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美中暂时讲和惹恼双方强硬派

发布日期:2018-05-21 07:11
摘要」两国达成的框架协议引发国内强硬派的愤怒回应。中国有人不满中兴问题未获解决,而美国有人批评特朗普不够坚定。



中美两国周末达成了一项内容模糊的协议,表示将继续进行磋商,并努力减少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失衡,这推迟了贸易战的爆发,并可能最终实现更广泛的和平。但也激起了两国强硬派的愤怒回应,凸显实现和平将有多难。

双方周末同意暂停实施关税举措,继续就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所说的“框架”协议进行谈判。根据这个框架,北京方面将大量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并承诺削减美国对华3370亿美元的年度贸易逆差。

然而,在美国国内,此举引发对华鹰派担忧,特朗普政府可能会放弃通过威胁对1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而赢得的谈判筹码,让迫使中国作出改变的努力功亏一篑。

“不够好。是时候脱掉手套了,”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的贸易顾问、纽柯钢铁(Nucor Steel)前首席执行官丹•迪米科(Dan DiMicco)上周六在Twitter上说。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高级经济特使刘鹤周末回到北京,受到了同样持怀疑态度的欢迎。

对北京方面而言,部分问题是在刘鹤回国之际,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的命运仍然悬而未决,该公司在七年内不得向美国企业采购关键零部件的禁令仍未解除。

据三位了解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在上周谈判开始前,刘鹤的首要任务是确保美方放松对中兴通讯的制裁,使其7万名员工能保住饭碗——如果美国商务部不允许该公司恢复从美国采购零部件,这些员工可能会失业。这项为期7年的禁令于上月开始实施。之前这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电信设备制造商承认,它违反了2017年与美国政府就其违反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而达成的12亿美元和解协议的条款。

达成交易的障碍是,特朗普在Twitter上作出的让中兴“尽快恢复业务”的承诺,在华盛顿引发两党议员的强烈不满。但是,由于特朗普和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作出的“快速”安排放过中兴的承诺未能兑现,刘鹤的回旋余地受到了制约。

此外,围绕中兴的争端只是阻碍达成协议的众多问题之一。

美国已将2000亿美元的赤字削减目标设定为一个基准。但经济学家表示,鉴于美国去年对华商品出口总额仅为1300亿美元,这将很难实现。

推动姆努钦所称的“各行业”具体目标——如能源出口增加500亿至600亿美元——与被一些人视为美国以往失败的贸易政策如出一辙。

“这让人似曾相识,”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经济历史学家道格拉斯•欧文(Douglas Irwin)说。

特朗普政府力推的做法看上去很像20世纪80和90年代几位美国总统倡导的与日本开展“有管理的贸易”的政策。那些政策对改变日本对美贸易顺差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中国为解决美国关于知识产权问题的投诉所作的承诺,看起来也和北京方面过去的套路如出一辙,即承诺修订法律法规,结果在实践中无视这些承诺。

双方能够达成一个什么样的交易可能取决于特朗普自己的情绪。美国总统准备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举行峰会,这似乎在他与中国的最新贸易谈判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在6月12日的峰会后,他会不会采取不同的观点?

中方抱怨说,美国谈判团队的声音太多,除了姆努钦和罗斯外,还包括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等对华鹰派。但中方也有自己的要求。

作为减少对美贸易顺差、改革中国的外国投资和产业发展政策的交换条件,北京方面希望看到1989年起对中国实施的某些高技术出口限制被解除。中方还希望美方保证中国投资者在美国不会受到歧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两国达成的框架协议引发国内强硬派的愤怒回应。中国有人不满中兴问题未获解决,而美国有人批评特朗普不够坚定。



中美两国周末达成了一项内容模糊的协议,表示将继续进行磋商,并努力减少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失衡,这推迟了贸易战的爆发,并可能最终实现更广泛的和平。但也激起了两国强硬派的愤怒回应,凸显实现和平将有多难。

双方周末同意暂停实施关税举措,继续就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所说的“框架”协议进行谈判。根据这个框架,北京方面将大量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并承诺削减美国对华3370亿美元的年度贸易逆差。

然而,在美国国内,此举引发对华鹰派担忧,特朗普政府可能会放弃通过威胁对1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而赢得的谈判筹码,让迫使中国作出改变的努力功亏一篑。

“不够好。是时候脱掉手套了,”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的贸易顾问、纽柯钢铁(Nucor Steel)前首席执行官丹•迪米科(Dan DiMicco)上周六在Twitter上说。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高级经济特使刘鹤周末回到北京,受到了同样持怀疑态度的欢迎。

对北京方面而言,部分问题是在刘鹤回国之际,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的命运仍然悬而未决,该公司在七年内不得向美国企业采购关键零部件的禁令仍未解除。

据三位了解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在上周谈判开始前,刘鹤的首要任务是确保美方放松对中兴通讯的制裁,使其7万名员工能保住饭碗——如果美国商务部不允许该公司恢复从美国采购零部件,这些员工可能会失业。这项为期7年的禁令于上月开始实施。之前这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电信设备制造商承认,它违反了2017年与美国政府就其违反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而达成的12亿美元和解协议的条款。

达成交易的障碍是,特朗普在Twitter上作出的让中兴“尽快恢复业务”的承诺,在华盛顿引发两党议员的强烈不满。但是,由于特朗普和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作出的“快速”安排放过中兴的承诺未能兑现,刘鹤的回旋余地受到了制约。

此外,围绕中兴的争端只是阻碍达成协议的众多问题之一。

美国已将2000亿美元的赤字削减目标设定为一个基准。但经济学家表示,鉴于美国去年对华商品出口总额仅为1300亿美元,这将很难实现。

推动姆努钦所称的“各行业”具体目标——如能源出口增加500亿至600亿美元——与被一些人视为美国以往失败的贸易政策如出一辙。

“这让人似曾相识,”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经济历史学家道格拉斯•欧文(Douglas Irwin)说。

特朗普政府力推的做法看上去很像20世纪80和90年代几位美国总统倡导的与日本开展“有管理的贸易”的政策。那些政策对改变日本对美贸易顺差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中国为解决美国关于知识产权问题的投诉所作的承诺,看起来也和北京方面过去的套路如出一辙,即承诺修订法律法规,结果在实践中无视这些承诺。

双方能够达成一个什么样的交易可能取决于特朗普自己的情绪。美国总统准备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举行峰会,这似乎在他与中国的最新贸易谈判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在6月12日的峰会后,他会不会采取不同的观点?

中方抱怨说,美国谈判团队的声音太多,除了姆努钦和罗斯外,还包括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等对华鹰派。但中方也有自己的要求。

作为减少对美贸易顺差、改革中国的外国投资和产业发展政策的交换条件,北京方面希望看到1989年起对中国实施的某些高技术出口限制被解除。中方还希望美方保证中国投资者在美国不会受到歧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两国达成的框架协议引发国内强硬派的愤怒回应。中国有人不满中兴问题未获解决,而美国有人批评特朗普不够坚定。



中美两国周末达成了一项内容模糊的协议,表示将继续进行磋商,并努力减少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失衡,这推迟了贸易战的爆发,并可能最终实现更广泛的和平。但也激起了两国强硬派的愤怒回应,凸显实现和平将有多难。

双方周末同意暂停实施关税举措,继续就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所说的“框架”协议进行谈判。根据这个框架,北京方面将大量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并承诺削减美国对华3370亿美元的年度贸易逆差。

然而,在美国国内,此举引发对华鹰派担忧,特朗普政府可能会放弃通过威胁对1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而赢得的谈判筹码,让迫使中国作出改变的努力功亏一篑。

“不够好。是时候脱掉手套了,”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的贸易顾问、纽柯钢铁(Nucor Steel)前首席执行官丹•迪米科(Dan DiMicco)上周六在Twitter上说。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高级经济特使刘鹤周末回到北京,受到了同样持怀疑态度的欢迎。

对北京方面而言,部分问题是在刘鹤回国之际,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的命运仍然悬而未决,该公司在七年内不得向美国企业采购关键零部件的禁令仍未解除。

据三位了解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在上周谈判开始前,刘鹤的首要任务是确保美方放松对中兴通讯的制裁,使其7万名员工能保住饭碗——如果美国商务部不允许该公司恢复从美国采购零部件,这些员工可能会失业。这项为期7年的禁令于上月开始实施。之前这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电信设备制造商承认,它违反了2017年与美国政府就其违反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而达成的12亿美元和解协议的条款。

达成交易的障碍是,特朗普在Twitter上作出的让中兴“尽快恢复业务”的承诺,在华盛顿引发两党议员的强烈不满。但是,由于特朗普和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作出的“快速”安排放过中兴的承诺未能兑现,刘鹤的回旋余地受到了制约。

此外,围绕中兴的争端只是阻碍达成协议的众多问题之一。

美国已将2000亿美元的赤字削减目标设定为一个基准。但经济学家表示,鉴于美国去年对华商品出口总额仅为1300亿美元,这将很难实现。

推动姆努钦所称的“各行业”具体目标——如能源出口增加500亿至600亿美元——与被一些人视为美国以往失败的贸易政策如出一辙。

“这让人似曾相识,”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经济历史学家道格拉斯•欧文(Douglas Irwin)说。

特朗普政府力推的做法看上去很像20世纪80和90年代几位美国总统倡导的与日本开展“有管理的贸易”的政策。那些政策对改变日本对美贸易顺差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中国为解决美国关于知识产权问题的投诉所作的承诺,看起来也和北京方面过去的套路如出一辙,即承诺修订法律法规,结果在实践中无视这些承诺。

双方能够达成一个什么样的交易可能取决于特朗普自己的情绪。美国总统准备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举行峰会,这似乎在他与中国的最新贸易谈判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在6月12日的峰会后,他会不会采取不同的观点?

中方抱怨说,美国谈判团队的声音太多,除了姆努钦和罗斯外,还包括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等对华鹰派。但中方也有自己的要求。

作为减少对美贸易顺差、改革中国的外国投资和产业发展政策的交换条件,北京方面希望看到1989年起对中国实施的某些高技术出口限制被解除。中方还希望美方保证中国投资者在美国不会受到歧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美中暂时讲和惹恼双方强硬派

发布日期:2018-05-21 07:11
摘要」两国达成的框架协议引发国内强硬派的愤怒回应。中国有人不满中兴问题未获解决,而美国有人批评特朗普不够坚定。



中美两国周末达成了一项内容模糊的协议,表示将继续进行磋商,并努力减少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失衡,这推迟了贸易战的爆发,并可能最终实现更广泛的和平。但也激起了两国强硬派的愤怒回应,凸显实现和平将有多难。

双方周末同意暂停实施关税举措,继续就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所说的“框架”协议进行谈判。根据这个框架,北京方面将大量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并承诺削减美国对华3370亿美元的年度贸易逆差。

然而,在美国国内,此举引发对华鹰派担忧,特朗普政府可能会放弃通过威胁对1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而赢得的谈判筹码,让迫使中国作出改变的努力功亏一篑。

“不够好。是时候脱掉手套了,”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的贸易顾问、纽柯钢铁(Nucor Steel)前首席执行官丹•迪米科(Dan DiMicco)上周六在Twitter上说。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高级经济特使刘鹤周末回到北京,受到了同样持怀疑态度的欢迎。

对北京方面而言,部分问题是在刘鹤回国之际,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的命运仍然悬而未决,该公司在七年内不得向美国企业采购关键零部件的禁令仍未解除。

据三位了解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在上周谈判开始前,刘鹤的首要任务是确保美方放松对中兴通讯的制裁,使其7万名员工能保住饭碗——如果美国商务部不允许该公司恢复从美国采购零部件,这些员工可能会失业。这项为期7年的禁令于上月开始实施。之前这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电信设备制造商承认,它违反了2017年与美国政府就其违反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而达成的12亿美元和解协议的条款。

达成交易的障碍是,特朗普在Twitter上作出的让中兴“尽快恢复业务”的承诺,在华盛顿引发两党议员的强烈不满。但是,由于特朗普和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作出的“快速”安排放过中兴的承诺未能兑现,刘鹤的回旋余地受到了制约。

此外,围绕中兴的争端只是阻碍达成协议的众多问题之一。

美国已将2000亿美元的赤字削减目标设定为一个基准。但经济学家表示,鉴于美国去年对华商品出口总额仅为1300亿美元,这将很难实现。

推动姆努钦所称的“各行业”具体目标——如能源出口增加500亿至600亿美元——与被一些人视为美国以往失败的贸易政策如出一辙。

“这让人似曾相识,”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经济历史学家道格拉斯•欧文(Douglas Irwin)说。

特朗普政府力推的做法看上去很像20世纪80和90年代几位美国总统倡导的与日本开展“有管理的贸易”的政策。那些政策对改变日本对美贸易顺差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中国为解决美国关于知识产权问题的投诉所作的承诺,看起来也和北京方面过去的套路如出一辙,即承诺修订法律法规,结果在实践中无视这些承诺。

双方能够达成一个什么样的交易可能取决于特朗普自己的情绪。美国总统准备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举行峰会,这似乎在他与中国的最新贸易谈判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在6月12日的峰会后,他会不会采取不同的观点?

中方抱怨说,美国谈判团队的声音太多,除了姆努钦和罗斯外,还包括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等对华鹰派。但中方也有自己的要求。

作为减少对美贸易顺差、改革中国的外国投资和产业发展政策的交换条件,北京方面希望看到1989年起对中国实施的某些高技术出口限制被解除。中方还希望美方保证中国投资者在美国不会受到歧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两国达成的框架协议引发国内强硬派的愤怒回应。中国有人不满中兴问题未获解决,而美国有人批评特朗普不够坚定。



中美两国周末达成了一项内容模糊的协议,表示将继续进行磋商,并努力减少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失衡,这推迟了贸易战的爆发,并可能最终实现更广泛的和平。但也激起了两国强硬派的愤怒回应,凸显实现和平将有多难。

双方周末同意暂停实施关税举措,继续就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所说的“框架”协议进行谈判。根据这个框架,北京方面将大量增加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并承诺削减美国对华3370亿美元的年度贸易逆差。

然而,在美国国内,此举引发对华鹰派担忧,特朗普政府可能会放弃通过威胁对1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关税而赢得的谈判筹码,让迫使中国作出改变的努力功亏一篑。

“不够好。是时候脱掉手套了,”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的贸易顾问、纽柯钢铁(Nucor Steel)前首席执行官丹•迪米科(Dan DiMicco)上周六在Twitter上说。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高级经济特使刘鹤周末回到北京,受到了同样持怀疑态度的欢迎。

对北京方面而言,部分问题是在刘鹤回国之际,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的命运仍然悬而未决,该公司在七年内不得向美国企业采购关键零部件的禁令仍未解除。

据三位了解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在上周谈判开始前,刘鹤的首要任务是确保美方放松对中兴通讯的制裁,使其7万名员工能保住饭碗——如果美国商务部不允许该公司恢复从美国采购零部件,这些员工可能会失业。这项为期7年的禁令于上月开始实施。之前这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电信设备制造商承认,它违反了2017年与美国政府就其违反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而达成的12亿美元和解协议的条款。

达成交易的障碍是,特朗普在Twitter上作出的让中兴“尽快恢复业务”的承诺,在华盛顿引发两党议员的强烈不满。但是,由于特朗普和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作出的“快速”安排放过中兴的承诺未能兑现,刘鹤的回旋余地受到了制约。

此外,围绕中兴的争端只是阻碍达成协议的众多问题之一。

美国已将2000亿美元的赤字削减目标设定为一个基准。但经济学家表示,鉴于美国去年对华商品出口总额仅为1300亿美元,这将很难实现。

推动姆努钦所称的“各行业”具体目标——如能源出口增加500亿至600亿美元——与被一些人视为美国以往失败的贸易政策如出一辙。

“这让人似曾相识,”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经济历史学家道格拉斯•欧文(Douglas Irwin)说。

特朗普政府力推的做法看上去很像20世纪80和90年代几位美国总统倡导的与日本开展“有管理的贸易”的政策。那些政策对改变日本对美贸易顺差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中国为解决美国关于知识产权问题的投诉所作的承诺,看起来也和北京方面过去的套路如出一辙,即承诺修订法律法规,结果在实践中无视这些承诺。

双方能够达成一个什么样的交易可能取决于特朗普自己的情绪。美国总统准备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举行峰会,这似乎在他与中国的最新贸易谈判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在6月12日的峰会后,他会不会采取不同的观点?

中方抱怨说,美国谈判团队的声音太多,除了姆努钦和罗斯外,还包括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等对华鹰派。但中方也有自己的要求。

作为减少对美贸易顺差、改革中国的外国投资和产业发展政策的交换条件,北京方面希望看到1989年起对中国实施的某些高技术出口限制被解除。中方还希望美方保证中国投资者在美国不会受到歧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