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人民币汇率失势了么?

发布日期:2018-05-17 07:28
摘要」钟正生 、张璐:人民币汇率仍处于宽幅波动、总体强势的状态之下;本轮美元指数反弹的顶部可能在94左右,对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难贬值突破6.45。



4月下旬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显著贬值,这一趋势和美元指数一波颇有力度的反弹相同步,触发因素较为明确。随着美元重启强势,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信心渐有削弱,分歧有所加大。我们认为,人民币汇率仍处于宽幅波动、总体强势的状态之下。从美元大势与调控风向来看,我们判断本轮美元指数反弹的顶部可能在94左右,对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难贬值突破6.45。

一、逆周期因子再显效

4月20日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6.28一路贬值,5月9日盘中一度跌破6.38关口,创逾3个月以来最低水平。这一过程因美元反弹而起,但在幅度上却弱于美元指数升值的力度。由于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幅度较小,CFETS人民币指数持续攀升并创下两年新高(图表1)。

期间,“逆周期因子”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按照我们对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变化的分解,4月下旬以来,人民币中间价的实际贬值幅度,要明显小于按“市场供求+对一篮子货币汇率稳定”所要求的贬值幅度,表明逆周期因子再度发挥了平抑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的作用(图表2)。粗略估算,如果没有逆周期调节的因素,当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超过6.48。

除了逆周期因子的作用外,人民币贬值预期并未集结也抑制了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空间。在人民币对美元走贬的同时,离岸美元兑人民币的风险逆转指数只是略有上升,且不及今年2月时创下的高点,表明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并未明显增强(图表3)。这一方面,有逆周期因子调控和引导的原因。据彭博调查报道,5月3日起,20余家机构中间价预测值与实际值的偏离度明显下降,部分机构已将逆周期调控的信号纳入了预测模型;另一方面,市场预期的波澜不惊,也与其尚不看好美元反弹的幅度相联系。

应该说,逆周期因子和资本管制的加持,将有效降低人民币汇率大幅贬值的风险。从目前汇率政策的基调来看,当前中国央行与美联储货币政策分化的背景,有保持人民币汇率相对强势的诉求。随着美国产出缺口闭合,通胀逐渐逼近2%目标,美联储加息已驶入快车道。而中国在经济增速换挡,整肃金融生态的环境下,仍然面临着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压力(4月28日,发改委联合工信部、财政部和央行发布了“2018年降成本重点工作的通知”)。这种货币政策方向上的分化,本身就容易带来资本外流的压力。只有保持人民币汇率相对强势,才能增厚中国央行抵抗中美利差收窄的空间,为国内货币政策争取更多独立性。

二、美元走向定大势

汇率政策基调只能影响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弹性,美元走向才是决定人民币汇率方向的关键。4月下旬以来的美元反弹,主要受益于两点:一是,美国经济表现出相对欧洲更强势的状态,美欧央行收紧货币政策步调差异仍在拉大。当前花旗经济意外指数折射的美欧经济相对差异,达到将近十年高点(该指数度量实际发布的数据与调查媒体预测数据之间的标准差,为正表示实际经济情况好于人们的普遍预期(图表4)。作为美国经济相对强弱的一个映射,美元指数完全具有强于去年的上行动能;二是,近期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中东地缘政治风险上升,令美元避险属性得以彰显。

近期美元反弹具有充足的理由和基础,但美元弱势运行的大势并未根本扭转。

首先,“美强欧弱”的持续性尚需观察。当前美国经济之所以表现出相对强势,主要源于欧洲经济低于预期。而欧洲经济展露疲态,则存在年初的恶劣天气、罢工及假日等暂时性因素,也与此前欧元大幅升值的滞后影响相关。这些因素逐渐退却后,美欧经济差异的这种边际变化能否持续,还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一个基本事实是,本轮美国经济已经历了6次加息,美联储缩表也已按部就班地推进,在美股、美债的脆弱性均大大提升的情况下,美国经济还会坚如磐石么?特朗普施政方针还会攻城略寨么?而欧央行在退出量化宽松的刺激上一直行动缓慢,年初以来欧元对美元的明显贬值也会对欧洲的出口带来提振。相对而言,欧洲经济复苏可能具有更好的稳定性。在欧美经济与货币政策从分化走向统一的过程中,美元指数反弹空间势必受限。

其次,强美元不符合特朗普的施政理念。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中有两大重头戏:缩减贸易逆差,减税和大规模基建。前者需要弱美元创造有利的贸易条件。特别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大幅贬值并不契合当前中美贸易博弈博弈的情势。对于后者,与减税和大规模基建相伴的财政赤字扩大,既可能助推美国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也可能压制海外投资者持有美债的意愿,两者均不利于美元走强。

最后,美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属性已不如前。这一点从今年以来标普500 VIX指数即已显著抬升,但美元直到近期才脱离疲软中,可以窥见一斑。有两方面变化需要注意:

一是,今年以来美国股市、楼市以及债市对避险资金的吸引力都有所削弱。标普500指数较年初高点回落超过6%;NAHB住房市场指数从去年底的高点回落6.8%;10年美债收益率从去年底的2.4%快速上行至3%。美元资产不同程度的走弱将影响到避险资金的进入。

二是,日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属性值得重视。2002年以后,VIX指数飙升时通常都伴随着日元指数的上涨,今年也不例外。在美元指数的六大组成货币中,日元占比为13.6%,仅次于欧元。这意味着当风险事件发酵时,作为避险货币的日元上涨,也会抑制美元指数上行的空间。近期在美国退出“伊核协定”的冲击下,日元指数和美元指数同涨(5月1日到8日,日元指数累计上涨1.3%,美元指数上涨0.9%),也佐证了二者共有的避险属性。

综上,我们判断本轮美元指数反弹的顶部可能在94左右,对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难贬值突破6.45。




撰文 / 钟正生 、张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钟正生 、张璐:人民币汇率仍处于宽幅波动、总体强势的状态之下;本轮美元指数反弹的顶部可能在94左右,对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难贬值突破6.45。



4月下旬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显著贬值,这一趋势和美元指数一波颇有力度的反弹相同步,触发因素较为明确。随着美元重启强势,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信心渐有削弱,分歧有所加大。我们认为,人民币汇率仍处于宽幅波动、总体强势的状态之下。从美元大势与调控风向来看,我们判断本轮美元指数反弹的顶部可能在94左右,对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难贬值突破6.45。

一、逆周期因子再显效

4月20日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6.28一路贬值,5月9日盘中一度跌破6.38关口,创逾3个月以来最低水平。这一过程因美元反弹而起,但在幅度上却弱于美元指数升值的力度。由于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幅度较小,CFETS人民币指数持续攀升并创下两年新高(图表1)。

期间,“逆周期因子”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按照我们对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变化的分解,4月下旬以来,人民币中间价的实际贬值幅度,要明显小于按“市场供求+对一篮子货币汇率稳定”所要求的贬值幅度,表明逆周期因子再度发挥了平抑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的作用(图表2)。粗略估算,如果没有逆周期调节的因素,当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超过6.48。

除了逆周期因子的作用外,人民币贬值预期并未集结也抑制了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空间。在人民币对美元走贬的同时,离岸美元兑人民币的风险逆转指数只是略有上升,且不及今年2月时创下的高点,表明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并未明显增强(图表3)。这一方面,有逆周期因子调控和引导的原因。据彭博调查报道,5月3日起,20余家机构中间价预测值与实际值的偏离度明显下降,部分机构已将逆周期调控的信号纳入了预测模型;另一方面,市场预期的波澜不惊,也与其尚不看好美元反弹的幅度相联系。

应该说,逆周期因子和资本管制的加持,将有效降低人民币汇率大幅贬值的风险。从目前汇率政策的基调来看,当前中国央行与美联储货币政策分化的背景,有保持人民币汇率相对强势的诉求。随着美国产出缺口闭合,通胀逐渐逼近2%目标,美联储加息已驶入快车道。而中国在经济增速换挡,整肃金融生态的环境下,仍然面临着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压力(4月28日,发改委联合工信部、财政部和央行发布了“2018年降成本重点工作的通知”)。这种货币政策方向上的分化,本身就容易带来资本外流的压力。只有保持人民币汇率相对强势,才能增厚中国央行抵抗中美利差收窄的空间,为国内货币政策争取更多独立性。

二、美元走向定大势

汇率政策基调只能影响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弹性,美元走向才是决定人民币汇率方向的关键。4月下旬以来的美元反弹,主要受益于两点:一是,美国经济表现出相对欧洲更强势的状态,美欧央行收紧货币政策步调差异仍在拉大。当前花旗经济意外指数折射的美欧经济相对差异,达到将近十年高点(该指数度量实际发布的数据与调查媒体预测数据之间的标准差,为正表示实际经济情况好于人们的普遍预期(图表4)。作为美国经济相对强弱的一个映射,美元指数完全具有强于去年的上行动能;二是,近期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中东地缘政治风险上升,令美元避险属性得以彰显。

近期美元反弹具有充足的理由和基础,但美元弱势运行的大势并未根本扭转。

首先,“美强欧弱”的持续性尚需观察。当前美国经济之所以表现出相对强势,主要源于欧洲经济低于预期。而欧洲经济展露疲态,则存在年初的恶劣天气、罢工及假日等暂时性因素,也与此前欧元大幅升值的滞后影响相关。这些因素逐渐退却后,美欧经济差异的这种边际变化能否持续,还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一个基本事实是,本轮美国经济已经历了6次加息,美联储缩表也已按部就班地推进,在美股、美债的脆弱性均大大提升的情况下,美国经济还会坚如磐石么?特朗普施政方针还会攻城略寨么?而欧央行在退出量化宽松的刺激上一直行动缓慢,年初以来欧元对美元的明显贬值也会对欧洲的出口带来提振。相对而言,欧洲经济复苏可能具有更好的稳定性。在欧美经济与货币政策从分化走向统一的过程中,美元指数反弹空间势必受限。

其次,强美元不符合特朗普的施政理念。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中有两大重头戏:缩减贸易逆差,减税和大规模基建。前者需要弱美元创造有利的贸易条件。特别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大幅贬值并不契合当前中美贸易博弈博弈的情势。对于后者,与减税和大规模基建相伴的财政赤字扩大,既可能助推美国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也可能压制海外投资者持有美债的意愿,两者均不利于美元走强。

最后,美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属性已不如前。这一点从今年以来标普500 VIX指数即已显著抬升,但美元直到近期才脱离疲软中,可以窥见一斑。有两方面变化需要注意:

一是,今年以来美国股市、楼市以及债市对避险资金的吸引力都有所削弱。标普500指数较年初高点回落超过6%;NAHB住房市场指数从去年底的高点回落6.8%;10年美债收益率从去年底的2.4%快速上行至3%。美元资产不同程度的走弱将影响到避险资金的进入。

二是,日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属性值得重视。2002年以后,VIX指数飙升时通常都伴随着日元指数的上涨,今年也不例外。在美元指数的六大组成货币中,日元占比为13.6%,仅次于欧元。这意味着当风险事件发酵时,作为避险货币的日元上涨,也会抑制美元指数上行的空间。近期在美国退出“伊核协定”的冲击下,日元指数和美元指数同涨(5月1日到8日,日元指数累计上涨1.3%,美元指数上涨0.9%),也佐证了二者共有的避险属性。

综上,我们判断本轮美元指数反弹的顶部可能在94左右,对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难贬值突破6.45。




撰文 / 钟正生 、张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钟正生 、张璐:人民币汇率仍处于宽幅波动、总体强势的状态之下;本轮美元指数反弹的顶部可能在94左右,对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难贬值突破6.45。



4月下旬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显著贬值,这一趋势和美元指数一波颇有力度的反弹相同步,触发因素较为明确。随着美元重启强势,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信心渐有削弱,分歧有所加大。我们认为,人民币汇率仍处于宽幅波动、总体强势的状态之下。从美元大势与调控风向来看,我们判断本轮美元指数反弹的顶部可能在94左右,对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难贬值突破6.45。

一、逆周期因子再显效

4月20日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6.28一路贬值,5月9日盘中一度跌破6.38关口,创逾3个月以来最低水平。这一过程因美元反弹而起,但在幅度上却弱于美元指数升值的力度。由于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幅度较小,CFETS人民币指数持续攀升并创下两年新高(图表1)。

期间,“逆周期因子”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按照我们对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变化的分解,4月下旬以来,人民币中间价的实际贬值幅度,要明显小于按“市场供求+对一篮子货币汇率稳定”所要求的贬值幅度,表明逆周期因子再度发挥了平抑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的作用(图表2)。粗略估算,如果没有逆周期调节的因素,当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超过6.48。

除了逆周期因子的作用外,人民币贬值预期并未集结也抑制了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空间。在人民币对美元走贬的同时,离岸美元兑人民币的风险逆转指数只是略有上升,且不及今年2月时创下的高点,表明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并未明显增强(图表3)。这一方面,有逆周期因子调控和引导的原因。据彭博调查报道,5月3日起,20余家机构中间价预测值与实际值的偏离度明显下降,部分机构已将逆周期调控的信号纳入了预测模型;另一方面,市场预期的波澜不惊,也与其尚不看好美元反弹的幅度相联系。

应该说,逆周期因子和资本管制的加持,将有效降低人民币汇率大幅贬值的风险。从目前汇率政策的基调来看,当前中国央行与美联储货币政策分化的背景,有保持人民币汇率相对强势的诉求。随着美国产出缺口闭合,通胀逐渐逼近2%目标,美联储加息已驶入快车道。而中国在经济增速换挡,整肃金融生态的环境下,仍然面临着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压力(4月28日,发改委联合工信部、财政部和央行发布了“2018年降成本重点工作的通知”)。这种货币政策方向上的分化,本身就容易带来资本外流的压力。只有保持人民币汇率相对强势,才能增厚中国央行抵抗中美利差收窄的空间,为国内货币政策争取更多独立性。

二、美元走向定大势

汇率政策基调只能影响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弹性,美元走向才是决定人民币汇率方向的关键。4月下旬以来的美元反弹,主要受益于两点:一是,美国经济表现出相对欧洲更强势的状态,美欧央行收紧货币政策步调差异仍在拉大。当前花旗经济意外指数折射的美欧经济相对差异,达到将近十年高点(该指数度量实际发布的数据与调查媒体预测数据之间的标准差,为正表示实际经济情况好于人们的普遍预期(图表4)。作为美国经济相对强弱的一个映射,美元指数完全具有强于去年的上行动能;二是,近期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中东地缘政治风险上升,令美元避险属性得以彰显。

近期美元反弹具有充足的理由和基础,但美元弱势运行的大势并未根本扭转。

首先,“美强欧弱”的持续性尚需观察。当前美国经济之所以表现出相对强势,主要源于欧洲经济低于预期。而欧洲经济展露疲态,则存在年初的恶劣天气、罢工及假日等暂时性因素,也与此前欧元大幅升值的滞后影响相关。这些因素逐渐退却后,美欧经济差异的这种边际变化能否持续,还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一个基本事实是,本轮美国经济已经历了6次加息,美联储缩表也已按部就班地推进,在美股、美债的脆弱性均大大提升的情况下,美国经济还会坚如磐石么?特朗普施政方针还会攻城略寨么?而欧央行在退出量化宽松的刺激上一直行动缓慢,年初以来欧元对美元的明显贬值也会对欧洲的出口带来提振。相对而言,欧洲经济复苏可能具有更好的稳定性。在欧美经济与货币政策从分化走向统一的过程中,美元指数反弹空间势必受限。

其次,强美元不符合特朗普的施政理念。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中有两大重头戏:缩减贸易逆差,减税和大规模基建。前者需要弱美元创造有利的贸易条件。特别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大幅贬值并不契合当前中美贸易博弈博弈的情势。对于后者,与减税和大规模基建相伴的财政赤字扩大,既可能助推美国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也可能压制海外投资者持有美债的意愿,两者均不利于美元走强。

最后,美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属性已不如前。这一点从今年以来标普500 VIX指数即已显著抬升,但美元直到近期才脱离疲软中,可以窥见一斑。有两方面变化需要注意:

一是,今年以来美国股市、楼市以及债市对避险资金的吸引力都有所削弱。标普500指数较年初高点回落超过6%;NAHB住房市场指数从去年底的高点回落6.8%;10年美债收益率从去年底的2.4%快速上行至3%。美元资产不同程度的走弱将影响到避险资金的进入。

二是,日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属性值得重视。2002年以后,VIX指数飙升时通常都伴随着日元指数的上涨,今年也不例外。在美元指数的六大组成货币中,日元占比为13.6%,仅次于欧元。这意味着当风险事件发酵时,作为避险货币的日元上涨,也会抑制美元指数上行的空间。近期在美国退出“伊核协定”的冲击下,日元指数和美元指数同涨(5月1日到8日,日元指数累计上涨1.3%,美元指数上涨0.9%),也佐证了二者共有的避险属性。

综上,我们判断本轮美元指数反弹的顶部可能在94左右,对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难贬值突破6.45。




撰文 / 钟正生 、张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人民币汇率失势了么?

发布日期:2018-05-17 07:28
摘要」钟正生 、张璐:人民币汇率仍处于宽幅波动、总体强势的状态之下;本轮美元指数反弹的顶部可能在94左右,对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难贬值突破6.45。



4月下旬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显著贬值,这一趋势和美元指数一波颇有力度的反弹相同步,触发因素较为明确。随着美元重启强势,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信心渐有削弱,分歧有所加大。我们认为,人民币汇率仍处于宽幅波动、总体强势的状态之下。从美元大势与调控风向来看,我们判断本轮美元指数反弹的顶部可能在94左右,对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难贬值突破6.45。

一、逆周期因子再显效

4月20日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6.28一路贬值,5月9日盘中一度跌破6.38关口,创逾3个月以来最低水平。这一过程因美元反弹而起,但在幅度上却弱于美元指数升值的力度。由于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幅度较小,CFETS人民币指数持续攀升并创下两年新高(图表1)。

期间,“逆周期因子”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按照我们对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变化的分解,4月下旬以来,人民币中间价的实际贬值幅度,要明显小于按“市场供求+对一篮子货币汇率稳定”所要求的贬值幅度,表明逆周期因子再度发挥了平抑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的作用(图表2)。粗略估算,如果没有逆周期调节的因素,当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超过6.48。

除了逆周期因子的作用外,人民币贬值预期并未集结也抑制了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空间。在人民币对美元走贬的同时,离岸美元兑人民币的风险逆转指数只是略有上升,且不及今年2月时创下的高点,表明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并未明显增强(图表3)。这一方面,有逆周期因子调控和引导的原因。据彭博调查报道,5月3日起,20余家机构中间价预测值与实际值的偏离度明显下降,部分机构已将逆周期调控的信号纳入了预测模型;另一方面,市场预期的波澜不惊,也与其尚不看好美元反弹的幅度相联系。

应该说,逆周期因子和资本管制的加持,将有效降低人民币汇率大幅贬值的风险。从目前汇率政策的基调来看,当前中国央行与美联储货币政策分化的背景,有保持人民币汇率相对强势的诉求。随着美国产出缺口闭合,通胀逐渐逼近2%目标,美联储加息已驶入快车道。而中国在经济增速换挡,整肃金融生态的环境下,仍然面临着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压力(4月28日,发改委联合工信部、财政部和央行发布了“2018年降成本重点工作的通知”)。这种货币政策方向上的分化,本身就容易带来资本外流的压力。只有保持人民币汇率相对强势,才能增厚中国央行抵抗中美利差收窄的空间,为国内货币政策争取更多独立性。

二、美元走向定大势

汇率政策基调只能影响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弹性,美元走向才是决定人民币汇率方向的关键。4月下旬以来的美元反弹,主要受益于两点:一是,美国经济表现出相对欧洲更强势的状态,美欧央行收紧货币政策步调差异仍在拉大。当前花旗经济意外指数折射的美欧经济相对差异,达到将近十年高点(该指数度量实际发布的数据与调查媒体预测数据之间的标准差,为正表示实际经济情况好于人们的普遍预期(图表4)。作为美国经济相对强弱的一个映射,美元指数完全具有强于去年的上行动能;二是,近期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中东地缘政治风险上升,令美元避险属性得以彰显。

近期美元反弹具有充足的理由和基础,但美元弱势运行的大势并未根本扭转。

首先,“美强欧弱”的持续性尚需观察。当前美国经济之所以表现出相对强势,主要源于欧洲经济低于预期。而欧洲经济展露疲态,则存在年初的恶劣天气、罢工及假日等暂时性因素,也与此前欧元大幅升值的滞后影响相关。这些因素逐渐退却后,美欧经济差异的这种边际变化能否持续,还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一个基本事实是,本轮美国经济已经历了6次加息,美联储缩表也已按部就班地推进,在美股、美债的脆弱性均大大提升的情况下,美国经济还会坚如磐石么?特朗普施政方针还会攻城略寨么?而欧央行在退出量化宽松的刺激上一直行动缓慢,年初以来欧元对美元的明显贬值也会对欧洲的出口带来提振。相对而言,欧洲经济复苏可能具有更好的稳定性。在欧美经济与货币政策从分化走向统一的过程中,美元指数反弹空间势必受限。

其次,强美元不符合特朗普的施政理念。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中有两大重头戏:缩减贸易逆差,减税和大规模基建。前者需要弱美元创造有利的贸易条件。特别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大幅贬值并不契合当前中美贸易博弈博弈的情势。对于后者,与减税和大规模基建相伴的财政赤字扩大,既可能助推美国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也可能压制海外投资者持有美债的意愿,两者均不利于美元走强。

最后,美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属性已不如前。这一点从今年以来标普500 VIX指数即已显著抬升,但美元直到近期才脱离疲软中,可以窥见一斑。有两方面变化需要注意:

一是,今年以来美国股市、楼市以及债市对避险资金的吸引力都有所削弱。标普500指数较年初高点回落超过6%;NAHB住房市场指数从去年底的高点回落6.8%;10年美债收益率从去年底的2.4%快速上行至3%。美元资产不同程度的走弱将影响到避险资金的进入。

二是,日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属性值得重视。2002年以后,VIX指数飙升时通常都伴随着日元指数的上涨,今年也不例外。在美元指数的六大组成货币中,日元占比为13.6%,仅次于欧元。这意味着当风险事件发酵时,作为避险货币的日元上涨,也会抑制美元指数上行的空间。近期在美国退出“伊核协定”的冲击下,日元指数和美元指数同涨(5月1日到8日,日元指数累计上涨1.3%,美元指数上涨0.9%),也佐证了二者共有的避险属性。

综上,我们判断本轮美元指数反弹的顶部可能在94左右,对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难贬值突破6.45。




撰文 / 钟正生 、张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钟正生 、张璐:人民币汇率仍处于宽幅波动、总体强势的状态之下;本轮美元指数反弹的顶部可能在94左右,对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难贬值突破6.45。



4月下旬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显著贬值,这一趋势和美元指数一波颇有力度的反弹相同步,触发因素较为明确。随着美元重启强势,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信心渐有削弱,分歧有所加大。我们认为,人民币汇率仍处于宽幅波动、总体强势的状态之下。从美元大势与调控风向来看,我们判断本轮美元指数反弹的顶部可能在94左右,对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难贬值突破6.45。

一、逆周期因子再显效

4月20日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6.28一路贬值,5月9日盘中一度跌破6.38关口,创逾3个月以来最低水平。这一过程因美元反弹而起,但在幅度上却弱于美元指数升值的力度。由于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幅度较小,CFETS人民币指数持续攀升并创下两年新高(图表1)。

期间,“逆周期因子”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按照我们对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变化的分解,4月下旬以来,人民币中间价的实际贬值幅度,要明显小于按“市场供求+对一篮子货币汇率稳定”所要求的贬值幅度,表明逆周期因子再度发挥了平抑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的作用(图表2)。粗略估算,如果没有逆周期调节的因素,当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超过6.48。

除了逆周期因子的作用外,人民币贬值预期并未集结也抑制了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空间。在人民币对美元走贬的同时,离岸美元兑人民币的风险逆转指数只是略有上升,且不及今年2月时创下的高点,表明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并未明显增强(图表3)。这一方面,有逆周期因子调控和引导的原因。据彭博调查报道,5月3日起,20余家机构中间价预测值与实际值的偏离度明显下降,部分机构已将逆周期调控的信号纳入了预测模型;另一方面,市场预期的波澜不惊,也与其尚不看好美元反弹的幅度相联系。

应该说,逆周期因子和资本管制的加持,将有效降低人民币汇率大幅贬值的风险。从目前汇率政策的基调来看,当前中国央行与美联储货币政策分化的背景,有保持人民币汇率相对强势的诉求。随着美国产出缺口闭合,通胀逐渐逼近2%目标,美联储加息已驶入快车道。而中国在经济增速换挡,整肃金融生态的环境下,仍然面临着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压力(4月28日,发改委联合工信部、财政部和央行发布了“2018年降成本重点工作的通知”)。这种货币政策方向上的分化,本身就容易带来资本外流的压力。只有保持人民币汇率相对强势,才能增厚中国央行抵抗中美利差收窄的空间,为国内货币政策争取更多独立性。

二、美元走向定大势

汇率政策基调只能影响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弹性,美元走向才是决定人民币汇率方向的关键。4月下旬以来的美元反弹,主要受益于两点:一是,美国经济表现出相对欧洲更强势的状态,美欧央行收紧货币政策步调差异仍在拉大。当前花旗经济意外指数折射的美欧经济相对差异,达到将近十年高点(该指数度量实际发布的数据与调查媒体预测数据之间的标准差,为正表示实际经济情况好于人们的普遍预期(图表4)。作为美国经济相对强弱的一个映射,美元指数完全具有强于去年的上行动能;二是,近期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中东地缘政治风险上升,令美元避险属性得以彰显。

近期美元反弹具有充足的理由和基础,但美元弱势运行的大势并未根本扭转。

首先,“美强欧弱”的持续性尚需观察。当前美国经济之所以表现出相对强势,主要源于欧洲经济低于预期。而欧洲经济展露疲态,则存在年初的恶劣天气、罢工及假日等暂时性因素,也与此前欧元大幅升值的滞后影响相关。这些因素逐渐退却后,美欧经济差异的这种边际变化能否持续,还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一个基本事实是,本轮美国经济已经历了6次加息,美联储缩表也已按部就班地推进,在美股、美债的脆弱性均大大提升的情况下,美国经济还会坚如磐石么?特朗普施政方针还会攻城略寨么?而欧央行在退出量化宽松的刺激上一直行动缓慢,年初以来欧元对美元的明显贬值也会对欧洲的出口带来提振。相对而言,欧洲经济复苏可能具有更好的稳定性。在欧美经济与货币政策从分化走向统一的过程中,美元指数反弹空间势必受限。

其次,强美元不符合特朗普的施政理念。特朗普的竞选承诺中有两大重头戏:缩减贸易逆差,减税和大规模基建。前者需要弱美元创造有利的贸易条件。特别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大幅贬值并不契合当前中美贸易博弈博弈的情势。对于后者,与减税和大规模基建相伴的财政赤字扩大,既可能助推美国贸易逆差进一步扩大,也可能压制海外投资者持有美债的意愿,两者均不利于美元走强。

最后,美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属性已不如前。这一点从今年以来标普500 VIX指数即已显著抬升,但美元直到近期才脱离疲软中,可以窥见一斑。有两方面变化需要注意:

一是,今年以来美国股市、楼市以及债市对避险资金的吸引力都有所削弱。标普500指数较年初高点回落超过6%;NAHB住房市场指数从去年底的高点回落6.8%;10年美债收益率从去年底的2.4%快速上行至3%。美元资产不同程度的走弱将影响到避险资金的进入。

二是,日元作为避险货币的属性值得重视。2002年以后,VIX指数飙升时通常都伴随着日元指数的上涨,今年也不例外。在美元指数的六大组成货币中,日元占比为13.6%,仅次于欧元。这意味着当风险事件发酵时,作为避险货币的日元上涨,也会抑制美元指数上行的空间。近期在美国退出“伊核协定”的冲击下,日元指数和美元指数同涨(5月1日到8日,日元指数累计上涨1.3%,美元指数上涨0.9%),也佐证了二者共有的避险属性。

综上,我们判断本轮美元指数反弹的顶部可能在94左右,对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很难贬值突破6.45。




撰文 / 钟正生 、张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