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中,对美国来说重要的不是缩小贸易逆差,而是确保能继续出口复杂的产品。



撰文 | Jon Sindreu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二在达沃斯论坛上一番自夸,但到目前为止,他的贸易谈判都一直围绕一个错误的主题展开,那就是美国向中国及其他贸易伙伴出口的商品数量。

而真正重要的是出口的质量。

30年前,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以服装和鞋类为主。那时,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商品则较为多样化,既有大宗商品,也有飞机等需要大量专业技术的产品。如今,在对华出口方面,美国更加专注于大宗商品,而中国对美出口中占比最大的则是电脑等复杂的制成品。

特朗普在世界经济论坛开幕日上发表讲话。 上周美中两国在华盛顿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除了反映出美国更好地保护商业秘密的模糊雄心外,对于解决上述问题并无多大帮助。

特朗普致力于缩减美国对华3,500亿美元的商品贸易逆差,中国也已承诺在未来两年购买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虽然涉及的具体商品类别尚未披露,但其中大部分将是农产品及石油和天然气。

这对北京方面而言似乎是场胜利,中国经济增长策略的基础是,在制药、汽车、航空航天和科技领域生产越来越复杂的产品。《中国制造2025》计划听起来似乎是专注于国内发展,但最终结果会是与西方国家争抢市场。中国的许多旗舰产品之所以有可能发展,譬如中国商飞(Comac)的C919商用飞机,是因为中国有选择性地允许波音公司(Boeing Co., BA)、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等西方企业进入本国,同时又保留对国内市场的控制权,直到有能力效仿这些西方公司的技术。

这不仅仅关乎企业的知识产权,也挑战了西方国家对经济增长的理解。

近年来,为了弄清是什么原因使一些国家领先于其他国家,经济学家们把研究重心放在了教育、法治和对外开放度上。但作为近几十年伟大的可持续发展的范例,中国在许多方面做得并不算好,在进口和外商投资方面实施了限制。

18世纪,亚当·斯密(Adam Smith)将国家财富与进行劳动分工以生产更复杂产品的能力联系起来。这一理论适用于1920年代亨利·福特(Henry Ford)成功实现汽车机械化生产,以及1980年以来中国取得高速经济增长。研究似乎证实,出口产品复杂程度较高的国家增长较快,同时收入不平等性较低。相比之下,大宗商品出口国往往会受到发展不平衡和腐败的困扰。

由经济复杂性观测站(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编制的、衡量出口产品复杂度最成功的标准是,面对来自其他国家的竞争,出口产品在海外销售的难度有多大。比如,进入电动汽车市场比进入玉米市场更难。

这显示出发达经济体在中国崛起过程中面临的关键问题。尽管在主流理论中,每个国家都可以在不损害他国利益的情况下实现增长,但在一场争夺经济复杂性的战斗中,总会有输家,也就是那些陷入生产低附加值产品困境的国家。

美国绝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大宗商品出口国。凭藉谷歌(Google)和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等科技巨头的主导地位,美国在高附加值服务出口等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不过,过度关注贸易逆差似乎正把美国推向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真正重要的是,要守住美国最复杂的产品和服务所面向的市场。

特朗普将中国的经济转型视为一种威胁,这是正确的,但过分关注贸易逆差则非常具有误导性。今年美中“第二阶段”贸易谈判需要一个大为不同的成功基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美国在对华贸易谈判中没能抓住重点

发布日期:2020-01-23 11:28
摘要:在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中,对美国来说重要的不是缩小贸易逆差,而是确保能继续出口复杂的产品。



撰文 | Jon Sindreu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二在达沃斯论坛上一番自夸,但到目前为止,他的贸易谈判都一直围绕一个错误的主题展开,那就是美国向中国及其他贸易伙伴出口的商品数量。

而真正重要的是出口的质量。

30年前,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以服装和鞋类为主。那时,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商品则较为多样化,既有大宗商品,也有飞机等需要大量专业技术的产品。如今,在对华出口方面,美国更加专注于大宗商品,而中国对美出口中占比最大的则是电脑等复杂的制成品。

特朗普在世界经济论坛开幕日上发表讲话。 上周美中两国在华盛顿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除了反映出美国更好地保护商业秘密的模糊雄心外,对于解决上述问题并无多大帮助。

特朗普致力于缩减美国对华3,500亿美元的商品贸易逆差,中国也已承诺在未来两年购买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虽然涉及的具体商品类别尚未披露,但其中大部分将是农产品及石油和天然气。

这对北京方面而言似乎是场胜利,中国经济增长策略的基础是,在制药、汽车、航空航天和科技领域生产越来越复杂的产品。《中国制造2025》计划听起来似乎是专注于国内发展,但最终结果会是与西方国家争抢市场。中国的许多旗舰产品之所以有可能发展,譬如中国商飞(Comac)的C919商用飞机,是因为中国有选择性地允许波音公司(Boeing Co., BA)、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等西方企业进入本国,同时又保留对国内市场的控制权,直到有能力效仿这些西方公司的技术。

这不仅仅关乎企业的知识产权,也挑战了西方国家对经济增长的理解。

近年来,为了弄清是什么原因使一些国家领先于其他国家,经济学家们把研究重心放在了教育、法治和对外开放度上。但作为近几十年伟大的可持续发展的范例,中国在许多方面做得并不算好,在进口和外商投资方面实施了限制。

18世纪,亚当·斯密(Adam Smith)将国家财富与进行劳动分工以生产更复杂产品的能力联系起来。这一理论适用于1920年代亨利·福特(Henry Ford)成功实现汽车机械化生产,以及1980年以来中国取得高速经济增长。研究似乎证实,出口产品复杂程度较高的国家增长较快,同时收入不平等性较低。相比之下,大宗商品出口国往往会受到发展不平衡和腐败的困扰。

由经济复杂性观测站(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编制的、衡量出口产品复杂度最成功的标准是,面对来自其他国家的竞争,出口产品在海外销售的难度有多大。比如,进入电动汽车市场比进入玉米市场更难。

这显示出发达经济体在中国崛起过程中面临的关键问题。尽管在主流理论中,每个国家都可以在不损害他国利益的情况下实现增长,但在一场争夺经济复杂性的战斗中,总会有输家,也就是那些陷入生产低附加值产品困境的国家。

美国绝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大宗商品出口国。凭藉谷歌(Google)和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等科技巨头的主导地位,美国在高附加值服务出口等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不过,过度关注贸易逆差似乎正把美国推向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真正重要的是,要守住美国最复杂的产品和服务所面向的市场。

特朗普将中国的经济转型视为一种威胁,这是正确的,但过分关注贸易逆差则非常具有误导性。今年美中“第二阶段”贸易谈判需要一个大为不同的成功基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中,对美国来说重要的不是缩小贸易逆差,而是确保能继续出口复杂的产品。



撰文 | Jon Sindreu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二在达沃斯论坛上一番自夸,但到目前为止,他的贸易谈判都一直围绕一个错误的主题展开,那就是美国向中国及其他贸易伙伴出口的商品数量。

而真正重要的是出口的质量。

30年前,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以服装和鞋类为主。那时,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商品则较为多样化,既有大宗商品,也有飞机等需要大量专业技术的产品。如今,在对华出口方面,美国更加专注于大宗商品,而中国对美出口中占比最大的则是电脑等复杂的制成品。

特朗普在世界经济论坛开幕日上发表讲话。 上周美中两国在华盛顿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除了反映出美国更好地保护商业秘密的模糊雄心外,对于解决上述问题并无多大帮助。

特朗普致力于缩减美国对华3,500亿美元的商品贸易逆差,中国也已承诺在未来两年购买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虽然涉及的具体商品类别尚未披露,但其中大部分将是农产品及石油和天然气。

这对北京方面而言似乎是场胜利,中国经济增长策略的基础是,在制药、汽车、航空航天和科技领域生产越来越复杂的产品。《中国制造2025》计划听起来似乎是专注于国内发展,但最终结果会是与西方国家争抢市场。中国的许多旗舰产品之所以有可能发展,譬如中国商飞(Comac)的C919商用飞机,是因为中国有选择性地允许波音公司(Boeing Co., BA)、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等西方企业进入本国,同时又保留对国内市场的控制权,直到有能力效仿这些西方公司的技术。

这不仅仅关乎企业的知识产权,也挑战了西方国家对经济增长的理解。

近年来,为了弄清是什么原因使一些国家领先于其他国家,经济学家们把研究重心放在了教育、法治和对外开放度上。但作为近几十年伟大的可持续发展的范例,中国在许多方面做得并不算好,在进口和外商投资方面实施了限制。

18世纪,亚当·斯密(Adam Smith)将国家财富与进行劳动分工以生产更复杂产品的能力联系起来。这一理论适用于1920年代亨利·福特(Henry Ford)成功实现汽车机械化生产,以及1980年以来中国取得高速经济增长。研究似乎证实,出口产品复杂程度较高的国家增长较快,同时收入不平等性较低。相比之下,大宗商品出口国往往会受到发展不平衡和腐败的困扰。

由经济复杂性观测站(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编制的、衡量出口产品复杂度最成功的标准是,面对来自其他国家的竞争,出口产品在海外销售的难度有多大。比如,进入电动汽车市场比进入玉米市场更难。

这显示出发达经济体在中国崛起过程中面临的关键问题。尽管在主流理论中,每个国家都可以在不损害他国利益的情况下实现增长,但在一场争夺经济复杂性的战斗中,总会有输家,也就是那些陷入生产低附加值产品困境的国家。

美国绝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大宗商品出口国。凭藉谷歌(Google)和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等科技巨头的主导地位,美国在高附加值服务出口等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不过,过度关注贸易逆差似乎正把美国推向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真正重要的是,要守住美国最复杂的产品和服务所面向的市场。

特朗普将中国的经济转型视为一种威胁,这是正确的,但过分关注贸易逆差则非常具有误导性。今年美中“第二阶段”贸易谈判需要一个大为不同的成功基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美国在对华贸易谈判中没能抓住重点

发布日期:2020-01-23 11:28
摘要:在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中,对美国来说重要的不是缩小贸易逆差,而是确保能继续出口复杂的产品。



撰文 | Jon Sindreu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二在达沃斯论坛上一番自夸,但到目前为止,他的贸易谈判都一直围绕一个错误的主题展开,那就是美国向中国及其他贸易伙伴出口的商品数量。

而真正重要的是出口的质量。

30年前,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以服装和鞋类为主。那时,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商品则较为多样化,既有大宗商品,也有飞机等需要大量专业技术的产品。如今,在对华出口方面,美国更加专注于大宗商品,而中国对美出口中占比最大的则是电脑等复杂的制成品。

特朗普在世界经济论坛开幕日上发表讲话。 上周美中两国在华盛顿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除了反映出美国更好地保护商业秘密的模糊雄心外,对于解决上述问题并无多大帮助。

特朗普致力于缩减美国对华3,500亿美元的商品贸易逆差,中国也已承诺在未来两年购买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虽然涉及的具体商品类别尚未披露,但其中大部分将是农产品及石油和天然气。

这对北京方面而言似乎是场胜利,中国经济增长策略的基础是,在制药、汽车、航空航天和科技领域生产越来越复杂的产品。《中国制造2025》计划听起来似乎是专注于国内发展,但最终结果会是与西方国家争抢市场。中国的许多旗舰产品之所以有可能发展,譬如中国商飞(Comac)的C919商用飞机,是因为中国有选择性地允许波音公司(Boeing Co., BA)、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等西方企业进入本国,同时又保留对国内市场的控制权,直到有能力效仿这些西方公司的技术。

这不仅仅关乎企业的知识产权,也挑战了西方国家对经济增长的理解。

近年来,为了弄清是什么原因使一些国家领先于其他国家,经济学家们把研究重心放在了教育、法治和对外开放度上。但作为近几十年伟大的可持续发展的范例,中国在许多方面做得并不算好,在进口和外商投资方面实施了限制。

18世纪,亚当·斯密(Adam Smith)将国家财富与进行劳动分工以生产更复杂产品的能力联系起来。这一理论适用于1920年代亨利·福特(Henry Ford)成功实现汽车机械化生产,以及1980年以来中国取得高速经济增长。研究似乎证实,出口产品复杂程度较高的国家增长较快,同时收入不平等性较低。相比之下,大宗商品出口国往往会受到发展不平衡和腐败的困扰。

由经济复杂性观测站(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编制的、衡量出口产品复杂度最成功的标准是,面对来自其他国家的竞争,出口产品在海外销售的难度有多大。比如,进入电动汽车市场比进入玉米市场更难。

这显示出发达经济体在中国崛起过程中面临的关键问题。尽管在主流理论中,每个国家都可以在不损害他国利益的情况下实现增长,但在一场争夺经济复杂性的战斗中,总会有输家,也就是那些陷入生产低附加值产品困境的国家。

美国绝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大宗商品出口国。凭藉谷歌(Google)和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等科技巨头的主导地位,美国在高附加值服务出口等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不过,过度关注贸易逆差似乎正把美国推向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真正重要的是,要守住美国最复杂的产品和服务所面向的市场。

特朗普将中国的经济转型视为一种威胁,这是正确的,但过分关注贸易逆差则非常具有误导性。今年美中“第二阶段”贸易谈判需要一个大为不同的成功基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中,对美国来说重要的不是缩小贸易逆差,而是确保能继续出口复杂的产品。



撰文 | Jon Sindreu

OR--商业新媒体 】尽管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二在达沃斯论坛上一番自夸,但到目前为止,他的贸易谈判都一直围绕一个错误的主题展开,那就是美国向中国及其他贸易伙伴出口的商品数量。

而真正重要的是出口的质量。

30年前,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以服装和鞋类为主。那时,美国向中国出口的商品则较为多样化,既有大宗商品,也有飞机等需要大量专业技术的产品。如今,在对华出口方面,美国更加专注于大宗商品,而中国对美出口中占比最大的则是电脑等复杂的制成品。

特朗普在世界经济论坛开幕日上发表讲话。 上周美中两国在华盛顿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除了反映出美国更好地保护商业秘密的模糊雄心外,对于解决上述问题并无多大帮助。

特朗普致力于缩减美国对华3,500亿美元的商品贸易逆差,中国也已承诺在未来两年购买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虽然涉及的具体商品类别尚未披露,但其中大部分将是农产品及石油和天然气。

这对北京方面而言似乎是场胜利,中国经济增长策略的基础是,在制药、汽车、航空航天和科技领域生产越来越复杂的产品。《中国制造2025》计划听起来似乎是专注于国内发展,但最终结果会是与西方国家争抢市场。中国的许多旗舰产品之所以有可能发展,譬如中国商飞(Comac)的C919商用飞机,是因为中国有选择性地允许波音公司(Boeing Co., BA)、空中客车(Airbus SE, EADSY)等西方企业进入本国,同时又保留对国内市场的控制权,直到有能力效仿这些西方公司的技术。

这不仅仅关乎企业的知识产权,也挑战了西方国家对经济增长的理解。

近年来,为了弄清是什么原因使一些国家领先于其他国家,经济学家们把研究重心放在了教育、法治和对外开放度上。但作为近几十年伟大的可持续发展的范例,中国在许多方面做得并不算好,在进口和外商投资方面实施了限制。

18世纪,亚当·斯密(Adam Smith)将国家财富与进行劳动分工以生产更复杂产品的能力联系起来。这一理论适用于1920年代亨利·福特(Henry Ford)成功实现汽车机械化生产,以及1980年以来中国取得高速经济增长。研究似乎证实,出口产品复杂程度较高的国家增长较快,同时收入不平等性较低。相比之下,大宗商品出口国往往会受到发展不平衡和腐败的困扰。

由经济复杂性观测站(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编制的、衡量出口产品复杂度最成功的标准是,面对来自其他国家的竞争,出口产品在海外销售的难度有多大。比如,进入电动汽车市场比进入玉米市场更难。

这显示出发达经济体在中国崛起过程中面临的关键问题。尽管在主流理论中,每个国家都可以在不损害他国利益的情况下实现增长,但在一场争夺经济复杂性的战斗中,总会有输家,也就是那些陷入生产低附加值产品困境的国家。

美国绝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大宗商品出口国。凭藉谷歌(Google)和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等科技巨头的主导地位,美国在高附加值服务出口等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不过,过度关注贸易逆差似乎正把美国推向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真正重要的是,要守住美国最复杂的产品和服务所面向的市场。

特朗普将中国的经济转型视为一种威胁,这是正确的,但过分关注贸易逆差则非常具有误导性。今年美中“第二阶段”贸易谈判需要一个大为不同的成功基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