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史美伦:香港交易所新任主席

发布日期:2018-05-22 07:25
摘要」淡出公众视野多年后,68岁的史美伦接受香港交易所董事会主席一职的决定在时机上很微妙,因为她面临的挑战如此明显。



史美伦(Laura Cha)仔细考虑了两个问题:为什么她要接受香港交易所(Hong Kong Stock Exchange)董事会主席一职?为什么是眼下?

“我一直在问自己这些问题,”她说。“港交所是本港唯一的本土金融机构。香港近年陷入了争吵的泥潭,而且愈演愈烈。我们需要推动交易所和这座城市都跟上时代。”

现年68岁的史美伦对香港和中国内地证券市场都不陌生,她曾在香港交易所监管机构香港证监会(SFC)及其在内地的对应机构中国证监会(CSRC)担任高级官员。

当她在大约30年前加入香港证监会时,她是该机构中唯一的女性,也是仅有的两名华人之一。自那以后,她见证了内地和香港股市的适应与演变。而如今,随着竞争对手上海证交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规模与声誉的提高,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前景看起来不确定。


在香港证监会,史美伦带领这个本土交易所从一个私人的(而且在她看来腐败的)经纪人俱乐部转型为一家上市公司。上世纪90年代初,在她主持工作期间,第一代H股(在中国内地注册并在港交所上市的企业的股票)上市。她刚刚接受的港交所领导重任,将进一步考验她作为外交官与变革者的能力。

史美伦在国际投资者和企业高管圈子中享有一定的可信度,部分原因是她是汇丰(HSBC)和联合利华(Unilever)的董事会成员。就在接任港交所主席之前,她曾领导香港政府的一个金融顾问小组。但她拒绝了在其友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郑月娥(Carrie Lam)手下担任财政司司长的职务。不过,在淡出公众视野多年后,回归令人瞩目的公共服务的决定(由港交所董事会于4月26日宣布)在时机上很微妙,因为她面临的挑战如此明显。

“香港具备过往表现记录,而且是透明的、有法治的,”她字斟句酌地说道。“当然,我说话不能太大声,或者暗示上海没有这些。”

她看待自己就像看待港交所一样:既置身于中国又放眼世界。她是一代职业女性中的一员,她们的思维在更大程度上是国际的,而非纯粹中国的。史美伦出生于上海,儿时来到香港,在当地一所教会学校读书,随后去美国上大学。她在生了孩子之后才上法学院,后来加入香港一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客户包括可口可乐(Coca-Cola)和麦当劳(McDonald’s)等跨国企业。

也许是因为事业起步较晚,她很担心自己落后。如今她必须像对待自己一样对待港交所。“我最大的恐惧就是高期望值,”她说。

在其2017年年度报告的序言中,港交所将其使命描述为“将中国与世界联系起来”。

但中国已不需要香港来实现这种联系。从今年6月起,A股将被纳入深具影响力的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这表明,自内地证交所在25年前成立及首批国企在香港上市以来,中国走得有多远。

2015年年中,上海股市暴跌,监管机构先是启用“熔断机制”,然后迫使国内经纪商买入股票救市。自那以后,上海证交所慢慢恢复了声誉。该证交所毫不掩饰其将在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带回国内的希望,为此推出一类特别的股票,即“中国存托凭证”(CDR),使之更容易实现。其目标包括在纽约上市的阿里巴巴(Alibaba)和在香港上市的腾讯(Tencent)。

然而,史美伦预计将继续推动这两个世界互联互通。如果香港想要拥有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未来,它就必须吸引最大规模的一些首次发行,这意味着与中国内地以及纽约、伦敦竞争。接下来几个月,可能的上市包括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小米(Xiaomi)等内地企业,以及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等公司的国际首次公开发行(IPO)。

因此,她必须推动香港成为上市的最佳场所,同时又要显示出对中国自身的支持——现阶段,两地交易所日益处于可能发生冲突(竞争而非合作)的航向上。这两项任务不相互矛盾吗?

“过去,我们连通了两个世界,”她说,“现在我们需要添加价值。过去,上海要迎头赶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中国内地)处于有利地位,可以吸引企业回归发行A股。香港不能自满,”她表示,与此同时,“中国希望香港发展好,希望看到‘一国两制’取得成功。”意识到这番话将被很多人视为天真,她补充说:“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假,但我真的相信北京方面希望香港繁荣兴旺。”

表面上看,港交所的状况看起来不错。港交所2017年收入增长19%,利润增长28%。新上市公司数量创历史新高,恒生指数(Hang Seng index)是全球表现最佳的市场。然而,按IPO募资规模计算,香港只能排第三。上交所和纽交所在价值上领先,而上海和深圳在上市数量上超过香港。

港交所正在通过变革来应对内地的竞争威胁。但为使自身更具竞争力而采取的改革措施,也意味着与上海直接竞争,使得史美伦修补两地关系的使命更加困难。“我告诉企业,我们有两大组成部分,”她说,“我们背靠祖国,放眼全球。伦敦或纽约没有中国元素,而上海没有国际维度。”

向史美伦提出的三个关键问题

谁是你心目中的领导力英雄?

朱镕基,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几年,他有远见和勇气领导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改革,而我有幸在他手下工作。非典危机期间管理中国卫生系统的吴仪,以及具有全球凝聚力的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

如果现在不担任港交所主席,你会做什么?

我会继续在香港金融发展局(Financial Services Development Council)任职,协助港府改进和提升本港的金融市场。

你在领导力方面的首要经验是什么?

一个人必须拥有实质性的东西,人们才愿意敬重你,接受你的领导;但你在照看植物时,一定不能忽视整个森林和更大的格局。


撰文 /  桑晓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淡出公众视野多年后,68岁的史美伦接受香港交易所董事会主席一职的决定在时机上很微妙,因为她面临的挑战如此明显。



史美伦(Laura Cha)仔细考虑了两个问题:为什么她要接受香港交易所(Hong Kong Stock Exchange)董事会主席一职?为什么是眼下?

“我一直在问自己这些问题,”她说。“港交所是本港唯一的本土金融机构。香港近年陷入了争吵的泥潭,而且愈演愈烈。我们需要推动交易所和这座城市都跟上时代。”

现年68岁的史美伦对香港和中国内地证券市场都不陌生,她曾在香港交易所监管机构香港证监会(SFC)及其在内地的对应机构中国证监会(CSRC)担任高级官员。

当她在大约30年前加入香港证监会时,她是该机构中唯一的女性,也是仅有的两名华人之一。自那以后,她见证了内地和香港股市的适应与演变。而如今,随着竞争对手上海证交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规模与声誉的提高,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前景看起来不确定。


在香港证监会,史美伦带领这个本土交易所从一个私人的(而且在她看来腐败的)经纪人俱乐部转型为一家上市公司。上世纪90年代初,在她主持工作期间,第一代H股(在中国内地注册并在港交所上市的企业的股票)上市。她刚刚接受的港交所领导重任,将进一步考验她作为外交官与变革者的能力。

史美伦在国际投资者和企业高管圈子中享有一定的可信度,部分原因是她是汇丰(HSBC)和联合利华(Unilever)的董事会成员。就在接任港交所主席之前,她曾领导香港政府的一个金融顾问小组。但她拒绝了在其友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郑月娥(Carrie Lam)手下担任财政司司长的职务。不过,在淡出公众视野多年后,回归令人瞩目的公共服务的决定(由港交所董事会于4月26日宣布)在时机上很微妙,因为她面临的挑战如此明显。

“香港具备过往表现记录,而且是透明的、有法治的,”她字斟句酌地说道。“当然,我说话不能太大声,或者暗示上海没有这些。”

她看待自己就像看待港交所一样:既置身于中国又放眼世界。她是一代职业女性中的一员,她们的思维在更大程度上是国际的,而非纯粹中国的。史美伦出生于上海,儿时来到香港,在当地一所教会学校读书,随后去美国上大学。她在生了孩子之后才上法学院,后来加入香港一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客户包括可口可乐(Coca-Cola)和麦当劳(McDonald’s)等跨国企业。

也许是因为事业起步较晚,她很担心自己落后。如今她必须像对待自己一样对待港交所。“我最大的恐惧就是高期望值,”她说。

在其2017年年度报告的序言中,港交所将其使命描述为“将中国与世界联系起来”。

但中国已不需要香港来实现这种联系。从今年6月起,A股将被纳入深具影响力的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这表明,自内地证交所在25年前成立及首批国企在香港上市以来,中国走得有多远。

2015年年中,上海股市暴跌,监管机构先是启用“熔断机制”,然后迫使国内经纪商买入股票救市。自那以后,上海证交所慢慢恢复了声誉。该证交所毫不掩饰其将在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带回国内的希望,为此推出一类特别的股票,即“中国存托凭证”(CDR),使之更容易实现。其目标包括在纽约上市的阿里巴巴(Alibaba)和在香港上市的腾讯(Tencent)。

然而,史美伦预计将继续推动这两个世界互联互通。如果香港想要拥有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未来,它就必须吸引最大规模的一些首次发行,这意味着与中国内地以及纽约、伦敦竞争。接下来几个月,可能的上市包括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小米(Xiaomi)等内地企业,以及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等公司的国际首次公开发行(IPO)。

因此,她必须推动香港成为上市的最佳场所,同时又要显示出对中国自身的支持——现阶段,两地交易所日益处于可能发生冲突(竞争而非合作)的航向上。这两项任务不相互矛盾吗?

“过去,我们连通了两个世界,”她说,“现在我们需要添加价值。过去,上海要迎头赶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中国内地)处于有利地位,可以吸引企业回归发行A股。香港不能自满,”她表示,与此同时,“中国希望香港发展好,希望看到‘一国两制’取得成功。”意识到这番话将被很多人视为天真,她补充说:“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假,但我真的相信北京方面希望香港繁荣兴旺。”

表面上看,港交所的状况看起来不错。港交所2017年收入增长19%,利润增长28%。新上市公司数量创历史新高,恒生指数(Hang Seng index)是全球表现最佳的市场。然而,按IPO募资规模计算,香港只能排第三。上交所和纽交所在价值上领先,而上海和深圳在上市数量上超过香港。

港交所正在通过变革来应对内地的竞争威胁。但为使自身更具竞争力而采取的改革措施,也意味着与上海直接竞争,使得史美伦修补两地关系的使命更加困难。“我告诉企业,我们有两大组成部分,”她说,“我们背靠祖国,放眼全球。伦敦或纽约没有中国元素,而上海没有国际维度。”

向史美伦提出的三个关键问题

谁是你心目中的领导力英雄?

朱镕基,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几年,他有远见和勇气领导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改革,而我有幸在他手下工作。非典危机期间管理中国卫生系统的吴仪,以及具有全球凝聚力的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

如果现在不担任港交所主席,你会做什么?

我会继续在香港金融发展局(Financial Services Development Council)任职,协助港府改进和提升本港的金融市场。

你在领导力方面的首要经验是什么?

一个人必须拥有实质性的东西,人们才愿意敬重你,接受你的领导;但你在照看植物时,一定不能忽视整个森林和更大的格局。


撰文 /  桑晓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淡出公众视野多年后,68岁的史美伦接受香港交易所董事会主席一职的决定在时机上很微妙,因为她面临的挑战如此明显。



史美伦(Laura Cha)仔细考虑了两个问题:为什么她要接受香港交易所(Hong Kong Stock Exchange)董事会主席一职?为什么是眼下?

“我一直在问自己这些问题,”她说。“港交所是本港唯一的本土金融机构。香港近年陷入了争吵的泥潭,而且愈演愈烈。我们需要推动交易所和这座城市都跟上时代。”

现年68岁的史美伦对香港和中国内地证券市场都不陌生,她曾在香港交易所监管机构香港证监会(SFC)及其在内地的对应机构中国证监会(CSRC)担任高级官员。

当她在大约30年前加入香港证监会时,她是该机构中唯一的女性,也是仅有的两名华人之一。自那以后,她见证了内地和香港股市的适应与演变。而如今,随着竞争对手上海证交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规模与声誉的提高,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前景看起来不确定。


在香港证监会,史美伦带领这个本土交易所从一个私人的(而且在她看来腐败的)经纪人俱乐部转型为一家上市公司。上世纪90年代初,在她主持工作期间,第一代H股(在中国内地注册并在港交所上市的企业的股票)上市。她刚刚接受的港交所领导重任,将进一步考验她作为外交官与变革者的能力。

史美伦在国际投资者和企业高管圈子中享有一定的可信度,部分原因是她是汇丰(HSBC)和联合利华(Unilever)的董事会成员。就在接任港交所主席之前,她曾领导香港政府的一个金融顾问小组。但她拒绝了在其友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郑月娥(Carrie Lam)手下担任财政司司长的职务。不过,在淡出公众视野多年后,回归令人瞩目的公共服务的决定(由港交所董事会于4月26日宣布)在时机上很微妙,因为她面临的挑战如此明显。

“香港具备过往表现记录,而且是透明的、有法治的,”她字斟句酌地说道。“当然,我说话不能太大声,或者暗示上海没有这些。”

她看待自己就像看待港交所一样:既置身于中国又放眼世界。她是一代职业女性中的一员,她们的思维在更大程度上是国际的,而非纯粹中国的。史美伦出生于上海,儿时来到香港,在当地一所教会学校读书,随后去美国上大学。她在生了孩子之后才上法学院,后来加入香港一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客户包括可口可乐(Coca-Cola)和麦当劳(McDonald’s)等跨国企业。

也许是因为事业起步较晚,她很担心自己落后。如今她必须像对待自己一样对待港交所。“我最大的恐惧就是高期望值,”她说。

在其2017年年度报告的序言中,港交所将其使命描述为“将中国与世界联系起来”。

但中国已不需要香港来实现这种联系。从今年6月起,A股将被纳入深具影响力的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这表明,自内地证交所在25年前成立及首批国企在香港上市以来,中国走得有多远。

2015年年中,上海股市暴跌,监管机构先是启用“熔断机制”,然后迫使国内经纪商买入股票救市。自那以后,上海证交所慢慢恢复了声誉。该证交所毫不掩饰其将在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带回国内的希望,为此推出一类特别的股票,即“中国存托凭证”(CDR),使之更容易实现。其目标包括在纽约上市的阿里巴巴(Alibaba)和在香港上市的腾讯(Tencent)。

然而,史美伦预计将继续推动这两个世界互联互通。如果香港想要拥有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未来,它就必须吸引最大规模的一些首次发行,这意味着与中国内地以及纽约、伦敦竞争。接下来几个月,可能的上市包括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小米(Xiaomi)等内地企业,以及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等公司的国际首次公开发行(IPO)。

因此,她必须推动香港成为上市的最佳场所,同时又要显示出对中国自身的支持——现阶段,两地交易所日益处于可能发生冲突(竞争而非合作)的航向上。这两项任务不相互矛盾吗?

“过去,我们连通了两个世界,”她说,“现在我们需要添加价值。过去,上海要迎头赶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中国内地)处于有利地位,可以吸引企业回归发行A股。香港不能自满,”她表示,与此同时,“中国希望香港发展好,希望看到‘一国两制’取得成功。”意识到这番话将被很多人视为天真,她补充说:“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假,但我真的相信北京方面希望香港繁荣兴旺。”

表面上看,港交所的状况看起来不错。港交所2017年收入增长19%,利润增长28%。新上市公司数量创历史新高,恒生指数(Hang Seng index)是全球表现最佳的市场。然而,按IPO募资规模计算,香港只能排第三。上交所和纽交所在价值上领先,而上海和深圳在上市数量上超过香港。

港交所正在通过变革来应对内地的竞争威胁。但为使自身更具竞争力而采取的改革措施,也意味着与上海直接竞争,使得史美伦修补两地关系的使命更加困难。“我告诉企业,我们有两大组成部分,”她说,“我们背靠祖国,放眼全球。伦敦或纽约没有中国元素,而上海没有国际维度。”

向史美伦提出的三个关键问题

谁是你心目中的领导力英雄?

朱镕基,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几年,他有远见和勇气领导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改革,而我有幸在他手下工作。非典危机期间管理中国卫生系统的吴仪,以及具有全球凝聚力的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

如果现在不担任港交所主席,你会做什么?

我会继续在香港金融发展局(Financial Services Development Council)任职,协助港府改进和提升本港的金融市场。

你在领导力方面的首要经验是什么?

一个人必须拥有实质性的东西,人们才愿意敬重你,接受你的领导;但你在照看植物时,一定不能忽视整个森林和更大的格局。


撰文 /  桑晓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史美伦:香港交易所新任主席

发布日期:2018-05-22 07:25
摘要」淡出公众视野多年后,68岁的史美伦接受香港交易所董事会主席一职的决定在时机上很微妙,因为她面临的挑战如此明显。



史美伦(Laura Cha)仔细考虑了两个问题:为什么她要接受香港交易所(Hong Kong Stock Exchange)董事会主席一职?为什么是眼下?

“我一直在问自己这些问题,”她说。“港交所是本港唯一的本土金融机构。香港近年陷入了争吵的泥潭,而且愈演愈烈。我们需要推动交易所和这座城市都跟上时代。”

现年68岁的史美伦对香港和中国内地证券市场都不陌生,她曾在香港交易所监管机构香港证监会(SFC)及其在内地的对应机构中国证监会(CSRC)担任高级官员。

当她在大约30年前加入香港证监会时,她是该机构中唯一的女性,也是仅有的两名华人之一。自那以后,她见证了内地和香港股市的适应与演变。而如今,随着竞争对手上海证交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规模与声誉的提高,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前景看起来不确定。


在香港证监会,史美伦带领这个本土交易所从一个私人的(而且在她看来腐败的)经纪人俱乐部转型为一家上市公司。上世纪90年代初,在她主持工作期间,第一代H股(在中国内地注册并在港交所上市的企业的股票)上市。她刚刚接受的港交所领导重任,将进一步考验她作为外交官与变革者的能力。

史美伦在国际投资者和企业高管圈子中享有一定的可信度,部分原因是她是汇丰(HSBC)和联合利华(Unilever)的董事会成员。就在接任港交所主席之前,她曾领导香港政府的一个金融顾问小组。但她拒绝了在其友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郑月娥(Carrie Lam)手下担任财政司司长的职务。不过,在淡出公众视野多年后,回归令人瞩目的公共服务的决定(由港交所董事会于4月26日宣布)在时机上很微妙,因为她面临的挑战如此明显。

“香港具备过往表现记录,而且是透明的、有法治的,”她字斟句酌地说道。“当然,我说话不能太大声,或者暗示上海没有这些。”

她看待自己就像看待港交所一样:既置身于中国又放眼世界。她是一代职业女性中的一员,她们的思维在更大程度上是国际的,而非纯粹中国的。史美伦出生于上海,儿时来到香港,在当地一所教会学校读书,随后去美国上大学。她在生了孩子之后才上法学院,后来加入香港一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客户包括可口可乐(Coca-Cola)和麦当劳(McDonald’s)等跨国企业。

也许是因为事业起步较晚,她很担心自己落后。如今她必须像对待自己一样对待港交所。“我最大的恐惧就是高期望值,”她说。

在其2017年年度报告的序言中,港交所将其使命描述为“将中国与世界联系起来”。

但中国已不需要香港来实现这种联系。从今年6月起,A股将被纳入深具影响力的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这表明,自内地证交所在25年前成立及首批国企在香港上市以来,中国走得有多远。

2015年年中,上海股市暴跌,监管机构先是启用“熔断机制”,然后迫使国内经纪商买入股票救市。自那以后,上海证交所慢慢恢复了声誉。该证交所毫不掩饰其将在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带回国内的希望,为此推出一类特别的股票,即“中国存托凭证”(CDR),使之更容易实现。其目标包括在纽约上市的阿里巴巴(Alibaba)和在香港上市的腾讯(Tencent)。

然而,史美伦预计将继续推动这两个世界互联互通。如果香港想要拥有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未来,它就必须吸引最大规模的一些首次发行,这意味着与中国内地以及纽约、伦敦竞争。接下来几个月,可能的上市包括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小米(Xiaomi)等内地企业,以及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等公司的国际首次公开发行(IPO)。

因此,她必须推动香港成为上市的最佳场所,同时又要显示出对中国自身的支持——现阶段,两地交易所日益处于可能发生冲突(竞争而非合作)的航向上。这两项任务不相互矛盾吗?

“过去,我们连通了两个世界,”她说,“现在我们需要添加价值。过去,上海要迎头赶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中国内地)处于有利地位,可以吸引企业回归发行A股。香港不能自满,”她表示,与此同时,“中国希望香港发展好,希望看到‘一国两制’取得成功。”意识到这番话将被很多人视为天真,她补充说:“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假,但我真的相信北京方面希望香港繁荣兴旺。”

表面上看,港交所的状况看起来不错。港交所2017年收入增长19%,利润增长28%。新上市公司数量创历史新高,恒生指数(Hang Seng index)是全球表现最佳的市场。然而,按IPO募资规模计算,香港只能排第三。上交所和纽交所在价值上领先,而上海和深圳在上市数量上超过香港。

港交所正在通过变革来应对内地的竞争威胁。但为使自身更具竞争力而采取的改革措施,也意味着与上海直接竞争,使得史美伦修补两地关系的使命更加困难。“我告诉企业,我们有两大组成部分,”她说,“我们背靠祖国,放眼全球。伦敦或纽约没有中国元素,而上海没有国际维度。”

向史美伦提出的三个关键问题

谁是你心目中的领导力英雄?

朱镕基,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几年,他有远见和勇气领导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改革,而我有幸在他手下工作。非典危机期间管理中国卫生系统的吴仪,以及具有全球凝聚力的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

如果现在不担任港交所主席,你会做什么?

我会继续在香港金融发展局(Financial Services Development Council)任职,协助港府改进和提升本港的金融市场。

你在领导力方面的首要经验是什么?

一个人必须拥有实质性的东西,人们才愿意敬重你,接受你的领导;但你在照看植物时,一定不能忽视整个森林和更大的格局。


撰文 /  桑晓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淡出公众视野多年后,68岁的史美伦接受香港交易所董事会主席一职的决定在时机上很微妙,因为她面临的挑战如此明显。



史美伦(Laura Cha)仔细考虑了两个问题:为什么她要接受香港交易所(Hong Kong Stock Exchange)董事会主席一职?为什么是眼下?

“我一直在问自己这些问题,”她说。“港交所是本港唯一的本土金融机构。香港近年陷入了争吵的泥潭,而且愈演愈烈。我们需要推动交易所和这座城市都跟上时代。”

现年68岁的史美伦对香港和中国内地证券市场都不陌生,她曾在香港交易所监管机构香港证监会(SFC)及其在内地的对应机构中国证监会(CSRC)担任高级官员。

当她在大约30年前加入香港证监会时,她是该机构中唯一的女性,也是仅有的两名华人之一。自那以后,她见证了内地和香港股市的适应与演变。而如今,随着竞争对手上海证交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规模与声誉的提高,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前景看起来不确定。


在香港证监会,史美伦带领这个本土交易所从一个私人的(而且在她看来腐败的)经纪人俱乐部转型为一家上市公司。上世纪90年代初,在她主持工作期间,第一代H股(在中国内地注册并在港交所上市的企业的股票)上市。她刚刚接受的港交所领导重任,将进一步考验她作为外交官与变革者的能力。

史美伦在国际投资者和企业高管圈子中享有一定的可信度,部分原因是她是汇丰(HSBC)和联合利华(Unilever)的董事会成员。就在接任港交所主席之前,她曾领导香港政府的一个金融顾问小组。但她拒绝了在其友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郑月娥(Carrie Lam)手下担任财政司司长的职务。不过,在淡出公众视野多年后,回归令人瞩目的公共服务的决定(由港交所董事会于4月26日宣布)在时机上很微妙,因为她面临的挑战如此明显。

“香港具备过往表现记录,而且是透明的、有法治的,”她字斟句酌地说道。“当然,我说话不能太大声,或者暗示上海没有这些。”

她看待自己就像看待港交所一样:既置身于中国又放眼世界。她是一代职业女性中的一员,她们的思维在更大程度上是国际的,而非纯粹中国的。史美伦出生于上海,儿时来到香港,在当地一所教会学校读书,随后去美国上大学。她在生了孩子之后才上法学院,后来加入香港一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客户包括可口可乐(Coca-Cola)和麦当劳(McDonald’s)等跨国企业。

也许是因为事业起步较晚,她很担心自己落后。如今她必须像对待自己一样对待港交所。“我最大的恐惧就是高期望值,”她说。

在其2017年年度报告的序言中,港交所将其使命描述为“将中国与世界联系起来”。

但中国已不需要香港来实现这种联系。从今年6月起,A股将被纳入深具影响力的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这表明,自内地证交所在25年前成立及首批国企在香港上市以来,中国走得有多远。

2015年年中,上海股市暴跌,监管机构先是启用“熔断机制”,然后迫使国内经纪商买入股票救市。自那以后,上海证交所慢慢恢复了声誉。该证交所毫不掩饰其将在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带回国内的希望,为此推出一类特别的股票,即“中国存托凭证”(CDR),使之更容易实现。其目标包括在纽约上市的阿里巴巴(Alibaba)和在香港上市的腾讯(Tencent)。

然而,史美伦预计将继续推动这两个世界互联互通。如果香港想要拥有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未来,它就必须吸引最大规模的一些首次发行,这意味着与中国内地以及纽约、伦敦竞争。接下来几个月,可能的上市包括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小米(Xiaomi)等内地企业,以及沙特阿美(Saudi Aramco)等公司的国际首次公开发行(IPO)。

因此,她必须推动香港成为上市的最佳场所,同时又要显示出对中国自身的支持——现阶段,两地交易所日益处于可能发生冲突(竞争而非合作)的航向上。这两项任务不相互矛盾吗?

“过去,我们连通了两个世界,”她说,“现在我们需要添加价值。过去,上海要迎头赶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中国内地)处于有利地位,可以吸引企业回归发行A股。香港不能自满,”她表示,与此同时,“中国希望香港发展好,希望看到‘一国两制’取得成功。”意识到这番话将被很多人视为天真,她补充说:“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假,但我真的相信北京方面希望香港繁荣兴旺。”

表面上看,港交所的状况看起来不错。港交所2017年收入增长19%,利润增长28%。新上市公司数量创历史新高,恒生指数(Hang Seng index)是全球表现最佳的市场。然而,按IPO募资规模计算,香港只能排第三。上交所和纽交所在价值上领先,而上海和深圳在上市数量上超过香港。

港交所正在通过变革来应对内地的竞争威胁。但为使自身更具竞争力而采取的改革措施,也意味着与上海直接竞争,使得史美伦修补两地关系的使命更加困难。“我告诉企业,我们有两大组成部分,”她说,“我们背靠祖国,放眼全球。伦敦或纽约没有中国元素,而上海没有国际维度。”

向史美伦提出的三个关键问题

谁是你心目中的领导力英雄?

朱镕基,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头几年,他有远见和勇气领导中国的政治和经济改革,而我有幸在他手下工作。非典危机期间管理中国卫生系统的吴仪,以及具有全球凝聚力的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

如果现在不担任港交所主席,你会做什么?

我会继续在香港金融发展局(Financial Services Development Council)任职,协助港府改进和提升本港的金融市场。

你在领导力方面的首要经验是什么?

一个人必须拥有实质性的东西,人们才愿意敬重你,接受你的领导;但你在照看植物时,一定不能忽视整个森林和更大的格局。


撰文 /  桑晓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