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果吉利德科学公司的药物瑞德西韦在中国的研究成功,或将成为首个被证明对当前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的疗法。目前该公司正在扩大该药的产能。


周一,在吉利德位于加州福斯特城的总部,生物学高级助理研究员Hazel Mauk正在给化合物称重。

撰文 | Joseph Walker

OR--商业新媒体 】制药商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 GILD)的十几位高管组成的团队每天都在开会,讨论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以及该公司跨越多个大洲的行动,力争开发针对这种新疾病的首个药物。

如果该公司的药物在中国的研究成功,或将成为首个被证明对当前肆虐的呼吸道病毒有效的疗法。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这种病毒已导致逾1,000人死亡,约42,600人感染。

目前有一些初步但积极的迹象,其中值得关注的是,华盛顿州一名35岁男子在接受该药物治疗后病情迅速好转,最近出院。

吉利德首席医疗长Merdad Parsey说:“我们已经研究了足够长的时间,我们知道这可能是偶发的。”他警告说,结果可能是假阳性,该药也可能在更广泛的测试中失败。

吉利德一直在加速生产这种名为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药物,一旦该药被证明有效,需求势必会大增。吉利德还向由760名中国患者和少数需要紧急使用该药物的患者构成的两组临床实验组提供了该药物。

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福斯特城的制药商,是正在开发抗新冠病毒疗法的几家公司之一。艾伯维(AbbVie Inc., ABBV)和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已将抗艾滋病毒药物发往中国,看看这些药物对新冠病毒是否有效。

吉利德长期生产抗病毒药物,包括艾滋病毒、丙型肝炎病毒等。自去年12月底中国报告第一批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以来,该公司一直在监测疫情。

中国科学家1月9日表示,他们已经确定此次疫情的源头是一种冠状病毒,吉利德随后加快了对瑞德西韦的研究。冠状病毒在动物身上很常见,当传播给人类时,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呼吸道疾病。

吉利德早在几年前就开发出了瑞德西韦,该药最初是针对埃博拉病毒进行研发的。埃博拉病毒已肆虐东非和中非的部分地区。在去年针对刚果埃博拉患者的一项研究中,该药的效果逊于与之竞争的药物。

不过,吉利德有理由认为,瑞德西韦在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方面可能有效。之前,与学术科学家合作的吉利德研究人员发现,在治疗感染了另一种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症(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简称MERS)的老鼠时,瑞德西韦是有效的。这项研究工作的部分资金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380万美元的拨款。用在老鼠上的研究远没有定论,但表明该药物有希望对抗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这些数据发表在1月10日的学术期刊《Nature Communications》上。

Parsey说:“当我们发现这是一种冠状病毒时,关注度急剧上升,这是一个转折点。”他表示:“就在那时,我们动员起来,公司内部组建了一个团队,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吉利德很快就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简称CDC)的官员交换了有关这种病毒的信息。他们讨论了如何确定瑞德西韦是否可能有效治疗新冠病毒肺炎。

1月20日,吉利德与北京的肺病专家曹彬进行了会谈,这位著名研究员已被派往武汉帮助领导患者的医疗护理工作。吉利德负责爱滋病毒和新型病毒感染的高级副总裁Diana Brainard表示,在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简称FDA)和WHO的支持下,吉利德与曹彬的团队合作设计了这些研究。

据中国媒体报道,这些试验正在武汉几家医院进行。

上周,吉利德运送了两项研究所需的最后一批瑞德西韦,此前的第一批药物用于轻中症患者,第二批用于重症患者。相关研究预计将于4月初完成。

Brainard表示:“我们都在追踪感染和死亡人数,我们真的很想帮忙。”

该公司的“冠状病毒响应小组”目前在全公司上下约有100名员工,包括所有主要部门的高管。

Brainard称,该行动开始以来,吉利德在美国的员工以及在北京和上海的400名员工中的很多人加班数百小时,他们在凌晨三点召开电话会议,深夜发送信息,早上七点召开办公室会议,以与不同时区的同事保持同步。

吉利德除向中国提供瑞德西韦进行试验外,还给美国和法国等个人病患提供药剂。通常药企只会提供试验药物进行临床试验,但如果遇到人命关天的情况,他们可以在FDA批准的情况下予以破例。

这名在华盛顿确诊的患者情况恶化后,CDC官员告诉他的主治医疗团队瑞德西韦这种药。吉利德在1月25日收到了针对该药物的“同情用药”请求。FDA在24小时之内予以批准,吉利德将药品送往华盛顿。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一篇文章详细说明了华盛顿这名病人的康复过程后,吉利德股价上周上涨了9%。

然而,一些分析人士对瑞德西韦能否很快就赚到钱表示怀疑,即使该药物被证明对新冠病毒有效。

据摩根士丹利估计,如果在中国获得批准,吉利德在该国的每疗程收费可能只有260美元,远低于同类药物在美国的售价。一些分析人士称,如果中国决定绕过吉利德,授权生产仿制药,那么该公司甚至可能连这么多钱都赚不到。

中国可能会向一家国有中资研究机构授予一项专利,该机构上周申请了一项包括使用瑞德西韦治疗该冠状病毒的专利。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中国还可能援引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强制许可”规定,即允许各国生产专利药品的仿制药,以保护公众健康。在任何一种情况下,吉利德都可能获得专利权税。

吉利德表示,他们在2016年申请了一项使用瑞德西韦治疗冠状病毒的专利,目前正等待中国的批准。

尽管存在不确定性,但吉利德一直在扩大产能。Parsey表示,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吉利德已着手与合同制造商合作,重新开始在北美地区生产这种药物,同时叫停了其北美一家工厂生产一种获批产品的生产,以便开始自行生产瑞德西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吉利德将新型冠状病毒药物研发放在首位

发布日期:2020-02-13 17:39
摘要:如果吉利德科学公司的药物瑞德西韦在中国的研究成功,或将成为首个被证明对当前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的疗法。目前该公司正在扩大该药的产能。


周一,在吉利德位于加州福斯特城的总部,生物学高级助理研究员Hazel Mauk正在给化合物称重。

撰文 | Joseph Walker

OR--商业新媒体 】制药商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 GILD)的十几位高管组成的团队每天都在开会,讨论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以及该公司跨越多个大洲的行动,力争开发针对这种新疾病的首个药物。

如果该公司的药物在中国的研究成功,或将成为首个被证明对当前肆虐的呼吸道病毒有效的疗法。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这种病毒已导致逾1,000人死亡,约42,600人感染。

目前有一些初步但积极的迹象,其中值得关注的是,华盛顿州一名35岁男子在接受该药物治疗后病情迅速好转,最近出院。

吉利德首席医疗长Merdad Parsey说:“我们已经研究了足够长的时间,我们知道这可能是偶发的。”他警告说,结果可能是假阳性,该药也可能在更广泛的测试中失败。

吉利德一直在加速生产这种名为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药物,一旦该药被证明有效,需求势必会大增。吉利德还向由760名中国患者和少数需要紧急使用该药物的患者构成的两组临床实验组提供了该药物。

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福斯特城的制药商,是正在开发抗新冠病毒疗法的几家公司之一。艾伯维(AbbVie Inc., ABBV)和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已将抗艾滋病毒药物发往中国,看看这些药物对新冠病毒是否有效。

吉利德长期生产抗病毒药物,包括艾滋病毒、丙型肝炎病毒等。自去年12月底中国报告第一批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以来,该公司一直在监测疫情。

中国科学家1月9日表示,他们已经确定此次疫情的源头是一种冠状病毒,吉利德随后加快了对瑞德西韦的研究。冠状病毒在动物身上很常见,当传播给人类时,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呼吸道疾病。

吉利德早在几年前就开发出了瑞德西韦,该药最初是针对埃博拉病毒进行研发的。埃博拉病毒已肆虐东非和中非的部分地区。在去年针对刚果埃博拉患者的一项研究中,该药的效果逊于与之竞争的药物。

不过,吉利德有理由认为,瑞德西韦在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方面可能有效。之前,与学术科学家合作的吉利德研究人员发现,在治疗感染了另一种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症(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简称MERS)的老鼠时,瑞德西韦是有效的。这项研究工作的部分资金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380万美元的拨款。用在老鼠上的研究远没有定论,但表明该药物有希望对抗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这些数据发表在1月10日的学术期刊《Nature Communications》上。

Parsey说:“当我们发现这是一种冠状病毒时,关注度急剧上升,这是一个转折点。”他表示:“就在那时,我们动员起来,公司内部组建了一个团队,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吉利德很快就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简称CDC)的官员交换了有关这种病毒的信息。他们讨论了如何确定瑞德西韦是否可能有效治疗新冠病毒肺炎。

1月20日,吉利德与北京的肺病专家曹彬进行了会谈,这位著名研究员已被派往武汉帮助领导患者的医疗护理工作。吉利德负责爱滋病毒和新型病毒感染的高级副总裁Diana Brainard表示,在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简称FDA)和WHO的支持下,吉利德与曹彬的团队合作设计了这些研究。

据中国媒体报道,这些试验正在武汉几家医院进行。

上周,吉利德运送了两项研究所需的最后一批瑞德西韦,此前的第一批药物用于轻中症患者,第二批用于重症患者。相关研究预计将于4月初完成。

Brainard表示:“我们都在追踪感染和死亡人数,我们真的很想帮忙。”

该公司的“冠状病毒响应小组”目前在全公司上下约有100名员工,包括所有主要部门的高管。

Brainard称,该行动开始以来,吉利德在美国的员工以及在北京和上海的400名员工中的很多人加班数百小时,他们在凌晨三点召开电话会议,深夜发送信息,早上七点召开办公室会议,以与不同时区的同事保持同步。

吉利德除向中国提供瑞德西韦进行试验外,还给美国和法国等个人病患提供药剂。通常药企只会提供试验药物进行临床试验,但如果遇到人命关天的情况,他们可以在FDA批准的情况下予以破例。

这名在华盛顿确诊的患者情况恶化后,CDC官员告诉他的主治医疗团队瑞德西韦这种药。吉利德在1月25日收到了针对该药物的“同情用药”请求。FDA在24小时之内予以批准,吉利德将药品送往华盛顿。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一篇文章详细说明了华盛顿这名病人的康复过程后,吉利德股价上周上涨了9%。

然而,一些分析人士对瑞德西韦能否很快就赚到钱表示怀疑,即使该药物被证明对新冠病毒有效。

据摩根士丹利估计,如果在中国获得批准,吉利德在该国的每疗程收费可能只有260美元,远低于同类药物在美国的售价。一些分析人士称,如果中国决定绕过吉利德,授权生产仿制药,那么该公司甚至可能连这么多钱都赚不到。

中国可能会向一家国有中资研究机构授予一项专利,该机构上周申请了一项包括使用瑞德西韦治疗该冠状病毒的专利。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中国还可能援引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强制许可”规定,即允许各国生产专利药品的仿制药,以保护公众健康。在任何一种情况下,吉利德都可能获得专利权税。

吉利德表示,他们在2016年申请了一项使用瑞德西韦治疗冠状病毒的专利,目前正等待中国的批准。

尽管存在不确定性,但吉利德一直在扩大产能。Parsey表示,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吉利德已着手与合同制造商合作,重新开始在北美地区生产这种药物,同时叫停了其北美一家工厂生产一种获批产品的生产,以便开始自行生产瑞德西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如果吉利德科学公司的药物瑞德西韦在中国的研究成功,或将成为首个被证明对当前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的疗法。目前该公司正在扩大该药的产能。


周一,在吉利德位于加州福斯特城的总部,生物学高级助理研究员Hazel Mauk正在给化合物称重。

撰文 | Joseph Walker

OR--商业新媒体 】制药商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 GILD)的十几位高管组成的团队每天都在开会,讨论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以及该公司跨越多个大洲的行动,力争开发针对这种新疾病的首个药物。

如果该公司的药物在中国的研究成功,或将成为首个被证明对当前肆虐的呼吸道病毒有效的疗法。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这种病毒已导致逾1,000人死亡,约42,600人感染。

目前有一些初步但积极的迹象,其中值得关注的是,华盛顿州一名35岁男子在接受该药物治疗后病情迅速好转,最近出院。

吉利德首席医疗长Merdad Parsey说:“我们已经研究了足够长的时间,我们知道这可能是偶发的。”他警告说,结果可能是假阳性,该药也可能在更广泛的测试中失败。

吉利德一直在加速生产这种名为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药物,一旦该药被证明有效,需求势必会大增。吉利德还向由760名中国患者和少数需要紧急使用该药物的患者构成的两组临床实验组提供了该药物。

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福斯特城的制药商,是正在开发抗新冠病毒疗法的几家公司之一。艾伯维(AbbVie Inc., ABBV)和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已将抗艾滋病毒药物发往中国,看看这些药物对新冠病毒是否有效。

吉利德长期生产抗病毒药物,包括艾滋病毒、丙型肝炎病毒等。自去年12月底中国报告第一批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以来,该公司一直在监测疫情。

中国科学家1月9日表示,他们已经确定此次疫情的源头是一种冠状病毒,吉利德随后加快了对瑞德西韦的研究。冠状病毒在动物身上很常见,当传播给人类时,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呼吸道疾病。

吉利德早在几年前就开发出了瑞德西韦,该药最初是针对埃博拉病毒进行研发的。埃博拉病毒已肆虐东非和中非的部分地区。在去年针对刚果埃博拉患者的一项研究中,该药的效果逊于与之竞争的药物。

不过,吉利德有理由认为,瑞德西韦在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方面可能有效。之前,与学术科学家合作的吉利德研究人员发现,在治疗感染了另一种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症(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简称MERS)的老鼠时,瑞德西韦是有效的。这项研究工作的部分资金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380万美元的拨款。用在老鼠上的研究远没有定论,但表明该药物有希望对抗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这些数据发表在1月10日的学术期刊《Nature Communications》上。

Parsey说:“当我们发现这是一种冠状病毒时,关注度急剧上升,这是一个转折点。”他表示:“就在那时,我们动员起来,公司内部组建了一个团队,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吉利德很快就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简称CDC)的官员交换了有关这种病毒的信息。他们讨论了如何确定瑞德西韦是否可能有效治疗新冠病毒肺炎。

1月20日,吉利德与北京的肺病专家曹彬进行了会谈,这位著名研究员已被派往武汉帮助领导患者的医疗护理工作。吉利德负责爱滋病毒和新型病毒感染的高级副总裁Diana Brainard表示,在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简称FDA)和WHO的支持下,吉利德与曹彬的团队合作设计了这些研究。

据中国媒体报道,这些试验正在武汉几家医院进行。

上周,吉利德运送了两项研究所需的最后一批瑞德西韦,此前的第一批药物用于轻中症患者,第二批用于重症患者。相关研究预计将于4月初完成。

Brainard表示:“我们都在追踪感染和死亡人数,我们真的很想帮忙。”

该公司的“冠状病毒响应小组”目前在全公司上下约有100名员工,包括所有主要部门的高管。

Brainard称,该行动开始以来,吉利德在美国的员工以及在北京和上海的400名员工中的很多人加班数百小时,他们在凌晨三点召开电话会议,深夜发送信息,早上七点召开办公室会议,以与不同时区的同事保持同步。

吉利德除向中国提供瑞德西韦进行试验外,还给美国和法国等个人病患提供药剂。通常药企只会提供试验药物进行临床试验,但如果遇到人命关天的情况,他们可以在FDA批准的情况下予以破例。

这名在华盛顿确诊的患者情况恶化后,CDC官员告诉他的主治医疗团队瑞德西韦这种药。吉利德在1月25日收到了针对该药物的“同情用药”请求。FDA在24小时之内予以批准,吉利德将药品送往华盛顿。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一篇文章详细说明了华盛顿这名病人的康复过程后,吉利德股价上周上涨了9%。

然而,一些分析人士对瑞德西韦能否很快就赚到钱表示怀疑,即使该药物被证明对新冠病毒有效。

据摩根士丹利估计,如果在中国获得批准,吉利德在该国的每疗程收费可能只有260美元,远低于同类药物在美国的售价。一些分析人士称,如果中国决定绕过吉利德,授权生产仿制药,那么该公司甚至可能连这么多钱都赚不到。

中国可能会向一家国有中资研究机构授予一项专利,该机构上周申请了一项包括使用瑞德西韦治疗该冠状病毒的专利。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中国还可能援引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强制许可”规定,即允许各国生产专利药品的仿制药,以保护公众健康。在任何一种情况下,吉利德都可能获得专利权税。

吉利德表示,他们在2016年申请了一项使用瑞德西韦治疗冠状病毒的专利,目前正等待中国的批准。

尽管存在不确定性,但吉利德一直在扩大产能。Parsey表示,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吉利德已着手与合同制造商合作,重新开始在北美地区生产这种药物,同时叫停了其北美一家工厂生产一种获批产品的生产,以便开始自行生产瑞德西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吉利德将新型冠状病毒药物研发放在首位

发布日期:2020-02-13 17:39
摘要:如果吉利德科学公司的药物瑞德西韦在中国的研究成功,或将成为首个被证明对当前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的疗法。目前该公司正在扩大该药的产能。


周一,在吉利德位于加州福斯特城的总部,生物学高级助理研究员Hazel Mauk正在给化合物称重。

撰文 | Joseph Walker

OR--商业新媒体 】制药商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 GILD)的十几位高管组成的团队每天都在开会,讨论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以及该公司跨越多个大洲的行动,力争开发针对这种新疾病的首个药物。

如果该公司的药物在中国的研究成功,或将成为首个被证明对当前肆虐的呼吸道病毒有效的疗法。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这种病毒已导致逾1,000人死亡,约42,600人感染。

目前有一些初步但积极的迹象,其中值得关注的是,华盛顿州一名35岁男子在接受该药物治疗后病情迅速好转,最近出院。

吉利德首席医疗长Merdad Parsey说:“我们已经研究了足够长的时间,我们知道这可能是偶发的。”他警告说,结果可能是假阳性,该药也可能在更广泛的测试中失败。

吉利德一直在加速生产这种名为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药物,一旦该药被证明有效,需求势必会大增。吉利德还向由760名中国患者和少数需要紧急使用该药物的患者构成的两组临床实验组提供了该药物。

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福斯特城的制药商,是正在开发抗新冠病毒疗法的几家公司之一。艾伯维(AbbVie Inc., ABBV)和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已将抗艾滋病毒药物发往中国,看看这些药物对新冠病毒是否有效。

吉利德长期生产抗病毒药物,包括艾滋病毒、丙型肝炎病毒等。自去年12月底中国报告第一批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以来,该公司一直在监测疫情。

中国科学家1月9日表示,他们已经确定此次疫情的源头是一种冠状病毒,吉利德随后加快了对瑞德西韦的研究。冠状病毒在动物身上很常见,当传播给人类时,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呼吸道疾病。

吉利德早在几年前就开发出了瑞德西韦,该药最初是针对埃博拉病毒进行研发的。埃博拉病毒已肆虐东非和中非的部分地区。在去年针对刚果埃博拉患者的一项研究中,该药的效果逊于与之竞争的药物。

不过,吉利德有理由认为,瑞德西韦在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方面可能有效。之前,与学术科学家合作的吉利德研究人员发现,在治疗感染了另一种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症(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简称MERS)的老鼠时,瑞德西韦是有效的。这项研究工作的部分资金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380万美元的拨款。用在老鼠上的研究远没有定论,但表明该药物有希望对抗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这些数据发表在1月10日的学术期刊《Nature Communications》上。

Parsey说:“当我们发现这是一种冠状病毒时,关注度急剧上升,这是一个转折点。”他表示:“就在那时,我们动员起来,公司内部组建了一个团队,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吉利德很快就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简称CDC)的官员交换了有关这种病毒的信息。他们讨论了如何确定瑞德西韦是否可能有效治疗新冠病毒肺炎。

1月20日,吉利德与北京的肺病专家曹彬进行了会谈,这位著名研究员已被派往武汉帮助领导患者的医疗护理工作。吉利德负责爱滋病毒和新型病毒感染的高级副总裁Diana Brainard表示,在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简称FDA)和WHO的支持下,吉利德与曹彬的团队合作设计了这些研究。

据中国媒体报道,这些试验正在武汉几家医院进行。

上周,吉利德运送了两项研究所需的最后一批瑞德西韦,此前的第一批药物用于轻中症患者,第二批用于重症患者。相关研究预计将于4月初完成。

Brainard表示:“我们都在追踪感染和死亡人数,我们真的很想帮忙。”

该公司的“冠状病毒响应小组”目前在全公司上下约有100名员工,包括所有主要部门的高管。

Brainard称,该行动开始以来,吉利德在美国的员工以及在北京和上海的400名员工中的很多人加班数百小时,他们在凌晨三点召开电话会议,深夜发送信息,早上七点召开办公室会议,以与不同时区的同事保持同步。

吉利德除向中国提供瑞德西韦进行试验外,还给美国和法国等个人病患提供药剂。通常药企只会提供试验药物进行临床试验,但如果遇到人命关天的情况,他们可以在FDA批准的情况下予以破例。

这名在华盛顿确诊的患者情况恶化后,CDC官员告诉他的主治医疗团队瑞德西韦这种药。吉利德在1月25日收到了针对该药物的“同情用药”请求。FDA在24小时之内予以批准,吉利德将药品送往华盛顿。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一篇文章详细说明了华盛顿这名病人的康复过程后,吉利德股价上周上涨了9%。

然而,一些分析人士对瑞德西韦能否很快就赚到钱表示怀疑,即使该药物被证明对新冠病毒有效。

据摩根士丹利估计,如果在中国获得批准,吉利德在该国的每疗程收费可能只有260美元,远低于同类药物在美国的售价。一些分析人士称,如果中国决定绕过吉利德,授权生产仿制药,那么该公司甚至可能连这么多钱都赚不到。

中国可能会向一家国有中资研究机构授予一项专利,该机构上周申请了一项包括使用瑞德西韦治疗该冠状病毒的专利。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中国还可能援引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强制许可”规定,即允许各国生产专利药品的仿制药,以保护公众健康。在任何一种情况下,吉利德都可能获得专利权税。

吉利德表示,他们在2016年申请了一项使用瑞德西韦治疗冠状病毒的专利,目前正等待中国的批准。

尽管存在不确定性,但吉利德一直在扩大产能。Parsey表示,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吉利德已着手与合同制造商合作,重新开始在北美地区生产这种药物,同时叫停了其北美一家工厂生产一种获批产品的生产,以便开始自行生产瑞德西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如果吉利德科学公司的药物瑞德西韦在中国的研究成功,或将成为首个被证明对当前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有效的疗法。目前该公司正在扩大该药的产能。


周一,在吉利德位于加州福斯特城的总部,生物学高级助理研究员Hazel Mauk正在给化合物称重。

撰文 | Joseph Walker

OR--商业新媒体 】制药商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 GILD)的十几位高管组成的团队每天都在开会,讨论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以及该公司跨越多个大洲的行动,力争开发针对这种新疾病的首个药物。

如果该公司的药物在中国的研究成功,或将成为首个被证明对当前肆虐的呼吸道病毒有效的疗法。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这种病毒已导致逾1,000人死亡,约42,600人感染。

目前有一些初步但积极的迹象,其中值得关注的是,华盛顿州一名35岁男子在接受该药物治疗后病情迅速好转,最近出院。

吉利德首席医疗长Merdad Parsey说:“我们已经研究了足够长的时间,我们知道这可能是偶发的。”他警告说,结果可能是假阳性,该药也可能在更广泛的测试中失败。

吉利德一直在加速生产这种名为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药物,一旦该药被证明有效,需求势必会大增。吉利德还向由760名中国患者和少数需要紧急使用该药物的患者构成的两组临床实验组提供了该药物。

这家总部位于加州福斯特城的制药商,是正在开发抗新冠病毒疗法的几家公司之一。艾伯维(AbbVie Inc., ABBV)和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 JNJ)已将抗艾滋病毒药物发往中国,看看这些药物对新冠病毒是否有效。

吉利德长期生产抗病毒药物,包括艾滋病毒、丙型肝炎病毒等。自去年12月底中国报告第一批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以来,该公司一直在监测疫情。

中国科学家1月9日表示,他们已经确定此次疫情的源头是一种冠状病毒,吉利德随后加快了对瑞德西韦的研究。冠状病毒在动物身上很常见,当传播给人类时,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呼吸道疾病。

吉利德早在几年前就开发出了瑞德西韦,该药最初是针对埃博拉病毒进行研发的。埃博拉病毒已肆虐东非和中非的部分地区。在去年针对刚果埃博拉患者的一项研究中,该药的效果逊于与之竞争的药物。

不过,吉利德有理由认为,瑞德西韦在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方面可能有效。之前,与学术科学家合作的吉利德研究人员发现,在治疗感染了另一种冠状病毒——中东呼吸综合症(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简称MERS)的老鼠时,瑞德西韦是有效的。这项研究工作的部分资金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380万美元的拨款。用在老鼠上的研究远没有定论,但表明该药物有希望对抗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这些数据发表在1月10日的学术期刊《Nature Communications》上。

Parsey说:“当我们发现这是一种冠状病毒时,关注度急剧上升,这是一个转折点。”他表示:“就在那时,我们动员起来,公司内部组建了一个团队,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吉利德很快就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简称WHO)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简称CDC)的官员交换了有关这种病毒的信息。他们讨论了如何确定瑞德西韦是否可能有效治疗新冠病毒肺炎。

1月20日,吉利德与北京的肺病专家曹彬进行了会谈,这位著名研究员已被派往武汉帮助领导患者的医疗护理工作。吉利德负责爱滋病毒和新型病毒感染的高级副总裁Diana Brainard表示,在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简称FDA)和WHO的支持下,吉利德与曹彬的团队合作设计了这些研究。

据中国媒体报道,这些试验正在武汉几家医院进行。

上周,吉利德运送了两项研究所需的最后一批瑞德西韦,此前的第一批药物用于轻中症患者,第二批用于重症患者。相关研究预计将于4月初完成。

Brainard表示:“我们都在追踪感染和死亡人数,我们真的很想帮忙。”

该公司的“冠状病毒响应小组”目前在全公司上下约有100名员工,包括所有主要部门的高管。

Brainard称,该行动开始以来,吉利德在美国的员工以及在北京和上海的400名员工中的很多人加班数百小时,他们在凌晨三点召开电话会议,深夜发送信息,早上七点召开办公室会议,以与不同时区的同事保持同步。

吉利德除向中国提供瑞德西韦进行试验外,还给美国和法国等个人病患提供药剂。通常药企只会提供试验药物进行临床试验,但如果遇到人命关天的情况,他们可以在FDA批准的情况下予以破例。

这名在华盛顿确诊的患者情况恶化后,CDC官员告诉他的主治医疗团队瑞德西韦这种药。吉利德在1月25日收到了针对该药物的“同情用药”请求。FDA在24小时之内予以批准,吉利德将药品送往华盛顿。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的一篇文章详细说明了华盛顿这名病人的康复过程后,吉利德股价上周上涨了9%。

然而,一些分析人士对瑞德西韦能否很快就赚到钱表示怀疑,即使该药物被证明对新冠病毒有效。

据摩根士丹利估计,如果在中国获得批准,吉利德在该国的每疗程收费可能只有260美元,远低于同类药物在美国的售价。一些分析人士称,如果中国决定绕过吉利德,授权生产仿制药,那么该公司甚至可能连这么多钱都赚不到。

中国可能会向一家国有中资研究机构授予一项专利,该机构上周申请了一项包括使用瑞德西韦治疗该冠状病毒的专利。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中国还可能援引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强制许可”规定,即允许各国生产专利药品的仿制药,以保护公众健康。在任何一种情况下,吉利德都可能获得专利权税。

吉利德表示,他们在2016年申请了一项使用瑞德西韦治疗冠状病毒的专利,目前正等待中国的批准。

尽管存在不确定性,但吉利德一直在扩大产能。Parsey表示,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吉利德已着手与合同制造商合作,重新开始在北美地区生产这种药物,同时叫停了其北美一家工厂生产一种获批产品的生产,以便开始自行生产瑞德西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