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中为期两年的贸易战颠覆了全球商业格局,给全球贸易增长踩下急刹车,但同时也给少数几个行业和国家带来一定好处,令其得以在两个大国的角力中坐收渔翁之利。


去年4月运抵中国广东省的丰田汽车。日本汽车生产商从美中贸易争端中获益,因为中国降低了从美国以外国家进口汽车的关税。

Josh Zumbrun in Washington 发自华盛顿 / Feliz Solomon 发自新加坡 / Jeffrey Lewis 发自圣保罗

OR--商业新媒体 】美中为期两年的贸易战颠覆了全球商业格局,给全球贸易增长踩下急刹车,但同时也给少数几个行业和国家带来一定好处,令其得以在两个大国的角力中坐收渔翁之利。

去年全球贸易增速降至微不足道的1%,2018年和2017年分别为4%和6%。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这是40年来的第四糟糕表现,也是经济衰退时期以外的最糟糕表现。

几个因素导致了贸易放缓,但分析师认为,美中贸易战是最大单一因素。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进口国,每年都进口超过2万亿美元商品。关税和其他措施导致两国之间的贸易放缓,而且这种缺口不能完全由从其他国家的进口来填补。

贸易低迷的背后,是美国对华农产品、飞机和机械销售减少,以及中国对美国的电子产品和工业用品销售的下降。在某些情况下,外国供应商无法填补这一缺口,因此许多衡量工厂活动和需求的指标都出现下滑。

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副首席经济学家Sergi Lanau说,如果没有美中贸易战带来的贸易不确定性,全球增长和投资水平可能会更高。

根据Trade Data Monitor汇编整理的美国和中国贸易数据,总体来看,2019年中国进口额下降了590亿美元,而美国进口额下降了420亿美元。

不过,假如贸易没有转向许多其他国家,美国和中国的贸易降幅会大得多。去年美国进口变化最大的15个国家中,有11个国家对美国的出口出现增长,只有四个国家对美国的出口出现下降。中国方面,去年中国进口变化最大的15个国家中,有七个国家对华出口出现增长,八个国家对华出口下降。

让我们来看看那些在全球贸易体系中趁机补缺的经济体。

东南亚

中国失越南得,从中国工厂转移到越南和其他劳动力成本较低的东南亚国家的长期趋势正在加速。

多年来,越南与美国的服装贸易一直在增长,去年美国从越南的进口总额为660亿美元,其中服装进口占到了约三分之一。不过,来自越南的其他类目的出口也在迅速增长——手机进口增加了约60亿美元,而家具、电信设备和电脑芯片对美国的出口分别增加了约20亿美元。

咨询公司Control Risks合伙人Dane Chamorro表示,贸易专家警告称,与实际情况相比这样的增幅似乎有些夸大,因为这些数字反映了中国产品为规避美国关税而采取的改道措施——“除了改变包装盒上的标签外,通常什么都不会改变”。

其他东亚、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对美国的出口增幅较小,其中包括台湾、韩国、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

拉丁美洲

拉美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巴西和墨西哥从美中贸易战中获得的好处有限。

巴西农民已经尝到了大豆需求增加的甜头,特别是在2018年中国停止从美国购买大豆之后。当美国农业深陷不景气的泥潭之时,巴西仅在2018年一年就向中国出口了80亿美元的油籽。

不过,去年巴西农业的表现并没有那么强劲,随着非洲猪瘟的爆发,中国的猪群大量死亡,降低了作为动物饲料的大豆的需求,导致巴西大豆出口下降。尽管如此,去年中国从巴西的进口规模增长20亿美元,自2017年以来累计增长200亿美元。

圣保罗Datagro大豆和玉米分析师Flavio Franca称,虽然中国买家对巴西大豆支付了溢价,但没有完全抵消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滑的影响。

他表示:“在2018年,这里的农户至少能多卖出去一点产品,消耗一些库存,获得一些额外收入。”

与此同时,美国从墨西哥进口额的增幅为美国贸易伙伴中第二高,仅次于越南。而这是在墨西哥本身也与美国政府存在贸易问题的情况下取得的;美墨之间的问题包括协商替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NAFTA)的协定,以及美国在2019年中威胁要对墨西哥所有出口商品加征关税,除非墨西哥控制涌向美国边境的中美洲移民数量。

欧洲

欧洲的出口引擎德国受到了中国经济放缓导致需求疲软的影响。中国对美国商品征收关税也让德国付出代价:宝马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和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旗下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在美国生产供中国市场的运动型多用途车(SUV)。

此外,德国还受到特朗普威胁要对全球汽车出口施加关税的困扰。这一威胁没有落实,但也从未取消。

2018年,对外贸易拖累了德国经济1.3个百分点,而2017年贸易对德国经济的提振作用为1个百分点。但据摩根大通(JPMorgan)经济学家的计算,意大利只受到了轻微的影响,而且欧洲其他国家还从贸易中获得了一定的支撑。

虽然特朗普政府出于各种原因威胁要对欧洲征收广泛关税,但真正落实的只有2018年初的全球钢铝关税,以及美国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的裁决向欧盟约75亿美元商品征收的一套较温和关税;WTO此前裁定欧盟存在补贴飞机制造行业的行为。

尽管德国出口大幅下降,但欧盟整体对美国的出口在2019年攀升了10.3%。荷兰和法国对美国的出口额均增长逾50亿美元,爱尔兰增长40亿美元,比利时增长30亿美元,意大利增长20亿美元。

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填补了波音公司(Boeing Co., BA)旗下737 Max喷气式飞机停飞留下的缺口,为增加法国的飞机出口做出了贡献。爱尔兰和比利时的药品出口有所上升,荷兰的石油产品和工业机械品出口也有所增长。

尽管欧洲努力在全球贸易战中保持中立,美欧贸易出人意料地保持良好,但外国投资却表现不佳。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公布的数据,2019年欧盟的外商直接投资较2018年下降了15%。

日本

日本财务省1月2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日本出口下降5.6%,为三年来首次出现年度下降。日本对中国的出口下降了7.6%,对美国的出口下降了1.4%。

不过最近的迹象表明,最糟糕的时期可能已经过去,去年12月,日本对华出口出现10个月来的首次增长。

一些经济学家说,日本汽车生产商从美中贸易争端中获益,因为中国降低了从美国以外国家进口汽车的关税。

中国降低了从美国以外国家进口汽车的关税,利好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 7203.TO)等公司,该公司从日本向中国出口豪华车雷克萨斯(Lexus)系列。雷克萨斯去年在中国(包括香港)的销量增长25%,至20.2万辆。尽管中国汽车市场疲软,但丰田汽车在华总销量仍增长9%,至162万辆。

展望未来

随着美中贸易战休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20年全球贸易增速将提高至约3%,去年增长约1%。

目前,这一预测假设美国和主要贸易伙伴间仍然休战,巴西、墨西哥、印度和俄罗斯等众多大型新兴市场的经济改善。今年初全球制造业数据显示出企稳的迹象,这对IMF的预测构成支撑。

但上述预期基本是在中国疫情为2020年的全球贸易增加新的不确定性之前作出的。在全球卫生官员防控疫情的情况下,疫情起码也可能导致供应链和贸易部分中断。

由于美国仍对每年近3,7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产品加征关税,要说全球贸易环境将会改善可能还为时过早。

Lowy Institute东南亚项目主任Ben Bland表示:“举例来说,虽然一些新的工厂可能会迁到越南,但美中贸易下滑和全球保护主义抬头都是重大不利因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谁是美中贸易战的受益者?

发布日期:2020-02-10 17:30
摘要:美中为期两年的贸易战颠覆了全球商业格局,给全球贸易增长踩下急刹车,但同时也给少数几个行业和国家带来一定好处,令其得以在两个大国的角力中坐收渔翁之利。


去年4月运抵中国广东省的丰田汽车。日本汽车生产商从美中贸易争端中获益,因为中国降低了从美国以外国家进口汽车的关税。

Josh Zumbrun in Washington 发自华盛顿 / Feliz Solomon 发自新加坡 / Jeffrey Lewis 发自圣保罗

OR--商业新媒体 】美中为期两年的贸易战颠覆了全球商业格局,给全球贸易增长踩下急刹车,但同时也给少数几个行业和国家带来一定好处,令其得以在两个大国的角力中坐收渔翁之利。

去年全球贸易增速降至微不足道的1%,2018年和2017年分别为4%和6%。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这是40年来的第四糟糕表现,也是经济衰退时期以外的最糟糕表现。

几个因素导致了贸易放缓,但分析师认为,美中贸易战是最大单一因素。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进口国,每年都进口超过2万亿美元商品。关税和其他措施导致两国之间的贸易放缓,而且这种缺口不能完全由从其他国家的进口来填补。

贸易低迷的背后,是美国对华农产品、飞机和机械销售减少,以及中国对美国的电子产品和工业用品销售的下降。在某些情况下,外国供应商无法填补这一缺口,因此许多衡量工厂活动和需求的指标都出现下滑。

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副首席经济学家Sergi Lanau说,如果没有美中贸易战带来的贸易不确定性,全球增长和投资水平可能会更高。

根据Trade Data Monitor汇编整理的美国和中国贸易数据,总体来看,2019年中国进口额下降了590亿美元,而美国进口额下降了420亿美元。

不过,假如贸易没有转向许多其他国家,美国和中国的贸易降幅会大得多。去年美国进口变化最大的15个国家中,有11个国家对美国的出口出现增长,只有四个国家对美国的出口出现下降。中国方面,去年中国进口变化最大的15个国家中,有七个国家对华出口出现增长,八个国家对华出口下降。

让我们来看看那些在全球贸易体系中趁机补缺的经济体。

东南亚

中国失越南得,从中国工厂转移到越南和其他劳动力成本较低的东南亚国家的长期趋势正在加速。

多年来,越南与美国的服装贸易一直在增长,去年美国从越南的进口总额为660亿美元,其中服装进口占到了约三分之一。不过,来自越南的其他类目的出口也在迅速增长——手机进口增加了约60亿美元,而家具、电信设备和电脑芯片对美国的出口分别增加了约20亿美元。

咨询公司Control Risks合伙人Dane Chamorro表示,贸易专家警告称,与实际情况相比这样的增幅似乎有些夸大,因为这些数字反映了中国产品为规避美国关税而采取的改道措施——“除了改变包装盒上的标签外,通常什么都不会改变”。

其他东亚、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对美国的出口增幅较小,其中包括台湾、韩国、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

拉丁美洲

拉美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巴西和墨西哥从美中贸易战中获得的好处有限。

巴西农民已经尝到了大豆需求增加的甜头,特别是在2018年中国停止从美国购买大豆之后。当美国农业深陷不景气的泥潭之时,巴西仅在2018年一年就向中国出口了80亿美元的油籽。

不过,去年巴西农业的表现并没有那么强劲,随着非洲猪瘟的爆发,中国的猪群大量死亡,降低了作为动物饲料的大豆的需求,导致巴西大豆出口下降。尽管如此,去年中国从巴西的进口规模增长20亿美元,自2017年以来累计增长200亿美元。

圣保罗Datagro大豆和玉米分析师Flavio Franca称,虽然中国买家对巴西大豆支付了溢价,但没有完全抵消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滑的影响。

他表示:“在2018年,这里的农户至少能多卖出去一点产品,消耗一些库存,获得一些额外收入。”

与此同时,美国从墨西哥进口额的增幅为美国贸易伙伴中第二高,仅次于越南。而这是在墨西哥本身也与美国政府存在贸易问题的情况下取得的;美墨之间的问题包括协商替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NAFTA)的协定,以及美国在2019年中威胁要对墨西哥所有出口商品加征关税,除非墨西哥控制涌向美国边境的中美洲移民数量。

欧洲

欧洲的出口引擎德国受到了中国经济放缓导致需求疲软的影响。中国对美国商品征收关税也让德国付出代价:宝马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和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旗下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在美国生产供中国市场的运动型多用途车(SUV)。

此外,德国还受到特朗普威胁要对全球汽车出口施加关税的困扰。这一威胁没有落实,但也从未取消。

2018年,对外贸易拖累了德国经济1.3个百分点,而2017年贸易对德国经济的提振作用为1个百分点。但据摩根大通(JPMorgan)经济学家的计算,意大利只受到了轻微的影响,而且欧洲其他国家还从贸易中获得了一定的支撑。

虽然特朗普政府出于各种原因威胁要对欧洲征收广泛关税,但真正落实的只有2018年初的全球钢铝关税,以及美国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的裁决向欧盟约75亿美元商品征收的一套较温和关税;WTO此前裁定欧盟存在补贴飞机制造行业的行为。

尽管德国出口大幅下降,但欧盟整体对美国的出口在2019年攀升了10.3%。荷兰和法国对美国的出口额均增长逾50亿美元,爱尔兰增长40亿美元,比利时增长30亿美元,意大利增长20亿美元。

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填补了波音公司(Boeing Co., BA)旗下737 Max喷气式飞机停飞留下的缺口,为增加法国的飞机出口做出了贡献。爱尔兰和比利时的药品出口有所上升,荷兰的石油产品和工业机械品出口也有所增长。

尽管欧洲努力在全球贸易战中保持中立,美欧贸易出人意料地保持良好,但外国投资却表现不佳。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公布的数据,2019年欧盟的外商直接投资较2018年下降了15%。

日本

日本财务省1月2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日本出口下降5.6%,为三年来首次出现年度下降。日本对中国的出口下降了7.6%,对美国的出口下降了1.4%。

不过最近的迹象表明,最糟糕的时期可能已经过去,去年12月,日本对华出口出现10个月来的首次增长。

一些经济学家说,日本汽车生产商从美中贸易争端中获益,因为中国降低了从美国以外国家进口汽车的关税。

中国降低了从美国以外国家进口汽车的关税,利好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 7203.TO)等公司,该公司从日本向中国出口豪华车雷克萨斯(Lexus)系列。雷克萨斯去年在中国(包括香港)的销量增长25%,至20.2万辆。尽管中国汽车市场疲软,但丰田汽车在华总销量仍增长9%,至162万辆。

展望未来

随着美中贸易战休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20年全球贸易增速将提高至约3%,去年增长约1%。

目前,这一预测假设美国和主要贸易伙伴间仍然休战,巴西、墨西哥、印度和俄罗斯等众多大型新兴市场的经济改善。今年初全球制造业数据显示出企稳的迹象,这对IMF的预测构成支撑。

但上述预期基本是在中国疫情为2020年的全球贸易增加新的不确定性之前作出的。在全球卫生官员防控疫情的情况下,疫情起码也可能导致供应链和贸易部分中断。

由于美国仍对每年近3,7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产品加征关税,要说全球贸易环境将会改善可能还为时过早。

Lowy Institute东南亚项目主任Ben Bland表示:“举例来说,虽然一些新的工厂可能会迁到越南,但美中贸易下滑和全球保护主义抬头都是重大不利因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中为期两年的贸易战颠覆了全球商业格局,给全球贸易增长踩下急刹车,但同时也给少数几个行业和国家带来一定好处,令其得以在两个大国的角力中坐收渔翁之利。


去年4月运抵中国广东省的丰田汽车。日本汽车生产商从美中贸易争端中获益,因为中国降低了从美国以外国家进口汽车的关税。

Josh Zumbrun in Washington 发自华盛顿 / Feliz Solomon 发自新加坡 / Jeffrey Lewis 发自圣保罗

OR--商业新媒体 】美中为期两年的贸易战颠覆了全球商业格局,给全球贸易增长踩下急刹车,但同时也给少数几个行业和国家带来一定好处,令其得以在两个大国的角力中坐收渔翁之利。

去年全球贸易增速降至微不足道的1%,2018年和2017年分别为4%和6%。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这是40年来的第四糟糕表现,也是经济衰退时期以外的最糟糕表现。

几个因素导致了贸易放缓,但分析师认为,美中贸易战是最大单一因素。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进口国,每年都进口超过2万亿美元商品。关税和其他措施导致两国之间的贸易放缓,而且这种缺口不能完全由从其他国家的进口来填补。

贸易低迷的背后,是美国对华农产品、飞机和机械销售减少,以及中国对美国的电子产品和工业用品销售的下降。在某些情况下,外国供应商无法填补这一缺口,因此许多衡量工厂活动和需求的指标都出现下滑。

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副首席经济学家Sergi Lanau说,如果没有美中贸易战带来的贸易不确定性,全球增长和投资水平可能会更高。

根据Trade Data Monitor汇编整理的美国和中国贸易数据,总体来看,2019年中国进口额下降了590亿美元,而美国进口额下降了420亿美元。

不过,假如贸易没有转向许多其他国家,美国和中国的贸易降幅会大得多。去年美国进口变化最大的15个国家中,有11个国家对美国的出口出现增长,只有四个国家对美国的出口出现下降。中国方面,去年中国进口变化最大的15个国家中,有七个国家对华出口出现增长,八个国家对华出口下降。

让我们来看看那些在全球贸易体系中趁机补缺的经济体。

东南亚

中国失越南得,从中国工厂转移到越南和其他劳动力成本较低的东南亚国家的长期趋势正在加速。

多年来,越南与美国的服装贸易一直在增长,去年美国从越南的进口总额为660亿美元,其中服装进口占到了约三分之一。不过,来自越南的其他类目的出口也在迅速增长——手机进口增加了约60亿美元,而家具、电信设备和电脑芯片对美国的出口分别增加了约20亿美元。

咨询公司Control Risks合伙人Dane Chamorro表示,贸易专家警告称,与实际情况相比这样的增幅似乎有些夸大,因为这些数字反映了中国产品为规避美国关税而采取的改道措施——“除了改变包装盒上的标签外,通常什么都不会改变”。

其他东亚、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对美国的出口增幅较小,其中包括台湾、韩国、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

拉丁美洲

拉美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巴西和墨西哥从美中贸易战中获得的好处有限。

巴西农民已经尝到了大豆需求增加的甜头,特别是在2018年中国停止从美国购买大豆之后。当美国农业深陷不景气的泥潭之时,巴西仅在2018年一年就向中国出口了80亿美元的油籽。

不过,去年巴西农业的表现并没有那么强劲,随着非洲猪瘟的爆发,中国的猪群大量死亡,降低了作为动物饲料的大豆的需求,导致巴西大豆出口下降。尽管如此,去年中国从巴西的进口规模增长20亿美元,自2017年以来累计增长200亿美元。

圣保罗Datagro大豆和玉米分析师Flavio Franca称,虽然中国买家对巴西大豆支付了溢价,但没有完全抵消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滑的影响。

他表示:“在2018年,这里的农户至少能多卖出去一点产品,消耗一些库存,获得一些额外收入。”

与此同时,美国从墨西哥进口额的增幅为美国贸易伙伴中第二高,仅次于越南。而这是在墨西哥本身也与美国政府存在贸易问题的情况下取得的;美墨之间的问题包括协商替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NAFTA)的协定,以及美国在2019年中威胁要对墨西哥所有出口商品加征关税,除非墨西哥控制涌向美国边境的中美洲移民数量。

欧洲

欧洲的出口引擎德国受到了中国经济放缓导致需求疲软的影响。中国对美国商品征收关税也让德国付出代价:宝马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和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旗下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在美国生产供中国市场的运动型多用途车(SUV)。

此外,德国还受到特朗普威胁要对全球汽车出口施加关税的困扰。这一威胁没有落实,但也从未取消。

2018年,对外贸易拖累了德国经济1.3个百分点,而2017年贸易对德国经济的提振作用为1个百分点。但据摩根大通(JPMorgan)经济学家的计算,意大利只受到了轻微的影响,而且欧洲其他国家还从贸易中获得了一定的支撑。

虽然特朗普政府出于各种原因威胁要对欧洲征收广泛关税,但真正落实的只有2018年初的全球钢铝关税,以及美国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的裁决向欧盟约75亿美元商品征收的一套较温和关税;WTO此前裁定欧盟存在补贴飞机制造行业的行为。

尽管德国出口大幅下降,但欧盟整体对美国的出口在2019年攀升了10.3%。荷兰和法国对美国的出口额均增长逾50亿美元,爱尔兰增长40亿美元,比利时增长30亿美元,意大利增长20亿美元。

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填补了波音公司(Boeing Co., BA)旗下737 Max喷气式飞机停飞留下的缺口,为增加法国的飞机出口做出了贡献。爱尔兰和比利时的药品出口有所上升,荷兰的石油产品和工业机械品出口也有所增长。

尽管欧洲努力在全球贸易战中保持中立,美欧贸易出人意料地保持良好,但外国投资却表现不佳。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公布的数据,2019年欧盟的外商直接投资较2018年下降了15%。

日本

日本财务省1月2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日本出口下降5.6%,为三年来首次出现年度下降。日本对中国的出口下降了7.6%,对美国的出口下降了1.4%。

不过最近的迹象表明,最糟糕的时期可能已经过去,去年12月,日本对华出口出现10个月来的首次增长。

一些经济学家说,日本汽车生产商从美中贸易争端中获益,因为中国降低了从美国以外国家进口汽车的关税。

中国降低了从美国以外国家进口汽车的关税,利好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 7203.TO)等公司,该公司从日本向中国出口豪华车雷克萨斯(Lexus)系列。雷克萨斯去年在中国(包括香港)的销量增长25%,至20.2万辆。尽管中国汽车市场疲软,但丰田汽车在华总销量仍增长9%,至162万辆。

展望未来

随着美中贸易战休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20年全球贸易增速将提高至约3%,去年增长约1%。

目前,这一预测假设美国和主要贸易伙伴间仍然休战,巴西、墨西哥、印度和俄罗斯等众多大型新兴市场的经济改善。今年初全球制造业数据显示出企稳的迹象,这对IMF的预测构成支撑。

但上述预期基本是在中国疫情为2020年的全球贸易增加新的不确定性之前作出的。在全球卫生官员防控疫情的情况下,疫情起码也可能导致供应链和贸易部分中断。

由于美国仍对每年近3,7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产品加征关税,要说全球贸易环境将会改善可能还为时过早。

Lowy Institute东南亚项目主任Ben Bland表示:“举例来说,虽然一些新的工厂可能会迁到越南,但美中贸易下滑和全球保护主义抬头都是重大不利因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谁是美中贸易战的受益者?

发布日期:2020-02-10 17:30
摘要:美中为期两年的贸易战颠覆了全球商业格局,给全球贸易增长踩下急刹车,但同时也给少数几个行业和国家带来一定好处,令其得以在两个大国的角力中坐收渔翁之利。


去年4月运抵中国广东省的丰田汽车。日本汽车生产商从美中贸易争端中获益,因为中国降低了从美国以外国家进口汽车的关税。

Josh Zumbrun in Washington 发自华盛顿 / Feliz Solomon 发自新加坡 / Jeffrey Lewis 发自圣保罗

OR--商业新媒体 】美中为期两年的贸易战颠覆了全球商业格局,给全球贸易增长踩下急刹车,但同时也给少数几个行业和国家带来一定好处,令其得以在两个大国的角力中坐收渔翁之利。

去年全球贸易增速降至微不足道的1%,2018年和2017年分别为4%和6%。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这是40年来的第四糟糕表现,也是经济衰退时期以外的最糟糕表现。

几个因素导致了贸易放缓,但分析师认为,美中贸易战是最大单一因素。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进口国,每年都进口超过2万亿美元商品。关税和其他措施导致两国之间的贸易放缓,而且这种缺口不能完全由从其他国家的进口来填补。

贸易低迷的背后,是美国对华农产品、飞机和机械销售减少,以及中国对美国的电子产品和工业用品销售的下降。在某些情况下,外国供应商无法填补这一缺口,因此许多衡量工厂活动和需求的指标都出现下滑。

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副首席经济学家Sergi Lanau说,如果没有美中贸易战带来的贸易不确定性,全球增长和投资水平可能会更高。

根据Trade Data Monitor汇编整理的美国和中国贸易数据,总体来看,2019年中国进口额下降了590亿美元,而美国进口额下降了420亿美元。

不过,假如贸易没有转向许多其他国家,美国和中国的贸易降幅会大得多。去年美国进口变化最大的15个国家中,有11个国家对美国的出口出现增长,只有四个国家对美国的出口出现下降。中国方面,去年中国进口变化最大的15个国家中,有七个国家对华出口出现增长,八个国家对华出口下降。

让我们来看看那些在全球贸易体系中趁机补缺的经济体。

东南亚

中国失越南得,从中国工厂转移到越南和其他劳动力成本较低的东南亚国家的长期趋势正在加速。

多年来,越南与美国的服装贸易一直在增长,去年美国从越南的进口总额为660亿美元,其中服装进口占到了约三分之一。不过,来自越南的其他类目的出口也在迅速增长——手机进口增加了约60亿美元,而家具、电信设备和电脑芯片对美国的出口分别增加了约20亿美元。

咨询公司Control Risks合伙人Dane Chamorro表示,贸易专家警告称,与实际情况相比这样的增幅似乎有些夸大,因为这些数字反映了中国产品为规避美国关税而采取的改道措施——“除了改变包装盒上的标签外,通常什么都不会改变”。

其他东亚、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对美国的出口增幅较小,其中包括台湾、韩国、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

拉丁美洲

拉美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巴西和墨西哥从美中贸易战中获得的好处有限。

巴西农民已经尝到了大豆需求增加的甜头,特别是在2018年中国停止从美国购买大豆之后。当美国农业深陷不景气的泥潭之时,巴西仅在2018年一年就向中国出口了80亿美元的油籽。

不过,去年巴西农业的表现并没有那么强劲,随着非洲猪瘟的爆发,中国的猪群大量死亡,降低了作为动物饲料的大豆的需求,导致巴西大豆出口下降。尽管如此,去年中国从巴西的进口规模增长20亿美元,自2017年以来累计增长200亿美元。

圣保罗Datagro大豆和玉米分析师Flavio Franca称,虽然中国买家对巴西大豆支付了溢价,但没有完全抵消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滑的影响。

他表示:“在2018年,这里的农户至少能多卖出去一点产品,消耗一些库存,获得一些额外收入。”

与此同时,美国从墨西哥进口额的增幅为美国贸易伙伴中第二高,仅次于越南。而这是在墨西哥本身也与美国政府存在贸易问题的情况下取得的;美墨之间的问题包括协商替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NAFTA)的协定,以及美国在2019年中威胁要对墨西哥所有出口商品加征关税,除非墨西哥控制涌向美国边境的中美洲移民数量。

欧洲

欧洲的出口引擎德国受到了中国经济放缓导致需求疲软的影响。中国对美国商品征收关税也让德国付出代价:宝马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和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旗下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在美国生产供中国市场的运动型多用途车(SUV)。

此外,德国还受到特朗普威胁要对全球汽车出口施加关税的困扰。这一威胁没有落实,但也从未取消。

2018年,对外贸易拖累了德国经济1.3个百分点,而2017年贸易对德国经济的提振作用为1个百分点。但据摩根大通(JPMorgan)经济学家的计算,意大利只受到了轻微的影响,而且欧洲其他国家还从贸易中获得了一定的支撑。

虽然特朗普政府出于各种原因威胁要对欧洲征收广泛关税,但真正落实的只有2018年初的全球钢铝关税,以及美国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的裁决向欧盟约75亿美元商品征收的一套较温和关税;WTO此前裁定欧盟存在补贴飞机制造行业的行为。

尽管德国出口大幅下降,但欧盟整体对美国的出口在2019年攀升了10.3%。荷兰和法国对美国的出口额均增长逾50亿美元,爱尔兰增长40亿美元,比利时增长30亿美元,意大利增长20亿美元。

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填补了波音公司(Boeing Co., BA)旗下737 Max喷气式飞机停飞留下的缺口,为增加法国的飞机出口做出了贡献。爱尔兰和比利时的药品出口有所上升,荷兰的石油产品和工业机械品出口也有所增长。

尽管欧洲努力在全球贸易战中保持中立,美欧贸易出人意料地保持良好,但外国投资却表现不佳。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公布的数据,2019年欧盟的外商直接投资较2018年下降了15%。

日本

日本财务省1月2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日本出口下降5.6%,为三年来首次出现年度下降。日本对中国的出口下降了7.6%,对美国的出口下降了1.4%。

不过最近的迹象表明,最糟糕的时期可能已经过去,去年12月,日本对华出口出现10个月来的首次增长。

一些经济学家说,日本汽车生产商从美中贸易争端中获益,因为中国降低了从美国以外国家进口汽车的关税。

中国降低了从美国以外国家进口汽车的关税,利好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 7203.TO)等公司,该公司从日本向中国出口豪华车雷克萨斯(Lexus)系列。雷克萨斯去年在中国(包括香港)的销量增长25%,至20.2万辆。尽管中国汽车市场疲软,但丰田汽车在华总销量仍增长9%,至162万辆。

展望未来

随着美中贸易战休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20年全球贸易增速将提高至约3%,去年增长约1%。

目前,这一预测假设美国和主要贸易伙伴间仍然休战,巴西、墨西哥、印度和俄罗斯等众多大型新兴市场的经济改善。今年初全球制造业数据显示出企稳的迹象,这对IMF的预测构成支撑。

但上述预期基本是在中国疫情为2020年的全球贸易增加新的不确定性之前作出的。在全球卫生官员防控疫情的情况下,疫情起码也可能导致供应链和贸易部分中断。

由于美国仍对每年近3,7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产品加征关税,要说全球贸易环境将会改善可能还为时过早。

Lowy Institute东南亚项目主任Ben Bland表示:“举例来说,虽然一些新的工厂可能会迁到越南,但美中贸易下滑和全球保护主义抬头都是重大不利因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中为期两年的贸易战颠覆了全球商业格局,给全球贸易增长踩下急刹车,但同时也给少数几个行业和国家带来一定好处,令其得以在两个大国的角力中坐收渔翁之利。


去年4月运抵中国广东省的丰田汽车。日本汽车生产商从美中贸易争端中获益,因为中国降低了从美国以外国家进口汽车的关税。

Josh Zumbrun in Washington 发自华盛顿 / Feliz Solomon 发自新加坡 / Jeffrey Lewis 发自圣保罗

OR--商业新媒体 】美中为期两年的贸易战颠覆了全球商业格局,给全球贸易增长踩下急刹车,但同时也给少数几个行业和国家带来一定好处,令其得以在两个大国的角力中坐收渔翁之利。

去年全球贸易增速降至微不足道的1%,2018年和2017年分别为4%和6%。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这是40年来的第四糟糕表现,也是经济衰退时期以外的最糟糕表现。

几个因素导致了贸易放缓,但分析师认为,美中贸易战是最大单一因素。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进口国,每年都进口超过2万亿美元商品。关税和其他措施导致两国之间的贸易放缓,而且这种缺口不能完全由从其他国家的进口来填补。

贸易低迷的背后,是美国对华农产品、飞机和机械销售减少,以及中国对美国的电子产品和工业用品销售的下降。在某些情况下,外国供应商无法填补这一缺口,因此许多衡量工厂活动和需求的指标都出现下滑。

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副首席经济学家Sergi Lanau说,如果没有美中贸易战带来的贸易不确定性,全球增长和投资水平可能会更高。

根据Trade Data Monitor汇编整理的美国和中国贸易数据,总体来看,2019年中国进口额下降了590亿美元,而美国进口额下降了420亿美元。

不过,假如贸易没有转向许多其他国家,美国和中国的贸易降幅会大得多。去年美国进口变化最大的15个国家中,有11个国家对美国的出口出现增长,只有四个国家对美国的出口出现下降。中国方面,去年中国进口变化最大的15个国家中,有七个国家对华出口出现增长,八个国家对华出口下降。

让我们来看看那些在全球贸易体系中趁机补缺的经济体。

东南亚

中国失越南得,从中国工厂转移到越南和其他劳动力成本较低的东南亚国家的长期趋势正在加速。

多年来,越南与美国的服装贸易一直在增长,去年美国从越南的进口总额为660亿美元,其中服装进口占到了约三分之一。不过,来自越南的其他类目的出口也在迅速增长——手机进口增加了约60亿美元,而家具、电信设备和电脑芯片对美国的出口分别增加了约20亿美元。

咨询公司Control Risks合伙人Dane Chamorro表示,贸易专家警告称,与实际情况相比这样的增幅似乎有些夸大,因为这些数字反映了中国产品为规避美国关税而采取的改道措施——“除了改变包装盒上的标签外,通常什么都不会改变”。

其他东亚、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对美国的出口增幅较小,其中包括台湾、韩国、泰国、马来西亚和菲律宾。

拉丁美洲

拉美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巴西和墨西哥从美中贸易战中获得的好处有限。

巴西农民已经尝到了大豆需求增加的甜头,特别是在2018年中国停止从美国购买大豆之后。当美国农业深陷不景气的泥潭之时,巴西仅在2018年一年就向中国出口了80亿美元的油籽。

不过,去年巴西农业的表现并没有那么强劲,随着非洲猪瘟的爆发,中国的猪群大量死亡,降低了作为动物饲料的大豆的需求,导致巴西大豆出口下降。尽管如此,去年中国从巴西的进口规模增长20亿美元,自2017年以来累计增长200亿美元。

圣保罗Datagro大豆和玉米分析师Flavio Franca称,虽然中国买家对巴西大豆支付了溢价,但没有完全抵消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下滑的影响。

他表示:“在2018年,这里的农户至少能多卖出去一点产品,消耗一些库存,获得一些额外收入。”

与此同时,美国从墨西哥进口额的增幅为美国贸易伙伴中第二高,仅次于越南。而这是在墨西哥本身也与美国政府存在贸易问题的情况下取得的;美墨之间的问题包括协商替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NAFTA)的协定,以及美国在2019年中威胁要对墨西哥所有出口商品加征关税,除非墨西哥控制涌向美国边境的中美洲移民数量。

欧洲

欧洲的出口引擎德国受到了中国经济放缓导致需求疲软的影响。中国对美国商品征收关税也让德国付出代价:宝马公司(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和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旗下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在美国生产供中国市场的运动型多用途车(SUV)。

此外,德国还受到特朗普威胁要对全球汽车出口施加关税的困扰。这一威胁没有落实,但也从未取消。

2018年,对外贸易拖累了德国经济1.3个百分点,而2017年贸易对德国经济的提振作用为1个百分点。但据摩根大通(JPMorgan)经济学家的计算,意大利只受到了轻微的影响,而且欧洲其他国家还从贸易中获得了一定的支撑。

虽然特朗普政府出于各种原因威胁要对欧洲征收广泛关税,但真正落实的只有2018年初的全球钢铝关税,以及美国根据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的裁决向欧盟约75亿美元商品征收的一套较温和关税;WTO此前裁定欧盟存在补贴飞机制造行业的行为。

尽管德国出口大幅下降,但欧盟整体对美国的出口在2019年攀升了10.3%。荷兰和法国对美国的出口额均增长逾50亿美元,爱尔兰增长40亿美元,比利时增长30亿美元,意大利增长20亿美元。

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填补了波音公司(Boeing Co., BA)旗下737 Max喷气式飞机停飞留下的缺口,为增加法国的飞机出口做出了贡献。爱尔兰和比利时的药品出口有所上升,荷兰的石油产品和工业机械品出口也有所增长。

尽管欧洲努力在全球贸易战中保持中立,美欧贸易出人意料地保持良好,但外国投资却表现不佳。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Trade and Development)公布的数据,2019年欧盟的外商直接投资较2018年下降了15%。

日本

日本财务省1月2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日本出口下降5.6%,为三年来首次出现年度下降。日本对中国的出口下降了7.6%,对美国的出口下降了1.4%。

不过最近的迹象表明,最糟糕的时期可能已经过去,去年12月,日本对华出口出现10个月来的首次增长。

一些经济学家说,日本汽车生产商从美中贸易争端中获益,因为中国降低了从美国以外国家进口汽车的关税。

中国降低了从美国以外国家进口汽车的关税,利好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 7203.TO)等公司,该公司从日本向中国出口豪华车雷克萨斯(Lexus)系列。雷克萨斯去年在中国(包括香港)的销量增长25%,至20.2万辆。尽管中国汽车市场疲软,但丰田汽车在华总销量仍增长9%,至162万辆。

展望未来

随着美中贸易战休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20年全球贸易增速将提高至约3%,去年增长约1%。

目前,这一预测假设美国和主要贸易伙伴间仍然休战,巴西、墨西哥、印度和俄罗斯等众多大型新兴市场的经济改善。今年初全球制造业数据显示出企稳的迹象,这对IMF的预测构成支撑。

但上述预期基本是在中国疫情为2020年的全球贸易增加新的不确定性之前作出的。在全球卫生官员防控疫情的情况下,疫情起码也可能导致供应链和贸易部分中断。

由于美国仍对每年近3,7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产品加征关税,要说全球贸易环境将会改善可能还为时过早。

Lowy Institute东南亚项目主任Ben Bland表示:“举例来说,虽然一些新的工厂可能会迁到越南,但美中贸易下滑和全球保护主义抬头都是重大不利因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