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特斯拉、苹果和软银争相锁定锂供应

发布日期:2018-05-18 16:19
摘要特斯拉和一家大型中资公司周四都与锂生产商敲定了新协议。这再度表明,科技公司、汽车制造商和其他用锂大户正积极采取行动确保锂的供应。


许多锂和钴矿所处的地区历来不稳定。


特斯拉(Tesla Inc., TSLA)和一家大型中资公司周四都与锂生产商敲定了新协议。这再度表明,科技公司、汽车制造商和其他用锂大户正积极采取行动确保锂的供应。

锂是电动车和手机电池的原材料,随着电动车的日益普及,未来几年,锂和同为此类电池原料的钴可能出现供应短缺。

这一担忧正促使越来越多依赖锂和钴的公司现在就敲定协议,即便这意味着与尚未开始生产的供应商展开合作。

特斯拉已经与澳大利亚锂生产商Kidman Resources Ltd. (KDR.AU)签订一项为期三年的供货协议,Kidman称,协议将从该公司开始生产电池级锂时开始生效。预计2021年之前Kidman不会开始锂化合物的生产。

中国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Tianqi Lithium Corp., 002466.SZ, 简称﹕天齐锂业)周四也说,已经同意以大约41亿美元的价格从加拿大化肥企业Nutrien Ltd.手中买入智利锂巨头Sociedad Quimica Y Minera De Chile SA 24%的股份。

除了嘉能可(Glencore PLC, 0805.HK)和Albemarle Corp.等业内龙头企业,分析师预计还有超过100家小规模的锂矿企业和大约25家钴矿企业。很多企业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上市,一些公司已经和大型用户谈定了交易。

House Mountain Partners LLC是纽约一家向电池金属企业和投资者提供咨询服务的机构,其创始人Chris Berry说:“我们似乎正处在这波势头的危险点上。需要很快拿到很多投资才能满足需求。”

日本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上个月支付近8,000万美元收购了魁北克生产商Nemaska Lithium Inc.约10%的股份。这是软银第一次投资锂企业。Nemaska目前只生产了锂盐小样,其锂矿和工厂预计要到2019年下半年才能全面投产。

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 7203.TO)母公司丰田集团(Toyota Group)的交易部门也在1月份表示,将以大约2.25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锂企业Orocobre Ltd. 15%的股份。

分析师称,化学品公司FMC Corp.料将在今年分拆其锂业务,多家中国锂业公司也计划上市。苹果公司 (Apple Inc., AAPL)、宝马公司(BMW AG)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LKAY)也在致力于确保未来的钴供应。

但这股急于锁定锂和钴供应的热潮可能会演变为投机泡沫的破裂。2016年至去年期间,锂和钴的价格上涨了一倍多,但受供应过剩担忧影响,近期涨势已经冷却。一些投资者还认为,制造商将使用不同类型的电池,增加镍等低廉金属的浓度,从而替换锂和钴等价格高昂的原材料。

在近期锂和钴价下滑之后,这两种金属生产商的股价也走低。过去一个月来,多伦多股票交易所上市的Nemaska股价已下挫约7%。

自2014年初特斯拉首席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宣布计划打造一家名为“超级工厂”(Gigafactory)的电动车电池工厂以来,锂和钴生产商的数量也大幅增加。Berry表示,当时只有大约16家锂勘探公司以及少数几家钴勘探公司。

分析人士称,由于大多数寻求建立钴和锂敞口的投资者都选择投资矿业公司,最近这些公司股价的下跌反映出未来哪些公司能够成功还存在变数,这个新兴起市场的风险仍在。

作为电动车和智能手机能量的主要来源,分析人士预计到2025年这两种金属的需求将增加超过一倍,这促使交通运输和科技类公司寻求进行非常规交易来满足这一需求。

另一方面,许多锂和钴矿所处的地区历来不稳定,比如钴的重要产地刚果民主共和国以及锂的重要产地南美,这进一步加剧了供应短缺的担忧。

有一个事例表明了其中一些矿业公司多么与世隔绝:去年10月份当软银就收购意向与Nemaska接触时,后者首席执行长Guy Bourassa竟然从未听说过这家日本投资公司和全球第一大科技投资机构。

Bourass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之前完全不知道软银。”

据Bourassa称,软银之前专门找到Nemaska的原因是这家生产商拥有可以降低成本的一项专利提取技术。双方很快在六个月内达成交易。

软银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Bourassa表示,魁北克市政府和Nemaska的股东将一同帮助提供资金,让Nemaska可以开发自己的矿山,同时建设一家商业工厂来进行锂加工,转化出氢氧化锂和碳酸锂。氢氧化锂和碳酸锂是电池中使用的两种化学物质。

软银等公司直接投资矿业和化学公司是较以往情况的一种转变。分析人士表示,以往企业通常只与自行获取原材料的中国电池生产商合作。

Stormcrow Capital Ltd.的总裁Jon Hykawy说,这无疑表明上述金属正变得更加主流。Stormcrow Capital是一家咨询公司,曾协助Nemaska和专注矿业、规模45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公司Orion Resource Partners展开交易谈判。

Hykawy说,这些金属目前都是当前巨大技术变革的一部分。





撰文 / Amrith Ramkuma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特斯拉和一家大型中资公司周四都与锂生产商敲定了新协议。这再度表明,科技公司、汽车制造商和其他用锂大户正积极采取行动确保锂的供应。


许多锂和钴矿所处的地区历来不稳定。


特斯拉(Tesla Inc., TSLA)和一家大型中资公司周四都与锂生产商敲定了新协议。这再度表明,科技公司、汽车制造商和其他用锂大户正积极采取行动确保锂的供应。

锂是电动车和手机电池的原材料,随着电动车的日益普及,未来几年,锂和同为此类电池原料的钴可能出现供应短缺。

这一担忧正促使越来越多依赖锂和钴的公司现在就敲定协议,即便这意味着与尚未开始生产的供应商展开合作。

特斯拉已经与澳大利亚锂生产商Kidman Resources Ltd. (KDR.AU)签订一项为期三年的供货协议,Kidman称,协议将从该公司开始生产电池级锂时开始生效。预计2021年之前Kidman不会开始锂化合物的生产。

中国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Tianqi Lithium Corp., 002466.SZ, 简称﹕天齐锂业)周四也说,已经同意以大约41亿美元的价格从加拿大化肥企业Nutrien Ltd.手中买入智利锂巨头Sociedad Quimica Y Minera De Chile SA 24%的股份。

除了嘉能可(Glencore PLC, 0805.HK)和Albemarle Corp.等业内龙头企业,分析师预计还有超过100家小规模的锂矿企业和大约25家钴矿企业。很多企业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上市,一些公司已经和大型用户谈定了交易。

House Mountain Partners LLC是纽约一家向电池金属企业和投资者提供咨询服务的机构,其创始人Chris Berry说:“我们似乎正处在这波势头的危险点上。需要很快拿到很多投资才能满足需求。”

日本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上个月支付近8,000万美元收购了魁北克生产商Nemaska Lithium Inc.约10%的股份。这是软银第一次投资锂企业。Nemaska目前只生产了锂盐小样,其锂矿和工厂预计要到2019年下半年才能全面投产。

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 7203.TO)母公司丰田集团(Toyota Group)的交易部门也在1月份表示,将以大约2.25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锂企业Orocobre Ltd. 15%的股份。

分析师称,化学品公司FMC Corp.料将在今年分拆其锂业务,多家中国锂业公司也计划上市。苹果公司 (Apple Inc., AAPL)、宝马公司(BMW AG)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LKAY)也在致力于确保未来的钴供应。

但这股急于锁定锂和钴供应的热潮可能会演变为投机泡沫的破裂。2016年至去年期间,锂和钴的价格上涨了一倍多,但受供应过剩担忧影响,近期涨势已经冷却。一些投资者还认为,制造商将使用不同类型的电池,增加镍等低廉金属的浓度,从而替换锂和钴等价格高昂的原材料。

在近期锂和钴价下滑之后,这两种金属生产商的股价也走低。过去一个月来,多伦多股票交易所上市的Nemaska股价已下挫约7%。

自2014年初特斯拉首席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宣布计划打造一家名为“超级工厂”(Gigafactory)的电动车电池工厂以来,锂和钴生产商的数量也大幅增加。Berry表示,当时只有大约16家锂勘探公司以及少数几家钴勘探公司。

分析人士称,由于大多数寻求建立钴和锂敞口的投资者都选择投资矿业公司,最近这些公司股价的下跌反映出未来哪些公司能够成功还存在变数,这个新兴起市场的风险仍在。

作为电动车和智能手机能量的主要来源,分析人士预计到2025年这两种金属的需求将增加超过一倍,这促使交通运输和科技类公司寻求进行非常规交易来满足这一需求。

另一方面,许多锂和钴矿所处的地区历来不稳定,比如钴的重要产地刚果民主共和国以及锂的重要产地南美,这进一步加剧了供应短缺的担忧。

有一个事例表明了其中一些矿业公司多么与世隔绝:去年10月份当软银就收购意向与Nemaska接触时,后者首席执行长Guy Bourassa竟然从未听说过这家日本投资公司和全球第一大科技投资机构。

Bourass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之前完全不知道软银。”

据Bourassa称,软银之前专门找到Nemaska的原因是这家生产商拥有可以降低成本的一项专利提取技术。双方很快在六个月内达成交易。

软银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Bourassa表示,魁北克市政府和Nemaska的股东将一同帮助提供资金,让Nemaska可以开发自己的矿山,同时建设一家商业工厂来进行锂加工,转化出氢氧化锂和碳酸锂。氢氧化锂和碳酸锂是电池中使用的两种化学物质。

软银等公司直接投资矿业和化学公司是较以往情况的一种转变。分析人士表示,以往企业通常只与自行获取原材料的中国电池生产商合作。

Stormcrow Capital Ltd.的总裁Jon Hykawy说,这无疑表明上述金属正变得更加主流。Stormcrow Capital是一家咨询公司,曾协助Nemaska和专注矿业、规模45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公司Orion Resource Partners展开交易谈判。

Hykawy说,这些金属目前都是当前巨大技术变革的一部分。





撰文 / Amrith Ramkuma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特斯拉和一家大型中资公司周四都与锂生产商敲定了新协议。这再度表明,科技公司、汽车制造商和其他用锂大户正积极采取行动确保锂的供应。


许多锂和钴矿所处的地区历来不稳定。


特斯拉(Tesla Inc., TSLA)和一家大型中资公司周四都与锂生产商敲定了新协议。这再度表明,科技公司、汽车制造商和其他用锂大户正积极采取行动确保锂的供应。

锂是电动车和手机电池的原材料,随着电动车的日益普及,未来几年,锂和同为此类电池原料的钴可能出现供应短缺。

这一担忧正促使越来越多依赖锂和钴的公司现在就敲定协议,即便这意味着与尚未开始生产的供应商展开合作。

特斯拉已经与澳大利亚锂生产商Kidman Resources Ltd. (KDR.AU)签订一项为期三年的供货协议,Kidman称,协议将从该公司开始生产电池级锂时开始生效。预计2021年之前Kidman不会开始锂化合物的生产。

中国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Tianqi Lithium Corp., 002466.SZ, 简称﹕天齐锂业)周四也说,已经同意以大约41亿美元的价格从加拿大化肥企业Nutrien Ltd.手中买入智利锂巨头Sociedad Quimica Y Minera De Chile SA 24%的股份。

除了嘉能可(Glencore PLC, 0805.HK)和Albemarle Corp.等业内龙头企业,分析师预计还有超过100家小规模的锂矿企业和大约25家钴矿企业。很多企业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上市,一些公司已经和大型用户谈定了交易。

House Mountain Partners LLC是纽约一家向电池金属企业和投资者提供咨询服务的机构,其创始人Chris Berry说:“我们似乎正处在这波势头的危险点上。需要很快拿到很多投资才能满足需求。”

日本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上个月支付近8,000万美元收购了魁北克生产商Nemaska Lithium Inc.约10%的股份。这是软银第一次投资锂企业。Nemaska目前只生产了锂盐小样,其锂矿和工厂预计要到2019年下半年才能全面投产。

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 7203.TO)母公司丰田集团(Toyota Group)的交易部门也在1月份表示,将以大约2.25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锂企业Orocobre Ltd. 15%的股份。

分析师称,化学品公司FMC Corp.料将在今年分拆其锂业务,多家中国锂业公司也计划上市。苹果公司 (Apple Inc., AAPL)、宝马公司(BMW AG)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LKAY)也在致力于确保未来的钴供应。

但这股急于锁定锂和钴供应的热潮可能会演变为投机泡沫的破裂。2016年至去年期间,锂和钴的价格上涨了一倍多,但受供应过剩担忧影响,近期涨势已经冷却。一些投资者还认为,制造商将使用不同类型的电池,增加镍等低廉金属的浓度,从而替换锂和钴等价格高昂的原材料。

在近期锂和钴价下滑之后,这两种金属生产商的股价也走低。过去一个月来,多伦多股票交易所上市的Nemaska股价已下挫约7%。

自2014年初特斯拉首席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宣布计划打造一家名为“超级工厂”(Gigafactory)的电动车电池工厂以来,锂和钴生产商的数量也大幅增加。Berry表示,当时只有大约16家锂勘探公司以及少数几家钴勘探公司。

分析人士称,由于大多数寻求建立钴和锂敞口的投资者都选择投资矿业公司,最近这些公司股价的下跌反映出未来哪些公司能够成功还存在变数,这个新兴起市场的风险仍在。

作为电动车和智能手机能量的主要来源,分析人士预计到2025年这两种金属的需求将增加超过一倍,这促使交通运输和科技类公司寻求进行非常规交易来满足这一需求。

另一方面,许多锂和钴矿所处的地区历来不稳定,比如钴的重要产地刚果民主共和国以及锂的重要产地南美,这进一步加剧了供应短缺的担忧。

有一个事例表明了其中一些矿业公司多么与世隔绝:去年10月份当软银就收购意向与Nemaska接触时,后者首席执行长Guy Bourassa竟然从未听说过这家日本投资公司和全球第一大科技投资机构。

Bourass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之前完全不知道软银。”

据Bourassa称,软银之前专门找到Nemaska的原因是这家生产商拥有可以降低成本的一项专利提取技术。双方很快在六个月内达成交易。

软银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Bourassa表示,魁北克市政府和Nemaska的股东将一同帮助提供资金,让Nemaska可以开发自己的矿山,同时建设一家商业工厂来进行锂加工,转化出氢氧化锂和碳酸锂。氢氧化锂和碳酸锂是电池中使用的两种化学物质。

软银等公司直接投资矿业和化学公司是较以往情况的一种转变。分析人士表示,以往企业通常只与自行获取原材料的中国电池生产商合作。

Stormcrow Capital Ltd.的总裁Jon Hykawy说,这无疑表明上述金属正变得更加主流。Stormcrow Capital是一家咨询公司,曾协助Nemaska和专注矿业、规模45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公司Orion Resource Partners展开交易谈判。

Hykawy说,这些金属目前都是当前巨大技术变革的一部分。





撰文 / Amrith Ramkuma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特斯拉、苹果和软银争相锁定锂供应

发布日期:2018-05-18 16:19
摘要特斯拉和一家大型中资公司周四都与锂生产商敲定了新协议。这再度表明,科技公司、汽车制造商和其他用锂大户正积极采取行动确保锂的供应。


许多锂和钴矿所处的地区历来不稳定。


特斯拉(Tesla Inc., TSLA)和一家大型中资公司周四都与锂生产商敲定了新协议。这再度表明,科技公司、汽车制造商和其他用锂大户正积极采取行动确保锂的供应。

锂是电动车和手机电池的原材料,随着电动车的日益普及,未来几年,锂和同为此类电池原料的钴可能出现供应短缺。

这一担忧正促使越来越多依赖锂和钴的公司现在就敲定协议,即便这意味着与尚未开始生产的供应商展开合作。

特斯拉已经与澳大利亚锂生产商Kidman Resources Ltd. (KDR.AU)签订一项为期三年的供货协议,Kidman称,协议将从该公司开始生产电池级锂时开始生效。预计2021年之前Kidman不会开始锂化合物的生产。

中国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Tianqi Lithium Corp., 002466.SZ, 简称﹕天齐锂业)周四也说,已经同意以大约41亿美元的价格从加拿大化肥企业Nutrien Ltd.手中买入智利锂巨头Sociedad Quimica Y Minera De Chile SA 24%的股份。

除了嘉能可(Glencore PLC, 0805.HK)和Albemarle Corp.等业内龙头企业,分析师预计还有超过100家小规模的锂矿企业和大约25家钴矿企业。很多企业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上市,一些公司已经和大型用户谈定了交易。

House Mountain Partners LLC是纽约一家向电池金属企业和投资者提供咨询服务的机构,其创始人Chris Berry说:“我们似乎正处在这波势头的危险点上。需要很快拿到很多投资才能满足需求。”

日本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上个月支付近8,000万美元收购了魁北克生产商Nemaska Lithium Inc.约10%的股份。这是软银第一次投资锂企业。Nemaska目前只生产了锂盐小样,其锂矿和工厂预计要到2019年下半年才能全面投产。

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 7203.TO)母公司丰田集团(Toyota Group)的交易部门也在1月份表示,将以大约2.25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锂企业Orocobre Ltd. 15%的股份。

分析师称,化学品公司FMC Corp.料将在今年分拆其锂业务,多家中国锂业公司也计划上市。苹果公司 (Apple Inc., AAPL)、宝马公司(BMW AG)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LKAY)也在致力于确保未来的钴供应。

但这股急于锁定锂和钴供应的热潮可能会演变为投机泡沫的破裂。2016年至去年期间,锂和钴的价格上涨了一倍多,但受供应过剩担忧影响,近期涨势已经冷却。一些投资者还认为,制造商将使用不同类型的电池,增加镍等低廉金属的浓度,从而替换锂和钴等价格高昂的原材料。

在近期锂和钴价下滑之后,这两种金属生产商的股价也走低。过去一个月来,多伦多股票交易所上市的Nemaska股价已下挫约7%。

自2014年初特斯拉首席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宣布计划打造一家名为“超级工厂”(Gigafactory)的电动车电池工厂以来,锂和钴生产商的数量也大幅增加。Berry表示,当时只有大约16家锂勘探公司以及少数几家钴勘探公司。

分析人士称,由于大多数寻求建立钴和锂敞口的投资者都选择投资矿业公司,最近这些公司股价的下跌反映出未来哪些公司能够成功还存在变数,这个新兴起市场的风险仍在。

作为电动车和智能手机能量的主要来源,分析人士预计到2025年这两种金属的需求将增加超过一倍,这促使交通运输和科技类公司寻求进行非常规交易来满足这一需求。

另一方面,许多锂和钴矿所处的地区历来不稳定,比如钴的重要产地刚果民主共和国以及锂的重要产地南美,这进一步加剧了供应短缺的担忧。

有一个事例表明了其中一些矿业公司多么与世隔绝:去年10月份当软银就收购意向与Nemaska接触时,后者首席执行长Guy Bourassa竟然从未听说过这家日本投资公司和全球第一大科技投资机构。

Bourass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之前完全不知道软银。”

据Bourassa称,软银之前专门找到Nemaska的原因是这家生产商拥有可以降低成本的一项专利提取技术。双方很快在六个月内达成交易。

软银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Bourassa表示,魁北克市政府和Nemaska的股东将一同帮助提供资金,让Nemaska可以开发自己的矿山,同时建设一家商业工厂来进行锂加工,转化出氢氧化锂和碳酸锂。氢氧化锂和碳酸锂是电池中使用的两种化学物质。

软银等公司直接投资矿业和化学公司是较以往情况的一种转变。分析人士表示,以往企业通常只与自行获取原材料的中国电池生产商合作。

Stormcrow Capital Ltd.的总裁Jon Hykawy说,这无疑表明上述金属正变得更加主流。Stormcrow Capital是一家咨询公司,曾协助Nemaska和专注矿业、规模45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公司Orion Resource Partners展开交易谈判。

Hykawy说,这些金属目前都是当前巨大技术变革的一部分。





撰文 / Amrith Ramkuma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特斯拉和一家大型中资公司周四都与锂生产商敲定了新协议。这再度表明,科技公司、汽车制造商和其他用锂大户正积极采取行动确保锂的供应。


许多锂和钴矿所处的地区历来不稳定。


特斯拉(Tesla Inc., TSLA)和一家大型中资公司周四都与锂生产商敲定了新协议。这再度表明,科技公司、汽车制造商和其他用锂大户正积极采取行动确保锂的供应。

锂是电动车和手机电池的原材料,随着电动车的日益普及,未来几年,锂和同为此类电池原料的钴可能出现供应短缺。

这一担忧正促使越来越多依赖锂和钴的公司现在就敲定协议,即便这意味着与尚未开始生产的供应商展开合作。

特斯拉已经与澳大利亚锂生产商Kidman Resources Ltd. (KDR.AU)签订一项为期三年的供货协议,Kidman称,协议将从该公司开始生产电池级锂时开始生效。预计2021年之前Kidman不会开始锂化合物的生产。

中国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Tianqi Lithium Corp., 002466.SZ, 简称﹕天齐锂业)周四也说,已经同意以大约41亿美元的价格从加拿大化肥企业Nutrien Ltd.手中买入智利锂巨头Sociedad Quimica Y Minera De Chile SA 24%的股份。

除了嘉能可(Glencore PLC, 0805.HK)和Albemarle Corp.等业内龙头企业,分析师预计还有超过100家小规模的锂矿企业和大约25家钴矿企业。很多企业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上市,一些公司已经和大型用户谈定了交易。

House Mountain Partners LLC是纽约一家向电池金属企业和投资者提供咨询服务的机构,其创始人Chris Berry说:“我们似乎正处在这波势头的危险点上。需要很快拿到很多投资才能满足需求。”

日本软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 9984.TO)上个月支付近8,000万美元收购了魁北克生产商Nemaska Lithium Inc.约10%的股份。这是软银第一次投资锂企业。Nemaska目前只生产了锂盐小样,其锂矿和工厂预计要到2019年下半年才能全面投产。

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 7203.TO)母公司丰田集团(Toyota Group)的交易部门也在1月份表示,将以大约2.25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锂企业Orocobre Ltd. 15%的股份。

分析师称,化学品公司FMC Corp.料将在今年分拆其锂业务,多家中国锂业公司也计划上市。苹果公司 (Apple Inc., AAPL)、宝马公司(BMW AG)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LKAY)也在致力于确保未来的钴供应。

但这股急于锁定锂和钴供应的热潮可能会演变为投机泡沫的破裂。2016年至去年期间,锂和钴的价格上涨了一倍多,但受供应过剩担忧影响,近期涨势已经冷却。一些投资者还认为,制造商将使用不同类型的电池,增加镍等低廉金属的浓度,从而替换锂和钴等价格高昂的原材料。

在近期锂和钴价下滑之后,这两种金属生产商的股价也走低。过去一个月来,多伦多股票交易所上市的Nemaska股价已下挫约7%。

自2014年初特斯拉首席执行长马斯克(Elon Musk)宣布计划打造一家名为“超级工厂”(Gigafactory)的电动车电池工厂以来,锂和钴生产商的数量也大幅增加。Berry表示,当时只有大约16家锂勘探公司以及少数几家钴勘探公司。

分析人士称,由于大多数寻求建立钴和锂敞口的投资者都选择投资矿业公司,最近这些公司股价的下跌反映出未来哪些公司能够成功还存在变数,这个新兴起市场的风险仍在。

作为电动车和智能手机能量的主要来源,分析人士预计到2025年这两种金属的需求将增加超过一倍,这促使交通运输和科技类公司寻求进行非常规交易来满足这一需求。

另一方面,许多锂和钴矿所处的地区历来不稳定,比如钴的重要产地刚果民主共和国以及锂的重要产地南美,这进一步加剧了供应短缺的担忧。

有一个事例表明了其中一些矿业公司多么与世隔绝:去年10月份当软银就收购意向与Nemaska接触时,后者首席执行长Guy Bourassa竟然从未听说过这家日本投资公司和全球第一大科技投资机构。

Bourass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之前完全不知道软银。”

据Bourassa称,软银之前专门找到Nemaska的原因是这家生产商拥有可以降低成本的一项专利提取技术。双方很快在六个月内达成交易。

软银未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Bourassa表示,魁北克市政府和Nemaska的股东将一同帮助提供资金,让Nemaska可以开发自己的矿山,同时建设一家商业工厂来进行锂加工,转化出氢氧化锂和碳酸锂。氢氧化锂和碳酸锂是电池中使用的两种化学物质。

软银等公司直接投资矿业和化学公司是较以往情况的一种转变。分析人士表示,以往企业通常只与自行获取原材料的中国电池生产商合作。

Stormcrow Capital Ltd.的总裁Jon Hykawy说,这无疑表明上述金属正变得更加主流。Stormcrow Capital是一家咨询公司,曾协助Nemaska和专注矿业、规模45亿美元的私募股权公司Orion Resource Partners展开交易谈判。

Hykawy说,这些金属目前都是当前巨大技术变革的一部分。





撰文 / Amrith Ramkumar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