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刘鹤在美中贸易过招中具备优势

发布日期:2018-05-22 06:48
摘要」看似无关的因素会影响这位中国副总理和美国财长姆努钦在经贸谈判中的讨价还价。迄今的证据表明中方准备得更充分。



在北京,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副总理刘鹤拥有一份“中国最糟糕的工作”。

在作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最具影响力的经济顾问置身于幕后多年后,如今的刘鹤已成为一个重量级官员,其职责权限涵盖对美对欧经贸谈判、金融监管、货币政策、国企改革和产业政策。

自1990年代中期朱镕基同时担任央行行长和中国事实上的经济掌舵者以来,中国还没有一位副总理被要求挑起如此沉重的负担。

上周,刘鹤率领一个代表团前往华盛顿举行旨在避免贸易战的会谈,那是他面临的第一个重大考验。他似乎通过了这场考验,因为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同意“搁置贸易战”,以换取刘鹤团队提出的一个可以说很模糊的承诺,即中国将购买更多的美国商品与服务;中国政府一直表示它准备并且愿意这么做。

刘鹤和中国的其他许多官员长期主张,鉴于中国“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以及对于高质量经济发展的需要”,降低3370亿美元的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符合中国自身利益。

刘鹤眼下面临的挑战将是,在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围绕贸易失衡、相互投资限制和中国产业政策的分歧试图谈判达成永久和解之际,确保双方之间的停战状态能持续下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可能会危及这位副总理推进其他紧迫问题(比如人民币国际化和国企改革)的能力。

刘鹤和姆努钦本质上正在下一盘复杂的国际象棋,看似无关的因素会影响他们在经贸谈判中的讨价还价。迄今的证据表明,中方在这场博弈中似乎准备得更充分。

据三名听取了谈判情况介绍的人士透露,在得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将解除中国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之一不得采购美国组件的禁令之前,刘鹤甚至拒绝访问华盛顿。在该禁令被放松之前,中兴通讯(ZTE)无法恢复生产。中兴被指违反了其与美国就该公司伊朗和朝鲜业务达成的和解协议。

作为回报,在上周谈判期间,中国政府取消了最近对进口美国高粱开征的反倾销关税,并通过了对于贝恩资本(Bain Capital)以180亿美元收购东芝(Toshiba)芯片部门的交易的反垄断审核。

但在美国总统对中兴的特赦条款得到最终落实之前,中国政府不太可能在贸易或其它陷入僵局的交易上——比如拟议中的高通(Qualcomm)以470亿美元收购荷兰恩智浦(NXP)的交易——做出更多让步。而鉴于特朗普有关处罚中兴将导致“中国失去太多就业岗位”的表态在华盛顿引发强烈政治反弹,在中兴问题上的最终妥协现在有可能做不到。如果中兴倒下,美中在贸易方面达成持久和平条约的前景也将不复存在。

这盘前所未有的地缘政治国际象棋的额外维度——至少在刘鹤与姆努钦看来——是朝鲜。

尽管两人都不太可能在当前经贸谈判的环境提及此事,但6月12日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峰会将是他们的考量因素。

在刘鹤和姆努钦上周四展开贸易谈判时,特朗普暗示,朝鲜最近威胁退出峰会可能是由于习近平在幕后施压。中国国家主席有没有这么做并不重要。如果特朗普认为他做了,习近平和刘鹤可以在贸易谈判中利用他的这一担忧。

在上任后的第一年,特朗普经常显示出希望与中国保持稳定关系,而对朝鲜开战。现在,很可能是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达成历史性和平协议的梦想,帮助刘鹤暂时平息了一场中美贸易战。



撰文 / 米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看似无关的因素会影响这位中国副总理和美国财长姆努钦在经贸谈判中的讨价还价。迄今的证据表明中方准备得更充分。



在北京,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副总理刘鹤拥有一份“中国最糟糕的工作”。

在作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最具影响力的经济顾问置身于幕后多年后,如今的刘鹤已成为一个重量级官员,其职责权限涵盖对美对欧经贸谈判、金融监管、货币政策、国企改革和产业政策。

自1990年代中期朱镕基同时担任央行行长和中国事实上的经济掌舵者以来,中国还没有一位副总理被要求挑起如此沉重的负担。

上周,刘鹤率领一个代表团前往华盛顿举行旨在避免贸易战的会谈,那是他面临的第一个重大考验。他似乎通过了这场考验,因为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同意“搁置贸易战”,以换取刘鹤团队提出的一个可以说很模糊的承诺,即中国将购买更多的美国商品与服务;中国政府一直表示它准备并且愿意这么做。

刘鹤和中国的其他许多官员长期主张,鉴于中国“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以及对于高质量经济发展的需要”,降低3370亿美元的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符合中国自身利益。

刘鹤眼下面临的挑战将是,在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围绕贸易失衡、相互投资限制和中国产业政策的分歧试图谈判达成永久和解之际,确保双方之间的停战状态能持续下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可能会危及这位副总理推进其他紧迫问题(比如人民币国际化和国企改革)的能力。

刘鹤和姆努钦本质上正在下一盘复杂的国际象棋,看似无关的因素会影响他们在经贸谈判中的讨价还价。迄今的证据表明,中方在这场博弈中似乎准备得更充分。

据三名听取了谈判情况介绍的人士透露,在得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将解除中国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之一不得采购美国组件的禁令之前,刘鹤甚至拒绝访问华盛顿。在该禁令被放松之前,中兴通讯(ZTE)无法恢复生产。中兴被指违反了其与美国就该公司伊朗和朝鲜业务达成的和解协议。

作为回报,在上周谈判期间,中国政府取消了最近对进口美国高粱开征的反倾销关税,并通过了对于贝恩资本(Bain Capital)以180亿美元收购东芝(Toshiba)芯片部门的交易的反垄断审核。

但在美国总统对中兴的特赦条款得到最终落实之前,中国政府不太可能在贸易或其它陷入僵局的交易上——比如拟议中的高通(Qualcomm)以470亿美元收购荷兰恩智浦(NXP)的交易——做出更多让步。而鉴于特朗普有关处罚中兴将导致“中国失去太多就业岗位”的表态在华盛顿引发强烈政治反弹,在中兴问题上的最终妥协现在有可能做不到。如果中兴倒下,美中在贸易方面达成持久和平条约的前景也将不复存在。

这盘前所未有的地缘政治国际象棋的额外维度——至少在刘鹤与姆努钦看来——是朝鲜。

尽管两人都不太可能在当前经贸谈判的环境提及此事,但6月12日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峰会将是他们的考量因素。

在刘鹤和姆努钦上周四展开贸易谈判时,特朗普暗示,朝鲜最近威胁退出峰会可能是由于习近平在幕后施压。中国国家主席有没有这么做并不重要。如果特朗普认为他做了,习近平和刘鹤可以在贸易谈判中利用他的这一担忧。

在上任后的第一年,特朗普经常显示出希望与中国保持稳定关系,而对朝鲜开战。现在,很可能是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达成历史性和平协议的梦想,帮助刘鹤暂时平息了一场中美贸易战。



撰文 / 米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看似无关的因素会影响这位中国副总理和美国财长姆努钦在经贸谈判中的讨价还价。迄今的证据表明中方准备得更充分。



在北京,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副总理刘鹤拥有一份“中国最糟糕的工作”。

在作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最具影响力的经济顾问置身于幕后多年后,如今的刘鹤已成为一个重量级官员,其职责权限涵盖对美对欧经贸谈判、金融监管、货币政策、国企改革和产业政策。

自1990年代中期朱镕基同时担任央行行长和中国事实上的经济掌舵者以来,中国还没有一位副总理被要求挑起如此沉重的负担。

上周,刘鹤率领一个代表团前往华盛顿举行旨在避免贸易战的会谈,那是他面临的第一个重大考验。他似乎通过了这场考验,因为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同意“搁置贸易战”,以换取刘鹤团队提出的一个可以说很模糊的承诺,即中国将购买更多的美国商品与服务;中国政府一直表示它准备并且愿意这么做。

刘鹤和中国的其他许多官员长期主张,鉴于中国“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以及对于高质量经济发展的需要”,降低3370亿美元的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符合中国自身利益。

刘鹤眼下面临的挑战将是,在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围绕贸易失衡、相互投资限制和中国产业政策的分歧试图谈判达成永久和解之际,确保双方之间的停战状态能持续下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可能会危及这位副总理推进其他紧迫问题(比如人民币国际化和国企改革)的能力。

刘鹤和姆努钦本质上正在下一盘复杂的国际象棋,看似无关的因素会影响他们在经贸谈判中的讨价还价。迄今的证据表明,中方在这场博弈中似乎准备得更充分。

据三名听取了谈判情况介绍的人士透露,在得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将解除中国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之一不得采购美国组件的禁令之前,刘鹤甚至拒绝访问华盛顿。在该禁令被放松之前,中兴通讯(ZTE)无法恢复生产。中兴被指违反了其与美国就该公司伊朗和朝鲜业务达成的和解协议。

作为回报,在上周谈判期间,中国政府取消了最近对进口美国高粱开征的反倾销关税,并通过了对于贝恩资本(Bain Capital)以180亿美元收购东芝(Toshiba)芯片部门的交易的反垄断审核。

但在美国总统对中兴的特赦条款得到最终落实之前,中国政府不太可能在贸易或其它陷入僵局的交易上——比如拟议中的高通(Qualcomm)以470亿美元收购荷兰恩智浦(NXP)的交易——做出更多让步。而鉴于特朗普有关处罚中兴将导致“中国失去太多就业岗位”的表态在华盛顿引发强烈政治反弹,在中兴问题上的最终妥协现在有可能做不到。如果中兴倒下,美中在贸易方面达成持久和平条约的前景也将不复存在。

这盘前所未有的地缘政治国际象棋的额外维度——至少在刘鹤与姆努钦看来——是朝鲜。

尽管两人都不太可能在当前经贸谈判的环境提及此事,但6月12日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峰会将是他们的考量因素。

在刘鹤和姆努钦上周四展开贸易谈判时,特朗普暗示,朝鲜最近威胁退出峰会可能是由于习近平在幕后施压。中国国家主席有没有这么做并不重要。如果特朗普认为他做了,习近平和刘鹤可以在贸易谈判中利用他的这一担忧。

在上任后的第一年,特朗普经常显示出希望与中国保持稳定关系,而对朝鲜开战。现在,很可能是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达成历史性和平协议的梦想,帮助刘鹤暂时平息了一场中美贸易战。



撰文 / 米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刘鹤在美中贸易过招中具备优势

发布日期:2018-05-22 06:48
摘要」看似无关的因素会影响这位中国副总理和美国财长姆努钦在经贸谈判中的讨价还价。迄今的证据表明中方准备得更充分。



在北京,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副总理刘鹤拥有一份“中国最糟糕的工作”。

在作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最具影响力的经济顾问置身于幕后多年后,如今的刘鹤已成为一个重量级官员,其职责权限涵盖对美对欧经贸谈判、金融监管、货币政策、国企改革和产业政策。

自1990年代中期朱镕基同时担任央行行长和中国事实上的经济掌舵者以来,中国还没有一位副总理被要求挑起如此沉重的负担。

上周,刘鹤率领一个代表团前往华盛顿举行旨在避免贸易战的会谈,那是他面临的第一个重大考验。他似乎通过了这场考验,因为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同意“搁置贸易战”,以换取刘鹤团队提出的一个可以说很模糊的承诺,即中国将购买更多的美国商品与服务;中国政府一直表示它准备并且愿意这么做。

刘鹤和中国的其他许多官员长期主张,鉴于中国“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以及对于高质量经济发展的需要”,降低3370亿美元的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符合中国自身利益。

刘鹤眼下面临的挑战将是,在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围绕贸易失衡、相互投资限制和中国产业政策的分歧试图谈判达成永久和解之际,确保双方之间的停战状态能持续下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可能会危及这位副总理推进其他紧迫问题(比如人民币国际化和国企改革)的能力。

刘鹤和姆努钦本质上正在下一盘复杂的国际象棋,看似无关的因素会影响他们在经贸谈判中的讨价还价。迄今的证据表明,中方在这场博弈中似乎准备得更充分。

据三名听取了谈判情况介绍的人士透露,在得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将解除中国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之一不得采购美国组件的禁令之前,刘鹤甚至拒绝访问华盛顿。在该禁令被放松之前,中兴通讯(ZTE)无法恢复生产。中兴被指违反了其与美国就该公司伊朗和朝鲜业务达成的和解协议。

作为回报,在上周谈判期间,中国政府取消了最近对进口美国高粱开征的反倾销关税,并通过了对于贝恩资本(Bain Capital)以180亿美元收购东芝(Toshiba)芯片部门的交易的反垄断审核。

但在美国总统对中兴的特赦条款得到最终落实之前,中国政府不太可能在贸易或其它陷入僵局的交易上——比如拟议中的高通(Qualcomm)以470亿美元收购荷兰恩智浦(NXP)的交易——做出更多让步。而鉴于特朗普有关处罚中兴将导致“中国失去太多就业岗位”的表态在华盛顿引发强烈政治反弹,在中兴问题上的最终妥协现在有可能做不到。如果中兴倒下,美中在贸易方面达成持久和平条约的前景也将不复存在。

这盘前所未有的地缘政治国际象棋的额外维度——至少在刘鹤与姆努钦看来——是朝鲜。

尽管两人都不太可能在当前经贸谈判的环境提及此事,但6月12日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峰会将是他们的考量因素。

在刘鹤和姆努钦上周四展开贸易谈判时,特朗普暗示,朝鲜最近威胁退出峰会可能是由于习近平在幕后施压。中国国家主席有没有这么做并不重要。如果特朗普认为他做了,习近平和刘鹤可以在贸易谈判中利用他的这一担忧。

在上任后的第一年,特朗普经常显示出希望与中国保持稳定关系,而对朝鲜开战。现在,很可能是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达成历史性和平协议的梦想,帮助刘鹤暂时平息了一场中美贸易战。



撰文 / 米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看似无关的因素会影响这位中国副总理和美国财长姆努钦在经贸谈判中的讨价还价。迄今的证据表明中方准备得更充分。



在北京,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副总理刘鹤拥有一份“中国最糟糕的工作”。

在作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最具影响力的经济顾问置身于幕后多年后,如今的刘鹤已成为一个重量级官员,其职责权限涵盖对美对欧经贸谈判、金融监管、货币政策、国企改革和产业政策。

自1990年代中期朱镕基同时担任央行行长和中国事实上的经济掌舵者以来,中国还没有一位副总理被要求挑起如此沉重的负担。

上周,刘鹤率领一个代表团前往华盛顿举行旨在避免贸易战的会谈,那是他面临的第一个重大考验。他似乎通过了这场考验,因为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同意“搁置贸易战”,以换取刘鹤团队提出的一个可以说很模糊的承诺,即中国将购买更多的美国商品与服务;中国政府一直表示它准备并且愿意这么做。

刘鹤和中国的其他许多官员长期主张,鉴于中国“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以及对于高质量经济发展的需要”,降低3370亿美元的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符合中国自身利益。

刘鹤眼下面临的挑战将是,在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围绕贸易失衡、相互投资限制和中国产业政策的分歧试图谈判达成永久和解之际,确保双方之间的停战状态能持续下去。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可能会危及这位副总理推进其他紧迫问题(比如人民币国际化和国企改革)的能力。

刘鹤和姆努钦本质上正在下一盘复杂的国际象棋,看似无关的因素会影响他们在经贸谈判中的讨价还价。迄今的证据表明,中方在这场博弈中似乎准备得更充分。

据三名听取了谈判情况介绍的人士透露,在得到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将解除中国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之一不得采购美国组件的禁令之前,刘鹤甚至拒绝访问华盛顿。在该禁令被放松之前,中兴通讯(ZTE)无法恢复生产。中兴被指违反了其与美国就该公司伊朗和朝鲜业务达成的和解协议。

作为回报,在上周谈判期间,中国政府取消了最近对进口美国高粱开征的反倾销关税,并通过了对于贝恩资本(Bain Capital)以180亿美元收购东芝(Toshiba)芯片部门的交易的反垄断审核。

但在美国总统对中兴的特赦条款得到最终落实之前,中国政府不太可能在贸易或其它陷入僵局的交易上——比如拟议中的高通(Qualcomm)以470亿美元收购荷兰恩智浦(NXP)的交易——做出更多让步。而鉴于特朗普有关处罚中兴将导致“中国失去太多就业岗位”的表态在华盛顿引发强烈政治反弹,在中兴问题上的最终妥协现在有可能做不到。如果中兴倒下,美中在贸易方面达成持久和平条约的前景也将不复存在。

这盘前所未有的地缘政治国际象棋的额外维度——至少在刘鹤与姆努钦看来——是朝鲜。

尽管两人都不太可能在当前经贸谈判的环境提及此事,但6月12日特朗普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的峰会将是他们的考量因素。

在刘鹤和姆努钦上周四展开贸易谈判时,特朗普暗示,朝鲜最近威胁退出峰会可能是由于习近平在幕后施压。中国国家主席有没有这么做并不重要。如果特朗普认为他做了,习近平和刘鹤可以在贸易谈判中利用他的这一担忧。

在上任后的第一年,特朗普经常显示出希望与中国保持稳定关系,而对朝鲜开战。现在,很可能是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达成历史性和平协议的梦想,帮助刘鹤暂时平息了一场中美贸易战。



撰文 / 米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