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受新冠疫情冲击最严重的行业、半导体行业和5G电信或许会反弹,但反弹何时来临以及反弹前还要下降多少仍难以预测。



金奇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03年的“非典”(Sars)让亚洲投资者认识到,一旦疫情过去,就可以获利。因此,许多人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视为重新配置资金,以期待反弹的理由。

但哪些行业和股票有望出现最强势的反弹?有几个明显的候补项:随着城市和工厂的关闭,航空公司、连锁餐厅和要求人们近距离接触的企业的股价受到了格外严重的冲击。

如果“非典”疫情有任何指导意义的话,那么一旦危机结束,这些行业公司的估值应该会反弹。例如,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的股价从2003年的最低点到2004年年中的最高点,几乎翻了一番——2004年年中时大多数人都相信病毒已经被打败了。

但其他行业的情况就难预测得多了。一种方法是观察那些此次危机前显示出周期性反弹迹象的行业,押注一旦新冠病毒失去活力,它们就会继续反弹。新冠病毒已造成逾1000人死亡。


追踪管理着总计4500亿美元资产的223只新兴市场基金投资决策的科普利基金研究(Copley Fund Research)创始人史蒂文•霍尔登(Steven Holden)表示,亚洲的半导体制造商就是这样的一个行业。

霍尔登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这些基金对半导体类股票的持仓超配程度创下纪录。截至12月31日,它们持有的此类股票平均为总持仓的7.33%,这是在疫情的严重程度变得明朗大约三周前。

在病毒冲击的新闻传出后,它们的平均头寸降至总持仓量的7.15%,但仍较MSCI新兴市场基准指数有0.91个百分点的大幅超配。

被买入最多的芯片公司是韩国内存芯片供应商SK海力士(SK Hynix),以及3家来自台湾的公司:半导体代工厂台积电(TSMC);为无线通信制造商供应芯片的联发科(MediaTek);和代工服务公司稳懋半导体(Win Semiconductors)。

“买入在截至今年1月的6个月里激增,新兴市场基金经理持有的半导体类股票处于创纪录的超配区间。”霍尔登表示,“经过新冠病毒爆发后的最初震荡后,人们不再担忧来自中国的供应和需求中断,台积电和SK海力士等公司的股票似乎得到了很强的支撑。”

亚洲芯片制造商的乐观言论加强了投资这些专业科技股的理由,他们认为中国和其他地方推广5G通信将是2020年预期盈利的主要驱动力。芯片行业其他领域的周期性反弹也吸引了人们的兴趣。

中国内地领先的基金——华夏基金(China Asset Management)报告称,其去年10月推出的一只5G主题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资产在2月初飙升,上周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合14.4亿美元)。

投资者认为5G通信是一个相对可靠的趋势,它将开启一个超高速连接的新时代。到去年年底,在北京的大力支持下,50个城市安装了约8.6万个5G基站,比其他任何国家表现都强劲。

香港金融服务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研究主管葛艺豪(Arthur Kroeber)认为,其他一些可能出现反弹的行业是中国的建筑、汽车制造和电子。葛艺豪表示:“我们对2019年中国经济的基本看法是,令人惊讶的强劲建筑活动抵消了汽车和电子行业的衰退。”

他补充说:“我们在2020年冠状病毒爆发前的看法是,建筑活动放缓将被汽车和电子这两个关键制成品类别的温和复苏所抵消。这三个行业都有不错的反弹能力。”

较难回答的问题是反弹何时会到来,以及行业活动会在反弹来临前出现多大程度的下降。严峻的数据很容易找到。例如,根据招商证券(China Merchants Securities)编制的36个城市的初步数据,2月的第一周,新房销售同比下降90%。

这些数字强化了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感觉,即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整体国内生产总值(GDP)表现甚至可能让悲观者都感到震惊。葛艺豪表示,由于中国庞大的制造业基础因工人短缺——工人们无法或不愿重返工作岗位——而持续中断,某些行业受到的负面影响可能“非常可怕”。

他补充道:“今年前三个月,许多生产方面的经济指标可能会出现两位数的大幅下降。”反弹的股票可能会出现,但预测底部会很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新冠疫情后寻找反弹股票并非易事

发布日期:2020-02-14 07:25
摘要:受新冠疫情冲击最严重的行业、半导体行业和5G电信或许会反弹,但反弹何时来临以及反弹前还要下降多少仍难以预测。



金奇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03年的“非典”(Sars)让亚洲投资者认识到,一旦疫情过去,就可以获利。因此,许多人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视为重新配置资金,以期待反弹的理由。

但哪些行业和股票有望出现最强势的反弹?有几个明显的候补项:随着城市和工厂的关闭,航空公司、连锁餐厅和要求人们近距离接触的企业的股价受到了格外严重的冲击。

如果“非典”疫情有任何指导意义的话,那么一旦危机结束,这些行业公司的估值应该会反弹。例如,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的股价从2003年的最低点到2004年年中的最高点,几乎翻了一番——2004年年中时大多数人都相信病毒已经被打败了。

但其他行业的情况就难预测得多了。一种方法是观察那些此次危机前显示出周期性反弹迹象的行业,押注一旦新冠病毒失去活力,它们就会继续反弹。新冠病毒已造成逾1000人死亡。


追踪管理着总计4500亿美元资产的223只新兴市场基金投资决策的科普利基金研究(Copley Fund Research)创始人史蒂文•霍尔登(Steven Holden)表示,亚洲的半导体制造商就是这样的一个行业。

霍尔登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这些基金对半导体类股票的持仓超配程度创下纪录。截至12月31日,它们持有的此类股票平均为总持仓的7.33%,这是在疫情的严重程度变得明朗大约三周前。

在病毒冲击的新闻传出后,它们的平均头寸降至总持仓量的7.15%,但仍较MSCI新兴市场基准指数有0.91个百分点的大幅超配。

被买入最多的芯片公司是韩国内存芯片供应商SK海力士(SK Hynix),以及3家来自台湾的公司:半导体代工厂台积电(TSMC);为无线通信制造商供应芯片的联发科(MediaTek);和代工服务公司稳懋半导体(Win Semiconductors)。

“买入在截至今年1月的6个月里激增,新兴市场基金经理持有的半导体类股票处于创纪录的超配区间。”霍尔登表示,“经过新冠病毒爆发后的最初震荡后,人们不再担忧来自中国的供应和需求中断,台积电和SK海力士等公司的股票似乎得到了很强的支撑。”

亚洲芯片制造商的乐观言论加强了投资这些专业科技股的理由,他们认为中国和其他地方推广5G通信将是2020年预期盈利的主要驱动力。芯片行业其他领域的周期性反弹也吸引了人们的兴趣。

中国内地领先的基金——华夏基金(China Asset Management)报告称,其去年10月推出的一只5G主题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资产在2月初飙升,上周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合14.4亿美元)。

投资者认为5G通信是一个相对可靠的趋势,它将开启一个超高速连接的新时代。到去年年底,在北京的大力支持下,50个城市安装了约8.6万个5G基站,比其他任何国家表现都强劲。

香港金融服务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研究主管葛艺豪(Arthur Kroeber)认为,其他一些可能出现反弹的行业是中国的建筑、汽车制造和电子。葛艺豪表示:“我们对2019年中国经济的基本看法是,令人惊讶的强劲建筑活动抵消了汽车和电子行业的衰退。”

他补充说:“我们在2020年冠状病毒爆发前的看法是,建筑活动放缓将被汽车和电子这两个关键制成品类别的温和复苏所抵消。这三个行业都有不错的反弹能力。”

较难回答的问题是反弹何时会到来,以及行业活动会在反弹来临前出现多大程度的下降。严峻的数据很容易找到。例如,根据招商证券(China Merchants Securities)编制的36个城市的初步数据,2月的第一周,新房销售同比下降90%。

这些数字强化了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感觉,即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整体国内生产总值(GDP)表现甚至可能让悲观者都感到震惊。葛艺豪表示,由于中国庞大的制造业基础因工人短缺——工人们无法或不愿重返工作岗位——而持续中断,某些行业受到的负面影响可能“非常可怕”。

他补充道:“今年前三个月,许多生产方面的经济指标可能会出现两位数的大幅下降。”反弹的股票可能会出现,但预测底部会很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受新冠疫情冲击最严重的行业、半导体行业和5G电信或许会反弹,但反弹何时来临以及反弹前还要下降多少仍难以预测。



金奇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03年的“非典”(Sars)让亚洲投资者认识到,一旦疫情过去,就可以获利。因此,许多人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视为重新配置资金,以期待反弹的理由。

但哪些行业和股票有望出现最强势的反弹?有几个明显的候补项:随着城市和工厂的关闭,航空公司、连锁餐厅和要求人们近距离接触的企业的股价受到了格外严重的冲击。

如果“非典”疫情有任何指导意义的话,那么一旦危机结束,这些行业公司的估值应该会反弹。例如,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的股价从2003年的最低点到2004年年中的最高点,几乎翻了一番——2004年年中时大多数人都相信病毒已经被打败了。

但其他行业的情况就难预测得多了。一种方法是观察那些此次危机前显示出周期性反弹迹象的行业,押注一旦新冠病毒失去活力,它们就会继续反弹。新冠病毒已造成逾1000人死亡。


追踪管理着总计4500亿美元资产的223只新兴市场基金投资决策的科普利基金研究(Copley Fund Research)创始人史蒂文•霍尔登(Steven Holden)表示,亚洲的半导体制造商就是这样的一个行业。

霍尔登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这些基金对半导体类股票的持仓超配程度创下纪录。截至12月31日,它们持有的此类股票平均为总持仓的7.33%,这是在疫情的严重程度变得明朗大约三周前。

在病毒冲击的新闻传出后,它们的平均头寸降至总持仓量的7.15%,但仍较MSCI新兴市场基准指数有0.91个百分点的大幅超配。

被买入最多的芯片公司是韩国内存芯片供应商SK海力士(SK Hynix),以及3家来自台湾的公司:半导体代工厂台积电(TSMC);为无线通信制造商供应芯片的联发科(MediaTek);和代工服务公司稳懋半导体(Win Semiconductors)。

“买入在截至今年1月的6个月里激增,新兴市场基金经理持有的半导体类股票处于创纪录的超配区间。”霍尔登表示,“经过新冠病毒爆发后的最初震荡后,人们不再担忧来自中国的供应和需求中断,台积电和SK海力士等公司的股票似乎得到了很强的支撑。”

亚洲芯片制造商的乐观言论加强了投资这些专业科技股的理由,他们认为中国和其他地方推广5G通信将是2020年预期盈利的主要驱动力。芯片行业其他领域的周期性反弹也吸引了人们的兴趣。

中国内地领先的基金——华夏基金(China Asset Management)报告称,其去年10月推出的一只5G主题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资产在2月初飙升,上周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合14.4亿美元)。

投资者认为5G通信是一个相对可靠的趋势,它将开启一个超高速连接的新时代。到去年年底,在北京的大力支持下,50个城市安装了约8.6万个5G基站,比其他任何国家表现都强劲。

香港金融服务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研究主管葛艺豪(Arthur Kroeber)认为,其他一些可能出现反弹的行业是中国的建筑、汽车制造和电子。葛艺豪表示:“我们对2019年中国经济的基本看法是,令人惊讶的强劲建筑活动抵消了汽车和电子行业的衰退。”

他补充说:“我们在2020年冠状病毒爆发前的看法是,建筑活动放缓将被汽车和电子这两个关键制成品类别的温和复苏所抵消。这三个行业都有不错的反弹能力。”

较难回答的问题是反弹何时会到来,以及行业活动会在反弹来临前出现多大程度的下降。严峻的数据很容易找到。例如,根据招商证券(China Merchants Securities)编制的36个城市的初步数据,2月的第一周,新房销售同比下降90%。

这些数字强化了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感觉,即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整体国内生产总值(GDP)表现甚至可能让悲观者都感到震惊。葛艺豪表示,由于中国庞大的制造业基础因工人短缺——工人们无法或不愿重返工作岗位——而持续中断,某些行业受到的负面影响可能“非常可怕”。

他补充道:“今年前三个月,许多生产方面的经济指标可能会出现两位数的大幅下降。”反弹的股票可能会出现,但预测底部会很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新冠疫情后寻找反弹股票并非易事

发布日期:2020-02-14 07:25
摘要:受新冠疫情冲击最严重的行业、半导体行业和5G电信或许会反弹,但反弹何时来临以及反弹前还要下降多少仍难以预测。



金奇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03年的“非典”(Sars)让亚洲投资者认识到,一旦疫情过去,就可以获利。因此,许多人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视为重新配置资金,以期待反弹的理由。

但哪些行业和股票有望出现最强势的反弹?有几个明显的候补项:随着城市和工厂的关闭,航空公司、连锁餐厅和要求人们近距离接触的企业的股价受到了格外严重的冲击。

如果“非典”疫情有任何指导意义的话,那么一旦危机结束,这些行业公司的估值应该会反弹。例如,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的股价从2003年的最低点到2004年年中的最高点,几乎翻了一番——2004年年中时大多数人都相信病毒已经被打败了。

但其他行业的情况就难预测得多了。一种方法是观察那些此次危机前显示出周期性反弹迹象的行业,押注一旦新冠病毒失去活力,它们就会继续反弹。新冠病毒已造成逾1000人死亡。


追踪管理着总计4500亿美元资产的223只新兴市场基金投资决策的科普利基金研究(Copley Fund Research)创始人史蒂文•霍尔登(Steven Holden)表示,亚洲的半导体制造商就是这样的一个行业。

霍尔登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这些基金对半导体类股票的持仓超配程度创下纪录。截至12月31日,它们持有的此类股票平均为总持仓的7.33%,这是在疫情的严重程度变得明朗大约三周前。

在病毒冲击的新闻传出后,它们的平均头寸降至总持仓量的7.15%,但仍较MSCI新兴市场基准指数有0.91个百分点的大幅超配。

被买入最多的芯片公司是韩国内存芯片供应商SK海力士(SK Hynix),以及3家来自台湾的公司:半导体代工厂台积电(TSMC);为无线通信制造商供应芯片的联发科(MediaTek);和代工服务公司稳懋半导体(Win Semiconductors)。

“买入在截至今年1月的6个月里激增,新兴市场基金经理持有的半导体类股票处于创纪录的超配区间。”霍尔登表示,“经过新冠病毒爆发后的最初震荡后,人们不再担忧来自中国的供应和需求中断,台积电和SK海力士等公司的股票似乎得到了很强的支撑。”

亚洲芯片制造商的乐观言论加强了投资这些专业科技股的理由,他们认为中国和其他地方推广5G通信将是2020年预期盈利的主要驱动力。芯片行业其他领域的周期性反弹也吸引了人们的兴趣。

中国内地领先的基金——华夏基金(China Asset Management)报告称,其去年10月推出的一只5G主题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资产在2月初飙升,上周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合14.4亿美元)。

投资者认为5G通信是一个相对可靠的趋势,它将开启一个超高速连接的新时代。到去年年底,在北京的大力支持下,50个城市安装了约8.6万个5G基站,比其他任何国家表现都强劲。

香港金融服务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研究主管葛艺豪(Arthur Kroeber)认为,其他一些可能出现反弹的行业是中国的建筑、汽车制造和电子。葛艺豪表示:“我们对2019年中国经济的基本看法是,令人惊讶的强劲建筑活动抵消了汽车和电子行业的衰退。”

他补充说:“我们在2020年冠状病毒爆发前的看法是,建筑活动放缓将被汽车和电子这两个关键制成品类别的温和复苏所抵消。这三个行业都有不错的反弹能力。”

较难回答的问题是反弹何时会到来,以及行业活动会在反弹来临前出现多大程度的下降。严峻的数据很容易找到。例如,根据招商证券(China Merchants Securities)编制的36个城市的初步数据,2月的第一周,新房销售同比下降90%。

这些数字强化了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感觉,即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整体国内生产总值(GDP)表现甚至可能让悲观者都感到震惊。葛艺豪表示,由于中国庞大的制造业基础因工人短缺——工人们无法或不愿重返工作岗位——而持续中断,某些行业受到的负面影响可能“非常可怕”。

他补充道:“今年前三个月,许多生产方面的经济指标可能会出现两位数的大幅下降。”反弹的股票可能会出现,但预测底部会很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受新冠疫情冲击最严重的行业、半导体行业和5G电信或许会反弹,但反弹何时来临以及反弹前还要下降多少仍难以预测。



金奇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03年的“非典”(Sars)让亚洲投资者认识到,一旦疫情过去,就可以获利。因此,许多人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视为重新配置资金,以期待反弹的理由。

但哪些行业和股票有望出现最强势的反弹?有几个明显的候补项:随着城市和工厂的关闭,航空公司、连锁餐厅和要求人们近距离接触的企业的股价受到了格外严重的冲击。

如果“非典”疫情有任何指导意义的话,那么一旦危机结束,这些行业公司的估值应该会反弹。例如,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的股价从2003年的最低点到2004年年中的最高点,几乎翻了一番——2004年年中时大多数人都相信病毒已经被打败了。

但其他行业的情况就难预测得多了。一种方法是观察那些此次危机前显示出周期性反弹迹象的行业,押注一旦新冠病毒失去活力,它们就会继续反弹。新冠病毒已造成逾1000人死亡。


追踪管理着总计4500亿美元资产的223只新兴市场基金投资决策的科普利基金研究(Copley Fund Research)创始人史蒂文•霍尔登(Steven Holden)表示,亚洲的半导体制造商就是这样的一个行业。

霍尔登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这些基金对半导体类股票的持仓超配程度创下纪录。截至12月31日,它们持有的此类股票平均为总持仓的7.33%,这是在疫情的严重程度变得明朗大约三周前。

在病毒冲击的新闻传出后,它们的平均头寸降至总持仓量的7.15%,但仍较MSCI新兴市场基准指数有0.91个百分点的大幅超配。

被买入最多的芯片公司是韩国内存芯片供应商SK海力士(SK Hynix),以及3家来自台湾的公司:半导体代工厂台积电(TSMC);为无线通信制造商供应芯片的联发科(MediaTek);和代工服务公司稳懋半导体(Win Semiconductors)。

“买入在截至今年1月的6个月里激增,新兴市场基金经理持有的半导体类股票处于创纪录的超配区间。”霍尔登表示,“经过新冠病毒爆发后的最初震荡后,人们不再担忧来自中国的供应和需求中断,台积电和SK海力士等公司的股票似乎得到了很强的支撑。”

亚洲芯片制造商的乐观言论加强了投资这些专业科技股的理由,他们认为中国和其他地方推广5G通信将是2020年预期盈利的主要驱动力。芯片行业其他领域的周期性反弹也吸引了人们的兴趣。

中国内地领先的基金——华夏基金(China Asset Management)报告称,其去年10月推出的一只5G主题交易所交易基金(ETF)的资产在2月初飙升,上周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合14.4亿美元)。

投资者认为5G通信是一个相对可靠的趋势,它将开启一个超高速连接的新时代。到去年年底,在北京的大力支持下,50个城市安装了约8.6万个5G基站,比其他任何国家表现都强劲。

香港金融服务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研究主管葛艺豪(Arthur Kroeber)认为,其他一些可能出现反弹的行业是中国的建筑、汽车制造和电子。葛艺豪表示:“我们对2019年中国经济的基本看法是,令人惊讶的强劲建筑活动抵消了汽车和电子行业的衰退。”

他补充说:“我们在2020年冠状病毒爆发前的看法是,建筑活动放缓将被汽车和电子这两个关键制成品类别的温和复苏所抵消。这三个行业都有不错的反弹能力。”

较难回答的问题是反弹何时会到来,以及行业活动会在反弹来临前出现多大程度的下降。严峻的数据很容易找到。例如,根据招商证券(China Merchants Securities)编制的36个城市的初步数据,2月的第一周,新房销售同比下降90%。

这些数字强化了一种越来越强烈的感觉,即中国今年第一季度的整体国内生产总值(GDP)表现甚至可能让悲观者都感到震惊。葛艺豪表示,由于中国庞大的制造业基础因工人短缺——工人们无法或不愿重返工作岗位——而持续中断,某些行业受到的负面影响可能“非常可怕”。

他补充道:“今年前三个月,许多生产方面的经济指标可能会出现两位数的大幅下降。”反弹的股票可能会出现,但预测底部会很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