天在看!”;老板10分钟之后在朋友圈下回复“如果一份工作让人如此悲伤,不做也罢”。第二天公司即以“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理由解除员工劳动合同,最终在仲裁与一审中以违法解除败诉收场。判决书中,法院认为,“微信作为一种新型的交流互动平台,所有人对于自己在其上发表的言论应付法律责任,并应承受其所产生的法律后果。员工与老板除了在工作中具有管理与被管理的劳动关系之外,生活中双方还互为微信朋友圈好友,因此在考察双方发表的微信及评论内容含义时必须要全面兼顾双方所具有的特殊关系”,员工在私人平台有感而发实属平常,老板作为公司管理者如果做出动作则代表着公司的意志,规章制度、管理流程能否如此深入员工的个人生活,该案法官给出了否定的意见。

即使在事实管理中,事实证明重压之下,必有反弹。从蓝标到魅族,从高管到普通员工,多少人打开自媒体就给公司公共传播造成巨大挑战。更不用提多少人晚上疲惫到家,打开朋友圈发现同事刚刚还发布了一条办公室玻璃窗外的夜景配一句“大功告成”之后,捏着鼻子点个赞心里暗骂一句“戏精”,所谓众志成城的工作文化私下蜕变为彼此的不信任和攀比。

企业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的焦虑与员工已经被不断侵蚀的私人空间是否注定是一场零和游戏?也许几个平衡点能给暗自角力的老板和员工们更多和谐的处理方式。

首先从面试的时候,员工和企业就应该互相认真地审视对方是否和自己真的匹配。许多员工在面试的时候为了获得工作表达出一副舍小为大的样子,为了公司什么都愿意付出,是对自己和未来雇主的不负责任。面试者大概率就是老板或同事,应坦然地划清自己工作与生活的边界,而不仅仅是为了营销自己;在试用期之间积极了解企业的文化和周围同事的工作氛围,避免进入忍无可忍、从头再忍的恶性循环,对于员工的职业发展和公司的工作文化营造都更有好处。

在一份稳定的工作期间,工作微信号和个人微信号分开是个好的方式。不仅是企业要求,其实很多员工也认可在同事和客户面前保持高度的专业性,得体的头像与名称、跟踪行业的新闻、有理有节的评论,与员工本人的业绩并不矛盾;而且这并不影响员工在自己私人号上设置二次元的头像或转发愤世嫉俗的内容。如果真的与客户或其他同事发展了私人友谊,用个人微信号作为一种接纳也是良好的控制社交距离的好方法。

老板与员工之间的有效沟通是企业管理的灵魂。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尝试敏捷组织的管理方式,其中最主要的驱动力之一就是发挥组织内部所有个体的力量,充分赋能。作为赋能的一个重要形式,放下身段了解员工真正希望分享的内容,推荐轻松愉悦或者专业有效的推广信息,让员工分享后感到自豪而不是丢脸;在此过程中营造所有人都要为结果负责、进而对内容和传播负责的文化氛围,是一种有效的尝试。

大量统计表明,80、90后员工对沟通方式的关注度甚至可能超过对沟通内容的关注度,对于很多以逻辑出发、关注结果的经理人来说,如何以尊重和坚定的沟通方式传达要求可能是个挑战。一位经理曾经告诉我,她推动员工分享的方式是在微信工作群中间隔着发个小红包,客气、礼貌地希望员工支持,并且会和不发的员工私下沟通是否对内容有更好的意见,比大家长似的命令要有效得多。花一些时间在沟通上,远比花很多时间和成本在员工离职管理或公共传播管理有效得多。

Fiona后来更新了一条朋友圈,“10年前在QQ上网恋,有一种分类叫隐身对其可见,另一种叫在线对其隐身;现在在朋友圈上工作,有一种分类叫提醒谁看,有一种叫不给谁看”,我相信十有八九这条朋友圈Fiona的老板和同事是看不到的。




撰文 / 星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星光:老板在工作群里要求在朋友圈刷屏转发公司信息?在朋友圈发的牢骚生怕被老板看到?企业的宣传焦虑与员工被不断侵蚀的私人空间不一定是一场零和游戏。



某跨国药企的地区高级医药代表Fiona曾经向我抱怨:“现在老板动辄在晚上10点通过微信群@所有人发一个药品的研究成果,然后发三遍‘刷屏!’,接着同事们在群里回一个‘太棒了!’就开始用这条新闻在各自的朋友圈上连成壮观的长队。老板会给每个人点赞,并在群里@那些没有及时排成队列的同事。现在我的朋友圈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本来医药代表现在就被人诟病很多,我的许多朋友已经把我的朋友圈拉黑了。”

从法律法规上,部分行业或企业对于社交媒体的管控并不是近两年才开始的。众多上市公司和金融行业从2012年开始就基本覆盖了实名社交媒体申报制度,作为员工实名社交的重要平台,同年上线的朋友圈马上成为监控重点。空穴来风、不为无因,对泄露内部信息等法律法规确实存在监管需求。2014年6月6日,时任中国最大券商之一——中信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的张明芳在微信群和朋友圈中率先发布关于某上市公司的“管理层限制性股票 +期权方案”重大非公开信息,最终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2015〕23号)20万元。2018年4月10日,海南证监局公布〔2018〕1号行政处罚,对奋达科技(002681.SZ)员工林立、杨小桃泄露内幕信息和内幕交易的违法行为,合计罚没24.3万元。原因是销售技术中心文员杨小桃在朋友圈上提前半天泄露了公司尚未发布的信息,而部门副总林立则利用内幕信息在公开市场交易股票获利。

对于企业和员工来说,要求员工在朋友圈也要遵纪守法,或进一步要求不应发布有损公司形象或违反社会公序良俗的信息、评论,在当前的职场文化中应当算是可以接受的范围。但如果走入了更私人的领域,占领朋友圈作为信息推广渠道,就难免惹人反感了。

某著名基金公司在员工制度中明确规定,员工朋友圈不得发布与工作无关信息或跟踪社会热点散布个人错误言论,必须及时发布公司重要信息并提醒重要客户,引发公司员工通过无秘等匿名社交媒体对公司文化和管理的巨大反弹。某快消公司销售厌烦朋友圈营销,在发布广告时只对老板和同事可见,结果截屏发给老板展示自己发布的朋友圈时被老板注意到了朋友圈下面的两个小人图标(即只对部分朋友可见的标志),最终以不符合团队文化为由被劝离职。事情发展到极致,某公司员工晚上22点在微信朋友圈发表了一篇表示当时心情的文章,其中有“躺在床上,扪心自问,自认坚强,不知还能,坚持多久,也许快了,泪流满面。无愧良心和天地,此时窗外雷声不断,老天为我在流泪。人做事,天在看!”;老板10分钟之后在朋友圈下回复“如果一份工作让人如此悲伤,不做也罢”。第二天公司即以“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理由解除员工劳动合同,最终在仲裁与一审中以违法解除败诉收场。判决书中,法院认为,“微信作为一种新型的交流互动平台,所有人对于自己在其上发表的言论应付法律责任,并应承受其所产生的法律后果。员工与老板除了在工作中具有管理与被管理的劳动关系之外,生活中双方还互为微信朋友圈好友,因此在考察双方发表的微信及评论内容含义时必须要全面兼顾双方所具有的特殊关系”,员工在私人平台有感而发实属平常,老板作为公司管理者如果做出动作则代表着公司的意志,规章制度、管理流程能否如此深入员工的个人生活,该案法官给出了否定的意见。

即使在事实管理中,事实证明重压之下,必有反弹。从蓝标到魅族,从高管到普通员工,多少人打开自媒体就给公司公共传播造成巨大挑战。更不用提多少人晚上疲惫到家,打开朋友圈发现同事刚刚还发布了一条办公室玻璃窗外的夜景配一句“大功告成”之后,捏着鼻子点个赞心里暗骂一句“戏精”,所谓众志成城的工作文化私下蜕变为彼此的不信任和攀比。

企业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的焦虑与员工已经被不断侵蚀的私人空间是否注定是一场零和游戏?也许几个平衡点能给暗自角力的老板和员工们更多和谐的处理方式。

首先从面试的时候,员工和企业就应该互相认真地审视对方是否和自己真的匹配。许多员工在面试的时候为了获得工作表达出一副舍小为大的样子,为了公司什么都愿意付出,是对自己和未来雇主的不负责任。面试者大概率就是老板或同事,应坦然地划清自己工作与生活的边界,而不仅仅是为了营销自己;在试用期之间积极了解企业的文化和周围同事的工作氛围,避免进入忍无可忍、从头再忍的恶性循环,对于员工的职业发展和公司的工作文化营造都更有好处。

在一份稳定的工作期间,工作微信号和个人微信号分开是个好的方式。不仅是企业要求,其实很多员工也认可在同事和客户面前保持高度的专业性,得体的头像与名称、跟踪行业的新闻、有理有节的评论,与员工本人的业绩并不矛盾;而且这并不影响员工在自己私人号上设置二次元的头像或转发愤世嫉俗的内容。如果真的与客户或其他同事发展了私人友谊,用个人微信号作为一种接纳也是良好的控制社交距离的好方法。

老板与员工之间的有效沟通是企业管理的灵魂。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尝试敏捷组织的管理方式,其中最主要的驱动力之一就是发挥组织内部所有个体的力量,充分赋能。作为赋能的一个重要形式,放下身段了解员工真正希望分享的内容,推荐轻松愉悦或者专业有效的推广信息,让员工分享后感到自豪而不是丢脸;在此过程中营造所有人都要为结果负责、进而对内容和传播负责的文化氛围,是一种有效的尝试。

大量统计表明,80、90后员工对沟通方式的关注度甚至可能超过对沟通内容的关注度,对于很多以逻辑出发、关注结果的经理人来说,如何以尊重和坚定的沟通方式传达要求可能是个挑战。一位经理曾经告诉我,她推动员工分享的方式是在微信工作群中间隔着发个小红包,客气、礼貌地希望员工支持,并且会和不发的员工私下沟通是否对内容有更好的意见,比大家长似的命令要有效得多。花一些时间在沟通上,远比花很多时间和成本在员工离职管理或公共传播管理有效得多。

Fiona后来更新了一条朋友圈,“10年前在QQ上网恋,有一种分类叫隐身对其可见,另一种叫在线对其隐身;现在在朋友圈上工作,有一种分类叫提醒谁看,有一种叫不给谁看”,我相信十有八九这条朋友圈Fiona的老板和同事是看不到的。




撰文 / 星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聪明人如何应对职场入侵朋友圈?

发布日期:2018-05-22 07:53
摘要」星光:老板在工作群里要求在朋友圈刷屏转发公司信息?在朋友圈发的牢骚生怕被老板看到?企业的宣传焦虑与员工被不断侵蚀的私人空间不一定是一场零和游戏。



某跨国药企的地区高级医药代表Fiona曾经向我抱怨:“现在老板动辄在晚上10点通过微信群@所有人发一个药品的研究成果,然后发三遍‘刷屏!’,接着同事们在群里回一个‘太棒了!’就开始用这条新闻在各自的朋友圈上连成壮观的长队。老板会给每个人点赞,并在群里@那些没有及时排成队列的同事。现在我的朋友圈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本来医药代表现在就被人诟病很多,我的许多朋友已经把我的朋友圈拉黑了。”

从法律法规上,部分行业或企业对于社交媒体的管控并不是近两年才开始的。众多上市公司和金融行业从2012年开始就基本覆盖了实名社交媒体申报制度,作为员工实名社交的重要平台,同年上线的朋友圈马上成为监控重点。空穴来风、不为无因,对泄露内部信息等法律法规确实存在监管需求。2014年6月6日,时任中国最大券商之一——中信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的张明芳在微信群和朋友圈中率先发布关于某上市公司的“管理层限制性股票 +期权方案”重大非公开信息,最终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2015〕23号)20万元。2018年4月10日,海南证监局公布〔2018〕1号行政处罚,对奋达科技(002681.SZ)员工林立、杨小桃泄露内幕信息和内幕交易的违法行为,合计罚没24.3万元。原因是销售技术中心文员杨小桃在朋友圈上提前半天泄露了公司尚未发布的信息,而部门副总林立则利用内幕信息在公开市场交易股票获利。

对于企业和员工来说,要求员工在朋友圈也要遵纪守法,或进一步要求不应发布有损公司形象或违反社会公序良俗的信息、评论,在当前的职场文化中应当算是可以接受的范围。但如果走入了更私人的领域,占领朋友圈作为信息推广渠道,就难免惹人反感了。

某著名基金公司在员工制度中明确规定,员工朋友圈不得发布与工作无关信息或跟踪社会热点散布个人错误言论,必须及时发布公司重要信息并提醒重要客户,引发公司员工通过无秘等匿名社交媒体对公司文化和管理的巨大反弹。某快消公司销售厌烦朋友圈营销,在发布广告时只对老板和同事可见,结果截屏发给老板展示自己发布的朋友圈时被老板注意到了朋友圈下面的两个小人图标(即只对部分朋友可见的标志),最终以不符合团队文化为由被劝离职。事情发展到极致,某公司员工晚上22点在微信朋友圈发表了一篇表示当时心情的文章,其中有“躺在床上,扪心自问,自认坚强,不知还能,坚持多久,也许快了,泪流满面。无愧良心和天地,此时窗外雷声不断,老天为我在流泪。人做事,天在看!”;老板10分钟之后在朋友圈下回复“如果一份工作让人如此悲伤,不做也罢”。第二天公司即以“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理由解除员工劳动合同,最终在仲裁与一审中以违法解除败诉收场。判决书中,法院认为,“微信作为一种新型的交流互动平台,所有人对于自己在其上发表的言论应付法律责任,并应承受其所产生的法律后果。员工与老板除了在工作中具有管理与被管理的劳动关系之外,生活中双方还互为微信朋友圈好友,因此在考察双方发表的微信及评论内容含义时必须要全面兼顾双方所具有的特殊关系”,员工在私人平台有感而发实属平常,老板作为公司管理者如果做出动作则代表着公司的意志,规章制度、管理流程能否如此深入员工的个人生活,该案法官给出了否定的意见。

即使在事实管理中,事实证明重压之下,必有反弹。从蓝标到魅族,从高管到普通员工,多少人打开自媒体就给公司公共传播造成巨大挑战。更不用提多少人晚上疲惫到家,打开朋友圈发现同事刚刚还发布了一条办公室玻璃窗外的夜景配一句“大功告成”之后,捏着鼻子点个赞心里暗骂一句“戏精”,所谓众志成城的工作文化私下蜕变为彼此的不信任和攀比。

企业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的焦虑与员工已经被不断侵蚀的私人空间是否注定是一场零和游戏?也许几个平衡点能给暗自角力的老板和员工们更多和谐的处理方式。

首先从面试的时候,员工和企业就应该互相认真地审视对方是否和自己真的匹配。许多员工在面试的时候为了获得工作表达出一副舍小为大的样子,为了公司什么都愿意付出,是对自己和未来雇主的不负责任。面试者大概率就是老板或同事,应坦然地划清自己工作与生活的边界,而不仅仅是为了营销自己;在试用期之间积极了解企业的文化和周围同事的工作氛围,避免进入忍无可忍、从头再忍的恶性循环,对于员工的职业发展和公司的工作文化营造都更有好处。

在一份稳定的工作期间,工作微信号和个人微信号分开是个好的方式。不仅是企业要求,其实很多员工也认可在同事和客户面前保持高度的专业性,得体的头像与名称、跟踪行业的新闻、有理有节的评论,与员工本人的业绩并不矛盾;而且这并不影响员工在自己私人号上设置二次元的头像或转发愤世嫉俗的内容。如果真的与客户或其他同事发展了私人友谊,用个人微信号作为一种接纳也是良好的控制社交距离的好方法。

老板与员工之间的有效沟通是企业管理的灵魂。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尝试敏捷组织的管理方式,其中最主要的驱动力之一就是发挥组织内部所有个体的力量,充分赋能。作为赋能的一个重要形式,放下身段了解员工真正希望分享的内容,推荐轻松愉悦或者专业有效的推广信息,让员工分享后感到自豪而不是丢脸;在此过程中营造所有人都要为结果负责、进而对内容和传播负责的文化氛围,是一种有效的尝试。

大量统计表明,80、90后员工对沟通方式的关注度甚至可能超过对沟通内容的关注度,对于很多以逻辑出发、关注结果的经理人来说,如何以尊重和坚定的沟通方式传达要求可能是个挑战。一位经理曾经告诉我,她推动员工分享的方式是在微信工作群中间隔着发个小红包,客气、礼貌地希望员工支持,并且会和不发的员工私下沟通是否对内容有更好的意见,比大家长似的命令要有效得多。花一些时间在沟通上,远比花很多时间和成本在员工离职管理或公共传播管理有效得多。

Fiona后来更新了一条朋友圈,“10年前在QQ上网恋,有一种分类叫隐身对其可见,另一种叫在线对其隐身;现在在朋友圈上工作,有一种分类叫提醒谁看,有一种叫不给谁看”,我相信十有八九这条朋友圈Fiona的老板和同事是看不到的。




撰文 / 星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星光:老板在工作群里要求在朋友圈刷屏转发公司信息?在朋友圈发的牢骚生怕被老板看到?企业的宣传焦虑与员工被不断侵蚀的私人空间不一定是一场零和游戏。



某跨国药企的地区高级医药代表Fiona曾经向我抱怨:“现在老板动辄在晚上10点通过微信群@所有人发一个药品的研究成果,然后发三遍‘刷屏!’,接着同事们在群里回一个‘太棒了!’就开始用这条新闻在各自的朋友圈上连成壮观的长队。老板会给每个人点赞,并在群里@那些没有及时排成队列的同事。现在我的朋友圈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本来医药代表现在就被人诟病很多,我的许多朋友已经把我的朋友圈拉黑了。”

从法律法规上,部分行业或企业对于社交媒体的管控并不是近两年才开始的。众多上市公司和金融行业从2012年开始就基本覆盖了实名社交媒体申报制度,作为员工实名社交的重要平台,同年上线的朋友圈马上成为监控重点。空穴来风、不为无因,对泄露内部信息等法律法规确实存在监管需求。2014年6月6日,时任中国最大券商之一——中信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的张明芳在微信群和朋友圈中率先发布关于某上市公司的“管理层限制性股票 +期权方案”重大非公开信息,最终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2015〕23号)20万元。2018年4月10日,海南证监局公布〔2018〕1号行政处罚,对奋达科技(002681.SZ)员工林立、杨小桃泄露内幕信息和内幕交易的违法行为,合计罚没24.3万元。原因是销售技术中心文员杨小桃在朋友圈上提前半天泄露了公司尚未发布的信息,而部门副总林立则利用内幕信息在公开市场交易股票获利。

对于企业和员工来说,要求员工在朋友圈也要遵纪守法,或进一步要求不应发布有损公司形象或违反社会公序良俗的信息、评论,在当前的职场文化中应当算是可以接受的范围。但如果走入了更私人的领域,占领朋友圈作为信息推广渠道,就难免惹人反感了。

某著名基金公司在员工制度中明确规定,员工朋友圈不得发布与工作无关信息或跟踪社会热点散布个人错误言论,必须及时发布公司重要信息并提醒重要客户,引发公司员工通过无秘等匿名社交媒体对公司文化和管理的巨大反弹。某快消公司销售厌烦朋友圈营销,在发布广告时只对老板和同事可见,结果截屏发给老板展示自己发布的朋友圈时被老板注意到了朋友圈下面的两个小人图标(即只对部分朋友可见的标志),最终以不符合团队文化为由被劝离职。事情发展到极致,某公司员工晚上22点在微信朋友圈发表了一篇表示当时心情的文章,其中有“躺在床上,扪心自问,自认坚强,不知还能,坚持多久,也许快了,泪流满面。无愧良心和天地,此时窗外雷声不断,老天为我在流泪。人做事,天在看!”;老板10分钟之后在朋友圈下回复“如果一份工作让人如此悲伤,不做也罢”。第二天公司即以“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理由解除员工劳动合同,最终在仲裁与一审中以违法解除败诉收场。判决书中,法院认为,“微信作为一种新型的交流互动平台,所有人对于自己在其上发表的言论应付法律责任,并应承受其所产生的法律后果。员工与老板除了在工作中具有管理与被管理的劳动关系之外,生活中双方还互为微信朋友圈好友,因此在考察双方发表的微信及评论内容含义时必须要全面兼顾双方所具有的特殊关系”,员工在私人平台有感而发实属平常,老板作为公司管理者如果做出动作则代表着公司的意志,规章制度、管理流程能否如此深入员工的个人生活,该案法官给出了否定的意见。

即使在事实管理中,事实证明重压之下,必有反弹。从蓝标到魅族,从高管到普通员工,多少人打开自媒体就给公司公共传播造成巨大挑战。更不用提多少人晚上疲惫到家,打开朋友圈发现同事刚刚还发布了一条办公室玻璃窗外的夜景配一句“大功告成”之后,捏着鼻子点个赞心里暗骂一句“戏精”,所谓众志成城的工作文化私下蜕变为彼此的不信任和攀比。

企业面对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的焦虑与员工已经被不断侵蚀的私人空间是否注定是一场零和游戏?也许几个平衡点能给暗自角力的老板和员工们更多和谐的处理方式。

首先从面试的时候,员工和企业就应该互相认真地审视对方是否和自己真的匹配。许多员工在面试的时候为了获得工作表达出一副舍小为大的样子,为了公司什么都愿意付出,是对自己和未来雇主的不负责任。面试者大概率就是老板或同事,应坦然地划清自己工作与生活的边界,而不仅仅是为了营销自己;在试用期之间积极了解企业的文化和周围同事的工作氛围,避免进入忍无可忍、从头再忍的恶性循环,对于员工的职业发展和公司的工作文化营造都更有好处。

在一份稳定的工作期间,工作微信号和个人微信号分开是个好的方式。不仅是企业要求,其实很多员工也认可在同事和客户面前保持高度的专业性,得体的头像与名称、跟踪行业的新闻、有理有节的评论,与员工本人的业绩并不矛盾;而且这并不影响员工在自己私人号上设置二次元的头像或转发愤世嫉俗的内容。如果真的与客户或其他同事发展了私人友谊,用个人微信号作为一种接纳也是良好的控制社交距离的好方法。

老板与员工之间的有效沟通是企业管理的灵魂。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尝试敏捷组织的管理方式,其中最主要的驱动力之一就是发挥组织内部所有个体的力量,充分赋能。作为赋能的一个重要形式,放下身段了解员工真正希望分享的内容,推荐轻松愉悦或者专业有效的推广信息,让员工分享后感到自豪而不是丢脸;在此过程中营造所有人都要为结果负责、进而对内容和传播负责的文化氛围,是一种有效的尝试。

大量统计表明,80、90后员工对沟通方式的关注度甚至可能超过对沟通内容的关注度,对于很多以逻辑出发、关注结果的经理人来说,如何以尊重和坚定的沟通方式传达要求可能是个挑战。一位经理曾经告诉我,她推动员工分享的方式是在微信工作群中间隔着发个小红包,客气、礼貌地希望员工支持,并且会和不发的员工私下沟通是否对内容有更好的意见,比大家长似的命令要有效得多。花一些时间在沟通上,远比花很多时间和成本在员工离职管理或公共传播管理有效得多。

Fiona后来更新了一条朋友圈,“10年前在QQ上网恋,有一种分类叫隐身对其可见,另一种叫在线对其隐身;现在在朋友圈上工作,有一种分类叫提醒谁看,有一种叫不给谁看”,我相信十有八九这条朋友圈Fiona的老板和同事是看不到的。




撰文 / 星光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