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由于多年来监管松懈,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中小银行积累了大量坏账,已到了不可持续的地步。随着经济放缓,中国正面临一场银行业清理行动,这可能需要数千亿美元的救助。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多年来,中国对国内小型银行的监管都比较松懈。这些银行向负债累累的借款人放贷,将贷款伪装成投资产品,并通过筹措短期资金来推动业务发展。

一位银行董事长曾一边享用海参等美味佳肴,一边加大对有政治背景的借款人的放贷力度。有些银行向自己的股东提供资金,另一些银行利用金融工程来隐藏债务,多年来一直没有报告完整的信息。

监管机构迫切希望信贷资金能够持续流向那些被大型国有银行忽视的领域,因此很少予以干涉。多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也掩盖了这些低劣做法。

如今,偿付的时刻到了。中国经济增速较10年前的峰值水平下降了一半多,不良贷款规模已经扩大,政府正在控制银行业风险。中国正面临一场银行业清理行动,这可能需要数千亿美元的救助。

近几个月,北京方面已向至少六家地区性银行提供了援助,包括国家机构自1990年代以来首次公开接管了一家银行。据瑞银(UBS)研究,至少有24家银行需要总计3,390亿美元的新资金,才能将用于抵御风险的资本提高至12.5%这一全球准则认可的健康水平。

这方面的问题可能在中国已然放缓的经济领域产生反响。去年中国经济增长6.1%,而相比之下2007年创下的近期高点为14.2%。中国大多数地区的经济扩张是由规模较小的金融机构和地区性贷款机构提供助力的,众所周知中国的大型银行则致力于向效率低下的国企提供贷款。

中国金融体系缺乏透明度,使得人们不可能知道地区性银行的问题究竟有多严重。近几年,中国已经不止六家银行未披露财报。虽然中国官方公布的不良贷款率(未偿还不良贷款占信贷总规模的比例)低于2%,但分析师认为规模较小的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可能要高得多。

独立分析师侯伟(Fraser Howie)称:“监管机构不敢过分强调形势的严重性,担心这会引发系统性恐慌。”侯伟写过几本关于中国金融体系的书。

中国拥有庞大的财政储备,能够负担起一波救助。标普全球(S&P Global)分析师估计,陷入困境的银行资产仅占中国银行体系总资产的约4%。中国四大银行不在受困银行之列。以资产规模计,这四大银行是全球最大的银行。

位于北京东南的山东省的恒丰银行(Hengfeng Bank)是接受政府救助的银行之一。在此之前,该银行的资产规模在三年内几乎增长一倍,达到1,550亿美元的峰值。在恒丰银行扩张最快时期担任董事长的曾是一名乡镇医生,后来成为银行大亨。他以用餐消费奢华而知名,他取得恒丰银行控制权并使该行转向高风险业务的手法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愤怒。一名前董事长也受到了调查,并因腐败而被捕。

另一家问题银行是位于中国北方的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 Co., 0416.HK)。2019年6月份,该行的不良贷款率突然从两年前的1%跃升至6.9%。锦州银行曾向自己的股东发放贷款,那些股东后来遇到了财务困难,此外,锦州银行的审计师辞任,指出该行存在欺诈迹象。

最近几个月,社交媒体上有关其他小型贷款机构可能很快会倒闭的传言引发了动荡。在北京以东的辽宁省营口市,有关部门派出100多名警察,在大批储户排队从营口沿海银行(Yingkou Coastal Bank)取钱时维持秩序。

中国有关部门曾指示伊川当地国有企业员工将个人现金存入伊川农商银行(Yichuan Rural Commercial Bank),以帮助遏制存款流失。为使储户将钱留在该行,该行工作人员向储户提供各种优惠,包括赠送塑料椅子和茶壶等。

去年5月,监管机构救助内蒙古一家陷入困境的银行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时,引发其他小型银行出现短暂融资危机。为了防止危机蔓延,中国政府不得不向金融体系注入大量资金。

伊川农商银行发言人不予置评。他让记者把问题提给伊川县政府,伊川县政府也不予置评。锦州银行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记者无法联系到包商银行和营口沿海银行置评。

中国银行业监管部门已经承认,中小型银行在经过数年的盲目发展后出现了问题,但他们表示风险仍可控。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银保监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政府官员目前鼓励健康的金融机构投资于较弱的金融机构,并且随时准备好向资不抵债的银行注资,以此作为最后的手段。

监管机构最近放松了限制,降低了对小银行必须存放在央行的准备金要求,从而给予他们更大的财务灵活性。分析师警告称,监管机构以往不愿意让经营不善的银行破产,这种做法带来了国家最终会托底的预期,可能鼓励了一些金融机构铤而走险。

研究中国银行业的专家、《中国银行业转型》(China's Banking Transformation)一书的作者史维平(James Stent)表示,他认为中国政府有能力解决小银行的困境,但这意味着可能需要对多达百家小银行实施接管、合并以及注资的行动,这其中包括小型农村银行。

中国经济此前快速增长时,政府鼓励地方银行加快扩张,允许一些银行在全国拓展业务。监管机构认为小型银行能帮助服务那些被大银行忽视的客户,并给金融行业带来更多竞争和创新。

根据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数据,中小型银行在中国银行贷款总额中的占比接近一半。

现在问题显现是两个原因所致。一是,中国经济走软将此前情况较好时发放的不良贷款暴露出来。二是,中国政府收紧监管以控制过度借贷,迫使银行确认更多不良贷款。

恒丰银行是陷入困境的最大银行之一。

2017年初恒丰银行的资产负债状况迅速恶化,不良投资的估计损失飙升,自那以来该行的财务报表一直不完整。这家银行缺乏足够的资本来满足行业规定。

该行英文原名Evergrowing Bank,1987年在沿海城市烟台成立,通过提供低廉的抵押贷款来支持住房市场。该行当时发展步伐缓慢。

2003年,该行获得向全国扩张的许可并更名为恒丰银行。2013年,蔡国华接管恒丰银行,此前他已进入当地政府担任副市长一职。

据两名前员工称,蔡国华在恒丰银行的权力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制约。据当地媒体报道,蔡国华把自己的巨幅画像挂在各分行内,一位前员工表示,他还总结了“蔡国华思想”要求员工学习。

蔡国华将恒丰银行的分支机构从2013年的146家增至2016年的328家。不过,恒丰银行并不具备大型国有银行那样的揽储能力,因此该行增加了在银行间市场从其他金融机构的借款以偿还债务。

恒丰银行还加快了向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进军的步伐,该业务可令这家银行利用有限的资本提高利润。

此类汇票由银行发行并担保,属于一种类似远期支票的金融要求权(IOU)。制造商用此类票据代替现金进行相互支付。这些票据的市场价值有涨有跌,因此一些银行还在到期前交易这些票据。

恒丰银行曾是该领域最雄心勃勃的参与者之一。一位与该行员工打过交道的银行人士称,他们有时会在上午买入票据,当天就转手。2015年,蔡国华将该行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规模扩大了逾一倍,达到410亿美元。

根据监管机构披露的信息,恒丰银行受到的来自监管机构的63次处罚中,有近一半与该行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有关。中国银保监会的声明称,该行利用银行承兑汇票夸大资产,未能核实这些汇票的真实性,其中有些汇票已被证明存在欺诈。

根据法庭文件以及了解相关贷款情况的人士,在蔡国华的监督下,恒丰银行加大了对有政治关系和风险较高的借款人的贷款发放。

知情人士表示,2015年,恒丰银行向一家生产太阳能热水器的工厂提供了约140万美元贷款,并提供了更大的信用额度,条件是该借款人同意将一部分贷款用于偿还恒丰银行之前提供给另一家借款人的不良贷款。

这家热水器公司随后遭遇了流动性危机并发生违约。

恒丰银行支持的另一个有缺陷的项目是烟台教区一条餐馆遍地的步行街。地方官员前几年曾大力宣传该区域以推广地方美食并吸引商务游客。

到蔡国华参与的时候,由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反腐运动抑制了娱乐支出,该项目的可行性遭到质疑。

不过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上述步行街项目还是获得了贷款,恒丰银行向一位与该项目开发商合作的商人提供了人民币2,000万元(约合300万美元)的个人贷款。中国政府的规定限制将高风险贷款直接发放给房地产开发商。

上述项目最终宣告失败。现如今,步行街的大门被锁了起来,有迹象表明当局已经查封该项目。

2016年,恒丰银行符合坏账条件的贷款比率从2013年的2.5%升至近6%,这是有完整数据可查的最近年份。

截至2017年9月,恒丰银行的投资应收账款达到650亿美元,这是一种监管宽松的资产类别,许多中资银行通过这一方式将高风险贷款伪装成投资。上述账款数额超过该行总资产的三分之一,接近其当时账面上的常规贷款规模。恒丰银行仅为贷款、投资和其他资产作出7.5亿美元的减值拨备,约占贷款总额的1%。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有关部门在2017年拘留了蔡国华,指控他严重违纪。这是对腐败指控的一个通用说法。

蔡国华的一位代理律师不予置评,另一位律师没有回覆记者的询问。蔡国华目前下落不明。

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上个月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有关部门对恒丰银行处以2,300万美元罚款,原因是该行违反了多项规定,包括在财务报表中提供虚假数据,并通过投资高风险资产来掩盖不良贷款。

恒丰银行上个月表示,中国主权财富基金的一个分支机构将向该行提供人民币1,000亿元(约合146亿美元)的救助资金。

恒丰银行发言人没有透露该行重组方面的细节。

该行试图将自身重新定位为把重心放在山东省的一家零售银行,但面临重重挑战。山东经济以制造业为主,蔡国华执掌恒丰期间该省经济的年增速约为10%,但在去年第三季度时已经放缓至5.4%,在中国31个省市中排名倒数第三。

根据法庭文件,去年2月份,恒丰银行向需要偿还其早前贷款的玻璃器皿生产商义和诚实业集团(Yihecheng Group)发放了一笔贷款。

两个月后这家公司出现违约。在最近一次访问中,该公司的员工在沉闷的大楼里安静地工作。他们没有发表评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面临一场耗资巨大的银行业清理行动

发布日期:2020-01-22 19:22
摘要:由于多年来监管松懈,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中小银行积累了大量坏账,已到了不可持续的地步。随着经济放缓,中国正面临一场银行业清理行动,这可能需要数千亿美元的救助。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多年来,中国对国内小型银行的监管都比较松懈。这些银行向负债累累的借款人放贷,将贷款伪装成投资产品,并通过筹措短期资金来推动业务发展。

一位银行董事长曾一边享用海参等美味佳肴,一边加大对有政治背景的借款人的放贷力度。有些银行向自己的股东提供资金,另一些银行利用金融工程来隐藏债务,多年来一直没有报告完整的信息。

监管机构迫切希望信贷资金能够持续流向那些被大型国有银行忽视的领域,因此很少予以干涉。多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也掩盖了这些低劣做法。

如今,偿付的时刻到了。中国经济增速较10年前的峰值水平下降了一半多,不良贷款规模已经扩大,政府正在控制银行业风险。中国正面临一场银行业清理行动,这可能需要数千亿美元的救助。

近几个月,北京方面已向至少六家地区性银行提供了援助,包括国家机构自1990年代以来首次公开接管了一家银行。据瑞银(UBS)研究,至少有24家银行需要总计3,390亿美元的新资金,才能将用于抵御风险的资本提高至12.5%这一全球准则认可的健康水平。

这方面的问题可能在中国已然放缓的经济领域产生反响。去年中国经济增长6.1%,而相比之下2007年创下的近期高点为14.2%。中国大多数地区的经济扩张是由规模较小的金融机构和地区性贷款机构提供助力的,众所周知中国的大型银行则致力于向效率低下的国企提供贷款。

中国金融体系缺乏透明度,使得人们不可能知道地区性银行的问题究竟有多严重。近几年,中国已经不止六家银行未披露财报。虽然中国官方公布的不良贷款率(未偿还不良贷款占信贷总规模的比例)低于2%,但分析师认为规模较小的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可能要高得多。

独立分析师侯伟(Fraser Howie)称:“监管机构不敢过分强调形势的严重性,担心这会引发系统性恐慌。”侯伟写过几本关于中国金融体系的书。

中国拥有庞大的财政储备,能够负担起一波救助。标普全球(S&P Global)分析师估计,陷入困境的银行资产仅占中国银行体系总资产的约4%。中国四大银行不在受困银行之列。以资产规模计,这四大银行是全球最大的银行。

位于北京东南的山东省的恒丰银行(Hengfeng Bank)是接受政府救助的银行之一。在此之前,该银行的资产规模在三年内几乎增长一倍,达到1,550亿美元的峰值。在恒丰银行扩张最快时期担任董事长的曾是一名乡镇医生,后来成为银行大亨。他以用餐消费奢华而知名,他取得恒丰银行控制权并使该行转向高风险业务的手法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愤怒。一名前董事长也受到了调查,并因腐败而被捕。

另一家问题银行是位于中国北方的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 Co., 0416.HK)。2019年6月份,该行的不良贷款率突然从两年前的1%跃升至6.9%。锦州银行曾向自己的股东发放贷款,那些股东后来遇到了财务困难,此外,锦州银行的审计师辞任,指出该行存在欺诈迹象。

最近几个月,社交媒体上有关其他小型贷款机构可能很快会倒闭的传言引发了动荡。在北京以东的辽宁省营口市,有关部门派出100多名警察,在大批储户排队从营口沿海银行(Yingkou Coastal Bank)取钱时维持秩序。

中国有关部门曾指示伊川当地国有企业员工将个人现金存入伊川农商银行(Yichuan Rural Commercial Bank),以帮助遏制存款流失。为使储户将钱留在该行,该行工作人员向储户提供各种优惠,包括赠送塑料椅子和茶壶等。

去年5月,监管机构救助内蒙古一家陷入困境的银行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时,引发其他小型银行出现短暂融资危机。为了防止危机蔓延,中国政府不得不向金融体系注入大量资金。

伊川农商银行发言人不予置评。他让记者把问题提给伊川县政府,伊川县政府也不予置评。锦州银行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记者无法联系到包商银行和营口沿海银行置评。

中国银行业监管部门已经承认,中小型银行在经过数年的盲目发展后出现了问题,但他们表示风险仍可控。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银保监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政府官员目前鼓励健康的金融机构投资于较弱的金融机构,并且随时准备好向资不抵债的银行注资,以此作为最后的手段。

监管机构最近放松了限制,降低了对小银行必须存放在央行的准备金要求,从而给予他们更大的财务灵活性。分析师警告称,监管机构以往不愿意让经营不善的银行破产,这种做法带来了国家最终会托底的预期,可能鼓励了一些金融机构铤而走险。

研究中国银行业的专家、《中国银行业转型》(China's Banking Transformation)一书的作者史维平(James Stent)表示,他认为中国政府有能力解决小银行的困境,但这意味着可能需要对多达百家小银行实施接管、合并以及注资的行动,这其中包括小型农村银行。

中国经济此前快速增长时,政府鼓励地方银行加快扩张,允许一些银行在全国拓展业务。监管机构认为小型银行能帮助服务那些被大银行忽视的客户,并给金融行业带来更多竞争和创新。

根据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数据,中小型银行在中国银行贷款总额中的占比接近一半。

现在问题显现是两个原因所致。一是,中国经济走软将此前情况较好时发放的不良贷款暴露出来。二是,中国政府收紧监管以控制过度借贷,迫使银行确认更多不良贷款。

恒丰银行是陷入困境的最大银行之一。

2017年初恒丰银行的资产负债状况迅速恶化,不良投资的估计损失飙升,自那以来该行的财务报表一直不完整。这家银行缺乏足够的资本来满足行业规定。

该行英文原名Evergrowing Bank,1987年在沿海城市烟台成立,通过提供低廉的抵押贷款来支持住房市场。该行当时发展步伐缓慢。

2003年,该行获得向全国扩张的许可并更名为恒丰银行。2013年,蔡国华接管恒丰银行,此前他已进入当地政府担任副市长一职。

据两名前员工称,蔡国华在恒丰银行的权力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制约。据当地媒体报道,蔡国华把自己的巨幅画像挂在各分行内,一位前员工表示,他还总结了“蔡国华思想”要求员工学习。

蔡国华将恒丰银行的分支机构从2013年的146家增至2016年的328家。不过,恒丰银行并不具备大型国有银行那样的揽储能力,因此该行增加了在银行间市场从其他金融机构的借款以偿还债务。

恒丰银行还加快了向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进军的步伐,该业务可令这家银行利用有限的资本提高利润。

此类汇票由银行发行并担保,属于一种类似远期支票的金融要求权(IOU)。制造商用此类票据代替现金进行相互支付。这些票据的市场价值有涨有跌,因此一些银行还在到期前交易这些票据。

恒丰银行曾是该领域最雄心勃勃的参与者之一。一位与该行员工打过交道的银行人士称,他们有时会在上午买入票据,当天就转手。2015年,蔡国华将该行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规模扩大了逾一倍,达到410亿美元。

根据监管机构披露的信息,恒丰银行受到的来自监管机构的63次处罚中,有近一半与该行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有关。中国银保监会的声明称,该行利用银行承兑汇票夸大资产,未能核实这些汇票的真实性,其中有些汇票已被证明存在欺诈。

根据法庭文件以及了解相关贷款情况的人士,在蔡国华的监督下,恒丰银行加大了对有政治关系和风险较高的借款人的贷款发放。

知情人士表示,2015年,恒丰银行向一家生产太阳能热水器的工厂提供了约140万美元贷款,并提供了更大的信用额度,条件是该借款人同意将一部分贷款用于偿还恒丰银行之前提供给另一家借款人的不良贷款。

这家热水器公司随后遭遇了流动性危机并发生违约。

恒丰银行支持的另一个有缺陷的项目是烟台教区一条餐馆遍地的步行街。地方官员前几年曾大力宣传该区域以推广地方美食并吸引商务游客。

到蔡国华参与的时候,由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反腐运动抑制了娱乐支出,该项目的可行性遭到质疑。

不过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上述步行街项目还是获得了贷款,恒丰银行向一位与该项目开发商合作的商人提供了人民币2,000万元(约合300万美元)的个人贷款。中国政府的规定限制将高风险贷款直接发放给房地产开发商。

上述项目最终宣告失败。现如今,步行街的大门被锁了起来,有迹象表明当局已经查封该项目。

2016年,恒丰银行符合坏账条件的贷款比率从2013年的2.5%升至近6%,这是有完整数据可查的最近年份。

截至2017年9月,恒丰银行的投资应收账款达到650亿美元,这是一种监管宽松的资产类别,许多中资银行通过这一方式将高风险贷款伪装成投资。上述账款数额超过该行总资产的三分之一,接近其当时账面上的常规贷款规模。恒丰银行仅为贷款、投资和其他资产作出7.5亿美元的减值拨备,约占贷款总额的1%。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有关部门在2017年拘留了蔡国华,指控他严重违纪。这是对腐败指控的一个通用说法。

蔡国华的一位代理律师不予置评,另一位律师没有回覆记者的询问。蔡国华目前下落不明。

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上个月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有关部门对恒丰银行处以2,300万美元罚款,原因是该行违反了多项规定,包括在财务报表中提供虚假数据,并通过投资高风险资产来掩盖不良贷款。

恒丰银行上个月表示,中国主权财富基金的一个分支机构将向该行提供人民币1,000亿元(约合146亿美元)的救助资金。

恒丰银行发言人没有透露该行重组方面的细节。

该行试图将自身重新定位为把重心放在山东省的一家零售银行,但面临重重挑战。山东经济以制造业为主,蔡国华执掌恒丰期间该省经济的年增速约为10%,但在去年第三季度时已经放缓至5.4%,在中国31个省市中排名倒数第三。

根据法庭文件,去年2月份,恒丰银行向需要偿还其早前贷款的玻璃器皿生产商义和诚实业集团(Yihecheng Group)发放了一笔贷款。

两个月后这家公司出现违约。在最近一次访问中,该公司的员工在沉闷的大楼里安静地工作。他们没有发表评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由于多年来监管松懈,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中小银行积累了大量坏账,已到了不可持续的地步。随着经济放缓,中国正面临一场银行业清理行动,这可能需要数千亿美元的救助。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多年来,中国对国内小型银行的监管都比较松懈。这些银行向负债累累的借款人放贷,将贷款伪装成投资产品,并通过筹措短期资金来推动业务发展。

一位银行董事长曾一边享用海参等美味佳肴,一边加大对有政治背景的借款人的放贷力度。有些银行向自己的股东提供资金,另一些银行利用金融工程来隐藏债务,多年来一直没有报告完整的信息。

监管机构迫切希望信贷资金能够持续流向那些被大型国有银行忽视的领域,因此很少予以干涉。多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也掩盖了这些低劣做法。

如今,偿付的时刻到了。中国经济增速较10年前的峰值水平下降了一半多,不良贷款规模已经扩大,政府正在控制银行业风险。中国正面临一场银行业清理行动,这可能需要数千亿美元的救助。

近几个月,北京方面已向至少六家地区性银行提供了援助,包括国家机构自1990年代以来首次公开接管了一家银行。据瑞银(UBS)研究,至少有24家银行需要总计3,390亿美元的新资金,才能将用于抵御风险的资本提高至12.5%这一全球准则认可的健康水平。

这方面的问题可能在中国已然放缓的经济领域产生反响。去年中国经济增长6.1%,而相比之下2007年创下的近期高点为14.2%。中国大多数地区的经济扩张是由规模较小的金融机构和地区性贷款机构提供助力的,众所周知中国的大型银行则致力于向效率低下的国企提供贷款。

中国金融体系缺乏透明度,使得人们不可能知道地区性银行的问题究竟有多严重。近几年,中国已经不止六家银行未披露财报。虽然中国官方公布的不良贷款率(未偿还不良贷款占信贷总规模的比例)低于2%,但分析师认为规模较小的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可能要高得多。

独立分析师侯伟(Fraser Howie)称:“监管机构不敢过分强调形势的严重性,担心这会引发系统性恐慌。”侯伟写过几本关于中国金融体系的书。

中国拥有庞大的财政储备,能够负担起一波救助。标普全球(S&P Global)分析师估计,陷入困境的银行资产仅占中国银行体系总资产的约4%。中国四大银行不在受困银行之列。以资产规模计,这四大银行是全球最大的银行。

位于北京东南的山东省的恒丰银行(Hengfeng Bank)是接受政府救助的银行之一。在此之前,该银行的资产规模在三年内几乎增长一倍,达到1,550亿美元的峰值。在恒丰银行扩张最快时期担任董事长的曾是一名乡镇医生,后来成为银行大亨。他以用餐消费奢华而知名,他取得恒丰银行控制权并使该行转向高风险业务的手法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愤怒。一名前董事长也受到了调查,并因腐败而被捕。

另一家问题银行是位于中国北方的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 Co., 0416.HK)。2019年6月份,该行的不良贷款率突然从两年前的1%跃升至6.9%。锦州银行曾向自己的股东发放贷款,那些股东后来遇到了财务困难,此外,锦州银行的审计师辞任,指出该行存在欺诈迹象。

最近几个月,社交媒体上有关其他小型贷款机构可能很快会倒闭的传言引发了动荡。在北京以东的辽宁省营口市,有关部门派出100多名警察,在大批储户排队从营口沿海银行(Yingkou Coastal Bank)取钱时维持秩序。

中国有关部门曾指示伊川当地国有企业员工将个人现金存入伊川农商银行(Yichuan Rural Commercial Bank),以帮助遏制存款流失。为使储户将钱留在该行,该行工作人员向储户提供各种优惠,包括赠送塑料椅子和茶壶等。

去年5月,监管机构救助内蒙古一家陷入困境的银行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时,引发其他小型银行出现短暂融资危机。为了防止危机蔓延,中国政府不得不向金融体系注入大量资金。

伊川农商银行发言人不予置评。他让记者把问题提给伊川县政府,伊川县政府也不予置评。锦州银行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记者无法联系到包商银行和营口沿海银行置评。

中国银行业监管部门已经承认,中小型银行在经过数年的盲目发展后出现了问题,但他们表示风险仍可控。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银保监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政府官员目前鼓励健康的金融机构投资于较弱的金融机构,并且随时准备好向资不抵债的银行注资,以此作为最后的手段。

监管机构最近放松了限制,降低了对小银行必须存放在央行的准备金要求,从而给予他们更大的财务灵活性。分析师警告称,监管机构以往不愿意让经营不善的银行破产,这种做法带来了国家最终会托底的预期,可能鼓励了一些金融机构铤而走险。

研究中国银行业的专家、《中国银行业转型》(China's Banking Transformation)一书的作者史维平(James Stent)表示,他认为中国政府有能力解决小银行的困境,但这意味着可能需要对多达百家小银行实施接管、合并以及注资的行动,这其中包括小型农村银行。

中国经济此前快速增长时,政府鼓励地方银行加快扩张,允许一些银行在全国拓展业务。监管机构认为小型银行能帮助服务那些被大银行忽视的客户,并给金融行业带来更多竞争和创新。

根据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数据,中小型银行在中国银行贷款总额中的占比接近一半。

现在问题显现是两个原因所致。一是,中国经济走软将此前情况较好时发放的不良贷款暴露出来。二是,中国政府收紧监管以控制过度借贷,迫使银行确认更多不良贷款。

恒丰银行是陷入困境的最大银行之一。

2017年初恒丰银行的资产负债状况迅速恶化,不良投资的估计损失飙升,自那以来该行的财务报表一直不完整。这家银行缺乏足够的资本来满足行业规定。

该行英文原名Evergrowing Bank,1987年在沿海城市烟台成立,通过提供低廉的抵押贷款来支持住房市场。该行当时发展步伐缓慢。

2003年,该行获得向全国扩张的许可并更名为恒丰银行。2013年,蔡国华接管恒丰银行,此前他已进入当地政府担任副市长一职。

据两名前员工称,蔡国华在恒丰银行的权力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制约。据当地媒体报道,蔡国华把自己的巨幅画像挂在各分行内,一位前员工表示,他还总结了“蔡国华思想”要求员工学习。

蔡国华将恒丰银行的分支机构从2013年的146家增至2016年的328家。不过,恒丰银行并不具备大型国有银行那样的揽储能力,因此该行增加了在银行间市场从其他金融机构的借款以偿还债务。

恒丰银行还加快了向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进军的步伐,该业务可令这家银行利用有限的资本提高利润。

此类汇票由银行发行并担保,属于一种类似远期支票的金融要求权(IOU)。制造商用此类票据代替现金进行相互支付。这些票据的市场价值有涨有跌,因此一些银行还在到期前交易这些票据。

恒丰银行曾是该领域最雄心勃勃的参与者之一。一位与该行员工打过交道的银行人士称,他们有时会在上午买入票据,当天就转手。2015年,蔡国华将该行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规模扩大了逾一倍,达到410亿美元。

根据监管机构披露的信息,恒丰银行受到的来自监管机构的63次处罚中,有近一半与该行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有关。中国银保监会的声明称,该行利用银行承兑汇票夸大资产,未能核实这些汇票的真实性,其中有些汇票已被证明存在欺诈。

根据法庭文件以及了解相关贷款情况的人士,在蔡国华的监督下,恒丰银行加大了对有政治关系和风险较高的借款人的贷款发放。

知情人士表示,2015年,恒丰银行向一家生产太阳能热水器的工厂提供了约140万美元贷款,并提供了更大的信用额度,条件是该借款人同意将一部分贷款用于偿还恒丰银行之前提供给另一家借款人的不良贷款。

这家热水器公司随后遭遇了流动性危机并发生违约。

恒丰银行支持的另一个有缺陷的项目是烟台教区一条餐馆遍地的步行街。地方官员前几年曾大力宣传该区域以推广地方美食并吸引商务游客。

到蔡国华参与的时候,由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反腐运动抑制了娱乐支出,该项目的可行性遭到质疑。

不过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上述步行街项目还是获得了贷款,恒丰银行向一位与该项目开发商合作的商人提供了人民币2,000万元(约合300万美元)的个人贷款。中国政府的规定限制将高风险贷款直接发放给房地产开发商。

上述项目最终宣告失败。现如今,步行街的大门被锁了起来,有迹象表明当局已经查封该项目。

2016年,恒丰银行符合坏账条件的贷款比率从2013年的2.5%升至近6%,这是有完整数据可查的最近年份。

截至2017年9月,恒丰银行的投资应收账款达到650亿美元,这是一种监管宽松的资产类别,许多中资银行通过这一方式将高风险贷款伪装成投资。上述账款数额超过该行总资产的三分之一,接近其当时账面上的常规贷款规模。恒丰银行仅为贷款、投资和其他资产作出7.5亿美元的减值拨备,约占贷款总额的1%。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有关部门在2017年拘留了蔡国华,指控他严重违纪。这是对腐败指控的一个通用说法。

蔡国华的一位代理律师不予置评,另一位律师没有回覆记者的询问。蔡国华目前下落不明。

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上个月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有关部门对恒丰银行处以2,300万美元罚款,原因是该行违反了多项规定,包括在财务报表中提供虚假数据,并通过投资高风险资产来掩盖不良贷款。

恒丰银行上个月表示,中国主权财富基金的一个分支机构将向该行提供人民币1,000亿元(约合146亿美元)的救助资金。

恒丰银行发言人没有透露该行重组方面的细节。

该行试图将自身重新定位为把重心放在山东省的一家零售银行,但面临重重挑战。山东经济以制造业为主,蔡国华执掌恒丰期间该省经济的年增速约为10%,但在去年第三季度时已经放缓至5.4%,在中国31个省市中排名倒数第三。

根据法庭文件,去年2月份,恒丰银行向需要偿还其早前贷款的玻璃器皿生产商义和诚实业集团(Yihecheng Group)发放了一笔贷款。

两个月后这家公司出现违约。在最近一次访问中,该公司的员工在沉闷的大楼里安静地工作。他们没有发表评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中国面临一场耗资巨大的银行业清理行动

发布日期:2020-01-22 19:22
摘要:由于多年来监管松懈,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中小银行积累了大量坏账,已到了不可持续的地步。随着经济放缓,中国正面临一场银行业清理行动,这可能需要数千亿美元的救助。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多年来,中国对国内小型银行的监管都比较松懈。这些银行向负债累累的借款人放贷,将贷款伪装成投资产品,并通过筹措短期资金来推动业务发展。

一位银行董事长曾一边享用海参等美味佳肴,一边加大对有政治背景的借款人的放贷力度。有些银行向自己的股东提供资金,另一些银行利用金融工程来隐藏债务,多年来一直没有报告完整的信息。

监管机构迫切希望信贷资金能够持续流向那些被大型国有银行忽视的领域,因此很少予以干涉。多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也掩盖了这些低劣做法。

如今,偿付的时刻到了。中国经济增速较10年前的峰值水平下降了一半多,不良贷款规模已经扩大,政府正在控制银行业风险。中国正面临一场银行业清理行动,这可能需要数千亿美元的救助。

近几个月,北京方面已向至少六家地区性银行提供了援助,包括国家机构自1990年代以来首次公开接管了一家银行。据瑞银(UBS)研究,至少有24家银行需要总计3,390亿美元的新资金,才能将用于抵御风险的资本提高至12.5%这一全球准则认可的健康水平。

这方面的问题可能在中国已然放缓的经济领域产生反响。去年中国经济增长6.1%,而相比之下2007年创下的近期高点为14.2%。中国大多数地区的经济扩张是由规模较小的金融机构和地区性贷款机构提供助力的,众所周知中国的大型银行则致力于向效率低下的国企提供贷款。

中国金融体系缺乏透明度,使得人们不可能知道地区性银行的问题究竟有多严重。近几年,中国已经不止六家银行未披露财报。虽然中国官方公布的不良贷款率(未偿还不良贷款占信贷总规模的比例)低于2%,但分析师认为规模较小的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可能要高得多。

独立分析师侯伟(Fraser Howie)称:“监管机构不敢过分强调形势的严重性,担心这会引发系统性恐慌。”侯伟写过几本关于中国金融体系的书。

中国拥有庞大的财政储备,能够负担起一波救助。标普全球(S&P Global)分析师估计,陷入困境的银行资产仅占中国银行体系总资产的约4%。中国四大银行不在受困银行之列。以资产规模计,这四大银行是全球最大的银行。

位于北京东南的山东省的恒丰银行(Hengfeng Bank)是接受政府救助的银行之一。在此之前,该银行的资产规模在三年内几乎增长一倍,达到1,550亿美元的峰值。在恒丰银行扩张最快时期担任董事长的曾是一名乡镇医生,后来成为银行大亨。他以用餐消费奢华而知名,他取得恒丰银行控制权并使该行转向高风险业务的手法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愤怒。一名前董事长也受到了调查,并因腐败而被捕。

另一家问题银行是位于中国北方的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 Co., 0416.HK)。2019年6月份,该行的不良贷款率突然从两年前的1%跃升至6.9%。锦州银行曾向自己的股东发放贷款,那些股东后来遇到了财务困难,此外,锦州银行的审计师辞任,指出该行存在欺诈迹象。

最近几个月,社交媒体上有关其他小型贷款机构可能很快会倒闭的传言引发了动荡。在北京以东的辽宁省营口市,有关部门派出100多名警察,在大批储户排队从营口沿海银行(Yingkou Coastal Bank)取钱时维持秩序。

中国有关部门曾指示伊川当地国有企业员工将个人现金存入伊川农商银行(Yichuan Rural Commercial Bank),以帮助遏制存款流失。为使储户将钱留在该行,该行工作人员向储户提供各种优惠,包括赠送塑料椅子和茶壶等。

去年5月,监管机构救助内蒙古一家陷入困境的银行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时,引发其他小型银行出现短暂融资危机。为了防止危机蔓延,中国政府不得不向金融体系注入大量资金。

伊川农商银行发言人不予置评。他让记者把问题提给伊川县政府,伊川县政府也不予置评。锦州银行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记者无法联系到包商银行和营口沿海银行置评。

中国银行业监管部门已经承认,中小型银行在经过数年的盲目发展后出现了问题,但他们表示风险仍可控。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银保监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政府官员目前鼓励健康的金融机构投资于较弱的金融机构,并且随时准备好向资不抵债的银行注资,以此作为最后的手段。

监管机构最近放松了限制,降低了对小银行必须存放在央行的准备金要求,从而给予他们更大的财务灵活性。分析师警告称,监管机构以往不愿意让经营不善的银行破产,这种做法带来了国家最终会托底的预期,可能鼓励了一些金融机构铤而走险。

研究中国银行业的专家、《中国银行业转型》(China's Banking Transformation)一书的作者史维平(James Stent)表示,他认为中国政府有能力解决小银行的困境,但这意味着可能需要对多达百家小银行实施接管、合并以及注资的行动,这其中包括小型农村银行。

中国经济此前快速增长时,政府鼓励地方银行加快扩张,允许一些银行在全国拓展业务。监管机构认为小型银行能帮助服务那些被大银行忽视的客户,并给金融行业带来更多竞争和创新。

根据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数据,中小型银行在中国银行贷款总额中的占比接近一半。

现在问题显现是两个原因所致。一是,中国经济走软将此前情况较好时发放的不良贷款暴露出来。二是,中国政府收紧监管以控制过度借贷,迫使银行确认更多不良贷款。

恒丰银行是陷入困境的最大银行之一。

2017年初恒丰银行的资产负债状况迅速恶化,不良投资的估计损失飙升,自那以来该行的财务报表一直不完整。这家银行缺乏足够的资本来满足行业规定。

该行英文原名Evergrowing Bank,1987年在沿海城市烟台成立,通过提供低廉的抵押贷款来支持住房市场。该行当时发展步伐缓慢。

2003年,该行获得向全国扩张的许可并更名为恒丰银行。2013年,蔡国华接管恒丰银行,此前他已进入当地政府担任副市长一职。

据两名前员工称,蔡国华在恒丰银行的权力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制约。据当地媒体报道,蔡国华把自己的巨幅画像挂在各分行内,一位前员工表示,他还总结了“蔡国华思想”要求员工学习。

蔡国华将恒丰银行的分支机构从2013年的146家增至2016年的328家。不过,恒丰银行并不具备大型国有银行那样的揽储能力,因此该行增加了在银行间市场从其他金融机构的借款以偿还债务。

恒丰银行还加快了向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进军的步伐,该业务可令这家银行利用有限的资本提高利润。

此类汇票由银行发行并担保,属于一种类似远期支票的金融要求权(IOU)。制造商用此类票据代替现金进行相互支付。这些票据的市场价值有涨有跌,因此一些银行还在到期前交易这些票据。

恒丰银行曾是该领域最雄心勃勃的参与者之一。一位与该行员工打过交道的银行人士称,他们有时会在上午买入票据,当天就转手。2015年,蔡国华将该行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规模扩大了逾一倍,达到410亿美元。

根据监管机构披露的信息,恒丰银行受到的来自监管机构的63次处罚中,有近一半与该行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有关。中国银保监会的声明称,该行利用银行承兑汇票夸大资产,未能核实这些汇票的真实性,其中有些汇票已被证明存在欺诈。

根据法庭文件以及了解相关贷款情况的人士,在蔡国华的监督下,恒丰银行加大了对有政治关系和风险较高的借款人的贷款发放。

知情人士表示,2015年,恒丰银行向一家生产太阳能热水器的工厂提供了约140万美元贷款,并提供了更大的信用额度,条件是该借款人同意将一部分贷款用于偿还恒丰银行之前提供给另一家借款人的不良贷款。

这家热水器公司随后遭遇了流动性危机并发生违约。

恒丰银行支持的另一个有缺陷的项目是烟台教区一条餐馆遍地的步行街。地方官员前几年曾大力宣传该区域以推广地方美食并吸引商务游客。

到蔡国华参与的时候,由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反腐运动抑制了娱乐支出,该项目的可行性遭到质疑。

不过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上述步行街项目还是获得了贷款,恒丰银行向一位与该项目开发商合作的商人提供了人民币2,000万元(约合300万美元)的个人贷款。中国政府的规定限制将高风险贷款直接发放给房地产开发商。

上述项目最终宣告失败。现如今,步行街的大门被锁了起来,有迹象表明当局已经查封该项目。

2016年,恒丰银行符合坏账条件的贷款比率从2013年的2.5%升至近6%,这是有完整数据可查的最近年份。

截至2017年9月,恒丰银行的投资应收账款达到650亿美元,这是一种监管宽松的资产类别,许多中资银行通过这一方式将高风险贷款伪装成投资。上述账款数额超过该行总资产的三分之一,接近其当时账面上的常规贷款规模。恒丰银行仅为贷款、投资和其他资产作出7.5亿美元的减值拨备,约占贷款总额的1%。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有关部门在2017年拘留了蔡国华,指控他严重违纪。这是对腐败指控的一个通用说法。

蔡国华的一位代理律师不予置评,另一位律师没有回覆记者的询问。蔡国华目前下落不明。

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上个月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有关部门对恒丰银行处以2,300万美元罚款,原因是该行违反了多项规定,包括在财务报表中提供虚假数据,并通过投资高风险资产来掩盖不良贷款。

恒丰银行上个月表示,中国主权财富基金的一个分支机构将向该行提供人民币1,000亿元(约合146亿美元)的救助资金。

恒丰银行发言人没有透露该行重组方面的细节。

该行试图将自身重新定位为把重心放在山东省的一家零售银行,但面临重重挑战。山东经济以制造业为主,蔡国华执掌恒丰期间该省经济的年增速约为10%,但在去年第三季度时已经放缓至5.4%,在中国31个省市中排名倒数第三。

根据法庭文件,去年2月份,恒丰银行向需要偿还其早前贷款的玻璃器皿生产商义和诚实业集团(Yihecheng Group)发放了一笔贷款。

两个月后这家公司出现违约。在最近一次访问中,该公司的员工在沉闷的大楼里安静地工作。他们没有发表评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由于多年来监管松懈,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中小银行积累了大量坏账,已到了不可持续的地步。随着经济放缓,中国正面临一场银行业清理行动,这可能需要数千亿美元的救助。



撰文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多年来,中国对国内小型银行的监管都比较松懈。这些银行向负债累累的借款人放贷,将贷款伪装成投资产品,并通过筹措短期资金来推动业务发展。

一位银行董事长曾一边享用海参等美味佳肴,一边加大对有政治背景的借款人的放贷力度。有些银行向自己的股东提供资金,另一些银行利用金融工程来隐藏债务,多年来一直没有报告完整的信息。

监管机构迫切希望信贷资金能够持续流向那些被大型国有银行忽视的领域,因此很少予以干涉。多年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也掩盖了这些低劣做法。

如今,偿付的时刻到了。中国经济增速较10年前的峰值水平下降了一半多,不良贷款规模已经扩大,政府正在控制银行业风险。中国正面临一场银行业清理行动,这可能需要数千亿美元的救助。

近几个月,北京方面已向至少六家地区性银行提供了援助,包括国家机构自1990年代以来首次公开接管了一家银行。据瑞银(UBS)研究,至少有24家银行需要总计3,390亿美元的新资金,才能将用于抵御风险的资本提高至12.5%这一全球准则认可的健康水平。

这方面的问题可能在中国已然放缓的经济领域产生反响。去年中国经济增长6.1%,而相比之下2007年创下的近期高点为14.2%。中国大多数地区的经济扩张是由规模较小的金融机构和地区性贷款机构提供助力的,众所周知中国的大型银行则致力于向效率低下的国企提供贷款。

中国金融体系缺乏透明度,使得人们不可能知道地区性银行的问题究竟有多严重。近几年,中国已经不止六家银行未披露财报。虽然中国官方公布的不良贷款率(未偿还不良贷款占信贷总规模的比例)低于2%,但分析师认为规模较小的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可能要高得多。

独立分析师侯伟(Fraser Howie)称:“监管机构不敢过分强调形势的严重性,担心这会引发系统性恐慌。”侯伟写过几本关于中国金融体系的书。

中国拥有庞大的财政储备,能够负担起一波救助。标普全球(S&P Global)分析师估计,陷入困境的银行资产仅占中国银行体系总资产的约4%。中国四大银行不在受困银行之列。以资产规模计,这四大银行是全球最大的银行。

位于北京东南的山东省的恒丰银行(Hengfeng Bank)是接受政府救助的银行之一。在此之前,该银行的资产规模在三年内几乎增长一倍,达到1,550亿美元的峰值。在恒丰银行扩张最快时期担任董事长的曾是一名乡镇医生,后来成为银行大亨。他以用餐消费奢华而知名,他取得恒丰银行控制权并使该行转向高风险业务的手法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愤怒。一名前董事长也受到了调查,并因腐败而被捕。

另一家问题银行是位于中国北方的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 Co., 0416.HK)。2019年6月份,该行的不良贷款率突然从两年前的1%跃升至6.9%。锦州银行曾向自己的股东发放贷款,那些股东后来遇到了财务困难,此外,锦州银行的审计师辞任,指出该行存在欺诈迹象。

最近几个月,社交媒体上有关其他小型贷款机构可能很快会倒闭的传言引发了动荡。在北京以东的辽宁省营口市,有关部门派出100多名警察,在大批储户排队从营口沿海银行(Yingkou Coastal Bank)取钱时维持秩序。

中国有关部门曾指示伊川当地国有企业员工将个人现金存入伊川农商银行(Yichuan Rural Commercial Bank),以帮助遏制存款流失。为使储户将钱留在该行,该行工作人员向储户提供各种优惠,包括赠送塑料椅子和茶壶等。

去年5月,监管机构救助内蒙古一家陷入困境的银行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时,引发其他小型银行出现短暂融资危机。为了防止危机蔓延,中国政府不得不向金融体系注入大量资金。

伊川农商银行发言人不予置评。他让记者把问题提给伊川县政府,伊川县政府也不予置评。锦州银行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记者无法联系到包商银行和营口沿海银行置评。

中国银行业监管部门已经承认,中小型银行在经过数年的盲目发展后出现了问题,但他们表示风险仍可控。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银保监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政府官员目前鼓励健康的金融机构投资于较弱的金融机构,并且随时准备好向资不抵债的银行注资,以此作为最后的手段。

监管机构最近放松了限制,降低了对小银行必须存放在央行的准备金要求,从而给予他们更大的财务灵活性。分析师警告称,监管机构以往不愿意让经营不善的银行破产,这种做法带来了国家最终会托底的预期,可能鼓励了一些金融机构铤而走险。

研究中国银行业的专家、《中国银行业转型》(China's Banking Transformation)一书的作者史维平(James Stent)表示,他认为中国政府有能力解决小银行的困境,但这意味着可能需要对多达百家小银行实施接管、合并以及注资的行动,这其中包括小型农村银行。

中国经济此前快速增长时,政府鼓励地方银行加快扩张,允许一些银行在全国拓展业务。监管机构认为小型银行能帮助服务那些被大银行忽视的客户,并给金融行业带来更多竞争和创新。

根据中信里昂证券(CLSA)的数据,中小型银行在中国银行贷款总额中的占比接近一半。

现在问题显现是两个原因所致。一是,中国经济走软将此前情况较好时发放的不良贷款暴露出来。二是,中国政府收紧监管以控制过度借贷,迫使银行确认更多不良贷款。

恒丰银行是陷入困境的最大银行之一。

2017年初恒丰银行的资产负债状况迅速恶化,不良投资的估计损失飙升,自那以来该行的财务报表一直不完整。这家银行缺乏足够的资本来满足行业规定。

该行英文原名Evergrowing Bank,1987年在沿海城市烟台成立,通过提供低廉的抵押贷款来支持住房市场。该行当时发展步伐缓慢。

2003年,该行获得向全国扩张的许可并更名为恒丰银行。2013年,蔡国华接管恒丰银行,此前他已进入当地政府担任副市长一职。

据两名前员工称,蔡国华在恒丰银行的权力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制约。据当地媒体报道,蔡国华把自己的巨幅画像挂在各分行内,一位前员工表示,他还总结了“蔡国华思想”要求员工学习。

蔡国华将恒丰银行的分支机构从2013年的146家增至2016年的328家。不过,恒丰银行并不具备大型国有银行那样的揽储能力,因此该行增加了在银行间市场从其他金融机构的借款以偿还债务。

恒丰银行还加快了向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进军的步伐,该业务可令这家银行利用有限的资本提高利润。

此类汇票由银行发行并担保,属于一种类似远期支票的金融要求权(IOU)。制造商用此类票据代替现金进行相互支付。这些票据的市场价值有涨有跌,因此一些银行还在到期前交易这些票据。

恒丰银行曾是该领域最雄心勃勃的参与者之一。一位与该行员工打过交道的银行人士称,他们有时会在上午买入票据,当天就转手。2015年,蔡国华将该行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规模扩大了逾一倍,达到410亿美元。

根据监管机构披露的信息,恒丰银行受到的来自监管机构的63次处罚中,有近一半与该行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有关。中国银保监会的声明称,该行利用银行承兑汇票夸大资产,未能核实这些汇票的真实性,其中有些汇票已被证明存在欺诈。

根据法庭文件以及了解相关贷款情况的人士,在蔡国华的监督下,恒丰银行加大了对有政治关系和风险较高的借款人的贷款发放。

知情人士表示,2015年,恒丰银行向一家生产太阳能热水器的工厂提供了约140万美元贷款,并提供了更大的信用额度,条件是该借款人同意将一部分贷款用于偿还恒丰银行之前提供给另一家借款人的不良贷款。

这家热水器公司随后遭遇了流动性危机并发生违约。

恒丰银行支持的另一个有缺陷的项目是烟台教区一条餐馆遍地的步行街。地方官员前几年曾大力宣传该区域以推广地方美食并吸引商务游客。

到蔡国华参与的时候,由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反腐运动抑制了娱乐支出,该项目的可行性遭到质疑。

不过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上述步行街项目还是获得了贷款,恒丰银行向一位与该项目开发商合作的商人提供了人民币2,000万元(约合300万美元)的个人贷款。中国政府的规定限制将高风险贷款直接发放给房地产开发商。

上述项目最终宣告失败。现如今,步行街的大门被锁了起来,有迹象表明当局已经查封该项目。

2016年,恒丰银行符合坏账条件的贷款比率从2013年的2.5%升至近6%,这是有完整数据可查的最近年份。

截至2017年9月,恒丰银行的投资应收账款达到650亿美元,这是一种监管宽松的资产类别,许多中资银行通过这一方式将高风险贷款伪装成投资。上述账款数额超过该行总资产的三分之一,接近其当时账面上的常规贷款规模。恒丰银行仅为贷款、投资和其他资产作出7.5亿美元的减值拨备,约占贷款总额的1%。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有关部门在2017年拘留了蔡国华,指控他严重违纪。这是对腐败指控的一个通用说法。

蔡国华的一位代理律师不予置评,另一位律师没有回覆记者的询问。蔡国华目前下落不明。

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上个月因犯贪污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有关部门对恒丰银行处以2,300万美元罚款,原因是该行违反了多项规定,包括在财务报表中提供虚假数据,并通过投资高风险资产来掩盖不良贷款。

恒丰银行上个月表示,中国主权财富基金的一个分支机构将向该行提供人民币1,000亿元(约合146亿美元)的救助资金。

恒丰银行发言人没有透露该行重组方面的细节。

该行试图将自身重新定位为把重心放在山东省的一家零售银行,但面临重重挑战。山东经济以制造业为主,蔡国华执掌恒丰期间该省经济的年增速约为10%,但在去年第三季度时已经放缓至5.4%,在中国31个省市中排名倒数第三。

根据法庭文件,去年2月份,恒丰银行向需要偿还其早前贷款的玻璃器皿生产商义和诚实业集团(Yihecheng Group)发放了一笔贷款。

两个月后这家公司出现违约。在最近一次访问中,该公司的员工在沉闷的大楼里安静地工作。他们没有发表评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