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俄罗斯迅速抓住机会,巩固了与伊朗的“准联盟”关系,从而扩大了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撰文 | 肖斌、刘楠

OR--商业新媒体 】国际危机事件是大国进行战略布局的最佳时机。当国际社会把目光聚焦在美国与伊朗(以下简称:美伊)冲突时,俄罗斯迅速抓住了机会,巩固了与伊朗的“准联盟”关系,从而扩大了俄罗斯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若从俄罗斯的对外决策行为来看,俄罗斯所奉行的地缘政治战略与著名政治家久加诺夫《胜利的地理学》书中的观点非常接近。久加诺夫指出,俄罗斯不应该相信西方国家。因为当西方国家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时,他们会与俄罗斯结盟,而一旦威胁消除,刺刀立刻就重新对准俄罗斯。对于国际秩序的未来发展,久加诺夫认为,俄罗斯的政策目标是建立多极世界,反对形成单极世界,即美国与北约的独裁。

久加诺夫的观点对普京政府影响是巨大的。普京政府认为,俄罗斯一方面需要推动世界回归多极,另一方面俄罗斯需要在中东海湾地区建立长期地缘政治联盟,支持友好力量和政权。正是在多极化和地缘政治联盟的驱动下,面对美伊冲突普京政府选择支持伊朗。可以说,利用深谋远虑地处理地区危机事件,俄罗斯稳固(扩大)了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一、借助舆论俄罗斯政府对伊政策赢得国内公众支持

获得国内公众支持是俄罗斯实现地缘政治利益的必要条件。在苏莱曼尼被刺杀身亡后,俄罗斯舆论(官方和非官方)迅速造势。

一是通过国际法指责美国“斩首行动”不合法。2020年1月3日,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电话会谈后,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强调,一个联合国成员国为了除掉另一联合国成员国的官员,在第三国境内且并未告知该国的情况下,实施有针对性军事行动的做法,严重违反了国际法准则,应当受到谴责。拉夫罗夫指出,美国的这一行动,给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带来了严重后果,不仅无助于中东海湾地区复杂问题的解决,相反,还将导致新一轮紧张局势的升级。

二是大力塑造苏莱曼尼的正面形象。2020年1月4 日,俄罗斯国防部向伊朗发送慰问电,肯定并颂扬了苏莱曼尼在叙利亚反恐战争中的功绩。同时,俄罗斯外交部也发出声明,哀悼苏莱曼尼。1 月3 日,俄罗斯塔斯社把苏莱曼尼比喻为“伊朗的绍伊古”(现任俄罗斯国防部长);1 月4 日,朱莉娅•尤兹克在“今日俄罗斯”发文称赞苏莱曼是超级英雄。在官方和非官方舆论的推动下,俄罗斯公共舆论一边倒向支持伊朗,绝大多数俄罗斯人对苏莱曼尼身亡感到惋惜。在获取公众同情之下,俄罗斯政府得以从容不迫地支持伊朗,并为在中东海湾地区谋求地缘政治利益营造了良好的国内舆论环境。

二、形成中东海湾三国轴心 俄罗斯必争伊朗

在冷战时期,苏联就支持阿拉伯国家对抗以色列。苏联解体后,针对美国及西方国家在中东海湾地区行动,俄罗斯选择的是战略防御。2014 年乌克兰危机后,面对西方国家制裁的压力,俄罗斯与叙利亚政府在2015 年8 月签署了《俄罗斯联邦和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关于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航空部队在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境内部署的协议》,并在9 月30 日开始打击叙利亚境内非法武装的军事目标。至此,俄罗斯在中东海湾地区转向战略竞争。在俄罗斯看来,美国在中东实施的是“有控制的混乱政策”。2020 年1 月10 日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在《欧亚日报》发表文章说,美国若在中东继续奉行有控制的混乱政策,将给俄罗斯带来破坏性后果且是不可接受的。相较于被指责利用混乱的美国,俄罗斯更是一个善于在“混乱”中寻找机会的大国,“乱中取胜、时间换空间”是俄罗斯屡试不爽的外交策略。我们可以看到,通过介入叙利亚问题,俄罗斯与叙利亚和土耳其建立了“准盟国”关系,增强了反击美国及其西方盟国制裁俄罗斯的能力。

俄罗斯重返中东,需要扩大“准盟国”关系。伊朗丰富的能源储备、独特的地缘位置是俄罗斯实现地缘政治利益的要素。20%的全球石油交易需要通过霍尔木兹海峡,海峡最窄处仅24 英里宽,而伊朗就占据这一地理要位。伊朗不需要强大的海军,仅靠水雷和潜艇就能威胁甚至迫使海峡关闭,从而削弱全球石油的供应。此外,伊朗海岸沿线部属的反舰导弹也可打击其它国家的军舰。《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2015 年)导致伊朗核问题逆转给俄罗斯提供了机会,继而发生的“苏莱曼尼事件”又让俄罗斯赢得伊朗,这样叙利亚-土耳其-伊朗“亲俄中东海湾三国轴心”的形成似乎指日可待。

三、俄罗斯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需要中国支持

尽管利用“苏莱曼尼事件”成为地缘政治的赢家,但俄罗斯要想稳固其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还需要中国的支持。在“苏莱曼尼事件”发生后,中国与俄罗斯在避免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用政治手段解决冲突,维护中东海湾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方面达成一致。然而,中俄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国家利益不尽相同。中国更倾向与中东海湾地区国家形成全球伙伴关系,而不是建立战略同盟,因此维护中东海湾地区的稳定是中国的首要目标。仅从经济看,地区秩序稳定关乎中国与中东海湾国家的利益。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8 年中国与阿拉伯国家贸易总额为2443 亿美元,到2019 年仅1 至6 月,中国与阿拉伯国家贸易额已达到1267 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2%。若地区秩序不稳定,直接影响到国际航运安全,继而影响到中国与相关国家的经济利益。

因势而动是国家选择对外战略的基本原则。因此,中国在中东海湾地区的政策也存在变化的可能性,这意味着中国对俄罗斯的支持力度取决于外部对中国国家利益的威胁程度。2020 年1 月20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北约应该扩大到中东,还公布了他给北约在中东海湾地区的“新名字”——NATOME。在国际体系未发生根本变化的前提下,北约扩大到中东只是特朗普单方面的设想,但选择“战略联盟”应付中东危机可能是特朗普政府试图实现的目标。若特朗普打造的“战略联盟”危及中国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国家利益时,除不断走近俄罗斯应对外部威胁外,中国在当前的国际政治环境下没有更好的选项,而俄罗斯将可能是中东海湾地区最大的地缘政治赢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俄罗斯是美伊冲突中的地缘政治赢家

发布日期:2020-01-22 08:07
摘要:俄罗斯迅速抓住机会,巩固了与伊朗的“准联盟”关系,从而扩大了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撰文 | 肖斌、刘楠

OR--商业新媒体 】国际危机事件是大国进行战略布局的最佳时机。当国际社会把目光聚焦在美国与伊朗(以下简称:美伊)冲突时,俄罗斯迅速抓住了机会,巩固了与伊朗的“准联盟”关系,从而扩大了俄罗斯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若从俄罗斯的对外决策行为来看,俄罗斯所奉行的地缘政治战略与著名政治家久加诺夫《胜利的地理学》书中的观点非常接近。久加诺夫指出,俄罗斯不应该相信西方国家。因为当西方国家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时,他们会与俄罗斯结盟,而一旦威胁消除,刺刀立刻就重新对准俄罗斯。对于国际秩序的未来发展,久加诺夫认为,俄罗斯的政策目标是建立多极世界,反对形成单极世界,即美国与北约的独裁。

久加诺夫的观点对普京政府影响是巨大的。普京政府认为,俄罗斯一方面需要推动世界回归多极,另一方面俄罗斯需要在中东海湾地区建立长期地缘政治联盟,支持友好力量和政权。正是在多极化和地缘政治联盟的驱动下,面对美伊冲突普京政府选择支持伊朗。可以说,利用深谋远虑地处理地区危机事件,俄罗斯稳固(扩大)了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一、借助舆论俄罗斯政府对伊政策赢得国内公众支持

获得国内公众支持是俄罗斯实现地缘政治利益的必要条件。在苏莱曼尼被刺杀身亡后,俄罗斯舆论(官方和非官方)迅速造势。

一是通过国际法指责美国“斩首行动”不合法。2020年1月3日,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电话会谈后,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强调,一个联合国成员国为了除掉另一联合国成员国的官员,在第三国境内且并未告知该国的情况下,实施有针对性军事行动的做法,严重违反了国际法准则,应当受到谴责。拉夫罗夫指出,美国的这一行动,给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带来了严重后果,不仅无助于中东海湾地区复杂问题的解决,相反,还将导致新一轮紧张局势的升级。

二是大力塑造苏莱曼尼的正面形象。2020年1月4 日,俄罗斯国防部向伊朗发送慰问电,肯定并颂扬了苏莱曼尼在叙利亚反恐战争中的功绩。同时,俄罗斯外交部也发出声明,哀悼苏莱曼尼。1 月3 日,俄罗斯塔斯社把苏莱曼尼比喻为“伊朗的绍伊古”(现任俄罗斯国防部长);1 月4 日,朱莉娅•尤兹克在“今日俄罗斯”发文称赞苏莱曼是超级英雄。在官方和非官方舆论的推动下,俄罗斯公共舆论一边倒向支持伊朗,绝大多数俄罗斯人对苏莱曼尼身亡感到惋惜。在获取公众同情之下,俄罗斯政府得以从容不迫地支持伊朗,并为在中东海湾地区谋求地缘政治利益营造了良好的国内舆论环境。

二、形成中东海湾三国轴心 俄罗斯必争伊朗

在冷战时期,苏联就支持阿拉伯国家对抗以色列。苏联解体后,针对美国及西方国家在中东海湾地区行动,俄罗斯选择的是战略防御。2014 年乌克兰危机后,面对西方国家制裁的压力,俄罗斯与叙利亚政府在2015 年8 月签署了《俄罗斯联邦和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关于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航空部队在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境内部署的协议》,并在9 月30 日开始打击叙利亚境内非法武装的军事目标。至此,俄罗斯在中东海湾地区转向战略竞争。在俄罗斯看来,美国在中东实施的是“有控制的混乱政策”。2020 年1 月10 日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在《欧亚日报》发表文章说,美国若在中东继续奉行有控制的混乱政策,将给俄罗斯带来破坏性后果且是不可接受的。相较于被指责利用混乱的美国,俄罗斯更是一个善于在“混乱”中寻找机会的大国,“乱中取胜、时间换空间”是俄罗斯屡试不爽的外交策略。我们可以看到,通过介入叙利亚问题,俄罗斯与叙利亚和土耳其建立了“准盟国”关系,增强了反击美国及其西方盟国制裁俄罗斯的能力。

俄罗斯重返中东,需要扩大“准盟国”关系。伊朗丰富的能源储备、独特的地缘位置是俄罗斯实现地缘政治利益的要素。20%的全球石油交易需要通过霍尔木兹海峡,海峡最窄处仅24 英里宽,而伊朗就占据这一地理要位。伊朗不需要强大的海军,仅靠水雷和潜艇就能威胁甚至迫使海峡关闭,从而削弱全球石油的供应。此外,伊朗海岸沿线部属的反舰导弹也可打击其它国家的军舰。《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2015 年)导致伊朗核问题逆转给俄罗斯提供了机会,继而发生的“苏莱曼尼事件”又让俄罗斯赢得伊朗,这样叙利亚-土耳其-伊朗“亲俄中东海湾三国轴心”的形成似乎指日可待。

三、俄罗斯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需要中国支持

尽管利用“苏莱曼尼事件”成为地缘政治的赢家,但俄罗斯要想稳固其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还需要中国的支持。在“苏莱曼尼事件”发生后,中国与俄罗斯在避免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用政治手段解决冲突,维护中东海湾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方面达成一致。然而,中俄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国家利益不尽相同。中国更倾向与中东海湾地区国家形成全球伙伴关系,而不是建立战略同盟,因此维护中东海湾地区的稳定是中国的首要目标。仅从经济看,地区秩序稳定关乎中国与中东海湾国家的利益。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8 年中国与阿拉伯国家贸易总额为2443 亿美元,到2019 年仅1 至6 月,中国与阿拉伯国家贸易额已达到1267 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2%。若地区秩序不稳定,直接影响到国际航运安全,继而影响到中国与相关国家的经济利益。

因势而动是国家选择对外战略的基本原则。因此,中国在中东海湾地区的政策也存在变化的可能性,这意味着中国对俄罗斯的支持力度取决于外部对中国国家利益的威胁程度。2020 年1 月20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北约应该扩大到中东,还公布了他给北约在中东海湾地区的“新名字”——NATOME。在国际体系未发生根本变化的前提下,北约扩大到中东只是特朗普单方面的设想,但选择“战略联盟”应付中东危机可能是特朗普政府试图实现的目标。若特朗普打造的“战略联盟”危及中国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国家利益时,除不断走近俄罗斯应对外部威胁外,中国在当前的国际政治环境下没有更好的选项,而俄罗斯将可能是中东海湾地区最大的地缘政治赢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俄罗斯迅速抓住机会,巩固了与伊朗的“准联盟”关系,从而扩大了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撰文 | 肖斌、刘楠

OR--商业新媒体 】国际危机事件是大国进行战略布局的最佳时机。当国际社会把目光聚焦在美国与伊朗(以下简称:美伊)冲突时,俄罗斯迅速抓住了机会,巩固了与伊朗的“准联盟”关系,从而扩大了俄罗斯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若从俄罗斯的对外决策行为来看,俄罗斯所奉行的地缘政治战略与著名政治家久加诺夫《胜利的地理学》书中的观点非常接近。久加诺夫指出,俄罗斯不应该相信西方国家。因为当西方国家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时,他们会与俄罗斯结盟,而一旦威胁消除,刺刀立刻就重新对准俄罗斯。对于国际秩序的未来发展,久加诺夫认为,俄罗斯的政策目标是建立多极世界,反对形成单极世界,即美国与北约的独裁。

久加诺夫的观点对普京政府影响是巨大的。普京政府认为,俄罗斯一方面需要推动世界回归多极,另一方面俄罗斯需要在中东海湾地区建立长期地缘政治联盟,支持友好力量和政权。正是在多极化和地缘政治联盟的驱动下,面对美伊冲突普京政府选择支持伊朗。可以说,利用深谋远虑地处理地区危机事件,俄罗斯稳固(扩大)了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一、借助舆论俄罗斯政府对伊政策赢得国内公众支持

获得国内公众支持是俄罗斯实现地缘政治利益的必要条件。在苏莱曼尼被刺杀身亡后,俄罗斯舆论(官方和非官方)迅速造势。

一是通过国际法指责美国“斩首行动”不合法。2020年1月3日,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电话会谈后,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强调,一个联合国成员国为了除掉另一联合国成员国的官员,在第三国境内且并未告知该国的情况下,实施有针对性军事行动的做法,严重违反了国际法准则,应当受到谴责。拉夫罗夫指出,美国的这一行动,给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带来了严重后果,不仅无助于中东海湾地区复杂问题的解决,相反,还将导致新一轮紧张局势的升级。

二是大力塑造苏莱曼尼的正面形象。2020年1月4 日,俄罗斯国防部向伊朗发送慰问电,肯定并颂扬了苏莱曼尼在叙利亚反恐战争中的功绩。同时,俄罗斯外交部也发出声明,哀悼苏莱曼尼。1 月3 日,俄罗斯塔斯社把苏莱曼尼比喻为“伊朗的绍伊古”(现任俄罗斯国防部长);1 月4 日,朱莉娅•尤兹克在“今日俄罗斯”发文称赞苏莱曼是超级英雄。在官方和非官方舆论的推动下,俄罗斯公共舆论一边倒向支持伊朗,绝大多数俄罗斯人对苏莱曼尼身亡感到惋惜。在获取公众同情之下,俄罗斯政府得以从容不迫地支持伊朗,并为在中东海湾地区谋求地缘政治利益营造了良好的国内舆论环境。

二、形成中东海湾三国轴心 俄罗斯必争伊朗

在冷战时期,苏联就支持阿拉伯国家对抗以色列。苏联解体后,针对美国及西方国家在中东海湾地区行动,俄罗斯选择的是战略防御。2014 年乌克兰危机后,面对西方国家制裁的压力,俄罗斯与叙利亚政府在2015 年8 月签署了《俄罗斯联邦和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关于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航空部队在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境内部署的协议》,并在9 月30 日开始打击叙利亚境内非法武装的军事目标。至此,俄罗斯在中东海湾地区转向战略竞争。在俄罗斯看来,美国在中东实施的是“有控制的混乱政策”。2020 年1 月10 日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在《欧亚日报》发表文章说,美国若在中东继续奉行有控制的混乱政策,将给俄罗斯带来破坏性后果且是不可接受的。相较于被指责利用混乱的美国,俄罗斯更是一个善于在“混乱”中寻找机会的大国,“乱中取胜、时间换空间”是俄罗斯屡试不爽的外交策略。我们可以看到,通过介入叙利亚问题,俄罗斯与叙利亚和土耳其建立了“准盟国”关系,增强了反击美国及其西方盟国制裁俄罗斯的能力。

俄罗斯重返中东,需要扩大“准盟国”关系。伊朗丰富的能源储备、独特的地缘位置是俄罗斯实现地缘政治利益的要素。20%的全球石油交易需要通过霍尔木兹海峡,海峡最窄处仅24 英里宽,而伊朗就占据这一地理要位。伊朗不需要强大的海军,仅靠水雷和潜艇就能威胁甚至迫使海峡关闭,从而削弱全球石油的供应。此外,伊朗海岸沿线部属的反舰导弹也可打击其它国家的军舰。《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2015 年)导致伊朗核问题逆转给俄罗斯提供了机会,继而发生的“苏莱曼尼事件”又让俄罗斯赢得伊朗,这样叙利亚-土耳其-伊朗“亲俄中东海湾三国轴心”的形成似乎指日可待。

三、俄罗斯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需要中国支持

尽管利用“苏莱曼尼事件”成为地缘政治的赢家,但俄罗斯要想稳固其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还需要中国的支持。在“苏莱曼尼事件”发生后,中国与俄罗斯在避免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用政治手段解决冲突,维护中东海湾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方面达成一致。然而,中俄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国家利益不尽相同。中国更倾向与中东海湾地区国家形成全球伙伴关系,而不是建立战略同盟,因此维护中东海湾地区的稳定是中国的首要目标。仅从经济看,地区秩序稳定关乎中国与中东海湾国家的利益。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8 年中国与阿拉伯国家贸易总额为2443 亿美元,到2019 年仅1 至6 月,中国与阿拉伯国家贸易额已达到1267 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2%。若地区秩序不稳定,直接影响到国际航运安全,继而影响到中国与相关国家的经济利益。

因势而动是国家选择对外战略的基本原则。因此,中国在中东海湾地区的政策也存在变化的可能性,这意味着中国对俄罗斯的支持力度取决于外部对中国国家利益的威胁程度。2020 年1 月20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北约应该扩大到中东,还公布了他给北约在中东海湾地区的“新名字”——NATOME。在国际体系未发生根本变化的前提下,北约扩大到中东只是特朗普单方面的设想,但选择“战略联盟”应付中东危机可能是特朗普政府试图实现的目标。若特朗普打造的“战略联盟”危及中国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国家利益时,除不断走近俄罗斯应对外部威胁外,中国在当前的国际政治环境下没有更好的选项,而俄罗斯将可能是中东海湾地区最大的地缘政治赢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俄罗斯是美伊冲突中的地缘政治赢家

发布日期:2020-01-22 08:07
摘要:俄罗斯迅速抓住机会,巩固了与伊朗的“准联盟”关系,从而扩大了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撰文 | 肖斌、刘楠

OR--商业新媒体 】国际危机事件是大国进行战略布局的最佳时机。当国际社会把目光聚焦在美国与伊朗(以下简称:美伊)冲突时,俄罗斯迅速抓住了机会,巩固了与伊朗的“准联盟”关系,从而扩大了俄罗斯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若从俄罗斯的对外决策行为来看,俄罗斯所奉行的地缘政治战略与著名政治家久加诺夫《胜利的地理学》书中的观点非常接近。久加诺夫指出,俄罗斯不应该相信西方国家。因为当西方国家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时,他们会与俄罗斯结盟,而一旦威胁消除,刺刀立刻就重新对准俄罗斯。对于国际秩序的未来发展,久加诺夫认为,俄罗斯的政策目标是建立多极世界,反对形成单极世界,即美国与北约的独裁。

久加诺夫的观点对普京政府影响是巨大的。普京政府认为,俄罗斯一方面需要推动世界回归多极,另一方面俄罗斯需要在中东海湾地区建立长期地缘政治联盟,支持友好力量和政权。正是在多极化和地缘政治联盟的驱动下,面对美伊冲突普京政府选择支持伊朗。可以说,利用深谋远虑地处理地区危机事件,俄罗斯稳固(扩大)了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一、借助舆论俄罗斯政府对伊政策赢得国内公众支持

获得国内公众支持是俄罗斯实现地缘政治利益的必要条件。在苏莱曼尼被刺杀身亡后,俄罗斯舆论(官方和非官方)迅速造势。

一是通过国际法指责美国“斩首行动”不合法。2020年1月3日,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电话会谈后,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强调,一个联合国成员国为了除掉另一联合国成员国的官员,在第三国境内且并未告知该国的情况下,实施有针对性军事行动的做法,严重违反了国际法准则,应当受到谴责。拉夫罗夫指出,美国的这一行动,给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带来了严重后果,不仅无助于中东海湾地区复杂问题的解决,相反,还将导致新一轮紧张局势的升级。

二是大力塑造苏莱曼尼的正面形象。2020年1月4 日,俄罗斯国防部向伊朗发送慰问电,肯定并颂扬了苏莱曼尼在叙利亚反恐战争中的功绩。同时,俄罗斯外交部也发出声明,哀悼苏莱曼尼。1 月3 日,俄罗斯塔斯社把苏莱曼尼比喻为“伊朗的绍伊古”(现任俄罗斯国防部长);1 月4 日,朱莉娅•尤兹克在“今日俄罗斯”发文称赞苏莱曼是超级英雄。在官方和非官方舆论的推动下,俄罗斯公共舆论一边倒向支持伊朗,绝大多数俄罗斯人对苏莱曼尼身亡感到惋惜。在获取公众同情之下,俄罗斯政府得以从容不迫地支持伊朗,并为在中东海湾地区谋求地缘政治利益营造了良好的国内舆论环境。

二、形成中东海湾三国轴心 俄罗斯必争伊朗

在冷战时期,苏联就支持阿拉伯国家对抗以色列。苏联解体后,针对美国及西方国家在中东海湾地区行动,俄罗斯选择的是战略防御。2014 年乌克兰危机后,面对西方国家制裁的压力,俄罗斯与叙利亚政府在2015 年8 月签署了《俄罗斯联邦和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关于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航空部队在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境内部署的协议》,并在9 月30 日开始打击叙利亚境内非法武装的军事目标。至此,俄罗斯在中东海湾地区转向战略竞争。在俄罗斯看来,美国在中东实施的是“有控制的混乱政策”。2020 年1 月10 日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在《欧亚日报》发表文章说,美国若在中东继续奉行有控制的混乱政策,将给俄罗斯带来破坏性后果且是不可接受的。相较于被指责利用混乱的美国,俄罗斯更是一个善于在“混乱”中寻找机会的大国,“乱中取胜、时间换空间”是俄罗斯屡试不爽的外交策略。我们可以看到,通过介入叙利亚问题,俄罗斯与叙利亚和土耳其建立了“准盟国”关系,增强了反击美国及其西方盟国制裁俄罗斯的能力。

俄罗斯重返中东,需要扩大“准盟国”关系。伊朗丰富的能源储备、独特的地缘位置是俄罗斯实现地缘政治利益的要素。20%的全球石油交易需要通过霍尔木兹海峡,海峡最窄处仅24 英里宽,而伊朗就占据这一地理要位。伊朗不需要强大的海军,仅靠水雷和潜艇就能威胁甚至迫使海峡关闭,从而削弱全球石油的供应。此外,伊朗海岸沿线部属的反舰导弹也可打击其它国家的军舰。《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2015 年)导致伊朗核问题逆转给俄罗斯提供了机会,继而发生的“苏莱曼尼事件”又让俄罗斯赢得伊朗,这样叙利亚-土耳其-伊朗“亲俄中东海湾三国轴心”的形成似乎指日可待。

三、俄罗斯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需要中国支持

尽管利用“苏莱曼尼事件”成为地缘政治的赢家,但俄罗斯要想稳固其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还需要中国的支持。在“苏莱曼尼事件”发生后,中国与俄罗斯在避免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用政治手段解决冲突,维护中东海湾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方面达成一致。然而,中俄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国家利益不尽相同。中国更倾向与中东海湾地区国家形成全球伙伴关系,而不是建立战略同盟,因此维护中东海湾地区的稳定是中国的首要目标。仅从经济看,地区秩序稳定关乎中国与中东海湾国家的利益。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8 年中国与阿拉伯国家贸易总额为2443 亿美元,到2019 年仅1 至6 月,中国与阿拉伯国家贸易额已达到1267 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2%。若地区秩序不稳定,直接影响到国际航运安全,继而影响到中国与相关国家的经济利益。

因势而动是国家选择对外战略的基本原则。因此,中国在中东海湾地区的政策也存在变化的可能性,这意味着中国对俄罗斯的支持力度取决于外部对中国国家利益的威胁程度。2020 年1 月20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北约应该扩大到中东,还公布了他给北约在中东海湾地区的“新名字”——NATOME。在国际体系未发生根本变化的前提下,北约扩大到中东只是特朗普单方面的设想,但选择“战略联盟”应付中东危机可能是特朗普政府试图实现的目标。若特朗普打造的“战略联盟”危及中国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国家利益时,除不断走近俄罗斯应对外部威胁外,中国在当前的国际政治环境下没有更好的选项,而俄罗斯将可能是中东海湾地区最大的地缘政治赢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俄罗斯迅速抓住机会,巩固了与伊朗的“准联盟”关系,从而扩大了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撰文 | 肖斌、刘楠

OR--商业新媒体 】国际危机事件是大国进行战略布局的最佳时机。当国际社会把目光聚焦在美国与伊朗(以下简称:美伊)冲突时,俄罗斯迅速抓住了机会,巩固了与伊朗的“准联盟”关系,从而扩大了俄罗斯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若从俄罗斯的对外决策行为来看,俄罗斯所奉行的地缘政治战略与著名政治家久加诺夫《胜利的地理学》书中的观点非常接近。久加诺夫指出,俄罗斯不应该相信西方国家。因为当西方国家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时,他们会与俄罗斯结盟,而一旦威胁消除,刺刀立刻就重新对准俄罗斯。对于国际秩序的未来发展,久加诺夫认为,俄罗斯的政策目标是建立多极世界,反对形成单极世界,即美国与北约的独裁。

久加诺夫的观点对普京政府影响是巨大的。普京政府认为,俄罗斯一方面需要推动世界回归多极,另一方面俄罗斯需要在中东海湾地区建立长期地缘政治联盟,支持友好力量和政权。正是在多极化和地缘政治联盟的驱动下,面对美伊冲突普京政府选择支持伊朗。可以说,利用深谋远虑地处理地区危机事件,俄罗斯稳固(扩大)了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

一、借助舆论俄罗斯政府对伊政策赢得国内公众支持

获得国内公众支持是俄罗斯实现地缘政治利益的必要条件。在苏莱曼尼被刺杀身亡后,俄罗斯舆论(官方和非官方)迅速造势。

一是通过国际法指责美国“斩首行动”不合法。2020年1月3日,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电话会谈后,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强调,一个联合国成员国为了除掉另一联合国成员国的官员,在第三国境内且并未告知该国的情况下,实施有针对性军事行动的做法,严重违反了国际法准则,应当受到谴责。拉夫罗夫指出,美国的这一行动,给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带来了严重后果,不仅无助于中东海湾地区复杂问题的解决,相反,还将导致新一轮紧张局势的升级。

二是大力塑造苏莱曼尼的正面形象。2020年1月4 日,俄罗斯国防部向伊朗发送慰问电,肯定并颂扬了苏莱曼尼在叙利亚反恐战争中的功绩。同时,俄罗斯外交部也发出声明,哀悼苏莱曼尼。1 月3 日,俄罗斯塔斯社把苏莱曼尼比喻为“伊朗的绍伊古”(现任俄罗斯国防部长);1 月4 日,朱莉娅•尤兹克在“今日俄罗斯”发文称赞苏莱曼是超级英雄。在官方和非官方舆论的推动下,俄罗斯公共舆论一边倒向支持伊朗,绝大多数俄罗斯人对苏莱曼尼身亡感到惋惜。在获取公众同情之下,俄罗斯政府得以从容不迫地支持伊朗,并为在中东海湾地区谋求地缘政治利益营造了良好的国内舆论环境。

二、形成中东海湾三国轴心 俄罗斯必争伊朗

在冷战时期,苏联就支持阿拉伯国家对抗以色列。苏联解体后,针对美国及西方国家在中东海湾地区行动,俄罗斯选择的是战略防御。2014 年乌克兰危机后,面对西方国家制裁的压力,俄罗斯与叙利亚政府在2015 年8 月签署了《俄罗斯联邦和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关于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航空部队在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境内部署的协议》,并在9 月30 日开始打击叙利亚境内非法武装的军事目标。至此,俄罗斯在中东海湾地区转向战略竞争。在俄罗斯看来,美国在中东实施的是“有控制的混乱政策”。2020 年1 月10 日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在《欧亚日报》发表文章说,美国若在中东继续奉行有控制的混乱政策,将给俄罗斯带来破坏性后果且是不可接受的。相较于被指责利用混乱的美国,俄罗斯更是一个善于在“混乱”中寻找机会的大国,“乱中取胜、时间换空间”是俄罗斯屡试不爽的外交策略。我们可以看到,通过介入叙利亚问题,俄罗斯与叙利亚和土耳其建立了“准盟国”关系,增强了反击美国及其西方盟国制裁俄罗斯的能力。

俄罗斯重返中东,需要扩大“准盟国”关系。伊朗丰富的能源储备、独特的地缘位置是俄罗斯实现地缘政治利益的要素。20%的全球石油交易需要通过霍尔木兹海峡,海峡最窄处仅24 英里宽,而伊朗就占据这一地理要位。伊朗不需要强大的海军,仅靠水雷和潜艇就能威胁甚至迫使海峡关闭,从而削弱全球石油的供应。此外,伊朗海岸沿线部属的反舰导弹也可打击其它国家的军舰。《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2015 年)导致伊朗核问题逆转给俄罗斯提供了机会,继而发生的“苏莱曼尼事件”又让俄罗斯赢得伊朗,这样叙利亚-土耳其-伊朗“亲俄中东海湾三国轴心”的形成似乎指日可待。

三、俄罗斯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需要中国支持

尽管利用“苏莱曼尼事件”成为地缘政治的赢家,但俄罗斯要想稳固其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地缘政治利益还需要中国的支持。在“苏莱曼尼事件”发生后,中国与俄罗斯在避免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用政治手段解决冲突,维护中东海湾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方面达成一致。然而,中俄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国家利益不尽相同。中国更倾向与中东海湾地区国家形成全球伙伴关系,而不是建立战略同盟,因此维护中东海湾地区的稳定是中国的首要目标。仅从经济看,地区秩序稳定关乎中国与中东海湾国家的利益。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8 年中国与阿拉伯国家贸易总额为2443 亿美元,到2019 年仅1 至6 月,中国与阿拉伯国家贸易额已达到1267 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2%。若地区秩序不稳定,直接影响到国际航运安全,继而影响到中国与相关国家的经济利益。

因势而动是国家选择对外战略的基本原则。因此,中国在中东海湾地区的政策也存在变化的可能性,这意味着中国对俄罗斯的支持力度取决于外部对中国国家利益的威胁程度。2020 年1 月20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北约应该扩大到中东,还公布了他给北约在中东海湾地区的“新名字”——NATOME。在国际体系未发生根本变化的前提下,北约扩大到中东只是特朗普单方面的设想,但选择“战略联盟”应付中东危机可能是特朗普政府试图实现的目标。若特朗普打造的“战略联盟”危及中国在中东海湾地区的国家利益时,除不断走近俄罗斯应对外部威胁外,中国在当前的国际政治环境下没有更好的选项,而俄罗斯将可能是中东海湾地区最大的地缘政治赢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