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中美双方聚焦减少双边贸易不平衡

发布日期:2018-05-11 07:04
上周在北京进行的中美谈判取得的主要积极成果就是有关贸易逆差的讨论。双方均认为,避免贸易战全面爆发的最好方式之一是减少双边贸易不平衡,因此中国下周赴华盛顿谈判时可能会提议进口更多美国商品。



由于中美双方均认为,避免贸易战全面爆发的最好方式之一是减少双边的贸易不平衡,因此中国下周赴华盛顿谈判时可能会提议进口更多美国商品。

中美双方称,美国高级代表团上周赴北京的谈判取得了充分进展,未来几天中国将派首席经济特使刘鹤前往华盛顿,不过中方尚未确认他的抵达日期。预计刘鹤将携带一份清单,具体列出旨在缩小两国巨大贸易失衡的购买计划。

中国官员在上周的谈判中表达了与美国一道减少贸易差额的意愿,但并没有同意美国提出的中国在2020年末将对美贸易顺差减少2,000亿美元的要求。去年中国对美国商品贸易顺差为3,750亿美元,包含服务业在内的贸易顺差为3,370亿美元。

由于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已经开始影响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解决分歧变得越来越紧迫。自从美国今年1月首次威胁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后,美国出口商品在进入中国市场时遇到的障碍不断增加:汽车出口被截留在中国海关,猪肉出口遭遇新的严格检查,包括大豆在内的农产品则被威胁加征报复性关税。

减少贸易失衡是中美两国均十分关注的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认为美中贸易逆差和美国就业岗位流失有关联。中国官员则表示中国需要减少对出口的依赖,从而打造一个消费主导的现代经济。

特朗普上周派出高规格经济团队访华,希望在磋商中取得进展。该代表团成员包括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这几位美国官员向中方就贸易和投资提出了八点计划,基本上相当于要求中国改变经济发展模式,此外还有和削减美中贸易赤字有关的多项要求。

双方在北京举行会谈前就已提出了多个影响深远的建议,要求对方为解决贸易失衡问题对经济政策做出重大调整。这些建议在提出来之后并未在实际会谈中有多少讨论。比如,美国要求中国停止向高科技产业提供补贴和其他支持,但中国认为这个要求无法接受。中国要求美国放宽对中国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但美国不会松口。

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人员在谈判第一天的期待较低,认为如果谈判不顺利将退场。但由刘鹤领导的中国谈判人员告诉美方,中国会认真对待美国的关切,知道贸易逆差是美国政府关注的优先事项。一名知情人士称,这种善意让美国官员感觉非常好。

在第二天的谈判中,关注的焦点是如何降低双边贸易差距。中方不同意美方设定的目标。中国谈判人员提议取消美国科技产品和服务方面的出口限制,美方予以否决。不过双方同意继续谈判。

即使中国采取善意的行动降低贸易顺差,内部存在严重分歧的特朗普谈判小组能否满意也是未知数。例如,姆努钦一直领导着削减贸易逆差的谈判。听取了谈判简报的人士称,一些行业和政府人士担忧,姆努钦过于希望达成一份协议来安抚市场。而莱特希泽牵头的谈判则一直关注更加根本性的调整。

几次会议期间,刘鹤与姆努钦在无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单独进行了会晤,这使得一些行业组织担心,姆努钦试图自行达成一个会让美中贸易关系毫无改变的交易。

特朗普政府表示,事实并非如此,在二对二的会晤中,莱特希泽始终在场。莱特希泽的发言人Emily Davis表示:“美国代表团在与中国代表团会晤时行动一致且相互协调,财长姆努钦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所有相关问题上继续紧密合作。”

关注这些会谈的人士表示,上周在北京进行的谈判取得的主要积极成果就是有关贸易逆差的讨论。目前还不清楚中国计划采购什么产品来纠正贸易失衡,但此类计划一般会包括天然气等大宗商品或汽车和飞机等制成品。该计划还将涉及扩大对美国服务的购买,范围从保险一直到云计算,涵盖广泛领域。

经济学家表示,简单地减少双边贸易逆差这个目标并不现实,因为贸易逆差反映的是广泛的经济问题,尤其是国民储蓄和投资之间的差异。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国际贸易教授Eswar Prasad表示,若要利用贸易政策来达到目标,将需要中国方面进行大规模干预,这等于是让中国政府进一步远离以市场为导向的政策,因为这种干预基本上意味着,中国政府必须告诉公司在海外哪里购买哪些商品。

但是,美国认为要求减少贸易逆差将意味着美国出口增加(这将标志着特朗普在政策层面上的一次胜利),以及中国经济政策的巨大变化。这是因为美国商品贸易逆差非常之大,中国不能简单地通过将从别国进口转为从美国进口来减少该逆差。相反,美国谈判人员认为,中国将被迫做出美方寻求的根本性改变。

其中包括大幅降低汽车等商品的关税、取消合资要求、解除对美国电影和其他服务进口的禁令,并放宽对美国云计算等数据提供商在中国开展更多业务的政策。这份美国计划尤其鼓励中国增加从美国进口服务以及商品。

虽然两国谈判团队的负责人做出了令人鼓舞的表态,但是中美贸易关系依然紧张,从某些指标来看,贸易关系实际上正在恶化。一名知情人士称,过去几周,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的部分进口汽车在中国海关遭遇通关延迟。

贸易战也影响到了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农产品市场之一。作为对美国宣布对中国钢铝产品加征关税的报复,中国4月份宣布对部分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并扬言对其他美国产品采取措施。

眼下,美国猪肉行业的对华出口正面临更严格的审查。美国农业部称,自4月底以来,中国海关官员检查了所有来自美国的进口猪肉,并把抽样率提高到了20%。美国农业部官员称,中国在4月份对美国进口猪肉加征了关税,对于已经在应对新关税的美国猪肉出口商来说,中国的新动作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出口流程的成本。

尚不清楚特朗普是否会批准无须中国做出深刻变革的协议。去年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达成一项相当于增加中国进口的协议,但特朗普拒绝批准,取消双方进一步的会谈,免去罗斯在中国贸易问题上的牵头职责。今昔对比一个重大差别在于,美国接近与朝鲜就核武器问题达成协议,需要中国的帮助。

眼下美国加征关税的期限日益临近,美国指责中国强迫美企向其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加征关税是其所采取的应对措施之一。美国对5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的提案将于5月22日结束意见征求期,美国财政部定于同日提出,对中国在美高科技投资进行严格限制。

在这场争端之中,美国还威胁再对1,0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中国誓言将对等报复。达不成协议将提高加征关税真正实施的可能性,全球供应链有可能因此遭到破坏。



撰文 / Lingling Wei  /Bob Davis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上周在北京进行的中美谈判取得的主要积极成果就是有关贸易逆差的讨论。双方均认为,避免贸易战全面爆发的最好方式之一是减少双边贸易不平衡,因此中国下周赴华盛顿谈判时可能会提议进口更多美国商品。



由于中美双方均认为,避免贸易战全面爆发的最好方式之一是减少双边的贸易不平衡,因此中国下周赴华盛顿谈判时可能会提议进口更多美国商品。

中美双方称,美国高级代表团上周赴北京的谈判取得了充分进展,未来几天中国将派首席经济特使刘鹤前往华盛顿,不过中方尚未确认他的抵达日期。预计刘鹤将携带一份清单,具体列出旨在缩小两国巨大贸易失衡的购买计划。

中国官员在上周的谈判中表达了与美国一道减少贸易差额的意愿,但并没有同意美国提出的中国在2020年末将对美贸易顺差减少2,000亿美元的要求。去年中国对美国商品贸易顺差为3,750亿美元,包含服务业在内的贸易顺差为3,370亿美元。

由于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已经开始影响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解决分歧变得越来越紧迫。自从美国今年1月首次威胁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后,美国出口商品在进入中国市场时遇到的障碍不断增加:汽车出口被截留在中国海关,猪肉出口遭遇新的严格检查,包括大豆在内的农产品则被威胁加征报复性关税。

减少贸易失衡是中美两国均十分关注的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认为美中贸易逆差和美国就业岗位流失有关联。中国官员则表示中国需要减少对出口的依赖,从而打造一个消费主导的现代经济。

特朗普上周派出高规格经济团队访华,希望在磋商中取得进展。该代表团成员包括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这几位美国官员向中方就贸易和投资提出了八点计划,基本上相当于要求中国改变经济发展模式,此外还有和削减美中贸易赤字有关的多项要求。

双方在北京举行会谈前就已提出了多个影响深远的建议,要求对方为解决贸易失衡问题对经济政策做出重大调整。这些建议在提出来之后并未在实际会谈中有多少讨论。比如,美国要求中国停止向高科技产业提供补贴和其他支持,但中国认为这个要求无法接受。中国要求美国放宽对中国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但美国不会松口。

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人员在谈判第一天的期待较低,认为如果谈判不顺利将退场。但由刘鹤领导的中国谈判人员告诉美方,中国会认真对待美国的关切,知道贸易逆差是美国政府关注的优先事项。一名知情人士称,这种善意让美国官员感觉非常好。

在第二天的谈判中,关注的焦点是如何降低双边贸易差距。中方不同意美方设定的目标。中国谈判人员提议取消美国科技产品和服务方面的出口限制,美方予以否决。不过双方同意继续谈判。

即使中国采取善意的行动降低贸易顺差,内部存在严重分歧的特朗普谈判小组能否满意也是未知数。例如,姆努钦一直领导着削减贸易逆差的谈判。听取了谈判简报的人士称,一些行业和政府人士担忧,姆努钦过于希望达成一份协议来安抚市场。而莱特希泽牵头的谈判则一直关注更加根本性的调整。

几次会议期间,刘鹤与姆努钦在无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单独进行了会晤,这使得一些行业组织担心,姆努钦试图自行达成一个会让美中贸易关系毫无改变的交易。

特朗普政府表示,事实并非如此,在二对二的会晤中,莱特希泽始终在场。莱特希泽的发言人Emily Davis表示:“美国代表团在与中国代表团会晤时行动一致且相互协调,财长姆努钦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所有相关问题上继续紧密合作。”

关注这些会谈的人士表示,上周在北京进行的谈判取得的主要积极成果就是有关贸易逆差的讨论。目前还不清楚中国计划采购什么产品来纠正贸易失衡,但此类计划一般会包括天然气等大宗商品或汽车和飞机等制成品。该计划还将涉及扩大对美国服务的购买,范围从保险一直到云计算,涵盖广泛领域。

经济学家表示,简单地减少双边贸易逆差这个目标并不现实,因为贸易逆差反映的是广泛的经济问题,尤其是国民储蓄和投资之间的差异。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国际贸易教授Eswar Prasad表示,若要利用贸易政策来达到目标,将需要中国方面进行大规模干预,这等于是让中国政府进一步远离以市场为导向的政策,因为这种干预基本上意味着,中国政府必须告诉公司在海外哪里购买哪些商品。

但是,美国认为要求减少贸易逆差将意味着美国出口增加(这将标志着特朗普在政策层面上的一次胜利),以及中国经济政策的巨大变化。这是因为美国商品贸易逆差非常之大,中国不能简单地通过将从别国进口转为从美国进口来减少该逆差。相反,美国谈判人员认为,中国将被迫做出美方寻求的根本性改变。

其中包括大幅降低汽车等商品的关税、取消合资要求、解除对美国电影和其他服务进口的禁令,并放宽对美国云计算等数据提供商在中国开展更多业务的政策。这份美国计划尤其鼓励中国增加从美国进口服务以及商品。

虽然两国谈判团队的负责人做出了令人鼓舞的表态,但是中美贸易关系依然紧张,从某些指标来看,贸易关系实际上正在恶化。一名知情人士称,过去几周,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的部分进口汽车在中国海关遭遇通关延迟。

贸易战也影响到了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农产品市场之一。作为对美国宣布对中国钢铝产品加征关税的报复,中国4月份宣布对部分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并扬言对其他美国产品采取措施。

眼下,美国猪肉行业的对华出口正面临更严格的审查。美国农业部称,自4月底以来,中国海关官员检查了所有来自美国的进口猪肉,并把抽样率提高到了20%。美国农业部官员称,中国在4月份对美国进口猪肉加征了关税,对于已经在应对新关税的美国猪肉出口商来说,中国的新动作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出口流程的成本。

尚不清楚特朗普是否会批准无须中国做出深刻变革的协议。去年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达成一项相当于增加中国进口的协议,但特朗普拒绝批准,取消双方进一步的会谈,免去罗斯在中国贸易问题上的牵头职责。今昔对比一个重大差别在于,美国接近与朝鲜就核武器问题达成协议,需要中国的帮助。

眼下美国加征关税的期限日益临近,美国指责中国强迫美企向其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加征关税是其所采取的应对措施之一。美国对5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的提案将于5月22日结束意见征求期,美国财政部定于同日提出,对中国在美高科技投资进行严格限制。

在这场争端之中,美国还威胁再对1,0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中国誓言将对等报复。达不成协议将提高加征关税真正实施的可能性,全球供应链有可能因此遭到破坏。



撰文 / Lingling Wei  /Bob Davis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上周在北京进行的中美谈判取得的主要积极成果就是有关贸易逆差的讨论。双方均认为,避免贸易战全面爆发的最好方式之一是减少双边贸易不平衡,因此中国下周赴华盛顿谈判时可能会提议进口更多美国商品。



由于中美双方均认为,避免贸易战全面爆发的最好方式之一是减少双边的贸易不平衡,因此中国下周赴华盛顿谈判时可能会提议进口更多美国商品。

中美双方称,美国高级代表团上周赴北京的谈判取得了充分进展,未来几天中国将派首席经济特使刘鹤前往华盛顿,不过中方尚未确认他的抵达日期。预计刘鹤将携带一份清单,具体列出旨在缩小两国巨大贸易失衡的购买计划。

中国官员在上周的谈判中表达了与美国一道减少贸易差额的意愿,但并没有同意美国提出的中国在2020年末将对美贸易顺差减少2,000亿美元的要求。去年中国对美国商品贸易顺差为3,750亿美元,包含服务业在内的贸易顺差为3,370亿美元。

由于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已经开始影响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解决分歧变得越来越紧迫。自从美国今年1月首次威胁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后,美国出口商品在进入中国市场时遇到的障碍不断增加:汽车出口被截留在中国海关,猪肉出口遭遇新的严格检查,包括大豆在内的农产品则被威胁加征报复性关税。

减少贸易失衡是中美两国均十分关注的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认为美中贸易逆差和美国就业岗位流失有关联。中国官员则表示中国需要减少对出口的依赖,从而打造一个消费主导的现代经济。

特朗普上周派出高规格经济团队访华,希望在磋商中取得进展。该代表团成员包括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这几位美国官员向中方就贸易和投资提出了八点计划,基本上相当于要求中国改变经济发展模式,此外还有和削减美中贸易赤字有关的多项要求。

双方在北京举行会谈前就已提出了多个影响深远的建议,要求对方为解决贸易失衡问题对经济政策做出重大调整。这些建议在提出来之后并未在实际会谈中有多少讨论。比如,美国要求中国停止向高科技产业提供补贴和其他支持,但中国认为这个要求无法接受。中国要求美国放宽对中国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但美国不会松口。

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人员在谈判第一天的期待较低,认为如果谈判不顺利将退场。但由刘鹤领导的中国谈判人员告诉美方,中国会认真对待美国的关切,知道贸易逆差是美国政府关注的优先事项。一名知情人士称,这种善意让美国官员感觉非常好。

在第二天的谈判中,关注的焦点是如何降低双边贸易差距。中方不同意美方设定的目标。中国谈判人员提议取消美国科技产品和服务方面的出口限制,美方予以否决。不过双方同意继续谈判。

即使中国采取善意的行动降低贸易顺差,内部存在严重分歧的特朗普谈判小组能否满意也是未知数。例如,姆努钦一直领导着削减贸易逆差的谈判。听取了谈判简报的人士称,一些行业和政府人士担忧,姆努钦过于希望达成一份协议来安抚市场。而莱特希泽牵头的谈判则一直关注更加根本性的调整。

几次会议期间,刘鹤与姆努钦在无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单独进行了会晤,这使得一些行业组织担心,姆努钦试图自行达成一个会让美中贸易关系毫无改变的交易。

特朗普政府表示,事实并非如此,在二对二的会晤中,莱特希泽始终在场。莱特希泽的发言人Emily Davis表示:“美国代表团在与中国代表团会晤时行动一致且相互协调,财长姆努钦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所有相关问题上继续紧密合作。”

关注这些会谈的人士表示,上周在北京进行的谈判取得的主要积极成果就是有关贸易逆差的讨论。目前还不清楚中国计划采购什么产品来纠正贸易失衡,但此类计划一般会包括天然气等大宗商品或汽车和飞机等制成品。该计划还将涉及扩大对美国服务的购买,范围从保险一直到云计算,涵盖广泛领域。

经济学家表示,简单地减少双边贸易逆差这个目标并不现实,因为贸易逆差反映的是广泛的经济问题,尤其是国民储蓄和投资之间的差异。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国际贸易教授Eswar Prasad表示,若要利用贸易政策来达到目标,将需要中国方面进行大规模干预,这等于是让中国政府进一步远离以市场为导向的政策,因为这种干预基本上意味着,中国政府必须告诉公司在海外哪里购买哪些商品。

但是,美国认为要求减少贸易逆差将意味着美国出口增加(这将标志着特朗普在政策层面上的一次胜利),以及中国经济政策的巨大变化。这是因为美国商品贸易逆差非常之大,中国不能简单地通过将从别国进口转为从美国进口来减少该逆差。相反,美国谈判人员认为,中国将被迫做出美方寻求的根本性改变。

其中包括大幅降低汽车等商品的关税、取消合资要求、解除对美国电影和其他服务进口的禁令,并放宽对美国云计算等数据提供商在中国开展更多业务的政策。这份美国计划尤其鼓励中国增加从美国进口服务以及商品。

虽然两国谈判团队的负责人做出了令人鼓舞的表态,但是中美贸易关系依然紧张,从某些指标来看,贸易关系实际上正在恶化。一名知情人士称,过去几周,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的部分进口汽车在中国海关遭遇通关延迟。

贸易战也影响到了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农产品市场之一。作为对美国宣布对中国钢铝产品加征关税的报复,中国4月份宣布对部分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并扬言对其他美国产品采取措施。

眼下,美国猪肉行业的对华出口正面临更严格的审查。美国农业部称,自4月底以来,中国海关官员检查了所有来自美国的进口猪肉,并把抽样率提高到了20%。美国农业部官员称,中国在4月份对美国进口猪肉加征了关税,对于已经在应对新关税的美国猪肉出口商来说,中国的新动作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出口流程的成本。

尚不清楚特朗普是否会批准无须中国做出深刻变革的协议。去年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达成一项相当于增加中国进口的协议,但特朗普拒绝批准,取消双方进一步的会谈,免去罗斯在中国贸易问题上的牵头职责。今昔对比一个重大差别在于,美国接近与朝鲜就核武器问题达成协议,需要中国的帮助。

眼下美国加征关税的期限日益临近,美国指责中国强迫美企向其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加征关税是其所采取的应对措施之一。美国对5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的提案将于5月22日结束意见征求期,美国财政部定于同日提出,对中国在美高科技投资进行严格限制。

在这场争端之中,美国还威胁再对1,0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中国誓言将对等报复。达不成协议将提高加征关税真正实施的可能性,全球供应链有可能因此遭到破坏。



撰文 / Lingling Wei  /Bob Davis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美双方聚焦减少双边贸易不平衡

发布日期:2018-05-11 07:04
上周在北京进行的中美谈判取得的主要积极成果就是有关贸易逆差的讨论。双方均认为,避免贸易战全面爆发的最好方式之一是减少双边贸易不平衡,因此中国下周赴华盛顿谈判时可能会提议进口更多美国商品。



由于中美双方均认为,避免贸易战全面爆发的最好方式之一是减少双边的贸易不平衡,因此中国下周赴华盛顿谈判时可能会提议进口更多美国商品。

中美双方称,美国高级代表团上周赴北京的谈判取得了充分进展,未来几天中国将派首席经济特使刘鹤前往华盛顿,不过中方尚未确认他的抵达日期。预计刘鹤将携带一份清单,具体列出旨在缩小两国巨大贸易失衡的购买计划。

中国官员在上周的谈判中表达了与美国一道减少贸易差额的意愿,但并没有同意美国提出的中国在2020年末将对美贸易顺差减少2,000亿美元的要求。去年中国对美国商品贸易顺差为3,750亿美元,包含服务业在内的贸易顺差为3,370亿美元。

由于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已经开始影响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解决分歧变得越来越紧迫。自从美国今年1月首次威胁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后,美国出口商品在进入中国市场时遇到的障碍不断增加:汽车出口被截留在中国海关,猪肉出口遭遇新的严格检查,包括大豆在内的农产品则被威胁加征报复性关税。

减少贸易失衡是中美两国均十分关注的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认为美中贸易逆差和美国就业岗位流失有关联。中国官员则表示中国需要减少对出口的依赖,从而打造一个消费主导的现代经济。

特朗普上周派出高规格经济团队访华,希望在磋商中取得进展。该代表团成员包括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这几位美国官员向中方就贸易和投资提出了八点计划,基本上相当于要求中国改变经济发展模式,此外还有和削减美中贸易赤字有关的多项要求。

双方在北京举行会谈前就已提出了多个影响深远的建议,要求对方为解决贸易失衡问题对经济政策做出重大调整。这些建议在提出来之后并未在实际会谈中有多少讨论。比如,美国要求中国停止向高科技产业提供补贴和其他支持,但中国认为这个要求无法接受。中国要求美国放宽对中国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但美国不会松口。

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人员在谈判第一天的期待较低,认为如果谈判不顺利将退场。但由刘鹤领导的中国谈判人员告诉美方,中国会认真对待美国的关切,知道贸易逆差是美国政府关注的优先事项。一名知情人士称,这种善意让美国官员感觉非常好。

在第二天的谈判中,关注的焦点是如何降低双边贸易差距。中方不同意美方设定的目标。中国谈判人员提议取消美国科技产品和服务方面的出口限制,美方予以否决。不过双方同意继续谈判。

即使中国采取善意的行动降低贸易顺差,内部存在严重分歧的特朗普谈判小组能否满意也是未知数。例如,姆努钦一直领导着削减贸易逆差的谈判。听取了谈判简报的人士称,一些行业和政府人士担忧,姆努钦过于希望达成一份协议来安抚市场。而莱特希泽牵头的谈判则一直关注更加根本性的调整。

几次会议期间,刘鹤与姆努钦在无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单独进行了会晤,这使得一些行业组织担心,姆努钦试图自行达成一个会让美中贸易关系毫无改变的交易。

特朗普政府表示,事实并非如此,在二对二的会晤中,莱特希泽始终在场。莱特希泽的发言人Emily Davis表示:“美国代表团在与中国代表团会晤时行动一致且相互协调,财长姆努钦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所有相关问题上继续紧密合作。”

关注这些会谈的人士表示,上周在北京进行的谈判取得的主要积极成果就是有关贸易逆差的讨论。目前还不清楚中国计划采购什么产品来纠正贸易失衡,但此类计划一般会包括天然气等大宗商品或汽车和飞机等制成品。该计划还将涉及扩大对美国服务的购买,范围从保险一直到云计算,涵盖广泛领域。

经济学家表示,简单地减少双边贸易逆差这个目标并不现实,因为贸易逆差反映的是广泛的经济问题,尤其是国民储蓄和投资之间的差异。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国际贸易教授Eswar Prasad表示,若要利用贸易政策来达到目标,将需要中国方面进行大规模干预,这等于是让中国政府进一步远离以市场为导向的政策,因为这种干预基本上意味着,中国政府必须告诉公司在海外哪里购买哪些商品。

但是,美国认为要求减少贸易逆差将意味着美国出口增加(这将标志着特朗普在政策层面上的一次胜利),以及中国经济政策的巨大变化。这是因为美国商品贸易逆差非常之大,中国不能简单地通过将从别国进口转为从美国进口来减少该逆差。相反,美国谈判人员认为,中国将被迫做出美方寻求的根本性改变。

其中包括大幅降低汽车等商品的关税、取消合资要求、解除对美国电影和其他服务进口的禁令,并放宽对美国云计算等数据提供商在中国开展更多业务的政策。这份美国计划尤其鼓励中国增加从美国进口服务以及商品。

虽然两国谈判团队的负责人做出了令人鼓舞的表态,但是中美贸易关系依然紧张,从某些指标来看,贸易关系实际上正在恶化。一名知情人士称,过去几周,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的部分进口汽车在中国海关遭遇通关延迟。

贸易战也影响到了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农产品市场之一。作为对美国宣布对中国钢铝产品加征关税的报复,中国4月份宣布对部分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并扬言对其他美国产品采取措施。

眼下,美国猪肉行业的对华出口正面临更严格的审查。美国农业部称,自4月底以来,中国海关官员检查了所有来自美国的进口猪肉,并把抽样率提高到了20%。美国农业部官员称,中国在4月份对美国进口猪肉加征了关税,对于已经在应对新关税的美国猪肉出口商来说,中国的新动作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出口流程的成本。

尚不清楚特朗普是否会批准无须中国做出深刻变革的协议。去年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达成一项相当于增加中国进口的协议,但特朗普拒绝批准,取消双方进一步的会谈,免去罗斯在中国贸易问题上的牵头职责。今昔对比一个重大差别在于,美国接近与朝鲜就核武器问题达成协议,需要中国的帮助。

眼下美国加征关税的期限日益临近,美国指责中国强迫美企向其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加征关税是其所采取的应对措施之一。美国对5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的提案将于5月22日结束意见征求期,美国财政部定于同日提出,对中国在美高科技投资进行严格限制。

在这场争端之中,美国还威胁再对1,0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中国誓言将对等报复。达不成协议将提高加征关税真正实施的可能性,全球供应链有可能因此遭到破坏。



撰文 / Lingling Wei  /Bob Davis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上周在北京进行的中美谈判取得的主要积极成果就是有关贸易逆差的讨论。双方均认为,避免贸易战全面爆发的最好方式之一是减少双边贸易不平衡,因此中国下周赴华盛顿谈判时可能会提议进口更多美国商品。



由于中美双方均认为,避免贸易战全面爆发的最好方式之一是减少双边的贸易不平衡,因此中国下周赴华盛顿谈判时可能会提议进口更多美国商品。

中美双方称,美国高级代表团上周赴北京的谈判取得了充分进展,未来几天中国将派首席经济特使刘鹤前往华盛顿,不过中方尚未确认他的抵达日期。预计刘鹤将携带一份清单,具体列出旨在缩小两国巨大贸易失衡的购买计划。

中国官员在上周的谈判中表达了与美国一道减少贸易差额的意愿,但并没有同意美国提出的中国在2020年末将对美贸易顺差减少2,000亿美元的要求。去年中国对美国商品贸易顺差为3,750亿美元,包含服务业在内的贸易顺差为3,370亿美元。

由于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已经开始影响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解决分歧变得越来越紧迫。自从美国今年1月首次威胁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后,美国出口商品在进入中国市场时遇到的障碍不断增加:汽车出口被截留在中国海关,猪肉出口遭遇新的严格检查,包括大豆在内的农产品则被威胁加征报复性关税。

减少贸易失衡是中美两国均十分关注的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认为美中贸易逆差和美国就业岗位流失有关联。中国官员则表示中国需要减少对出口的依赖,从而打造一个消费主导的现代经济。

特朗普上周派出高规格经济团队访华,希望在磋商中取得进展。该代表团成员包括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这几位美国官员向中方就贸易和投资提出了八点计划,基本上相当于要求中国改变经济发展模式,此外还有和削减美中贸易赤字有关的多项要求。

双方在北京举行会谈前就已提出了多个影响深远的建议,要求对方为解决贸易失衡问题对经济政策做出重大调整。这些建议在提出来之后并未在实际会谈中有多少讨论。比如,美国要求中国停止向高科技产业提供补贴和其他支持,但中国认为这个要求无法接受。中国要求美国放宽对中国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但美国不会松口。

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人员在谈判第一天的期待较低,认为如果谈判不顺利将退场。但由刘鹤领导的中国谈判人员告诉美方,中国会认真对待美国的关切,知道贸易逆差是美国政府关注的优先事项。一名知情人士称,这种善意让美国官员感觉非常好。

在第二天的谈判中,关注的焦点是如何降低双边贸易差距。中方不同意美方设定的目标。中国谈判人员提议取消美国科技产品和服务方面的出口限制,美方予以否决。不过双方同意继续谈判。

即使中国采取善意的行动降低贸易顺差,内部存在严重分歧的特朗普谈判小组能否满意也是未知数。例如,姆努钦一直领导着削减贸易逆差的谈判。听取了谈判简报的人士称,一些行业和政府人士担忧,姆努钦过于希望达成一份协议来安抚市场。而莱特希泽牵头的谈判则一直关注更加根本性的调整。

几次会议期间,刘鹤与姆努钦在无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单独进行了会晤,这使得一些行业组织担心,姆努钦试图自行达成一个会让美中贸易关系毫无改变的交易。

特朗普政府表示,事实并非如此,在二对二的会晤中,莱特希泽始终在场。莱特希泽的发言人Emily Davis表示:“美国代表团在与中国代表团会晤时行动一致且相互协调,财长姆努钦和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所有相关问题上继续紧密合作。”

关注这些会谈的人士表示,上周在北京进行的谈判取得的主要积极成果就是有关贸易逆差的讨论。目前还不清楚中国计划采购什么产品来纠正贸易失衡,但此类计划一般会包括天然气等大宗商品或汽车和飞机等制成品。该计划还将涉及扩大对美国服务的购买,范围从保险一直到云计算,涵盖广泛领域。

经济学家表示,简单地减少双边贸易逆差这个目标并不现实,因为贸易逆差反映的是广泛的经济问题,尤其是国民储蓄和投资之间的差异。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国际贸易教授Eswar Prasad表示,若要利用贸易政策来达到目标,将需要中国方面进行大规模干预,这等于是让中国政府进一步远离以市场为导向的政策,因为这种干预基本上意味着,中国政府必须告诉公司在海外哪里购买哪些商品。

但是,美国认为要求减少贸易逆差将意味着美国出口增加(这将标志着特朗普在政策层面上的一次胜利),以及中国经济政策的巨大变化。这是因为美国商品贸易逆差非常之大,中国不能简单地通过将从别国进口转为从美国进口来减少该逆差。相反,美国谈判人员认为,中国将被迫做出美方寻求的根本性改变。

其中包括大幅降低汽车等商品的关税、取消合资要求、解除对美国电影和其他服务进口的禁令,并放宽对美国云计算等数据提供商在中国开展更多业务的政策。这份美国计划尤其鼓励中国增加从美国进口服务以及商品。

虽然两国谈判团队的负责人做出了令人鼓舞的表态,但是中美贸易关系依然紧张,从某些指标来看,贸易关系实际上正在恶化。一名知情人士称,过去几周,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的部分进口汽车在中国海关遭遇通关延迟。

贸易战也影响到了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农产品市场之一。作为对美国宣布对中国钢铝产品加征关税的报复,中国4月份宣布对部分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并扬言对其他美国产品采取措施。

眼下,美国猪肉行业的对华出口正面临更严格的审查。美国农业部称,自4月底以来,中国海关官员检查了所有来自美国的进口猪肉,并把抽样率提高到了20%。美国农业部官员称,中国在4月份对美国进口猪肉加征了关税,对于已经在应对新关税的美国猪肉出口商来说,中国的新动作可能会进一步增加出口流程的成本。

尚不清楚特朗普是否会批准无须中国做出深刻变革的协议。去年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达成一项相当于增加中国进口的协议,但特朗普拒绝批准,取消双方进一步的会谈,免去罗斯在中国贸易问题上的牵头职责。今昔对比一个重大差别在于,美国接近与朝鲜就核武器问题达成协议,需要中国的帮助。

眼下美国加征关税的期限日益临近,美国指责中国强迫美企向其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加征关税是其所采取的应对措施之一。美国对5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的提案将于5月22日结束意见征求期,美国财政部定于同日提出,对中国在美高科技投资进行严格限制。

在这场争端之中,美国还威胁再对1,000亿美元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中国誓言将对等报复。达不成协议将提高加征关税真正实施的可能性,全球供应链有可能因此遭到破坏。



撰文 / Lingling Wei  /Bob Davis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