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艾迪•斯理曼:最“锐”设计师

发布日期:2018-05-12 06:06
他的业绩和争议一样大。他曾将迪奥男装成功改头换面,又把圣罗兰推进十亿美金门槛。他下一站是:Céline。



2000年,香奈儿(Chanel)的创意总监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决定减肥。“我的身体没毛病。”他说,“但我就是突然想穿一下艾迪•斯理曼(Hedi Slimane)设计的服装。”拉格斐减了90磅,穿上由迪奥男装(Dior Homme)当时的新掌门人设计的制服式超瘦西服和牛仔裤。迪奥男装是路威酩轩(LVMH)旗下品牌。斯理曼激发消费者欲望的能力可见一斑。

他还有在时尚界掀起争议的才能。最近,路威酩轩旗下又一知名奢侈品牌赛琳(Céline)宣布,这位49岁的设计师将出任其新的艺术、创意和形象总监。作为时尚界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斯理曼受到的崇拜和贬损一样多。在离开时尚圈近两年后,他再次回归。在休整期间,他的下一步行动一直是业界猜测的话题。

然而,鲜有人想象到,留着非主流潮人发型、一副顽童打扮的斯理曼,设计生涯的下一站竟然是赛琳,即将离任的创意总监菲比•菲罗(Phoebe Philo)知性、极简的设计风格已经成为了该品牌的代名词。零售商反应热烈,但忠诚的“菲粉”还没有从所受的打击中恢复过来。赛琳的Instagram帐户上的留言分成了两大阵营。一派担心他会让这一品牌高调商业化,而亲斯理曼派则宣称“大神回归”。

全球顶级奢侈品商店的买手们坚定地站到了第二阵营。“所有艾迪碰过的东西都会被点石成金。” 塞尔福里奇百货公司(Selfridges)采购和商品总监塞巴斯蒂安•马内斯(Sebastian Manes)说。“艾迪时代的迪奥男装是真正的标新立异,完全颠覆了男装的审美。他还是一位了不起的摄影师。我认为,这一点已在他对细节的那种难以置信眼光中反映出来。”

虽然斯理曼在迪奥男装任职的七年里,凭借窄版且极致瘦削的裁剪风格让男装改头换面而声名鹊起,但是,直到开云集团(Kering)2012年任命他担任圣罗兰(Saint Laurent)的创意总监之后,他的设计激情才真正开始绽放。他的首次大秀推出的是复古流苏麂皮绒夹克、1970年代骨肉皮(groupie)式飘逸长裙、和宽檐帽。许多评论家认为,他的设计看起来很廉价,原创感不强。然而,客户却很喜欢。第二年推出的充满颓废摇滚气质的迷你茶裙礼服和宽松式开襟羊毛衫再次成为畅销品。

圣罗兰很快就成了慵懒、合穿的巴黎摇滚风的标志性标签,从一个年收入仅4亿美元的时装屋跻身10亿美元品牌的行列 。


斯理曼于2016年从圣罗兰离职,但留在了2007年以来的居住地洛杉矶。他全身心投入摄影创作,与音乐家、滑板少年和各类非主流文艺青年打成一片。

那么,路威酩轩的董事长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为什么会选中他呢?从商业上看,斯理曼可能是一个稳赢不陪的赌注。在过去两年里,阿尔诺一直设法劝说他离开洛杉矶,重返路威酩轩,并期望他能将塞琳近10亿美元的年收入翻一番。

斯理曼将为赛琳推出新的香水、男装和高级定制系列,并负责一家接一家地开设新店。预计他会对该品牌进行全面调整。

阿尔诺也希望,年轻的千禧世代客户群能够被斯理曼的酷炫元素所吸引。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这位曾在巴黎的卢浮宫学院(Ecole du Louvre)学习艺术史的设计师,受音乐和最新潮乐队的影响很大。他曾为米克•贾格尔(Mick Jagger)、杰克•怀特(Jack White)和放荡乐团(The Libertines)设计演出服。他还出版了多部摄影集,包括记录德国夜店场景的《柏林》(Berlin)和有关英国摇滚歌手、放荡乐团成员皮特•多赫提(Pete Doherty)的《伦敦非主流风格的诞生》(London Birth of a Cult)。

以“控制欲”极强而闻名时尚界的斯理曼将全面负责赛琳品牌的所有产品和宣传。多年前曾与斯理曼共事、目前在赛琳任职的一位内部人士形容他是一位和蔼可亲但要求极为严格的人:“当他说移动两毫米时,绝对不能移动三毫米。”

据悉,这位设计师在圣罗兰任职时闹得不愉快的部分原因是,他对品牌的特许经营产品没有足够的控制权。2014年,当圣罗兰的黑鸦片(Black Opium)香水以亮闪闪的黑色瓶发售时,该品牌发表声明称:“对于该款香水的推出、及其艺术元素的选择、或产品形象的定义,艾迪斯理曼并没有给予创意指导。”

斯理曼深谙全面形象控制的重要性——可能是从他对摄影的热爱中领悟到的。他从11岁开始摄影,还会自己冲洗照片。

目前,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洛杉矶,给音乐家、冲浪者、玩滑板的人和艺术家拍照。在最近接受《Vogue》杂志意大利版的采访时,他将这些人称作“秘密圈子”。他的Instagram帐户上传的几乎都是这些无忧无虑的滑板爱好者和头发蓬乱的吉他手的黑白照,照片极具时尚感。

这就是他对时尚品牌的吸引力:斯理曼抓住了酷的精髓,他是身穿紧身牛仔裤的彼得•潘(Peter Pan,小说《彼得潘与温迪》中会飞的淘气小男孩——译者注),他能预测时代潮流,并将其转化为品牌的收入增长。

虽然时尚评论家认为,斯理曼的再次出山可能就是把“艾迪的老面孔”再秀一遍,但我们也可能会看到惊喜。他在2015年罕见地接受《雅虎时尚》(Yahoo Style)的采访中对自己生活态度发表的评论暗示,斯理曼主导下的赛琳还是大有希望的。

“你需要对新事物充满好奇心和保持开放态度,永远也不要认为过去的更好,因为没有什么是永远不变的。”时尚界尤其如此。





撰文 /  卡罗拉•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他的业绩和争议一样大。他曾将迪奥男装成功改头换面,又把圣罗兰推进十亿美金门槛。他下一站是:Céline。



2000年,香奈儿(Chanel)的创意总监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决定减肥。“我的身体没毛病。”他说,“但我就是突然想穿一下艾迪•斯理曼(Hedi Slimane)设计的服装。”拉格斐减了90磅,穿上由迪奥男装(Dior Homme)当时的新掌门人设计的制服式超瘦西服和牛仔裤。迪奥男装是路威酩轩(LVMH)旗下品牌。斯理曼激发消费者欲望的能力可见一斑。

他还有在时尚界掀起争议的才能。最近,路威酩轩旗下又一知名奢侈品牌赛琳(Céline)宣布,这位49岁的设计师将出任其新的艺术、创意和形象总监。作为时尚界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斯理曼受到的崇拜和贬损一样多。在离开时尚圈近两年后,他再次回归。在休整期间,他的下一步行动一直是业界猜测的话题。

然而,鲜有人想象到,留着非主流潮人发型、一副顽童打扮的斯理曼,设计生涯的下一站竟然是赛琳,即将离任的创意总监菲比•菲罗(Phoebe Philo)知性、极简的设计风格已经成为了该品牌的代名词。零售商反应热烈,但忠诚的“菲粉”还没有从所受的打击中恢复过来。赛琳的Instagram帐户上的留言分成了两大阵营。一派担心他会让这一品牌高调商业化,而亲斯理曼派则宣称“大神回归”。

全球顶级奢侈品商店的买手们坚定地站到了第二阵营。“所有艾迪碰过的东西都会被点石成金。” 塞尔福里奇百货公司(Selfridges)采购和商品总监塞巴斯蒂安•马内斯(Sebastian Manes)说。“艾迪时代的迪奥男装是真正的标新立异,完全颠覆了男装的审美。他还是一位了不起的摄影师。我认为,这一点已在他对细节的那种难以置信眼光中反映出来。”

虽然斯理曼在迪奥男装任职的七年里,凭借窄版且极致瘦削的裁剪风格让男装改头换面而声名鹊起,但是,直到开云集团(Kering)2012年任命他担任圣罗兰(Saint Laurent)的创意总监之后,他的设计激情才真正开始绽放。他的首次大秀推出的是复古流苏麂皮绒夹克、1970年代骨肉皮(groupie)式飘逸长裙、和宽檐帽。许多评论家认为,他的设计看起来很廉价,原创感不强。然而,客户却很喜欢。第二年推出的充满颓废摇滚气质的迷你茶裙礼服和宽松式开襟羊毛衫再次成为畅销品。

圣罗兰很快就成了慵懒、合穿的巴黎摇滚风的标志性标签,从一个年收入仅4亿美元的时装屋跻身10亿美元品牌的行列 。


斯理曼于2016年从圣罗兰离职,但留在了2007年以来的居住地洛杉矶。他全身心投入摄影创作,与音乐家、滑板少年和各类非主流文艺青年打成一片。

那么,路威酩轩的董事长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为什么会选中他呢?从商业上看,斯理曼可能是一个稳赢不陪的赌注。在过去两年里,阿尔诺一直设法劝说他离开洛杉矶,重返路威酩轩,并期望他能将塞琳近10亿美元的年收入翻一番。

斯理曼将为赛琳推出新的香水、男装和高级定制系列,并负责一家接一家地开设新店。预计他会对该品牌进行全面调整。

阿尔诺也希望,年轻的千禧世代客户群能够被斯理曼的酷炫元素所吸引。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这位曾在巴黎的卢浮宫学院(Ecole du Louvre)学习艺术史的设计师,受音乐和最新潮乐队的影响很大。他曾为米克•贾格尔(Mick Jagger)、杰克•怀特(Jack White)和放荡乐团(The Libertines)设计演出服。他还出版了多部摄影集,包括记录德国夜店场景的《柏林》(Berlin)和有关英国摇滚歌手、放荡乐团成员皮特•多赫提(Pete Doherty)的《伦敦非主流风格的诞生》(London Birth of a Cult)。

以“控制欲”极强而闻名时尚界的斯理曼将全面负责赛琳品牌的所有产品和宣传。多年前曾与斯理曼共事、目前在赛琳任职的一位内部人士形容他是一位和蔼可亲但要求极为严格的人:“当他说移动两毫米时,绝对不能移动三毫米。”

据悉,这位设计师在圣罗兰任职时闹得不愉快的部分原因是,他对品牌的特许经营产品没有足够的控制权。2014年,当圣罗兰的黑鸦片(Black Opium)香水以亮闪闪的黑色瓶发售时,该品牌发表声明称:“对于该款香水的推出、及其艺术元素的选择、或产品形象的定义,艾迪斯理曼并没有给予创意指导。”

斯理曼深谙全面形象控制的重要性——可能是从他对摄影的热爱中领悟到的。他从11岁开始摄影,还会自己冲洗照片。

目前,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洛杉矶,给音乐家、冲浪者、玩滑板的人和艺术家拍照。在最近接受《Vogue》杂志意大利版的采访时,他将这些人称作“秘密圈子”。他的Instagram帐户上传的几乎都是这些无忧无虑的滑板爱好者和头发蓬乱的吉他手的黑白照,照片极具时尚感。

这就是他对时尚品牌的吸引力:斯理曼抓住了酷的精髓,他是身穿紧身牛仔裤的彼得•潘(Peter Pan,小说《彼得潘与温迪》中会飞的淘气小男孩——译者注),他能预测时代潮流,并将其转化为品牌的收入增长。

虽然时尚评论家认为,斯理曼的再次出山可能就是把“艾迪的老面孔”再秀一遍,但我们也可能会看到惊喜。他在2015年罕见地接受《雅虎时尚》(Yahoo Style)的采访中对自己生活态度发表的评论暗示,斯理曼主导下的赛琳还是大有希望的。

“你需要对新事物充满好奇心和保持开放态度,永远也不要认为过去的更好,因为没有什么是永远不变的。”时尚界尤其如此。





撰文 /  卡罗拉•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他的业绩和争议一样大。他曾将迪奥男装成功改头换面,又把圣罗兰推进十亿美金门槛。他下一站是:Céline。



2000年,香奈儿(Chanel)的创意总监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决定减肥。“我的身体没毛病。”他说,“但我就是突然想穿一下艾迪•斯理曼(Hedi Slimane)设计的服装。”拉格斐减了90磅,穿上由迪奥男装(Dior Homme)当时的新掌门人设计的制服式超瘦西服和牛仔裤。迪奥男装是路威酩轩(LVMH)旗下品牌。斯理曼激发消费者欲望的能力可见一斑。

他还有在时尚界掀起争议的才能。最近,路威酩轩旗下又一知名奢侈品牌赛琳(Céline)宣布,这位49岁的设计师将出任其新的艺术、创意和形象总监。作为时尚界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斯理曼受到的崇拜和贬损一样多。在离开时尚圈近两年后,他再次回归。在休整期间,他的下一步行动一直是业界猜测的话题。

然而,鲜有人想象到,留着非主流潮人发型、一副顽童打扮的斯理曼,设计生涯的下一站竟然是赛琳,即将离任的创意总监菲比•菲罗(Phoebe Philo)知性、极简的设计风格已经成为了该品牌的代名词。零售商反应热烈,但忠诚的“菲粉”还没有从所受的打击中恢复过来。赛琳的Instagram帐户上的留言分成了两大阵营。一派担心他会让这一品牌高调商业化,而亲斯理曼派则宣称“大神回归”。

全球顶级奢侈品商店的买手们坚定地站到了第二阵营。“所有艾迪碰过的东西都会被点石成金。” 塞尔福里奇百货公司(Selfridges)采购和商品总监塞巴斯蒂安•马内斯(Sebastian Manes)说。“艾迪时代的迪奥男装是真正的标新立异,完全颠覆了男装的审美。他还是一位了不起的摄影师。我认为,这一点已在他对细节的那种难以置信眼光中反映出来。”

虽然斯理曼在迪奥男装任职的七年里,凭借窄版且极致瘦削的裁剪风格让男装改头换面而声名鹊起,但是,直到开云集团(Kering)2012年任命他担任圣罗兰(Saint Laurent)的创意总监之后,他的设计激情才真正开始绽放。他的首次大秀推出的是复古流苏麂皮绒夹克、1970年代骨肉皮(groupie)式飘逸长裙、和宽檐帽。许多评论家认为,他的设计看起来很廉价,原创感不强。然而,客户却很喜欢。第二年推出的充满颓废摇滚气质的迷你茶裙礼服和宽松式开襟羊毛衫再次成为畅销品。

圣罗兰很快就成了慵懒、合穿的巴黎摇滚风的标志性标签,从一个年收入仅4亿美元的时装屋跻身10亿美元品牌的行列 。


斯理曼于2016年从圣罗兰离职,但留在了2007年以来的居住地洛杉矶。他全身心投入摄影创作,与音乐家、滑板少年和各类非主流文艺青年打成一片。

那么,路威酩轩的董事长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为什么会选中他呢?从商业上看,斯理曼可能是一个稳赢不陪的赌注。在过去两年里,阿尔诺一直设法劝说他离开洛杉矶,重返路威酩轩,并期望他能将塞琳近10亿美元的年收入翻一番。

斯理曼将为赛琳推出新的香水、男装和高级定制系列,并负责一家接一家地开设新店。预计他会对该品牌进行全面调整。

阿尔诺也希望,年轻的千禧世代客户群能够被斯理曼的酷炫元素所吸引。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这位曾在巴黎的卢浮宫学院(Ecole du Louvre)学习艺术史的设计师,受音乐和最新潮乐队的影响很大。他曾为米克•贾格尔(Mick Jagger)、杰克•怀特(Jack White)和放荡乐团(The Libertines)设计演出服。他还出版了多部摄影集,包括记录德国夜店场景的《柏林》(Berlin)和有关英国摇滚歌手、放荡乐团成员皮特•多赫提(Pete Doherty)的《伦敦非主流风格的诞生》(London Birth of a Cult)。

以“控制欲”极强而闻名时尚界的斯理曼将全面负责赛琳品牌的所有产品和宣传。多年前曾与斯理曼共事、目前在赛琳任职的一位内部人士形容他是一位和蔼可亲但要求极为严格的人:“当他说移动两毫米时,绝对不能移动三毫米。”

据悉,这位设计师在圣罗兰任职时闹得不愉快的部分原因是,他对品牌的特许经营产品没有足够的控制权。2014年,当圣罗兰的黑鸦片(Black Opium)香水以亮闪闪的黑色瓶发售时,该品牌发表声明称:“对于该款香水的推出、及其艺术元素的选择、或产品形象的定义,艾迪斯理曼并没有给予创意指导。”

斯理曼深谙全面形象控制的重要性——可能是从他对摄影的热爱中领悟到的。他从11岁开始摄影,还会自己冲洗照片。

目前,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洛杉矶,给音乐家、冲浪者、玩滑板的人和艺术家拍照。在最近接受《Vogue》杂志意大利版的采访时,他将这些人称作“秘密圈子”。他的Instagram帐户上传的几乎都是这些无忧无虑的滑板爱好者和头发蓬乱的吉他手的黑白照,照片极具时尚感。

这就是他对时尚品牌的吸引力:斯理曼抓住了酷的精髓,他是身穿紧身牛仔裤的彼得•潘(Peter Pan,小说《彼得潘与温迪》中会飞的淘气小男孩——译者注),他能预测时代潮流,并将其转化为品牌的收入增长。

虽然时尚评论家认为,斯理曼的再次出山可能就是把“艾迪的老面孔”再秀一遍,但我们也可能会看到惊喜。他在2015年罕见地接受《雅虎时尚》(Yahoo Style)的采访中对自己生活态度发表的评论暗示,斯理曼主导下的赛琳还是大有希望的。

“你需要对新事物充满好奇心和保持开放态度,永远也不要认为过去的更好,因为没有什么是永远不变的。”时尚界尤其如此。





撰文 /  卡罗拉•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艾迪•斯理曼:最“锐”设计师

发布日期:2018-05-12 06:06
他的业绩和争议一样大。他曾将迪奥男装成功改头换面,又把圣罗兰推进十亿美金门槛。他下一站是:Céline。



2000年,香奈儿(Chanel)的创意总监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决定减肥。“我的身体没毛病。”他说,“但我就是突然想穿一下艾迪•斯理曼(Hedi Slimane)设计的服装。”拉格斐减了90磅,穿上由迪奥男装(Dior Homme)当时的新掌门人设计的制服式超瘦西服和牛仔裤。迪奥男装是路威酩轩(LVMH)旗下品牌。斯理曼激发消费者欲望的能力可见一斑。

他还有在时尚界掀起争议的才能。最近,路威酩轩旗下又一知名奢侈品牌赛琳(Céline)宣布,这位49岁的设计师将出任其新的艺术、创意和形象总监。作为时尚界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斯理曼受到的崇拜和贬损一样多。在离开时尚圈近两年后,他再次回归。在休整期间,他的下一步行动一直是业界猜测的话题。

然而,鲜有人想象到,留着非主流潮人发型、一副顽童打扮的斯理曼,设计生涯的下一站竟然是赛琳,即将离任的创意总监菲比•菲罗(Phoebe Philo)知性、极简的设计风格已经成为了该品牌的代名词。零售商反应热烈,但忠诚的“菲粉”还没有从所受的打击中恢复过来。赛琳的Instagram帐户上的留言分成了两大阵营。一派担心他会让这一品牌高调商业化,而亲斯理曼派则宣称“大神回归”。

全球顶级奢侈品商店的买手们坚定地站到了第二阵营。“所有艾迪碰过的东西都会被点石成金。” 塞尔福里奇百货公司(Selfridges)采购和商品总监塞巴斯蒂安•马内斯(Sebastian Manes)说。“艾迪时代的迪奥男装是真正的标新立异,完全颠覆了男装的审美。他还是一位了不起的摄影师。我认为,这一点已在他对细节的那种难以置信眼光中反映出来。”

虽然斯理曼在迪奥男装任职的七年里,凭借窄版且极致瘦削的裁剪风格让男装改头换面而声名鹊起,但是,直到开云集团(Kering)2012年任命他担任圣罗兰(Saint Laurent)的创意总监之后,他的设计激情才真正开始绽放。他的首次大秀推出的是复古流苏麂皮绒夹克、1970年代骨肉皮(groupie)式飘逸长裙、和宽檐帽。许多评论家认为,他的设计看起来很廉价,原创感不强。然而,客户却很喜欢。第二年推出的充满颓废摇滚气质的迷你茶裙礼服和宽松式开襟羊毛衫再次成为畅销品。

圣罗兰很快就成了慵懒、合穿的巴黎摇滚风的标志性标签,从一个年收入仅4亿美元的时装屋跻身10亿美元品牌的行列 。


斯理曼于2016年从圣罗兰离职,但留在了2007年以来的居住地洛杉矶。他全身心投入摄影创作,与音乐家、滑板少年和各类非主流文艺青年打成一片。

那么,路威酩轩的董事长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为什么会选中他呢?从商业上看,斯理曼可能是一个稳赢不陪的赌注。在过去两年里,阿尔诺一直设法劝说他离开洛杉矶,重返路威酩轩,并期望他能将塞琳近10亿美元的年收入翻一番。

斯理曼将为赛琳推出新的香水、男装和高级定制系列,并负责一家接一家地开设新店。预计他会对该品牌进行全面调整。

阿尔诺也希望,年轻的千禧世代客户群能够被斯理曼的酷炫元素所吸引。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这位曾在巴黎的卢浮宫学院(Ecole du Louvre)学习艺术史的设计师,受音乐和最新潮乐队的影响很大。他曾为米克•贾格尔(Mick Jagger)、杰克•怀特(Jack White)和放荡乐团(The Libertines)设计演出服。他还出版了多部摄影集,包括记录德国夜店场景的《柏林》(Berlin)和有关英国摇滚歌手、放荡乐团成员皮特•多赫提(Pete Doherty)的《伦敦非主流风格的诞生》(London Birth of a Cult)。

以“控制欲”极强而闻名时尚界的斯理曼将全面负责赛琳品牌的所有产品和宣传。多年前曾与斯理曼共事、目前在赛琳任职的一位内部人士形容他是一位和蔼可亲但要求极为严格的人:“当他说移动两毫米时,绝对不能移动三毫米。”

据悉,这位设计师在圣罗兰任职时闹得不愉快的部分原因是,他对品牌的特许经营产品没有足够的控制权。2014年,当圣罗兰的黑鸦片(Black Opium)香水以亮闪闪的黑色瓶发售时,该品牌发表声明称:“对于该款香水的推出、及其艺术元素的选择、或产品形象的定义,艾迪斯理曼并没有给予创意指导。”

斯理曼深谙全面形象控制的重要性——可能是从他对摄影的热爱中领悟到的。他从11岁开始摄影,还会自己冲洗照片。

目前,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洛杉矶,给音乐家、冲浪者、玩滑板的人和艺术家拍照。在最近接受《Vogue》杂志意大利版的采访时,他将这些人称作“秘密圈子”。他的Instagram帐户上传的几乎都是这些无忧无虑的滑板爱好者和头发蓬乱的吉他手的黑白照,照片极具时尚感。

这就是他对时尚品牌的吸引力:斯理曼抓住了酷的精髓,他是身穿紧身牛仔裤的彼得•潘(Peter Pan,小说《彼得潘与温迪》中会飞的淘气小男孩——译者注),他能预测时代潮流,并将其转化为品牌的收入增长。

虽然时尚评论家认为,斯理曼的再次出山可能就是把“艾迪的老面孔”再秀一遍,但我们也可能会看到惊喜。他在2015年罕见地接受《雅虎时尚》(Yahoo Style)的采访中对自己生活态度发表的评论暗示,斯理曼主导下的赛琳还是大有希望的。

“你需要对新事物充满好奇心和保持开放态度,永远也不要认为过去的更好,因为没有什么是永远不变的。”时尚界尤其如此。





撰文 /  卡罗拉•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他的业绩和争议一样大。他曾将迪奥男装成功改头换面,又把圣罗兰推进十亿美金门槛。他下一站是:Céline。



2000年,香奈儿(Chanel)的创意总监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决定减肥。“我的身体没毛病。”他说,“但我就是突然想穿一下艾迪•斯理曼(Hedi Slimane)设计的服装。”拉格斐减了90磅,穿上由迪奥男装(Dior Homme)当时的新掌门人设计的制服式超瘦西服和牛仔裤。迪奥男装是路威酩轩(LVMH)旗下品牌。斯理曼激发消费者欲望的能力可见一斑。

他还有在时尚界掀起争议的才能。最近,路威酩轩旗下又一知名奢侈品牌赛琳(Céline)宣布,这位49岁的设计师将出任其新的艺术、创意和形象总监。作为时尚界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斯理曼受到的崇拜和贬损一样多。在离开时尚圈近两年后,他再次回归。在休整期间,他的下一步行动一直是业界猜测的话题。

然而,鲜有人想象到,留着非主流潮人发型、一副顽童打扮的斯理曼,设计生涯的下一站竟然是赛琳,即将离任的创意总监菲比•菲罗(Phoebe Philo)知性、极简的设计风格已经成为了该品牌的代名词。零售商反应热烈,但忠诚的“菲粉”还没有从所受的打击中恢复过来。赛琳的Instagram帐户上的留言分成了两大阵营。一派担心他会让这一品牌高调商业化,而亲斯理曼派则宣称“大神回归”。

全球顶级奢侈品商店的买手们坚定地站到了第二阵营。“所有艾迪碰过的东西都会被点石成金。” 塞尔福里奇百货公司(Selfridges)采购和商品总监塞巴斯蒂安•马内斯(Sebastian Manes)说。“艾迪时代的迪奥男装是真正的标新立异,完全颠覆了男装的审美。他还是一位了不起的摄影师。我认为,这一点已在他对细节的那种难以置信眼光中反映出来。”

虽然斯理曼在迪奥男装任职的七年里,凭借窄版且极致瘦削的裁剪风格让男装改头换面而声名鹊起,但是,直到开云集团(Kering)2012年任命他担任圣罗兰(Saint Laurent)的创意总监之后,他的设计激情才真正开始绽放。他的首次大秀推出的是复古流苏麂皮绒夹克、1970年代骨肉皮(groupie)式飘逸长裙、和宽檐帽。许多评论家认为,他的设计看起来很廉价,原创感不强。然而,客户却很喜欢。第二年推出的充满颓废摇滚气质的迷你茶裙礼服和宽松式开襟羊毛衫再次成为畅销品。

圣罗兰很快就成了慵懒、合穿的巴黎摇滚风的标志性标签,从一个年收入仅4亿美元的时装屋跻身10亿美元品牌的行列 。


斯理曼于2016年从圣罗兰离职,但留在了2007年以来的居住地洛杉矶。他全身心投入摄影创作,与音乐家、滑板少年和各类非主流文艺青年打成一片。

那么,路威酩轩的董事长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为什么会选中他呢?从商业上看,斯理曼可能是一个稳赢不陪的赌注。在过去两年里,阿尔诺一直设法劝说他离开洛杉矶,重返路威酩轩,并期望他能将塞琳近10亿美元的年收入翻一番。

斯理曼将为赛琳推出新的香水、男装和高级定制系列,并负责一家接一家地开设新店。预计他会对该品牌进行全面调整。

阿尔诺也希望,年轻的千禧世代客户群能够被斯理曼的酷炫元素所吸引。在整个职业生涯中,这位曾在巴黎的卢浮宫学院(Ecole du Louvre)学习艺术史的设计师,受音乐和最新潮乐队的影响很大。他曾为米克•贾格尔(Mick Jagger)、杰克•怀特(Jack White)和放荡乐团(The Libertines)设计演出服。他还出版了多部摄影集,包括记录德国夜店场景的《柏林》(Berlin)和有关英国摇滚歌手、放荡乐团成员皮特•多赫提(Pete Doherty)的《伦敦非主流风格的诞生》(London Birth of a Cult)。

以“控制欲”极强而闻名时尚界的斯理曼将全面负责赛琳品牌的所有产品和宣传。多年前曾与斯理曼共事、目前在赛琳任职的一位内部人士形容他是一位和蔼可亲但要求极为严格的人:“当他说移动两毫米时,绝对不能移动三毫米。”

据悉,这位设计师在圣罗兰任职时闹得不愉快的部分原因是,他对品牌的特许经营产品没有足够的控制权。2014年,当圣罗兰的黑鸦片(Black Opium)香水以亮闪闪的黑色瓶发售时,该品牌发表声明称:“对于该款香水的推出、及其艺术元素的选择、或产品形象的定义,艾迪斯理曼并没有给予创意指导。”

斯理曼深谙全面形象控制的重要性——可能是从他对摄影的热爱中领悟到的。他从11岁开始摄影,还会自己冲洗照片。

目前,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洛杉矶,给音乐家、冲浪者、玩滑板的人和艺术家拍照。在最近接受《Vogue》杂志意大利版的采访时,他将这些人称作“秘密圈子”。他的Instagram帐户上传的几乎都是这些无忧无虑的滑板爱好者和头发蓬乱的吉他手的黑白照,照片极具时尚感。

这就是他对时尚品牌的吸引力:斯理曼抓住了酷的精髓,他是身穿紧身牛仔裤的彼得•潘(Peter Pan,小说《彼得潘与温迪》中会飞的淘气小男孩——译者注),他能预测时代潮流,并将其转化为品牌的收入增长。

虽然时尚评论家认为,斯理曼的再次出山可能就是把“艾迪的老面孔”再秀一遍,但我们也可能会看到惊喜。他在2015年罕见地接受《雅虎时尚》(Yahoo Style)的采访中对自己生活态度发表的评论暗示,斯理曼主导下的赛琳还是大有希望的。

“你需要对新事物充满好奇心和保持开放态度,永远也不要认为过去的更好,因为没有什么是永远不变的。”时尚界尤其如此。





撰文 /  卡罗拉•朗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