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从“穷二代”到巨富:揭秘沙特王储的发家史

发布日期:2018-05-19 09:39
摘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积累起巨额财富,在多家公司中持股,业务遍及化工、房地产、环保、农业、科技和飞机租赁。这当中一笔空客和沙航的大宗交易尤其引人关注。


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英国开启他上任以来的首次出访。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10几岁时便认识到,按照沙特王室标准,自己的父亲是个穷人,要靠他当国王的哥哥施舍来养家。然而20年后,穆罕默德便积累起巨额财富,在多家公司中持股,业务遍及化工、房地产、环保、农业、科技和飞机租赁。这当中一笔空客和沙航的大宗交易尤其引人关注。

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 10几岁时便认识到,按照沙特王室标准,当时的王储、自己的父亲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Abdulaziz bin Salman bin Abdulaziz)是个穷人。

沙特立国者的其他子孙都靠着政府业务积累起财富,而时任利雅得市长的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要依靠他当国王的哥哥的施舍来养家。穆罕默德后来告诉同僚,当时他下定决心要改变这种情况。

近20年后,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当上国王,穆罕默德成为王储,他表示希望打击腐败,沿着更加现代化的路线重塑沙特经济。这位王储现在已经非常富有,最近几年他买下了一艘全球数一数二的大游艇、一座法国宫殿,并出资4.5亿美元买下一幅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画作,后来捐给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穆罕默德王储的发财之道体现出在沙特这个专制王国(本质上是一个家族企业),商业和政府的关系依然盘根错节,与西方社会截然不同。人们早已知道沙特王室在国家石油收入中抽成,但其它涉及王室主要分支的业务往来要更为隐秘。

去年的沙特公司备案文件数据显示,穆罕默德王储是一家化学品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同时拥有该公司20%的股权,这家公司是政府控制的大型公司的供应商。沙特的记录显示,穆罕默德王储的两个弟弟拥有大多数股权的一家公司从政府那里获得了令人垂涎的宽带许可。

另外,穆罕默德王储在2015年帮助安排了欧洲飞机巨头空中客车集团(Airbus Group, AIR.FR, EADSY)与国有沙特阿拉伯航空公司(Saudia Airlines, 简称:沙航)一笔数十亿美元的交易。文件显示,该交易对其家族来说价值数千万美元。

沙特驻美国大使馆的发言人对穆罕默德王储的商业交易不予置评。

穆罕默德王储高调宣传针对其他王室成员的反腐行动,称这些人通过滥用权力攫取财富,但空客与沙特的交易表明,商业与政府盘根错节的关系仍是沙特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知情人士称,事实上,尽管空客对私人和公共财务利益之间的模糊界限持保留态度,但还是决定与国王的家人进行业务往来。
空客的一位发言人未就此置评,并称公司政策规定不得讨论任何可能受到执法机构调查的业务往来。


沙特国家航空公司一架空客A320客机飞离法兰克福。照片摄于2015年。

沙特阿拉伯王国成立于1932年。当时,Abdulaziz ibn Saud统一了阿拉伯半岛的两个地区,并成为第一任国王。在那之后不久,美国地质学家便在这片沙漠中发现了石油,这一资源带来了大量财富,沙特皇室由此过上奢侈的生活。

Abdulaziz ibn Saud的几十个儿子及他们的子孙创建了一系列公司,通过获得无需竞标的政府合同以及其他方式来将政治权力变现。

在1953年Abdulaziz ibn Saud去世后,沙特王位被他的一个儿子继承,政治权力变现的行为也延续了下去。外界在谈到沙特皇室如何为自家寻求商业利益时,常常提到这样一个例子:藉助一间与货运公司DHL共同组建的合资公司,沙特的一位王子由此持有了该国唯一一张邮寄快件营业牌照。DHL现为Deutsche Post AG所有,DHL的一位发言人未就此置评。


接近沙特王室的人士说,当时还是王储的萨勒曼并不十分热衷于聚敛财富。在他的兄弟们积累财富的时候,他则累积了权力。他在利雅得省担任了48年省长,在他主政时期,这个原本沙尘滚滚的沙漠飞地藉助石油带来的财富,逐渐成长为一个拥有现代化摩天大楼和宽阔街道的大都市。

穆罕默德王储近年来表示,他的父亲萨勒曼很重视儿子们的教育——穆罕默德的一个同父异母兄弟当了一名宇航员,还有一个兄弟在牛津大学学习,后来做了教授。

大约在2000年前后,当时10几岁的穆罕默德意识到,他的父亲并不富裕。多年后他回忆说,这个发现在当时令他震惊。

穆罕默德王储对人们说,当时萨勒曼要靠他的哥哥、那时候的国王法赫德(Fahd)的钱来生活。萨勒曼把所有钱都用在了家庭开销上,过的是没有结余的日子,既没有存款,也没有投资。

穆罕默德说,这让当时想在经济上更加独立的他拼凑了10万美元投资沙特股票。

在念大学和法学院期间,穆罕默德一直在炒股。到了2010年代初,随着父亲在王室中地位上升,穆罕默德也得以在政府中担任一系列职位。

知情人士说,穆罕默德曾告诉他们,那段时期,他从沙特股市赚到了几十亿沙特里亚尔(相当于数亿美元)。

穆罕默德王储也涉足商业。截至2017年,沙特多家公司的记录显示,他至少在五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中持股,还是一家环保回收公司的股东。这些公司记录显示,他还持有Watan Industrial Investment Co. Ltd. 20%的股份,后者是一家向国有控股公司供货的化工产品生产商,客户包括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Aramco)。

在穆罕默德王储的家族商业活动中,一家名叫Tharawat的公司作为关键角色浮出水面。根据沙特公司提交的文件,截至2017年5月,王储的一个弟弟图尔基·本·萨勒曼(Turki Bin Salman)在这家投资公司中持股99%,余下1%由另一个兄弟纳伊夫(Naif)持有。据Tharawat首席执行长Ammer al Selham说,图尔基王子后来买下了他兄弟的股份。

据多位熟悉相关交易的知情人士说,在实际操作中,穆罕默德王储不仅掌控Tharawat的业务,而且从中获利,这些知情人中有两位曾与王储探讨过Tharawat。Ammer al Selham否认这种说法,称“穆罕默德王储殿下从来都不是这家公司的股东或受益人。”


沙特的记录显示,Tharawat和一家附属公司拥有一家名为Jawraa的科技公司的多数股权,后者在2014年获得了沙特政府颁发的令人羡慕的宽频经营许可,成为有资格在沙特运营新手机网络的三家公司之一。



2015年6月的一场文件签署仪式上,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和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见证空客向沙特国家航空公司出租50架飞机的交易。
 

Tharawat的投资兴趣覆盖渔场、房地产、科技服务、农业大宗商品交易和餐厅。该公司在利雅得有一个办公园区。Tharawat旗下的投资工具Nasaq Holding在其网站上称,正藉助沙特政府第十个发展计划投资建筑行业,其中包括在房地产领域投资3,582亿美元。沙特公司文件显示,Tharawat旗下的一家公司与新奥尔良的Ochsner Health System合作,将沙特人带到美国进行器官移植。

陷入困境的沙航为Tharawat带来了另一个赚钱的机会。

2014年,在西方转型专家的建议下,这家亏钱的航空公司与空中客车达成了一份初步协议,重振其老化的机队。参与谈判的一位人士称,这一安排原本将为沙航提供大量飞机,这些飞机由沙特政府旗下的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 简称PIF)提供融资。通过预先同意购买50架飞机,沙航能获得大幅折扣。

事实上,穆罕默德王储的家人当时正有意自己投资飞机。中东的投资者一直在寻找已经饱和的房地产市场之外的投资机会,航空公司则希望以租赁代替直接购买,从而缩小资产负债表的规模。

企业文件显示,2014年,Tharawat购入了迪拜公司Quantum Investment Bank 54%的股份,该公司几乎没有什么达成交易的记录。穆罕默德王储的弟弟图尔基王子成为Quantum的董事长。Quantum多名高管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该行后来将其网站下线。

Quantum的高管们和另外一家小银行成立了一家名为International Airfinance Corp. (简称IAFC)的公司,从事飞机租赁业务。

IAFC成为一只名为ALIF基金的管理方,该基金的结构服从穆斯林教法不得收利息的限制。空中客车同意,如果ALIF只购买该公司的飞机,就向该基金投资1亿美元。International Airfinance 在一份新闻稿中称,2014年6月23日,空中客车和IAFC在伦敦举行了签字仪式,宣布了这只新基金,主持仪式的是图尔基王子。交易文件显示,该基金的目的是要通过股权和债券筹资50亿美元。

然后,在2015年1月份,当时的沙特国王阿卜杜拉(Abdullah)去世,沙特与空客原先签署的飞机协议陷入停滞。

知情人士透露,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继任王位后不久,沙特官员就向空客表示他们的计划有变:空客将不再向沙特政府出售飞机,而是出售给与萨勒曼家族有关联的基金ALIF,再由该基金将飞机租赁给沙航。

据参与这一过程的知情人士称,沙航并未向其他航空租赁公司招标,并且在选择ALIF之前回绝了其他寻求提供竞争报价的公司。

沙航副总裁Abdulrahman Altayeb在回覆与该交易相关问题的邮件中称,这一飞机采购交易符合该公司内部流程,包括评估租赁价格以确保其相对于市场基准的竞争力,以及飞机交付时间表需要符合与沙航机队计划相关的要求。

达成交易的时候,一些空客高管持保留意见。当时空客面临西方执法部门对其潜在海外腐败行为的调查,该公司不希望出现更多问题。空客面临的调查包括英国严重欺诈调查署(Serious Fraud Office)对一个空客子公司在沙特可能存在的行贿行为的调查。一位参与者称:“当我看到图尔基接手的时候,我们对这只基金的全部热情如同被泼了盆冷水。”

此人称,最后空客做出了让步。这是那一年规模最大的飞机交易之一。此外,一位参与讨论的人士称,空客高管决定还是不要妨碍国王的儿子做生意。

交易的其他利益相关方因一位沙特王子的参与而激动不已。其中一位人士称:“我们觉得拥有雄厚资金和政治人脉的人参与进来是好事,认为这将有助交易的达成。”此人称,他认为沙特王子的参与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个降低风险的有利因素。



2012年,沙特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与他的儿子、未来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交谈。
 
一些沙特官员对该交易百思不解。一位官员称,在政府和航空公司内部,每个人都认为PIF为该交易提供资金更合理,因为沙特航空一下子购买50架飞机将获得巨大折扣,而根据租赁协议,该公司不会获得这样的折扣。

记者获得了交易相关文件,并采访了参与交易的人员,从而详细了解了最终令穆罕默德的公司Tharawat受益的复杂交易链。正如一名政府官员所说,交易链最终归结到Tharawat,该公司让其他方提供资金,在不让这些资金面临风险的情况下获得巨大利润。

这条交易链从Tharawat合资所有的银行Quantum开始,图尔基被任命为该银行董事长。知情人士称,Quantum安排投资者和其他银行的资金用于购买飞机,从每笔股权投资和每一批发债筹资活动中收取报酬。IAFC网站显示,ALIF基金在2017年筹资约40亿美元。

知情人士称, ALIF基金用所筹资金以较目录价低60%以上巨大折扣购买空客飞机。ALIF将飞机租赁给沙航的价格与市场价差不多,而没有体现其买入时的折扣,从中获得的回报达到15%。而根据英国航空业谘询公司IBA Group Ltd.Paul Lyons,为沙航这样的航空公司处理这类长期租赁事务的基金通常回报率为7%-9%。

作为ALIF基金管理方的IAFC本身拥有一项潜在巨大收益。尽管IAFC在ALIF没有任何股份,但将得到上述交易利润的很大一部分。交易文件显示,如果投资回报率超过7%,那么IAFC将得到35%的利润,投资回报率超过10%则得到50%的利润。曾任世界银行航空业投资分析师的Aldo Giovannitti称,这一比例非常高,利润分成一般比例是10%-20%。

Tharawat首席执行长Selham称,Quantum和图尔基都不是IAFC股东。IAFC注册地为开曼群岛,未披露所有权状况。

不过IAFC的经营与Tharawat盘根错节。据Quantum和IAFC公告及知情人士,Quantum首席执行长还是IAFC执行合伙人,而且IAFC和Quantum员工都是一批人。

参与设计该交易架构的一名人士为该基金的高回报预期进行了辩护,并表示该租金水平不应与其它飞机租赁交易相提并论。该人士表示,几乎没有可供比较的安排,因为涉及多架飞机以及一项伊斯兰金融因素,可能导致航空公司支付更高租金。

一位知情沙特官员表示,穆罕默德王储在2015年访问法国期间敲定了该交易。根据一名当时在场人士的说法,不久之后在沙特王宫举行的一个聚会上,这位沙特王储将达成这一交易的功劳归于自己。

穆罕默德王储表示:“我是这项交易背后的策划者。”他解释了这项交易如何显示出其在平衡国家经济利益与其家族利益方面所取得的成功。





撰文 / Justin Scheck / Bradley Hope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积累起巨额财富,在多家公司中持股,业务遍及化工、房地产、环保、农业、科技和飞机租赁。这当中一笔空客和沙航的大宗交易尤其引人关注。


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英国开启他上任以来的首次出访。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10几岁时便认识到,按照沙特王室标准,自己的父亲是个穷人,要靠他当国王的哥哥施舍来养家。然而20年后,穆罕默德便积累起巨额财富,在多家公司中持股,业务遍及化工、房地产、环保、农业、科技和飞机租赁。这当中一笔空客和沙航的大宗交易尤其引人关注。

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 10几岁时便认识到,按照沙特王室标准,当时的王储、自己的父亲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Abdulaziz bin Salman bin Abdulaziz)是个穷人。

沙特立国者的其他子孙都靠着政府业务积累起财富,而时任利雅得市长的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要依靠他当国王的哥哥的施舍来养家。穆罕默德后来告诉同僚,当时他下定决心要改变这种情况。

近20年后,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当上国王,穆罕默德成为王储,他表示希望打击腐败,沿着更加现代化的路线重塑沙特经济。这位王储现在已经非常富有,最近几年他买下了一艘全球数一数二的大游艇、一座法国宫殿,并出资4.5亿美元买下一幅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画作,后来捐给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穆罕默德王储的发财之道体现出在沙特这个专制王国(本质上是一个家族企业),商业和政府的关系依然盘根错节,与西方社会截然不同。人们早已知道沙特王室在国家石油收入中抽成,但其它涉及王室主要分支的业务往来要更为隐秘。

去年的沙特公司备案文件数据显示,穆罕默德王储是一家化学品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同时拥有该公司20%的股权,这家公司是政府控制的大型公司的供应商。沙特的记录显示,穆罕默德王储的两个弟弟拥有大多数股权的一家公司从政府那里获得了令人垂涎的宽带许可。

另外,穆罕默德王储在2015年帮助安排了欧洲飞机巨头空中客车集团(Airbus Group, AIR.FR, EADSY)与国有沙特阿拉伯航空公司(Saudia Airlines, 简称:沙航)一笔数十亿美元的交易。文件显示,该交易对其家族来说价值数千万美元。

沙特驻美国大使馆的发言人对穆罕默德王储的商业交易不予置评。

穆罕默德王储高调宣传针对其他王室成员的反腐行动,称这些人通过滥用权力攫取财富,但空客与沙特的交易表明,商业与政府盘根错节的关系仍是沙特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知情人士称,事实上,尽管空客对私人和公共财务利益之间的模糊界限持保留态度,但还是决定与国王的家人进行业务往来。
空客的一位发言人未就此置评,并称公司政策规定不得讨论任何可能受到执法机构调查的业务往来。


沙特国家航空公司一架空客A320客机飞离法兰克福。照片摄于2015年。

沙特阿拉伯王国成立于1932年。当时,Abdulaziz ibn Saud统一了阿拉伯半岛的两个地区,并成为第一任国王。在那之后不久,美国地质学家便在这片沙漠中发现了石油,这一资源带来了大量财富,沙特皇室由此过上奢侈的生活。

Abdulaziz ibn Saud的几十个儿子及他们的子孙创建了一系列公司,通过获得无需竞标的政府合同以及其他方式来将政治权力变现。

在1953年Abdulaziz ibn Saud去世后,沙特王位被他的一个儿子继承,政治权力变现的行为也延续了下去。外界在谈到沙特皇室如何为自家寻求商业利益时,常常提到这样一个例子:藉助一间与货运公司DHL共同组建的合资公司,沙特的一位王子由此持有了该国唯一一张邮寄快件营业牌照。DHL现为Deutsche Post AG所有,DHL的一位发言人未就此置评。


接近沙特王室的人士说,当时还是王储的萨勒曼并不十分热衷于聚敛财富。在他的兄弟们积累财富的时候,他则累积了权力。他在利雅得省担任了48年省长,在他主政时期,这个原本沙尘滚滚的沙漠飞地藉助石油带来的财富,逐渐成长为一个拥有现代化摩天大楼和宽阔街道的大都市。

穆罕默德王储近年来表示,他的父亲萨勒曼很重视儿子们的教育——穆罕默德的一个同父异母兄弟当了一名宇航员,还有一个兄弟在牛津大学学习,后来做了教授。

大约在2000年前后,当时10几岁的穆罕默德意识到,他的父亲并不富裕。多年后他回忆说,这个发现在当时令他震惊。

穆罕默德王储对人们说,当时萨勒曼要靠他的哥哥、那时候的国王法赫德(Fahd)的钱来生活。萨勒曼把所有钱都用在了家庭开销上,过的是没有结余的日子,既没有存款,也没有投资。

穆罕默德说,这让当时想在经济上更加独立的他拼凑了10万美元投资沙特股票。

在念大学和法学院期间,穆罕默德一直在炒股。到了2010年代初,随着父亲在王室中地位上升,穆罕默德也得以在政府中担任一系列职位。

知情人士说,穆罕默德曾告诉他们,那段时期,他从沙特股市赚到了几十亿沙特里亚尔(相当于数亿美元)。

穆罕默德王储也涉足商业。截至2017年,沙特多家公司的记录显示,他至少在五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中持股,还是一家环保回收公司的股东。这些公司记录显示,他还持有Watan Industrial Investment Co. Ltd. 20%的股份,后者是一家向国有控股公司供货的化工产品生产商,客户包括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Aramco)。

在穆罕默德王储的家族商业活动中,一家名叫Tharawat的公司作为关键角色浮出水面。根据沙特公司提交的文件,截至2017年5月,王储的一个弟弟图尔基·本·萨勒曼(Turki Bin Salman)在这家投资公司中持股99%,余下1%由另一个兄弟纳伊夫(Naif)持有。据Tharawat首席执行长Ammer al Selham说,图尔基王子后来买下了他兄弟的股份。

据多位熟悉相关交易的知情人士说,在实际操作中,穆罕默德王储不仅掌控Tharawat的业务,而且从中获利,这些知情人中有两位曾与王储探讨过Tharawat。Ammer al Selham否认这种说法,称“穆罕默德王储殿下从来都不是这家公司的股东或受益人。”


沙特的记录显示,Tharawat和一家附属公司拥有一家名为Jawraa的科技公司的多数股权,后者在2014年获得了沙特政府颁发的令人羡慕的宽频经营许可,成为有资格在沙特运营新手机网络的三家公司之一。



2015年6月的一场文件签署仪式上,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和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见证空客向沙特国家航空公司出租50架飞机的交易。
 

Tharawat的投资兴趣覆盖渔场、房地产、科技服务、农业大宗商品交易和餐厅。该公司在利雅得有一个办公园区。Tharawat旗下的投资工具Nasaq Holding在其网站上称,正藉助沙特政府第十个发展计划投资建筑行业,其中包括在房地产领域投资3,582亿美元。沙特公司文件显示,Tharawat旗下的一家公司与新奥尔良的Ochsner Health System合作,将沙特人带到美国进行器官移植。

陷入困境的沙航为Tharawat带来了另一个赚钱的机会。

2014年,在西方转型专家的建议下,这家亏钱的航空公司与空中客车达成了一份初步协议,重振其老化的机队。参与谈判的一位人士称,这一安排原本将为沙航提供大量飞机,这些飞机由沙特政府旗下的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 简称PIF)提供融资。通过预先同意购买50架飞机,沙航能获得大幅折扣。

事实上,穆罕默德王储的家人当时正有意自己投资飞机。中东的投资者一直在寻找已经饱和的房地产市场之外的投资机会,航空公司则希望以租赁代替直接购买,从而缩小资产负债表的规模。

企业文件显示,2014年,Tharawat购入了迪拜公司Quantum Investment Bank 54%的股份,该公司几乎没有什么达成交易的记录。穆罕默德王储的弟弟图尔基王子成为Quantum的董事长。Quantum多名高管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该行后来将其网站下线。

Quantum的高管们和另外一家小银行成立了一家名为International Airfinance Corp. (简称IAFC)的公司,从事飞机租赁业务。

IAFC成为一只名为ALIF基金的管理方,该基金的结构服从穆斯林教法不得收利息的限制。空中客车同意,如果ALIF只购买该公司的飞机,就向该基金投资1亿美元。International Airfinance 在一份新闻稿中称,2014年6月23日,空中客车和IAFC在伦敦举行了签字仪式,宣布了这只新基金,主持仪式的是图尔基王子。交易文件显示,该基金的目的是要通过股权和债券筹资50亿美元。

然后,在2015年1月份,当时的沙特国王阿卜杜拉(Abdullah)去世,沙特与空客原先签署的飞机协议陷入停滞。

知情人士透露,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继任王位后不久,沙特官员就向空客表示他们的计划有变:空客将不再向沙特政府出售飞机,而是出售给与萨勒曼家族有关联的基金ALIF,再由该基金将飞机租赁给沙航。

据参与这一过程的知情人士称,沙航并未向其他航空租赁公司招标,并且在选择ALIF之前回绝了其他寻求提供竞争报价的公司。

沙航副总裁Abdulrahman Altayeb在回覆与该交易相关问题的邮件中称,这一飞机采购交易符合该公司内部流程,包括评估租赁价格以确保其相对于市场基准的竞争力,以及飞机交付时间表需要符合与沙航机队计划相关的要求。

达成交易的时候,一些空客高管持保留意见。当时空客面临西方执法部门对其潜在海外腐败行为的调查,该公司不希望出现更多问题。空客面临的调查包括英国严重欺诈调查署(Serious Fraud Office)对一个空客子公司在沙特可能存在的行贿行为的调查。一位参与者称:“当我看到图尔基接手的时候,我们对这只基金的全部热情如同被泼了盆冷水。”

此人称,最后空客做出了让步。这是那一年规模最大的飞机交易之一。此外,一位参与讨论的人士称,空客高管决定还是不要妨碍国王的儿子做生意。

交易的其他利益相关方因一位沙特王子的参与而激动不已。其中一位人士称:“我们觉得拥有雄厚资金和政治人脉的人参与进来是好事,认为这将有助交易的达成。”此人称,他认为沙特王子的参与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个降低风险的有利因素。



2012年,沙特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与他的儿子、未来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交谈。
 
一些沙特官员对该交易百思不解。一位官员称,在政府和航空公司内部,每个人都认为PIF为该交易提供资金更合理,因为沙特航空一下子购买50架飞机将获得巨大折扣,而根据租赁协议,该公司不会获得这样的折扣。

记者获得了交易相关文件,并采访了参与交易的人员,从而详细了解了最终令穆罕默德的公司Tharawat受益的复杂交易链。正如一名政府官员所说,交易链最终归结到Tharawat,该公司让其他方提供资金,在不让这些资金面临风险的情况下获得巨大利润。

这条交易链从Tharawat合资所有的银行Quantum开始,图尔基被任命为该银行董事长。知情人士称,Quantum安排投资者和其他银行的资金用于购买飞机,从每笔股权投资和每一批发债筹资活动中收取报酬。IAFC网站显示,ALIF基金在2017年筹资约40亿美元。

知情人士称, ALIF基金用所筹资金以较目录价低60%以上巨大折扣购买空客飞机。ALIF将飞机租赁给沙航的价格与市场价差不多,而没有体现其买入时的折扣,从中获得的回报达到15%。而根据英国航空业谘询公司IBA Group Ltd.Paul Lyons,为沙航这样的航空公司处理这类长期租赁事务的基金通常回报率为7%-9%。

作为ALIF基金管理方的IAFC本身拥有一项潜在巨大收益。尽管IAFC在ALIF没有任何股份,但将得到上述交易利润的很大一部分。交易文件显示,如果投资回报率超过7%,那么IAFC将得到35%的利润,投资回报率超过10%则得到50%的利润。曾任世界银行航空业投资分析师的Aldo Giovannitti称,这一比例非常高,利润分成一般比例是10%-20%。

Tharawat首席执行长Selham称,Quantum和图尔基都不是IAFC股东。IAFC注册地为开曼群岛,未披露所有权状况。

不过IAFC的经营与Tharawat盘根错节。据Quantum和IAFC公告及知情人士,Quantum首席执行长还是IAFC执行合伙人,而且IAFC和Quantum员工都是一批人。

参与设计该交易架构的一名人士为该基金的高回报预期进行了辩护,并表示该租金水平不应与其它飞机租赁交易相提并论。该人士表示,几乎没有可供比较的安排,因为涉及多架飞机以及一项伊斯兰金融因素,可能导致航空公司支付更高租金。

一位知情沙特官员表示,穆罕默德王储在2015年访问法国期间敲定了该交易。根据一名当时在场人士的说法,不久之后在沙特王宫举行的一个聚会上,这位沙特王储将达成这一交易的功劳归于自己。

穆罕默德王储表示:“我是这项交易背后的策划者。”他解释了这项交易如何显示出其在平衡国家经济利益与其家族利益方面所取得的成功。





撰文 / Justin Scheck / Bradley Hope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积累起巨额财富,在多家公司中持股,业务遍及化工、房地产、环保、农业、科技和飞机租赁。这当中一笔空客和沙航的大宗交易尤其引人关注。


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英国开启他上任以来的首次出访。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10几岁时便认识到,按照沙特王室标准,自己的父亲是个穷人,要靠他当国王的哥哥施舍来养家。然而20年后,穆罕默德便积累起巨额财富,在多家公司中持股,业务遍及化工、房地产、环保、农业、科技和飞机租赁。这当中一笔空客和沙航的大宗交易尤其引人关注。

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 10几岁时便认识到,按照沙特王室标准,当时的王储、自己的父亲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Abdulaziz bin Salman bin Abdulaziz)是个穷人。

沙特立国者的其他子孙都靠着政府业务积累起财富,而时任利雅得市长的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要依靠他当国王的哥哥的施舍来养家。穆罕默德后来告诉同僚,当时他下定决心要改变这种情况。

近20年后,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当上国王,穆罕默德成为王储,他表示希望打击腐败,沿着更加现代化的路线重塑沙特经济。这位王储现在已经非常富有,最近几年他买下了一艘全球数一数二的大游艇、一座法国宫殿,并出资4.5亿美元买下一幅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画作,后来捐给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穆罕默德王储的发财之道体现出在沙特这个专制王国(本质上是一个家族企业),商业和政府的关系依然盘根错节,与西方社会截然不同。人们早已知道沙特王室在国家石油收入中抽成,但其它涉及王室主要分支的业务往来要更为隐秘。

去年的沙特公司备案文件数据显示,穆罕默德王储是一家化学品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同时拥有该公司20%的股权,这家公司是政府控制的大型公司的供应商。沙特的记录显示,穆罕默德王储的两个弟弟拥有大多数股权的一家公司从政府那里获得了令人垂涎的宽带许可。

另外,穆罕默德王储在2015年帮助安排了欧洲飞机巨头空中客车集团(Airbus Group, AIR.FR, EADSY)与国有沙特阿拉伯航空公司(Saudia Airlines, 简称:沙航)一笔数十亿美元的交易。文件显示,该交易对其家族来说价值数千万美元。

沙特驻美国大使馆的发言人对穆罕默德王储的商业交易不予置评。

穆罕默德王储高调宣传针对其他王室成员的反腐行动,称这些人通过滥用权力攫取财富,但空客与沙特的交易表明,商业与政府盘根错节的关系仍是沙特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知情人士称,事实上,尽管空客对私人和公共财务利益之间的模糊界限持保留态度,但还是决定与国王的家人进行业务往来。
空客的一位发言人未就此置评,并称公司政策规定不得讨论任何可能受到执法机构调查的业务往来。


沙特国家航空公司一架空客A320客机飞离法兰克福。照片摄于2015年。

沙特阿拉伯王国成立于1932年。当时,Abdulaziz ibn Saud统一了阿拉伯半岛的两个地区,并成为第一任国王。在那之后不久,美国地质学家便在这片沙漠中发现了石油,这一资源带来了大量财富,沙特皇室由此过上奢侈的生活。

Abdulaziz ibn Saud的几十个儿子及他们的子孙创建了一系列公司,通过获得无需竞标的政府合同以及其他方式来将政治权力变现。

在1953年Abdulaziz ibn Saud去世后,沙特王位被他的一个儿子继承,政治权力变现的行为也延续了下去。外界在谈到沙特皇室如何为自家寻求商业利益时,常常提到这样一个例子:藉助一间与货运公司DHL共同组建的合资公司,沙特的一位王子由此持有了该国唯一一张邮寄快件营业牌照。DHL现为Deutsche Post AG所有,DHL的一位发言人未就此置评。


接近沙特王室的人士说,当时还是王储的萨勒曼并不十分热衷于聚敛财富。在他的兄弟们积累财富的时候,他则累积了权力。他在利雅得省担任了48年省长,在他主政时期,这个原本沙尘滚滚的沙漠飞地藉助石油带来的财富,逐渐成长为一个拥有现代化摩天大楼和宽阔街道的大都市。

穆罕默德王储近年来表示,他的父亲萨勒曼很重视儿子们的教育——穆罕默德的一个同父异母兄弟当了一名宇航员,还有一个兄弟在牛津大学学习,后来做了教授。

大约在2000年前后,当时10几岁的穆罕默德意识到,他的父亲并不富裕。多年后他回忆说,这个发现在当时令他震惊。

穆罕默德王储对人们说,当时萨勒曼要靠他的哥哥、那时候的国王法赫德(Fahd)的钱来生活。萨勒曼把所有钱都用在了家庭开销上,过的是没有结余的日子,既没有存款,也没有投资。

穆罕默德说,这让当时想在经济上更加独立的他拼凑了10万美元投资沙特股票。

在念大学和法学院期间,穆罕默德一直在炒股。到了2010年代初,随着父亲在王室中地位上升,穆罕默德也得以在政府中担任一系列职位。

知情人士说,穆罕默德曾告诉他们,那段时期,他从沙特股市赚到了几十亿沙特里亚尔(相当于数亿美元)。

穆罕默德王储也涉足商业。截至2017年,沙特多家公司的记录显示,他至少在五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中持股,还是一家环保回收公司的股东。这些公司记录显示,他还持有Watan Industrial Investment Co. Ltd. 20%的股份,后者是一家向国有控股公司供货的化工产品生产商,客户包括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Aramco)。

在穆罕默德王储的家族商业活动中,一家名叫Tharawat的公司作为关键角色浮出水面。根据沙特公司提交的文件,截至2017年5月,王储的一个弟弟图尔基·本·萨勒曼(Turki Bin Salman)在这家投资公司中持股99%,余下1%由另一个兄弟纳伊夫(Naif)持有。据Tharawat首席执行长Ammer al Selham说,图尔基王子后来买下了他兄弟的股份。

据多位熟悉相关交易的知情人士说,在实际操作中,穆罕默德王储不仅掌控Tharawat的业务,而且从中获利,这些知情人中有两位曾与王储探讨过Tharawat。Ammer al Selham否认这种说法,称“穆罕默德王储殿下从来都不是这家公司的股东或受益人。”


沙特的记录显示,Tharawat和一家附属公司拥有一家名为Jawraa的科技公司的多数股权,后者在2014年获得了沙特政府颁发的令人羡慕的宽频经营许可,成为有资格在沙特运营新手机网络的三家公司之一。



2015年6月的一场文件签署仪式上,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和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见证空客向沙特国家航空公司出租50架飞机的交易。
 

Tharawat的投资兴趣覆盖渔场、房地产、科技服务、农业大宗商品交易和餐厅。该公司在利雅得有一个办公园区。Tharawat旗下的投资工具Nasaq Holding在其网站上称,正藉助沙特政府第十个发展计划投资建筑行业,其中包括在房地产领域投资3,582亿美元。沙特公司文件显示,Tharawat旗下的一家公司与新奥尔良的Ochsner Health System合作,将沙特人带到美国进行器官移植。

陷入困境的沙航为Tharawat带来了另一个赚钱的机会。

2014年,在西方转型专家的建议下,这家亏钱的航空公司与空中客车达成了一份初步协议,重振其老化的机队。参与谈判的一位人士称,这一安排原本将为沙航提供大量飞机,这些飞机由沙特政府旗下的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 简称PIF)提供融资。通过预先同意购买50架飞机,沙航能获得大幅折扣。

事实上,穆罕默德王储的家人当时正有意自己投资飞机。中东的投资者一直在寻找已经饱和的房地产市场之外的投资机会,航空公司则希望以租赁代替直接购买,从而缩小资产负债表的规模。

企业文件显示,2014年,Tharawat购入了迪拜公司Quantum Investment Bank 54%的股份,该公司几乎没有什么达成交易的记录。穆罕默德王储的弟弟图尔基王子成为Quantum的董事长。Quantum多名高管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该行后来将其网站下线。

Quantum的高管们和另外一家小银行成立了一家名为International Airfinance Corp. (简称IAFC)的公司,从事飞机租赁业务。

IAFC成为一只名为ALIF基金的管理方,该基金的结构服从穆斯林教法不得收利息的限制。空中客车同意,如果ALIF只购买该公司的飞机,就向该基金投资1亿美元。International Airfinance 在一份新闻稿中称,2014年6月23日,空中客车和IAFC在伦敦举行了签字仪式,宣布了这只新基金,主持仪式的是图尔基王子。交易文件显示,该基金的目的是要通过股权和债券筹资50亿美元。

然后,在2015年1月份,当时的沙特国王阿卜杜拉(Abdullah)去世,沙特与空客原先签署的飞机协议陷入停滞。

知情人士透露,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继任王位后不久,沙特官员就向空客表示他们的计划有变:空客将不再向沙特政府出售飞机,而是出售给与萨勒曼家族有关联的基金ALIF,再由该基金将飞机租赁给沙航。

据参与这一过程的知情人士称,沙航并未向其他航空租赁公司招标,并且在选择ALIF之前回绝了其他寻求提供竞争报价的公司。

沙航副总裁Abdulrahman Altayeb在回覆与该交易相关问题的邮件中称,这一飞机采购交易符合该公司内部流程,包括评估租赁价格以确保其相对于市场基准的竞争力,以及飞机交付时间表需要符合与沙航机队计划相关的要求。

达成交易的时候,一些空客高管持保留意见。当时空客面临西方执法部门对其潜在海外腐败行为的调查,该公司不希望出现更多问题。空客面临的调查包括英国严重欺诈调查署(Serious Fraud Office)对一个空客子公司在沙特可能存在的行贿行为的调查。一位参与者称:“当我看到图尔基接手的时候,我们对这只基金的全部热情如同被泼了盆冷水。”

此人称,最后空客做出了让步。这是那一年规模最大的飞机交易之一。此外,一位参与讨论的人士称,空客高管决定还是不要妨碍国王的儿子做生意。

交易的其他利益相关方因一位沙特王子的参与而激动不已。其中一位人士称:“我们觉得拥有雄厚资金和政治人脉的人参与进来是好事,认为这将有助交易的达成。”此人称,他认为沙特王子的参与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个降低风险的有利因素。



2012年,沙特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与他的儿子、未来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交谈。
 
一些沙特官员对该交易百思不解。一位官员称,在政府和航空公司内部,每个人都认为PIF为该交易提供资金更合理,因为沙特航空一下子购买50架飞机将获得巨大折扣,而根据租赁协议,该公司不会获得这样的折扣。

记者获得了交易相关文件,并采访了参与交易的人员,从而详细了解了最终令穆罕默德的公司Tharawat受益的复杂交易链。正如一名政府官员所说,交易链最终归结到Tharawat,该公司让其他方提供资金,在不让这些资金面临风险的情况下获得巨大利润。

这条交易链从Tharawat合资所有的银行Quantum开始,图尔基被任命为该银行董事长。知情人士称,Quantum安排投资者和其他银行的资金用于购买飞机,从每笔股权投资和每一批发债筹资活动中收取报酬。IAFC网站显示,ALIF基金在2017年筹资约40亿美元。

知情人士称, ALIF基金用所筹资金以较目录价低60%以上巨大折扣购买空客飞机。ALIF将飞机租赁给沙航的价格与市场价差不多,而没有体现其买入时的折扣,从中获得的回报达到15%。而根据英国航空业谘询公司IBA Group Ltd.Paul Lyons,为沙航这样的航空公司处理这类长期租赁事务的基金通常回报率为7%-9%。

作为ALIF基金管理方的IAFC本身拥有一项潜在巨大收益。尽管IAFC在ALIF没有任何股份,但将得到上述交易利润的很大一部分。交易文件显示,如果投资回报率超过7%,那么IAFC将得到35%的利润,投资回报率超过10%则得到50%的利润。曾任世界银行航空业投资分析师的Aldo Giovannitti称,这一比例非常高,利润分成一般比例是10%-20%。

Tharawat首席执行长Selham称,Quantum和图尔基都不是IAFC股东。IAFC注册地为开曼群岛,未披露所有权状况。

不过IAFC的经营与Tharawat盘根错节。据Quantum和IAFC公告及知情人士,Quantum首席执行长还是IAFC执行合伙人,而且IAFC和Quantum员工都是一批人。

参与设计该交易架构的一名人士为该基金的高回报预期进行了辩护,并表示该租金水平不应与其它飞机租赁交易相提并论。该人士表示,几乎没有可供比较的安排,因为涉及多架飞机以及一项伊斯兰金融因素,可能导致航空公司支付更高租金。

一位知情沙特官员表示,穆罕默德王储在2015年访问法国期间敲定了该交易。根据一名当时在场人士的说法,不久之后在沙特王宫举行的一个聚会上,这位沙特王储将达成这一交易的功劳归于自己。

穆罕默德王储表示:“我是这项交易背后的策划者。”他解释了这项交易如何显示出其在平衡国家经济利益与其家族利益方面所取得的成功。





撰文 / Justin Scheck / Bradley Hope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从“穷二代”到巨富:揭秘沙特王储的发家史

发布日期:2018-05-19 09:39
摘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积累起巨额财富,在多家公司中持股,业务遍及化工、房地产、环保、农业、科技和飞机租赁。这当中一笔空客和沙航的大宗交易尤其引人关注。


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英国开启他上任以来的首次出访。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10几岁时便认识到,按照沙特王室标准,自己的父亲是个穷人,要靠他当国王的哥哥施舍来养家。然而20年后,穆罕默德便积累起巨额财富,在多家公司中持股,业务遍及化工、房地产、环保、农业、科技和飞机租赁。这当中一笔空客和沙航的大宗交易尤其引人关注。

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 10几岁时便认识到,按照沙特王室标准,当时的王储、自己的父亲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Abdulaziz bin Salman bin Abdulaziz)是个穷人。

沙特立国者的其他子孙都靠着政府业务积累起财富,而时任利雅得市长的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要依靠他当国王的哥哥的施舍来养家。穆罕默德后来告诉同僚,当时他下定决心要改变这种情况。

近20年后,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当上国王,穆罕默德成为王储,他表示希望打击腐败,沿着更加现代化的路线重塑沙特经济。这位王储现在已经非常富有,最近几年他买下了一艘全球数一数二的大游艇、一座法国宫殿,并出资4.5亿美元买下一幅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画作,后来捐给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穆罕默德王储的发财之道体现出在沙特这个专制王国(本质上是一个家族企业),商业和政府的关系依然盘根错节,与西方社会截然不同。人们早已知道沙特王室在国家石油收入中抽成,但其它涉及王室主要分支的业务往来要更为隐秘。

去年的沙特公司备案文件数据显示,穆罕默德王储是一家化学品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同时拥有该公司20%的股权,这家公司是政府控制的大型公司的供应商。沙特的记录显示,穆罕默德王储的两个弟弟拥有大多数股权的一家公司从政府那里获得了令人垂涎的宽带许可。

另外,穆罕默德王储在2015年帮助安排了欧洲飞机巨头空中客车集团(Airbus Group, AIR.FR, EADSY)与国有沙特阿拉伯航空公司(Saudia Airlines, 简称:沙航)一笔数十亿美元的交易。文件显示,该交易对其家族来说价值数千万美元。

沙特驻美国大使馆的发言人对穆罕默德王储的商业交易不予置评。

穆罕默德王储高调宣传针对其他王室成员的反腐行动,称这些人通过滥用权力攫取财富,但空客与沙特的交易表明,商业与政府盘根错节的关系仍是沙特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知情人士称,事实上,尽管空客对私人和公共财务利益之间的模糊界限持保留态度,但还是决定与国王的家人进行业务往来。
空客的一位发言人未就此置评,并称公司政策规定不得讨论任何可能受到执法机构调查的业务往来。


沙特国家航空公司一架空客A320客机飞离法兰克福。照片摄于2015年。

沙特阿拉伯王国成立于1932年。当时,Abdulaziz ibn Saud统一了阿拉伯半岛的两个地区,并成为第一任国王。在那之后不久,美国地质学家便在这片沙漠中发现了石油,这一资源带来了大量财富,沙特皇室由此过上奢侈的生活。

Abdulaziz ibn Saud的几十个儿子及他们的子孙创建了一系列公司,通过获得无需竞标的政府合同以及其他方式来将政治权力变现。

在1953年Abdulaziz ibn Saud去世后,沙特王位被他的一个儿子继承,政治权力变现的行为也延续了下去。外界在谈到沙特皇室如何为自家寻求商业利益时,常常提到这样一个例子:藉助一间与货运公司DHL共同组建的合资公司,沙特的一位王子由此持有了该国唯一一张邮寄快件营业牌照。DHL现为Deutsche Post AG所有,DHL的一位发言人未就此置评。


接近沙特王室的人士说,当时还是王储的萨勒曼并不十分热衷于聚敛财富。在他的兄弟们积累财富的时候,他则累积了权力。他在利雅得省担任了48年省长,在他主政时期,这个原本沙尘滚滚的沙漠飞地藉助石油带来的财富,逐渐成长为一个拥有现代化摩天大楼和宽阔街道的大都市。

穆罕默德王储近年来表示,他的父亲萨勒曼很重视儿子们的教育——穆罕默德的一个同父异母兄弟当了一名宇航员,还有一个兄弟在牛津大学学习,后来做了教授。

大约在2000年前后,当时10几岁的穆罕默德意识到,他的父亲并不富裕。多年后他回忆说,这个发现在当时令他震惊。

穆罕默德王储对人们说,当时萨勒曼要靠他的哥哥、那时候的国王法赫德(Fahd)的钱来生活。萨勒曼把所有钱都用在了家庭开销上,过的是没有结余的日子,既没有存款,也没有投资。

穆罕默德说,这让当时想在经济上更加独立的他拼凑了10万美元投资沙特股票。

在念大学和法学院期间,穆罕默德一直在炒股。到了2010年代初,随着父亲在王室中地位上升,穆罕默德也得以在政府中担任一系列职位。

知情人士说,穆罕默德曾告诉他们,那段时期,他从沙特股市赚到了几十亿沙特里亚尔(相当于数亿美元)。

穆罕默德王储也涉足商业。截至2017年,沙特多家公司的记录显示,他至少在五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中持股,还是一家环保回收公司的股东。这些公司记录显示,他还持有Watan Industrial Investment Co. Ltd. 20%的股份,后者是一家向国有控股公司供货的化工产品生产商,客户包括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Aramco)。

在穆罕默德王储的家族商业活动中,一家名叫Tharawat的公司作为关键角色浮出水面。根据沙特公司提交的文件,截至2017年5月,王储的一个弟弟图尔基·本·萨勒曼(Turki Bin Salman)在这家投资公司中持股99%,余下1%由另一个兄弟纳伊夫(Naif)持有。据Tharawat首席执行长Ammer al Selham说,图尔基王子后来买下了他兄弟的股份。

据多位熟悉相关交易的知情人士说,在实际操作中,穆罕默德王储不仅掌控Tharawat的业务,而且从中获利,这些知情人中有两位曾与王储探讨过Tharawat。Ammer al Selham否认这种说法,称“穆罕默德王储殿下从来都不是这家公司的股东或受益人。”


沙特的记录显示,Tharawat和一家附属公司拥有一家名为Jawraa的科技公司的多数股权,后者在2014年获得了沙特政府颁发的令人羡慕的宽频经营许可,成为有资格在沙特运营新手机网络的三家公司之一。



2015年6月的一场文件签署仪式上,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和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见证空客向沙特国家航空公司出租50架飞机的交易。
 

Tharawat的投资兴趣覆盖渔场、房地产、科技服务、农业大宗商品交易和餐厅。该公司在利雅得有一个办公园区。Tharawat旗下的投资工具Nasaq Holding在其网站上称,正藉助沙特政府第十个发展计划投资建筑行业,其中包括在房地产领域投资3,582亿美元。沙特公司文件显示,Tharawat旗下的一家公司与新奥尔良的Ochsner Health System合作,将沙特人带到美国进行器官移植。

陷入困境的沙航为Tharawat带来了另一个赚钱的机会。

2014年,在西方转型专家的建议下,这家亏钱的航空公司与空中客车达成了一份初步协议,重振其老化的机队。参与谈判的一位人士称,这一安排原本将为沙航提供大量飞机,这些飞机由沙特政府旗下的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 简称PIF)提供融资。通过预先同意购买50架飞机,沙航能获得大幅折扣。

事实上,穆罕默德王储的家人当时正有意自己投资飞机。中东的投资者一直在寻找已经饱和的房地产市场之外的投资机会,航空公司则希望以租赁代替直接购买,从而缩小资产负债表的规模。

企业文件显示,2014年,Tharawat购入了迪拜公司Quantum Investment Bank 54%的股份,该公司几乎没有什么达成交易的记录。穆罕默德王储的弟弟图尔基王子成为Quantum的董事长。Quantum多名高管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该行后来将其网站下线。

Quantum的高管们和另外一家小银行成立了一家名为International Airfinance Corp. (简称IAFC)的公司,从事飞机租赁业务。

IAFC成为一只名为ALIF基金的管理方,该基金的结构服从穆斯林教法不得收利息的限制。空中客车同意,如果ALIF只购买该公司的飞机,就向该基金投资1亿美元。International Airfinance 在一份新闻稿中称,2014年6月23日,空中客车和IAFC在伦敦举行了签字仪式,宣布了这只新基金,主持仪式的是图尔基王子。交易文件显示,该基金的目的是要通过股权和债券筹资50亿美元。

然后,在2015年1月份,当时的沙特国王阿卜杜拉(Abdullah)去世,沙特与空客原先签署的飞机协议陷入停滞。

知情人士透露,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继任王位后不久,沙特官员就向空客表示他们的计划有变:空客将不再向沙特政府出售飞机,而是出售给与萨勒曼家族有关联的基金ALIF,再由该基金将飞机租赁给沙航。

据参与这一过程的知情人士称,沙航并未向其他航空租赁公司招标,并且在选择ALIF之前回绝了其他寻求提供竞争报价的公司。

沙航副总裁Abdulrahman Altayeb在回覆与该交易相关问题的邮件中称,这一飞机采购交易符合该公司内部流程,包括评估租赁价格以确保其相对于市场基准的竞争力,以及飞机交付时间表需要符合与沙航机队计划相关的要求。

达成交易的时候,一些空客高管持保留意见。当时空客面临西方执法部门对其潜在海外腐败行为的调查,该公司不希望出现更多问题。空客面临的调查包括英国严重欺诈调查署(Serious Fraud Office)对一个空客子公司在沙特可能存在的行贿行为的调查。一位参与者称:“当我看到图尔基接手的时候,我们对这只基金的全部热情如同被泼了盆冷水。”

此人称,最后空客做出了让步。这是那一年规模最大的飞机交易之一。此外,一位参与讨论的人士称,空客高管决定还是不要妨碍国王的儿子做生意。

交易的其他利益相关方因一位沙特王子的参与而激动不已。其中一位人士称:“我们觉得拥有雄厚资金和政治人脉的人参与进来是好事,认为这将有助交易的达成。”此人称,他认为沙特王子的参与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个降低风险的有利因素。



2012年,沙特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与他的儿子、未来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交谈。
 
一些沙特官员对该交易百思不解。一位官员称,在政府和航空公司内部,每个人都认为PIF为该交易提供资金更合理,因为沙特航空一下子购买50架飞机将获得巨大折扣,而根据租赁协议,该公司不会获得这样的折扣。

记者获得了交易相关文件,并采访了参与交易的人员,从而详细了解了最终令穆罕默德的公司Tharawat受益的复杂交易链。正如一名政府官员所说,交易链最终归结到Tharawat,该公司让其他方提供资金,在不让这些资金面临风险的情况下获得巨大利润。

这条交易链从Tharawat合资所有的银行Quantum开始,图尔基被任命为该银行董事长。知情人士称,Quantum安排投资者和其他银行的资金用于购买飞机,从每笔股权投资和每一批发债筹资活动中收取报酬。IAFC网站显示,ALIF基金在2017年筹资约40亿美元。

知情人士称, ALIF基金用所筹资金以较目录价低60%以上巨大折扣购买空客飞机。ALIF将飞机租赁给沙航的价格与市场价差不多,而没有体现其买入时的折扣,从中获得的回报达到15%。而根据英国航空业谘询公司IBA Group Ltd.Paul Lyons,为沙航这样的航空公司处理这类长期租赁事务的基金通常回报率为7%-9%。

作为ALIF基金管理方的IAFC本身拥有一项潜在巨大收益。尽管IAFC在ALIF没有任何股份,但将得到上述交易利润的很大一部分。交易文件显示,如果投资回报率超过7%,那么IAFC将得到35%的利润,投资回报率超过10%则得到50%的利润。曾任世界银行航空业投资分析师的Aldo Giovannitti称,这一比例非常高,利润分成一般比例是10%-20%。

Tharawat首席执行长Selham称,Quantum和图尔基都不是IAFC股东。IAFC注册地为开曼群岛,未披露所有权状况。

不过IAFC的经营与Tharawat盘根错节。据Quantum和IAFC公告及知情人士,Quantum首席执行长还是IAFC执行合伙人,而且IAFC和Quantum员工都是一批人。

参与设计该交易架构的一名人士为该基金的高回报预期进行了辩护,并表示该租金水平不应与其它飞机租赁交易相提并论。该人士表示,几乎没有可供比较的安排,因为涉及多架飞机以及一项伊斯兰金融因素,可能导致航空公司支付更高租金。

一位知情沙特官员表示,穆罕默德王储在2015年访问法国期间敲定了该交易。根据一名当时在场人士的说法,不久之后在沙特王宫举行的一个聚会上,这位沙特王储将达成这一交易的功劳归于自己。

穆罕默德王储表示:“我是这项交易背后的策划者。”他解释了这项交易如何显示出其在平衡国家经济利益与其家族利益方面所取得的成功。





撰文 / Justin Scheck / Bradley Hope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积累起巨额财富,在多家公司中持股,业务遍及化工、房地产、环保、农业、科技和飞机租赁。这当中一笔空客和沙航的大宗交易尤其引人关注。


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英国开启他上任以来的首次出访。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10几岁时便认识到,按照沙特王室标准,自己的父亲是个穷人,要靠他当国王的哥哥施舍来养家。然而20年后,穆罕默德便积累起巨额财富,在多家公司中持股,业务遍及化工、房地产、环保、农业、科技和飞机租赁。这当中一笔空客和沙航的大宗交易尤其引人关注。

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 10几岁时便认识到,按照沙特王室标准,当时的王储、自己的父亲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Abdulaziz bin Salman bin Abdulaziz)是个穷人。

沙特立国者的其他子孙都靠着政府业务积累起财富,而时任利雅得市长的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要依靠他当国王的哥哥的施舍来养家。穆罕默德后来告诉同僚,当时他下定决心要改变这种情况。

近20年后,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当上国王,穆罕默德成为王储,他表示希望打击腐败,沿着更加现代化的路线重塑沙特经济。这位王储现在已经非常富有,最近几年他买下了一艘全球数一数二的大游艇、一座法国宫殿,并出资4.5亿美元买下一幅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画作,后来捐给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穆罕默德王储的发财之道体现出在沙特这个专制王国(本质上是一个家族企业),商业和政府的关系依然盘根错节,与西方社会截然不同。人们早已知道沙特王室在国家石油收入中抽成,但其它涉及王室主要分支的业务往来要更为隐秘。

去年的沙特公司备案文件数据显示,穆罕默德王储是一家化学品公司的董事总经理,同时拥有该公司20%的股权,这家公司是政府控制的大型公司的供应商。沙特的记录显示,穆罕默德王储的两个弟弟拥有大多数股权的一家公司从政府那里获得了令人垂涎的宽带许可。

另外,穆罕默德王储在2015年帮助安排了欧洲飞机巨头空中客车集团(Airbus Group, AIR.FR, EADSY)与国有沙特阿拉伯航空公司(Saudia Airlines, 简称:沙航)一笔数十亿美元的交易。文件显示,该交易对其家族来说价值数千万美元。

沙特驻美国大使馆的发言人对穆罕默德王储的商业交易不予置评。

穆罕默德王储高调宣传针对其他王室成员的反腐行动,称这些人通过滥用权力攫取财富,但空客与沙特的交易表明,商业与政府盘根错节的关系仍是沙特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知情人士称,事实上,尽管空客对私人和公共财务利益之间的模糊界限持保留态度,但还是决定与国王的家人进行业务往来。
空客的一位发言人未就此置评,并称公司政策规定不得讨论任何可能受到执法机构调查的业务往来。


沙特国家航空公司一架空客A320客机飞离法兰克福。照片摄于2015年。

沙特阿拉伯王国成立于1932年。当时,Abdulaziz ibn Saud统一了阿拉伯半岛的两个地区,并成为第一任国王。在那之后不久,美国地质学家便在这片沙漠中发现了石油,这一资源带来了大量财富,沙特皇室由此过上奢侈的生活。

Abdulaziz ibn Saud的几十个儿子及他们的子孙创建了一系列公司,通过获得无需竞标的政府合同以及其他方式来将政治权力变现。

在1953年Abdulaziz ibn Saud去世后,沙特王位被他的一个儿子继承,政治权力变现的行为也延续了下去。外界在谈到沙特皇室如何为自家寻求商业利益时,常常提到这样一个例子:藉助一间与货运公司DHL共同组建的合资公司,沙特的一位王子由此持有了该国唯一一张邮寄快件营业牌照。DHL现为Deutsche Post AG所有,DHL的一位发言人未就此置评。


接近沙特王室的人士说,当时还是王储的萨勒曼并不十分热衷于聚敛财富。在他的兄弟们积累财富的时候,他则累积了权力。他在利雅得省担任了48年省长,在他主政时期,这个原本沙尘滚滚的沙漠飞地藉助石油带来的财富,逐渐成长为一个拥有现代化摩天大楼和宽阔街道的大都市。

穆罕默德王储近年来表示,他的父亲萨勒曼很重视儿子们的教育——穆罕默德的一个同父异母兄弟当了一名宇航员,还有一个兄弟在牛津大学学习,后来做了教授。

大约在2000年前后,当时10几岁的穆罕默德意识到,他的父亲并不富裕。多年后他回忆说,这个发现在当时令他震惊。

穆罕默德王储对人们说,当时萨勒曼要靠他的哥哥、那时候的国王法赫德(Fahd)的钱来生活。萨勒曼把所有钱都用在了家庭开销上,过的是没有结余的日子,既没有存款,也没有投资。

穆罕默德说,这让当时想在经济上更加独立的他拼凑了10万美元投资沙特股票。

在念大学和法学院期间,穆罕默德一直在炒股。到了2010年代初,随着父亲在王室中地位上升,穆罕默德也得以在政府中担任一系列职位。

知情人士说,穆罕默德曾告诉他们,那段时期,他从沙特股市赚到了几十亿沙特里亚尔(相当于数亿美元)。

穆罕默德王储也涉足商业。截至2017年,沙特多家公司的记录显示,他至少在五家房地产开发公司中持股,还是一家环保回收公司的股东。这些公司记录显示,他还持有Watan Industrial Investment Co. Ltd. 20%的股份,后者是一家向国有控股公司供货的化工产品生产商,客户包括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Aramco)。

在穆罕默德王储的家族商业活动中,一家名叫Tharawat的公司作为关键角色浮出水面。根据沙特公司提交的文件,截至2017年5月,王储的一个弟弟图尔基·本·萨勒曼(Turki Bin Salman)在这家投资公司中持股99%,余下1%由另一个兄弟纳伊夫(Naif)持有。据Tharawat首席执行长Ammer al Selham说,图尔基王子后来买下了他兄弟的股份。

据多位熟悉相关交易的知情人士说,在实际操作中,穆罕默德王储不仅掌控Tharawat的业务,而且从中获利,这些知情人中有两位曾与王储探讨过Tharawat。Ammer al Selham否认这种说法,称“穆罕默德王储殿下从来都不是这家公司的股东或受益人。”


沙特的记录显示,Tharawat和一家附属公司拥有一家名为Jawraa的科技公司的多数股权,后者在2014年获得了沙特政府颁发的令人羡慕的宽频经营许可,成为有资格在沙特运营新手机网络的三家公司之一。



2015年6月的一场文件签署仪式上,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和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见证空客向沙特国家航空公司出租50架飞机的交易。
 

Tharawat的投资兴趣覆盖渔场、房地产、科技服务、农业大宗商品交易和餐厅。该公司在利雅得有一个办公园区。Tharawat旗下的投资工具Nasaq Holding在其网站上称,正藉助沙特政府第十个发展计划投资建筑行业,其中包括在房地产领域投资3,582亿美元。沙特公司文件显示,Tharawat旗下的一家公司与新奥尔良的Ochsner Health System合作,将沙特人带到美国进行器官移植。

陷入困境的沙航为Tharawat带来了另一个赚钱的机会。

2014年,在西方转型专家的建议下,这家亏钱的航空公司与空中客车达成了一份初步协议,重振其老化的机队。参与谈判的一位人士称,这一安排原本将为沙航提供大量飞机,这些飞机由沙特政府旗下的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 简称PIF)提供融资。通过预先同意购买50架飞机,沙航能获得大幅折扣。

事实上,穆罕默德王储的家人当时正有意自己投资飞机。中东的投资者一直在寻找已经饱和的房地产市场之外的投资机会,航空公司则希望以租赁代替直接购买,从而缩小资产负债表的规模。

企业文件显示,2014年,Tharawat购入了迪拜公司Quantum Investment Bank 54%的股份,该公司几乎没有什么达成交易的记录。穆罕默德王储的弟弟图尔基王子成为Quantum的董事长。Quantum多名高管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该行后来将其网站下线。

Quantum的高管们和另外一家小银行成立了一家名为International Airfinance Corp. (简称IAFC)的公司,从事飞机租赁业务。

IAFC成为一只名为ALIF基金的管理方,该基金的结构服从穆斯林教法不得收利息的限制。空中客车同意,如果ALIF只购买该公司的飞机,就向该基金投资1亿美元。International Airfinance 在一份新闻稿中称,2014年6月23日,空中客车和IAFC在伦敦举行了签字仪式,宣布了这只新基金,主持仪式的是图尔基王子。交易文件显示,该基金的目的是要通过股权和债券筹资50亿美元。

然后,在2015年1月份,当时的沙特国王阿卜杜拉(Abdullah)去世,沙特与空客原先签署的飞机协议陷入停滞。

知情人士透露,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继任王位后不久,沙特官员就向空客表示他们的计划有变:空客将不再向沙特政府出售飞机,而是出售给与萨勒曼家族有关联的基金ALIF,再由该基金将飞机租赁给沙航。

据参与这一过程的知情人士称,沙航并未向其他航空租赁公司招标,并且在选择ALIF之前回绝了其他寻求提供竞争报价的公司。

沙航副总裁Abdulrahman Altayeb在回覆与该交易相关问题的邮件中称,这一飞机采购交易符合该公司内部流程,包括评估租赁价格以确保其相对于市场基准的竞争力,以及飞机交付时间表需要符合与沙航机队计划相关的要求。

达成交易的时候,一些空客高管持保留意见。当时空客面临西方执法部门对其潜在海外腐败行为的调查,该公司不希望出现更多问题。空客面临的调查包括英国严重欺诈调查署(Serious Fraud Office)对一个空客子公司在沙特可能存在的行贿行为的调查。一位参与者称:“当我看到图尔基接手的时候,我们对这只基金的全部热情如同被泼了盆冷水。”

此人称,最后空客做出了让步。这是那一年规模最大的飞机交易之一。此外,一位参与讨论的人士称,空客高管决定还是不要妨碍国王的儿子做生意。

交易的其他利益相关方因一位沙特王子的参与而激动不已。其中一位人士称:“我们觉得拥有雄厚资金和政治人脉的人参与进来是好事,认为这将有助交易的达成。”此人称,他认为沙特王子的参与对投资者来说是一个降低风险的有利因素。



2012年,沙特国王阿卜杜勒-阿齐兹·萨勒曼与他的儿子、未来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交谈。
 
一些沙特官员对该交易百思不解。一位官员称,在政府和航空公司内部,每个人都认为PIF为该交易提供资金更合理,因为沙特航空一下子购买50架飞机将获得巨大折扣,而根据租赁协议,该公司不会获得这样的折扣。

记者获得了交易相关文件,并采访了参与交易的人员,从而详细了解了最终令穆罕默德的公司Tharawat受益的复杂交易链。正如一名政府官员所说,交易链最终归结到Tharawat,该公司让其他方提供资金,在不让这些资金面临风险的情况下获得巨大利润。

这条交易链从Tharawat合资所有的银行Quantum开始,图尔基被任命为该银行董事长。知情人士称,Quantum安排投资者和其他银行的资金用于购买飞机,从每笔股权投资和每一批发债筹资活动中收取报酬。IAFC网站显示,ALIF基金在2017年筹资约40亿美元。

知情人士称, ALIF基金用所筹资金以较目录价低60%以上巨大折扣购买空客飞机。ALIF将飞机租赁给沙航的价格与市场价差不多,而没有体现其买入时的折扣,从中获得的回报达到15%。而根据英国航空业谘询公司IBA Group Ltd.Paul Lyons,为沙航这样的航空公司处理这类长期租赁事务的基金通常回报率为7%-9%。

作为ALIF基金管理方的IAFC本身拥有一项潜在巨大收益。尽管IAFC在ALIF没有任何股份,但将得到上述交易利润的很大一部分。交易文件显示,如果投资回报率超过7%,那么IAFC将得到35%的利润,投资回报率超过10%则得到50%的利润。曾任世界银行航空业投资分析师的Aldo Giovannitti称,这一比例非常高,利润分成一般比例是10%-20%。

Tharawat首席执行长Selham称,Quantum和图尔基都不是IAFC股东。IAFC注册地为开曼群岛,未披露所有权状况。

不过IAFC的经营与Tharawat盘根错节。据Quantum和IAFC公告及知情人士,Quantum首席执行长还是IAFC执行合伙人,而且IAFC和Quantum员工都是一批人。

参与设计该交易架构的一名人士为该基金的高回报预期进行了辩护,并表示该租金水平不应与其它飞机租赁交易相提并论。该人士表示,几乎没有可供比较的安排,因为涉及多架飞机以及一项伊斯兰金融因素,可能导致航空公司支付更高租金。

一位知情沙特官员表示,穆罕默德王储在2015年访问法国期间敲定了该交易。根据一名当时在场人士的说法,不久之后在沙特王宫举行的一个聚会上,这位沙特王储将达成这一交易的功劳归于自己。

穆罕默德王储表示:“我是这项交易背后的策划者。”他解释了这项交易如何显示出其在平衡国家经济利益与其家族利益方面所取得的成功。





撰文 / Justin Scheck / Bradley Hope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