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中国的全球雄心没有消失

发布日期:2018-05-10 19:33
桑晓霓:中国在全球企业舞台上的雄心并没有消失,反倒可能会让中国新的领军企业在海外变得更加醒目。



目前人们较多讨论的是中国企业在海外出售资产,而非购买资产。监管机构和债权人正敦促特别是安邦(Anbang)与海航(HNA)这样的企业集团出手资产,这引起了太平洋两岸对冲基金和私人股本公司的兴趣。

分析师们谈论的有可能出售的资产包括海航在18个月前斥资60亿美元收购的总部位于加州的IT分销商英迈(Ingram Micro)、美国的豪华酒店、以及欧洲多家金融机构的股份。去年,中国海外收购的规模较前一年缩小了30%。中信资本(Citic Capital)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懿宸认为这个数字今年可能会进一步下降。

然而,如果认为不久前这场巨额收购潮将完全逆转,那将是一个错误。但买家会变。过去,那些经常为海外交易支付令人眼馋的高价的企业往往不是在北京方面的支持下这样做的。未来,收购国际资产的资金可能只有在获得北京方面明确支持的情况才会从中国流向海外。很明显,现在的中国政权并不信任私营企业,这意味着中国下一波海外并购将由与国有部门相关的实体发起。

有政治关系的公司牵头海外并购交易的可能性超过以往任何时候。去年,起初主要专注于个人电脑业务的联想控股(Legend)收购了卢森堡银行(Bank of Luxembourg)。分析人士称,该集团的政治关系促成了这笔交易。相比之下,安邦(Anbang)景况好时一直很想收购的德国银行HSH Nordbank,却在今年2月被卖给了JC Flowers和赛伯乐(Cerberus)。

今年,国际收购可能还会涉及更多间接交易,中国投资公司利用其持股的相关内地企业购买海外企业的股份。例如,中信资本持有股份的哈药集团(Harbin Pharmaceutical)最近收购了美国营养品制造商健安喜(GNC) 40%的股份。

事实上,2018年可能会出现比过去规模更大的并购交易,因为收购方更有可能是财力雄厚的国有企业,这些企业的活动是中国政府面向全球的议程——如“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一部分。

其中一个更有趣的例子可能涉及到银行业。据几名了解双方计划的人士透露,中信银行(Citic China Bank)曾在2015年考虑收购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甚至还谈到了这笔交易可能的结构——这笔交易可能分三个阶段达成,以解决新加坡投资集团淡马锡(Temasek)对价格的顾虑,后者持有渣打银行20%的股份。

知情人士表示,这一结构本来可以让淡马锡借着中信将成为少数股东的消息带动股价上涨获益——让它能够随后以较高的价格出售。这似乎与淡马锡去年宣布将印尼金融银行(Bank Danamon)出售给三菱日联金融(Mitsubishi UFJ)时使用的结构类似。这笔交易对中信银行很有吸引力,因为渣打银行是香港的三家发钞银行之一,其余两家分别是汇丰银行(HSBC)与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渣打方面拒绝置评。记者一时未联系上中信银行置评。

但这笔收购要约还未提交到渣打银行董事会、复杂的内部问题还未能得到解决,股票市场就出现了暴跌,中信集团整体阴云压顶,这项拟议的交易因此未能达成。

这笔交易还能恢复吗?渣打的股价已从低点大幅回升,但在多个司法管辖区,该公司仍面临监管问题。鉴于监管中国金融业的官员发生重大调整,大环境对这种大胆举措也不太有利。但与此同时,一些市场观察人士认为交易仍有意义。渣打银行的足迹与“一带一路”的足迹相吻合。渣打集团行政总裁温拓思(Bill Winters) 3月底在香港告诉记者,如今的渣打要比2015年初贵得多,但他补充道,来自中资银行的收购要约不会让他意外。

中国在全球企业舞台上的雄心并没有消失——尽管这一点在数据上尚未显现出来。这种雄心如今反倒可能会让中国新的领军企业在海外变得更加醒目。





撰文 / 桑晓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桑晓霓:中国在全球企业舞台上的雄心并没有消失,反倒可能会让中国新的领军企业在海外变得更加醒目。



目前人们较多讨论的是中国企业在海外出售资产,而非购买资产。监管机构和债权人正敦促特别是安邦(Anbang)与海航(HNA)这样的企业集团出手资产,这引起了太平洋两岸对冲基金和私人股本公司的兴趣。

分析师们谈论的有可能出售的资产包括海航在18个月前斥资60亿美元收购的总部位于加州的IT分销商英迈(Ingram Micro)、美国的豪华酒店、以及欧洲多家金融机构的股份。去年,中国海外收购的规模较前一年缩小了30%。中信资本(Citic Capital)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懿宸认为这个数字今年可能会进一步下降。

然而,如果认为不久前这场巨额收购潮将完全逆转,那将是一个错误。但买家会变。过去,那些经常为海外交易支付令人眼馋的高价的企业往往不是在北京方面的支持下这样做的。未来,收购国际资产的资金可能只有在获得北京方面明确支持的情况才会从中国流向海外。很明显,现在的中国政权并不信任私营企业,这意味着中国下一波海外并购将由与国有部门相关的实体发起。

有政治关系的公司牵头海外并购交易的可能性超过以往任何时候。去年,起初主要专注于个人电脑业务的联想控股(Legend)收购了卢森堡银行(Bank of Luxembourg)。分析人士称,该集团的政治关系促成了这笔交易。相比之下,安邦(Anbang)景况好时一直很想收购的德国银行HSH Nordbank,却在今年2月被卖给了JC Flowers和赛伯乐(Cerberus)。

今年,国际收购可能还会涉及更多间接交易,中国投资公司利用其持股的相关内地企业购买海外企业的股份。例如,中信资本持有股份的哈药集团(Harbin Pharmaceutical)最近收购了美国营养品制造商健安喜(GNC) 40%的股份。

事实上,2018年可能会出现比过去规模更大的并购交易,因为收购方更有可能是财力雄厚的国有企业,这些企业的活动是中国政府面向全球的议程——如“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一部分。

其中一个更有趣的例子可能涉及到银行业。据几名了解双方计划的人士透露,中信银行(Citic China Bank)曾在2015年考虑收购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甚至还谈到了这笔交易可能的结构——这笔交易可能分三个阶段达成,以解决新加坡投资集团淡马锡(Temasek)对价格的顾虑,后者持有渣打银行20%的股份。

知情人士表示,这一结构本来可以让淡马锡借着中信将成为少数股东的消息带动股价上涨获益——让它能够随后以较高的价格出售。这似乎与淡马锡去年宣布将印尼金融银行(Bank Danamon)出售给三菱日联金融(Mitsubishi UFJ)时使用的结构类似。这笔交易对中信银行很有吸引力,因为渣打银行是香港的三家发钞银行之一,其余两家分别是汇丰银行(HSBC)与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渣打方面拒绝置评。记者一时未联系上中信银行置评。

但这笔收购要约还未提交到渣打银行董事会、复杂的内部问题还未能得到解决,股票市场就出现了暴跌,中信集团整体阴云压顶,这项拟议的交易因此未能达成。

这笔交易还能恢复吗?渣打的股价已从低点大幅回升,但在多个司法管辖区,该公司仍面临监管问题。鉴于监管中国金融业的官员发生重大调整,大环境对这种大胆举措也不太有利。但与此同时,一些市场观察人士认为交易仍有意义。渣打银行的足迹与“一带一路”的足迹相吻合。渣打集团行政总裁温拓思(Bill Winters) 3月底在香港告诉记者,如今的渣打要比2015年初贵得多,但他补充道,来自中资银行的收购要约不会让他意外。

中国在全球企业舞台上的雄心并没有消失——尽管这一点在数据上尚未显现出来。这种雄心如今反倒可能会让中国新的领军企业在海外变得更加醒目。





撰文 / 桑晓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桑晓霓:中国在全球企业舞台上的雄心并没有消失,反倒可能会让中国新的领军企业在海外变得更加醒目。



目前人们较多讨论的是中国企业在海外出售资产,而非购买资产。监管机构和债权人正敦促特别是安邦(Anbang)与海航(HNA)这样的企业集团出手资产,这引起了太平洋两岸对冲基金和私人股本公司的兴趣。

分析师们谈论的有可能出售的资产包括海航在18个月前斥资60亿美元收购的总部位于加州的IT分销商英迈(Ingram Micro)、美国的豪华酒店、以及欧洲多家金融机构的股份。去年,中国海外收购的规模较前一年缩小了30%。中信资本(Citic Capital)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懿宸认为这个数字今年可能会进一步下降。

然而,如果认为不久前这场巨额收购潮将完全逆转,那将是一个错误。但买家会变。过去,那些经常为海外交易支付令人眼馋的高价的企业往往不是在北京方面的支持下这样做的。未来,收购国际资产的资金可能只有在获得北京方面明确支持的情况才会从中国流向海外。很明显,现在的中国政权并不信任私营企业,这意味着中国下一波海外并购将由与国有部门相关的实体发起。

有政治关系的公司牵头海外并购交易的可能性超过以往任何时候。去年,起初主要专注于个人电脑业务的联想控股(Legend)收购了卢森堡银行(Bank of Luxembourg)。分析人士称,该集团的政治关系促成了这笔交易。相比之下,安邦(Anbang)景况好时一直很想收购的德国银行HSH Nordbank,却在今年2月被卖给了JC Flowers和赛伯乐(Cerberus)。

今年,国际收购可能还会涉及更多间接交易,中国投资公司利用其持股的相关内地企业购买海外企业的股份。例如,中信资本持有股份的哈药集团(Harbin Pharmaceutical)最近收购了美国营养品制造商健安喜(GNC) 40%的股份。

事实上,2018年可能会出现比过去规模更大的并购交易,因为收购方更有可能是财力雄厚的国有企业,这些企业的活动是中国政府面向全球的议程——如“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一部分。

其中一个更有趣的例子可能涉及到银行业。据几名了解双方计划的人士透露,中信银行(Citic China Bank)曾在2015年考虑收购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甚至还谈到了这笔交易可能的结构——这笔交易可能分三个阶段达成,以解决新加坡投资集团淡马锡(Temasek)对价格的顾虑,后者持有渣打银行20%的股份。

知情人士表示,这一结构本来可以让淡马锡借着中信将成为少数股东的消息带动股价上涨获益——让它能够随后以较高的价格出售。这似乎与淡马锡去年宣布将印尼金融银行(Bank Danamon)出售给三菱日联金融(Mitsubishi UFJ)时使用的结构类似。这笔交易对中信银行很有吸引力,因为渣打银行是香港的三家发钞银行之一,其余两家分别是汇丰银行(HSBC)与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渣打方面拒绝置评。记者一时未联系上中信银行置评。

但这笔收购要约还未提交到渣打银行董事会、复杂的内部问题还未能得到解决,股票市场就出现了暴跌,中信集团整体阴云压顶,这项拟议的交易因此未能达成。

这笔交易还能恢复吗?渣打的股价已从低点大幅回升,但在多个司法管辖区,该公司仍面临监管问题。鉴于监管中国金融业的官员发生重大调整,大环境对这种大胆举措也不太有利。但与此同时,一些市场观察人士认为交易仍有意义。渣打银行的足迹与“一带一路”的足迹相吻合。渣打集团行政总裁温拓思(Bill Winters) 3月底在香港告诉记者,如今的渣打要比2015年初贵得多,但他补充道,来自中资银行的收购要约不会让他意外。

中国在全球企业舞台上的雄心并没有消失——尽管这一点在数据上尚未显现出来。这种雄心如今反倒可能会让中国新的领军企业在海外变得更加醒目。





撰文 / 桑晓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的全球雄心没有消失

发布日期:2018-05-10 19:33
桑晓霓:中国在全球企业舞台上的雄心并没有消失,反倒可能会让中国新的领军企业在海外变得更加醒目。



目前人们较多讨论的是中国企业在海外出售资产,而非购买资产。监管机构和债权人正敦促特别是安邦(Anbang)与海航(HNA)这样的企业集团出手资产,这引起了太平洋两岸对冲基金和私人股本公司的兴趣。

分析师们谈论的有可能出售的资产包括海航在18个月前斥资60亿美元收购的总部位于加州的IT分销商英迈(Ingram Micro)、美国的豪华酒店、以及欧洲多家金融机构的股份。去年,中国海外收购的规模较前一年缩小了30%。中信资本(Citic Capital)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懿宸认为这个数字今年可能会进一步下降。

然而,如果认为不久前这场巨额收购潮将完全逆转,那将是一个错误。但买家会变。过去,那些经常为海外交易支付令人眼馋的高价的企业往往不是在北京方面的支持下这样做的。未来,收购国际资产的资金可能只有在获得北京方面明确支持的情况才会从中国流向海外。很明显,现在的中国政权并不信任私营企业,这意味着中国下一波海外并购将由与国有部门相关的实体发起。

有政治关系的公司牵头海外并购交易的可能性超过以往任何时候。去年,起初主要专注于个人电脑业务的联想控股(Legend)收购了卢森堡银行(Bank of Luxembourg)。分析人士称,该集团的政治关系促成了这笔交易。相比之下,安邦(Anbang)景况好时一直很想收购的德国银行HSH Nordbank,却在今年2月被卖给了JC Flowers和赛伯乐(Cerberus)。

今年,国际收购可能还会涉及更多间接交易,中国投资公司利用其持股的相关内地企业购买海外企业的股份。例如,中信资本持有股份的哈药集团(Harbin Pharmaceutical)最近收购了美国营养品制造商健安喜(GNC) 40%的股份。

事实上,2018年可能会出现比过去规模更大的并购交易,因为收购方更有可能是财力雄厚的国有企业,这些企业的活动是中国政府面向全球的议程——如“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一部分。

其中一个更有趣的例子可能涉及到银行业。据几名了解双方计划的人士透露,中信银行(Citic China Bank)曾在2015年考虑收购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甚至还谈到了这笔交易可能的结构——这笔交易可能分三个阶段达成,以解决新加坡投资集团淡马锡(Temasek)对价格的顾虑,后者持有渣打银行20%的股份。

知情人士表示,这一结构本来可以让淡马锡借着中信将成为少数股东的消息带动股价上涨获益——让它能够随后以较高的价格出售。这似乎与淡马锡去年宣布将印尼金融银行(Bank Danamon)出售给三菱日联金融(Mitsubishi UFJ)时使用的结构类似。这笔交易对中信银行很有吸引力,因为渣打银行是香港的三家发钞银行之一,其余两家分别是汇丰银行(HSBC)与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渣打方面拒绝置评。记者一时未联系上中信银行置评。

但这笔收购要约还未提交到渣打银行董事会、复杂的内部问题还未能得到解决,股票市场就出现了暴跌,中信集团整体阴云压顶,这项拟议的交易因此未能达成。

这笔交易还能恢复吗?渣打的股价已从低点大幅回升,但在多个司法管辖区,该公司仍面临监管问题。鉴于监管中国金融业的官员发生重大调整,大环境对这种大胆举措也不太有利。但与此同时,一些市场观察人士认为交易仍有意义。渣打银行的足迹与“一带一路”的足迹相吻合。渣打集团行政总裁温拓思(Bill Winters) 3月底在香港告诉记者,如今的渣打要比2015年初贵得多,但他补充道,来自中资银行的收购要约不会让他意外。

中国在全球企业舞台上的雄心并没有消失——尽管这一点在数据上尚未显现出来。这种雄心如今反倒可能会让中国新的领军企业在海外变得更加醒目。





撰文 / 桑晓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桑晓霓:中国在全球企业舞台上的雄心并没有消失,反倒可能会让中国新的领军企业在海外变得更加醒目。



目前人们较多讨论的是中国企业在海外出售资产,而非购买资产。监管机构和债权人正敦促特别是安邦(Anbang)与海航(HNA)这样的企业集团出手资产,这引起了太平洋两岸对冲基金和私人股本公司的兴趣。

分析师们谈论的有可能出售的资产包括海航在18个月前斥资60亿美元收购的总部位于加州的IT分销商英迈(Ingram Micro)、美国的豪华酒店、以及欧洲多家金融机构的股份。去年,中国海外收购的规模较前一年缩小了30%。中信资本(Citic Capital)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懿宸认为这个数字今年可能会进一步下降。

然而,如果认为不久前这场巨额收购潮将完全逆转,那将是一个错误。但买家会变。过去,那些经常为海外交易支付令人眼馋的高价的企业往往不是在北京方面的支持下这样做的。未来,收购国际资产的资金可能只有在获得北京方面明确支持的情况才会从中国流向海外。很明显,现在的中国政权并不信任私营企业,这意味着中国下一波海外并购将由与国有部门相关的实体发起。

有政治关系的公司牵头海外并购交易的可能性超过以往任何时候。去年,起初主要专注于个人电脑业务的联想控股(Legend)收购了卢森堡银行(Bank of Luxembourg)。分析人士称,该集团的政治关系促成了这笔交易。相比之下,安邦(Anbang)景况好时一直很想收购的德国银行HSH Nordbank,却在今年2月被卖给了JC Flowers和赛伯乐(Cerberus)。

今年,国际收购可能还会涉及更多间接交易,中国投资公司利用其持股的相关内地企业购买海外企业的股份。例如,中信资本持有股份的哈药集团(Harbin Pharmaceutical)最近收购了美国营养品制造商健安喜(GNC) 40%的股份。

事实上,2018年可能会出现比过去规模更大的并购交易,因为收购方更有可能是财力雄厚的国有企业,这些企业的活动是中国政府面向全球的议程——如“一带一路”倡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的一部分。

其中一个更有趣的例子可能涉及到银行业。据几名了解双方计划的人士透露,中信银行(Citic China Bank)曾在2015年考虑收购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甚至还谈到了这笔交易可能的结构——这笔交易可能分三个阶段达成,以解决新加坡投资集团淡马锡(Temasek)对价格的顾虑,后者持有渣打银行20%的股份。

知情人士表示,这一结构本来可以让淡马锡借着中信将成为少数股东的消息带动股价上涨获益——让它能够随后以较高的价格出售。这似乎与淡马锡去年宣布将印尼金融银行(Bank Danamon)出售给三菱日联金融(Mitsubishi UFJ)时使用的结构类似。这笔交易对中信银行很有吸引力,因为渣打银行是香港的三家发钞银行之一,其余两家分别是汇丰银行(HSBC)与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渣打方面拒绝置评。记者一时未联系上中信银行置评。

但这笔收购要约还未提交到渣打银行董事会、复杂的内部问题还未能得到解决,股票市场就出现了暴跌,中信集团整体阴云压顶,这项拟议的交易因此未能达成。

这笔交易还能恢复吗?渣打的股价已从低点大幅回升,但在多个司法管辖区,该公司仍面临监管问题。鉴于监管中国金融业的官员发生重大调整,大环境对这种大胆举措也不太有利。但与此同时,一些市场观察人士认为交易仍有意义。渣打银行的足迹与“一带一路”的足迹相吻合。渣打集团行政总裁温拓思(Bill Winters) 3月底在香港告诉记者,如今的渣打要比2015年初贵得多,但他补充道,来自中资银行的收购要约不会让他意外。

中国在全球企业舞台上的雄心并没有消失——尽管这一点在数据上尚未显现出来。这种雄心如今反倒可能会让中国新的领军企业在海外变得更加醒目。





撰文 / 桑晓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