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科技领域,中美两国正在迈向这样一种局面,即两国在所有重要科技领域拥有相互排斥的系统。



撰文 | Stu Woo / Asa Fitch

OR--商业新媒体 】多年来,科技领域一直处于天下大同的状态中。而现在,这一领域正重现家用录像系统(VHS)与Betamax录像系统竞争时代的情形,但其造成的后果要更大。

想象一下两个国家在互联网、电子设备、电信,甚至社交媒体和约会应用领域拥有完全不同的硬件和软件。

这正是美国和中国正在迈向的一种局面,即这两个全球大国在同一个世界里拥有相互排斥的科技系统。

中美两国之间的这种分化引起了科技业巨头的警觉,微软(Microsoft Co., MSFT)联合创始人盖茨(Bill Gates)和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马云等人均表示,这对两国都将起到事与愿违的作用。虽然美国和中国本月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缓解了广泛的短期经济担忧,但两国之间根深蒂固的疑虑暗示,未来10年这种科技分化只会进一步扩大。

这场聚焦电信行业的竞争已演变成一场范围更大的冲突,几乎改变了太平洋两岸科技行业的方方面面。由于担心潜在间谍活动和网络攻击,美国正努力将中国通讯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列入全球黑名单。华为的应对举措则是采取措施切断该公司整个供应链与美国的联系。

在华盛顿限制美企向中国公司供应产品之后,中国正在加紧生产不含美国元件的半导体和消费电子产品。在社交媒体方面,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去年11月份启动了针对热门视频分享应用TikTok的母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 Bytedance Technology Co.)的调查,理由是围绕收集用户个人数据的国家安全担忧以及字节跳动涉嫌对批评中国政府的内容进行审查。去年3月份美国政府还要求中国公司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Kunlun Tech Co., 300418.SZ, 简称:昆仑万维)出售同性恋交友应用Grindr,因担心中国可能使用来自这个应用的数据敲诈拥有安全许可的美国人。

TikTok发言人引述了该公司早些时候的一份声明,声明称,中国政府未要求TikTok进行内容审查,并且其内容审核政策不受任何政府影响。记者未能联系到昆仑万维就本文置评。

在这场冲突中,美国一方的动机不仅仅是担心间谍、网络安全和敲诈,还有对美国在开发和应用人工智能等最新技术方面正输给中国的忧虑。

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的科技行业分析师Dan Wang表示,特朗普政府对国家安全采用了新的定义,扩大了其范围,用来阻碍中国公司从存储芯片到社交媒体等各个领域的发展。他说,从中长期来看,中国公司的战略应对方案很简单,那就是发展技术能力从而减少对美国供应的依赖。

多年的冲突

科技分化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10年前,当时中国对谷歌(Google)搜索结果进行审查,打响了第一枪。2010年,该公司基本上退出了中国市场,由此开启了两个互联网的时代:一个面向中国,一个面向世界其他地区。由于谷歌和Facebook Inc. (FB)在中国受到限制,中国网民纷纷涌向本土巨头,包括搜索引擎百度(Baidu Inc.)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旗下集即时通讯、社交媒体和支付于一体的微信(WeChat)。这些科技巨头为中国政府提供帮助,方式包括审查敏感内容以及监控中国公民的活动。百度和腾讯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2012年,通讯设备公司成为焦点。当时美国国会基本上禁止了华为在美国开展主要业务;美国国会认定,如果中国政府下达监听或网络攻击的命令,华为将无法拒绝。华为否认可能利用其产品为北京方面从事间谍活动或网络攻击。

一年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露的文件称,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既可以侵入华为生产的电信设备,也可以侵入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设备;华为设备依赖美国的组件。分析人士说,可能是这件事促使北京方面让中国企业摆脱对美国的依赖。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上任后不久,上述小范围冲突最终演变为一场全面的科技战。这场对抗有两条战线,分别是贸易和国家安全。在贸易方面,特朗普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了关税,依据是指责中国采取不公平的贸易做法,例如迫使想要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与中国公司分享技术。强制技术转让问题未通过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得到解决。在国家安全方面,特朗普政府采取措施打压华为,并拖慢中国的技术进步步伐,特别是在军事应用领域。美国官员强调,对华为、字节跳动以及其他一些公司的审查,植根于与贸易无关的国家安全问题。

曾于2017至2018年间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任职的斯波尔丁(Robert Spalding)表示,2017年的时候,美国政府首次开始认真对待这一问题,这种方式将带来根本性的变化。

美国国内的担忧

白宫试图通过限制美国供应商向华为出售零部件来加大华为制造设备的难度。白宫还试图阻止尖端计算机技术流向中国,以削弱中国制造其首批下一代超级计算机的能力。

融入全球供应链之中的许多美国科技公司反对让美国与中国脱钩的行动。在这场纷争中,美国半导体制造商尤其面临巨大的损失空间,因为中国既是一个制造中心,又是一个电脑、智能手机和其他电子产品不断增长的市场,而上述产品使用他们生产的芯片。2018年,美国向中国出口的芯片总价值约为70亿美元,大大超过从中国的进口额。

在贸易方面施压正迫使中国发展自己的产业并寻找新的、非美国的供应商——中国已经开始这样做了,这损害了美国芯片生产商的收入。华为最近成功地打造了一款没有美国零部件的智能手机,这是一个壮举,放在几年前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无疑是一个分叉点,我认为美国半导体公司忧心忡忡,”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洛斯加托斯的半导体谘询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y的首席执行长琼斯(Handel Jones)说,“随着中国公司发展壮大,美国公司可以分得的蛋糕正在变小。”

然而,特朗普政府基本上忽视了业界的担忧。在去年实施与华为相关的贸易禁令后,美国政府要求企业先申请许可证,才能继续向这家中国通信设备巨头发货。但知情人士透露,许多公司没有获得批准,而且相关决定也不是很快作出。

在社交媒体领域,美国开辟了不同的战线。美国的怀疑焦点是,中国涉嫌利用应用从事间谍活动以及推动中国的政治议程,比如屏蔽对北京进行负面描述的视频和帖子。

特朗普政府在这一领域加大了施压力度,扬言要破坏中国企业在美国建立用户基础的努力。对TikTok发起国家安全审查以及要求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Kunlun Tech Co.)出售Grindr,是美国施压行动的一部分。

分道扬镳不可避免?

分析人士表示,即便美中改善关系、结束持续了很长时间的贸易争端,但鉴于双方之间的相互猜疑,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仍将是一个“双系统”的技术世界。中国正在发展国内半导体行业,可能与美国在欧洲和其他市场展开竞争。美国则可能将中国的硬件和智能手机应用排除在本国市场之外,并尝试说服盟友也这样做。

在这样一个世界中,对科技主导权的竞争可谓干系重大,赢家不仅能够获得更加强大的经济,而且还可能获得比在一个一体化程度更高的市场中更大的全球影响力。

无论如何,谁将赢得这场科技竞争仍没有答案。中国或许暂时落后,但一些观察人士称,中国在有望成为这场竞赛下一个前沿阵地的领域快速追赶:中国正向人工智能研发投入巨额资金,对新一轮技术革命来说,人工智能的研究可能至关重要。

前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斯波尔丁表示,美方对中国拥有广受追捧的应用的一个担忧是,这些公司将借此获得更多数据,用于改进其人工智能技术。

“人工智能优先级很高,我们认为在自动驾驶、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甚至是医药等领域,人工智能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区分点,”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y的琼斯强调了人工智能对于双方的重要性,“我们认为未来5-10年人工智能将成为决定谁赢谁输的一个关键因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美中科技大脱钩是否不可避免?

发布日期:2020-01-22 09:19
摘要:在科技领域,中美两国正在迈向这样一种局面,即两国在所有重要科技领域拥有相互排斥的系统。



撰文 | Stu Woo / Asa Fitch

OR--商业新媒体 】多年来,科技领域一直处于天下大同的状态中。而现在,这一领域正重现家用录像系统(VHS)与Betamax录像系统竞争时代的情形,但其造成的后果要更大。

想象一下两个国家在互联网、电子设备、电信,甚至社交媒体和约会应用领域拥有完全不同的硬件和软件。

这正是美国和中国正在迈向的一种局面,即这两个全球大国在同一个世界里拥有相互排斥的科技系统。

中美两国之间的这种分化引起了科技业巨头的警觉,微软(Microsoft Co., MSFT)联合创始人盖茨(Bill Gates)和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马云等人均表示,这对两国都将起到事与愿违的作用。虽然美国和中国本月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缓解了广泛的短期经济担忧,但两国之间根深蒂固的疑虑暗示,未来10年这种科技分化只会进一步扩大。

这场聚焦电信行业的竞争已演变成一场范围更大的冲突,几乎改变了太平洋两岸科技行业的方方面面。由于担心潜在间谍活动和网络攻击,美国正努力将中国通讯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列入全球黑名单。华为的应对举措则是采取措施切断该公司整个供应链与美国的联系。

在华盛顿限制美企向中国公司供应产品之后,中国正在加紧生产不含美国元件的半导体和消费电子产品。在社交媒体方面,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去年11月份启动了针对热门视频分享应用TikTok的母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 Bytedance Technology Co.)的调查,理由是围绕收集用户个人数据的国家安全担忧以及字节跳动涉嫌对批评中国政府的内容进行审查。去年3月份美国政府还要求中国公司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Kunlun Tech Co., 300418.SZ, 简称:昆仑万维)出售同性恋交友应用Grindr,因担心中国可能使用来自这个应用的数据敲诈拥有安全许可的美国人。

TikTok发言人引述了该公司早些时候的一份声明,声明称,中国政府未要求TikTok进行内容审查,并且其内容审核政策不受任何政府影响。记者未能联系到昆仑万维就本文置评。

在这场冲突中,美国一方的动机不仅仅是担心间谍、网络安全和敲诈,还有对美国在开发和应用人工智能等最新技术方面正输给中国的忧虑。

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的科技行业分析师Dan Wang表示,特朗普政府对国家安全采用了新的定义,扩大了其范围,用来阻碍中国公司从存储芯片到社交媒体等各个领域的发展。他说,从中长期来看,中国公司的战略应对方案很简单,那就是发展技术能力从而减少对美国供应的依赖。

多年的冲突

科技分化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10年前,当时中国对谷歌(Google)搜索结果进行审查,打响了第一枪。2010年,该公司基本上退出了中国市场,由此开启了两个互联网的时代:一个面向中国,一个面向世界其他地区。由于谷歌和Facebook Inc. (FB)在中国受到限制,中国网民纷纷涌向本土巨头,包括搜索引擎百度(Baidu Inc.)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旗下集即时通讯、社交媒体和支付于一体的微信(WeChat)。这些科技巨头为中国政府提供帮助,方式包括审查敏感内容以及监控中国公民的活动。百度和腾讯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2012年,通讯设备公司成为焦点。当时美国国会基本上禁止了华为在美国开展主要业务;美国国会认定,如果中国政府下达监听或网络攻击的命令,华为将无法拒绝。华为否认可能利用其产品为北京方面从事间谍活动或网络攻击。

一年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露的文件称,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既可以侵入华为生产的电信设备,也可以侵入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设备;华为设备依赖美国的组件。分析人士说,可能是这件事促使北京方面让中国企业摆脱对美国的依赖。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上任后不久,上述小范围冲突最终演变为一场全面的科技战。这场对抗有两条战线,分别是贸易和国家安全。在贸易方面,特朗普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了关税,依据是指责中国采取不公平的贸易做法,例如迫使想要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与中国公司分享技术。强制技术转让问题未通过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得到解决。在国家安全方面,特朗普政府采取措施打压华为,并拖慢中国的技术进步步伐,特别是在军事应用领域。美国官员强调,对华为、字节跳动以及其他一些公司的审查,植根于与贸易无关的国家安全问题。

曾于2017至2018年间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任职的斯波尔丁(Robert Spalding)表示,2017年的时候,美国政府首次开始认真对待这一问题,这种方式将带来根本性的变化。

美国国内的担忧

白宫试图通过限制美国供应商向华为出售零部件来加大华为制造设备的难度。白宫还试图阻止尖端计算机技术流向中国,以削弱中国制造其首批下一代超级计算机的能力。

融入全球供应链之中的许多美国科技公司反对让美国与中国脱钩的行动。在这场纷争中,美国半导体制造商尤其面临巨大的损失空间,因为中国既是一个制造中心,又是一个电脑、智能手机和其他电子产品不断增长的市场,而上述产品使用他们生产的芯片。2018年,美国向中国出口的芯片总价值约为70亿美元,大大超过从中国的进口额。

在贸易方面施压正迫使中国发展自己的产业并寻找新的、非美国的供应商——中国已经开始这样做了,这损害了美国芯片生产商的收入。华为最近成功地打造了一款没有美国零部件的智能手机,这是一个壮举,放在几年前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无疑是一个分叉点,我认为美国半导体公司忧心忡忡,”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洛斯加托斯的半导体谘询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y的首席执行长琼斯(Handel Jones)说,“随着中国公司发展壮大,美国公司可以分得的蛋糕正在变小。”

然而,特朗普政府基本上忽视了业界的担忧。在去年实施与华为相关的贸易禁令后,美国政府要求企业先申请许可证,才能继续向这家中国通信设备巨头发货。但知情人士透露,许多公司没有获得批准,而且相关决定也不是很快作出。

在社交媒体领域,美国开辟了不同的战线。美国的怀疑焦点是,中国涉嫌利用应用从事间谍活动以及推动中国的政治议程,比如屏蔽对北京进行负面描述的视频和帖子。

特朗普政府在这一领域加大了施压力度,扬言要破坏中国企业在美国建立用户基础的努力。对TikTok发起国家安全审查以及要求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Kunlun Tech Co.)出售Grindr,是美国施压行动的一部分。

分道扬镳不可避免?

分析人士表示,即便美中改善关系、结束持续了很长时间的贸易争端,但鉴于双方之间的相互猜疑,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仍将是一个“双系统”的技术世界。中国正在发展国内半导体行业,可能与美国在欧洲和其他市场展开竞争。美国则可能将中国的硬件和智能手机应用排除在本国市场之外,并尝试说服盟友也这样做。

在这样一个世界中,对科技主导权的竞争可谓干系重大,赢家不仅能够获得更加强大的经济,而且还可能获得比在一个一体化程度更高的市场中更大的全球影响力。

无论如何,谁将赢得这场科技竞争仍没有答案。中国或许暂时落后,但一些观察人士称,中国在有望成为这场竞赛下一个前沿阵地的领域快速追赶:中国正向人工智能研发投入巨额资金,对新一轮技术革命来说,人工智能的研究可能至关重要。

前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斯波尔丁表示,美方对中国拥有广受追捧的应用的一个担忧是,这些公司将借此获得更多数据,用于改进其人工智能技术。

“人工智能优先级很高,我们认为在自动驾驶、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甚至是医药等领域,人工智能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区分点,”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y的琼斯强调了人工智能对于双方的重要性,“我们认为未来5-10年人工智能将成为决定谁赢谁输的一个关键因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科技领域,中美两国正在迈向这样一种局面,即两国在所有重要科技领域拥有相互排斥的系统。



撰文 | Stu Woo / Asa Fitch

OR--商业新媒体 】多年来,科技领域一直处于天下大同的状态中。而现在,这一领域正重现家用录像系统(VHS)与Betamax录像系统竞争时代的情形,但其造成的后果要更大。

想象一下两个国家在互联网、电子设备、电信,甚至社交媒体和约会应用领域拥有完全不同的硬件和软件。

这正是美国和中国正在迈向的一种局面,即这两个全球大国在同一个世界里拥有相互排斥的科技系统。

中美两国之间的这种分化引起了科技业巨头的警觉,微软(Microsoft Co., MSFT)联合创始人盖茨(Bill Gates)和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马云等人均表示,这对两国都将起到事与愿违的作用。虽然美国和中国本月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缓解了广泛的短期经济担忧,但两国之间根深蒂固的疑虑暗示,未来10年这种科技分化只会进一步扩大。

这场聚焦电信行业的竞争已演变成一场范围更大的冲突,几乎改变了太平洋两岸科技行业的方方面面。由于担心潜在间谍活动和网络攻击,美国正努力将中国通讯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列入全球黑名单。华为的应对举措则是采取措施切断该公司整个供应链与美国的联系。

在华盛顿限制美企向中国公司供应产品之后,中国正在加紧生产不含美国元件的半导体和消费电子产品。在社交媒体方面,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去年11月份启动了针对热门视频分享应用TikTok的母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 Bytedance Technology Co.)的调查,理由是围绕收集用户个人数据的国家安全担忧以及字节跳动涉嫌对批评中国政府的内容进行审查。去年3月份美国政府还要求中国公司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Kunlun Tech Co., 300418.SZ, 简称:昆仑万维)出售同性恋交友应用Grindr,因担心中国可能使用来自这个应用的数据敲诈拥有安全许可的美国人。

TikTok发言人引述了该公司早些时候的一份声明,声明称,中国政府未要求TikTok进行内容审查,并且其内容审核政策不受任何政府影响。记者未能联系到昆仑万维就本文置评。

在这场冲突中,美国一方的动机不仅仅是担心间谍、网络安全和敲诈,还有对美国在开发和应用人工智能等最新技术方面正输给中国的忧虑。

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的科技行业分析师Dan Wang表示,特朗普政府对国家安全采用了新的定义,扩大了其范围,用来阻碍中国公司从存储芯片到社交媒体等各个领域的发展。他说,从中长期来看,中国公司的战略应对方案很简单,那就是发展技术能力从而减少对美国供应的依赖。

多年的冲突

科技分化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10年前,当时中国对谷歌(Google)搜索结果进行审查,打响了第一枪。2010年,该公司基本上退出了中国市场,由此开启了两个互联网的时代:一个面向中国,一个面向世界其他地区。由于谷歌和Facebook Inc. (FB)在中国受到限制,中国网民纷纷涌向本土巨头,包括搜索引擎百度(Baidu Inc.)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旗下集即时通讯、社交媒体和支付于一体的微信(WeChat)。这些科技巨头为中国政府提供帮助,方式包括审查敏感内容以及监控中国公民的活动。百度和腾讯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2012年,通讯设备公司成为焦点。当时美国国会基本上禁止了华为在美国开展主要业务;美国国会认定,如果中国政府下达监听或网络攻击的命令,华为将无法拒绝。华为否认可能利用其产品为北京方面从事间谍活动或网络攻击。

一年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露的文件称,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既可以侵入华为生产的电信设备,也可以侵入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设备;华为设备依赖美国的组件。分析人士说,可能是这件事促使北京方面让中国企业摆脱对美国的依赖。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上任后不久,上述小范围冲突最终演变为一场全面的科技战。这场对抗有两条战线,分别是贸易和国家安全。在贸易方面,特朗普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了关税,依据是指责中国采取不公平的贸易做法,例如迫使想要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与中国公司分享技术。强制技术转让问题未通过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得到解决。在国家安全方面,特朗普政府采取措施打压华为,并拖慢中国的技术进步步伐,特别是在军事应用领域。美国官员强调,对华为、字节跳动以及其他一些公司的审查,植根于与贸易无关的国家安全问题。

曾于2017至2018年间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任职的斯波尔丁(Robert Spalding)表示,2017年的时候,美国政府首次开始认真对待这一问题,这种方式将带来根本性的变化。

美国国内的担忧

白宫试图通过限制美国供应商向华为出售零部件来加大华为制造设备的难度。白宫还试图阻止尖端计算机技术流向中国,以削弱中国制造其首批下一代超级计算机的能力。

融入全球供应链之中的许多美国科技公司反对让美国与中国脱钩的行动。在这场纷争中,美国半导体制造商尤其面临巨大的损失空间,因为中国既是一个制造中心,又是一个电脑、智能手机和其他电子产品不断增长的市场,而上述产品使用他们生产的芯片。2018年,美国向中国出口的芯片总价值约为70亿美元,大大超过从中国的进口额。

在贸易方面施压正迫使中国发展自己的产业并寻找新的、非美国的供应商——中国已经开始这样做了,这损害了美国芯片生产商的收入。华为最近成功地打造了一款没有美国零部件的智能手机,这是一个壮举,放在几年前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无疑是一个分叉点,我认为美国半导体公司忧心忡忡,”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洛斯加托斯的半导体谘询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y的首席执行长琼斯(Handel Jones)说,“随着中国公司发展壮大,美国公司可以分得的蛋糕正在变小。”

然而,特朗普政府基本上忽视了业界的担忧。在去年实施与华为相关的贸易禁令后,美国政府要求企业先申请许可证,才能继续向这家中国通信设备巨头发货。但知情人士透露,许多公司没有获得批准,而且相关决定也不是很快作出。

在社交媒体领域,美国开辟了不同的战线。美国的怀疑焦点是,中国涉嫌利用应用从事间谍活动以及推动中国的政治议程,比如屏蔽对北京进行负面描述的视频和帖子。

特朗普政府在这一领域加大了施压力度,扬言要破坏中国企业在美国建立用户基础的努力。对TikTok发起国家安全审查以及要求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Kunlun Tech Co.)出售Grindr,是美国施压行动的一部分。

分道扬镳不可避免?

分析人士表示,即便美中改善关系、结束持续了很长时间的贸易争端,但鉴于双方之间的相互猜疑,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仍将是一个“双系统”的技术世界。中国正在发展国内半导体行业,可能与美国在欧洲和其他市场展开竞争。美国则可能将中国的硬件和智能手机应用排除在本国市场之外,并尝试说服盟友也这样做。

在这样一个世界中,对科技主导权的竞争可谓干系重大,赢家不仅能够获得更加强大的经济,而且还可能获得比在一个一体化程度更高的市场中更大的全球影响力。

无论如何,谁将赢得这场科技竞争仍没有答案。中国或许暂时落后,但一些观察人士称,中国在有望成为这场竞赛下一个前沿阵地的领域快速追赶:中国正向人工智能研发投入巨额资金,对新一轮技术革命来说,人工智能的研究可能至关重要。

前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斯波尔丁表示,美方对中国拥有广受追捧的应用的一个担忧是,这些公司将借此获得更多数据,用于改进其人工智能技术。

“人工智能优先级很高,我们认为在自动驾驶、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甚至是医药等领域,人工智能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区分点,”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y的琼斯强调了人工智能对于双方的重要性,“我们认为未来5-10年人工智能将成为决定谁赢谁输的一个关键因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美中科技大脱钩是否不可避免?

发布日期:2020-01-22 09:19
摘要:在科技领域,中美两国正在迈向这样一种局面,即两国在所有重要科技领域拥有相互排斥的系统。



撰文 | Stu Woo / Asa Fitch

OR--商业新媒体 】多年来,科技领域一直处于天下大同的状态中。而现在,这一领域正重现家用录像系统(VHS)与Betamax录像系统竞争时代的情形,但其造成的后果要更大。

想象一下两个国家在互联网、电子设备、电信,甚至社交媒体和约会应用领域拥有完全不同的硬件和软件。

这正是美国和中国正在迈向的一种局面,即这两个全球大国在同一个世界里拥有相互排斥的科技系统。

中美两国之间的这种分化引起了科技业巨头的警觉,微软(Microsoft Co., MSFT)联合创始人盖茨(Bill Gates)和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马云等人均表示,这对两国都将起到事与愿违的作用。虽然美国和中国本月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缓解了广泛的短期经济担忧,但两国之间根深蒂固的疑虑暗示,未来10年这种科技分化只会进一步扩大。

这场聚焦电信行业的竞争已演变成一场范围更大的冲突,几乎改变了太平洋两岸科技行业的方方面面。由于担心潜在间谍活动和网络攻击,美国正努力将中国通讯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列入全球黑名单。华为的应对举措则是采取措施切断该公司整个供应链与美国的联系。

在华盛顿限制美企向中国公司供应产品之后,中国正在加紧生产不含美国元件的半导体和消费电子产品。在社交媒体方面,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去年11月份启动了针对热门视频分享应用TikTok的母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 Bytedance Technology Co.)的调查,理由是围绕收集用户个人数据的国家安全担忧以及字节跳动涉嫌对批评中国政府的内容进行审查。去年3月份美国政府还要求中国公司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Kunlun Tech Co., 300418.SZ, 简称:昆仑万维)出售同性恋交友应用Grindr,因担心中国可能使用来自这个应用的数据敲诈拥有安全许可的美国人。

TikTok发言人引述了该公司早些时候的一份声明,声明称,中国政府未要求TikTok进行内容审查,并且其内容审核政策不受任何政府影响。记者未能联系到昆仑万维就本文置评。

在这场冲突中,美国一方的动机不仅仅是担心间谍、网络安全和敲诈,还有对美国在开发和应用人工智能等最新技术方面正输给中国的忧虑。

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的科技行业分析师Dan Wang表示,特朗普政府对国家安全采用了新的定义,扩大了其范围,用来阻碍中国公司从存储芯片到社交媒体等各个领域的发展。他说,从中长期来看,中国公司的战略应对方案很简单,那就是发展技术能力从而减少对美国供应的依赖。

多年的冲突

科技分化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10年前,当时中国对谷歌(Google)搜索结果进行审查,打响了第一枪。2010年,该公司基本上退出了中国市场,由此开启了两个互联网的时代:一个面向中国,一个面向世界其他地区。由于谷歌和Facebook Inc. (FB)在中国受到限制,中国网民纷纷涌向本土巨头,包括搜索引擎百度(Baidu Inc.)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旗下集即时通讯、社交媒体和支付于一体的微信(WeChat)。这些科技巨头为中国政府提供帮助,方式包括审查敏感内容以及监控中国公民的活动。百度和腾讯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2012年,通讯设备公司成为焦点。当时美国国会基本上禁止了华为在美国开展主要业务;美国国会认定,如果中国政府下达监听或网络攻击的命令,华为将无法拒绝。华为否认可能利用其产品为北京方面从事间谍活动或网络攻击。

一年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露的文件称,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既可以侵入华为生产的电信设备,也可以侵入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设备;华为设备依赖美国的组件。分析人士说,可能是这件事促使北京方面让中国企业摆脱对美国的依赖。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上任后不久,上述小范围冲突最终演变为一场全面的科技战。这场对抗有两条战线,分别是贸易和国家安全。在贸易方面,特朗普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了关税,依据是指责中国采取不公平的贸易做法,例如迫使想要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与中国公司分享技术。强制技术转让问题未通过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得到解决。在国家安全方面,特朗普政府采取措施打压华为,并拖慢中国的技术进步步伐,特别是在军事应用领域。美国官员强调,对华为、字节跳动以及其他一些公司的审查,植根于与贸易无关的国家安全问题。

曾于2017至2018年间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任职的斯波尔丁(Robert Spalding)表示,2017年的时候,美国政府首次开始认真对待这一问题,这种方式将带来根本性的变化。

美国国内的担忧

白宫试图通过限制美国供应商向华为出售零部件来加大华为制造设备的难度。白宫还试图阻止尖端计算机技术流向中国,以削弱中国制造其首批下一代超级计算机的能力。

融入全球供应链之中的许多美国科技公司反对让美国与中国脱钩的行动。在这场纷争中,美国半导体制造商尤其面临巨大的损失空间,因为中国既是一个制造中心,又是一个电脑、智能手机和其他电子产品不断增长的市场,而上述产品使用他们生产的芯片。2018年,美国向中国出口的芯片总价值约为70亿美元,大大超过从中国的进口额。

在贸易方面施压正迫使中国发展自己的产业并寻找新的、非美国的供应商——中国已经开始这样做了,这损害了美国芯片生产商的收入。华为最近成功地打造了一款没有美国零部件的智能手机,这是一个壮举,放在几年前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无疑是一个分叉点,我认为美国半导体公司忧心忡忡,”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洛斯加托斯的半导体谘询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y的首席执行长琼斯(Handel Jones)说,“随着中国公司发展壮大,美国公司可以分得的蛋糕正在变小。”

然而,特朗普政府基本上忽视了业界的担忧。在去年实施与华为相关的贸易禁令后,美国政府要求企业先申请许可证,才能继续向这家中国通信设备巨头发货。但知情人士透露,许多公司没有获得批准,而且相关决定也不是很快作出。

在社交媒体领域,美国开辟了不同的战线。美国的怀疑焦点是,中国涉嫌利用应用从事间谍活动以及推动中国的政治议程,比如屏蔽对北京进行负面描述的视频和帖子。

特朗普政府在这一领域加大了施压力度,扬言要破坏中国企业在美国建立用户基础的努力。对TikTok发起国家安全审查以及要求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Kunlun Tech Co.)出售Grindr,是美国施压行动的一部分。

分道扬镳不可避免?

分析人士表示,即便美中改善关系、结束持续了很长时间的贸易争端,但鉴于双方之间的相互猜疑,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仍将是一个“双系统”的技术世界。中国正在发展国内半导体行业,可能与美国在欧洲和其他市场展开竞争。美国则可能将中国的硬件和智能手机应用排除在本国市场之外,并尝试说服盟友也这样做。

在这样一个世界中,对科技主导权的竞争可谓干系重大,赢家不仅能够获得更加强大的经济,而且还可能获得比在一个一体化程度更高的市场中更大的全球影响力。

无论如何,谁将赢得这场科技竞争仍没有答案。中国或许暂时落后,但一些观察人士称,中国在有望成为这场竞赛下一个前沿阵地的领域快速追赶:中国正向人工智能研发投入巨额资金,对新一轮技术革命来说,人工智能的研究可能至关重要。

前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斯波尔丁表示,美方对中国拥有广受追捧的应用的一个担忧是,这些公司将借此获得更多数据,用于改进其人工智能技术。

“人工智能优先级很高,我们认为在自动驾驶、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甚至是医药等领域,人工智能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区分点,”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y的琼斯强调了人工智能对于双方的重要性,“我们认为未来5-10年人工智能将成为决定谁赢谁输的一个关键因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科技领域,中美两国正在迈向这样一种局面,即两国在所有重要科技领域拥有相互排斥的系统。



撰文 | Stu Woo / Asa Fitch

OR--商业新媒体 】多年来,科技领域一直处于天下大同的状态中。而现在,这一领域正重现家用录像系统(VHS)与Betamax录像系统竞争时代的情形,但其造成的后果要更大。

想象一下两个国家在互联网、电子设备、电信,甚至社交媒体和约会应用领域拥有完全不同的硬件和软件。

这正是美国和中国正在迈向的一种局面,即这两个全球大国在同一个世界里拥有相互排斥的科技系统。

中美两国之间的这种分化引起了科技业巨头的警觉,微软(Microsoft Co., MSFT)联合创始人盖茨(Bill Gates)和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 简称: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马云等人均表示,这对两国都将起到事与愿违的作用。虽然美国和中国本月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缓解了广泛的短期经济担忧,但两国之间根深蒂固的疑虑暗示,未来10年这种科技分化只会进一步扩大。

这场聚焦电信行业的竞争已演变成一场范围更大的冲突,几乎改变了太平洋两岸科技行业的方方面面。由于担心潜在间谍活动和网络攻击,美国正努力将中国通讯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列入全球黑名单。华为的应对举措则是采取措施切断该公司整个供应链与美国的联系。

在华盛顿限制美企向中国公司供应产品之后,中国正在加紧生产不含美国元件的半导体和消费电子产品。在社交媒体方面,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去年11月份启动了针对热门视频分享应用TikTok的母公司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Beijing Bytedance Technology Co.)的调查,理由是围绕收集用户个人数据的国家安全担忧以及字节跳动涉嫌对批评中国政府的内容进行审查。去年3月份美国政府还要求中国公司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Kunlun Tech Co., 300418.SZ, 简称:昆仑万维)出售同性恋交友应用Grindr,因担心中国可能使用来自这个应用的数据敲诈拥有安全许可的美国人。

TikTok发言人引述了该公司早些时候的一份声明,声明称,中国政府未要求TikTok进行内容审查,并且其内容审核政策不受任何政府影响。记者未能联系到昆仑万维就本文置评。

在这场冲突中,美国一方的动机不仅仅是担心间谍、网络安全和敲诈,还有对美国在开发和应用人工智能等最新技术方面正输给中国的忧虑。

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的科技行业分析师Dan Wang表示,特朗普政府对国家安全采用了新的定义,扩大了其范围,用来阻碍中国公司从存储芯片到社交媒体等各个领域的发展。他说,从中长期来看,中国公司的战略应对方案很简单,那就是发展技术能力从而减少对美国供应的依赖。

多年的冲突

科技分化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10年前,当时中国对谷歌(Google)搜索结果进行审查,打响了第一枪。2010年,该公司基本上退出了中国市场,由此开启了两个互联网的时代:一个面向中国,一个面向世界其他地区。由于谷歌和Facebook Inc. (FB)在中国受到限制,中国网民纷纷涌向本土巨头,包括搜索引擎百度(Baidu Inc.)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旗下集即时通讯、社交媒体和支付于一体的微信(WeChat)。这些科技巨头为中国政府提供帮助,方式包括审查敏感内容以及监控中国公民的活动。百度和腾讯没有回覆记者的置评请求。

2012年,通讯设备公司成为焦点。当时美国国会基本上禁止了华为在美国开展主要业务;美国国会认定,如果中国政府下达监听或网络攻击的命令,华为将无法拒绝。华为否认可能利用其产品为北京方面从事间谍活动或网络攻击。

一年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泄露的文件称,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既可以侵入华为生产的电信设备,也可以侵入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 Inc., CSCO, 简称﹕思科)设备;华为设备依赖美国的组件。分析人士说,可能是这件事促使北京方面让中国企业摆脱对美国的依赖。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上任后不久,上述小范围冲突最终演变为一场全面的科技战。这场对抗有两条战线,分别是贸易和国家安全。在贸易方面,特朗普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了关税,依据是指责中国采取不公平的贸易做法,例如迫使想要进入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与中国公司分享技术。强制技术转让问题未通过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得到解决。在国家安全方面,特朗普政府采取措施打压华为,并拖慢中国的技术进步步伐,特别是在军事应用领域。美国官员强调,对华为、字节跳动以及其他一些公司的审查,植根于与贸易无关的国家安全问题。

曾于2017至2018年间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任职的斯波尔丁(Robert Spalding)表示,2017年的时候,美国政府首次开始认真对待这一问题,这种方式将带来根本性的变化。

美国国内的担忧

白宫试图通过限制美国供应商向华为出售零部件来加大华为制造设备的难度。白宫还试图阻止尖端计算机技术流向中国,以削弱中国制造其首批下一代超级计算机的能力。

融入全球供应链之中的许多美国科技公司反对让美国与中国脱钩的行动。在这场纷争中,美国半导体制造商尤其面临巨大的损失空间,因为中国既是一个制造中心,又是一个电脑、智能手机和其他电子产品不断增长的市场,而上述产品使用他们生产的芯片。2018年,美国向中国出口的芯片总价值约为70亿美元,大大超过从中国的进口额。

在贸易方面施压正迫使中国发展自己的产业并寻找新的、非美国的供应商——中国已经开始这样做了,这损害了美国芯片生产商的收入。华为最近成功地打造了一款没有美国零部件的智能手机,这是一个壮举,放在几年前是不可能实现的。

“这无疑是一个分叉点,我认为美国半导体公司忧心忡忡,”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洛斯加托斯的半导体谘询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y的首席执行长琼斯(Handel Jones)说,“随着中国公司发展壮大,美国公司可以分得的蛋糕正在变小。”

然而,特朗普政府基本上忽视了业界的担忧。在去年实施与华为相关的贸易禁令后,美国政府要求企业先申请许可证,才能继续向这家中国通信设备巨头发货。但知情人士透露,许多公司没有获得批准,而且相关决定也不是很快作出。

在社交媒体领域,美国开辟了不同的战线。美国的怀疑焦点是,中国涉嫌利用应用从事间谍活动以及推动中国的政治议程,比如屏蔽对北京进行负面描述的视频和帖子。

特朗普政府在这一领域加大了施压力度,扬言要破坏中国企业在美国建立用户基础的努力。对TikTok发起国家安全审查以及要求北京昆仑万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Beijing Kunlun Tech Co.)出售Grindr,是美国施压行动的一部分。

分道扬镳不可避免?

分析人士表示,即便美中改善关系、结束持续了很长时间的贸易争端,但鉴于双方之间的相互猜疑,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仍将是一个“双系统”的技术世界。中国正在发展国内半导体行业,可能与美国在欧洲和其他市场展开竞争。美国则可能将中国的硬件和智能手机应用排除在本国市场之外,并尝试说服盟友也这样做。

在这样一个世界中,对科技主导权的竞争可谓干系重大,赢家不仅能够获得更加强大的经济,而且还可能获得比在一个一体化程度更高的市场中更大的全球影响力。

无论如何,谁将赢得这场科技竞争仍没有答案。中国或许暂时落后,但一些观察人士称,中国在有望成为这场竞赛下一个前沿阵地的领域快速追赶:中国正向人工智能研发投入巨额资金,对新一轮技术革命来说,人工智能的研究可能至关重要。

前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斯波尔丁表示,美方对中国拥有广受追捧的应用的一个担忧是,这些公司将借此获得更多数据,用于改进其人工智能技术。

“人工智能优先级很高,我们认为在自动驾驶、虚拟现实、增强现实、甚至是医药等领域,人工智能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区分点,”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rategy的琼斯强调了人工智能对于双方的重要性,“我们认为未来5-10年人工智能将成为决定谁赢谁输的一个关键因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