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太空领域,国际社会缺乏监管和控制。在就太空领域的合作达成全球共识之前,各国都正在采取自己的预防措施。



迈克尔•皮尔 布鲁塞尔 , 马思潭 北京 , 艾梅•威廉斯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人类首次登月已过去半个世纪后,挪威出人意料地加入了这场围绕太空展开的地缘政治角力。

这个北欧国家计划在2022年发射两颗卫星,让其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北极北部地区实现强大的宽带覆盖。人造卫星曾经可以自由漫游而不必害怕受到干扰,但随着大国之间争夺太空霸权,这种情况已不复存在。

因此,挪威正在采取秘密的防卫措施。这些措施可能包括抗干扰技术、防辐射技术,以及其他旨在保护其卫星的新系统。

“我们以前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但现在,安全问题已涉及到了太空领域。”挪威国防部太空计划负责人斯蒂格•尼尔松上校(Colonel Stig Nilsson)表示,“你越依赖科技,就越需要建立抗干扰力,这样科技才不会成为你的致命弱点——这是一个进退两难的问题。”

长期以来,太空一直是地缘政治的角斗场,但在过去几年中,它已成为脆弱国际秩序的象征。在这种秩序下,中国和俄罗斯等强势国家正在寻找挑战美国军事主导地位的新途径。

中国于2007年进行的一次反卫星导弹试验打响了这场竞赛的发令枪,这次试验使卫星安全问题成为了军事议程中的首要议题。美国国防情报局(DIA)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这场正在兴起的军备竞赛如今已经发展到包括电子战、定向能武器和网络攻击。

过去十年,在监测军队行动、探测导弹发射,以及组织战场通信方面,军方越来越依赖卫星。但这些卫星也变得更容易受到对手的攻击或破坏。

“在太空领域,我们(西方)仍集体保持着优势。”一位欧洲军官表示,“问题在于,这种优势地位的是一个靶子。”

各国已加快构建太空能力的步伐。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8年宣布成立一支专门的美国“太空部队”,此举招致了嘲笑,但这是一项在某些方面被盟国(尤其是法国)效仿的举措。

北约(NATO)在2019年推出了有史以来首项太空政策,来自北约成员国的外交官表示,2019年12月在伦敦举行的领导人会议很有可能会宣布太空成为一个行动“领域”(编者注:此文英文版发表于2019年11月12日,中文版在时间表述上有所调整)。这将赋予太空与地球上的陆地、海洋、空域和网络空间相同的地位,在这些领域中对一个国家发起攻击,将招致各国集体作出反应——就像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之后发生的情况一样。

然而,尽管现在太空备受关注,但却几乎没有规则或程序来处理争端、甚至是处理日益增多的太空碎片,例如碰撞导致的散落碎片或是废弃的卫星。

安全世界基金会(Secure World Foundation)太空问题专家布赖恩•韦登(Brian Weeden)表示:“我们肯定会看到太空在未来地球上的冲突中发挥作用。”他称,“伊斯兰国”(ISIS)等激进组织已能够实施卫星干扰:“这很容易做到——而且相对便宜。”

随着社会越来越依赖大批政府和商业卫星直接发出的信号,太空的重要性已经上升。从娱乐到航海,这些卫星有许多用途,但它们也是军事行动的核心。前美国驻欧陆军(US Army Europe)司令本•霍奇斯上将(General Ben Hodges)表示:“我们所依赖的一切——快速部署、情报共享、波罗的海和黑海的图片——所有这些都有天基平台。”

这种对太空的日益依赖,在废弃的飞船和其他废物所带来的日益严重的危害中得到了明显的体现。欧洲航天局(European Space Agency)在2019年早些时候表示,太空中大约有5000颗卫星,其中超过3000颗已经不再运行。破裂、爆炸、碰撞和其他事件意味着约有3.4万块长度超过10厘米的碎片、90万块长度在1至10厘米之间的碎片以及1.28亿块长度在1毫米至1厘米之间的碎片在围绕地球旋转——所有这些碎片都能够造成伤害。

近来的头条新闻突显出了这种紧张局势。2019年7月,欧盟(EU)的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Galileo satellite navigation system)遭遇了近一周的中断,尽管官员坚称没有证据显示这是恶意破坏导致的。2019年9月,欧洲航天局有史以来首次执行避碰变轨,以避免一个航天器与另一个卫星网络中的航天器发生可能的碰撞。

随着干扰太空基础设施的手段变得更加先进,敌对国家之间的小规模冲突也在增加。2018年,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丝•帕利(Florence Parly)指控俄罗斯从事间谍活动,称其在2017年操纵一颗卫星对法国与意大利联合运行的、名为“雅典娜-菲狄斯”(Athena-Fidus)的军用通信卫星进行监听——克里姆林宫否认了这一指控。

这一事件反映了太空领域的缺乏监管,这个领域不属于任何人,其管理仍然主要遵循1967年《外层空间条约》(Outer Space Treaty)提出的一般原则。该条约的第一条原则是,“探索和利用外层空间,包括月球和其他天体……应为全人类谋福利”。但是,针对在地球大气层以外使用武器的行为只有一个明确的限制,即禁止使用核武器。

太空的重要性日益上升而对太空的监管较为宽松,这两者的结合为雄心勃勃的政府——尤其是中国和俄罗斯——留下了许多机会。

就中国而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把太空计划列为优先事项,并加快了该计划的实施,其中包括人类探测器首次在月球背面着陆。在2018年,中国发射的火箭数量甚至超过了美国——中国发射了38枚,而美国发射了34枚——尽管中国的火箭实力仍远远落后于美国。

中国领导层制定了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标,力争到2030年“实现整体跃升,跻身航天强国之列”。中国的目标是到2020年建成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到2025年拥有可运行的空间站,到2035年建成永久性月球研究基地。

苏联曾凭借在1961年将尤里•加加林(Yuri Gagarin)送入太空在载人航天领域领先美国。但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关于太空方面的研究和太空领域的经费骤减。俄罗斯在太空领域的重新努力标志着其太空野心的复苏。虽然莫斯科与华盛顿仍在一些领域开展合作——例如,美国的阿特拉斯火箭(Atlas)使用的就是俄罗斯制造的RD-180发动机——但两国之间的竞争也愈发针锋相对。2019年5月,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表示,“保持战略稳定和军事对等”有赖于俄罗斯“有效解决外太空安全任务”、以及开发军用及两用航天器的能力。

2015年,俄罗斯组建了空天军,由俄空天军总司令部直接指挥,负责地球大气层及外太空的防卫。2014年,俄罗斯“宇宙”2499(Kosmos 2499)卫星的发射在西方空间机构中引发紧张,它们担心这是一种反卫星武器,就像冷战期间在进行研发、但在苏联解体后被束之高阁的那类武器。俄罗斯2018年列装的“佩列斯韦特”(Peresvet)激光武器系统也引起了类似的警觉,专家认为该系统有能力破坏和摧毁卫星。

罗德岛海军战争学院(NWC)国家安全事务教授琼•约翰逊-弗里兹(Joan Johnson-Freese)表示,太空变得如此具有争议性的原因之一在于太空技术的两用性质,这意味着理论上非军用的技术开发可能被解读为具有潜在威胁。

有许多种可能导致对抗的干扰形式,包括使用激光致盲卫星。2013年,北京展示了一款用于“清理碎片”的原型机械臂,它还可以用来抓捕其他卫星。约翰逊-弗里兹教授警告称,加上中美两国政府“展示肌肉”的倾向,爆发冲突的可能性非常大。

中国军事文化研究会的杜文龙大校在2019年早些时候表示,美国进行的“太空武器化”可能导致新一轮战略竞赛在地球轨道上全面铺开。印度在2019年也展示了本国的反卫星武器能力。

“如果你们国家的卫星在一场危机中坠毁,你会认为它是被恶意击毁的吗?你要不要回应?”约翰逊-弗里斯教授问道,“非常有可能导致误会,而且这种误会很容易升级。”

尽管在支出方面存在差距,但中国的太空计划已开始取得相较于于美国的优势——尤其是通过聚焦于将月球作为未来太空探索的基地。太空分析师纳姆拉塔•戈斯瓦米(Namrata Goswami)表示:“在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美国缺乏连贯的太空战略……不像中国长期明确聚焦于月球。”

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国际关系学教授王义桅警告称,(国际社会)在阻止太空“变成下一个战场”方面做得不够。王义桅补充称:“中国和俄罗斯就太空规则发布了多份声明,但这还不够。将来我们应该确立某种行为准则,就像在南中国海一样。”

密切关注北京和莫斯科在太空领域的动作的美国,已经发起了本国的行动计划,试图维持其冷战后的霸主地位。新成立的美国太空司令部(US Space Command)为“作战”司令部,从而拥有更多火力、对行动拥有战略控制权。计划组建的美国“太空军”将成为一个新的军种——尽管这一计划仍在等待国会的批准,因为关于将其整合入现有的空军会不会更好的问题仍存在争议。

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约翰•雷蒙德(John Raymond)将军表示,美国已经面临针对它的“全方位威胁”,如通信的可逆干扰和击落卫星的企图。对使用GPS导航的美军士兵、飞行员和水手,以及使用卫星进行监控的美国情报人员而言,这是一个前所未见的问题。

五角大楼负责太空事务的副助理部长史蒂夫•基泰(Steve Kitay)说:“我们通过与太空相关的能力向全球投射力量。这事关保护和防御……并最终关系到我们在地球上的生活方式。”

华盛顿的一些西方盟友也已经开始采取重要行动。法国已经正式加入太空军事竞赛——2019年7月14日的巴士底日(Bastille Day)阅兵前夕,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告诉国防高官,法国将组建自己的太空司令部,初步人员编制为220人。法国高官和防务行业高管表示,巴黎计划对危险的太空碎片和敌方活动进行监控。它还将部署防御性武器,如“纳卫星”(nano-satellite),其中一些可以为较大的航天器充当可分离的保镖。

这些声明引起了莫斯科方面的强烈反应。俄罗斯外交部在2019年7月称:“法国已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正式承认外太空可能发生武装冲突的国家。”

法国还希望到2025年在太空监视和“积极防御”方面额外支出7亿欧元,该时期原有的预算为36亿欧元。2018年,法意合资的泰雷兹阿莱尼亚宇航公司(Thales Alenia Space)和空间通信公司(Telespazio)组建的联盟,入股了总部位于加拿大的NorthStar Earth & Space公司,后者计划组建一个由40颗卫星组成的卫星星座,用于“仰望”和监测近太空,以及通过“俯视”获取更传统的地球成像。有关太空碎片和其他卫星的此类数据既可民用,也可用于军事领域。

法国与包括德国和意大利在内的其他欧洲国家也在投资一系列新装备。其中包括用于监测太空中物体的高清晰度雷达、用于集成和管理数据的软件系统以及用于保护地面基站、卫星和相关通信的网络防御系统。一家活跃于太空领域的公司的法籍高管表示:“法国必须拥有让其能够监控太空、并在太空采取行动的手段。”

由于在太空中的行为几乎不受任何限制,所以需要通过合作来阻止外太空竞赛进一步恶化。在那之前,各国都正在采取自己的预防措施。

“挪威应该有成为北极地区领先太空国家的雄心,”尼尔松上校谈到该国的太空计划时说,“我们的目标是最大限度地供民用——但也可以根据需要转为军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太空领域军备竞赛的兴起

发布日期:2020-01-22 20:35
摘要:在太空领域,国际社会缺乏监管和控制。在就太空领域的合作达成全球共识之前,各国都正在采取自己的预防措施。



迈克尔•皮尔 布鲁塞尔 , 马思潭 北京 , 艾梅•威廉斯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人类首次登月已过去半个世纪后,挪威出人意料地加入了这场围绕太空展开的地缘政治角力。

这个北欧国家计划在2022年发射两颗卫星,让其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北极北部地区实现强大的宽带覆盖。人造卫星曾经可以自由漫游而不必害怕受到干扰,但随着大国之间争夺太空霸权,这种情况已不复存在。

因此,挪威正在采取秘密的防卫措施。这些措施可能包括抗干扰技术、防辐射技术,以及其他旨在保护其卫星的新系统。

“我们以前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但现在,安全问题已涉及到了太空领域。”挪威国防部太空计划负责人斯蒂格•尼尔松上校(Colonel Stig Nilsson)表示,“你越依赖科技,就越需要建立抗干扰力,这样科技才不会成为你的致命弱点——这是一个进退两难的问题。”

长期以来,太空一直是地缘政治的角斗场,但在过去几年中,它已成为脆弱国际秩序的象征。在这种秩序下,中国和俄罗斯等强势国家正在寻找挑战美国军事主导地位的新途径。

中国于2007年进行的一次反卫星导弹试验打响了这场竞赛的发令枪,这次试验使卫星安全问题成为了军事议程中的首要议题。美国国防情报局(DIA)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这场正在兴起的军备竞赛如今已经发展到包括电子战、定向能武器和网络攻击。

过去十年,在监测军队行动、探测导弹发射,以及组织战场通信方面,军方越来越依赖卫星。但这些卫星也变得更容易受到对手的攻击或破坏。

“在太空领域,我们(西方)仍集体保持着优势。”一位欧洲军官表示,“问题在于,这种优势地位的是一个靶子。”

各国已加快构建太空能力的步伐。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8年宣布成立一支专门的美国“太空部队”,此举招致了嘲笑,但这是一项在某些方面被盟国(尤其是法国)效仿的举措。

北约(NATO)在2019年推出了有史以来首项太空政策,来自北约成员国的外交官表示,2019年12月在伦敦举行的领导人会议很有可能会宣布太空成为一个行动“领域”(编者注:此文英文版发表于2019年11月12日,中文版在时间表述上有所调整)。这将赋予太空与地球上的陆地、海洋、空域和网络空间相同的地位,在这些领域中对一个国家发起攻击,将招致各国集体作出反应——就像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之后发生的情况一样。

然而,尽管现在太空备受关注,但却几乎没有规则或程序来处理争端、甚至是处理日益增多的太空碎片,例如碰撞导致的散落碎片或是废弃的卫星。

安全世界基金会(Secure World Foundation)太空问题专家布赖恩•韦登(Brian Weeden)表示:“我们肯定会看到太空在未来地球上的冲突中发挥作用。”他称,“伊斯兰国”(ISIS)等激进组织已能够实施卫星干扰:“这很容易做到——而且相对便宜。”

随着社会越来越依赖大批政府和商业卫星直接发出的信号,太空的重要性已经上升。从娱乐到航海,这些卫星有许多用途,但它们也是军事行动的核心。前美国驻欧陆军(US Army Europe)司令本•霍奇斯上将(General Ben Hodges)表示:“我们所依赖的一切——快速部署、情报共享、波罗的海和黑海的图片——所有这些都有天基平台。”

这种对太空的日益依赖,在废弃的飞船和其他废物所带来的日益严重的危害中得到了明显的体现。欧洲航天局(European Space Agency)在2019年早些时候表示,太空中大约有5000颗卫星,其中超过3000颗已经不再运行。破裂、爆炸、碰撞和其他事件意味着约有3.4万块长度超过10厘米的碎片、90万块长度在1至10厘米之间的碎片以及1.28亿块长度在1毫米至1厘米之间的碎片在围绕地球旋转——所有这些碎片都能够造成伤害。

近来的头条新闻突显出了这种紧张局势。2019年7月,欧盟(EU)的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Galileo satellite navigation system)遭遇了近一周的中断,尽管官员坚称没有证据显示这是恶意破坏导致的。2019年9月,欧洲航天局有史以来首次执行避碰变轨,以避免一个航天器与另一个卫星网络中的航天器发生可能的碰撞。

随着干扰太空基础设施的手段变得更加先进,敌对国家之间的小规模冲突也在增加。2018年,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丝•帕利(Florence Parly)指控俄罗斯从事间谍活动,称其在2017年操纵一颗卫星对法国与意大利联合运行的、名为“雅典娜-菲狄斯”(Athena-Fidus)的军用通信卫星进行监听——克里姆林宫否认了这一指控。

这一事件反映了太空领域的缺乏监管,这个领域不属于任何人,其管理仍然主要遵循1967年《外层空间条约》(Outer Space Treaty)提出的一般原则。该条约的第一条原则是,“探索和利用外层空间,包括月球和其他天体……应为全人类谋福利”。但是,针对在地球大气层以外使用武器的行为只有一个明确的限制,即禁止使用核武器。

太空的重要性日益上升而对太空的监管较为宽松,这两者的结合为雄心勃勃的政府——尤其是中国和俄罗斯——留下了许多机会。

就中国而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把太空计划列为优先事项,并加快了该计划的实施,其中包括人类探测器首次在月球背面着陆。在2018年,中国发射的火箭数量甚至超过了美国——中国发射了38枚,而美国发射了34枚——尽管中国的火箭实力仍远远落后于美国。

中国领导层制定了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标,力争到2030年“实现整体跃升,跻身航天强国之列”。中国的目标是到2020年建成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到2025年拥有可运行的空间站,到2035年建成永久性月球研究基地。

苏联曾凭借在1961年将尤里•加加林(Yuri Gagarin)送入太空在载人航天领域领先美国。但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关于太空方面的研究和太空领域的经费骤减。俄罗斯在太空领域的重新努力标志着其太空野心的复苏。虽然莫斯科与华盛顿仍在一些领域开展合作——例如,美国的阿特拉斯火箭(Atlas)使用的就是俄罗斯制造的RD-180发动机——但两国之间的竞争也愈发针锋相对。2019年5月,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表示,“保持战略稳定和军事对等”有赖于俄罗斯“有效解决外太空安全任务”、以及开发军用及两用航天器的能力。

2015年,俄罗斯组建了空天军,由俄空天军总司令部直接指挥,负责地球大气层及外太空的防卫。2014年,俄罗斯“宇宙”2499(Kosmos 2499)卫星的发射在西方空间机构中引发紧张,它们担心这是一种反卫星武器,就像冷战期间在进行研发、但在苏联解体后被束之高阁的那类武器。俄罗斯2018年列装的“佩列斯韦特”(Peresvet)激光武器系统也引起了类似的警觉,专家认为该系统有能力破坏和摧毁卫星。

罗德岛海军战争学院(NWC)国家安全事务教授琼•约翰逊-弗里兹(Joan Johnson-Freese)表示,太空变得如此具有争议性的原因之一在于太空技术的两用性质,这意味着理论上非军用的技术开发可能被解读为具有潜在威胁。

有许多种可能导致对抗的干扰形式,包括使用激光致盲卫星。2013年,北京展示了一款用于“清理碎片”的原型机械臂,它还可以用来抓捕其他卫星。约翰逊-弗里兹教授警告称,加上中美两国政府“展示肌肉”的倾向,爆发冲突的可能性非常大。

中国军事文化研究会的杜文龙大校在2019年早些时候表示,美国进行的“太空武器化”可能导致新一轮战略竞赛在地球轨道上全面铺开。印度在2019年也展示了本国的反卫星武器能力。

“如果你们国家的卫星在一场危机中坠毁,你会认为它是被恶意击毁的吗?你要不要回应?”约翰逊-弗里斯教授问道,“非常有可能导致误会,而且这种误会很容易升级。”

尽管在支出方面存在差距,但中国的太空计划已开始取得相较于于美国的优势——尤其是通过聚焦于将月球作为未来太空探索的基地。太空分析师纳姆拉塔•戈斯瓦米(Namrata Goswami)表示:“在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美国缺乏连贯的太空战略……不像中国长期明确聚焦于月球。”

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国际关系学教授王义桅警告称,(国际社会)在阻止太空“变成下一个战场”方面做得不够。王义桅补充称:“中国和俄罗斯就太空规则发布了多份声明,但这还不够。将来我们应该确立某种行为准则,就像在南中国海一样。”

密切关注北京和莫斯科在太空领域的动作的美国,已经发起了本国的行动计划,试图维持其冷战后的霸主地位。新成立的美国太空司令部(US Space Command)为“作战”司令部,从而拥有更多火力、对行动拥有战略控制权。计划组建的美国“太空军”将成为一个新的军种——尽管这一计划仍在等待国会的批准,因为关于将其整合入现有的空军会不会更好的问题仍存在争议。

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约翰•雷蒙德(John Raymond)将军表示,美国已经面临针对它的“全方位威胁”,如通信的可逆干扰和击落卫星的企图。对使用GPS导航的美军士兵、飞行员和水手,以及使用卫星进行监控的美国情报人员而言,这是一个前所未见的问题。

五角大楼负责太空事务的副助理部长史蒂夫•基泰(Steve Kitay)说:“我们通过与太空相关的能力向全球投射力量。这事关保护和防御……并最终关系到我们在地球上的生活方式。”

华盛顿的一些西方盟友也已经开始采取重要行动。法国已经正式加入太空军事竞赛——2019年7月14日的巴士底日(Bastille Day)阅兵前夕,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告诉国防高官,法国将组建自己的太空司令部,初步人员编制为220人。法国高官和防务行业高管表示,巴黎计划对危险的太空碎片和敌方活动进行监控。它还将部署防御性武器,如“纳卫星”(nano-satellite),其中一些可以为较大的航天器充当可分离的保镖。

这些声明引起了莫斯科方面的强烈反应。俄罗斯外交部在2019年7月称:“法国已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正式承认外太空可能发生武装冲突的国家。”

法国还希望到2025年在太空监视和“积极防御”方面额外支出7亿欧元,该时期原有的预算为36亿欧元。2018年,法意合资的泰雷兹阿莱尼亚宇航公司(Thales Alenia Space)和空间通信公司(Telespazio)组建的联盟,入股了总部位于加拿大的NorthStar Earth & Space公司,后者计划组建一个由40颗卫星组成的卫星星座,用于“仰望”和监测近太空,以及通过“俯视”获取更传统的地球成像。有关太空碎片和其他卫星的此类数据既可民用,也可用于军事领域。

法国与包括德国和意大利在内的其他欧洲国家也在投资一系列新装备。其中包括用于监测太空中物体的高清晰度雷达、用于集成和管理数据的软件系统以及用于保护地面基站、卫星和相关通信的网络防御系统。一家活跃于太空领域的公司的法籍高管表示:“法国必须拥有让其能够监控太空、并在太空采取行动的手段。”

由于在太空中的行为几乎不受任何限制,所以需要通过合作来阻止外太空竞赛进一步恶化。在那之前,各国都正在采取自己的预防措施。

“挪威应该有成为北极地区领先太空国家的雄心,”尼尔松上校谈到该国的太空计划时说,“我们的目标是最大限度地供民用——但也可以根据需要转为军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太空领域,国际社会缺乏监管和控制。在就太空领域的合作达成全球共识之前,各国都正在采取自己的预防措施。



迈克尔•皮尔 布鲁塞尔 , 马思潭 北京 , 艾梅•威廉斯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人类首次登月已过去半个世纪后,挪威出人意料地加入了这场围绕太空展开的地缘政治角力。

这个北欧国家计划在2022年发射两颗卫星,让其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北极北部地区实现强大的宽带覆盖。人造卫星曾经可以自由漫游而不必害怕受到干扰,但随着大国之间争夺太空霸权,这种情况已不复存在。

因此,挪威正在采取秘密的防卫措施。这些措施可能包括抗干扰技术、防辐射技术,以及其他旨在保护其卫星的新系统。

“我们以前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但现在,安全问题已涉及到了太空领域。”挪威国防部太空计划负责人斯蒂格•尼尔松上校(Colonel Stig Nilsson)表示,“你越依赖科技,就越需要建立抗干扰力,这样科技才不会成为你的致命弱点——这是一个进退两难的问题。”

长期以来,太空一直是地缘政治的角斗场,但在过去几年中,它已成为脆弱国际秩序的象征。在这种秩序下,中国和俄罗斯等强势国家正在寻找挑战美国军事主导地位的新途径。

中国于2007年进行的一次反卫星导弹试验打响了这场竞赛的发令枪,这次试验使卫星安全问题成为了军事议程中的首要议题。美国国防情报局(DIA)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这场正在兴起的军备竞赛如今已经发展到包括电子战、定向能武器和网络攻击。

过去十年,在监测军队行动、探测导弹发射,以及组织战场通信方面,军方越来越依赖卫星。但这些卫星也变得更容易受到对手的攻击或破坏。

“在太空领域,我们(西方)仍集体保持着优势。”一位欧洲军官表示,“问题在于,这种优势地位的是一个靶子。”

各国已加快构建太空能力的步伐。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8年宣布成立一支专门的美国“太空部队”,此举招致了嘲笑,但这是一项在某些方面被盟国(尤其是法国)效仿的举措。

北约(NATO)在2019年推出了有史以来首项太空政策,来自北约成员国的外交官表示,2019年12月在伦敦举行的领导人会议很有可能会宣布太空成为一个行动“领域”(编者注:此文英文版发表于2019年11月12日,中文版在时间表述上有所调整)。这将赋予太空与地球上的陆地、海洋、空域和网络空间相同的地位,在这些领域中对一个国家发起攻击,将招致各国集体作出反应——就像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之后发生的情况一样。

然而,尽管现在太空备受关注,但却几乎没有规则或程序来处理争端、甚至是处理日益增多的太空碎片,例如碰撞导致的散落碎片或是废弃的卫星。

安全世界基金会(Secure World Foundation)太空问题专家布赖恩•韦登(Brian Weeden)表示:“我们肯定会看到太空在未来地球上的冲突中发挥作用。”他称,“伊斯兰国”(ISIS)等激进组织已能够实施卫星干扰:“这很容易做到——而且相对便宜。”

随着社会越来越依赖大批政府和商业卫星直接发出的信号,太空的重要性已经上升。从娱乐到航海,这些卫星有许多用途,但它们也是军事行动的核心。前美国驻欧陆军(US Army Europe)司令本•霍奇斯上将(General Ben Hodges)表示:“我们所依赖的一切——快速部署、情报共享、波罗的海和黑海的图片——所有这些都有天基平台。”

这种对太空的日益依赖,在废弃的飞船和其他废物所带来的日益严重的危害中得到了明显的体现。欧洲航天局(European Space Agency)在2019年早些时候表示,太空中大约有5000颗卫星,其中超过3000颗已经不再运行。破裂、爆炸、碰撞和其他事件意味着约有3.4万块长度超过10厘米的碎片、90万块长度在1至10厘米之间的碎片以及1.28亿块长度在1毫米至1厘米之间的碎片在围绕地球旋转——所有这些碎片都能够造成伤害。

近来的头条新闻突显出了这种紧张局势。2019年7月,欧盟(EU)的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Galileo satellite navigation system)遭遇了近一周的中断,尽管官员坚称没有证据显示这是恶意破坏导致的。2019年9月,欧洲航天局有史以来首次执行避碰变轨,以避免一个航天器与另一个卫星网络中的航天器发生可能的碰撞。

随着干扰太空基础设施的手段变得更加先进,敌对国家之间的小规模冲突也在增加。2018年,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丝•帕利(Florence Parly)指控俄罗斯从事间谍活动,称其在2017年操纵一颗卫星对法国与意大利联合运行的、名为“雅典娜-菲狄斯”(Athena-Fidus)的军用通信卫星进行监听——克里姆林宫否认了这一指控。

这一事件反映了太空领域的缺乏监管,这个领域不属于任何人,其管理仍然主要遵循1967年《外层空间条约》(Outer Space Treaty)提出的一般原则。该条约的第一条原则是,“探索和利用外层空间,包括月球和其他天体……应为全人类谋福利”。但是,针对在地球大气层以外使用武器的行为只有一个明确的限制,即禁止使用核武器。

太空的重要性日益上升而对太空的监管较为宽松,这两者的结合为雄心勃勃的政府——尤其是中国和俄罗斯——留下了许多机会。

就中国而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把太空计划列为优先事项,并加快了该计划的实施,其中包括人类探测器首次在月球背面着陆。在2018年,中国发射的火箭数量甚至超过了美国——中国发射了38枚,而美国发射了34枚——尽管中国的火箭实力仍远远落后于美国。

中国领导层制定了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标,力争到2030年“实现整体跃升,跻身航天强国之列”。中国的目标是到2020年建成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到2025年拥有可运行的空间站,到2035年建成永久性月球研究基地。

苏联曾凭借在1961年将尤里•加加林(Yuri Gagarin)送入太空在载人航天领域领先美国。但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关于太空方面的研究和太空领域的经费骤减。俄罗斯在太空领域的重新努力标志着其太空野心的复苏。虽然莫斯科与华盛顿仍在一些领域开展合作——例如,美国的阿特拉斯火箭(Atlas)使用的就是俄罗斯制造的RD-180发动机——但两国之间的竞争也愈发针锋相对。2019年5月,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表示,“保持战略稳定和军事对等”有赖于俄罗斯“有效解决外太空安全任务”、以及开发军用及两用航天器的能力。

2015年,俄罗斯组建了空天军,由俄空天军总司令部直接指挥,负责地球大气层及外太空的防卫。2014年,俄罗斯“宇宙”2499(Kosmos 2499)卫星的发射在西方空间机构中引发紧张,它们担心这是一种反卫星武器,就像冷战期间在进行研发、但在苏联解体后被束之高阁的那类武器。俄罗斯2018年列装的“佩列斯韦特”(Peresvet)激光武器系统也引起了类似的警觉,专家认为该系统有能力破坏和摧毁卫星。

罗德岛海军战争学院(NWC)国家安全事务教授琼•约翰逊-弗里兹(Joan Johnson-Freese)表示,太空变得如此具有争议性的原因之一在于太空技术的两用性质,这意味着理论上非军用的技术开发可能被解读为具有潜在威胁。

有许多种可能导致对抗的干扰形式,包括使用激光致盲卫星。2013年,北京展示了一款用于“清理碎片”的原型机械臂,它还可以用来抓捕其他卫星。约翰逊-弗里兹教授警告称,加上中美两国政府“展示肌肉”的倾向,爆发冲突的可能性非常大。

中国军事文化研究会的杜文龙大校在2019年早些时候表示,美国进行的“太空武器化”可能导致新一轮战略竞赛在地球轨道上全面铺开。印度在2019年也展示了本国的反卫星武器能力。

“如果你们国家的卫星在一场危机中坠毁,你会认为它是被恶意击毁的吗?你要不要回应?”约翰逊-弗里斯教授问道,“非常有可能导致误会,而且这种误会很容易升级。”

尽管在支出方面存在差距,但中国的太空计划已开始取得相较于于美国的优势——尤其是通过聚焦于将月球作为未来太空探索的基地。太空分析师纳姆拉塔•戈斯瓦米(Namrata Goswami)表示:“在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美国缺乏连贯的太空战略……不像中国长期明确聚焦于月球。”

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国际关系学教授王义桅警告称,(国际社会)在阻止太空“变成下一个战场”方面做得不够。王义桅补充称:“中国和俄罗斯就太空规则发布了多份声明,但这还不够。将来我们应该确立某种行为准则,就像在南中国海一样。”

密切关注北京和莫斯科在太空领域的动作的美国,已经发起了本国的行动计划,试图维持其冷战后的霸主地位。新成立的美国太空司令部(US Space Command)为“作战”司令部,从而拥有更多火力、对行动拥有战略控制权。计划组建的美国“太空军”将成为一个新的军种——尽管这一计划仍在等待国会的批准,因为关于将其整合入现有的空军会不会更好的问题仍存在争议。

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约翰•雷蒙德(John Raymond)将军表示,美国已经面临针对它的“全方位威胁”,如通信的可逆干扰和击落卫星的企图。对使用GPS导航的美军士兵、飞行员和水手,以及使用卫星进行监控的美国情报人员而言,这是一个前所未见的问题。

五角大楼负责太空事务的副助理部长史蒂夫•基泰(Steve Kitay)说:“我们通过与太空相关的能力向全球投射力量。这事关保护和防御……并最终关系到我们在地球上的生活方式。”

华盛顿的一些西方盟友也已经开始采取重要行动。法国已经正式加入太空军事竞赛——2019年7月14日的巴士底日(Bastille Day)阅兵前夕,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告诉国防高官,法国将组建自己的太空司令部,初步人员编制为220人。法国高官和防务行业高管表示,巴黎计划对危险的太空碎片和敌方活动进行监控。它还将部署防御性武器,如“纳卫星”(nano-satellite),其中一些可以为较大的航天器充当可分离的保镖。

这些声明引起了莫斯科方面的强烈反应。俄罗斯外交部在2019年7月称:“法国已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正式承认外太空可能发生武装冲突的国家。”

法国还希望到2025年在太空监视和“积极防御”方面额外支出7亿欧元,该时期原有的预算为36亿欧元。2018年,法意合资的泰雷兹阿莱尼亚宇航公司(Thales Alenia Space)和空间通信公司(Telespazio)组建的联盟,入股了总部位于加拿大的NorthStar Earth & Space公司,后者计划组建一个由40颗卫星组成的卫星星座,用于“仰望”和监测近太空,以及通过“俯视”获取更传统的地球成像。有关太空碎片和其他卫星的此类数据既可民用,也可用于军事领域。

法国与包括德国和意大利在内的其他欧洲国家也在投资一系列新装备。其中包括用于监测太空中物体的高清晰度雷达、用于集成和管理数据的软件系统以及用于保护地面基站、卫星和相关通信的网络防御系统。一家活跃于太空领域的公司的法籍高管表示:“法国必须拥有让其能够监控太空、并在太空采取行动的手段。”

由于在太空中的行为几乎不受任何限制,所以需要通过合作来阻止外太空竞赛进一步恶化。在那之前,各国都正在采取自己的预防措施。

“挪威应该有成为北极地区领先太空国家的雄心,”尼尔松上校谈到该国的太空计划时说,“我们的目标是最大限度地供民用——但也可以根据需要转为军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太空领域军备竞赛的兴起

发布日期:2020-01-22 20:35
摘要:在太空领域,国际社会缺乏监管和控制。在就太空领域的合作达成全球共识之前,各国都正在采取自己的预防措施。



迈克尔•皮尔 布鲁塞尔 , 马思潭 北京 , 艾梅•威廉斯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人类首次登月已过去半个世纪后,挪威出人意料地加入了这场围绕太空展开的地缘政治角力。

这个北欧国家计划在2022年发射两颗卫星,让其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北极北部地区实现强大的宽带覆盖。人造卫星曾经可以自由漫游而不必害怕受到干扰,但随着大国之间争夺太空霸权,这种情况已不复存在。

因此,挪威正在采取秘密的防卫措施。这些措施可能包括抗干扰技术、防辐射技术,以及其他旨在保护其卫星的新系统。

“我们以前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但现在,安全问题已涉及到了太空领域。”挪威国防部太空计划负责人斯蒂格•尼尔松上校(Colonel Stig Nilsson)表示,“你越依赖科技,就越需要建立抗干扰力,这样科技才不会成为你的致命弱点——这是一个进退两难的问题。”

长期以来,太空一直是地缘政治的角斗场,但在过去几年中,它已成为脆弱国际秩序的象征。在这种秩序下,中国和俄罗斯等强势国家正在寻找挑战美国军事主导地位的新途径。

中国于2007年进行的一次反卫星导弹试验打响了这场竞赛的发令枪,这次试验使卫星安全问题成为了军事议程中的首要议题。美国国防情报局(DIA)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这场正在兴起的军备竞赛如今已经发展到包括电子战、定向能武器和网络攻击。

过去十年,在监测军队行动、探测导弹发射,以及组织战场通信方面,军方越来越依赖卫星。但这些卫星也变得更容易受到对手的攻击或破坏。

“在太空领域,我们(西方)仍集体保持着优势。”一位欧洲军官表示,“问题在于,这种优势地位的是一个靶子。”

各国已加快构建太空能力的步伐。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8年宣布成立一支专门的美国“太空部队”,此举招致了嘲笑,但这是一项在某些方面被盟国(尤其是法国)效仿的举措。

北约(NATO)在2019年推出了有史以来首项太空政策,来自北约成员国的外交官表示,2019年12月在伦敦举行的领导人会议很有可能会宣布太空成为一个行动“领域”(编者注:此文英文版发表于2019年11月12日,中文版在时间表述上有所调整)。这将赋予太空与地球上的陆地、海洋、空域和网络空间相同的地位,在这些领域中对一个国家发起攻击,将招致各国集体作出反应——就像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之后发生的情况一样。

然而,尽管现在太空备受关注,但却几乎没有规则或程序来处理争端、甚至是处理日益增多的太空碎片,例如碰撞导致的散落碎片或是废弃的卫星。

安全世界基金会(Secure World Foundation)太空问题专家布赖恩•韦登(Brian Weeden)表示:“我们肯定会看到太空在未来地球上的冲突中发挥作用。”他称,“伊斯兰国”(ISIS)等激进组织已能够实施卫星干扰:“这很容易做到——而且相对便宜。”

随着社会越来越依赖大批政府和商业卫星直接发出的信号,太空的重要性已经上升。从娱乐到航海,这些卫星有许多用途,但它们也是军事行动的核心。前美国驻欧陆军(US Army Europe)司令本•霍奇斯上将(General Ben Hodges)表示:“我们所依赖的一切——快速部署、情报共享、波罗的海和黑海的图片——所有这些都有天基平台。”

这种对太空的日益依赖,在废弃的飞船和其他废物所带来的日益严重的危害中得到了明显的体现。欧洲航天局(European Space Agency)在2019年早些时候表示,太空中大约有5000颗卫星,其中超过3000颗已经不再运行。破裂、爆炸、碰撞和其他事件意味着约有3.4万块长度超过10厘米的碎片、90万块长度在1至10厘米之间的碎片以及1.28亿块长度在1毫米至1厘米之间的碎片在围绕地球旋转——所有这些碎片都能够造成伤害。

近来的头条新闻突显出了这种紧张局势。2019年7月,欧盟(EU)的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Galileo satellite navigation system)遭遇了近一周的中断,尽管官员坚称没有证据显示这是恶意破坏导致的。2019年9月,欧洲航天局有史以来首次执行避碰变轨,以避免一个航天器与另一个卫星网络中的航天器发生可能的碰撞。

随着干扰太空基础设施的手段变得更加先进,敌对国家之间的小规模冲突也在增加。2018年,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丝•帕利(Florence Parly)指控俄罗斯从事间谍活动,称其在2017年操纵一颗卫星对法国与意大利联合运行的、名为“雅典娜-菲狄斯”(Athena-Fidus)的军用通信卫星进行监听——克里姆林宫否认了这一指控。

这一事件反映了太空领域的缺乏监管,这个领域不属于任何人,其管理仍然主要遵循1967年《外层空间条约》(Outer Space Treaty)提出的一般原则。该条约的第一条原则是,“探索和利用外层空间,包括月球和其他天体……应为全人类谋福利”。但是,针对在地球大气层以外使用武器的行为只有一个明确的限制,即禁止使用核武器。

太空的重要性日益上升而对太空的监管较为宽松,这两者的结合为雄心勃勃的政府——尤其是中国和俄罗斯——留下了许多机会。

就中国而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把太空计划列为优先事项,并加快了该计划的实施,其中包括人类探测器首次在月球背面着陆。在2018年,中国发射的火箭数量甚至超过了美国——中国发射了38枚,而美国发射了34枚——尽管中国的火箭实力仍远远落后于美国。

中国领导层制定了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标,力争到2030年“实现整体跃升,跻身航天强国之列”。中国的目标是到2020年建成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到2025年拥有可运行的空间站,到2035年建成永久性月球研究基地。

苏联曾凭借在1961年将尤里•加加林(Yuri Gagarin)送入太空在载人航天领域领先美国。但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关于太空方面的研究和太空领域的经费骤减。俄罗斯在太空领域的重新努力标志着其太空野心的复苏。虽然莫斯科与华盛顿仍在一些领域开展合作——例如,美国的阿特拉斯火箭(Atlas)使用的就是俄罗斯制造的RD-180发动机——但两国之间的竞争也愈发针锋相对。2019年5月,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表示,“保持战略稳定和军事对等”有赖于俄罗斯“有效解决外太空安全任务”、以及开发军用及两用航天器的能力。

2015年,俄罗斯组建了空天军,由俄空天军总司令部直接指挥,负责地球大气层及外太空的防卫。2014年,俄罗斯“宇宙”2499(Kosmos 2499)卫星的发射在西方空间机构中引发紧张,它们担心这是一种反卫星武器,就像冷战期间在进行研发、但在苏联解体后被束之高阁的那类武器。俄罗斯2018年列装的“佩列斯韦特”(Peresvet)激光武器系统也引起了类似的警觉,专家认为该系统有能力破坏和摧毁卫星。

罗德岛海军战争学院(NWC)国家安全事务教授琼•约翰逊-弗里兹(Joan Johnson-Freese)表示,太空变得如此具有争议性的原因之一在于太空技术的两用性质,这意味着理论上非军用的技术开发可能被解读为具有潜在威胁。

有许多种可能导致对抗的干扰形式,包括使用激光致盲卫星。2013年,北京展示了一款用于“清理碎片”的原型机械臂,它还可以用来抓捕其他卫星。约翰逊-弗里兹教授警告称,加上中美两国政府“展示肌肉”的倾向,爆发冲突的可能性非常大。

中国军事文化研究会的杜文龙大校在2019年早些时候表示,美国进行的“太空武器化”可能导致新一轮战略竞赛在地球轨道上全面铺开。印度在2019年也展示了本国的反卫星武器能力。

“如果你们国家的卫星在一场危机中坠毁,你会认为它是被恶意击毁的吗?你要不要回应?”约翰逊-弗里斯教授问道,“非常有可能导致误会,而且这种误会很容易升级。”

尽管在支出方面存在差距,但中国的太空计划已开始取得相较于于美国的优势——尤其是通过聚焦于将月球作为未来太空探索的基地。太空分析师纳姆拉塔•戈斯瓦米(Namrata Goswami)表示:“在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美国缺乏连贯的太空战略……不像中国长期明确聚焦于月球。”

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国际关系学教授王义桅警告称,(国际社会)在阻止太空“变成下一个战场”方面做得不够。王义桅补充称:“中国和俄罗斯就太空规则发布了多份声明,但这还不够。将来我们应该确立某种行为准则,就像在南中国海一样。”

密切关注北京和莫斯科在太空领域的动作的美国,已经发起了本国的行动计划,试图维持其冷战后的霸主地位。新成立的美国太空司令部(US Space Command)为“作战”司令部,从而拥有更多火力、对行动拥有战略控制权。计划组建的美国“太空军”将成为一个新的军种——尽管这一计划仍在等待国会的批准,因为关于将其整合入现有的空军会不会更好的问题仍存在争议。

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约翰•雷蒙德(John Raymond)将军表示,美国已经面临针对它的“全方位威胁”,如通信的可逆干扰和击落卫星的企图。对使用GPS导航的美军士兵、飞行员和水手,以及使用卫星进行监控的美国情报人员而言,这是一个前所未见的问题。

五角大楼负责太空事务的副助理部长史蒂夫•基泰(Steve Kitay)说:“我们通过与太空相关的能力向全球投射力量。这事关保护和防御……并最终关系到我们在地球上的生活方式。”

华盛顿的一些西方盟友也已经开始采取重要行动。法国已经正式加入太空军事竞赛——2019年7月14日的巴士底日(Bastille Day)阅兵前夕,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告诉国防高官,法国将组建自己的太空司令部,初步人员编制为220人。法国高官和防务行业高管表示,巴黎计划对危险的太空碎片和敌方活动进行监控。它还将部署防御性武器,如“纳卫星”(nano-satellite),其中一些可以为较大的航天器充当可分离的保镖。

这些声明引起了莫斯科方面的强烈反应。俄罗斯外交部在2019年7月称:“法国已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正式承认外太空可能发生武装冲突的国家。”

法国还希望到2025年在太空监视和“积极防御”方面额外支出7亿欧元,该时期原有的预算为36亿欧元。2018年,法意合资的泰雷兹阿莱尼亚宇航公司(Thales Alenia Space)和空间通信公司(Telespazio)组建的联盟,入股了总部位于加拿大的NorthStar Earth & Space公司,后者计划组建一个由40颗卫星组成的卫星星座,用于“仰望”和监测近太空,以及通过“俯视”获取更传统的地球成像。有关太空碎片和其他卫星的此类数据既可民用,也可用于军事领域。

法国与包括德国和意大利在内的其他欧洲国家也在投资一系列新装备。其中包括用于监测太空中物体的高清晰度雷达、用于集成和管理数据的软件系统以及用于保护地面基站、卫星和相关通信的网络防御系统。一家活跃于太空领域的公司的法籍高管表示:“法国必须拥有让其能够监控太空、并在太空采取行动的手段。”

由于在太空中的行为几乎不受任何限制,所以需要通过合作来阻止外太空竞赛进一步恶化。在那之前,各国都正在采取自己的预防措施。

“挪威应该有成为北极地区领先太空国家的雄心,”尼尔松上校谈到该国的太空计划时说,“我们的目标是最大限度地供民用——但也可以根据需要转为军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太空领域,国际社会缺乏监管和控制。在就太空领域的合作达成全球共识之前,各国都正在采取自己的预防措施。



迈克尔•皮尔 布鲁塞尔 , 马思潭 北京 , 艾梅•威廉斯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人类首次登月已过去半个世纪后,挪威出人意料地加入了这场围绕太空展开的地缘政治角力。

这个北欧国家计划在2022年发射两颗卫星,让其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北极北部地区实现强大的宽带覆盖。人造卫星曾经可以自由漫游而不必害怕受到干扰,但随着大国之间争夺太空霸权,这种情况已不复存在。

因此,挪威正在采取秘密的防卫措施。这些措施可能包括抗干扰技术、防辐射技术,以及其他旨在保护其卫星的新系统。

“我们以前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但现在,安全问题已涉及到了太空领域。”挪威国防部太空计划负责人斯蒂格•尼尔松上校(Colonel Stig Nilsson)表示,“你越依赖科技,就越需要建立抗干扰力,这样科技才不会成为你的致命弱点——这是一个进退两难的问题。”

长期以来,太空一直是地缘政治的角斗场,但在过去几年中,它已成为脆弱国际秩序的象征。在这种秩序下,中国和俄罗斯等强势国家正在寻找挑战美国军事主导地位的新途径。

中国于2007年进行的一次反卫星导弹试验打响了这场竞赛的发令枪,这次试验使卫星安全问题成为了军事议程中的首要议题。美国国防情报局(DIA)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这场正在兴起的军备竞赛如今已经发展到包括电子战、定向能武器和网络攻击。

过去十年,在监测军队行动、探测导弹发射,以及组织战场通信方面,军方越来越依赖卫星。但这些卫星也变得更容易受到对手的攻击或破坏。

“在太空领域,我们(西方)仍集体保持着优势。”一位欧洲军官表示,“问题在于,这种优势地位的是一个靶子。”

各国已加快构建太空能力的步伐。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8年宣布成立一支专门的美国“太空部队”,此举招致了嘲笑,但这是一项在某些方面被盟国(尤其是法国)效仿的举措。

北约(NATO)在2019年推出了有史以来首项太空政策,来自北约成员国的外交官表示,2019年12月在伦敦举行的领导人会议很有可能会宣布太空成为一个行动“领域”(编者注:此文英文版发表于2019年11月12日,中文版在时间表述上有所调整)。这将赋予太空与地球上的陆地、海洋、空域和网络空间相同的地位,在这些领域中对一个国家发起攻击,将招致各国集体作出反应——就像200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之后发生的情况一样。

然而,尽管现在太空备受关注,但却几乎没有规则或程序来处理争端、甚至是处理日益增多的太空碎片,例如碰撞导致的散落碎片或是废弃的卫星。

安全世界基金会(Secure World Foundation)太空问题专家布赖恩•韦登(Brian Weeden)表示:“我们肯定会看到太空在未来地球上的冲突中发挥作用。”他称,“伊斯兰国”(ISIS)等激进组织已能够实施卫星干扰:“这很容易做到——而且相对便宜。”

随着社会越来越依赖大批政府和商业卫星直接发出的信号,太空的重要性已经上升。从娱乐到航海,这些卫星有许多用途,但它们也是军事行动的核心。前美国驻欧陆军(US Army Europe)司令本•霍奇斯上将(General Ben Hodges)表示:“我们所依赖的一切——快速部署、情报共享、波罗的海和黑海的图片——所有这些都有天基平台。”

这种对太空的日益依赖,在废弃的飞船和其他废物所带来的日益严重的危害中得到了明显的体现。欧洲航天局(European Space Agency)在2019年早些时候表示,太空中大约有5000颗卫星,其中超过3000颗已经不再运行。破裂、爆炸、碰撞和其他事件意味着约有3.4万块长度超过10厘米的碎片、90万块长度在1至10厘米之间的碎片以及1.28亿块长度在1毫米至1厘米之间的碎片在围绕地球旋转——所有这些碎片都能够造成伤害。

近来的头条新闻突显出了这种紧张局势。2019年7月,欧盟(EU)的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Galileo satellite navigation system)遭遇了近一周的中断,尽管官员坚称没有证据显示这是恶意破坏导致的。2019年9月,欧洲航天局有史以来首次执行避碰变轨,以避免一个航天器与另一个卫星网络中的航天器发生可能的碰撞。

随着干扰太空基础设施的手段变得更加先进,敌对国家之间的小规模冲突也在增加。2018年,法国国防部长弗洛朗丝•帕利(Florence Parly)指控俄罗斯从事间谍活动,称其在2017年操纵一颗卫星对法国与意大利联合运行的、名为“雅典娜-菲狄斯”(Athena-Fidus)的军用通信卫星进行监听——克里姆林宫否认了这一指控。

这一事件反映了太空领域的缺乏监管,这个领域不属于任何人,其管理仍然主要遵循1967年《外层空间条约》(Outer Space Treaty)提出的一般原则。该条约的第一条原则是,“探索和利用外层空间,包括月球和其他天体……应为全人类谋福利”。但是,针对在地球大气层以外使用武器的行为只有一个明确的限制,即禁止使用核武器。

太空的重要性日益上升而对太空的监管较为宽松,这两者的结合为雄心勃勃的政府——尤其是中国和俄罗斯——留下了许多机会。

就中国而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把太空计划列为优先事项,并加快了该计划的实施,其中包括人类探测器首次在月球背面着陆。在2018年,中国发射的火箭数量甚至超过了美国——中国发射了38枚,而美国发射了34枚——尽管中国的火箭实力仍远远落后于美国。

中国领导层制定了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标,力争到2030年“实现整体跃升,跻身航天强国之列”。中国的目标是到2020年建成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到2025年拥有可运行的空间站,到2035年建成永久性月球研究基地。

苏联曾凭借在1961年将尤里•加加林(Yuri Gagarin)送入太空在载人航天领域领先美国。但在1991年苏联解体后,关于太空方面的研究和太空领域的经费骤减。俄罗斯在太空领域的重新努力标志着其太空野心的复苏。虽然莫斯科与华盛顿仍在一些领域开展合作——例如,美国的阿特拉斯火箭(Atlas)使用的就是俄罗斯制造的RD-180发动机——但两国之间的竞争也愈发针锋相对。2019年5月,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表示,“保持战略稳定和军事对等”有赖于俄罗斯“有效解决外太空安全任务”、以及开发军用及两用航天器的能力。

2015年,俄罗斯组建了空天军,由俄空天军总司令部直接指挥,负责地球大气层及外太空的防卫。2014年,俄罗斯“宇宙”2499(Kosmos 2499)卫星的发射在西方空间机构中引发紧张,它们担心这是一种反卫星武器,就像冷战期间在进行研发、但在苏联解体后被束之高阁的那类武器。俄罗斯2018年列装的“佩列斯韦特”(Peresvet)激光武器系统也引起了类似的警觉,专家认为该系统有能力破坏和摧毁卫星。

罗德岛海军战争学院(NWC)国家安全事务教授琼•约翰逊-弗里兹(Joan Johnson-Freese)表示,太空变得如此具有争议性的原因之一在于太空技术的两用性质,这意味着理论上非军用的技术开发可能被解读为具有潜在威胁。

有许多种可能导致对抗的干扰形式,包括使用激光致盲卫星。2013年,北京展示了一款用于“清理碎片”的原型机械臂,它还可以用来抓捕其他卫星。约翰逊-弗里兹教授警告称,加上中美两国政府“展示肌肉”的倾向,爆发冲突的可能性非常大。

中国军事文化研究会的杜文龙大校在2019年早些时候表示,美国进行的“太空武器化”可能导致新一轮战略竞赛在地球轨道上全面铺开。印度在2019年也展示了本国的反卫星武器能力。

“如果你们国家的卫星在一场危机中坠毁,你会认为它是被恶意击毁的吗?你要不要回应?”约翰逊-弗里斯教授问道,“非常有可能导致误会,而且这种误会很容易升级。”

尽管在支出方面存在差距,但中国的太空计划已开始取得相较于于美国的优势——尤其是通过聚焦于将月球作为未来太空探索的基地。太空分析师纳姆拉塔•戈斯瓦米(Namrata Goswami)表示:“在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美国缺乏连贯的太空战略……不像中国长期明确聚焦于月球。”

中国人民大学(Renmin University)国际关系学教授王义桅警告称,(国际社会)在阻止太空“变成下一个战场”方面做得不够。王义桅补充称:“中国和俄罗斯就太空规则发布了多份声明,但这还不够。将来我们应该确立某种行为准则,就像在南中国海一样。”

密切关注北京和莫斯科在太空领域的动作的美国,已经发起了本国的行动计划,试图维持其冷战后的霸主地位。新成立的美国太空司令部(US Space Command)为“作战”司令部,从而拥有更多火力、对行动拥有战略控制权。计划组建的美国“太空军”将成为一个新的军种——尽管这一计划仍在等待国会的批准,因为关于将其整合入现有的空军会不会更好的问题仍存在争议。

美国太空司令部司令约翰•雷蒙德(John Raymond)将军表示,美国已经面临针对它的“全方位威胁”,如通信的可逆干扰和击落卫星的企图。对使用GPS导航的美军士兵、飞行员和水手,以及使用卫星进行监控的美国情报人员而言,这是一个前所未见的问题。

五角大楼负责太空事务的副助理部长史蒂夫•基泰(Steve Kitay)说:“我们通过与太空相关的能力向全球投射力量。这事关保护和防御……并最终关系到我们在地球上的生活方式。”

华盛顿的一些西方盟友也已经开始采取重要行动。法国已经正式加入太空军事竞赛——2019年7月14日的巴士底日(Bastille Day)阅兵前夕,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告诉国防高官,法国将组建自己的太空司令部,初步人员编制为220人。法国高官和防务行业高管表示,巴黎计划对危险的太空碎片和敌方活动进行监控。它还将部署防御性武器,如“纳卫星”(nano-satellite),其中一些可以为较大的航天器充当可分离的保镖。

这些声明引起了莫斯科方面的强烈反应。俄罗斯外交部在2019年7月称:“法国已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正式承认外太空可能发生武装冲突的国家。”

法国还希望到2025年在太空监视和“积极防御”方面额外支出7亿欧元,该时期原有的预算为36亿欧元。2018年,法意合资的泰雷兹阿莱尼亚宇航公司(Thales Alenia Space)和空间通信公司(Telespazio)组建的联盟,入股了总部位于加拿大的NorthStar Earth & Space公司,后者计划组建一个由40颗卫星组成的卫星星座,用于“仰望”和监测近太空,以及通过“俯视”获取更传统的地球成像。有关太空碎片和其他卫星的此类数据既可民用,也可用于军事领域。

法国与包括德国和意大利在内的其他欧洲国家也在投资一系列新装备。其中包括用于监测太空中物体的高清晰度雷达、用于集成和管理数据的软件系统以及用于保护地面基站、卫星和相关通信的网络防御系统。一家活跃于太空领域的公司的法籍高管表示:“法国必须拥有让其能够监控太空、并在太空采取行动的手段。”

由于在太空中的行为几乎不受任何限制,所以需要通过合作来阻止外太空竞赛进一步恶化。在那之前,各国都正在采取自己的预防措施。

“挪威应该有成为北极地区领先太空国家的雄心,”尼尔松上校谈到该国的太空计划时说,“我们的目标是最大限度地供民用——但也可以根据需要转为军用。”■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