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安邦保险吴小晖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发布日期:2018-05-10 12:49
据国家通讯社新华社的报道,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还下令没收吴小晖的财产105亿元人民币。



对金融集团安邦保险集团(Anbang Insurance Group)前董事长吴小晖涉嫌集资诈骗和职务侵占案的庭审已结束。他在庭审期间请求从轻处理。最终,他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据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的报道,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还下令没收吴小晖的财产105亿元人民币。

根据上海这家法院的一份官方总结,最初,吴小晖在法庭上以挑衅口吻否认了对他的指控;但在3月底,他的态度有所缓和,“表示深刻反省、知罪悔罪,并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深刻的忏悔”。

吴小晖本来可能面临终身监禁,因为检方指控他欺骗投资者,将出售投资型产品所得的数十亿元美元资金转移至他个人控制的相关公司。

他的倒台是发生在中国金融行业的最新一例。自2016年以来,由于担心资本外逃和汇率走软,中国监管当局在金融业对外资并购进行了持续的打压。

中国政府对经济的介入并非每次都值得叫好,但这一次,政府前所未有地对安邦保险集团实施接管,却值得抱以热烈的掌声。

安邦通过举债在全球大举收购资产之后,已经成为了中国金融体系的一个巨大威胁。其收购对象包括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而资金来源则是出售高收益保单。这些高风险产品让安邦从籍籍无名一跃而起,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晋升成为中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

中国保监会在网站上发布公告称,将从2月23日起对安邦实施接管,期限为1年;其创始人、原董事长吴小晖则因涉嫌经济犯罪,将被依法提起公诉。吴小晖于2017年6月被带走调查。

如笔者之前所说,若任其发展,安邦必将“跌落神坛”。

安邦困局的核心是收支期限的不匹配。公司以销售短期保单筹集资金,其中部分承诺六个月提供8%的回报率。而销售所得却常常用来对难以变现的资产实施长线投资,例如海外地产。

从自身规模和与中国金融体系千丝万缕的联系来看,安邦可与全球金融危机前的雷曼兄弟或美国国际集团(AIG)相对比。瑞银集团分析师Jason Bedford 2017年8月在一份报告中估计,安邦总资产相当于中国GDP的3.4%,令人咋舌。

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末,安邦已经跃升为中国的第二大保险商,仅次于国有的中国人寿。它曾把贪婪的收购触角伸向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国际集团,但这一150亿美元的交易意向最终流产。安邦还曾计划投资纽约第五大道666号,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的家族企业Kushner Cos.持有这栋大楼的股份。

然而5月,安邦的寿险子公司被禁止申报新产品,垮台的初步迹象显现。1个月后,吴小晖被拘。

通过接管安邦,中国政府强调了决策层遏制金融风险的决心。也为缩小这一“巨兽”的规模、并实施资产重组争取了时间。

撇开不加选择的资产收购不看,安邦还是有相当规模可持续的业务。瑞银的Bedford指出,安邦核心实体只有11%的资产投资于诸如华尔道夫酒店这样的非流动性资产。

市场对安邦被接管的消息处之泰然,印证了监管机构防范未来爆发更大问题的行动尚属及时。

虽然多家仰仗举债的企业集团已经成为了中国政府的关注焦点,但也别期望接管会成为惯例。首先,海航集团和万达集团自从政府发出担忧的信号以来已经显著缩减了规模。其次,两者与金融体系的关联程度和安邦相比,也不可同日而语;有数以百万计的小型投资人持有安邦的保单。

这不会是中国的AIG时刻,更像是标志着一个野心过大的商人日薄西山。在销售诸如“长寿稳赢1号”等保单而把数十亿元揽入怀中的时候,吴小晖大概从未想到,最需要确保长久的恰恰是自己。



撰文 / Nisha Gopalan 康河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据国家通讯社新华社的报道,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还下令没收吴小晖的财产105亿元人民币。



对金融集团安邦保险集团(Anbang Insurance Group)前董事长吴小晖涉嫌集资诈骗和职务侵占案的庭审已结束。他在庭审期间请求从轻处理。最终,他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据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的报道,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还下令没收吴小晖的财产105亿元人民币。

根据上海这家法院的一份官方总结,最初,吴小晖在法庭上以挑衅口吻否认了对他的指控;但在3月底,他的态度有所缓和,“表示深刻反省、知罪悔罪,并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深刻的忏悔”。

吴小晖本来可能面临终身监禁,因为检方指控他欺骗投资者,将出售投资型产品所得的数十亿元美元资金转移至他个人控制的相关公司。

他的倒台是发生在中国金融行业的最新一例。自2016年以来,由于担心资本外逃和汇率走软,中国监管当局在金融业对外资并购进行了持续的打压。

中国政府对经济的介入并非每次都值得叫好,但这一次,政府前所未有地对安邦保险集团实施接管,却值得抱以热烈的掌声。

安邦通过举债在全球大举收购资产之后,已经成为了中国金融体系的一个巨大威胁。其收购对象包括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而资金来源则是出售高收益保单。这些高风险产品让安邦从籍籍无名一跃而起,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晋升成为中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

中国保监会在网站上发布公告称,将从2月23日起对安邦实施接管,期限为1年;其创始人、原董事长吴小晖则因涉嫌经济犯罪,将被依法提起公诉。吴小晖于2017年6月被带走调查。

如笔者之前所说,若任其发展,安邦必将“跌落神坛”。

安邦困局的核心是收支期限的不匹配。公司以销售短期保单筹集资金,其中部分承诺六个月提供8%的回报率。而销售所得却常常用来对难以变现的资产实施长线投资,例如海外地产。

从自身规模和与中国金融体系千丝万缕的联系来看,安邦可与全球金融危机前的雷曼兄弟或美国国际集团(AIG)相对比。瑞银集团分析师Jason Bedford 2017年8月在一份报告中估计,安邦总资产相当于中国GDP的3.4%,令人咋舌。

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末,安邦已经跃升为中国的第二大保险商,仅次于国有的中国人寿。它曾把贪婪的收购触角伸向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国际集团,但这一150亿美元的交易意向最终流产。安邦还曾计划投资纽约第五大道666号,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的家族企业Kushner Cos.持有这栋大楼的股份。

然而5月,安邦的寿险子公司被禁止申报新产品,垮台的初步迹象显现。1个月后,吴小晖被拘。

通过接管安邦,中国政府强调了决策层遏制金融风险的决心。也为缩小这一“巨兽”的规模、并实施资产重组争取了时间。

撇开不加选择的资产收购不看,安邦还是有相当规模可持续的业务。瑞银的Bedford指出,安邦核心实体只有11%的资产投资于诸如华尔道夫酒店这样的非流动性资产。

市场对安邦被接管的消息处之泰然,印证了监管机构防范未来爆发更大问题的行动尚属及时。

虽然多家仰仗举债的企业集团已经成为了中国政府的关注焦点,但也别期望接管会成为惯例。首先,海航集团和万达集团自从政府发出担忧的信号以来已经显著缩减了规模。其次,两者与金融体系的关联程度和安邦相比,也不可同日而语;有数以百万计的小型投资人持有安邦的保单。

这不会是中国的AIG时刻,更像是标志着一个野心过大的商人日薄西山。在销售诸如“长寿稳赢1号”等保单而把数十亿元揽入怀中的时候,吴小晖大概从未想到,最需要确保长久的恰恰是自己。



撰文 / Nisha Gopalan 康河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据国家通讯社新华社的报道,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还下令没收吴小晖的财产105亿元人民币。



对金融集团安邦保险集团(Anbang Insurance Group)前董事长吴小晖涉嫌集资诈骗和职务侵占案的庭审已结束。他在庭审期间请求从轻处理。最终,他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据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的报道,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还下令没收吴小晖的财产105亿元人民币。

根据上海这家法院的一份官方总结,最初,吴小晖在法庭上以挑衅口吻否认了对他的指控;但在3月底,他的态度有所缓和,“表示深刻反省、知罪悔罪,并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深刻的忏悔”。

吴小晖本来可能面临终身监禁,因为检方指控他欺骗投资者,将出售投资型产品所得的数十亿元美元资金转移至他个人控制的相关公司。

他的倒台是发生在中国金融行业的最新一例。自2016年以来,由于担心资本外逃和汇率走软,中国监管当局在金融业对外资并购进行了持续的打压。

中国政府对经济的介入并非每次都值得叫好,但这一次,政府前所未有地对安邦保险集团实施接管,却值得抱以热烈的掌声。

安邦通过举债在全球大举收购资产之后,已经成为了中国金融体系的一个巨大威胁。其收购对象包括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而资金来源则是出售高收益保单。这些高风险产品让安邦从籍籍无名一跃而起,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晋升成为中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

中国保监会在网站上发布公告称,将从2月23日起对安邦实施接管,期限为1年;其创始人、原董事长吴小晖则因涉嫌经济犯罪,将被依法提起公诉。吴小晖于2017年6月被带走调查。

如笔者之前所说,若任其发展,安邦必将“跌落神坛”。

安邦困局的核心是收支期限的不匹配。公司以销售短期保单筹集资金,其中部分承诺六个月提供8%的回报率。而销售所得却常常用来对难以变现的资产实施长线投资,例如海外地产。

从自身规模和与中国金融体系千丝万缕的联系来看,安邦可与全球金融危机前的雷曼兄弟或美国国际集团(AIG)相对比。瑞银集团分析师Jason Bedford 2017年8月在一份报告中估计,安邦总资产相当于中国GDP的3.4%,令人咋舌。

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末,安邦已经跃升为中国的第二大保险商,仅次于国有的中国人寿。它曾把贪婪的收购触角伸向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国际集团,但这一150亿美元的交易意向最终流产。安邦还曾计划投资纽约第五大道666号,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的家族企业Kushner Cos.持有这栋大楼的股份。

然而5月,安邦的寿险子公司被禁止申报新产品,垮台的初步迹象显现。1个月后,吴小晖被拘。

通过接管安邦,中国政府强调了决策层遏制金融风险的决心。也为缩小这一“巨兽”的规模、并实施资产重组争取了时间。

撇开不加选择的资产收购不看,安邦还是有相当规模可持续的业务。瑞银的Bedford指出,安邦核心实体只有11%的资产投资于诸如华尔道夫酒店这样的非流动性资产。

市场对安邦被接管的消息处之泰然,印证了监管机构防范未来爆发更大问题的行动尚属及时。

虽然多家仰仗举债的企业集团已经成为了中国政府的关注焦点,但也别期望接管会成为惯例。首先,海航集团和万达集团自从政府发出担忧的信号以来已经显著缩减了规模。其次,两者与金融体系的关联程度和安邦相比,也不可同日而语;有数以百万计的小型投资人持有安邦的保单。

这不会是中国的AIG时刻,更像是标志着一个野心过大的商人日薄西山。在销售诸如“长寿稳赢1号”等保单而把数十亿元揽入怀中的时候,吴小晖大概从未想到,最需要确保长久的恰恰是自己。



撰文 / Nisha Gopalan 康河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安邦保险吴小晖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发布日期:2018-05-10 12:49
据国家通讯社新华社的报道,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还下令没收吴小晖的财产105亿元人民币。



对金融集团安邦保险集团(Anbang Insurance Group)前董事长吴小晖涉嫌集资诈骗和职务侵占案的庭审已结束。他在庭审期间请求从轻处理。最终,他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据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的报道,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还下令没收吴小晖的财产105亿元人民币。

根据上海这家法院的一份官方总结,最初,吴小晖在法庭上以挑衅口吻否认了对他的指控;但在3月底,他的态度有所缓和,“表示深刻反省、知罪悔罪,并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深刻的忏悔”。

吴小晖本来可能面临终身监禁,因为检方指控他欺骗投资者,将出售投资型产品所得的数十亿元美元资金转移至他个人控制的相关公司。

他的倒台是发生在中国金融行业的最新一例。自2016年以来,由于担心资本外逃和汇率走软,中国监管当局在金融业对外资并购进行了持续的打压。

中国政府对经济的介入并非每次都值得叫好,但这一次,政府前所未有地对安邦保险集团实施接管,却值得抱以热烈的掌声。

安邦通过举债在全球大举收购资产之后,已经成为了中国金融体系的一个巨大威胁。其收购对象包括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而资金来源则是出售高收益保单。这些高风险产品让安邦从籍籍无名一跃而起,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晋升成为中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

中国保监会在网站上发布公告称,将从2月23日起对安邦实施接管,期限为1年;其创始人、原董事长吴小晖则因涉嫌经济犯罪,将被依法提起公诉。吴小晖于2017年6月被带走调查。

如笔者之前所说,若任其发展,安邦必将“跌落神坛”。

安邦困局的核心是收支期限的不匹配。公司以销售短期保单筹集资金,其中部分承诺六个月提供8%的回报率。而销售所得却常常用来对难以变现的资产实施长线投资,例如海外地产。

从自身规模和与中国金融体系千丝万缕的联系来看,安邦可与全球金融危机前的雷曼兄弟或美国国际集团(AIG)相对比。瑞银集团分析师Jason Bedford 2017年8月在一份报告中估计,安邦总资产相当于中国GDP的3.4%,令人咋舌。

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末,安邦已经跃升为中国的第二大保险商,仅次于国有的中国人寿。它曾把贪婪的收购触角伸向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国际集团,但这一150亿美元的交易意向最终流产。安邦还曾计划投资纽约第五大道666号,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的家族企业Kushner Cos.持有这栋大楼的股份。

然而5月,安邦的寿险子公司被禁止申报新产品,垮台的初步迹象显现。1个月后,吴小晖被拘。

通过接管安邦,中国政府强调了决策层遏制金融风险的决心。也为缩小这一“巨兽”的规模、并实施资产重组争取了时间。

撇开不加选择的资产收购不看,安邦还是有相当规模可持续的业务。瑞银的Bedford指出,安邦核心实体只有11%的资产投资于诸如华尔道夫酒店这样的非流动性资产。

市场对安邦被接管的消息处之泰然,印证了监管机构防范未来爆发更大问题的行动尚属及时。

虽然多家仰仗举债的企业集团已经成为了中国政府的关注焦点,但也别期望接管会成为惯例。首先,海航集团和万达集团自从政府发出担忧的信号以来已经显著缩减了规模。其次,两者与金融体系的关联程度和安邦相比,也不可同日而语;有数以百万计的小型投资人持有安邦的保单。

这不会是中国的AIG时刻,更像是标志着一个野心过大的商人日薄西山。在销售诸如“长寿稳赢1号”等保单而把数十亿元揽入怀中的时候,吴小晖大概从未想到,最需要确保长久的恰恰是自己。



撰文 / Nisha Gopalan 康河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据国家通讯社新华社的报道,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还下令没收吴小晖的财产105亿元人民币。



对金融集团安邦保险集团(Anbang Insurance Group)前董事长吴小晖涉嫌集资诈骗和职务侵占案的庭审已结束。他在庭审期间请求从轻处理。最终,他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据中国国家通讯社新华社的报道,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还下令没收吴小晖的财产105亿元人民币。

根据上海这家法院的一份官方总结,最初,吴小晖在法庭上以挑衅口吻否认了对他的指控;但在3月底,他的态度有所缓和,“表示深刻反省、知罪悔罪,并对自己的行为表示深刻的忏悔”。

吴小晖本来可能面临终身监禁,因为检方指控他欺骗投资者,将出售投资型产品所得的数十亿元美元资金转移至他个人控制的相关公司。

他的倒台是发生在中国金融行业的最新一例。自2016年以来,由于担心资本外逃和汇率走软,中国监管当局在金融业对外资并购进行了持续的打压。

中国政府对经济的介入并非每次都值得叫好,但这一次,政府前所未有地对安邦保险集团实施接管,却值得抱以热烈的掌声。

安邦通过举债在全球大举收购资产之后,已经成为了中国金融体系的一个巨大威胁。其收购对象包括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而资金来源则是出售高收益保单。这些高风险产品让安邦从籍籍无名一跃而起,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晋升成为中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

中国保监会在网站上发布公告称,将从2月23日起对安邦实施接管,期限为1年;其创始人、原董事长吴小晖则因涉嫌经济犯罪,将被依法提起公诉。吴小晖于2017年6月被带走调查。

如笔者之前所说,若任其发展,安邦必将“跌落神坛”。

安邦困局的核心是收支期限的不匹配。公司以销售短期保单筹集资金,其中部分承诺六个月提供8%的回报率。而销售所得却常常用来对难以变现的资产实施长线投资,例如海外地产。

从自身规模和与中国金融体系千丝万缕的联系来看,安邦可与全球金融危机前的雷曼兄弟或美国国际集团(AIG)相对比。瑞银集团分析师Jason Bedford 2017年8月在一份报告中估计,安邦总资产相当于中国GDP的3.4%,令人咋舌。

截至2017年第一季度末,安邦已经跃升为中国的第二大保险商,仅次于国有的中国人寿。它曾把贪婪的收购触角伸向喜达屋酒店及度假村国际集团,但这一150亿美元的交易意向最终流产。安邦还曾计划投资纽约第五大道666号,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的家族企业Kushner Cos.持有这栋大楼的股份。

然而5月,安邦的寿险子公司被禁止申报新产品,垮台的初步迹象显现。1个月后,吴小晖被拘。

通过接管安邦,中国政府强调了决策层遏制金融风险的决心。也为缩小这一“巨兽”的规模、并实施资产重组争取了时间。

撇开不加选择的资产收购不看,安邦还是有相当规模可持续的业务。瑞银的Bedford指出,安邦核心实体只有11%的资产投资于诸如华尔道夫酒店这样的非流动性资产。

市场对安邦被接管的消息处之泰然,印证了监管机构防范未来爆发更大问题的行动尚属及时。

虽然多家仰仗举债的企业集团已经成为了中国政府的关注焦点,但也别期望接管会成为惯例。首先,海航集团和万达集团自从政府发出担忧的信号以来已经显著缩减了规模。其次,两者与金融体系的关联程度和安邦相比,也不可同日而语;有数以百万计的小型投资人持有安邦的保单。

这不会是中国的AIG时刻,更像是标志着一个野心过大的商人日薄西山。在销售诸如“长寿稳赢1号”等保单而把数十亿元揽入怀中的时候,吴小晖大概从未想到,最需要确保长久的恰恰是自己。



撰文 / Nisha Gopalan 康河信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