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发动贸易战之初,特朗普说贸易战“很容易赢”。但高盛的研究显示,贸易战实际给美国的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三签署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只是贸易战的暂时休战,而不是对2018年开始的关税战的重大逆转。尽管如此,这份协议还是止住了一股危险的政治势头。

2018年3月2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Twitter上写道“贸易战很好,而且很容易赢”。事实证明,这个评估大错特错。

虽然美国也许能从中国的让步中获得一些长期收益,但是美国当下的主要收获只不过是美国对自己经济施加的损害将开始得到消除。

高盛(Goldman Sachs)的简•哈丘斯(Jan Hatzius)将其形容为“去除减分项”。吊诡的是,前两年美国增长率受到的影响越严重,今年反弹的幅度就越大。

最初,特朗普对贸易保护的效果很有自信,这是因为他相信中国对美国的双边贸易顺差会迫使中国主席习近平做出重大政策让步,以保障中国的出口产业。其后果却未如他所愿:中国用类似的方法予以反击,这给美国制造商造成了损害。

美国的贸易平衡是特朗普的计划是否成功的测试指标,但这一指标总体变化不大,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几乎没有改善。关税虽然使美国商品的竞争力有一定提升,但这被人民币汇率下跌抵消了。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Board)经济学家一项新研究的结论显示,关税对美国出口产生的净贸易影响略微为负。这是因为,虽然美国对中国商品的进口有所下降,但这还不足以抵消因为中国报复而导致的美国对华出口减少和进口成本增加。

美联储(Fed)的其他研究显示,美国关税的影响几乎全部通过物价提升转嫁到美国消费者身上,而不是部分被中国消费者吸收。这导致美国的实际收入和消费支出都有所下降。

有关贸易的一个个声明使金融和企业信心受到损害,这也对美国经济增长产生更深远的伤害。美元升值导致金融状况收紧,以及2018年底美股一度大跌,若不是美联储从那以后将政策利率累计调低75个基点,这些情况有可能会更严重。

最糟糕的是,美国固定投资增长大幅减缓,使得制造业几乎陷入衰退。一些因为贸易战而引起的政策不确定性将在很长时间内一直存在,所以搁置的投资项目可能没有几个会立即重启。美联储经济学家的估测显示,单是这些不确定性的影响就可能已经导致全球GDP减少一个百分点。

总体而言,贸易战可以称得上是对美国总需求的一次严重负面冲击,但货币宽松政策部分缓冲了这种冲击。

美国的实际GDP年化增长率从2018上半年的3.0%减缓至2019下半年的约2.0%。高盛认为,缩减部分有一半是关税增加所致,不过美联储的估计则更严重,他们认为不确定性产生的总体影响可能更大。

好消息是,这种总体拖累部分可能在2020年底前消退,推动美国GDP增长至少0.5个百分点。

那么这份贸易协议有什么长期好处呢?

中国将在两年内额外从美国购买2000亿美元的能源、农产品、制成品和服务,这将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但许多这类出口很可能实际来源于其他地区,并不会促进美国国内这些产业的出口。

长远来看,中国似乎正在放宽其商业限制,包括所谓的不公平贸易做法。鉴于第一阶段协议带来了政治资本,像刘鹤副总理这样的中国经济改革派可能一段时间内会在北京占据上风。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曾表示,改革派力量的强弱将决定第一阶段休战能否获得最终成功,但是前路漫长而艰险。围绕知识产权保护、网络盗窃和中国产业补贴的棘手问题一直被归入“太难解决”那一类。这些问题也许到了第二阶段仍是顽疾。

不幸的是,贸易保护已被美国政府视作国际经济外交的合法武器,魔鬼已被放出了瓶子。

美国与中国对对方出口商品征收的关税平均已达到约20%,这是数十年来对全球自由贸易前所未有的限制。特朗普正威胁要对欧洲输美汽车实施相似的关税。贸易战还远未结束。

贸易战严重损害美国2018-2019年的经济增长

自从2018年初,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贸易保护威胁变得愈加咄咄逼人时,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大幅提高,激起了中国的报复措施。全面考察关税对美国增长率总体影响的研究却很少。

随着关税提高的负面影响在2020年逐渐消退,美国增长率有可能提升至少0.5个百分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特朗普想赢贸易战并不“容易”

发布日期:2020-01-22 06:55
摘要:发动贸易战之初,特朗普说贸易战“很容易赢”。但高盛的研究显示,贸易战实际给美国的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三签署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只是贸易战的暂时休战,而不是对2018年开始的关税战的重大逆转。尽管如此,这份协议还是止住了一股危险的政治势头。

2018年3月2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Twitter上写道“贸易战很好,而且很容易赢”。事实证明,这个评估大错特错。

虽然美国也许能从中国的让步中获得一些长期收益,但是美国当下的主要收获只不过是美国对自己经济施加的损害将开始得到消除。

高盛(Goldman Sachs)的简•哈丘斯(Jan Hatzius)将其形容为“去除减分项”。吊诡的是,前两年美国增长率受到的影响越严重,今年反弹的幅度就越大。

最初,特朗普对贸易保护的效果很有自信,这是因为他相信中国对美国的双边贸易顺差会迫使中国主席习近平做出重大政策让步,以保障中国的出口产业。其后果却未如他所愿:中国用类似的方法予以反击,这给美国制造商造成了损害。

美国的贸易平衡是特朗普的计划是否成功的测试指标,但这一指标总体变化不大,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几乎没有改善。关税虽然使美国商品的竞争力有一定提升,但这被人民币汇率下跌抵消了。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Board)经济学家一项新研究的结论显示,关税对美国出口产生的净贸易影响略微为负。这是因为,虽然美国对中国商品的进口有所下降,但这还不足以抵消因为中国报复而导致的美国对华出口减少和进口成本增加。

美联储(Fed)的其他研究显示,美国关税的影响几乎全部通过物价提升转嫁到美国消费者身上,而不是部分被中国消费者吸收。这导致美国的实际收入和消费支出都有所下降。

有关贸易的一个个声明使金融和企业信心受到损害,这也对美国经济增长产生更深远的伤害。美元升值导致金融状况收紧,以及2018年底美股一度大跌,若不是美联储从那以后将政策利率累计调低75个基点,这些情况有可能会更严重。

最糟糕的是,美国固定投资增长大幅减缓,使得制造业几乎陷入衰退。一些因为贸易战而引起的政策不确定性将在很长时间内一直存在,所以搁置的投资项目可能没有几个会立即重启。美联储经济学家的估测显示,单是这些不确定性的影响就可能已经导致全球GDP减少一个百分点。

总体而言,贸易战可以称得上是对美国总需求的一次严重负面冲击,但货币宽松政策部分缓冲了这种冲击。

美国的实际GDP年化增长率从2018上半年的3.0%减缓至2019下半年的约2.0%。高盛认为,缩减部分有一半是关税增加所致,不过美联储的估计则更严重,他们认为不确定性产生的总体影响可能更大。

好消息是,这种总体拖累部分可能在2020年底前消退,推动美国GDP增长至少0.5个百分点。

那么这份贸易协议有什么长期好处呢?

中国将在两年内额外从美国购买2000亿美元的能源、农产品、制成品和服务,这将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但许多这类出口很可能实际来源于其他地区,并不会促进美国国内这些产业的出口。

长远来看,中国似乎正在放宽其商业限制,包括所谓的不公平贸易做法。鉴于第一阶段协议带来了政治资本,像刘鹤副总理这样的中国经济改革派可能一段时间内会在北京占据上风。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曾表示,改革派力量的强弱将决定第一阶段休战能否获得最终成功,但是前路漫长而艰险。围绕知识产权保护、网络盗窃和中国产业补贴的棘手问题一直被归入“太难解决”那一类。这些问题也许到了第二阶段仍是顽疾。

不幸的是,贸易保护已被美国政府视作国际经济外交的合法武器,魔鬼已被放出了瓶子。

美国与中国对对方出口商品征收的关税平均已达到约20%,这是数十年来对全球自由贸易前所未有的限制。特朗普正威胁要对欧洲输美汽车实施相似的关税。贸易战还远未结束。

贸易战严重损害美国2018-2019年的经济增长

自从2018年初,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贸易保护威胁变得愈加咄咄逼人时,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大幅提高,激起了中国的报复措施。全面考察关税对美国增长率总体影响的研究却很少。

随着关税提高的负面影响在2020年逐渐消退,美国增长率有可能提升至少0.5个百分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发动贸易战之初,特朗普说贸易战“很容易赢”。但高盛的研究显示,贸易战实际给美国的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三签署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只是贸易战的暂时休战,而不是对2018年开始的关税战的重大逆转。尽管如此,这份协议还是止住了一股危险的政治势头。

2018年3月2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Twitter上写道“贸易战很好,而且很容易赢”。事实证明,这个评估大错特错。

虽然美国也许能从中国的让步中获得一些长期收益,但是美国当下的主要收获只不过是美国对自己经济施加的损害将开始得到消除。

高盛(Goldman Sachs)的简•哈丘斯(Jan Hatzius)将其形容为“去除减分项”。吊诡的是,前两年美国增长率受到的影响越严重,今年反弹的幅度就越大。

最初,特朗普对贸易保护的效果很有自信,这是因为他相信中国对美国的双边贸易顺差会迫使中国主席习近平做出重大政策让步,以保障中国的出口产业。其后果却未如他所愿:中国用类似的方法予以反击,这给美国制造商造成了损害。

美国的贸易平衡是特朗普的计划是否成功的测试指标,但这一指标总体变化不大,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几乎没有改善。关税虽然使美国商品的竞争力有一定提升,但这被人民币汇率下跌抵消了。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Board)经济学家一项新研究的结论显示,关税对美国出口产生的净贸易影响略微为负。这是因为,虽然美国对中国商品的进口有所下降,但这还不足以抵消因为中国报复而导致的美国对华出口减少和进口成本增加。

美联储(Fed)的其他研究显示,美国关税的影响几乎全部通过物价提升转嫁到美国消费者身上,而不是部分被中国消费者吸收。这导致美国的实际收入和消费支出都有所下降。

有关贸易的一个个声明使金融和企业信心受到损害,这也对美国经济增长产生更深远的伤害。美元升值导致金融状况收紧,以及2018年底美股一度大跌,若不是美联储从那以后将政策利率累计调低75个基点,这些情况有可能会更严重。

最糟糕的是,美国固定投资增长大幅减缓,使得制造业几乎陷入衰退。一些因为贸易战而引起的政策不确定性将在很长时间内一直存在,所以搁置的投资项目可能没有几个会立即重启。美联储经济学家的估测显示,单是这些不确定性的影响就可能已经导致全球GDP减少一个百分点。

总体而言,贸易战可以称得上是对美国总需求的一次严重负面冲击,但货币宽松政策部分缓冲了这种冲击。

美国的实际GDP年化增长率从2018上半年的3.0%减缓至2019下半年的约2.0%。高盛认为,缩减部分有一半是关税增加所致,不过美联储的估计则更严重,他们认为不确定性产生的总体影响可能更大。

好消息是,这种总体拖累部分可能在2020年底前消退,推动美国GDP增长至少0.5个百分点。

那么这份贸易协议有什么长期好处呢?

中国将在两年内额外从美国购买2000亿美元的能源、农产品、制成品和服务,这将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但许多这类出口很可能实际来源于其他地区,并不会促进美国国内这些产业的出口。

长远来看,中国似乎正在放宽其商业限制,包括所谓的不公平贸易做法。鉴于第一阶段协议带来了政治资本,像刘鹤副总理这样的中国经济改革派可能一段时间内会在北京占据上风。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曾表示,改革派力量的强弱将决定第一阶段休战能否获得最终成功,但是前路漫长而艰险。围绕知识产权保护、网络盗窃和中国产业补贴的棘手问题一直被归入“太难解决”那一类。这些问题也许到了第二阶段仍是顽疾。

不幸的是,贸易保护已被美国政府视作国际经济外交的合法武器,魔鬼已被放出了瓶子。

美国与中国对对方出口商品征收的关税平均已达到约20%,这是数十年来对全球自由贸易前所未有的限制。特朗普正威胁要对欧洲输美汽车实施相似的关税。贸易战还远未结束。

贸易战严重损害美国2018-2019年的经济增长

自从2018年初,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贸易保护威胁变得愈加咄咄逼人时,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大幅提高,激起了中国的报复措施。全面考察关税对美国增长率总体影响的研究却很少。

随着关税提高的负面影响在2020年逐渐消退,美国增长率有可能提升至少0.5个百分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特朗普想赢贸易战并不“容易”

发布日期:2020-01-22 06:55
摘要:发动贸易战之初,特朗普说贸易战“很容易赢”。但高盛的研究显示,贸易战实际给美国的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三签署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只是贸易战的暂时休战,而不是对2018年开始的关税战的重大逆转。尽管如此,这份协议还是止住了一股危险的政治势头。

2018年3月2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Twitter上写道“贸易战很好,而且很容易赢”。事实证明,这个评估大错特错。

虽然美国也许能从中国的让步中获得一些长期收益,但是美国当下的主要收获只不过是美国对自己经济施加的损害将开始得到消除。

高盛(Goldman Sachs)的简•哈丘斯(Jan Hatzius)将其形容为“去除减分项”。吊诡的是,前两年美国增长率受到的影响越严重,今年反弹的幅度就越大。

最初,特朗普对贸易保护的效果很有自信,这是因为他相信中国对美国的双边贸易顺差会迫使中国主席习近平做出重大政策让步,以保障中国的出口产业。其后果却未如他所愿:中国用类似的方法予以反击,这给美国制造商造成了损害。

美国的贸易平衡是特朗普的计划是否成功的测试指标,但这一指标总体变化不大,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几乎没有改善。关税虽然使美国商品的竞争力有一定提升,但这被人民币汇率下跌抵消了。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Board)经济学家一项新研究的结论显示,关税对美国出口产生的净贸易影响略微为负。这是因为,虽然美国对中国商品的进口有所下降,但这还不足以抵消因为中国报复而导致的美国对华出口减少和进口成本增加。

美联储(Fed)的其他研究显示,美国关税的影响几乎全部通过物价提升转嫁到美国消费者身上,而不是部分被中国消费者吸收。这导致美国的实际收入和消费支出都有所下降。

有关贸易的一个个声明使金融和企业信心受到损害,这也对美国经济增长产生更深远的伤害。美元升值导致金融状况收紧,以及2018年底美股一度大跌,若不是美联储从那以后将政策利率累计调低75个基点,这些情况有可能会更严重。

最糟糕的是,美国固定投资增长大幅减缓,使得制造业几乎陷入衰退。一些因为贸易战而引起的政策不确定性将在很长时间内一直存在,所以搁置的投资项目可能没有几个会立即重启。美联储经济学家的估测显示,单是这些不确定性的影响就可能已经导致全球GDP减少一个百分点。

总体而言,贸易战可以称得上是对美国总需求的一次严重负面冲击,但货币宽松政策部分缓冲了这种冲击。

美国的实际GDP年化增长率从2018上半年的3.0%减缓至2019下半年的约2.0%。高盛认为,缩减部分有一半是关税增加所致,不过美联储的估计则更严重,他们认为不确定性产生的总体影响可能更大。

好消息是,这种总体拖累部分可能在2020年底前消退,推动美国GDP增长至少0.5个百分点。

那么这份贸易协议有什么长期好处呢?

中国将在两年内额外从美国购买2000亿美元的能源、农产品、制成品和服务,这将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但许多这类出口很可能实际来源于其他地区,并不会促进美国国内这些产业的出口。

长远来看,中国似乎正在放宽其商业限制,包括所谓的不公平贸易做法。鉴于第一阶段协议带来了政治资本,像刘鹤副总理这样的中国经济改革派可能一段时间内会在北京占据上风。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曾表示,改革派力量的强弱将决定第一阶段休战能否获得最终成功,但是前路漫长而艰险。围绕知识产权保护、网络盗窃和中国产业补贴的棘手问题一直被归入“太难解决”那一类。这些问题也许到了第二阶段仍是顽疾。

不幸的是,贸易保护已被美国政府视作国际经济外交的合法武器,魔鬼已被放出了瓶子。

美国与中国对对方出口商品征收的关税平均已达到约20%,这是数十年来对全球自由贸易前所未有的限制。特朗普正威胁要对欧洲输美汽车实施相似的关税。贸易战还远未结束。

贸易战严重损害美国2018-2019年的经济增长

自从2018年初,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贸易保护威胁变得愈加咄咄逼人时,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大幅提高,激起了中国的报复措施。全面考察关税对美国增长率总体影响的研究却很少。

随着关税提高的负面影响在2020年逐渐消退,美国增长率有可能提升至少0.5个百分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发动贸易战之初,特朗普说贸易战“很容易赢”。但高盛的研究显示,贸易战实际给美国的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OR--商业新媒体 】上周三签署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只是贸易战的暂时休战,而不是对2018年开始的关税战的重大逆转。尽管如此,这份协议还是止住了一股危险的政治势头。

2018年3月2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Twitter上写道“贸易战很好,而且很容易赢”。事实证明,这个评估大错特错。

虽然美国也许能从中国的让步中获得一些长期收益,但是美国当下的主要收获只不过是美国对自己经济施加的损害将开始得到消除。

高盛(Goldman Sachs)的简•哈丘斯(Jan Hatzius)将其形容为“去除减分项”。吊诡的是,前两年美国增长率受到的影响越严重,今年反弹的幅度就越大。

最初,特朗普对贸易保护的效果很有自信,这是因为他相信中国对美国的双边贸易顺差会迫使中国主席习近平做出重大政策让步,以保障中国的出口产业。其后果却未如他所愿:中国用类似的方法予以反击,这给美国制造商造成了损害。

美国的贸易平衡是特朗普的计划是否成功的测试指标,但这一指标总体变化不大,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几乎没有改善。关税虽然使美国商品的竞争力有一定提升,但这被人民币汇率下跌抵消了。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Board)经济学家一项新研究的结论显示,关税对美国出口产生的净贸易影响略微为负。这是因为,虽然美国对中国商品的进口有所下降,但这还不足以抵消因为中国报复而导致的美国对华出口减少和进口成本增加。

美联储(Fed)的其他研究显示,美国关税的影响几乎全部通过物价提升转嫁到美国消费者身上,而不是部分被中国消费者吸收。这导致美国的实际收入和消费支出都有所下降。

有关贸易的一个个声明使金融和企业信心受到损害,这也对美国经济增长产生更深远的伤害。美元升值导致金融状况收紧,以及2018年底美股一度大跌,若不是美联储从那以后将政策利率累计调低75个基点,这些情况有可能会更严重。

最糟糕的是,美国固定投资增长大幅减缓,使得制造业几乎陷入衰退。一些因为贸易战而引起的政策不确定性将在很长时间内一直存在,所以搁置的投资项目可能没有几个会立即重启。美联储经济学家的估测显示,单是这些不确定性的影响就可能已经导致全球GDP减少一个百分点。

总体而言,贸易战可以称得上是对美国总需求的一次严重负面冲击,但货币宽松政策部分缓冲了这种冲击。

美国的实际GDP年化增长率从2018上半年的3.0%减缓至2019下半年的约2.0%。高盛认为,缩减部分有一半是关税增加所致,不过美联储的估计则更严重,他们认为不确定性产生的总体影响可能更大。

好消息是,这种总体拖累部分可能在2020年底前消退,推动美国GDP增长至少0.5个百分点。

那么这份贸易协议有什么长期好处呢?

中国将在两年内额外从美国购买2000亿美元的能源、农产品、制成品和服务,这将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但许多这类出口很可能实际来源于其他地区,并不会促进美国国内这些产业的出口。

长远来看,中国似乎正在放宽其商业限制,包括所谓的不公平贸易做法。鉴于第一阶段协议带来了政治资本,像刘鹤副总理这样的中国经济改革派可能一段时间内会在北京占据上风。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曾表示,改革派力量的强弱将决定第一阶段休战能否获得最终成功,但是前路漫长而艰险。围绕知识产权保护、网络盗窃和中国产业补贴的棘手问题一直被归入“太难解决”那一类。这些问题也许到了第二阶段仍是顽疾。

不幸的是,贸易保护已被美国政府视作国际经济外交的合法武器,魔鬼已被放出了瓶子。

美国与中国对对方出口商品征收的关税平均已达到约20%,这是数十年来对全球自由贸易前所未有的限制。特朗普正威胁要对欧洲输美汽车实施相似的关税。贸易战还远未结束。

贸易战严重损害美国2018-2019年的经济增长

自从2018年初,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贸易保护威胁变得愈加咄咄逼人时,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大幅提高,激起了中国的报复措施。全面考察关税对美国增长率总体影响的研究却很少。

随着关税提高的负面影响在2020年逐渐消退,美国增长率有可能提升至少0.5个百分点。■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