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春天的叫醒服务

发布日期:2018-05-14 05:42
摘要」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达到了31.7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季度的数据中超过了北美地区票房。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正在从细微处改变好莱坞的生态,中美两国的贸易战也让不少人忧心忡忡。


▲电影《水形物语》成为第90届奥斯卡的赢家。


“短期之内,中国电影市场就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美国电影协会的主席查理斯·里弗金3月作出预言。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达到了31.7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季度的数据中超过了北美地区票房。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正在从细微处改变好莱坞的生态,中美两国的贸易战也让不少人忧心忡忡。好在好莱坞拥有强大的工业能力,当固有资本的发展进入平台期,中资逐渐减少时,好莱坞幸运地在这个春天迎来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以电影为首的娱乐产业将是这个富裕而封闭的石油国家实施“2030”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

有很多事,就像在拉斯韦加斯一场暗夜狂欢之后预定的叫早服务,对一些人来说,铃声意味着一种存在方式——你知道它总会来的,但总是没想到它会来得这么快;对另一些人来说,铃声意味着一种不存在,他们根本没有听到。

这个春天,好莱坞像往常一样继续着狂欢,颁奖季还是漂亮的红地毯和黑色领结,闪光灯下的拥抱和亲吻,脱口而出的恭维话,无伤大雅的小批判,最后充分体现在第90届奥斯卡的赢家《水形物语》中,故事主题正确,表达方式正确,导演的墨西哥姓氏和文化背景同样政治正确。放映厅里没有年底时那么热闹,但人还不少,《黑豹》、《头号玩家》、《环太平洋2》的品味不好不坏,好像冬天加州棕榈泉的早午餐,电影圈的标配,几十年一样的菜单和质量,周围是光秃秃的山。

叫早服务就在这个时候到来了。

2018年第一季度,娱乐产业最惊人的一个数字,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达到了31.7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季度的数据中超过了北美地区票房。北美地区票房1月至3月的总收入是28.5亿美元,表现正常。

这部分得益于中国春节档期兴旺和打击票房造假日益严厉,春节档中国卖出了大约8.5亿美元的电影票;更得益于中国现代化银幕的数量在飞速增加,5年前平均每天差不多新增10块,2017年平均一天是27块。二、三线城市越来越多的放映厅正在成为假日家庭娱乐的主要场所。

就全年来看,中国市场总量今年应该还追不上北美地区。2017年,北美票房堪堪守住了111亿美元大关,虽然比2016年的历史最高纪录114亿美元降低了2.5%,但至少在2015年突破110亿这一关口后,将峰值保持在了相对稳定的高位。而中国票房2017年总数是86亿美元,分析预测今年增长率能够达到15%到20%,大概是100亿美元出头的样子。

但这已经足以让Tinseltown里的诸多生意人爬起身子,喝杯唤醒一天的咖啡,不论是不是皱着眉头。“短期之内,中国电影市场就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美国电影协会(MPAA)的主席查理斯·里弗金3月在《Variety》的年度市场论坛上做出预言。他还有一中文名叫瑞福金,1962年生,哈佛毕业,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负责经济和商务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美国电影协会承担着与中国机构谈判电影进口配额的任务。

外交官出身的人总是守口如瓶,里弗金拒绝对中美之间的贸易纠纷发表评论。两边的增加关税清单竞赛还没有把好莱坞卷进去,但已经让参加论坛的不少人忧心忡忡,针对这种服务贸易的惩罚性措施实施起来比货物贸易更简单,可是这一领域也许也是谈判中中国能够做出有限让步的少数地方。

这种不确定性,加上自2017年以来对投资好莱坞制片公司和电影产品的严厉外汇管制,构成了中国单季票房取得历史性突破的大背景。这与1994年中国引进第一部进口分账影片《亡命天涯》时的环境已完全不同。一个简单的例子,2017年的第一季度,国产影片《红海行动》一举拿下了5.74亿美元的票房,而打着深厚美式文化情结《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在中国只有4260万美元的收入。整个季度,国产影片票房超过20亿,而从美国发行方引进片的票房还不到10亿,表现最好的是迪士尼影业的《黑豹》,1.05亿美元。

事实上,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正在从细微处改变好莱坞的生态,特别是对着太平洋西岸生长的姿势。虽然还有完美世界影视公司参与投资和出品的电影《至暗时刻》、《霓裳魅影》在今年奥斯卡拿奖,但中美合资拍片将不像张艺谋拍大烂片《长城》时那般,气吞万里如虎的假象。能够进入中国市场或者说以进入中国市场为导向的中美合作影片将为好莱坞的中小制作公司提供机会,只是六大制片商目前仍不太感冒主题类型片,他们现在还仅热衷于让中国电影明星出现在成品中作为点缀,《环太平洋2》里的景甜已经有很多台词了,不像《金刚:骷髅岛》里只是个简单的表情包。

中国市场其实需求的是彻底以中国视角看待世界的电影产品,而不仅仅是存在中国元素的传统好莱坞娱乐产品。如此体用之争的变化,正在让来自中国的资本由参与好莱坞生产的商业资本变成利用好莱坞生产的工业资本,中国票房市场的成长和变化正使之呈现出更大的盈利可能性,并在逐步改善文化产业空心化的问题。

直白地说,中国资本正在追逐的不再是CEO,而是好的演职人员,特别是编剧,越来越多的有些名气的编剧正被请到中国参与电影制造项目,这些编剧进而将工作机会拓展到洛杉矶西区影视城里数以万计的 studio,他们在熟悉使用微信,甚至在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对东方那些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对电影剧本节奏的适应性做调试。

《纽约客》网站今年1月有一篇文章评价去年席卷中国票房的《战狼2》,称其“捕捉到了中国自我叙述的一种新的、尚武的迭代版本,就像兰博的豪言壮语表达了里根时代的豪迈自大一样。”约瑟夫·耐说,“在一个自由的社会里,政府不能控制文化。事实上,官方文化政策的缺失本身就是吸引力的源泉。”问题在于,好莱坞和中国投资商们是否都能意识到,中国票房的突进恰恰不是政府控制的结果,那种以为只要放开配额,美国电影就会再度统治中国影院的想法很可能已经过时了,就像特朗普脑子里的贸易政策。


▲电影《红海行动》,2018年第一季度一举拿下5.74亿美元的票房。


好莱坞比特朗普强的地方是工业能力,而非唬人的谈判技巧。这确保了生意的下限,世界那么大,总有对软实力扩张的需求,总有人接过投资盘,当固有资本的发展进入平台期,中国资本转而追求塑造以自我意识为特征的软实力的时候,好莱坞幸运地在这个春天迎来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以电影为首的娱乐产业将是这个富裕而封闭的石油国家实施“2030”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

4月初,在见过了英国女王和特朗普之后,2016年上台的王储出现在了洛杉矶,默多克在他家的豪宅里热情款待这名正在实施社会改革的未来国王——允许女性开车、允许女性进入体育场和男性一起观看比赛、解禁音乐会,这些一定会到来却一时看上去还很遥远的东西,一下子就全由他带来了。陪着默多克的是时代华纳、迪士尼、福克斯、环球影业的老板,以及一线明星摩根·弗里曼这些人。此外,他还见了比尔·盖茨、杰夫·贝索斯和欧波拉·温弗里。


▲当地时间2018年3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晤沙特王储萨勒曼。
 

据说王储本人直接花了大约4亿美元先买下了好莱坞第二大经纪公司WME5%到10%的 股份,同时给了在座各位娱乐圈大佬承诺,未来十年将投入640亿美元在他的王国中兴建高级电影院、水上乐园、主题公园。4月18日,解除了长达35年的禁令后,第一家电影院在利雅得金融城开业,男女并不隔开,450个座位,50里亚尔(大约14美元)一张票,放映的是《黑豹》。这第一张电影院运营证发给了美国的AMC,也是万达的AMC,该公司计划未来5年开设40家影院,2030年增加到350家影院、2500个放映厅,预计年票房收入10亿美元。

这还只是硬件投入,今年沙特电影理事会将高调出现在戛纳电影节那两周的蓝色海岸,而王储真正需要的是拍摄展现沙特新风貌的影片,西方世界观众眼中全新的国家形象。这显然是约瑟夫·奈定义的软实力的一部分。老先生在2月初《亚洲时报》一篇批判特朗普的文章中总结说:“一个国家的软实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它的文化(当它对别人有吸引力的时候)、它的政治价值如民主和人权(当它践行这些价值观时)和它的政策(当人们认为政策是合情合理的时候,因为这些政策带有一些谦卑,了解他人的利益)。”

事实怎么样是另一回事,从技术上说,在这些领域,好莱坞有生意,这是最紧要的。也许,下一集的《变形金刚》就化身为“阿拉伯的擎天柱”了。

哪些国家的资本曾疯狂进入好莱坞?

2016年,中国资本大举进入好莱坞,投资规模达到47.8 亿美元,却在2017年底下降9倍。在中资进入之前,最近一轮叩响好莱坞大门的是印度。印度的商业巨擘信实集团旗下的信实娱乐在2006年就开始进军好莱坞,和一家销售公司Hyde Park Entertainment签订了一个五年多片合作协议,第一部影片是Fox发行的《街头霸王:春丽传》。结果不尽人意,造成巨额亏损。日本、德国、法国资本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经开始在好莱坞“买买买”。尤其是日本,在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后发,开始了“购买狂欢”,一直持续到20世纪80年代末。疯狂购买的对象中就包括许多好莱坞的电影工作室。当时,好莱坞大片中开始出现许多日本老板:《回到未来2》中,美国工人屈从于日本主人;《虎胆龙威》中,布鲁斯·威利斯攀上的Nakatomi塔是日本Nakatomi Trading公司位于洛杉矶的总部。





撰文 / 黄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达到了31.7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季度的数据中超过了北美地区票房。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正在从细微处改变好莱坞的生态,中美两国的贸易战也让不少人忧心忡忡。


▲电影《水形物语》成为第90届奥斯卡的赢家。


“短期之内,中国电影市场就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美国电影协会的主席查理斯·里弗金3月作出预言。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达到了31.7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季度的数据中超过了北美地区票房。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正在从细微处改变好莱坞的生态,中美两国的贸易战也让不少人忧心忡忡。好在好莱坞拥有强大的工业能力,当固有资本的发展进入平台期,中资逐渐减少时,好莱坞幸运地在这个春天迎来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以电影为首的娱乐产业将是这个富裕而封闭的石油国家实施“2030”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

有很多事,就像在拉斯韦加斯一场暗夜狂欢之后预定的叫早服务,对一些人来说,铃声意味着一种存在方式——你知道它总会来的,但总是没想到它会来得这么快;对另一些人来说,铃声意味着一种不存在,他们根本没有听到。

这个春天,好莱坞像往常一样继续着狂欢,颁奖季还是漂亮的红地毯和黑色领结,闪光灯下的拥抱和亲吻,脱口而出的恭维话,无伤大雅的小批判,最后充分体现在第90届奥斯卡的赢家《水形物语》中,故事主题正确,表达方式正确,导演的墨西哥姓氏和文化背景同样政治正确。放映厅里没有年底时那么热闹,但人还不少,《黑豹》、《头号玩家》、《环太平洋2》的品味不好不坏,好像冬天加州棕榈泉的早午餐,电影圈的标配,几十年一样的菜单和质量,周围是光秃秃的山。

叫早服务就在这个时候到来了。

2018年第一季度,娱乐产业最惊人的一个数字,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达到了31.7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季度的数据中超过了北美地区票房。北美地区票房1月至3月的总收入是28.5亿美元,表现正常。

这部分得益于中国春节档期兴旺和打击票房造假日益严厉,春节档中国卖出了大约8.5亿美元的电影票;更得益于中国现代化银幕的数量在飞速增加,5年前平均每天差不多新增10块,2017年平均一天是27块。二、三线城市越来越多的放映厅正在成为假日家庭娱乐的主要场所。

就全年来看,中国市场总量今年应该还追不上北美地区。2017年,北美票房堪堪守住了111亿美元大关,虽然比2016年的历史最高纪录114亿美元降低了2.5%,但至少在2015年突破110亿这一关口后,将峰值保持在了相对稳定的高位。而中国票房2017年总数是86亿美元,分析预测今年增长率能够达到15%到20%,大概是100亿美元出头的样子。

但这已经足以让Tinseltown里的诸多生意人爬起身子,喝杯唤醒一天的咖啡,不论是不是皱着眉头。“短期之内,中国电影市场就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美国电影协会(MPAA)的主席查理斯·里弗金3月在《Variety》的年度市场论坛上做出预言。他还有一中文名叫瑞福金,1962年生,哈佛毕业,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负责经济和商务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美国电影协会承担着与中国机构谈判电影进口配额的任务。

外交官出身的人总是守口如瓶,里弗金拒绝对中美之间的贸易纠纷发表评论。两边的增加关税清单竞赛还没有把好莱坞卷进去,但已经让参加论坛的不少人忧心忡忡,针对这种服务贸易的惩罚性措施实施起来比货物贸易更简单,可是这一领域也许也是谈判中中国能够做出有限让步的少数地方。

这种不确定性,加上自2017年以来对投资好莱坞制片公司和电影产品的严厉外汇管制,构成了中国单季票房取得历史性突破的大背景。这与1994年中国引进第一部进口分账影片《亡命天涯》时的环境已完全不同。一个简单的例子,2017年的第一季度,国产影片《红海行动》一举拿下了5.74亿美元的票房,而打着深厚美式文化情结《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在中国只有4260万美元的收入。整个季度,国产影片票房超过20亿,而从美国发行方引进片的票房还不到10亿,表现最好的是迪士尼影业的《黑豹》,1.05亿美元。

事实上,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正在从细微处改变好莱坞的生态,特别是对着太平洋西岸生长的姿势。虽然还有完美世界影视公司参与投资和出品的电影《至暗时刻》、《霓裳魅影》在今年奥斯卡拿奖,但中美合资拍片将不像张艺谋拍大烂片《长城》时那般,气吞万里如虎的假象。能够进入中国市场或者说以进入中国市场为导向的中美合作影片将为好莱坞的中小制作公司提供机会,只是六大制片商目前仍不太感冒主题类型片,他们现在还仅热衷于让中国电影明星出现在成品中作为点缀,《环太平洋2》里的景甜已经有很多台词了,不像《金刚:骷髅岛》里只是个简单的表情包。

中国市场其实需求的是彻底以中国视角看待世界的电影产品,而不仅仅是存在中国元素的传统好莱坞娱乐产品。如此体用之争的变化,正在让来自中国的资本由参与好莱坞生产的商业资本变成利用好莱坞生产的工业资本,中国票房市场的成长和变化正使之呈现出更大的盈利可能性,并在逐步改善文化产业空心化的问题。

直白地说,中国资本正在追逐的不再是CEO,而是好的演职人员,特别是编剧,越来越多的有些名气的编剧正被请到中国参与电影制造项目,这些编剧进而将工作机会拓展到洛杉矶西区影视城里数以万计的 studio,他们在熟悉使用微信,甚至在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对东方那些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对电影剧本节奏的适应性做调试。

《纽约客》网站今年1月有一篇文章评价去年席卷中国票房的《战狼2》,称其“捕捉到了中国自我叙述的一种新的、尚武的迭代版本,就像兰博的豪言壮语表达了里根时代的豪迈自大一样。”约瑟夫·耐说,“在一个自由的社会里,政府不能控制文化。事实上,官方文化政策的缺失本身就是吸引力的源泉。”问题在于,好莱坞和中国投资商们是否都能意识到,中国票房的突进恰恰不是政府控制的结果,那种以为只要放开配额,美国电影就会再度统治中国影院的想法很可能已经过时了,就像特朗普脑子里的贸易政策。


▲电影《红海行动》,2018年第一季度一举拿下5.74亿美元的票房。


好莱坞比特朗普强的地方是工业能力,而非唬人的谈判技巧。这确保了生意的下限,世界那么大,总有对软实力扩张的需求,总有人接过投资盘,当固有资本的发展进入平台期,中国资本转而追求塑造以自我意识为特征的软实力的时候,好莱坞幸运地在这个春天迎来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以电影为首的娱乐产业将是这个富裕而封闭的石油国家实施“2030”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

4月初,在见过了英国女王和特朗普之后,2016年上台的王储出现在了洛杉矶,默多克在他家的豪宅里热情款待这名正在实施社会改革的未来国王——允许女性开车、允许女性进入体育场和男性一起观看比赛、解禁音乐会,这些一定会到来却一时看上去还很遥远的东西,一下子就全由他带来了。陪着默多克的是时代华纳、迪士尼、福克斯、环球影业的老板,以及一线明星摩根·弗里曼这些人。此外,他还见了比尔·盖茨、杰夫·贝索斯和欧波拉·温弗里。


▲当地时间2018年3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晤沙特王储萨勒曼。
 

据说王储本人直接花了大约4亿美元先买下了好莱坞第二大经纪公司WME5%到10%的 股份,同时给了在座各位娱乐圈大佬承诺,未来十年将投入640亿美元在他的王国中兴建高级电影院、水上乐园、主题公园。4月18日,解除了长达35年的禁令后,第一家电影院在利雅得金融城开业,男女并不隔开,450个座位,50里亚尔(大约14美元)一张票,放映的是《黑豹》。这第一张电影院运营证发给了美国的AMC,也是万达的AMC,该公司计划未来5年开设40家影院,2030年增加到350家影院、2500个放映厅,预计年票房收入10亿美元。

这还只是硬件投入,今年沙特电影理事会将高调出现在戛纳电影节那两周的蓝色海岸,而王储真正需要的是拍摄展现沙特新风貌的影片,西方世界观众眼中全新的国家形象。这显然是约瑟夫·奈定义的软实力的一部分。老先生在2月初《亚洲时报》一篇批判特朗普的文章中总结说:“一个国家的软实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它的文化(当它对别人有吸引力的时候)、它的政治价值如民主和人权(当它践行这些价值观时)和它的政策(当人们认为政策是合情合理的时候,因为这些政策带有一些谦卑,了解他人的利益)。”

事实怎么样是另一回事,从技术上说,在这些领域,好莱坞有生意,这是最紧要的。也许,下一集的《变形金刚》就化身为“阿拉伯的擎天柱”了。

哪些国家的资本曾疯狂进入好莱坞?

2016年,中国资本大举进入好莱坞,投资规模达到47.8 亿美元,却在2017年底下降9倍。在中资进入之前,最近一轮叩响好莱坞大门的是印度。印度的商业巨擘信实集团旗下的信实娱乐在2006年就开始进军好莱坞,和一家销售公司Hyde Park Entertainment签订了一个五年多片合作协议,第一部影片是Fox发行的《街头霸王:春丽传》。结果不尽人意,造成巨额亏损。日本、德国、法国资本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经开始在好莱坞“买买买”。尤其是日本,在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后发,开始了“购买狂欢”,一直持续到20世纪80年代末。疯狂购买的对象中就包括许多好莱坞的电影工作室。当时,好莱坞大片中开始出现许多日本老板:《回到未来2》中,美国工人屈从于日本主人;《虎胆龙威》中,布鲁斯·威利斯攀上的Nakatomi塔是日本Nakatomi Trading公司位于洛杉矶的总部。





撰文 / 黄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达到了31.7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季度的数据中超过了北美地区票房。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正在从细微处改变好莱坞的生态,中美两国的贸易战也让不少人忧心忡忡。


▲电影《水形物语》成为第90届奥斯卡的赢家。


“短期之内,中国电影市场就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美国电影协会的主席查理斯·里弗金3月作出预言。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达到了31.7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季度的数据中超过了北美地区票房。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正在从细微处改变好莱坞的生态,中美两国的贸易战也让不少人忧心忡忡。好在好莱坞拥有强大的工业能力,当固有资本的发展进入平台期,中资逐渐减少时,好莱坞幸运地在这个春天迎来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以电影为首的娱乐产业将是这个富裕而封闭的石油国家实施“2030”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

有很多事,就像在拉斯韦加斯一场暗夜狂欢之后预定的叫早服务,对一些人来说,铃声意味着一种存在方式——你知道它总会来的,但总是没想到它会来得这么快;对另一些人来说,铃声意味着一种不存在,他们根本没有听到。

这个春天,好莱坞像往常一样继续着狂欢,颁奖季还是漂亮的红地毯和黑色领结,闪光灯下的拥抱和亲吻,脱口而出的恭维话,无伤大雅的小批判,最后充分体现在第90届奥斯卡的赢家《水形物语》中,故事主题正确,表达方式正确,导演的墨西哥姓氏和文化背景同样政治正确。放映厅里没有年底时那么热闹,但人还不少,《黑豹》、《头号玩家》、《环太平洋2》的品味不好不坏,好像冬天加州棕榈泉的早午餐,电影圈的标配,几十年一样的菜单和质量,周围是光秃秃的山。

叫早服务就在这个时候到来了。

2018年第一季度,娱乐产业最惊人的一个数字,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达到了31.7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季度的数据中超过了北美地区票房。北美地区票房1月至3月的总收入是28.5亿美元,表现正常。

这部分得益于中国春节档期兴旺和打击票房造假日益严厉,春节档中国卖出了大约8.5亿美元的电影票;更得益于中国现代化银幕的数量在飞速增加,5年前平均每天差不多新增10块,2017年平均一天是27块。二、三线城市越来越多的放映厅正在成为假日家庭娱乐的主要场所。

就全年来看,中国市场总量今年应该还追不上北美地区。2017年,北美票房堪堪守住了111亿美元大关,虽然比2016年的历史最高纪录114亿美元降低了2.5%,但至少在2015年突破110亿这一关口后,将峰值保持在了相对稳定的高位。而中国票房2017年总数是86亿美元,分析预测今年增长率能够达到15%到20%,大概是100亿美元出头的样子。

但这已经足以让Tinseltown里的诸多生意人爬起身子,喝杯唤醒一天的咖啡,不论是不是皱着眉头。“短期之内,中国电影市场就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美国电影协会(MPAA)的主席查理斯·里弗金3月在《Variety》的年度市场论坛上做出预言。他还有一中文名叫瑞福金,1962年生,哈佛毕业,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负责经济和商务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美国电影协会承担着与中国机构谈判电影进口配额的任务。

外交官出身的人总是守口如瓶,里弗金拒绝对中美之间的贸易纠纷发表评论。两边的增加关税清单竞赛还没有把好莱坞卷进去,但已经让参加论坛的不少人忧心忡忡,针对这种服务贸易的惩罚性措施实施起来比货物贸易更简单,可是这一领域也许也是谈判中中国能够做出有限让步的少数地方。

这种不确定性,加上自2017年以来对投资好莱坞制片公司和电影产品的严厉外汇管制,构成了中国单季票房取得历史性突破的大背景。这与1994年中国引进第一部进口分账影片《亡命天涯》时的环境已完全不同。一个简单的例子,2017年的第一季度,国产影片《红海行动》一举拿下了5.74亿美元的票房,而打着深厚美式文化情结《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在中国只有4260万美元的收入。整个季度,国产影片票房超过20亿,而从美国发行方引进片的票房还不到10亿,表现最好的是迪士尼影业的《黑豹》,1.05亿美元。

事实上,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正在从细微处改变好莱坞的生态,特别是对着太平洋西岸生长的姿势。虽然还有完美世界影视公司参与投资和出品的电影《至暗时刻》、《霓裳魅影》在今年奥斯卡拿奖,但中美合资拍片将不像张艺谋拍大烂片《长城》时那般,气吞万里如虎的假象。能够进入中国市场或者说以进入中国市场为导向的中美合作影片将为好莱坞的中小制作公司提供机会,只是六大制片商目前仍不太感冒主题类型片,他们现在还仅热衷于让中国电影明星出现在成品中作为点缀,《环太平洋2》里的景甜已经有很多台词了,不像《金刚:骷髅岛》里只是个简单的表情包。

中国市场其实需求的是彻底以中国视角看待世界的电影产品,而不仅仅是存在中国元素的传统好莱坞娱乐产品。如此体用之争的变化,正在让来自中国的资本由参与好莱坞生产的商业资本变成利用好莱坞生产的工业资本,中国票房市场的成长和变化正使之呈现出更大的盈利可能性,并在逐步改善文化产业空心化的问题。

直白地说,中国资本正在追逐的不再是CEO,而是好的演职人员,特别是编剧,越来越多的有些名气的编剧正被请到中国参与电影制造项目,这些编剧进而将工作机会拓展到洛杉矶西区影视城里数以万计的 studio,他们在熟悉使用微信,甚至在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对东方那些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对电影剧本节奏的适应性做调试。

《纽约客》网站今年1月有一篇文章评价去年席卷中国票房的《战狼2》,称其“捕捉到了中国自我叙述的一种新的、尚武的迭代版本,就像兰博的豪言壮语表达了里根时代的豪迈自大一样。”约瑟夫·耐说,“在一个自由的社会里,政府不能控制文化。事实上,官方文化政策的缺失本身就是吸引力的源泉。”问题在于,好莱坞和中国投资商们是否都能意识到,中国票房的突进恰恰不是政府控制的结果,那种以为只要放开配额,美国电影就会再度统治中国影院的想法很可能已经过时了,就像特朗普脑子里的贸易政策。


▲电影《红海行动》,2018年第一季度一举拿下5.74亿美元的票房。


好莱坞比特朗普强的地方是工业能力,而非唬人的谈判技巧。这确保了生意的下限,世界那么大,总有对软实力扩张的需求,总有人接过投资盘,当固有资本的发展进入平台期,中国资本转而追求塑造以自我意识为特征的软实力的时候,好莱坞幸运地在这个春天迎来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以电影为首的娱乐产业将是这个富裕而封闭的石油国家实施“2030”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

4月初,在见过了英国女王和特朗普之后,2016年上台的王储出现在了洛杉矶,默多克在他家的豪宅里热情款待这名正在实施社会改革的未来国王——允许女性开车、允许女性进入体育场和男性一起观看比赛、解禁音乐会,这些一定会到来却一时看上去还很遥远的东西,一下子就全由他带来了。陪着默多克的是时代华纳、迪士尼、福克斯、环球影业的老板,以及一线明星摩根·弗里曼这些人。此外,他还见了比尔·盖茨、杰夫·贝索斯和欧波拉·温弗里。


▲当地时间2018年3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晤沙特王储萨勒曼。
 

据说王储本人直接花了大约4亿美元先买下了好莱坞第二大经纪公司WME5%到10%的 股份,同时给了在座各位娱乐圈大佬承诺,未来十年将投入640亿美元在他的王国中兴建高级电影院、水上乐园、主题公园。4月18日,解除了长达35年的禁令后,第一家电影院在利雅得金融城开业,男女并不隔开,450个座位,50里亚尔(大约14美元)一张票,放映的是《黑豹》。这第一张电影院运营证发给了美国的AMC,也是万达的AMC,该公司计划未来5年开设40家影院,2030年增加到350家影院、2500个放映厅,预计年票房收入10亿美元。

这还只是硬件投入,今年沙特电影理事会将高调出现在戛纳电影节那两周的蓝色海岸,而王储真正需要的是拍摄展现沙特新风貌的影片,西方世界观众眼中全新的国家形象。这显然是约瑟夫·奈定义的软实力的一部分。老先生在2月初《亚洲时报》一篇批判特朗普的文章中总结说:“一个国家的软实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它的文化(当它对别人有吸引力的时候)、它的政治价值如民主和人权(当它践行这些价值观时)和它的政策(当人们认为政策是合情合理的时候,因为这些政策带有一些谦卑,了解他人的利益)。”

事实怎么样是另一回事,从技术上说,在这些领域,好莱坞有生意,这是最紧要的。也许,下一集的《变形金刚》就化身为“阿拉伯的擎天柱”了。

哪些国家的资本曾疯狂进入好莱坞?

2016年,中国资本大举进入好莱坞,投资规模达到47.8 亿美元,却在2017年底下降9倍。在中资进入之前,最近一轮叩响好莱坞大门的是印度。印度的商业巨擘信实集团旗下的信实娱乐在2006年就开始进军好莱坞,和一家销售公司Hyde Park Entertainment签订了一个五年多片合作协议,第一部影片是Fox发行的《街头霸王:春丽传》。结果不尽人意,造成巨额亏损。日本、德国、法国资本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经开始在好莱坞“买买买”。尤其是日本,在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后发,开始了“购买狂欢”,一直持续到20世纪80年代末。疯狂购买的对象中就包括许多好莱坞的电影工作室。当时,好莱坞大片中开始出现许多日本老板:《回到未来2》中,美国工人屈从于日本主人;《虎胆龙威》中,布鲁斯·威利斯攀上的Nakatomi塔是日本Nakatomi Trading公司位于洛杉矶的总部。





撰文 / 黄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春天的叫醒服务

发布日期:2018-05-14 05:42
摘要」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达到了31.7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季度的数据中超过了北美地区票房。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正在从细微处改变好莱坞的生态,中美两国的贸易战也让不少人忧心忡忡。


▲电影《水形物语》成为第90届奥斯卡的赢家。


“短期之内,中国电影市场就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美国电影协会的主席查理斯·里弗金3月作出预言。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达到了31.7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季度的数据中超过了北美地区票房。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正在从细微处改变好莱坞的生态,中美两国的贸易战也让不少人忧心忡忡。好在好莱坞拥有强大的工业能力,当固有资本的发展进入平台期,中资逐渐减少时,好莱坞幸运地在这个春天迎来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以电影为首的娱乐产业将是这个富裕而封闭的石油国家实施“2030”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

有很多事,就像在拉斯韦加斯一场暗夜狂欢之后预定的叫早服务,对一些人来说,铃声意味着一种存在方式——你知道它总会来的,但总是没想到它会来得这么快;对另一些人来说,铃声意味着一种不存在,他们根本没有听到。

这个春天,好莱坞像往常一样继续着狂欢,颁奖季还是漂亮的红地毯和黑色领结,闪光灯下的拥抱和亲吻,脱口而出的恭维话,无伤大雅的小批判,最后充分体现在第90届奥斯卡的赢家《水形物语》中,故事主题正确,表达方式正确,导演的墨西哥姓氏和文化背景同样政治正确。放映厅里没有年底时那么热闹,但人还不少,《黑豹》、《头号玩家》、《环太平洋2》的品味不好不坏,好像冬天加州棕榈泉的早午餐,电影圈的标配,几十年一样的菜单和质量,周围是光秃秃的山。

叫早服务就在这个时候到来了。

2018年第一季度,娱乐产业最惊人的一个数字,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达到了31.7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季度的数据中超过了北美地区票房。北美地区票房1月至3月的总收入是28.5亿美元,表现正常。

这部分得益于中国春节档期兴旺和打击票房造假日益严厉,春节档中国卖出了大约8.5亿美元的电影票;更得益于中国现代化银幕的数量在飞速增加,5年前平均每天差不多新增10块,2017年平均一天是27块。二、三线城市越来越多的放映厅正在成为假日家庭娱乐的主要场所。

就全年来看,中国市场总量今年应该还追不上北美地区。2017年,北美票房堪堪守住了111亿美元大关,虽然比2016年的历史最高纪录114亿美元降低了2.5%,但至少在2015年突破110亿这一关口后,将峰值保持在了相对稳定的高位。而中国票房2017年总数是86亿美元,分析预测今年增长率能够达到15%到20%,大概是100亿美元出头的样子。

但这已经足以让Tinseltown里的诸多生意人爬起身子,喝杯唤醒一天的咖啡,不论是不是皱着眉头。“短期之内,中国电影市场就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美国电影协会(MPAA)的主席查理斯·里弗金3月在《Variety》的年度市场论坛上做出预言。他还有一中文名叫瑞福金,1962年生,哈佛毕业,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负责经济和商务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美国电影协会承担着与中国机构谈判电影进口配额的任务。

外交官出身的人总是守口如瓶,里弗金拒绝对中美之间的贸易纠纷发表评论。两边的增加关税清单竞赛还没有把好莱坞卷进去,但已经让参加论坛的不少人忧心忡忡,针对这种服务贸易的惩罚性措施实施起来比货物贸易更简单,可是这一领域也许也是谈判中中国能够做出有限让步的少数地方。

这种不确定性,加上自2017年以来对投资好莱坞制片公司和电影产品的严厉外汇管制,构成了中国单季票房取得历史性突破的大背景。这与1994年中国引进第一部进口分账影片《亡命天涯》时的环境已完全不同。一个简单的例子,2017年的第一季度,国产影片《红海行动》一举拿下了5.74亿美元的票房,而打着深厚美式文化情结《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在中国只有4260万美元的收入。整个季度,国产影片票房超过20亿,而从美国发行方引进片的票房还不到10亿,表现最好的是迪士尼影业的《黑豹》,1.05亿美元。

事实上,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正在从细微处改变好莱坞的生态,特别是对着太平洋西岸生长的姿势。虽然还有完美世界影视公司参与投资和出品的电影《至暗时刻》、《霓裳魅影》在今年奥斯卡拿奖,但中美合资拍片将不像张艺谋拍大烂片《长城》时那般,气吞万里如虎的假象。能够进入中国市场或者说以进入中国市场为导向的中美合作影片将为好莱坞的中小制作公司提供机会,只是六大制片商目前仍不太感冒主题类型片,他们现在还仅热衷于让中国电影明星出现在成品中作为点缀,《环太平洋2》里的景甜已经有很多台词了,不像《金刚:骷髅岛》里只是个简单的表情包。

中国市场其实需求的是彻底以中国视角看待世界的电影产品,而不仅仅是存在中国元素的传统好莱坞娱乐产品。如此体用之争的变化,正在让来自中国的资本由参与好莱坞生产的商业资本变成利用好莱坞生产的工业资本,中国票房市场的成长和变化正使之呈现出更大的盈利可能性,并在逐步改善文化产业空心化的问题。

直白地说,中国资本正在追逐的不再是CEO,而是好的演职人员,特别是编剧,越来越多的有些名气的编剧正被请到中国参与电影制造项目,这些编剧进而将工作机会拓展到洛杉矶西区影视城里数以万计的 studio,他们在熟悉使用微信,甚至在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对东方那些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对电影剧本节奏的适应性做调试。

《纽约客》网站今年1月有一篇文章评价去年席卷中国票房的《战狼2》,称其“捕捉到了中国自我叙述的一种新的、尚武的迭代版本,就像兰博的豪言壮语表达了里根时代的豪迈自大一样。”约瑟夫·耐说,“在一个自由的社会里,政府不能控制文化。事实上,官方文化政策的缺失本身就是吸引力的源泉。”问题在于,好莱坞和中国投资商们是否都能意识到,中国票房的突进恰恰不是政府控制的结果,那种以为只要放开配额,美国电影就会再度统治中国影院的想法很可能已经过时了,就像特朗普脑子里的贸易政策。


▲电影《红海行动》,2018年第一季度一举拿下5.74亿美元的票房。


好莱坞比特朗普强的地方是工业能力,而非唬人的谈判技巧。这确保了生意的下限,世界那么大,总有对软实力扩张的需求,总有人接过投资盘,当固有资本的发展进入平台期,中国资本转而追求塑造以自我意识为特征的软实力的时候,好莱坞幸运地在这个春天迎来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以电影为首的娱乐产业将是这个富裕而封闭的石油国家实施“2030”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

4月初,在见过了英国女王和特朗普之后,2016年上台的王储出现在了洛杉矶,默多克在他家的豪宅里热情款待这名正在实施社会改革的未来国王——允许女性开车、允许女性进入体育场和男性一起观看比赛、解禁音乐会,这些一定会到来却一时看上去还很遥远的东西,一下子就全由他带来了。陪着默多克的是时代华纳、迪士尼、福克斯、环球影业的老板,以及一线明星摩根·弗里曼这些人。此外,他还见了比尔·盖茨、杰夫·贝索斯和欧波拉·温弗里。


▲当地时间2018年3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晤沙特王储萨勒曼。
 

据说王储本人直接花了大约4亿美元先买下了好莱坞第二大经纪公司WME5%到10%的 股份,同时给了在座各位娱乐圈大佬承诺,未来十年将投入640亿美元在他的王国中兴建高级电影院、水上乐园、主题公园。4月18日,解除了长达35年的禁令后,第一家电影院在利雅得金融城开业,男女并不隔开,450个座位,50里亚尔(大约14美元)一张票,放映的是《黑豹》。这第一张电影院运营证发给了美国的AMC,也是万达的AMC,该公司计划未来5年开设40家影院,2030年增加到350家影院、2500个放映厅,预计年票房收入10亿美元。

这还只是硬件投入,今年沙特电影理事会将高调出现在戛纳电影节那两周的蓝色海岸,而王储真正需要的是拍摄展现沙特新风貌的影片,西方世界观众眼中全新的国家形象。这显然是约瑟夫·奈定义的软实力的一部分。老先生在2月初《亚洲时报》一篇批判特朗普的文章中总结说:“一个国家的软实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它的文化(当它对别人有吸引力的时候)、它的政治价值如民主和人权(当它践行这些价值观时)和它的政策(当人们认为政策是合情合理的时候,因为这些政策带有一些谦卑,了解他人的利益)。”

事实怎么样是另一回事,从技术上说,在这些领域,好莱坞有生意,这是最紧要的。也许,下一集的《变形金刚》就化身为“阿拉伯的擎天柱”了。

哪些国家的资本曾疯狂进入好莱坞?

2016年,中国资本大举进入好莱坞,投资规模达到47.8 亿美元,却在2017年底下降9倍。在中资进入之前,最近一轮叩响好莱坞大门的是印度。印度的商业巨擘信实集团旗下的信实娱乐在2006年就开始进军好莱坞,和一家销售公司Hyde Park Entertainment签订了一个五年多片合作协议,第一部影片是Fox发行的《街头霸王:春丽传》。结果不尽人意,造成巨额亏损。日本、德国、法国资本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经开始在好莱坞“买买买”。尤其是日本,在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后发,开始了“购买狂欢”,一直持续到20世纪80年代末。疯狂购买的对象中就包括许多好莱坞的电影工作室。当时,好莱坞大片中开始出现许多日本老板:《回到未来2》中,美国工人屈从于日本主人;《虎胆龙威》中,布鲁斯·威利斯攀上的Nakatomi塔是日本Nakatomi Trading公司位于洛杉矶的总部。





撰文 / 黄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达到了31.7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季度的数据中超过了北美地区票房。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正在从细微处改变好莱坞的生态,中美两国的贸易战也让不少人忧心忡忡。


▲电影《水形物语》成为第90届奥斯卡的赢家。


“短期之内,中国电影市场就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美国电影协会的主席查理斯·里弗金3月作出预言。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达到了31.7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季度的数据中超过了北美地区票房。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正在从细微处改变好莱坞的生态,中美两国的贸易战也让不少人忧心忡忡。好在好莱坞拥有强大的工业能力,当固有资本的发展进入平台期,中资逐渐减少时,好莱坞幸运地在这个春天迎来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以电影为首的娱乐产业将是这个富裕而封闭的石油国家实施“2030”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

有很多事,就像在拉斯韦加斯一场暗夜狂欢之后预定的叫早服务,对一些人来说,铃声意味着一种存在方式——你知道它总会来的,但总是没想到它会来得这么快;对另一些人来说,铃声意味着一种不存在,他们根本没有听到。

这个春天,好莱坞像往常一样继续着狂欢,颁奖季还是漂亮的红地毯和黑色领结,闪光灯下的拥抱和亲吻,脱口而出的恭维话,无伤大雅的小批判,最后充分体现在第90届奥斯卡的赢家《水形物语》中,故事主题正确,表达方式正确,导演的墨西哥姓氏和文化背景同样政治正确。放映厅里没有年底时那么热闹,但人还不少,《黑豹》、《头号玩家》、《环太平洋2》的品味不好不坏,好像冬天加州棕榈泉的早午餐,电影圈的标配,几十年一样的菜单和质量,周围是光秃秃的山。

叫早服务就在这个时候到来了。

2018年第一季度,娱乐产业最惊人的一个数字,中国电影市场票房达到了31.7亿美元,历史上第一次在一个季度的数据中超过了北美地区票房。北美地区票房1月至3月的总收入是28.5亿美元,表现正常。

这部分得益于中国春节档期兴旺和打击票房造假日益严厉,春节档中国卖出了大约8.5亿美元的电影票;更得益于中国现代化银幕的数量在飞速增加,5年前平均每天差不多新增10块,2017年平均一天是27块。二、三线城市越来越多的放映厅正在成为假日家庭娱乐的主要场所。

就全年来看,中国市场总量今年应该还追不上北美地区。2017年,北美票房堪堪守住了111亿美元大关,虽然比2016年的历史最高纪录114亿美元降低了2.5%,但至少在2015年突破110亿这一关口后,将峰值保持在了相对稳定的高位。而中国票房2017年总数是86亿美元,分析预测今年增长率能够达到15%到20%,大概是100亿美元出头的样子。

但这已经足以让Tinseltown里的诸多生意人爬起身子,喝杯唤醒一天的咖啡,不论是不是皱着眉头。“短期之内,中国电影市场就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美国电影协会(MPAA)的主席查理斯·里弗金3月在《Variety》的年度市场论坛上做出预言。他还有一中文名叫瑞福金,1962年生,哈佛毕业,在奥巴马政府担任负责经济和商务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美国电影协会承担着与中国机构谈判电影进口配额的任务。

外交官出身的人总是守口如瓶,里弗金拒绝对中美之间的贸易纠纷发表评论。两边的增加关税清单竞赛还没有把好莱坞卷进去,但已经让参加论坛的不少人忧心忡忡,针对这种服务贸易的惩罚性措施实施起来比货物贸易更简单,可是这一领域也许也是谈判中中国能够做出有限让步的少数地方。

这种不确定性,加上自2017年以来对投资好莱坞制片公司和电影产品的严厉外汇管制,构成了中国单季票房取得历史性突破的大背景。这与1994年中国引进第一部进口分账影片《亡命天涯》时的环境已完全不同。一个简单的例子,2017年的第一季度,国产影片《红海行动》一举拿下了5.74亿美元的票房,而打着深厚美式文化情结《星球大战8:最后的绝地武士》在中国只有4260万美元的收入。整个季度,国产影片票房超过20亿,而从美国发行方引进片的票房还不到10亿,表现最好的是迪士尼影业的《黑豹》,1.05亿美元。

事实上,巨大票房背后涌动的文化认同差异,正在从细微处改变好莱坞的生态,特别是对着太平洋西岸生长的姿势。虽然还有完美世界影视公司参与投资和出品的电影《至暗时刻》、《霓裳魅影》在今年奥斯卡拿奖,但中美合资拍片将不像张艺谋拍大烂片《长城》时那般,气吞万里如虎的假象。能够进入中国市场或者说以进入中国市场为导向的中美合作影片将为好莱坞的中小制作公司提供机会,只是六大制片商目前仍不太感冒主题类型片,他们现在还仅热衷于让中国电影明星出现在成品中作为点缀,《环太平洋2》里的景甜已经有很多台词了,不像《金刚:骷髅岛》里只是个简单的表情包。

中国市场其实需求的是彻底以中国视角看待世界的电影产品,而不仅仅是存在中国元素的传统好莱坞娱乐产品。如此体用之争的变化,正在让来自中国的资本由参与好莱坞生产的商业资本变成利用好莱坞生产的工业资本,中国票房市场的成长和变化正使之呈现出更大的盈利可能性,并在逐步改善文化产业空心化的问题。

直白地说,中国资本正在追逐的不再是CEO,而是好的演职人员,特别是编剧,越来越多的有些名气的编剧正被请到中国参与电影制造项目,这些编剧进而将工作机会拓展到洛杉矶西区影视城里数以万计的 studio,他们在熟悉使用微信,甚至在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对东方那些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对电影剧本节奏的适应性做调试。

《纽约客》网站今年1月有一篇文章评价去年席卷中国票房的《战狼2》,称其“捕捉到了中国自我叙述的一种新的、尚武的迭代版本,就像兰博的豪言壮语表达了里根时代的豪迈自大一样。”约瑟夫·耐说,“在一个自由的社会里,政府不能控制文化。事实上,官方文化政策的缺失本身就是吸引力的源泉。”问题在于,好莱坞和中国投资商们是否都能意识到,中国票房的突进恰恰不是政府控制的结果,那种以为只要放开配额,美国电影就会再度统治中国影院的想法很可能已经过时了,就像特朗普脑子里的贸易政策。


▲电影《红海行动》,2018年第一季度一举拿下5.74亿美元的票房。


好莱坞比特朗普强的地方是工业能力,而非唬人的谈判技巧。这确保了生意的下限,世界那么大,总有对软实力扩张的需求,总有人接过投资盘,当固有资本的发展进入平台期,中国资本转而追求塑造以自我意识为特征的软实力的时候,好莱坞幸运地在这个春天迎来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以电影为首的娱乐产业将是这个富裕而封闭的石油国家实施“2030”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

4月初,在见过了英国女王和特朗普之后,2016年上台的王储出现在了洛杉矶,默多克在他家的豪宅里热情款待这名正在实施社会改革的未来国王——允许女性开车、允许女性进入体育场和男性一起观看比赛、解禁音乐会,这些一定会到来却一时看上去还很遥远的东西,一下子就全由他带来了。陪着默多克的是时代华纳、迪士尼、福克斯、环球影业的老板,以及一线明星摩根·弗里曼这些人。此外,他还见了比尔·盖茨、杰夫·贝索斯和欧波拉·温弗里。


▲当地时间2018年3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晤沙特王储萨勒曼。
 

据说王储本人直接花了大约4亿美元先买下了好莱坞第二大经纪公司WME5%到10%的 股份,同时给了在座各位娱乐圈大佬承诺,未来十年将投入640亿美元在他的王国中兴建高级电影院、水上乐园、主题公园。4月18日,解除了长达35年的禁令后,第一家电影院在利雅得金融城开业,男女并不隔开,450个座位,50里亚尔(大约14美元)一张票,放映的是《黑豹》。这第一张电影院运营证发给了美国的AMC,也是万达的AMC,该公司计划未来5年开设40家影院,2030年增加到350家影院、2500个放映厅,预计年票房收入10亿美元。

这还只是硬件投入,今年沙特电影理事会将高调出现在戛纳电影节那两周的蓝色海岸,而王储真正需要的是拍摄展现沙特新风貌的影片,西方世界观众眼中全新的国家形象。这显然是约瑟夫·奈定义的软实力的一部分。老先生在2月初《亚洲时报》一篇批判特朗普的文章中总结说:“一个国家的软实力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它的文化(当它对别人有吸引力的时候)、它的政治价值如民主和人权(当它践行这些价值观时)和它的政策(当人们认为政策是合情合理的时候,因为这些政策带有一些谦卑,了解他人的利益)。”

事实怎么样是另一回事,从技术上说,在这些领域,好莱坞有生意,这是最紧要的。也许,下一集的《变形金刚》就化身为“阿拉伯的擎天柱”了。

哪些国家的资本曾疯狂进入好莱坞?

2016年,中国资本大举进入好莱坞,投资规模达到47.8 亿美元,却在2017年底下降9倍。在中资进入之前,最近一轮叩响好莱坞大门的是印度。印度的商业巨擘信实集团旗下的信实娱乐在2006年就开始进军好莱坞,和一家销售公司Hyde Park Entertainment签订了一个五年多片合作协议,第一部影片是Fox发行的《街头霸王:春丽传》。结果不尽人意,造成巨额亏损。日本、德国、法国资本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经开始在好莱坞“买买买”。尤其是日本,在1985年“广场协议”签订后发,开始了“购买狂欢”,一直持续到20世纪80年代末。疯狂购买的对象中就包括许多好莱坞的电影工作室。当时,好莱坞大片中开始出现许多日本老板:《回到未来2》中,美国工人屈从于日本主人;《虎胆龙威》中,布鲁斯·威利斯攀上的Nakatomi塔是日本Nakatomi Trading公司位于洛杉矶的总部。





撰文 / 黄恒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