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本届奥斯卡强手如云,堪称“大年”;当晚的主角无疑是韩国电影《寄生虫》。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东部时间2020年2月9日,第9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在好莱坞杜比剧院举行。

本届奥斯卡强手如云,堪称“大年”。获得戛纳金棕榈《寄生虫》和威尼斯金狮《小丑》同时入围,这是奥斯卡历史上第一次;《小丑》《1917》《爱尔兰人》《好莱坞往事》获得10项及以上奥斯卡提名,这也是历史第一次;而在豆瓣上,除了《好莱坞往事》获得了7.3分以外,所有的最佳电影入围影片得分都在8分以上。另外,《小丑》以入围11项奖项超越曾经入围8个奖项的《黑暗骑士》,成为奥斯卡史上入围奖项最多的漫改电影。

当晚的主角无疑是韩国电影《寄生虫》。由韩国导演奉俊昊执导的《寄生虫》连续获得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国际影片奖(最佳外语片奖)和最佳原创剧本奖,这是韩国电影首次获得奥斯卡奖,同时也是21世纪以来亚洲电影第5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奖(最佳外语片奖)(前四次分别《卧虎藏龙》《入殓师》《一次别离》《推销员》),最重要的是,这是奥斯卡历史上第一部非英语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实现了韩国电影乃至亚洲电影历史的突破,成为大赢家。

奉俊昊在发表获奖感言时向在场与他同时提名最佳导演的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致敬,由衷感谢他启迪自己走上电影之路。同时感谢他的好友、另一位世界著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对自己的提携。

布拉德·皮特凭借其在《好莱坞往事》的表演获得最佳男配角奖,这是皮特入行33年,4次提名演技类奖项后首次获奖,上次他曾凭借《为奴十二年》制片拿过一次小金人,就在不久前布拉德·皮特还曾凭借此角拿下金球奖最佳男配角奖。

劳拉·邓恩(Laura Dern)凭藉《婚姻故事》首次夺得最佳女配角奖。邓恩曾获金球奖等多个颁奖礼的最佳女配角奖,一直被视为本届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大热之选,最后她也不负众望夺得奖项。

华金·菲尼克斯凭借《小丑》获得最佳男主角奖。小丑(Joker)源于超级英雄《蝙蝠侠》中的反派人物,菲尼克斯用精湛的演技讲述了Arthur Fleck成为臭名昭著小丑的前因后果,获得影帝殊荣实至名归。这也是继《蝙蝠侠:黑暗骑士》希斯·莱杰之后,小丑这个DC电影角色获得的第二个奥斯卡表演类大奖。

蕾妮·齐薇格凭借《朱迪》获得最佳女主角奖。这是她首次获封奥斯卡影后,也是第二次获得奥斯卡奖,她曾凭借《冷山》在第76届奥斯卡获得最佳女配角奖。

由Netflix出品的记录片《美国工厂》夺得最佳纪录长片奖,该片也是奥巴马担任制片人后的首部纪录片。影片以2008年金融危机,通用汽车在俄亥俄州代顿工厂倒闭,整个社区陷入萧条为背景。讲述了中国福耀玻璃集团,接手美国俄亥俄州一座废弃的通用汽车工厂,将其改为玻璃制作工厂并雇请上千位蓝领美国员工的故事。

《美国工厂》导演Steve Bognar和Julia Reichert领奖时表示:“工人们的境遇越来越难了。我们相信情况会变好,只要全世界工人,团结起来。”并用中文说:“谢谢曹德旺。”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的奥斯卡在致敬已逝电影人的环节中,缅怀了已逝NBA球星科比·布莱恩特。虽然科比并不是正式的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成员,因其2018年凭借《亲爱的篮球》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故以电影人的身份在奥斯卡颁奖礼被缅怀。另外,年前在拍摄综艺节目时不幸离世的中国台湾演员高以翔的画面也出现在了缅怀视频中。

以下是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完整获奖名单:

最佳影片:《寄生虫》

最佳导演:奉俊昊《寄生虫》

最佳男主角:华金·菲尼克斯《小丑》

最佳女主角:蕾妮·齐薇格《朱迪》

最佳男配角:布拉德·皮特《好莱坞往事》

最佳女配角:劳拉·邓恩《婚姻故事》

最佳原创剧本:《寄生虫》奉俊昊、韩进元

最佳改编剧本:《乔乔的异想世界》

最佳动画长片:《玩具总动员4》

最佳动画长片:《发之恋》

最佳国际电影:《寄生虫》

最佳纪录长片:《美国工厂》

最佳摄影:《1917》罗杰·迪金斯

最佳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音效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音响效果:《1917》

最佳艺术指导:《好莱坞往事》

最佳服装设计:《小妇人》

最佳原创歌曲:(I’m Gonna) Love Me Again——《火箭人》

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爆炸新闻》

最佳视觉效果:《1917》

最佳原创配乐:《小丑》

最佳纪录短片:《女孩的战地滑板课》

最佳真人短片:《The Neighbours' Window》

延伸阅读:豆瓣8.7分,年度爆款电影来了

为了这部荣膺戛纳电影节最高荣誉、且在韩国本土创下1000万人次票房纪录的电影,我找了一个周六的晚上,推掉了所有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孤单的社交活动,为自己点了一桌子炸鸡、薯条和“快乐肥宅水”这类当代年轻人的“精神鸦片”,打开手机的飞行模式,关上了出租房的灯,拉上窗帘隔绝了CBD闪耀的夜色,只留下电脑屏幕里的深色色调。

两个小时之后,我尝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以一个新闻从业者的角度去客观地看待这个故事中,奉俊昊导演预留的每一种可能性。

如果,基宇的朋友没有让他顶替自己进入朴家做家教?

不可辩驳的是,这是一切后续事件的导火索。但如果在日常生活里,这看上去其实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如果自己有什么“美差”需要与别人一起,“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失为一个好选择。人际关系里,维护和强化彼此的感情本就比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关系更简单——而这种“熟人法则”恰好也给了金家“可乘之机”。

但在这个假设里,唯一的漏洞便是基宇的学历问题。即使在好友看来,基宇是有实力胜任这一份工作的,但谎言就是谎言。如果想要圆谎,基宇和家人必须要用更大的谎言去掩饰。

如果,基宇一家没有一个接着一个地“平步青云”?

更大的谎言们接踵而来,伴随着计谋、策略乃至家庭成员间坚不可摧的团队精神。但如果这个故事,仅仅停留在了基宇成为家庭教师这个阶段,未必不能给这个底层家庭带来生活质量的改善;通过这个富裕家庭,也未必不能给金家长子其他的进阶机会;而公主和平民男子的爱情线未必也可能会给金家带来些别的什么。

但在这个假设里,唯一的问题在于金家需要钱——很多钱——能让他们从餐桌上的糟糠到吃得起司机食堂里的新鲜饭菜,再到比萨饼。而最根本的拷问就来自于这里:金家人为什么需要钱?

如果,那个雨夜里,金家没有开门让前任管家进来?

这是真相大白的瞬间,这是让人明明白白看到片名内含意义的场面。曾经看到一篇关于《寄生虫》的分析是说上层阶级和下层阶级的对立体现在“门”上:当基宇的好友来看他时,都没有敲门就进了屋子;但基宇第一次去朴家面试时,那一扇一扇的门隔绝的就是财富、身份、地位、权力所隔绝的不同社会形态。

可那扇位于金字塔顶端、却通往地下室的门呢?它背后的秘密和真相究竟又是怎样的?所以,无论这个假设是否成立,海市蜃楼般的骗局终究会有支离破碎的一天——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而已。

如果,那个雨夜,金家人没有选择在富裕的大房子里享乐?

常言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但这部电影里我最为触动的场面,恰好是水往低处流,人也在往低处走。如果这一家人早早地回到家里,是不是可以挽救一点暴雨里的家庭财产损失呢?哪怕只是杯水车薪,最起码,那个裱起了母亲运动奖牌的相框,不会有那么多的积水。而金家的父亲,也不会听到来自自己雇主的如此直接且伤人的最真实的不屑。

但这也是一个不可能的假设了——尤其在奉俊昊导演顺水推舟地把前三个假设一一推翻的情况下,我们要看到的,依然是那个最根本的问题:金家人为什么需要钱?

没有如果

社会底层、靠着最简单的手工活维持生计的金家人,需要钱;但他们所仰视的朴家人,也需要钱。贫者求财,满足的是基本的温饱;富者求财,为的可能就是在基本物质需求之上的别的什么了。这是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所构造的社会金字塔,也是《寄生虫》里呈现的极端对立面。

人类社会的发展几经岁月,阶级的固化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但当我一气呵成看完了《寄生虫》,我情不自禁地问自己,你属于哪个阶级?

人类自始至终都在寻找自己在社会中的地位,但这个“地位”却会被很多因素而改变。很多人做着自己喜欢或者体面的工作、有不错的硬件和软件条件、有能力负担自己生活中可大可小的支出,但依然在房子、车子、票子、孩子的焦虑里惶惶不安。《寄生虫》只是将普通人的小心翼翼隐藏的一面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刻画出来了——绝大多数时候,我们的生活没有那么糟糕,不需要给自己那么多假设。

但,“我要赚钱,赚很多很多钱,但首先要开始赚钱——这是根本性的计划。”撰文、编辑/林一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寄生虫》横扫奥斯卡,获最佳影片等四项大奖

发布日期:2020-02-10 13:53
摘要:本届奥斯卡强手如云,堪称“大年”;当晚的主角无疑是韩国电影《寄生虫》。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东部时间2020年2月9日,第9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在好莱坞杜比剧院举行。

本届奥斯卡强手如云,堪称“大年”。获得戛纳金棕榈《寄生虫》和威尼斯金狮《小丑》同时入围,这是奥斯卡历史上第一次;《小丑》《1917》《爱尔兰人》《好莱坞往事》获得10项及以上奥斯卡提名,这也是历史第一次;而在豆瓣上,除了《好莱坞往事》获得了7.3分以外,所有的最佳电影入围影片得分都在8分以上。另外,《小丑》以入围11项奖项超越曾经入围8个奖项的《黑暗骑士》,成为奥斯卡史上入围奖项最多的漫改电影。

当晚的主角无疑是韩国电影《寄生虫》。由韩国导演奉俊昊执导的《寄生虫》连续获得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国际影片奖(最佳外语片奖)和最佳原创剧本奖,这是韩国电影首次获得奥斯卡奖,同时也是21世纪以来亚洲电影第5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奖(最佳外语片奖)(前四次分别《卧虎藏龙》《入殓师》《一次别离》《推销员》),最重要的是,这是奥斯卡历史上第一部非英语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实现了韩国电影乃至亚洲电影历史的突破,成为大赢家。

奉俊昊在发表获奖感言时向在场与他同时提名最佳导演的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致敬,由衷感谢他启迪自己走上电影之路。同时感谢他的好友、另一位世界著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对自己的提携。

布拉德·皮特凭借其在《好莱坞往事》的表演获得最佳男配角奖,这是皮特入行33年,4次提名演技类奖项后首次获奖,上次他曾凭借《为奴十二年》制片拿过一次小金人,就在不久前布拉德·皮特还曾凭借此角拿下金球奖最佳男配角奖。

劳拉·邓恩(Laura Dern)凭藉《婚姻故事》首次夺得最佳女配角奖。邓恩曾获金球奖等多个颁奖礼的最佳女配角奖,一直被视为本届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大热之选,最后她也不负众望夺得奖项。

华金·菲尼克斯凭借《小丑》获得最佳男主角奖。小丑(Joker)源于超级英雄《蝙蝠侠》中的反派人物,菲尼克斯用精湛的演技讲述了Arthur Fleck成为臭名昭著小丑的前因后果,获得影帝殊荣实至名归。这也是继《蝙蝠侠:黑暗骑士》希斯·莱杰之后,小丑这个DC电影角色获得的第二个奥斯卡表演类大奖。

蕾妮·齐薇格凭借《朱迪》获得最佳女主角奖。这是她首次获封奥斯卡影后,也是第二次获得奥斯卡奖,她曾凭借《冷山》在第76届奥斯卡获得最佳女配角奖。

由Netflix出品的记录片《美国工厂》夺得最佳纪录长片奖,该片也是奥巴马担任制片人后的首部纪录片。影片以2008年金融危机,通用汽车在俄亥俄州代顿工厂倒闭,整个社区陷入萧条为背景。讲述了中国福耀玻璃集团,接手美国俄亥俄州一座废弃的通用汽车工厂,将其改为玻璃制作工厂并雇请上千位蓝领美国员工的故事。

《美国工厂》导演Steve Bognar和Julia Reichert领奖时表示:“工人们的境遇越来越难了。我们相信情况会变好,只要全世界工人,团结起来。”并用中文说:“谢谢曹德旺。”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的奥斯卡在致敬已逝电影人的环节中,缅怀了已逝NBA球星科比·布莱恩特。虽然科比并不是正式的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成员,因其2018年凭借《亲爱的篮球》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故以电影人的身份在奥斯卡颁奖礼被缅怀。另外,年前在拍摄综艺节目时不幸离世的中国台湾演员高以翔的画面也出现在了缅怀视频中。

以下是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完整获奖名单:

最佳影片:《寄生虫》

最佳导演:奉俊昊《寄生虫》

最佳男主角:华金·菲尼克斯《小丑》

最佳女主角:蕾妮·齐薇格《朱迪》

最佳男配角:布拉德·皮特《好莱坞往事》

最佳女配角:劳拉·邓恩《婚姻故事》

最佳原创剧本:《寄生虫》奉俊昊、韩进元

最佳改编剧本:《乔乔的异想世界》

最佳动画长片:《玩具总动员4》

最佳动画长片:《发之恋》

最佳国际电影:《寄生虫》

最佳纪录长片:《美国工厂》

最佳摄影:《1917》罗杰·迪金斯

最佳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音效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音响效果:《1917》

最佳艺术指导:《好莱坞往事》

最佳服装设计:《小妇人》

最佳原创歌曲:(I’m Gonna) Love Me Again——《火箭人》

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爆炸新闻》

最佳视觉效果:《1917》

最佳原创配乐:《小丑》

最佳纪录短片:《女孩的战地滑板课》

最佳真人短片:《The Neighbours' Window》

延伸阅读:豆瓣8.7分,年度爆款电影来了

为了这部荣膺戛纳电影节最高荣誉、且在韩国本土创下1000万人次票房纪录的电影,我找了一个周六的晚上,推掉了所有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孤单的社交活动,为自己点了一桌子炸鸡、薯条和“快乐肥宅水”这类当代年轻人的“精神鸦片”,打开手机的飞行模式,关上了出租房的灯,拉上窗帘隔绝了CBD闪耀的夜色,只留下电脑屏幕里的深色色调。

两个小时之后,我尝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以一个新闻从业者的角度去客观地看待这个故事中,奉俊昊导演预留的每一种可能性。

如果,基宇的朋友没有让他顶替自己进入朴家做家教?

不可辩驳的是,这是一切后续事件的导火索。但如果在日常生活里,这看上去其实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如果自己有什么“美差”需要与别人一起,“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失为一个好选择。人际关系里,维护和强化彼此的感情本就比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关系更简单——而这种“熟人法则”恰好也给了金家“可乘之机”。

但在这个假设里,唯一的漏洞便是基宇的学历问题。即使在好友看来,基宇是有实力胜任这一份工作的,但谎言就是谎言。如果想要圆谎,基宇和家人必须要用更大的谎言去掩饰。

如果,基宇一家没有一个接着一个地“平步青云”?

更大的谎言们接踵而来,伴随着计谋、策略乃至家庭成员间坚不可摧的团队精神。但如果这个故事,仅仅停留在了基宇成为家庭教师这个阶段,未必不能给这个底层家庭带来生活质量的改善;通过这个富裕家庭,也未必不能给金家长子其他的进阶机会;而公主和平民男子的爱情线未必也可能会给金家带来些别的什么。

但在这个假设里,唯一的问题在于金家需要钱——很多钱——能让他们从餐桌上的糟糠到吃得起司机食堂里的新鲜饭菜,再到比萨饼。而最根本的拷问就来自于这里:金家人为什么需要钱?

如果,那个雨夜里,金家没有开门让前任管家进来?

这是真相大白的瞬间,这是让人明明白白看到片名内含意义的场面。曾经看到一篇关于《寄生虫》的分析是说上层阶级和下层阶级的对立体现在“门”上:当基宇的好友来看他时,都没有敲门就进了屋子;但基宇第一次去朴家面试时,那一扇一扇的门隔绝的就是财富、身份、地位、权力所隔绝的不同社会形态。

可那扇位于金字塔顶端、却通往地下室的门呢?它背后的秘密和真相究竟又是怎样的?所以,无论这个假设是否成立,海市蜃楼般的骗局终究会有支离破碎的一天——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而已。

如果,那个雨夜,金家人没有选择在富裕的大房子里享乐?

常言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但这部电影里我最为触动的场面,恰好是水往低处流,人也在往低处走。如果这一家人早早地回到家里,是不是可以挽救一点暴雨里的家庭财产损失呢?哪怕只是杯水车薪,最起码,那个裱起了母亲运动奖牌的相框,不会有那么多的积水。而金家的父亲,也不会听到来自自己雇主的如此直接且伤人的最真实的不屑。

但这也是一个不可能的假设了——尤其在奉俊昊导演顺水推舟地把前三个假设一一推翻的情况下,我们要看到的,依然是那个最根本的问题:金家人为什么需要钱?

没有如果

社会底层、靠着最简单的手工活维持生计的金家人,需要钱;但他们所仰视的朴家人,也需要钱。贫者求财,满足的是基本的温饱;富者求财,为的可能就是在基本物质需求之上的别的什么了。这是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所构造的社会金字塔,也是《寄生虫》里呈现的极端对立面。

人类社会的发展几经岁月,阶级的固化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但当我一气呵成看完了《寄生虫》,我情不自禁地问自己,你属于哪个阶级?

人类自始至终都在寻找自己在社会中的地位,但这个“地位”却会被很多因素而改变。很多人做着自己喜欢或者体面的工作、有不错的硬件和软件条件、有能力负担自己生活中可大可小的支出,但依然在房子、车子、票子、孩子的焦虑里惶惶不安。《寄生虫》只是将普通人的小心翼翼隐藏的一面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刻画出来了——绝大多数时候,我们的生活没有那么糟糕,不需要给自己那么多假设。

但,“我要赚钱,赚很多很多钱,但首先要开始赚钱——这是根本性的计划。”撰文、编辑/林一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本届奥斯卡强手如云,堪称“大年”;当晚的主角无疑是韩国电影《寄生虫》。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东部时间2020年2月9日,第9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在好莱坞杜比剧院举行。

本届奥斯卡强手如云,堪称“大年”。获得戛纳金棕榈《寄生虫》和威尼斯金狮《小丑》同时入围,这是奥斯卡历史上第一次;《小丑》《1917》《爱尔兰人》《好莱坞往事》获得10项及以上奥斯卡提名,这也是历史第一次;而在豆瓣上,除了《好莱坞往事》获得了7.3分以外,所有的最佳电影入围影片得分都在8分以上。另外,《小丑》以入围11项奖项超越曾经入围8个奖项的《黑暗骑士》,成为奥斯卡史上入围奖项最多的漫改电影。

当晚的主角无疑是韩国电影《寄生虫》。由韩国导演奉俊昊执导的《寄生虫》连续获得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国际影片奖(最佳外语片奖)和最佳原创剧本奖,这是韩国电影首次获得奥斯卡奖,同时也是21世纪以来亚洲电影第5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奖(最佳外语片奖)(前四次分别《卧虎藏龙》《入殓师》《一次别离》《推销员》),最重要的是,这是奥斯卡历史上第一部非英语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实现了韩国电影乃至亚洲电影历史的突破,成为大赢家。

奉俊昊在发表获奖感言时向在场与他同时提名最佳导演的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致敬,由衷感谢他启迪自己走上电影之路。同时感谢他的好友、另一位世界著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对自己的提携。

布拉德·皮特凭借其在《好莱坞往事》的表演获得最佳男配角奖,这是皮特入行33年,4次提名演技类奖项后首次获奖,上次他曾凭借《为奴十二年》制片拿过一次小金人,就在不久前布拉德·皮特还曾凭借此角拿下金球奖最佳男配角奖。

劳拉·邓恩(Laura Dern)凭藉《婚姻故事》首次夺得最佳女配角奖。邓恩曾获金球奖等多个颁奖礼的最佳女配角奖,一直被视为本届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大热之选,最后她也不负众望夺得奖项。

华金·菲尼克斯凭借《小丑》获得最佳男主角奖。小丑(Joker)源于超级英雄《蝙蝠侠》中的反派人物,菲尼克斯用精湛的演技讲述了Arthur Fleck成为臭名昭著小丑的前因后果,获得影帝殊荣实至名归。这也是继《蝙蝠侠:黑暗骑士》希斯·莱杰之后,小丑这个DC电影角色获得的第二个奥斯卡表演类大奖。

蕾妮·齐薇格凭借《朱迪》获得最佳女主角奖。这是她首次获封奥斯卡影后,也是第二次获得奥斯卡奖,她曾凭借《冷山》在第76届奥斯卡获得最佳女配角奖。

由Netflix出品的记录片《美国工厂》夺得最佳纪录长片奖,该片也是奥巴马担任制片人后的首部纪录片。影片以2008年金融危机,通用汽车在俄亥俄州代顿工厂倒闭,整个社区陷入萧条为背景。讲述了中国福耀玻璃集团,接手美国俄亥俄州一座废弃的通用汽车工厂,将其改为玻璃制作工厂并雇请上千位蓝领美国员工的故事。

《美国工厂》导演Steve Bognar和Julia Reichert领奖时表示:“工人们的境遇越来越难了。我们相信情况会变好,只要全世界工人,团结起来。”并用中文说:“谢谢曹德旺。”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的奥斯卡在致敬已逝电影人的环节中,缅怀了已逝NBA球星科比·布莱恩特。虽然科比并不是正式的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成员,因其2018年凭借《亲爱的篮球》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故以电影人的身份在奥斯卡颁奖礼被缅怀。另外,年前在拍摄综艺节目时不幸离世的中国台湾演员高以翔的画面也出现在了缅怀视频中。

以下是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完整获奖名单:

最佳影片:《寄生虫》

最佳导演:奉俊昊《寄生虫》

最佳男主角:华金·菲尼克斯《小丑》

最佳女主角:蕾妮·齐薇格《朱迪》

最佳男配角:布拉德·皮特《好莱坞往事》

最佳女配角:劳拉·邓恩《婚姻故事》

最佳原创剧本:《寄生虫》奉俊昊、韩进元

最佳改编剧本:《乔乔的异想世界》

最佳动画长片:《玩具总动员4》

最佳动画长片:《发之恋》

最佳国际电影:《寄生虫》

最佳纪录长片:《美国工厂》

最佳摄影:《1917》罗杰·迪金斯

最佳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音效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音响效果:《1917》

最佳艺术指导:《好莱坞往事》

最佳服装设计:《小妇人》

最佳原创歌曲:(I’m Gonna) Love Me Again——《火箭人》

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爆炸新闻》

最佳视觉效果:《1917》

最佳原创配乐:《小丑》

最佳纪录短片:《女孩的战地滑板课》

最佳真人短片:《The Neighbours' Window》

延伸阅读:豆瓣8.7分,年度爆款电影来了

为了这部荣膺戛纳电影节最高荣誉、且在韩国本土创下1000万人次票房纪录的电影,我找了一个周六的晚上,推掉了所有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孤单的社交活动,为自己点了一桌子炸鸡、薯条和“快乐肥宅水”这类当代年轻人的“精神鸦片”,打开手机的飞行模式,关上了出租房的灯,拉上窗帘隔绝了CBD闪耀的夜色,只留下电脑屏幕里的深色色调。

两个小时之后,我尝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以一个新闻从业者的角度去客观地看待这个故事中,奉俊昊导演预留的每一种可能性。

如果,基宇的朋友没有让他顶替自己进入朴家做家教?

不可辩驳的是,这是一切后续事件的导火索。但如果在日常生活里,这看上去其实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如果自己有什么“美差”需要与别人一起,“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失为一个好选择。人际关系里,维护和强化彼此的感情本就比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关系更简单——而这种“熟人法则”恰好也给了金家“可乘之机”。

但在这个假设里,唯一的漏洞便是基宇的学历问题。即使在好友看来,基宇是有实力胜任这一份工作的,但谎言就是谎言。如果想要圆谎,基宇和家人必须要用更大的谎言去掩饰。

如果,基宇一家没有一个接着一个地“平步青云”?

更大的谎言们接踵而来,伴随着计谋、策略乃至家庭成员间坚不可摧的团队精神。但如果这个故事,仅仅停留在了基宇成为家庭教师这个阶段,未必不能给这个底层家庭带来生活质量的改善;通过这个富裕家庭,也未必不能给金家长子其他的进阶机会;而公主和平民男子的爱情线未必也可能会给金家带来些别的什么。

但在这个假设里,唯一的问题在于金家需要钱——很多钱——能让他们从餐桌上的糟糠到吃得起司机食堂里的新鲜饭菜,再到比萨饼。而最根本的拷问就来自于这里:金家人为什么需要钱?

如果,那个雨夜里,金家没有开门让前任管家进来?

这是真相大白的瞬间,这是让人明明白白看到片名内含意义的场面。曾经看到一篇关于《寄生虫》的分析是说上层阶级和下层阶级的对立体现在“门”上:当基宇的好友来看他时,都没有敲门就进了屋子;但基宇第一次去朴家面试时,那一扇一扇的门隔绝的就是财富、身份、地位、权力所隔绝的不同社会形态。

可那扇位于金字塔顶端、却通往地下室的门呢?它背后的秘密和真相究竟又是怎样的?所以,无论这个假设是否成立,海市蜃楼般的骗局终究会有支离破碎的一天——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而已。

如果,那个雨夜,金家人没有选择在富裕的大房子里享乐?

常言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但这部电影里我最为触动的场面,恰好是水往低处流,人也在往低处走。如果这一家人早早地回到家里,是不是可以挽救一点暴雨里的家庭财产损失呢?哪怕只是杯水车薪,最起码,那个裱起了母亲运动奖牌的相框,不会有那么多的积水。而金家的父亲,也不会听到来自自己雇主的如此直接且伤人的最真实的不屑。

但这也是一个不可能的假设了——尤其在奉俊昊导演顺水推舟地把前三个假设一一推翻的情况下,我们要看到的,依然是那个最根本的问题:金家人为什么需要钱?

没有如果

社会底层、靠着最简单的手工活维持生计的金家人,需要钱;但他们所仰视的朴家人,也需要钱。贫者求财,满足的是基本的温饱;富者求财,为的可能就是在基本物质需求之上的别的什么了。这是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所构造的社会金字塔,也是《寄生虫》里呈现的极端对立面。

人类社会的发展几经岁月,阶级的固化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但当我一气呵成看完了《寄生虫》,我情不自禁地问自己,你属于哪个阶级?

人类自始至终都在寻找自己在社会中的地位,但这个“地位”却会被很多因素而改变。很多人做着自己喜欢或者体面的工作、有不错的硬件和软件条件、有能力负担自己生活中可大可小的支出,但依然在房子、车子、票子、孩子的焦虑里惶惶不安。《寄生虫》只是将普通人的小心翼翼隐藏的一面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刻画出来了——绝大多数时候,我们的生活没有那么糟糕,不需要给自己那么多假设。

但,“我要赚钱,赚很多很多钱,但首先要开始赚钱——这是根本性的计划。”撰文、编辑/林一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寄生虫》横扫奥斯卡,获最佳影片等四项大奖

发布日期:2020-02-10 13:53
摘要:本届奥斯卡强手如云,堪称“大年”;当晚的主角无疑是韩国电影《寄生虫》。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东部时间2020年2月9日,第9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在好莱坞杜比剧院举行。

本届奥斯卡强手如云,堪称“大年”。获得戛纳金棕榈《寄生虫》和威尼斯金狮《小丑》同时入围,这是奥斯卡历史上第一次;《小丑》《1917》《爱尔兰人》《好莱坞往事》获得10项及以上奥斯卡提名,这也是历史第一次;而在豆瓣上,除了《好莱坞往事》获得了7.3分以外,所有的最佳电影入围影片得分都在8分以上。另外,《小丑》以入围11项奖项超越曾经入围8个奖项的《黑暗骑士》,成为奥斯卡史上入围奖项最多的漫改电影。

当晚的主角无疑是韩国电影《寄生虫》。由韩国导演奉俊昊执导的《寄生虫》连续获得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国际影片奖(最佳外语片奖)和最佳原创剧本奖,这是韩国电影首次获得奥斯卡奖,同时也是21世纪以来亚洲电影第5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奖(最佳外语片奖)(前四次分别《卧虎藏龙》《入殓师》《一次别离》《推销员》),最重要的是,这是奥斯卡历史上第一部非英语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实现了韩国电影乃至亚洲电影历史的突破,成为大赢家。

奉俊昊在发表获奖感言时向在场与他同时提名最佳导演的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致敬,由衷感谢他启迪自己走上电影之路。同时感谢他的好友、另一位世界著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对自己的提携。

布拉德·皮特凭借其在《好莱坞往事》的表演获得最佳男配角奖,这是皮特入行33年,4次提名演技类奖项后首次获奖,上次他曾凭借《为奴十二年》制片拿过一次小金人,就在不久前布拉德·皮特还曾凭借此角拿下金球奖最佳男配角奖。

劳拉·邓恩(Laura Dern)凭藉《婚姻故事》首次夺得最佳女配角奖。邓恩曾获金球奖等多个颁奖礼的最佳女配角奖,一直被视为本届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大热之选,最后她也不负众望夺得奖项。

华金·菲尼克斯凭借《小丑》获得最佳男主角奖。小丑(Joker)源于超级英雄《蝙蝠侠》中的反派人物,菲尼克斯用精湛的演技讲述了Arthur Fleck成为臭名昭著小丑的前因后果,获得影帝殊荣实至名归。这也是继《蝙蝠侠:黑暗骑士》希斯·莱杰之后,小丑这个DC电影角色获得的第二个奥斯卡表演类大奖。

蕾妮·齐薇格凭借《朱迪》获得最佳女主角奖。这是她首次获封奥斯卡影后,也是第二次获得奥斯卡奖,她曾凭借《冷山》在第76届奥斯卡获得最佳女配角奖。

由Netflix出品的记录片《美国工厂》夺得最佳纪录长片奖,该片也是奥巴马担任制片人后的首部纪录片。影片以2008年金融危机,通用汽车在俄亥俄州代顿工厂倒闭,整个社区陷入萧条为背景。讲述了中国福耀玻璃集团,接手美国俄亥俄州一座废弃的通用汽车工厂,将其改为玻璃制作工厂并雇请上千位蓝领美国员工的故事。

《美国工厂》导演Steve Bognar和Julia Reichert领奖时表示:“工人们的境遇越来越难了。我们相信情况会变好,只要全世界工人,团结起来。”并用中文说:“谢谢曹德旺。”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的奥斯卡在致敬已逝电影人的环节中,缅怀了已逝NBA球星科比·布莱恩特。虽然科比并不是正式的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成员,因其2018年凭借《亲爱的篮球》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故以电影人的身份在奥斯卡颁奖礼被缅怀。另外,年前在拍摄综艺节目时不幸离世的中国台湾演员高以翔的画面也出现在了缅怀视频中。

以下是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完整获奖名单:

最佳影片:《寄生虫》

最佳导演:奉俊昊《寄生虫》

最佳男主角:华金·菲尼克斯《小丑》

最佳女主角:蕾妮·齐薇格《朱迪》

最佳男配角:布拉德·皮特《好莱坞往事》

最佳女配角:劳拉·邓恩《婚姻故事》

最佳原创剧本:《寄生虫》奉俊昊、韩进元

最佳改编剧本:《乔乔的异想世界》

最佳动画长片:《玩具总动员4》

最佳动画长片:《发之恋》

最佳国际电影:《寄生虫》

最佳纪录长片:《美国工厂》

最佳摄影:《1917》罗杰·迪金斯

最佳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音效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音响效果:《1917》

最佳艺术指导:《好莱坞往事》

最佳服装设计:《小妇人》

最佳原创歌曲:(I’m Gonna) Love Me Again——《火箭人》

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爆炸新闻》

最佳视觉效果:《1917》

最佳原创配乐:《小丑》

最佳纪录短片:《女孩的战地滑板课》

最佳真人短片:《The Neighbours' Window》

延伸阅读:豆瓣8.7分,年度爆款电影来了

为了这部荣膺戛纳电影节最高荣誉、且在韩国本土创下1000万人次票房纪录的电影,我找了一个周六的晚上,推掉了所有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孤单的社交活动,为自己点了一桌子炸鸡、薯条和“快乐肥宅水”这类当代年轻人的“精神鸦片”,打开手机的飞行模式,关上了出租房的灯,拉上窗帘隔绝了CBD闪耀的夜色,只留下电脑屏幕里的深色色调。

两个小时之后,我尝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以一个新闻从业者的角度去客观地看待这个故事中,奉俊昊导演预留的每一种可能性。

如果,基宇的朋友没有让他顶替自己进入朴家做家教?

不可辩驳的是,这是一切后续事件的导火索。但如果在日常生活里,这看上去其实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如果自己有什么“美差”需要与别人一起,“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失为一个好选择。人际关系里,维护和强化彼此的感情本就比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关系更简单——而这种“熟人法则”恰好也给了金家“可乘之机”。

但在这个假设里,唯一的漏洞便是基宇的学历问题。即使在好友看来,基宇是有实力胜任这一份工作的,但谎言就是谎言。如果想要圆谎,基宇和家人必须要用更大的谎言去掩饰。

如果,基宇一家没有一个接着一个地“平步青云”?

更大的谎言们接踵而来,伴随着计谋、策略乃至家庭成员间坚不可摧的团队精神。但如果这个故事,仅仅停留在了基宇成为家庭教师这个阶段,未必不能给这个底层家庭带来生活质量的改善;通过这个富裕家庭,也未必不能给金家长子其他的进阶机会;而公主和平民男子的爱情线未必也可能会给金家带来些别的什么。

但在这个假设里,唯一的问题在于金家需要钱——很多钱——能让他们从餐桌上的糟糠到吃得起司机食堂里的新鲜饭菜,再到比萨饼。而最根本的拷问就来自于这里:金家人为什么需要钱?

如果,那个雨夜里,金家没有开门让前任管家进来?

这是真相大白的瞬间,这是让人明明白白看到片名内含意义的场面。曾经看到一篇关于《寄生虫》的分析是说上层阶级和下层阶级的对立体现在“门”上:当基宇的好友来看他时,都没有敲门就进了屋子;但基宇第一次去朴家面试时,那一扇一扇的门隔绝的就是财富、身份、地位、权力所隔绝的不同社会形态。

可那扇位于金字塔顶端、却通往地下室的门呢?它背后的秘密和真相究竟又是怎样的?所以,无论这个假设是否成立,海市蜃楼般的骗局终究会有支离破碎的一天——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而已。

如果,那个雨夜,金家人没有选择在富裕的大房子里享乐?

常言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但这部电影里我最为触动的场面,恰好是水往低处流,人也在往低处走。如果这一家人早早地回到家里,是不是可以挽救一点暴雨里的家庭财产损失呢?哪怕只是杯水车薪,最起码,那个裱起了母亲运动奖牌的相框,不会有那么多的积水。而金家的父亲,也不会听到来自自己雇主的如此直接且伤人的最真实的不屑。

但这也是一个不可能的假设了——尤其在奉俊昊导演顺水推舟地把前三个假设一一推翻的情况下,我们要看到的,依然是那个最根本的问题:金家人为什么需要钱?

没有如果

社会底层、靠着最简单的手工活维持生计的金家人,需要钱;但他们所仰视的朴家人,也需要钱。贫者求财,满足的是基本的温饱;富者求财,为的可能就是在基本物质需求之上的别的什么了。这是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所构造的社会金字塔,也是《寄生虫》里呈现的极端对立面。

人类社会的发展几经岁月,阶级的固化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但当我一气呵成看完了《寄生虫》,我情不自禁地问自己,你属于哪个阶级?

人类自始至终都在寻找自己在社会中的地位,但这个“地位”却会被很多因素而改变。很多人做着自己喜欢或者体面的工作、有不错的硬件和软件条件、有能力负担自己生活中可大可小的支出,但依然在房子、车子、票子、孩子的焦虑里惶惶不安。《寄生虫》只是将普通人的小心翼翼隐藏的一面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刻画出来了——绝大多数时候,我们的生活没有那么糟糕,不需要给自己那么多假设。

但,“我要赚钱,赚很多很多钱,但首先要开始赚钱——这是根本性的计划。”撰文、编辑/林一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本届奥斯卡强手如云,堪称“大年”;当晚的主角无疑是韩国电影《寄生虫》。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东部时间2020年2月9日,第9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在好莱坞杜比剧院举行。

本届奥斯卡强手如云,堪称“大年”。获得戛纳金棕榈《寄生虫》和威尼斯金狮《小丑》同时入围,这是奥斯卡历史上第一次;《小丑》《1917》《爱尔兰人》《好莱坞往事》获得10项及以上奥斯卡提名,这也是历史第一次;而在豆瓣上,除了《好莱坞往事》获得了7.3分以外,所有的最佳电影入围影片得分都在8分以上。另外,《小丑》以入围11项奖项超越曾经入围8个奖项的《黑暗骑士》,成为奥斯卡史上入围奖项最多的漫改电影。

当晚的主角无疑是韩国电影《寄生虫》。由韩国导演奉俊昊执导的《寄生虫》连续获得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国际影片奖(最佳外语片奖)和最佳原创剧本奖,这是韩国电影首次获得奥斯卡奖,同时也是21世纪以来亚洲电影第5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奖(最佳外语片奖)(前四次分别《卧虎藏龙》《入殓师》《一次别离》《推销员》),最重要的是,这是奥斯卡历史上第一部非英语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实现了韩国电影乃至亚洲电影历史的突破,成为大赢家。

奉俊昊在发表获奖感言时向在场与他同时提名最佳导演的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致敬,由衷感谢他启迪自己走上电影之路。同时感谢他的好友、另一位世界著名导演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对自己的提携。

布拉德·皮特凭借其在《好莱坞往事》的表演获得最佳男配角奖,这是皮特入行33年,4次提名演技类奖项后首次获奖,上次他曾凭借《为奴十二年》制片拿过一次小金人,就在不久前布拉德·皮特还曾凭借此角拿下金球奖最佳男配角奖。

劳拉·邓恩(Laura Dern)凭藉《婚姻故事》首次夺得最佳女配角奖。邓恩曾获金球奖等多个颁奖礼的最佳女配角奖,一直被视为本届奥斯卡最佳女配角大热之选,最后她也不负众望夺得奖项。

华金·菲尼克斯凭借《小丑》获得最佳男主角奖。小丑(Joker)源于超级英雄《蝙蝠侠》中的反派人物,菲尼克斯用精湛的演技讲述了Arthur Fleck成为臭名昭著小丑的前因后果,获得影帝殊荣实至名归。这也是继《蝙蝠侠:黑暗骑士》希斯·莱杰之后,小丑这个DC电影角色获得的第二个奥斯卡表演类大奖。

蕾妮·齐薇格凭借《朱迪》获得最佳女主角奖。这是她首次获封奥斯卡影后,也是第二次获得奥斯卡奖,她曾凭借《冷山》在第76届奥斯卡获得最佳女配角奖。

由Netflix出品的记录片《美国工厂》夺得最佳纪录长片奖,该片也是奥巴马担任制片人后的首部纪录片。影片以2008年金融危机,通用汽车在俄亥俄州代顿工厂倒闭,整个社区陷入萧条为背景。讲述了中国福耀玻璃集团,接手美国俄亥俄州一座废弃的通用汽车工厂,将其改为玻璃制作工厂并雇请上千位蓝领美国员工的故事。

《美国工厂》导演Steve Bognar和Julia Reichert领奖时表示:“工人们的境遇越来越难了。我们相信情况会变好,只要全世界工人,团结起来。”并用中文说:“谢谢曹德旺。”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的奥斯卡在致敬已逝电影人的环节中,缅怀了已逝NBA球星科比·布莱恩特。虽然科比并不是正式的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成员,因其2018年凭借《亲爱的篮球》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故以电影人的身份在奥斯卡颁奖礼被缅怀。另外,年前在拍摄综艺节目时不幸离世的中国台湾演员高以翔的画面也出现在了缅怀视频中。

以下是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完整获奖名单:

最佳影片:《寄生虫》

最佳导演:奉俊昊《寄生虫》

最佳男主角:华金·菲尼克斯《小丑》

最佳女主角:蕾妮·齐薇格《朱迪》

最佳男配角:布拉德·皮特《好莱坞往事》

最佳女配角:劳拉·邓恩《婚姻故事》

最佳原创剧本:《寄生虫》奉俊昊、韩进元

最佳改编剧本:《乔乔的异想世界》

最佳动画长片:《玩具总动员4》

最佳动画长片:《发之恋》

最佳国际电影:《寄生虫》

最佳纪录长片:《美国工厂》

最佳摄影:《1917》罗杰·迪金斯

最佳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音效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音响效果:《1917》

最佳艺术指导:《好莱坞往事》

最佳服装设计:《小妇人》

最佳原创歌曲:(I’m Gonna) Love Me Again——《火箭人》

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爆炸新闻》

最佳视觉效果:《1917》

最佳原创配乐:《小丑》

最佳纪录短片:《女孩的战地滑板课》

最佳真人短片:《The Neighbours' Window》

延伸阅读:豆瓣8.7分,年度爆款电影来了

为了这部荣膺戛纳电影节最高荣誉、且在韩国本土创下1000万人次票房纪录的电影,我找了一个周六的晚上,推掉了所有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孤单的社交活动,为自己点了一桌子炸鸡、薯条和“快乐肥宅水”这类当代年轻人的“精神鸦片”,打开手机的飞行模式,关上了出租房的灯,拉上窗帘隔绝了CBD闪耀的夜色,只留下电脑屏幕里的深色色调。

两个小时之后,我尝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以一个新闻从业者的角度去客观地看待这个故事中,奉俊昊导演预留的每一种可能性。

如果,基宇的朋友没有让他顶替自己进入朴家做家教?

不可辩驳的是,这是一切后续事件的导火索。但如果在日常生活里,这看上去其实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如果自己有什么“美差”需要与别人一起,“肥水不流外人田”不失为一个好选择。人际关系里,维护和强化彼此的感情本就比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关系更简单——而这种“熟人法则”恰好也给了金家“可乘之机”。

但在这个假设里,唯一的漏洞便是基宇的学历问题。即使在好友看来,基宇是有实力胜任这一份工作的,但谎言就是谎言。如果想要圆谎,基宇和家人必须要用更大的谎言去掩饰。

如果,基宇一家没有一个接着一个地“平步青云”?

更大的谎言们接踵而来,伴随着计谋、策略乃至家庭成员间坚不可摧的团队精神。但如果这个故事,仅仅停留在了基宇成为家庭教师这个阶段,未必不能给这个底层家庭带来生活质量的改善;通过这个富裕家庭,也未必不能给金家长子其他的进阶机会;而公主和平民男子的爱情线未必也可能会给金家带来些别的什么。

但在这个假设里,唯一的问题在于金家需要钱——很多钱——能让他们从餐桌上的糟糠到吃得起司机食堂里的新鲜饭菜,再到比萨饼。而最根本的拷问就来自于这里:金家人为什么需要钱?

如果,那个雨夜里,金家没有开门让前任管家进来?

这是真相大白的瞬间,这是让人明明白白看到片名内含意义的场面。曾经看到一篇关于《寄生虫》的分析是说上层阶级和下层阶级的对立体现在“门”上:当基宇的好友来看他时,都没有敲门就进了屋子;但基宇第一次去朴家面试时,那一扇一扇的门隔绝的就是财富、身份、地位、权力所隔绝的不同社会形态。

可那扇位于金字塔顶端、却通往地下室的门呢?它背后的秘密和真相究竟又是怎样的?所以,无论这个假设是否成立,海市蜃楼般的骗局终究会有支离破碎的一天——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而已。

如果,那个雨夜,金家人没有选择在富裕的大房子里享乐?

常言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但这部电影里我最为触动的场面,恰好是水往低处流,人也在往低处走。如果这一家人早早地回到家里,是不是可以挽救一点暴雨里的家庭财产损失呢?哪怕只是杯水车薪,最起码,那个裱起了母亲运动奖牌的相框,不会有那么多的积水。而金家的父亲,也不会听到来自自己雇主的如此直接且伤人的最真实的不屑。

但这也是一个不可能的假设了——尤其在奉俊昊导演顺水推舟地把前三个假设一一推翻的情况下,我们要看到的,依然是那个最根本的问题:金家人为什么需要钱?

没有如果

社会底层、靠着最简单的手工活维持生计的金家人,需要钱;但他们所仰视的朴家人,也需要钱。贫者求财,满足的是基本的温饱;富者求财,为的可能就是在基本物质需求之上的别的什么了。这是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所构造的社会金字塔,也是《寄生虫》里呈现的极端对立面。

人类社会的发展几经岁月,阶级的固化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但当我一气呵成看完了《寄生虫》,我情不自禁地问自己,你属于哪个阶级?

人类自始至终都在寻找自己在社会中的地位,但这个“地位”却会被很多因素而改变。很多人做着自己喜欢或者体面的工作、有不错的硬件和软件条件、有能力负担自己生活中可大可小的支出,但依然在房子、车子、票子、孩子的焦虑里惶惶不安。《寄生虫》只是将普通人的小心翼翼隐藏的一面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刻画出来了——绝大多数时候,我们的生活没有那么糟糕,不需要给自己那么多假设。

但,“我要赚钱,赚很多很多钱,但首先要开始赚钱——这是根本性的计划。”撰文、编辑/林一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