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特朗普发推文宣布逆转中兴禁令

发布日期:2018-05-14 07:24
摘要」美国总统称将为中兴通讯提供“快速恢复业务的途径”,此前美方为期七年的禁令已迫使该公司停止主要运营活动。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命令美国商务部协助该部在一个月前几乎切断生路的一家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集团。此前中国国家主席亲自打了招呼。

特朗普在Twitter上宣布逆转对中兴通讯(ZTE)的惩处决定。美国商务部4月决定禁止该公司向美国企业采购重要组件,因为该公司被发现非法向伊朗和朝鲜销售设备。

此举实际上使中兴无法维持经营活动,该公司上周五宣布,美方为期七年的禁令已迫使其停止主要运营活动。

这一逆转标志着美国总统进行不寻常的干预,尽管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此前将本案描绘成法律(而不是政治上的)个案。美国官员们上月在宣布禁令时坚称,它与美中整体贸易紧张无关。


“我无言以对,”当初作为奥巴马政府助理商务部长展开对中兴调查的的凯文•沃尔夫(Kevin Wolf)表示。“我可以有把握地说,从来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像这样干预过一起执法事务。”

此举也标志着特朗普政府在过去一个月里第二次撤销对外国公司的近乎致命的制裁,令人质疑白宫在多大程度上与联邦机构协调制裁政策。在针对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Rusal)的制裁导致金属价格暴涨后,特朗普政府4月发出信号表示,它准备解除对该公司的制裁。

美国商务部禁止中兴在七年内购买美国组件,原因是该公司被发现违反其在去年达成的12亿美元和解协议——该公司在和解协议中承认非法向伊朗和朝鲜出售包含敏感美国部件的设备。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指责中兴的行为“极其恶劣”。

美国官员们表示,本案始于奥巴马政府期间,并不是特朗普对北京方面加大贸易压力的一部分。官员们表示,他们采取行动,只是因为中兴被发现向利用复杂安排规避美国出口管制的责任人发奖金,并在这件事上撒谎。

但在本月于北京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中国官员们提到了中兴案件,作为他们就贸易问题达成全面协议而提出的要求之一。

“中国的习主席和我正在共同努力,让中国大型电话公司中兴通讯尽快恢复业务,”特朗普在Twitter上写道。“中国失去了太多就业岗位。商务部已被指示搞定这件事!”

特朗普采取此举之际,他领导的政府正试图说服外国公司在他退出伊核协议后断绝与伊朗的业务往来。






又讯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称,他正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努力,帮助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ZTCOY, 简称:中兴通讯)恢复运营。特朗普此举让此前因美国销售禁令备受打击的中兴通讯重获一线生机。

就在特朗普这一意外介入不到一个月前,美国发出禁止本国企业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的禁令,致使中兴通讯遭到冲击。美国商务部在4月中旬命令本国企业停止向中兴通讯出口产品,理由是中兴通讯在规避美国对伊对朝制裁措施后虽与美国达成了和解协议,但此后违反了协议中的条款。

中兴通讯已向美国商务部申请暂停执行上述拒绝令,美国商务部正对申请进行评估。

特朗普在推文中表示,他正与习近平共同努力,让中兴通讯迅速恢复业务,因为中国有很多人因此失业。他称,已指示美国商务部“尽快完成”相关工作。

特朗普关于中兴通讯的表态以及对中国就业岗位的关切,正值美中就贸易和知识产权问题展开重要谈判之际。两国互相威胁要对对方价值数以百亿计美元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特朗普常把美国就业岗位流失和美中贸易逆差归咎于中国,因此他的这一态度转变非常引人注意。

美国对中兴通讯的担忧并不仅限于其规避制裁。过去几年中,美国已指责总部位于深圳的中兴通讯及其同城竞争对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制造的设备构成国家安全威胁。两家公司均予以否认,但美国基本上已阻止两者在美国销售通讯设备。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级别最高的民主党人士、加州议员Adam Schiff认同这些担忧,他在Twitter上回应特朗普的言论时表示,美国情报机构已警告,中兴通讯的技术和手机构成重大网络安全威胁。他责备特朗普称,相比中国的就业岗位,特朗普应该更加在意美国国家安全。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在Twitter上回应特朗普时表示:“何不先帮助一些美国公司?”

周日晚间,鉴于特朗普所发推文意思不清晰,白宫特此发出了一则声明,表示中兴通讯的问题将由商务部独立裁决。

白宫一位发言人称:“政府正与中国就这一问题及其他双边关系问题进行接触。”这位发言人称,特朗普预计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将“运用自己的独立判断,遵循适用法律法规,以事实为依据,解决涉及中兴通讯的监管行动。”

美国商务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兴通讯的业务严重依赖向高通(Qualcomm Inc., QCOM)和英特尔(Intel Corp., INTC)等美国科技巨头进口零部件。中兴通讯已警告称,美国的禁令已威胁公司的生存。该公司上周表示其主要经营活动已暂停。

一位接近中兴通讯的消息人士周日表示,中兴通讯已注意到特朗普总统所发的推文,并对最新形势进展表示欢迎;接下来,在中国政府的指导下,中兴通讯将继续与包括美国商务部在内的相关各方进行沟通,以促成该问题的最终解决。

据报道,一名知情人士称,为了让美方中止禁令,中兴通讯曾对美国有关部门表示,该公司未全面遵守2017年和解协议的原因在于相关流程和人力资源方面的失误,而非有意的、系统性的欺骗。这名人士说,中兴通讯还认为,这项禁令对公司而言是一个不成比例的惩罚。美国商务部已表示,正在就是否中止禁令进行评估。

突如其来的销售禁令将中兴通讯置于美中贸易争端的风口浪尖上;在这场争端中,两国都曾威胁实施针锋相对的关税措施。技术问题已经成为争执的焦点,美方谴责中国将关键技术转移到本国,并向国内的龙头企业提供有失公允的支持。

不久前,一个美国贸易代表团访问北京,中方代表就禁令问题向美方代表提出意见。预计在双方于华盛顿举行的又一轮贸易谈判中,出口禁令问题将是讨论重点。

特朗普在当地时间周日下午发表的一篇推文中说,中美正在“贸易问题上良好合作”,但“他们(指中国)很难达成一个对两国都有利的交易”。他补充说:“但请冷静,一切都会得到解决。”

美中两国也正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就该国的核武器计划进行协商。特朗普定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与金正恩会晤,讨论朝鲜的无核化问题。

一些华尔街观察人士猜测,特朗普政府希望将对中兴通讯的制裁作为在其他贸易谈判中迫使中国让步的筹码。其中的一个可能迹象是,在今年早些时候宣布对中兴通讯进行处罚时,美国商务部原本可以要求该公司缴纳约3亿美元罚款,但该部门当时并未对中兴通讯进行罚款。

美国商务部最近几天还释放出了正加快处理中兴通讯申诉的信号,这表明该部门对中兴通讯处境的紧迫性是敏感的。

中兴通讯在全球拥有约7.5万名员工,手机销量在美国排名第四。该公司去年在美国的手机销量为1,900万部,美国已成为该公司的第一大市场。

中兴通讯被视为中国的科技栋梁企业,受到中国政府的重视。该公司正与华为合作开发5G无线通信技术,美国政府则将高通视为美国在这一领域的重要竞争对手。据会议记录显示,中兴通讯派了11名代表参加最近在印度举行的探讨5G技术规格的行业会议。

据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2017年华为以27%的市场份额占据全球电信设备市场领头羊地位,芬兰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和瑞典爱立信(Telefon AB L.M. Ericsson, ERIC-B.SK)以17%和13%的份额分列第二和第三位。中兴通讯以10%的市场份额位居第四。但爱立信和诺基亚在美国分别占有48%的市场份额。。



撰文 /  Dan Strumpf / John D. McKinno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美国总统称将为中兴通讯提供“快速恢复业务的途径”,此前美方为期七年的禁令已迫使该公司停止主要运营活动。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命令美国商务部协助该部在一个月前几乎切断生路的一家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集团。此前中国国家主席亲自打了招呼。

特朗普在Twitter上宣布逆转对中兴通讯(ZTE)的惩处决定。美国商务部4月决定禁止该公司向美国企业采购重要组件,因为该公司被发现非法向伊朗和朝鲜销售设备。

此举实际上使中兴无法维持经营活动,该公司上周五宣布,美方为期七年的禁令已迫使其停止主要运营活动。

这一逆转标志着美国总统进行不寻常的干预,尽管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此前将本案描绘成法律(而不是政治上的)个案。美国官员们上月在宣布禁令时坚称,它与美中整体贸易紧张无关。


“我无言以对,”当初作为奥巴马政府助理商务部长展开对中兴调查的的凯文•沃尔夫(Kevin Wolf)表示。“我可以有把握地说,从来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像这样干预过一起执法事务。”

此举也标志着特朗普政府在过去一个月里第二次撤销对外国公司的近乎致命的制裁,令人质疑白宫在多大程度上与联邦机构协调制裁政策。在针对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Rusal)的制裁导致金属价格暴涨后,特朗普政府4月发出信号表示,它准备解除对该公司的制裁。

美国商务部禁止中兴在七年内购买美国组件,原因是该公司被发现违反其在去年达成的12亿美元和解协议——该公司在和解协议中承认非法向伊朗和朝鲜出售包含敏感美国部件的设备。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指责中兴的行为“极其恶劣”。

美国官员们表示,本案始于奥巴马政府期间,并不是特朗普对北京方面加大贸易压力的一部分。官员们表示,他们采取行动,只是因为中兴被发现向利用复杂安排规避美国出口管制的责任人发奖金,并在这件事上撒谎。

但在本月于北京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中国官员们提到了中兴案件,作为他们就贸易问题达成全面协议而提出的要求之一。

“中国的习主席和我正在共同努力,让中国大型电话公司中兴通讯尽快恢复业务,”特朗普在Twitter上写道。“中国失去了太多就业岗位。商务部已被指示搞定这件事!”

特朗普采取此举之际,他领导的政府正试图说服外国公司在他退出伊核协议后断绝与伊朗的业务往来。






又讯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称,他正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努力,帮助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ZTCOY, 简称:中兴通讯)恢复运营。特朗普此举让此前因美国销售禁令备受打击的中兴通讯重获一线生机。

就在特朗普这一意外介入不到一个月前,美国发出禁止本国企业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的禁令,致使中兴通讯遭到冲击。美国商务部在4月中旬命令本国企业停止向中兴通讯出口产品,理由是中兴通讯在规避美国对伊对朝制裁措施后虽与美国达成了和解协议,但此后违反了协议中的条款。

中兴通讯已向美国商务部申请暂停执行上述拒绝令,美国商务部正对申请进行评估。

特朗普在推文中表示,他正与习近平共同努力,让中兴通讯迅速恢复业务,因为中国有很多人因此失业。他称,已指示美国商务部“尽快完成”相关工作。

特朗普关于中兴通讯的表态以及对中国就业岗位的关切,正值美中就贸易和知识产权问题展开重要谈判之际。两国互相威胁要对对方价值数以百亿计美元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特朗普常把美国就业岗位流失和美中贸易逆差归咎于中国,因此他的这一态度转变非常引人注意。

美国对中兴通讯的担忧并不仅限于其规避制裁。过去几年中,美国已指责总部位于深圳的中兴通讯及其同城竞争对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制造的设备构成国家安全威胁。两家公司均予以否认,但美国基本上已阻止两者在美国销售通讯设备。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级别最高的民主党人士、加州议员Adam Schiff认同这些担忧,他在Twitter上回应特朗普的言论时表示,美国情报机构已警告,中兴通讯的技术和手机构成重大网络安全威胁。他责备特朗普称,相比中国的就业岗位,特朗普应该更加在意美国国家安全。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在Twitter上回应特朗普时表示:“何不先帮助一些美国公司?”

周日晚间,鉴于特朗普所发推文意思不清晰,白宫特此发出了一则声明,表示中兴通讯的问题将由商务部独立裁决。

白宫一位发言人称:“政府正与中国就这一问题及其他双边关系问题进行接触。”这位发言人称,特朗普预计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将“运用自己的独立判断,遵循适用法律法规,以事实为依据,解决涉及中兴通讯的监管行动。”

美国商务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兴通讯的业务严重依赖向高通(Qualcomm Inc., QCOM)和英特尔(Intel Corp., INTC)等美国科技巨头进口零部件。中兴通讯已警告称,美国的禁令已威胁公司的生存。该公司上周表示其主要经营活动已暂停。

一位接近中兴通讯的消息人士周日表示,中兴通讯已注意到特朗普总统所发的推文,并对最新形势进展表示欢迎;接下来,在中国政府的指导下,中兴通讯将继续与包括美国商务部在内的相关各方进行沟通,以促成该问题的最终解决。

据报道,一名知情人士称,为了让美方中止禁令,中兴通讯曾对美国有关部门表示,该公司未全面遵守2017年和解协议的原因在于相关流程和人力资源方面的失误,而非有意的、系统性的欺骗。这名人士说,中兴通讯还认为,这项禁令对公司而言是一个不成比例的惩罚。美国商务部已表示,正在就是否中止禁令进行评估。

突如其来的销售禁令将中兴通讯置于美中贸易争端的风口浪尖上;在这场争端中,两国都曾威胁实施针锋相对的关税措施。技术问题已经成为争执的焦点,美方谴责中国将关键技术转移到本国,并向国内的龙头企业提供有失公允的支持。

不久前,一个美国贸易代表团访问北京,中方代表就禁令问题向美方代表提出意见。预计在双方于华盛顿举行的又一轮贸易谈判中,出口禁令问题将是讨论重点。

特朗普在当地时间周日下午发表的一篇推文中说,中美正在“贸易问题上良好合作”,但“他们(指中国)很难达成一个对两国都有利的交易”。他补充说:“但请冷静,一切都会得到解决。”

美中两国也正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就该国的核武器计划进行协商。特朗普定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与金正恩会晤,讨论朝鲜的无核化问题。

一些华尔街观察人士猜测,特朗普政府希望将对中兴通讯的制裁作为在其他贸易谈判中迫使中国让步的筹码。其中的一个可能迹象是,在今年早些时候宣布对中兴通讯进行处罚时,美国商务部原本可以要求该公司缴纳约3亿美元罚款,但该部门当时并未对中兴通讯进行罚款。

美国商务部最近几天还释放出了正加快处理中兴通讯申诉的信号,这表明该部门对中兴通讯处境的紧迫性是敏感的。

中兴通讯在全球拥有约7.5万名员工,手机销量在美国排名第四。该公司去年在美国的手机销量为1,900万部,美国已成为该公司的第一大市场。

中兴通讯被视为中国的科技栋梁企业,受到中国政府的重视。该公司正与华为合作开发5G无线通信技术,美国政府则将高通视为美国在这一领域的重要竞争对手。据会议记录显示,中兴通讯派了11名代表参加最近在印度举行的探讨5G技术规格的行业会议。

据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2017年华为以27%的市场份额占据全球电信设备市场领头羊地位,芬兰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和瑞典爱立信(Telefon AB L.M. Ericsson, ERIC-B.SK)以17%和13%的份额分列第二和第三位。中兴通讯以10%的市场份额位居第四。但爱立信和诺基亚在美国分别占有48%的市场份额。。



撰文 /  Dan Strumpf / John D. McKinno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美国总统称将为中兴通讯提供“快速恢复业务的途径”,此前美方为期七年的禁令已迫使该公司停止主要运营活动。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命令美国商务部协助该部在一个月前几乎切断生路的一家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集团。此前中国国家主席亲自打了招呼。

特朗普在Twitter上宣布逆转对中兴通讯(ZTE)的惩处决定。美国商务部4月决定禁止该公司向美国企业采购重要组件,因为该公司被发现非法向伊朗和朝鲜销售设备。

此举实际上使中兴无法维持经营活动,该公司上周五宣布,美方为期七年的禁令已迫使其停止主要运营活动。

这一逆转标志着美国总统进行不寻常的干预,尽管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此前将本案描绘成法律(而不是政治上的)个案。美国官员们上月在宣布禁令时坚称,它与美中整体贸易紧张无关。


“我无言以对,”当初作为奥巴马政府助理商务部长展开对中兴调查的的凯文•沃尔夫(Kevin Wolf)表示。“我可以有把握地说,从来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像这样干预过一起执法事务。”

此举也标志着特朗普政府在过去一个月里第二次撤销对外国公司的近乎致命的制裁,令人质疑白宫在多大程度上与联邦机构协调制裁政策。在针对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Rusal)的制裁导致金属价格暴涨后,特朗普政府4月发出信号表示,它准备解除对该公司的制裁。

美国商务部禁止中兴在七年内购买美国组件,原因是该公司被发现违反其在去年达成的12亿美元和解协议——该公司在和解协议中承认非法向伊朗和朝鲜出售包含敏感美国部件的设备。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指责中兴的行为“极其恶劣”。

美国官员们表示,本案始于奥巴马政府期间,并不是特朗普对北京方面加大贸易压力的一部分。官员们表示,他们采取行动,只是因为中兴被发现向利用复杂安排规避美国出口管制的责任人发奖金,并在这件事上撒谎。

但在本月于北京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中国官员们提到了中兴案件,作为他们就贸易问题达成全面协议而提出的要求之一。

“中国的习主席和我正在共同努力,让中国大型电话公司中兴通讯尽快恢复业务,”特朗普在Twitter上写道。“中国失去了太多就业岗位。商务部已被指示搞定这件事!”

特朗普采取此举之际,他领导的政府正试图说服外国公司在他退出伊核协议后断绝与伊朗的业务往来。






又讯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称,他正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努力,帮助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ZTCOY, 简称:中兴通讯)恢复运营。特朗普此举让此前因美国销售禁令备受打击的中兴通讯重获一线生机。

就在特朗普这一意外介入不到一个月前,美国发出禁止本国企业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的禁令,致使中兴通讯遭到冲击。美国商务部在4月中旬命令本国企业停止向中兴通讯出口产品,理由是中兴通讯在规避美国对伊对朝制裁措施后虽与美国达成了和解协议,但此后违反了协议中的条款。

中兴通讯已向美国商务部申请暂停执行上述拒绝令,美国商务部正对申请进行评估。

特朗普在推文中表示,他正与习近平共同努力,让中兴通讯迅速恢复业务,因为中国有很多人因此失业。他称,已指示美国商务部“尽快完成”相关工作。

特朗普关于中兴通讯的表态以及对中国就业岗位的关切,正值美中就贸易和知识产权问题展开重要谈判之际。两国互相威胁要对对方价值数以百亿计美元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特朗普常把美国就业岗位流失和美中贸易逆差归咎于中国,因此他的这一态度转变非常引人注意。

美国对中兴通讯的担忧并不仅限于其规避制裁。过去几年中,美国已指责总部位于深圳的中兴通讯及其同城竞争对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制造的设备构成国家安全威胁。两家公司均予以否认,但美国基本上已阻止两者在美国销售通讯设备。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级别最高的民主党人士、加州议员Adam Schiff认同这些担忧,他在Twitter上回应特朗普的言论时表示,美国情报机构已警告,中兴通讯的技术和手机构成重大网络安全威胁。他责备特朗普称,相比中国的就业岗位,特朗普应该更加在意美国国家安全。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在Twitter上回应特朗普时表示:“何不先帮助一些美国公司?”

周日晚间,鉴于特朗普所发推文意思不清晰,白宫特此发出了一则声明,表示中兴通讯的问题将由商务部独立裁决。

白宫一位发言人称:“政府正与中国就这一问题及其他双边关系问题进行接触。”这位发言人称,特朗普预计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将“运用自己的独立判断,遵循适用法律法规,以事实为依据,解决涉及中兴通讯的监管行动。”

美国商务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兴通讯的业务严重依赖向高通(Qualcomm Inc., QCOM)和英特尔(Intel Corp., INTC)等美国科技巨头进口零部件。中兴通讯已警告称,美国的禁令已威胁公司的生存。该公司上周表示其主要经营活动已暂停。

一位接近中兴通讯的消息人士周日表示,中兴通讯已注意到特朗普总统所发的推文,并对最新形势进展表示欢迎;接下来,在中国政府的指导下,中兴通讯将继续与包括美国商务部在内的相关各方进行沟通,以促成该问题的最终解决。

据报道,一名知情人士称,为了让美方中止禁令,中兴通讯曾对美国有关部门表示,该公司未全面遵守2017年和解协议的原因在于相关流程和人力资源方面的失误,而非有意的、系统性的欺骗。这名人士说,中兴通讯还认为,这项禁令对公司而言是一个不成比例的惩罚。美国商务部已表示,正在就是否中止禁令进行评估。

突如其来的销售禁令将中兴通讯置于美中贸易争端的风口浪尖上;在这场争端中,两国都曾威胁实施针锋相对的关税措施。技术问题已经成为争执的焦点,美方谴责中国将关键技术转移到本国,并向国内的龙头企业提供有失公允的支持。

不久前,一个美国贸易代表团访问北京,中方代表就禁令问题向美方代表提出意见。预计在双方于华盛顿举行的又一轮贸易谈判中,出口禁令问题将是讨论重点。

特朗普在当地时间周日下午发表的一篇推文中说,中美正在“贸易问题上良好合作”,但“他们(指中国)很难达成一个对两国都有利的交易”。他补充说:“但请冷静,一切都会得到解决。”

美中两国也正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就该国的核武器计划进行协商。特朗普定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与金正恩会晤,讨论朝鲜的无核化问题。

一些华尔街观察人士猜测,特朗普政府希望将对中兴通讯的制裁作为在其他贸易谈判中迫使中国让步的筹码。其中的一个可能迹象是,在今年早些时候宣布对中兴通讯进行处罚时,美国商务部原本可以要求该公司缴纳约3亿美元罚款,但该部门当时并未对中兴通讯进行罚款。

美国商务部最近几天还释放出了正加快处理中兴通讯申诉的信号,这表明该部门对中兴通讯处境的紧迫性是敏感的。

中兴通讯在全球拥有约7.5万名员工,手机销量在美国排名第四。该公司去年在美国的手机销量为1,900万部,美国已成为该公司的第一大市场。

中兴通讯被视为中国的科技栋梁企业,受到中国政府的重视。该公司正与华为合作开发5G无线通信技术,美国政府则将高通视为美国在这一领域的重要竞争对手。据会议记录显示,中兴通讯派了11名代表参加最近在印度举行的探讨5G技术规格的行业会议。

据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2017年华为以27%的市场份额占据全球电信设备市场领头羊地位,芬兰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和瑞典爱立信(Telefon AB L.M. Ericsson, ERIC-B.SK)以17%和13%的份额分列第二和第三位。中兴通讯以10%的市场份额位居第四。但爱立信和诺基亚在美国分别占有48%的市场份额。。



撰文 /  Dan Strumpf / John D. McKinno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特朗普发推文宣布逆转中兴禁令

发布日期:2018-05-14 07:24
摘要」美国总统称将为中兴通讯提供“快速恢复业务的途径”,此前美方为期七年的禁令已迫使该公司停止主要运营活动。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命令美国商务部协助该部在一个月前几乎切断生路的一家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集团。此前中国国家主席亲自打了招呼。

特朗普在Twitter上宣布逆转对中兴通讯(ZTE)的惩处决定。美国商务部4月决定禁止该公司向美国企业采购重要组件,因为该公司被发现非法向伊朗和朝鲜销售设备。

此举实际上使中兴无法维持经营活动,该公司上周五宣布,美方为期七年的禁令已迫使其停止主要运营活动。

这一逆转标志着美国总统进行不寻常的干预,尽管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此前将本案描绘成法律(而不是政治上的)个案。美国官员们上月在宣布禁令时坚称,它与美中整体贸易紧张无关。


“我无言以对,”当初作为奥巴马政府助理商务部长展开对中兴调查的的凯文•沃尔夫(Kevin Wolf)表示。“我可以有把握地说,从来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像这样干预过一起执法事务。”

此举也标志着特朗普政府在过去一个月里第二次撤销对外国公司的近乎致命的制裁,令人质疑白宫在多大程度上与联邦机构协调制裁政策。在针对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Rusal)的制裁导致金属价格暴涨后,特朗普政府4月发出信号表示,它准备解除对该公司的制裁。

美国商务部禁止中兴在七年内购买美国组件,原因是该公司被发现违反其在去年达成的12亿美元和解协议——该公司在和解协议中承认非法向伊朗和朝鲜出售包含敏感美国部件的设备。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指责中兴的行为“极其恶劣”。

美国官员们表示,本案始于奥巴马政府期间,并不是特朗普对北京方面加大贸易压力的一部分。官员们表示,他们采取行动,只是因为中兴被发现向利用复杂安排规避美国出口管制的责任人发奖金,并在这件事上撒谎。

但在本月于北京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中国官员们提到了中兴案件,作为他们就贸易问题达成全面协议而提出的要求之一。

“中国的习主席和我正在共同努力,让中国大型电话公司中兴通讯尽快恢复业务,”特朗普在Twitter上写道。“中国失去了太多就业岗位。商务部已被指示搞定这件事!”

特朗普采取此举之际,他领导的政府正试图说服外国公司在他退出伊核协议后断绝与伊朗的业务往来。






又讯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称,他正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努力,帮助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ZTCOY, 简称:中兴通讯)恢复运营。特朗普此举让此前因美国销售禁令备受打击的中兴通讯重获一线生机。

就在特朗普这一意外介入不到一个月前,美国发出禁止本国企业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的禁令,致使中兴通讯遭到冲击。美国商务部在4月中旬命令本国企业停止向中兴通讯出口产品,理由是中兴通讯在规避美国对伊对朝制裁措施后虽与美国达成了和解协议,但此后违反了协议中的条款。

中兴通讯已向美国商务部申请暂停执行上述拒绝令,美国商务部正对申请进行评估。

特朗普在推文中表示,他正与习近平共同努力,让中兴通讯迅速恢复业务,因为中国有很多人因此失业。他称,已指示美国商务部“尽快完成”相关工作。

特朗普关于中兴通讯的表态以及对中国就业岗位的关切,正值美中就贸易和知识产权问题展开重要谈判之际。两国互相威胁要对对方价值数以百亿计美元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特朗普常把美国就业岗位流失和美中贸易逆差归咎于中国,因此他的这一态度转变非常引人注意。

美国对中兴通讯的担忧并不仅限于其规避制裁。过去几年中,美国已指责总部位于深圳的中兴通讯及其同城竞争对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制造的设备构成国家安全威胁。两家公司均予以否认,但美国基本上已阻止两者在美国销售通讯设备。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级别最高的民主党人士、加州议员Adam Schiff认同这些担忧,他在Twitter上回应特朗普的言论时表示,美国情报机构已警告,中兴通讯的技术和手机构成重大网络安全威胁。他责备特朗普称,相比中国的就业岗位,特朗普应该更加在意美国国家安全。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在Twitter上回应特朗普时表示:“何不先帮助一些美国公司?”

周日晚间,鉴于特朗普所发推文意思不清晰,白宫特此发出了一则声明,表示中兴通讯的问题将由商务部独立裁决。

白宫一位发言人称:“政府正与中国就这一问题及其他双边关系问题进行接触。”这位发言人称,特朗普预计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将“运用自己的独立判断,遵循适用法律法规,以事实为依据,解决涉及中兴通讯的监管行动。”

美国商务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兴通讯的业务严重依赖向高通(Qualcomm Inc., QCOM)和英特尔(Intel Corp., INTC)等美国科技巨头进口零部件。中兴通讯已警告称,美国的禁令已威胁公司的生存。该公司上周表示其主要经营活动已暂停。

一位接近中兴通讯的消息人士周日表示,中兴通讯已注意到特朗普总统所发的推文,并对最新形势进展表示欢迎;接下来,在中国政府的指导下,中兴通讯将继续与包括美国商务部在内的相关各方进行沟通,以促成该问题的最终解决。

据报道,一名知情人士称,为了让美方中止禁令,中兴通讯曾对美国有关部门表示,该公司未全面遵守2017年和解协议的原因在于相关流程和人力资源方面的失误,而非有意的、系统性的欺骗。这名人士说,中兴通讯还认为,这项禁令对公司而言是一个不成比例的惩罚。美国商务部已表示,正在就是否中止禁令进行评估。

突如其来的销售禁令将中兴通讯置于美中贸易争端的风口浪尖上;在这场争端中,两国都曾威胁实施针锋相对的关税措施。技术问题已经成为争执的焦点,美方谴责中国将关键技术转移到本国,并向国内的龙头企业提供有失公允的支持。

不久前,一个美国贸易代表团访问北京,中方代表就禁令问题向美方代表提出意见。预计在双方于华盛顿举行的又一轮贸易谈判中,出口禁令问题将是讨论重点。

特朗普在当地时间周日下午发表的一篇推文中说,中美正在“贸易问题上良好合作”,但“他们(指中国)很难达成一个对两国都有利的交易”。他补充说:“但请冷静,一切都会得到解决。”

美中两国也正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就该国的核武器计划进行协商。特朗普定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与金正恩会晤,讨论朝鲜的无核化问题。

一些华尔街观察人士猜测,特朗普政府希望将对中兴通讯的制裁作为在其他贸易谈判中迫使中国让步的筹码。其中的一个可能迹象是,在今年早些时候宣布对中兴通讯进行处罚时,美国商务部原本可以要求该公司缴纳约3亿美元罚款,但该部门当时并未对中兴通讯进行罚款。

美国商务部最近几天还释放出了正加快处理中兴通讯申诉的信号,这表明该部门对中兴通讯处境的紧迫性是敏感的。

中兴通讯在全球拥有约7.5万名员工,手机销量在美国排名第四。该公司去年在美国的手机销量为1,900万部,美国已成为该公司的第一大市场。

中兴通讯被视为中国的科技栋梁企业,受到中国政府的重视。该公司正与华为合作开发5G无线通信技术,美国政府则将高通视为美国在这一领域的重要竞争对手。据会议记录显示,中兴通讯派了11名代表参加最近在印度举行的探讨5G技术规格的行业会议。

据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2017年华为以27%的市场份额占据全球电信设备市场领头羊地位,芬兰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和瑞典爱立信(Telefon AB L.M. Ericsson, ERIC-B.SK)以17%和13%的份额分列第二和第三位。中兴通讯以10%的市场份额位居第四。但爱立信和诺基亚在美国分别占有48%的市场份额。。



撰文 /  Dan Strumpf / John D. McKinno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美国总统称将为中兴通讯提供“快速恢复业务的途径”,此前美方为期七年的禁令已迫使该公司停止主要运营活动。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命令美国商务部协助该部在一个月前几乎切断生路的一家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集团。此前中国国家主席亲自打了招呼。

特朗普在Twitter上宣布逆转对中兴通讯(ZTE)的惩处决定。美国商务部4月决定禁止该公司向美国企业采购重要组件,因为该公司被发现非法向伊朗和朝鲜销售设备。

此举实际上使中兴无法维持经营活动,该公司上周五宣布,美方为期七年的禁令已迫使其停止主要运营活动。

这一逆转标志着美国总统进行不寻常的干预,尽管他领导的行政当局此前将本案描绘成法律(而不是政治上的)个案。美国官员们上月在宣布禁令时坚称,它与美中整体贸易紧张无关。


“我无言以对,”当初作为奥巴马政府助理商务部长展开对中兴调查的的凯文•沃尔夫(Kevin Wolf)表示。“我可以有把握地说,从来没有一个美国总统像这样干预过一起执法事务。”

此举也标志着特朗普政府在过去一个月里第二次撤销对外国公司的近乎致命的制裁,令人质疑白宫在多大程度上与联邦机构协调制裁政策。在针对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Rusal)的制裁导致金属价格暴涨后,特朗普政府4月发出信号表示,它准备解除对该公司的制裁。

美国商务部禁止中兴在七年内购买美国组件,原因是该公司被发现违反其在去年达成的12亿美元和解协议——该公司在和解协议中承认非法向伊朗和朝鲜出售包含敏感美国部件的设备。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指责中兴的行为“极其恶劣”。

美国官员们表示,本案始于奥巴马政府期间,并不是特朗普对北京方面加大贸易压力的一部分。官员们表示,他们采取行动,只是因为中兴被发现向利用复杂安排规避美国出口管制的责任人发奖金,并在这件事上撒谎。

但在本月于北京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中国官员们提到了中兴案件,作为他们就贸易问题达成全面协议而提出的要求之一。

“中国的习主席和我正在共同努力,让中国大型电话公司中兴通讯尽快恢复业务,”特朗普在Twitter上写道。“中国失去了太多就业岗位。商务部已被指示搞定这件事!”

特朗普采取此举之际,他领导的政府正试图说服外国公司在他退出伊核协议后断绝与伊朗的业务往来。






又讯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称,他正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共同努力,帮助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 000063.SZ, 0763.HK, ZTCOY, 简称:中兴通讯)恢复运营。特朗普此举让此前因美国销售禁令备受打击的中兴通讯重获一线生机。

就在特朗普这一意外介入不到一个月前,美国发出禁止本国企业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的禁令,致使中兴通讯遭到冲击。美国商务部在4月中旬命令本国企业停止向中兴通讯出口产品,理由是中兴通讯在规避美国对伊对朝制裁措施后虽与美国达成了和解协议,但此后违反了协议中的条款。

中兴通讯已向美国商务部申请暂停执行上述拒绝令,美国商务部正对申请进行评估。

特朗普在推文中表示,他正与习近平共同努力,让中兴通讯迅速恢复业务,因为中国有很多人因此失业。他称,已指示美国商务部“尽快完成”相关工作。

特朗普关于中兴通讯的表态以及对中国就业岗位的关切,正值美中就贸易和知识产权问题展开重要谈判之际。两国互相威胁要对对方价值数以百亿计美元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特朗普常把美国就业岗位流失和美中贸易逆差归咎于中国,因此他的这一态度转变非常引人注意。

美国对中兴通讯的担忧并不仅限于其规避制裁。过去几年中,美国已指责总部位于深圳的中兴通讯及其同城竞争对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制造的设备构成国家安全威胁。两家公司均予以否认,但美国基本上已阻止两者在美国销售通讯设备。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级别最高的民主党人士、加州议员Adam Schiff认同这些担忧,他在Twitter上回应特朗普的言论时表示,美国情报机构已警告,中兴通讯的技术和手机构成重大网络安全威胁。他责备特朗普称,相比中国的就业岗位,特朗普应该更加在意美国国家安全。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在Twitter上回应特朗普时表示:“何不先帮助一些美国公司?”

周日晚间,鉴于特朗普所发推文意思不清晰,白宫特此发出了一则声明,表示中兴通讯的问题将由商务部独立裁决。

白宫一位发言人称:“政府正与中国就这一问题及其他双边关系问题进行接触。”这位发言人称,特朗普预计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将“运用自己的独立判断,遵循适用法律法规,以事实为依据,解决涉及中兴通讯的监管行动。”

美国商务部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兴通讯的业务严重依赖向高通(Qualcomm Inc., QCOM)和英特尔(Intel Corp., INTC)等美国科技巨头进口零部件。中兴通讯已警告称,美国的禁令已威胁公司的生存。该公司上周表示其主要经营活动已暂停。

一位接近中兴通讯的消息人士周日表示,中兴通讯已注意到特朗普总统所发的推文,并对最新形势进展表示欢迎;接下来,在中国政府的指导下,中兴通讯将继续与包括美国商务部在内的相关各方进行沟通,以促成该问题的最终解决。

据报道,一名知情人士称,为了让美方中止禁令,中兴通讯曾对美国有关部门表示,该公司未全面遵守2017年和解协议的原因在于相关流程和人力资源方面的失误,而非有意的、系统性的欺骗。这名人士说,中兴通讯还认为,这项禁令对公司而言是一个不成比例的惩罚。美国商务部已表示,正在就是否中止禁令进行评估。

突如其来的销售禁令将中兴通讯置于美中贸易争端的风口浪尖上;在这场争端中,两国都曾威胁实施针锋相对的关税措施。技术问题已经成为争执的焦点,美方谴责中国将关键技术转移到本国,并向国内的龙头企业提供有失公允的支持。

不久前,一个美国贸易代表团访问北京,中方代表就禁令问题向美方代表提出意见。预计在双方于华盛顿举行的又一轮贸易谈判中,出口禁令问题将是讨论重点。

特朗普在当地时间周日下午发表的一篇推文中说,中美正在“贸易问题上良好合作”,但“他们(指中国)很难达成一个对两国都有利的交易”。他补充说:“但请冷静,一切都会得到解决。”

美中两国也正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就该国的核武器计划进行协商。特朗普定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与金正恩会晤,讨论朝鲜的无核化问题。

一些华尔街观察人士猜测,特朗普政府希望将对中兴通讯的制裁作为在其他贸易谈判中迫使中国让步的筹码。其中的一个可能迹象是,在今年早些时候宣布对中兴通讯进行处罚时,美国商务部原本可以要求该公司缴纳约3亿美元罚款,但该部门当时并未对中兴通讯进行罚款。

美国商务部最近几天还释放出了正加快处理中兴通讯申诉的信号,这表明该部门对中兴通讯处境的紧迫性是敏感的。

中兴通讯在全球拥有约7.5万名员工,手机销量在美国排名第四。该公司去年在美国的手机销量为1,900万部,美国已成为该公司的第一大市场。

中兴通讯被视为中国的科技栋梁企业,受到中国政府的重视。该公司正与华为合作开发5G无线通信技术,美国政府则将高通视为美国在这一领域的重要竞争对手。据会议记录显示,中兴通讯派了11名代表参加最近在印度举行的探讨5G技术规格的行业会议。

据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数据,2017年华为以27%的市场份额占据全球电信设备市场领头羊地位,芬兰诺基亚公司(Nokia Co., NOK)和瑞典爱立信(Telefon AB L.M. Ericsson, ERIC-B.SK)以17%和13%的份额分列第二和第三位。中兴通讯以10%的市场份额位居第四。但爱立信和诺基亚在美国分别占有48%的市场份额。。



撰文 /  Dan Strumpf / John D. McKinno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