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疫情的传播可能造成严重影响;航空业总是摇摇晃晃地站在盈利边缘。



撰文 | David Fickling

OR--商业新媒体 】航空公司总是对坠机保持着警惕。这并不意味着新冠病毒的传播会演化成航空公司的灾难。

澳大利亚最大航空公司澳洲航空(Qantas Airways Ltd.)的首席执行官艾伦•乔伊斯(Alan Joyce)表示,源于武汉的此次疫情可能会将一些亚洲航空公司逼入绝境。他对彭博新闻社的安格斯·惠特利(Angus Whitley)和朴庆熙(Kyunghee Park,音)说:“很多航空公司可能无法维持这部分业务的运营,这就是适者生存。”

这样的结果可能会让澳洲航空表现出些许幸灾乐祸。2019年,澳洲航空是彭博亚太航空指数(Bloomberg index)中表现最好的全业务航空公司。与此同时,很难令人信服地指出哪家大型航空公司正处于危险将至的境地。航空业总是摇摇晃晃地站在盈利边缘,主要原因之一是很多航空公司的控股股东都很宽容,他们会不遗余力帮助公司度过难关。

疫情的传播可能造成严重影响。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SARS)导致亚太地区航空公司损失了60亿美元的收入和8%的客运量。

同时,影响也可能很短暂。正如我们早些时候所写,冬季是冠状病毒的高发期,到晚春时会真正消退。如果当前的防控措施被证明有效,复苏可能更早到来。若参照SARS时期的情况,休闲和商务旅行者被压抑的需求得到释放将引发航空公司业务的激增。

还有一个事实是,世界各地的人们不会因为中国爆发了病毒疫情就决定停止旅行。的确,很多国家更合理的对策是鼓励游客呆在离家更近的地方。这可能有利于航空公司的国内业务,这类业务往往比长途国际航班更有利可图。

令人沮丧的是,中国的航空市场仍然存在航班停飞的情况。就是现在,这可能不是坏事。在经由中国机场出发和到达的旅客中,大约三分之二由内地航空公司或总部位于香港的国泰航空有限公司(Cathay Pacific Airways Ltd.)承运。中国市场其余的客运量只占全球市场的5.7%左右,因此只有那些中国业务最多的航空公司才有可能遭受重大冲击。

降低高度:自2016年年中以来,泰国四家上市航空公司的市值已缩水约四分之三(货币单位:10亿泰铢)。数据来源:彭博新闻社

部分航空公司显然比其他公司更容易受到不利影响。在中国游客的主要出行目的地泰国,四家航空公司在苦苦挣扎。激烈的竞争使得客运收入无法弥补运营成本,导致这四家上市公司在过去三年半损失了约四分之三的市值。

不过,虽然四家航空公司的收入都不够支付利息,而且只有泰国国际航空公司(Thai Airways International Pcl)的自由现金流为正,但有其他因素可能会为这些公司带来支撑。

曼谷航空公司(Bangkok Airways Pcl)由普拉瑟特•普拉萨通•奥索斯(Prasert Prasarttong-Osoth)创立并控股。未来几个月这位富翁可能实现优异的业绩,因为他的财富主要来自旗下经营的私人医院。飞鸟航空(Nok Airlines Pcl)与庄汉忠(Jurangkool)的汽车零部件王朝有着类似的联系,并就航班的继续运营获得了新贷款和注资。2019年,由泰国政府持有多数股权的泰国国际航空打破了即将破产的猜测。而泰国亚洲航空(Asia Aviation Pcl)作为马来西亚亚洲航空公司(AirAsia Bhd)在当地的子公司,也会获得母公司的类似支持。

其他手头拮据的亚洲航空公司也不乏宽容的股东。印度尼西亚鹰航空公司(PT Garuda Indonesia)和泰国国际航空一样,也是由政府控股;菲航控股(PAL Holdings Inc)由菲律宾亿万富翁陈永栽(Lucio Tan)创办并控股。韩亚航空公司(Asiana Airlines Inc.)和维珍澳大利亚控股有限公司(Virgin Australia Holdings Ltd.)多年来一直处于困境,但前者去年12月接受了一家韩国投资者财团的救助,后者则长期受到那些有意让澳洲航空在本土市场处于被动地位的海外航空公司的支持。

在受影响最重的中国,情况也非常相似。虽然近期只有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td.)在增加正的自由现金流,但每家大型上市航企都有足够高的利息覆盖率,所以不用担心债权人会即将找上门来。

其中的国有企业将可以指望获得政府的支持。海南航空控股有限公司(Hainan Airlines Holding Co.)虽不是严格意义的国企,但作为其控股股东海航集团股份有限公司(HNA Group Co.)在2015年前后发起的持续多年的收购热潮的一部分,它已经受到了关照。

国泰航空经历了多灾多难的一年,但几代人以来,它一直是其最大股东太古股份有限公司(Swire Pacific Ltd.)的宠儿。和维珍澳大利亚一样,它有足够多财力雄厚的股东来帮助它度过难关。

但这并不意味着亚洲地区的航空公司在未来几个月不会陷入困境。不过,澳洲航空梦寐以求的场景——竞争对手纷纷垮掉,并从竞争激烈的亚洲市场撤走部分运能——可能仍只会停留在梦境之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 没有符合条件的结果。



亚洲航空业不会被新冠病毒压垮

发布日期:2020-02-05 10:22
摘要:疫情的传播可能造成严重影响;航空业总是摇摇晃晃地站在盈利边缘。



撰文 | David Fickling

OR--商业新媒体 】航空公司总是对坠机保持着警惕。这并不意味着新冠病毒的传播会演化成航空公司的灾难。

澳大利亚最大航空公司澳洲航空(Qantas Airways Ltd.)的首席执行官艾伦•乔伊斯(Alan Joyce)表示,源于武汉的此次疫情可能会将一些亚洲航空公司逼入绝境。他对彭博新闻社的安格斯·惠特利(Angus Whitley)和朴庆熙(Kyunghee Park,音)说:“很多航空公司可能无法维持这部分业务的运营,这就是适者生存。”

这样的结果可能会让澳洲航空表现出些许幸灾乐祸。2019年,澳洲航空是彭博亚太航空指数(Bloomberg index)中表现最好的全业务航空公司。与此同时,很难令人信服地指出哪家大型航空公司正处于危险将至的境地。航空业总是摇摇晃晃地站在盈利边缘,主要原因之一是很多航空公司的控股股东都很宽容,他们会不遗余力帮助公司度过难关。

疫情的传播可能造成严重影响。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SARS)导致亚太地区航空公司损失了60亿美元的收入和8%的客运量。

同时,影响也可能很短暂。正如我们早些时候所写,冬季是冠状病毒的高发期,到晚春时会真正消退。如果当前的防控措施被证明有效,复苏可能更早到来。若参照SARS时期的情况,休闲和商务旅行者被压抑的需求得到释放将引发航空公司业务的激增。

还有一个事实是,世界各地的人们不会因为中国爆发了病毒疫情就决定停止旅行。的确,很多国家更合理的对策是鼓励游客呆在离家更近的地方。这可能有利于航空公司的国内业务,这类业务往往比长途国际航班更有利可图。

令人沮丧的是,中国的航空市场仍然存在航班停飞的情况。就是现在,这可能不是坏事。在经由中国机场出发和到达的旅客中,大约三分之二由内地航空公司或总部位于香港的国泰航空有限公司(Cathay Pacific Airways Ltd.)承运。中国市场其余的客运量只占全球市场的5.7%左右,因此只有那些中国业务最多的航空公司才有可能遭受重大冲击。

降低高度:自2016年年中以来,泰国四家上市航空公司的市值已缩水约四分之三(货币单位:10亿泰铢)。数据来源:彭博新闻社

部分航空公司显然比其他公司更容易受到不利影响。在中国游客的主要出行目的地泰国,四家航空公司在苦苦挣扎。激烈的竞争使得客运收入无法弥补运营成本,导致这四家上市公司在过去三年半损失了约四分之三的市值。

不过,虽然四家航空公司的收入都不够支付利息,而且只有泰国国际航空公司(Thai Airways International Pcl)的自由现金流为正,但有其他因素可能会为这些公司带来支撑。

曼谷航空公司(Bangkok Airways Pcl)由普拉瑟特•普拉萨通•奥索斯(Prasert Prasarttong-Osoth)创立并控股。未来几个月这位富翁可能实现优异的业绩,因为他的财富主要来自旗下经营的私人医院。飞鸟航空(Nok Airlines Pcl)与庄汉忠(Jurangkool)的汽车零部件王朝有着类似的联系,并就航班的继续运营获得了新贷款和注资。2019年,由泰国政府持有多数股权的泰国国际航空打破了即将破产的猜测。而泰国亚洲航空(Asia Aviation Pcl)作为马来西亚亚洲航空公司(AirAsia Bhd)在当地的子公司,也会获得母公司的类似支持。

其他手头拮据的亚洲航空公司也不乏宽容的股东。印度尼西亚鹰航空公司(PT Garuda Indonesia)和泰国国际航空一样,也是由政府控股;菲航控股(PAL Holdings Inc)由菲律宾亿万富翁陈永栽(Lucio Tan)创办并控股。韩亚航空公司(Asiana Airlines Inc.)和维珍澳大利亚控股有限公司(Virgin Australia Holdings Ltd.)多年来一直处于困境,但前者去年12月接受了一家韩国投资者财团的救助,后者则长期受到那些有意让澳洲航空在本土市场处于被动地位的海外航空公司的支持。

在受影响最重的中国,情况也非常相似。虽然近期只有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td.)在增加正的自由现金流,但每家大型上市航企都有足够高的利息覆盖率,所以不用担心债权人会即将找上门来。

其中的国有企业将可以指望获得政府的支持。海南航空控股有限公司(Hainan Airlines Holding Co.)虽不是严格意义的国企,但作为其控股股东海航集团股份有限公司(HNA Group Co.)在2015年前后发起的持续多年的收购热潮的一部分,它已经受到了关照。

国泰航空经历了多灾多难的一年,但几代人以来,它一直是其最大股东太古股份有限公司(Swire Pacific Ltd.)的宠儿。和维珍澳大利亚一样,它有足够多财力雄厚的股东来帮助它度过难关。

但这并不意味着亚洲地区的航空公司在未来几个月不会陷入困境。不过,澳洲航空梦寐以求的场景——竞争对手纷纷垮掉,并从竞争激烈的亚洲市场撤走部分运能——可能仍只会停留在梦境之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 没有符合条件的结果。

摘要:疫情的传播可能造成严重影响;航空业总是摇摇晃晃地站在盈利边缘。



撰文 | David Fickling

OR--商业新媒体 】航空公司总是对坠机保持着警惕。这并不意味着新冠病毒的传播会演化成航空公司的灾难。

澳大利亚最大航空公司澳洲航空(Qantas Airways Ltd.)的首席执行官艾伦•乔伊斯(Alan Joyce)表示,源于武汉的此次疫情可能会将一些亚洲航空公司逼入绝境。他对彭博新闻社的安格斯·惠特利(Angus Whitley)和朴庆熙(Kyunghee Park,音)说:“很多航空公司可能无法维持这部分业务的运营,这就是适者生存。”

这样的结果可能会让澳洲航空表现出些许幸灾乐祸。2019年,澳洲航空是彭博亚太航空指数(Bloomberg index)中表现最好的全业务航空公司。与此同时,很难令人信服地指出哪家大型航空公司正处于危险将至的境地。航空业总是摇摇晃晃地站在盈利边缘,主要原因之一是很多航空公司的控股股东都很宽容,他们会不遗余力帮助公司度过难关。

疫情的传播可能造成严重影响。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SARS)导致亚太地区航空公司损失了60亿美元的收入和8%的客运量。

同时,影响也可能很短暂。正如我们早些时候所写,冬季是冠状病毒的高发期,到晚春时会真正消退。如果当前的防控措施被证明有效,复苏可能更早到来。若参照SARS时期的情况,休闲和商务旅行者被压抑的需求得到释放将引发航空公司业务的激增。

还有一个事实是,世界各地的人们不会因为中国爆发了病毒疫情就决定停止旅行。的确,很多国家更合理的对策是鼓励游客呆在离家更近的地方。这可能有利于航空公司的国内业务,这类业务往往比长途国际航班更有利可图。

令人沮丧的是,中国的航空市场仍然存在航班停飞的情况。就是现在,这可能不是坏事。在经由中国机场出发和到达的旅客中,大约三分之二由内地航空公司或总部位于香港的国泰航空有限公司(Cathay Pacific Airways Ltd.)承运。中国市场其余的客运量只占全球市场的5.7%左右,因此只有那些中国业务最多的航空公司才有可能遭受重大冲击。

降低高度:自2016年年中以来,泰国四家上市航空公司的市值已缩水约四分之三(货币单位:10亿泰铢)。数据来源:彭博新闻社

部分航空公司显然比其他公司更容易受到不利影响。在中国游客的主要出行目的地泰国,四家航空公司在苦苦挣扎。激烈的竞争使得客运收入无法弥补运营成本,导致这四家上市公司在过去三年半损失了约四分之三的市值。

不过,虽然四家航空公司的收入都不够支付利息,而且只有泰国国际航空公司(Thai Airways International Pcl)的自由现金流为正,但有其他因素可能会为这些公司带来支撑。

曼谷航空公司(Bangkok Airways Pcl)由普拉瑟特•普拉萨通•奥索斯(Prasert Prasarttong-Osoth)创立并控股。未来几个月这位富翁可能实现优异的业绩,因为他的财富主要来自旗下经营的私人医院。飞鸟航空(Nok Airlines Pcl)与庄汉忠(Jurangkool)的汽车零部件王朝有着类似的联系,并就航班的继续运营获得了新贷款和注资。2019年,由泰国政府持有多数股权的泰国国际航空打破了即将破产的猜测。而泰国亚洲航空(Asia Aviation Pcl)作为马来西亚亚洲航空公司(AirAsia Bhd)在当地的子公司,也会获得母公司的类似支持。

其他手头拮据的亚洲航空公司也不乏宽容的股东。印度尼西亚鹰航空公司(PT Garuda Indonesia)和泰国国际航空一样,也是由政府控股;菲航控股(PAL Holdings Inc)由菲律宾亿万富翁陈永栽(Lucio Tan)创办并控股。韩亚航空公司(Asiana Airlines Inc.)和维珍澳大利亚控股有限公司(Virgin Australia Holdings Ltd.)多年来一直处于困境,但前者去年12月接受了一家韩国投资者财团的救助,后者则长期受到那些有意让澳洲航空在本土市场处于被动地位的海外航空公司的支持。

在受影响最重的中国,情况也非常相似。虽然近期只有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td.)在增加正的自由现金流,但每家大型上市航企都有足够高的利息覆盖率,所以不用担心债权人会即将找上门来。

其中的国有企业将可以指望获得政府的支持。海南航空控股有限公司(Hainan Airlines Holding Co.)虽不是严格意义的国企,但作为其控股股东海航集团股份有限公司(HNA Group Co.)在2015年前后发起的持续多年的收购热潮的一部分,它已经受到了关照。

国泰航空经历了多灾多难的一年,但几代人以来,它一直是其最大股东太古股份有限公司(Swire Pacific Ltd.)的宠儿。和维珍澳大利亚一样,它有足够多财力雄厚的股东来帮助它度过难关。

但这并不意味着亚洲地区的航空公司在未来几个月不会陷入困境。不过,澳洲航空梦寐以求的场景——竞争对手纷纷垮掉,并从竞争激烈的亚洲市场撤走部分运能——可能仍只会停留在梦境之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 没有符合条件的结果。


读者评论




亚洲航空业不会被新冠病毒压垮

发布日期:2020-02-05 10:22
摘要:疫情的传播可能造成严重影响;航空业总是摇摇晃晃地站在盈利边缘。



撰文 | David Fickling

OR--商业新媒体 】航空公司总是对坠机保持着警惕。这并不意味着新冠病毒的传播会演化成航空公司的灾难。

澳大利亚最大航空公司澳洲航空(Qantas Airways Ltd.)的首席执行官艾伦•乔伊斯(Alan Joyce)表示,源于武汉的此次疫情可能会将一些亚洲航空公司逼入绝境。他对彭博新闻社的安格斯·惠特利(Angus Whitley)和朴庆熙(Kyunghee Park,音)说:“很多航空公司可能无法维持这部分业务的运营,这就是适者生存。”

这样的结果可能会让澳洲航空表现出些许幸灾乐祸。2019年,澳洲航空是彭博亚太航空指数(Bloomberg index)中表现最好的全业务航空公司。与此同时,很难令人信服地指出哪家大型航空公司正处于危险将至的境地。航空业总是摇摇晃晃地站在盈利边缘,主要原因之一是很多航空公司的控股股东都很宽容,他们会不遗余力帮助公司度过难关。

疫情的传播可能造成严重影响。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SARS)导致亚太地区航空公司损失了60亿美元的收入和8%的客运量。

同时,影响也可能很短暂。正如我们早些时候所写,冬季是冠状病毒的高发期,到晚春时会真正消退。如果当前的防控措施被证明有效,复苏可能更早到来。若参照SARS时期的情况,休闲和商务旅行者被压抑的需求得到释放将引发航空公司业务的激增。

还有一个事实是,世界各地的人们不会因为中国爆发了病毒疫情就决定停止旅行。的确,很多国家更合理的对策是鼓励游客呆在离家更近的地方。这可能有利于航空公司的国内业务,这类业务往往比长途国际航班更有利可图。

令人沮丧的是,中国的航空市场仍然存在航班停飞的情况。就是现在,这可能不是坏事。在经由中国机场出发和到达的旅客中,大约三分之二由内地航空公司或总部位于香港的国泰航空有限公司(Cathay Pacific Airways Ltd.)承运。中国市场其余的客运量只占全球市场的5.7%左右,因此只有那些中国业务最多的航空公司才有可能遭受重大冲击。

降低高度:自2016年年中以来,泰国四家上市航空公司的市值已缩水约四分之三(货币单位:10亿泰铢)。数据来源:彭博新闻社

部分航空公司显然比其他公司更容易受到不利影响。在中国游客的主要出行目的地泰国,四家航空公司在苦苦挣扎。激烈的竞争使得客运收入无法弥补运营成本,导致这四家上市公司在过去三年半损失了约四分之三的市值。

不过,虽然四家航空公司的收入都不够支付利息,而且只有泰国国际航空公司(Thai Airways International Pcl)的自由现金流为正,但有其他因素可能会为这些公司带来支撑。

曼谷航空公司(Bangkok Airways Pcl)由普拉瑟特•普拉萨通•奥索斯(Prasert Prasarttong-Osoth)创立并控股。未来几个月这位富翁可能实现优异的业绩,因为他的财富主要来自旗下经营的私人医院。飞鸟航空(Nok Airlines Pcl)与庄汉忠(Jurangkool)的汽车零部件王朝有着类似的联系,并就航班的继续运营获得了新贷款和注资。2019年,由泰国政府持有多数股权的泰国国际航空打破了即将破产的猜测。而泰国亚洲航空(Asia Aviation Pcl)作为马来西亚亚洲航空公司(AirAsia Bhd)在当地的子公司,也会获得母公司的类似支持。

其他手头拮据的亚洲航空公司也不乏宽容的股东。印度尼西亚鹰航空公司(PT Garuda Indonesia)和泰国国际航空一样,也是由政府控股;菲航控股(PAL Holdings Inc)由菲律宾亿万富翁陈永栽(Lucio Tan)创办并控股。韩亚航空公司(Asiana Airlines Inc.)和维珍澳大利亚控股有限公司(Virgin Australia Holdings Ltd.)多年来一直处于困境,但前者去年12月接受了一家韩国投资者财团的救助,后者则长期受到那些有意让澳洲航空在本土市场处于被动地位的海外航空公司的支持。

在受影响最重的中国,情况也非常相似。虽然近期只有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td.)在增加正的自由现金流,但每家大型上市航企都有足够高的利息覆盖率,所以不用担心债权人会即将找上门来。

其中的国有企业将可以指望获得政府的支持。海南航空控股有限公司(Hainan Airlines Holding Co.)虽不是严格意义的国企,但作为其控股股东海航集团股份有限公司(HNA Group Co.)在2015年前后发起的持续多年的收购热潮的一部分,它已经受到了关照。

国泰航空经历了多灾多难的一年,但几代人以来,它一直是其最大股东太古股份有限公司(Swire Pacific Ltd.)的宠儿。和维珍澳大利亚一样,它有足够多财力雄厚的股东来帮助它度过难关。

但这并不意味着亚洲地区的航空公司在未来几个月不会陷入困境。不过,澳洲航空梦寐以求的场景——竞争对手纷纷垮掉,并从竞争激烈的亚洲市场撤走部分运能——可能仍只会停留在梦境之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 没有符合条件的结果。

摘要:疫情的传播可能造成严重影响;航空业总是摇摇晃晃地站在盈利边缘。



撰文 | David Fickling

OR--商业新媒体 】航空公司总是对坠机保持着警惕。这并不意味着新冠病毒的传播会演化成航空公司的灾难。

澳大利亚最大航空公司澳洲航空(Qantas Airways Ltd.)的首席执行官艾伦•乔伊斯(Alan Joyce)表示,源于武汉的此次疫情可能会将一些亚洲航空公司逼入绝境。他对彭博新闻社的安格斯·惠特利(Angus Whitley)和朴庆熙(Kyunghee Park,音)说:“很多航空公司可能无法维持这部分业务的运营,这就是适者生存。”

这样的结果可能会让澳洲航空表现出些许幸灾乐祸。2019年,澳洲航空是彭博亚太航空指数(Bloomberg index)中表现最好的全业务航空公司。与此同时,很难令人信服地指出哪家大型航空公司正处于危险将至的境地。航空业总是摇摇晃晃地站在盈利边缘,主要原因之一是很多航空公司的控股股东都很宽容,他们会不遗余力帮助公司度过难关。

疫情的传播可能造成严重影响。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SARS)导致亚太地区航空公司损失了60亿美元的收入和8%的客运量。

同时,影响也可能很短暂。正如我们早些时候所写,冬季是冠状病毒的高发期,到晚春时会真正消退。如果当前的防控措施被证明有效,复苏可能更早到来。若参照SARS时期的情况,休闲和商务旅行者被压抑的需求得到释放将引发航空公司业务的激增。

还有一个事实是,世界各地的人们不会因为中国爆发了病毒疫情就决定停止旅行。的确,很多国家更合理的对策是鼓励游客呆在离家更近的地方。这可能有利于航空公司的国内业务,这类业务往往比长途国际航班更有利可图。

令人沮丧的是,中国的航空市场仍然存在航班停飞的情况。就是现在,这可能不是坏事。在经由中国机场出发和到达的旅客中,大约三分之二由内地航空公司或总部位于香港的国泰航空有限公司(Cathay Pacific Airways Ltd.)承运。中国市场其余的客运量只占全球市场的5.7%左右,因此只有那些中国业务最多的航空公司才有可能遭受重大冲击。

降低高度:自2016年年中以来,泰国四家上市航空公司的市值已缩水约四分之三(货币单位:10亿泰铢)。数据来源:彭博新闻社

部分航空公司显然比其他公司更容易受到不利影响。在中国游客的主要出行目的地泰国,四家航空公司在苦苦挣扎。激烈的竞争使得客运收入无法弥补运营成本,导致这四家上市公司在过去三年半损失了约四分之三的市值。

不过,虽然四家航空公司的收入都不够支付利息,而且只有泰国国际航空公司(Thai Airways International Pcl)的自由现金流为正,但有其他因素可能会为这些公司带来支撑。

曼谷航空公司(Bangkok Airways Pcl)由普拉瑟特•普拉萨通•奥索斯(Prasert Prasarttong-Osoth)创立并控股。未来几个月这位富翁可能实现优异的业绩,因为他的财富主要来自旗下经营的私人医院。飞鸟航空(Nok Airlines Pcl)与庄汉忠(Jurangkool)的汽车零部件王朝有着类似的联系,并就航班的继续运营获得了新贷款和注资。2019年,由泰国政府持有多数股权的泰国国际航空打破了即将破产的猜测。而泰国亚洲航空(Asia Aviation Pcl)作为马来西亚亚洲航空公司(AirAsia Bhd)在当地的子公司,也会获得母公司的类似支持。

其他手头拮据的亚洲航空公司也不乏宽容的股东。印度尼西亚鹰航空公司(PT Garuda Indonesia)和泰国国际航空一样,也是由政府控股;菲航控股(PAL Holdings Inc)由菲律宾亿万富翁陈永栽(Lucio Tan)创办并控股。韩亚航空公司(Asiana Airlines Inc.)和维珍澳大利亚控股有限公司(Virgin Australia Holdings Ltd.)多年来一直处于困境,但前者去年12月接受了一家韩国投资者财团的救助,后者则长期受到那些有意让澳洲航空在本土市场处于被动地位的海外航空公司的支持。

在受影响最重的中国,情况也非常相似。虽然近期只有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Air China Ltd.)在增加正的自由现金流,但每家大型上市航企都有足够高的利息覆盖率,所以不用担心债权人会即将找上门来。

其中的国有企业将可以指望获得政府的支持。海南航空控股有限公司(Hainan Airlines Holding Co.)虽不是严格意义的国企,但作为其控股股东海航集团股份有限公司(HNA Group Co.)在2015年前后发起的持续多年的收购热潮的一部分,它已经受到了关照。

国泰航空经历了多灾多难的一年,但几代人以来,它一直是其最大股东太古股份有限公司(Swire Pacific Ltd.)的宠儿。和维珍澳大利亚一样,它有足够多财力雄厚的股东来帮助它度过难关。

但这并不意味着亚洲地区的航空公司在未来几个月不会陷入困境。不过,澳洲航空梦寐以求的场景——竞争对手纷纷垮掉,并从竞争激烈的亚洲市场撤走部分运能——可能仍只会停留在梦境之中。■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 没有符合条件的结果。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