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阿布扎比,奢侈已不再是材质与技艺,而成为稀缺的体验。“花钱买不到的奢侈”在这里被实现。



撰文 | Luning Wang

OR--商业新媒体 】自古以来,“奢侈”的定义和其呈现形态都是变化的政治、经济、社会和人类文明的折射。“奢侈”,大部分可以用金钱买到,也有的花钱买不到。然而花足够的钱加上一些别有用心,“花钱买不到的奢侈”往往也可以被实现。

海湾地区的阿联酋一直是“极奢”生活的代表——富甲一方的石油国人民开纸醉金迷的派对、出门住七星级的酒店、开豪华跑车、养狮子老虎作为宠物。在伦敦,每年夏天当你在奢侈品店云集的骑士桥看到奔驰着的各异跑车,就知道阿拉伯富豪们都涌入伦敦来“避暑”了,随之而来的是令人炫目的一掷千金的高奢消费。

阿联酋在其国家的文化建设上,也是彰显了不惜一掷重金的“豪”。和中国一样,阿联酋喜欢斥资引进海外文化IP,像是2009年启动的F1阿布扎比大奖赛(Abu Dhabi Grand Prix)就是其一。但是,相比单纯引进,阿联酋更注重的是通过文化外交与交换,增强本土文化的“软实力”。

2017年落成并对外开放的阿布扎比卢浮宫即是一个案例。作为阿布扎比文化旅游局(Departmet of Culture and Tourism)的一部分,在阿布扎比文化岛——萨蒂亚特岛(Saadiyat Island)建成的卢浮宫,其30多年卢浮宫冠名权的购买就花费了政府3亿多英镑,另外艺术品、设计和建筑展品的租借费也有3亿多英镑。作为交易,法国境内17家文化与艺术机构有义务向卢浮宫租借展品,并在15年内为阿布扎比卢浮宫提供收藏建议和策展方案。

卢浮宫的落成是强化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作为全球化城市的重要一步。其在文化建设上的“极奢”之举,也是为国民实现了不能被物化的奢侈——本地居民在世界文化上的进阶与对稀缺的本土文化的传承。

近期阿联酋文化旅游局(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就在阿布扎比启动了一系列和“奢侈” 相关的活动,与单纯的奢侈品营销不同,这些文化活动引发的是对“奢侈”概念的更深层的探讨。

在阿布扎比卢浮宫展出的由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馆长Olivier Gabet策划的“10,000 Years of Luxury”(万年极奢)展览以人类文明发展的时间线牵引,通过350件跨世纪、跨领域的展品追溯“奢侈”这一概念随着社会的变化和文明的推进的不断变迁。展览的第一件展品是一颗在阿布扎比西部马拉瓦岛古村落的遗址发现的具有8000多年历史的珍珠,堪称为迄今为止发现的世界上最古老的珍珠。19世纪直到20世纪初期,采珠贸易为海湾地区人民提供了劳工与收入,“一战”的发生和随后的西方经济大萧条,加上人工珍珠的发明对当地的珍珠贸易是彻底的打击。在最古老珍珠的旁边,是一串曾经属于埃及一代歌后Umm Kulthum 的珍珠项链,活跃于20至70年代的Umm Kulthum是至今最畅销的中东歌手,人称“埃及的第四座金字塔”。两件展品的呼应也无不蕴含着上千年全球奢侈品交易的变迁。

在古代,“奢侈”被定义为昂贵的材质,其价值来自它们的“稀缺性”。金、银、宝石和半宝石,还有考古专家发现的珠宝和宴会祭品都是奢侈。随后,在物品的“稀缺性”之上,材质与技艺的繁复也决定了物件价值。奢侈品交易构成的全球商业网带动的是文化的流通、科技和思想的交流。历史上的丝绸之路、威尼斯商人、15世纪的郑和下西洋、到17至19世纪的欧洲航海侵略,从某种程度上都是基于人类共通的对“奢侈”的欲望产生的不同文化连结、交互影响。随后的工业革命带动了世界权利版图格局的变化,19世纪欧美新崛起的新贵阶层将对“奢侈”的占有作为社会成就的标准,社会与产业的变革将大量财富集中在如Rothschild、Vanderbilts、Agnelli这些今天我们所说的“老钱家族”手中,而早期媒体的诞生也让宣传、广告的效应变成了打造“奢侈”的一部分。20世纪二三十年代先锋的设计概念将奢侈的定义重新颠覆。随着20世纪初航海旅行在富人阶层的普及到美国的Boeing 707启动的越洋国际航线为世界有钱人到处穿梭提供了便利,奢侈从物化变成非物化的概念。今日的奢侈基于物质享受之上,更多是关于“体验”的。在展览最后,Marc Newson设计的沙漏预示着人类最大的奢侈便是对时间的掌控。这也呼应了展览最初提出的观点——“稀缺性”(rarity)决定价值,不仅是物化的稀缺性,也是非物化的稀缺性。

在阿布扎比卢浮宫建成之前,与世界文化的接触对阿联酋本地居民来说本来就是稀缺的。阿布扎比卢浮宫的馆长曼努埃尔•拉巴特(Manuel Rabate)表示,自开放以来,展馆至今吸引了全球近200万多的游客中,有30%来自阿联酋本土,而美术馆也有一半的员工是阿联酋当地居民。“万年极奢”展大部分展品来自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也有借自巴黎卢浮宫的展品和从Musee du Quai Branly借来的非洲、南美和大洋洲的展品。卢浮宫所带动的文化的交互和聚融,以及为阿联酋本地人民提供的世界文化窗口即是一种无法量化的奢侈。

“万年极奢”展览期间,阿布扎比文化旅游局支持的另外一个与“奢侈”相关的项目是与法国Comite Colbert合作的一系列活动“Flanerie Colbert Abu Dhabi,21世纪的法式奢侈”。Comite Colbert 是一家由84个法国奢侈品牌和16家文化机构于1954年成立的协会。为期一个月的活动在阿布扎比的许多场所举办,包括House of Artisans (Qasr Al Hosn)、Al Maryah Island的购物商场、阿布扎比艺术博览会和阿布扎比卢浮宫。与在中国的许多奢侈品活动停留在通过当代艺术营销不同,这场阿布扎比政府支持的活动通过营销“奢侈”来履行品牌、商业与公益机构在21世纪的使命——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当地社群的回馈。就在House of Artisans (艺术工匠之家)举办的“‘Savoir-faire Conversations”为例,活动期间的跨文化手工艺展示、工坊活动与论坛,即让法国的奢侈品专家为当地居民讲说了诸多法国工艺的瑰宝——刺绣、美食、皮革和银器制作,而阿联酋本地的手工艺人则展现自己国家的传统刺绣、手工编织和刀器制作。在全球旅行和体验异国文化已不再是少数富人的独享的当下,在全球化和商品化的冲击下,民族和地域文化濒临危机——随着老一辈手工艺人的离开和传统技艺的衰落,正在消失的“民族文化”变成了稀缺品。对传统技艺的保护与传承是当下奢侈品牌所谈论的“可持续”的重要一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阿布扎比:重新定义“奢侈”

发布日期:2020-01-31 08:48
摘要:在阿布扎比,奢侈已不再是材质与技艺,而成为稀缺的体验。“花钱买不到的奢侈”在这里被实现。



撰文 | Luning Wang

OR--商业新媒体 】自古以来,“奢侈”的定义和其呈现形态都是变化的政治、经济、社会和人类文明的折射。“奢侈”,大部分可以用金钱买到,也有的花钱买不到。然而花足够的钱加上一些别有用心,“花钱买不到的奢侈”往往也可以被实现。

海湾地区的阿联酋一直是“极奢”生活的代表——富甲一方的石油国人民开纸醉金迷的派对、出门住七星级的酒店、开豪华跑车、养狮子老虎作为宠物。在伦敦,每年夏天当你在奢侈品店云集的骑士桥看到奔驰着的各异跑车,就知道阿拉伯富豪们都涌入伦敦来“避暑”了,随之而来的是令人炫目的一掷千金的高奢消费。

阿联酋在其国家的文化建设上,也是彰显了不惜一掷重金的“豪”。和中国一样,阿联酋喜欢斥资引进海外文化IP,像是2009年启动的F1阿布扎比大奖赛(Abu Dhabi Grand Prix)就是其一。但是,相比单纯引进,阿联酋更注重的是通过文化外交与交换,增强本土文化的“软实力”。

2017年落成并对外开放的阿布扎比卢浮宫即是一个案例。作为阿布扎比文化旅游局(Departmet of Culture and Tourism)的一部分,在阿布扎比文化岛——萨蒂亚特岛(Saadiyat Island)建成的卢浮宫,其30多年卢浮宫冠名权的购买就花费了政府3亿多英镑,另外艺术品、设计和建筑展品的租借费也有3亿多英镑。作为交易,法国境内17家文化与艺术机构有义务向卢浮宫租借展品,并在15年内为阿布扎比卢浮宫提供收藏建议和策展方案。

卢浮宫的落成是强化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作为全球化城市的重要一步。其在文化建设上的“极奢”之举,也是为国民实现了不能被物化的奢侈——本地居民在世界文化上的进阶与对稀缺的本土文化的传承。

近期阿联酋文化旅游局(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就在阿布扎比启动了一系列和“奢侈” 相关的活动,与单纯的奢侈品营销不同,这些文化活动引发的是对“奢侈”概念的更深层的探讨。

在阿布扎比卢浮宫展出的由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馆长Olivier Gabet策划的“10,000 Years of Luxury”(万年极奢)展览以人类文明发展的时间线牵引,通过350件跨世纪、跨领域的展品追溯“奢侈”这一概念随着社会的变化和文明的推进的不断变迁。展览的第一件展品是一颗在阿布扎比西部马拉瓦岛古村落的遗址发现的具有8000多年历史的珍珠,堪称为迄今为止发现的世界上最古老的珍珠。19世纪直到20世纪初期,采珠贸易为海湾地区人民提供了劳工与收入,“一战”的发生和随后的西方经济大萧条,加上人工珍珠的发明对当地的珍珠贸易是彻底的打击。在最古老珍珠的旁边,是一串曾经属于埃及一代歌后Umm Kulthum 的珍珠项链,活跃于20至70年代的Umm Kulthum是至今最畅销的中东歌手,人称“埃及的第四座金字塔”。两件展品的呼应也无不蕴含着上千年全球奢侈品交易的变迁。

在古代,“奢侈”被定义为昂贵的材质,其价值来自它们的“稀缺性”。金、银、宝石和半宝石,还有考古专家发现的珠宝和宴会祭品都是奢侈。随后,在物品的“稀缺性”之上,材质与技艺的繁复也决定了物件价值。奢侈品交易构成的全球商业网带动的是文化的流通、科技和思想的交流。历史上的丝绸之路、威尼斯商人、15世纪的郑和下西洋、到17至19世纪的欧洲航海侵略,从某种程度上都是基于人类共通的对“奢侈”的欲望产生的不同文化连结、交互影响。随后的工业革命带动了世界权利版图格局的变化,19世纪欧美新崛起的新贵阶层将对“奢侈”的占有作为社会成就的标准,社会与产业的变革将大量财富集中在如Rothschild、Vanderbilts、Agnelli这些今天我们所说的“老钱家族”手中,而早期媒体的诞生也让宣传、广告的效应变成了打造“奢侈”的一部分。20世纪二三十年代先锋的设计概念将奢侈的定义重新颠覆。随着20世纪初航海旅行在富人阶层的普及到美国的Boeing 707启动的越洋国际航线为世界有钱人到处穿梭提供了便利,奢侈从物化变成非物化的概念。今日的奢侈基于物质享受之上,更多是关于“体验”的。在展览最后,Marc Newson设计的沙漏预示着人类最大的奢侈便是对时间的掌控。这也呼应了展览最初提出的观点——“稀缺性”(rarity)决定价值,不仅是物化的稀缺性,也是非物化的稀缺性。

在阿布扎比卢浮宫建成之前,与世界文化的接触对阿联酋本地居民来说本来就是稀缺的。阿布扎比卢浮宫的馆长曼努埃尔•拉巴特(Manuel Rabate)表示,自开放以来,展馆至今吸引了全球近200万多的游客中,有30%来自阿联酋本土,而美术馆也有一半的员工是阿联酋当地居民。“万年极奢”展大部分展品来自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也有借自巴黎卢浮宫的展品和从Musee du Quai Branly借来的非洲、南美和大洋洲的展品。卢浮宫所带动的文化的交互和聚融,以及为阿联酋本地人民提供的世界文化窗口即是一种无法量化的奢侈。

“万年极奢”展览期间,阿布扎比文化旅游局支持的另外一个与“奢侈”相关的项目是与法国Comite Colbert合作的一系列活动“Flanerie Colbert Abu Dhabi,21世纪的法式奢侈”。Comite Colbert 是一家由84个法国奢侈品牌和16家文化机构于1954年成立的协会。为期一个月的活动在阿布扎比的许多场所举办,包括House of Artisans (Qasr Al Hosn)、Al Maryah Island的购物商场、阿布扎比艺术博览会和阿布扎比卢浮宫。与在中国的许多奢侈品活动停留在通过当代艺术营销不同,这场阿布扎比政府支持的活动通过营销“奢侈”来履行品牌、商业与公益机构在21世纪的使命——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当地社群的回馈。就在House of Artisans (艺术工匠之家)举办的“‘Savoir-faire Conversations”为例,活动期间的跨文化手工艺展示、工坊活动与论坛,即让法国的奢侈品专家为当地居民讲说了诸多法国工艺的瑰宝——刺绣、美食、皮革和银器制作,而阿联酋本地的手工艺人则展现自己国家的传统刺绣、手工编织和刀器制作。在全球旅行和体验异国文化已不再是少数富人的独享的当下,在全球化和商品化的冲击下,民族和地域文化濒临危机——随着老一辈手工艺人的离开和传统技艺的衰落,正在消失的“民族文化”变成了稀缺品。对传统技艺的保护与传承是当下奢侈品牌所谈论的“可持续”的重要一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阿布扎比,奢侈已不再是材质与技艺,而成为稀缺的体验。“花钱买不到的奢侈”在这里被实现。



撰文 | Luning Wang

OR--商业新媒体 】自古以来,“奢侈”的定义和其呈现形态都是变化的政治、经济、社会和人类文明的折射。“奢侈”,大部分可以用金钱买到,也有的花钱买不到。然而花足够的钱加上一些别有用心,“花钱买不到的奢侈”往往也可以被实现。

海湾地区的阿联酋一直是“极奢”生活的代表——富甲一方的石油国人民开纸醉金迷的派对、出门住七星级的酒店、开豪华跑车、养狮子老虎作为宠物。在伦敦,每年夏天当你在奢侈品店云集的骑士桥看到奔驰着的各异跑车,就知道阿拉伯富豪们都涌入伦敦来“避暑”了,随之而来的是令人炫目的一掷千金的高奢消费。

阿联酋在其国家的文化建设上,也是彰显了不惜一掷重金的“豪”。和中国一样,阿联酋喜欢斥资引进海外文化IP,像是2009年启动的F1阿布扎比大奖赛(Abu Dhabi Grand Prix)就是其一。但是,相比单纯引进,阿联酋更注重的是通过文化外交与交换,增强本土文化的“软实力”。

2017年落成并对外开放的阿布扎比卢浮宫即是一个案例。作为阿布扎比文化旅游局(Departmet of Culture and Tourism)的一部分,在阿布扎比文化岛——萨蒂亚特岛(Saadiyat Island)建成的卢浮宫,其30多年卢浮宫冠名权的购买就花费了政府3亿多英镑,另外艺术品、设计和建筑展品的租借费也有3亿多英镑。作为交易,法国境内17家文化与艺术机构有义务向卢浮宫租借展品,并在15年内为阿布扎比卢浮宫提供收藏建议和策展方案。

卢浮宫的落成是强化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作为全球化城市的重要一步。其在文化建设上的“极奢”之举,也是为国民实现了不能被物化的奢侈——本地居民在世界文化上的进阶与对稀缺的本土文化的传承。

近期阿联酋文化旅游局(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就在阿布扎比启动了一系列和“奢侈” 相关的活动,与单纯的奢侈品营销不同,这些文化活动引发的是对“奢侈”概念的更深层的探讨。

在阿布扎比卢浮宫展出的由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馆长Olivier Gabet策划的“10,000 Years of Luxury”(万年极奢)展览以人类文明发展的时间线牵引,通过350件跨世纪、跨领域的展品追溯“奢侈”这一概念随着社会的变化和文明的推进的不断变迁。展览的第一件展品是一颗在阿布扎比西部马拉瓦岛古村落的遗址发现的具有8000多年历史的珍珠,堪称为迄今为止发现的世界上最古老的珍珠。19世纪直到20世纪初期,采珠贸易为海湾地区人民提供了劳工与收入,“一战”的发生和随后的西方经济大萧条,加上人工珍珠的发明对当地的珍珠贸易是彻底的打击。在最古老珍珠的旁边,是一串曾经属于埃及一代歌后Umm Kulthum 的珍珠项链,活跃于20至70年代的Umm Kulthum是至今最畅销的中东歌手,人称“埃及的第四座金字塔”。两件展品的呼应也无不蕴含着上千年全球奢侈品交易的变迁。

在古代,“奢侈”被定义为昂贵的材质,其价值来自它们的“稀缺性”。金、银、宝石和半宝石,还有考古专家发现的珠宝和宴会祭品都是奢侈。随后,在物品的“稀缺性”之上,材质与技艺的繁复也决定了物件价值。奢侈品交易构成的全球商业网带动的是文化的流通、科技和思想的交流。历史上的丝绸之路、威尼斯商人、15世纪的郑和下西洋、到17至19世纪的欧洲航海侵略,从某种程度上都是基于人类共通的对“奢侈”的欲望产生的不同文化连结、交互影响。随后的工业革命带动了世界权利版图格局的变化,19世纪欧美新崛起的新贵阶层将对“奢侈”的占有作为社会成就的标准,社会与产业的变革将大量财富集中在如Rothschild、Vanderbilts、Agnelli这些今天我们所说的“老钱家族”手中,而早期媒体的诞生也让宣传、广告的效应变成了打造“奢侈”的一部分。20世纪二三十年代先锋的设计概念将奢侈的定义重新颠覆。随着20世纪初航海旅行在富人阶层的普及到美国的Boeing 707启动的越洋国际航线为世界有钱人到处穿梭提供了便利,奢侈从物化变成非物化的概念。今日的奢侈基于物质享受之上,更多是关于“体验”的。在展览最后,Marc Newson设计的沙漏预示着人类最大的奢侈便是对时间的掌控。这也呼应了展览最初提出的观点——“稀缺性”(rarity)决定价值,不仅是物化的稀缺性,也是非物化的稀缺性。

在阿布扎比卢浮宫建成之前,与世界文化的接触对阿联酋本地居民来说本来就是稀缺的。阿布扎比卢浮宫的馆长曼努埃尔•拉巴特(Manuel Rabate)表示,自开放以来,展馆至今吸引了全球近200万多的游客中,有30%来自阿联酋本土,而美术馆也有一半的员工是阿联酋当地居民。“万年极奢”展大部分展品来自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也有借自巴黎卢浮宫的展品和从Musee du Quai Branly借来的非洲、南美和大洋洲的展品。卢浮宫所带动的文化的交互和聚融,以及为阿联酋本地人民提供的世界文化窗口即是一种无法量化的奢侈。

“万年极奢”展览期间,阿布扎比文化旅游局支持的另外一个与“奢侈”相关的项目是与法国Comite Colbert合作的一系列活动“Flanerie Colbert Abu Dhabi,21世纪的法式奢侈”。Comite Colbert 是一家由84个法国奢侈品牌和16家文化机构于1954年成立的协会。为期一个月的活动在阿布扎比的许多场所举办,包括House of Artisans (Qasr Al Hosn)、Al Maryah Island的购物商场、阿布扎比艺术博览会和阿布扎比卢浮宫。与在中国的许多奢侈品活动停留在通过当代艺术营销不同,这场阿布扎比政府支持的活动通过营销“奢侈”来履行品牌、商业与公益机构在21世纪的使命——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当地社群的回馈。就在House of Artisans (艺术工匠之家)举办的“‘Savoir-faire Conversations”为例,活动期间的跨文化手工艺展示、工坊活动与论坛,即让法国的奢侈品专家为当地居民讲说了诸多法国工艺的瑰宝——刺绣、美食、皮革和银器制作,而阿联酋本地的手工艺人则展现自己国家的传统刺绣、手工编织和刀器制作。在全球旅行和体验异国文化已不再是少数富人的独享的当下,在全球化和商品化的冲击下,民族和地域文化濒临危机——随着老一辈手工艺人的离开和传统技艺的衰落,正在消失的“民族文化”变成了稀缺品。对传统技艺的保护与传承是当下奢侈品牌所谈论的“可持续”的重要一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阿布扎比:重新定义“奢侈”

发布日期:2020-01-31 08:48
摘要:在阿布扎比,奢侈已不再是材质与技艺,而成为稀缺的体验。“花钱买不到的奢侈”在这里被实现。



撰文 | Luning Wang

OR--商业新媒体 】自古以来,“奢侈”的定义和其呈现形态都是变化的政治、经济、社会和人类文明的折射。“奢侈”,大部分可以用金钱买到,也有的花钱买不到。然而花足够的钱加上一些别有用心,“花钱买不到的奢侈”往往也可以被实现。

海湾地区的阿联酋一直是“极奢”生活的代表——富甲一方的石油国人民开纸醉金迷的派对、出门住七星级的酒店、开豪华跑车、养狮子老虎作为宠物。在伦敦,每年夏天当你在奢侈品店云集的骑士桥看到奔驰着的各异跑车,就知道阿拉伯富豪们都涌入伦敦来“避暑”了,随之而来的是令人炫目的一掷千金的高奢消费。

阿联酋在其国家的文化建设上,也是彰显了不惜一掷重金的“豪”。和中国一样,阿联酋喜欢斥资引进海外文化IP,像是2009年启动的F1阿布扎比大奖赛(Abu Dhabi Grand Prix)就是其一。但是,相比单纯引进,阿联酋更注重的是通过文化外交与交换,增强本土文化的“软实力”。

2017年落成并对外开放的阿布扎比卢浮宫即是一个案例。作为阿布扎比文化旅游局(Departmet of Culture and Tourism)的一部分,在阿布扎比文化岛——萨蒂亚特岛(Saadiyat Island)建成的卢浮宫,其30多年卢浮宫冠名权的购买就花费了政府3亿多英镑,另外艺术品、设计和建筑展品的租借费也有3亿多英镑。作为交易,法国境内17家文化与艺术机构有义务向卢浮宫租借展品,并在15年内为阿布扎比卢浮宫提供收藏建议和策展方案。

卢浮宫的落成是强化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作为全球化城市的重要一步。其在文化建设上的“极奢”之举,也是为国民实现了不能被物化的奢侈——本地居民在世界文化上的进阶与对稀缺的本土文化的传承。

近期阿联酋文化旅游局(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就在阿布扎比启动了一系列和“奢侈” 相关的活动,与单纯的奢侈品营销不同,这些文化活动引发的是对“奢侈”概念的更深层的探讨。

在阿布扎比卢浮宫展出的由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馆长Olivier Gabet策划的“10,000 Years of Luxury”(万年极奢)展览以人类文明发展的时间线牵引,通过350件跨世纪、跨领域的展品追溯“奢侈”这一概念随着社会的变化和文明的推进的不断变迁。展览的第一件展品是一颗在阿布扎比西部马拉瓦岛古村落的遗址发现的具有8000多年历史的珍珠,堪称为迄今为止发现的世界上最古老的珍珠。19世纪直到20世纪初期,采珠贸易为海湾地区人民提供了劳工与收入,“一战”的发生和随后的西方经济大萧条,加上人工珍珠的发明对当地的珍珠贸易是彻底的打击。在最古老珍珠的旁边,是一串曾经属于埃及一代歌后Umm Kulthum 的珍珠项链,活跃于20至70年代的Umm Kulthum是至今最畅销的中东歌手,人称“埃及的第四座金字塔”。两件展品的呼应也无不蕴含着上千年全球奢侈品交易的变迁。

在古代,“奢侈”被定义为昂贵的材质,其价值来自它们的“稀缺性”。金、银、宝石和半宝石,还有考古专家发现的珠宝和宴会祭品都是奢侈。随后,在物品的“稀缺性”之上,材质与技艺的繁复也决定了物件价值。奢侈品交易构成的全球商业网带动的是文化的流通、科技和思想的交流。历史上的丝绸之路、威尼斯商人、15世纪的郑和下西洋、到17至19世纪的欧洲航海侵略,从某种程度上都是基于人类共通的对“奢侈”的欲望产生的不同文化连结、交互影响。随后的工业革命带动了世界权利版图格局的变化,19世纪欧美新崛起的新贵阶层将对“奢侈”的占有作为社会成就的标准,社会与产业的变革将大量财富集中在如Rothschild、Vanderbilts、Agnelli这些今天我们所说的“老钱家族”手中,而早期媒体的诞生也让宣传、广告的效应变成了打造“奢侈”的一部分。20世纪二三十年代先锋的设计概念将奢侈的定义重新颠覆。随着20世纪初航海旅行在富人阶层的普及到美国的Boeing 707启动的越洋国际航线为世界有钱人到处穿梭提供了便利,奢侈从物化变成非物化的概念。今日的奢侈基于物质享受之上,更多是关于“体验”的。在展览最后,Marc Newson设计的沙漏预示着人类最大的奢侈便是对时间的掌控。这也呼应了展览最初提出的观点——“稀缺性”(rarity)决定价值,不仅是物化的稀缺性,也是非物化的稀缺性。

在阿布扎比卢浮宫建成之前,与世界文化的接触对阿联酋本地居民来说本来就是稀缺的。阿布扎比卢浮宫的馆长曼努埃尔•拉巴特(Manuel Rabate)表示,自开放以来,展馆至今吸引了全球近200万多的游客中,有30%来自阿联酋本土,而美术馆也有一半的员工是阿联酋当地居民。“万年极奢”展大部分展品来自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也有借自巴黎卢浮宫的展品和从Musee du Quai Branly借来的非洲、南美和大洋洲的展品。卢浮宫所带动的文化的交互和聚融,以及为阿联酋本地人民提供的世界文化窗口即是一种无法量化的奢侈。

“万年极奢”展览期间,阿布扎比文化旅游局支持的另外一个与“奢侈”相关的项目是与法国Comite Colbert合作的一系列活动“Flanerie Colbert Abu Dhabi,21世纪的法式奢侈”。Comite Colbert 是一家由84个法国奢侈品牌和16家文化机构于1954年成立的协会。为期一个月的活动在阿布扎比的许多场所举办,包括House of Artisans (Qasr Al Hosn)、Al Maryah Island的购物商场、阿布扎比艺术博览会和阿布扎比卢浮宫。与在中国的许多奢侈品活动停留在通过当代艺术营销不同,这场阿布扎比政府支持的活动通过营销“奢侈”来履行品牌、商业与公益机构在21世纪的使命——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当地社群的回馈。就在House of Artisans (艺术工匠之家)举办的“‘Savoir-faire Conversations”为例,活动期间的跨文化手工艺展示、工坊活动与论坛,即让法国的奢侈品专家为当地居民讲说了诸多法国工艺的瑰宝——刺绣、美食、皮革和银器制作,而阿联酋本地的手工艺人则展现自己国家的传统刺绣、手工编织和刀器制作。在全球旅行和体验异国文化已不再是少数富人的独享的当下,在全球化和商品化的冲击下,民族和地域文化濒临危机——随着老一辈手工艺人的离开和传统技艺的衰落,正在消失的“民族文化”变成了稀缺品。对传统技艺的保护与传承是当下奢侈品牌所谈论的“可持续”的重要一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阿布扎比,奢侈已不再是材质与技艺,而成为稀缺的体验。“花钱买不到的奢侈”在这里被实现。



撰文 | Luning Wang

OR--商业新媒体 】自古以来,“奢侈”的定义和其呈现形态都是变化的政治、经济、社会和人类文明的折射。“奢侈”,大部分可以用金钱买到,也有的花钱买不到。然而花足够的钱加上一些别有用心,“花钱买不到的奢侈”往往也可以被实现。

海湾地区的阿联酋一直是“极奢”生活的代表——富甲一方的石油国人民开纸醉金迷的派对、出门住七星级的酒店、开豪华跑车、养狮子老虎作为宠物。在伦敦,每年夏天当你在奢侈品店云集的骑士桥看到奔驰着的各异跑车,就知道阿拉伯富豪们都涌入伦敦来“避暑”了,随之而来的是令人炫目的一掷千金的高奢消费。

阿联酋在其国家的文化建设上,也是彰显了不惜一掷重金的“豪”。和中国一样,阿联酋喜欢斥资引进海外文化IP,像是2009年启动的F1阿布扎比大奖赛(Abu Dhabi Grand Prix)就是其一。但是,相比单纯引进,阿联酋更注重的是通过文化外交与交换,增强本土文化的“软实力”。

2017年落成并对外开放的阿布扎比卢浮宫即是一个案例。作为阿布扎比文化旅游局(Departmet of Culture and Tourism)的一部分,在阿布扎比文化岛——萨蒂亚特岛(Saadiyat Island)建成的卢浮宫,其30多年卢浮宫冠名权的购买就花费了政府3亿多英镑,另外艺术品、设计和建筑展品的租借费也有3亿多英镑。作为交易,法国境内17家文化与艺术机构有义务向卢浮宫租借展品,并在15年内为阿布扎比卢浮宫提供收藏建议和策展方案。

卢浮宫的落成是强化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作为全球化城市的重要一步。其在文化建设上的“极奢”之举,也是为国民实现了不能被物化的奢侈——本地居民在世界文化上的进阶与对稀缺的本土文化的传承。

近期阿联酋文化旅游局(Department of Culture and Tourism)就在阿布扎比启动了一系列和“奢侈” 相关的活动,与单纯的奢侈品营销不同,这些文化活动引发的是对“奢侈”概念的更深层的探讨。

在阿布扎比卢浮宫展出的由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馆长Olivier Gabet策划的“10,000 Years of Luxury”(万年极奢)展览以人类文明发展的时间线牵引,通过350件跨世纪、跨领域的展品追溯“奢侈”这一概念随着社会的变化和文明的推进的不断变迁。展览的第一件展品是一颗在阿布扎比西部马拉瓦岛古村落的遗址发现的具有8000多年历史的珍珠,堪称为迄今为止发现的世界上最古老的珍珠。19世纪直到20世纪初期,采珠贸易为海湾地区人民提供了劳工与收入,“一战”的发生和随后的西方经济大萧条,加上人工珍珠的发明对当地的珍珠贸易是彻底的打击。在最古老珍珠的旁边,是一串曾经属于埃及一代歌后Umm Kulthum 的珍珠项链,活跃于20至70年代的Umm Kulthum是至今最畅销的中东歌手,人称“埃及的第四座金字塔”。两件展品的呼应也无不蕴含着上千年全球奢侈品交易的变迁。

在古代,“奢侈”被定义为昂贵的材质,其价值来自它们的“稀缺性”。金、银、宝石和半宝石,还有考古专家发现的珠宝和宴会祭品都是奢侈。随后,在物品的“稀缺性”之上,材质与技艺的繁复也决定了物件价值。奢侈品交易构成的全球商业网带动的是文化的流通、科技和思想的交流。历史上的丝绸之路、威尼斯商人、15世纪的郑和下西洋、到17至19世纪的欧洲航海侵略,从某种程度上都是基于人类共通的对“奢侈”的欲望产生的不同文化连结、交互影响。随后的工业革命带动了世界权利版图格局的变化,19世纪欧美新崛起的新贵阶层将对“奢侈”的占有作为社会成就的标准,社会与产业的变革将大量财富集中在如Rothschild、Vanderbilts、Agnelli这些今天我们所说的“老钱家族”手中,而早期媒体的诞生也让宣传、广告的效应变成了打造“奢侈”的一部分。20世纪二三十年代先锋的设计概念将奢侈的定义重新颠覆。随着20世纪初航海旅行在富人阶层的普及到美国的Boeing 707启动的越洋国际航线为世界有钱人到处穿梭提供了便利,奢侈从物化变成非物化的概念。今日的奢侈基于物质享受之上,更多是关于“体验”的。在展览最后,Marc Newson设计的沙漏预示着人类最大的奢侈便是对时间的掌控。这也呼应了展览最初提出的观点——“稀缺性”(rarity)决定价值,不仅是物化的稀缺性,也是非物化的稀缺性。

在阿布扎比卢浮宫建成之前,与世界文化的接触对阿联酋本地居民来说本来就是稀缺的。阿布扎比卢浮宫的馆长曼努埃尔•拉巴特(Manuel Rabate)表示,自开放以来,展馆至今吸引了全球近200万多的游客中,有30%来自阿联酋本土,而美术馆也有一半的员工是阿联酋当地居民。“万年极奢”展大部分展品来自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也有借自巴黎卢浮宫的展品和从Musee du Quai Branly借来的非洲、南美和大洋洲的展品。卢浮宫所带动的文化的交互和聚融,以及为阿联酋本地人民提供的世界文化窗口即是一种无法量化的奢侈。

“万年极奢”展览期间,阿布扎比文化旅游局支持的另外一个与“奢侈”相关的项目是与法国Comite Colbert合作的一系列活动“Flanerie Colbert Abu Dhabi,21世纪的法式奢侈”。Comite Colbert 是一家由84个法国奢侈品牌和16家文化机构于1954年成立的协会。为期一个月的活动在阿布扎比的许多场所举办,包括House of Artisans (Qasr Al Hosn)、Al Maryah Island的购物商场、阿布扎比艺术博览会和阿布扎比卢浮宫。与在中国的许多奢侈品活动停留在通过当代艺术营销不同,这场阿布扎比政府支持的活动通过营销“奢侈”来履行品牌、商业与公益机构在21世纪的使命——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当地社群的回馈。就在House of Artisans (艺术工匠之家)举办的“‘Savoir-faire Conversations”为例,活动期间的跨文化手工艺展示、工坊活动与论坛,即让法国的奢侈品专家为当地居民讲说了诸多法国工艺的瑰宝——刺绣、美食、皮革和银器制作,而阿联酋本地的手工艺人则展现自己国家的传统刺绣、手工编织和刀器制作。在全球旅行和体验异国文化已不再是少数富人的独享的当下,在全球化和商品化的冲击下,民族和地域文化濒临危机——随着老一辈手工艺人的离开和传统技艺的衰落,正在消失的“民族文化”变成了稀缺品。对传统技艺的保护与传承是当下奢侈品牌所谈论的“可持续”的重要一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